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 古代言情 > 盛宠之嫡女医妃
盛宠之嫡女医妃 / 天泠

019旨意

    南宫玥意味深长地在白慕筱和大姑母南宫雲之间看了一眼,心想:大姑母与表妹果然消息灵通,一听说宫里有旨意,这么快就赶过来了。还有她这好表妹,脸皮果真是忒厚,这坦然的模样好像是把半个月前发生的事忘得是一干二净。这真真是一种本领!

    南宫玥仿若未闻,只是又对着苏氏欠了欠身,“谢祖母赐坐。”跟着,便坦然地踱步到苏氏身边坐下。

    “好丫头。”苏氏拍了拍南宫玥的手背,一副慈爱的模样。一时间,其他人眼神各异,唯有林氏露出笑容,打心眼里为女儿得婆母青睐而感到喜悦。

    南宫玥虽心有芥蒂,却不会傻得在众人面前拒绝苏氏的亲昵,反而乖巧地坐好,一副受宠若惊的模样。想要在这个家中获得重视,获得地位,苏氏的“喜爱”也是很有必要的。

    苏氏满意地一笑,又道:“既然玥姐儿来了,我有一事要说。”

    众人都猜到苏氏要说入宫一事,都是正襟危坐。

    “今早宫里的皇后娘娘递来了旨意,”苏氏慢慢地说道,语气中掩不住骄傲,“蒙娘娘恩典,宣我南宫家女眷进宫。”说着,她拍了拍坐在她两侧的南宫琤和南宫玥,“琤姐儿,玥姐儿,三日后,你们俩就随我和赵氏一起入宫。”

    苏氏的语气听着和善,却是不容置疑。在她眼里,这是莫大的荣幸,又岂容他人拒绝。

    “谢祖母。”南宫琤姿态优雅地欠了欠身,脸上扬着浅淡的笑容,荣辱不惊,透着大家小姐的高贵端庄。

    其他人的脸色都不太好看,包括一贯善解人意的白慕筱。

    南宫玥不由讽刺地勾了勾唇,心想:筱表妹难不成还以为祖母会带她这外孙女进宫?

    “多谢祖母!”南宫玥故意作出开心的样子,“能进宫看看,真是孙女的福气。”实际上,对于苏氏会带自己进宫,南宫玥心中也有几分惊讶。前世,苏氏也曾领旨入宫,却只带了赵氏和大堂姐南宫琤;没想到今生,自己竟因为玄黄玲珑参意外得了这个机会。再者,她记得前世宫里应该是再过半月以后才传苏氏入宫,而今生却是提前了。看来那玄黄玲珑参还是起到了苏氏想要的效果。

    南宫玥抿嘴笑了笑,可笑容里藏着一抹她自己才懂得的冷意。

    祖母莫不是一点小恩小惠就能让自己感恩戴德吗?自己可不会忘记之前祖母无视自己重病在床,硬是不肯将玄黄玲珑参归还。在这个家族中,哪有什么祖孙情,有的只是利益罢了。

    “祖母,祖母,”三房的嫡子,才五岁的南宫昊突然撒着两条小腿跑到苏氏跟前,天真可爱地说道,“皇宫是什么样?能不能带昊儿和四姐姐也一起去啊?”

    苏氏没有说话,只是似笑非笑地瞥了黄氏一眼。

    “昊哥儿,莫要顽皮。”一个温润的男音突然出声,正是长房嫡长子南宫晟。他已经十三岁,面如冠玉,温文尔雅,一袭月白的长袍,俨然一个翩翩佳公子。“后宫规矩森严,皇后娘娘传召祖母携女眷入宫,你是男孩子,自然不可前往。”说着,他朝南宫琤和南宫玥看去,以长兄的姿态谆谆教诲道,“琤姐儿,玥姐儿,你们既有幸随祖母进宫,那便要小心谨慎,千万不可给我南宫家蒙羞。”

    “谢兄长教诲。”南宫琤和南宫玥都恭敬地福了福身。

    “可是……”

    南宫昊本还想再说什么,却很快被姐姐南宫琳打断,只见她压下眼底的不甘,故作关心地对着南宫玥说道:“三姐姐,你大病初愈,为了调养身体连闺学都暂时没去。若是不小心在宫中出错,那便是不美了。”她调皮地眨眨眼睛,一派单纯的模样,仿佛她只是为家族着想,而不是针对南宫玥个人。

    “琳表姐说得是,”白慕筱接过南宫琳的话,笑得十分善解人意,完全是一副关心姐姐的好妹妹形象。“玥表姐,你可要好好调养身体才是。”

    “多谢筱表妹关心。”南宫玥淡淡地打量了白慕筱一眼,对方那稚嫩的脸庞和前世那娇媚恶毒的脸庞重叠在一起。人家八岁就这么会伪装,自己前世真是蠢死的。她笨了那么多年才知道披着狼皮的羊不过是个玩意,这披着羊皮的狼才最是可怕。

    后面其他人还说了什么,南宫玥已经完全没听进去。众人围绕着苏氏又话了会儿家常,便散了。

    林氏握着南宫玥的手,面上掩不住的喜色,一直将女儿送回屋子,才舍得松手离去。

    南宫玥盯着林氏离去的背影,面色有些复杂。

    前世她直到十四岁被定为三皇子妃,才第一次进宫,没想到今生却因为玄黄玲珑参而改变了。

    皇宫,对她而来,意味着韩凌赋!

    南宫玥不由紧紧地握紧双拳,无论前路如何,她都不会畏惧的。

    今生,我南宫玥定不会再重蹈覆辙!

    **

    第二日,给苏氏请安后,南宫玥随着南宫昕去了他的屋子,把丫鬟们都遣到了门外。

    虽说是男女七岁不同席,但是这是林氏的院子,而南宫昕的心智又只有五岁,因而丫鬟们也选择性地视而不见。

    南宫玥合上门后,拉着哥哥到桌边坐下,然后拿出了放在怀中的一个布包,利落地展开布包,其中放的正是她从李家药铺买的数十根银针。昨日,她已经把这些银针细细地消毒过了。

    南宫昕好奇地打量着那些银针,单纯地问道:“妹妹,你准备了这么多绣花针,是要学绣花吗?”

    南宫玥斜眼看了看南宫昕,不知为何南宫昕打了个寒战,总觉妹妹的眼神……坏坏的?

    南宫玥拿出一块帕子,细细地拭了拭手,然后拿起其中一根银针道:“哥哥,我来帮你扎几针好不好?”

    南宫昕仿佛受了极大的惊吓般差点没跳起来,可怜兮兮地看着南宫玥,眼睛像小鹿一样湿漉漉的,怯怯地问:“妹妹,我是哪里惹你不高兴了吗?”他那眼神仿佛在说,妹妹,如果他有错,一定改!
(快捷键 ←) 上一章 加书架 目录 投推荐 下一章 (快捷键 →)

推荐:至尊农女千千岁 王爷,别过分 凰女风华 妾室职业守则 冷情王爷追逃妃 冷宫公主种田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