紫幽阁 > 古代言情 > 盛宠之嫡女医妃
盛宠之嫡女医妃 / 天泠

021进宫

    苏氏、赵氏和南宫琤很快上了早已备好的马车,南宫玥留到最后,她给了林氏和南宫昕一个宽慰的笑容后,在婆子的搀扶下也上了马车,只听到南宫昕依依不舍地声音传来:“妹妹,你要早点回来啊。”

    通往皇宫的路上,她们也没闲着,苏氏将许多宫里的规矩反复强调了一下,再三叮嘱赵氏、南宫玥和南宫琤一定要小心谨慎,哪怕之前已经让她们背过无数遍了。

    第一次进宫,规矩是绝对不能够出错的。

    赵氏和南宫琤都露出凝重之色,时刻警醒自己。而南宫玥的心情比她们复杂多了,一方面,她对规矩什么的知道得一清二楚,根本不担心出错,甚至连皇宫的每一寸,她都记忆清晰,在这里,她经历太多……

    马车到了宫门口,按着规矩,南宫家的马车自然是不能进宫的。四人赶忙下了马车,皇后提前安排的领路太监已经在宫门口等他们了。

    苏氏给王嬷嬷使了个眼色,王嬷嬷心领神会,赶忙往小太监的袖子里塞了点什么,小太监顿时喜笑颜开。

    “苏老夫人,赵夫人,还有两位小姐,请给咱家来吧。”小太监领着南宫家众人在皇宫内七绕八弯,时不时还介绍着某些宫殿,态度非常客气。

    看着眼前熟悉又陌生的景象,南宫玥抑制不住地又想到了前世自己的惨境,废后,灭门,背叛……这一宗宗遭遇,在脑中快速地回放,连回忆都带着冰凉的绝望。她的情绪剧烈地起伏翻涌,眼中掩不住恨意……直到南宫琤唤醒了她:“玥姐儿,你怎么了,是不舒服吗?”

    南宫玥这才回过神来,发现他们已经到了凤鸾宫外,小太监已经进去通报。

    南宫玥身体一僵,扯出一抹笑,完全不敢看南宫琤,怕被对方发现自己眼中浓重的恨意。她低下头轻声说:“大姐姐,我没事,只是第一次来皇宫,太紧张了而已。”

    闻言,南宫琤温柔地笑了一下,“玥姐儿,别怕,听说皇后娘娘很慈祥的。”话虽是这样说着,但她私下里还是紧张地捏了捏掌心。

    南宫玥终于把情绪调整了过来,抬起头,露出一个标准的微笑,“谢谢大姐姐。”

    这时,殿内有宫女将她们迎进去,南宫玥半低着头,跟着众人一同走进去。

    凤鸾宫内,还是一如既往的金碧辉煌,富丽堂皇,而又匠心独用。宫殿中,散发着一股淡雅的香味,让闻者精神一振。

    “参见皇后娘娘,贵妃娘娘,柳妃娘娘。”

    大殿之上,皇后坐在正位上,一身紫色锦袍,绣绘着栩栩如生、展翅欲飞的凤凰,一身雍容华贵的气质。

    “免礼。”皇后面上是温和的笑,抬了抬手,“赐坐。”

    待众人落座后,坐在皇后左手边的一个妃嫔掩唇笑着开口:“这南宫府的小姐果真是一个比一个好看,瞧这两个丫头,模样真是顶顶的好。”只见她美貌如月下梨花一般清丽,脸庞微尖,一双柳叶眉修得细细的,添了几分柔弱之姿,两眼水汪汪的,宛如一湖碧水,身段如弱柳迎风,楚楚动人。

    南宫玥飞快地用眼角瞟了一眼,她虽然不认得对方,但也猜出对方应该就是柳妃,也就是二皇子的生母。前世她从不曾见过这个柳妃,没有玄黄玲珑参,柳妃缠绵病榻两年,便薨了,而自己被选为三皇子妃是四年后的事。今生,柳妃看来是病愈了,至于她到底能否活过两年,最终改变命运,就不关自己的事了。

    而坐于皇后右手边的张贵妃也娇笑着打趣:“可不是嘛,不愧是名门权贵的小姐,这不仅相貌顶顶的好,还贤淑知礼,日后也不知是哪位有福的能娶了这南宫府的小姐。”

    这一位是一个与柳妃完全不同类型的美人,她美貌如牡丹怒放,一双丹凤眼微微上挑,眉宇间是一副欲语还休的勾人模样,娇艳欲滴的红唇微抿,好像在诱惑人去品尝一口。好一个妖媚艳丽的绝色,怪不得皇上对她一直宠爱有加。

    这个张贵妃乃是三皇子韩凌赋之母,南宫玥可谓是熟得不能再熟。前世,她曾经非常敬重这个婆母,却不想对方和她那个宝贝儿子一样会演戏,翻起脸来最是冷酷无情。

    南宫玥眼中闪过一抹冷意,面上却恭敬如常。

    皇后拉着苏氏闲聊了几句,赵氏也时不时应着,唯有南宫玥和南宫琤拘谨地不言不语,襟危正坐。

    不一会儿,突然有喧哗声自殿外传来,一名公公挽着拂尘走进殿中,微微躬身道:“参见皇后娘娘、贵妃娘娘、柳妃娘娘,大皇子、二皇子、三皇子和五皇子前来请安,正在殿外侯着。”

    “让他们进来吧。”皇后端庄地笑了笑,轻点了下头。

    一旁的张贵妃与柳妃都是掩不住的喜意。这两位在宫中多年,不仅圣眷不衰,还各育有一名皇子。

    接着,是一阵纷乱的脚步声,“参见母后。”少年和男童的声音整齐地重叠在一起,恭敬有礼。跟着皇子们又分别跟各自的母妃请安,“参见母妃。”

    明明有好几个声音交错在一起,但是南宫玥却仿佛只听到了一个人的声音。

    温文有礼,和煦悦耳。

    他曾是举国皆知的谦谦君子,温润如玉,却有谁知这一切不过是虚假的表象。这个男人虚伪、狠毒、卑劣、假仁假义……世界上所有最丑陋的词语都不足以形容他。

    前世,她用一身医术把垂死的他从阎王手中抢回一条命,她爱他,敬他,一切以他为尊,如痴如狂,为了他的夺嫡出谋划策,为了他倾尽了一切,却落得一个家破人亡的下场!

    南宫玥按捺不住抬起头,一张熟悉、俊逸的侧脸便撞入眼中,此刻,他年方十二,不过只是一个青涩的少年。

    韩凌赋,他们又见面了!

    她死掐着掌心才不让自己胸腔中的滔天恨意爆发出来。

    韩凌赋似有察觉,皱着眉头看去,却见南宫府的两位小姐同时慌乱地低下头,也不知刚刚的视线是来自哪一位。
(快捷键 ←) 上一章 加书架 目录 投推荐 下一章 (快捷键 →)

推荐:至尊农女千千岁 王爷,别过分 凰女风华 妾室职业守则 冷情王爷追逃妃 冷宫公主种田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