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 古代言情 > 盛宠之嫡女医妃
盛宠之嫡女医妃 / 天泠

016打赌

    虽然他现在还是一个青涩的少年,容貌、身形还没长成,但南宫玥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他。眼前的萧奕有着一张亦男亦女的中性脸庞,剑眉横飞,一双如黑曜石般漂亮的瞳孔中,此时兴味盎然。他高挺的鼻梁之下,红润的薄唇微勾,脸庞的弧度完美如刀削般精致。

    南宫玥还在发怔,萧奕已然把脸凑到她面前,好看的眉头一皱,催促道:“小丫头,你哑了啊?你到底进不进去啊?”

    “阿奕,人家小妹妹进不进去关你什么事啊?”萧奕的身侧站着一个比他大两三岁的少年,这个少年也是容貌俊朗,气宇轩昂,看来也是出身不凡。

    此人南宫玥也认得,乃是兵部尚书的次子,陈渠英,也是萧奕的好友。

    “她在这里挡道就关我的事。”萧奕没好气地说着,听得周围的人一头雾水。

    小李大夫以为他要抓药,赶忙道:“这位公子,若是想要抓药,请里边请。”

    他礼貌地做了个请的姿势,却谁想对方竟理直气壮地答道:“我不是来抓药的。”

    南宫玥一点也不想知道萧奕是来这里干什么的,更不想跟这个头顶上写着“麻烦”二字的家伙搞在一起,只能怪自己出门没看黄历。还是避开这煞星为好。

    南宫玥很快在心里做了决定,正欲离去,却被萧奕拦住,“不许走,你不是要进去的吗?”

    “谁说我要进去了?”南宫玥往前又迈了一步打算绕过他,同时示意安娘跟上,“安姨,我们走。”

    可是那小李大夫又挡在了她前方,“不行!你不能走!若是你说不出药方哪里不妥,便是你蓄意破坏我们药铺的声誉,你必须道歉才行!”

    南宫玥嘴角一勾,似笑非笑,却又带着几分傲气,“就算我说了,你能懂吗?”

    “你……”小李大夫气得两眼通红,“你分明就是胡搅蛮缠!”

    几人的争执引来越来越多围观的百姓,声势也算是颇为壮观。这时候,从药铺里走出一个老者,他身穿一袭细布的灰袍,头发与胡子皆花白,脸上布满皱纹,嘴角带笑,看来非常慈祥。

    “文成,这是怎么回事?”老者缓步踱出,淡然地扫视了周围一圈,目光定在小李大夫身上。

    老者显然积威甚重,他一出现,那小李大夫就气势全无,赧然地退了一步,恭敬地说道:“爷爷,这小姑娘说孙儿开的药方不妥。”他越说越是不满,他的医术皆继承了祖父,怎容他人质疑!

    相比小李大夫,老者淡定多了,兴味地打量南宫玥一眼,却见南宫玥不卑不亢地与他对视,精致的小脸有几分不符合年龄的淡然。

    老者眼底的兴味更重,道:“文成,把药方给我看看。”

    小李大夫立刻将那张药方递给了老者,老者只是随意地瞟了一眼,便已心中有数。

    “药方倒是中规中矩。”老者笑了笑,意味深长地点点头,跟着朝南宫玥看去,笑道,“小姑娘,你如若能开出更好的药方,我便让你免费抓药,如何?”

    此话一出,围观的众人惊讶不已,莫非这小姑娘还真的能开出更好的药方不成?

    而南宫玥也来了几分兴趣,心道:这还真是瞌睡来了,就有人送枕头。这老者有点意思。若是自己还不配合,那也太不识趣了。

    于是,她也没再迟疑,张嘴便道:“这位患者眼神涣散,唇部略白,额上长出小豆粒,明显是腹泻之症。”

    “这个我也说过。”小李大夫在一旁没好气地插嘴,意思是她分明是拾人牙慧。

    南宫玥根本懒得理他,继续道:“用黄莳,炒白芍,炙甘草,附子,干姜,白茯苓放置一起,三碗水煮成半碗,只需三剂药便好。”

    老者捋了捋长须,笑意吟吟地点点头。

    小李大夫见此,脸色一变,十分不悦,指责道:“就算你这个药方也能够治疗,那你凭什么否认我的药方?!”

    南宫玥淡淡地瞥了他一眼,道:“你在药方中开了地阴厥这位药,这种药草生长在阴暗的角落处,终年不晒阳光,性质属寒,而患者舌淡苔白滑,显然有胃寒之症,你的药方中却没有制寒的药草。患者若服了此方,腹泻虽能治愈,却会对肠胃留下隐患。”

    小李大夫听此,猛然一惊,下意识地看了那中年妇人一眼,立刻明白了自己的错漏之处,确是他太大意了。

    “……”小李大夫抿紧嘴唇,不再说话,而脸上颓然的表情则说明了,他服输。

    老者却在此时,大笑出声,引来他人一阵不解与疑惑。

    “文成,按照这小姑娘的药方,给患者抓药。”老者爽快地拍板,跟着,朝南宫玥看去,道,“小姑娘,你且随老夫进来,需要什么药草,自便就是。”

    说罢,他领着南宫玥走进了药铺,只留下外面还在愣神的众人,谁也没想到一个看来不过八九岁的小姑娘,竟比这小有名气的大夫还要厉害,真是让人不得不赞叹:自古英雄出少年。

    萧奕紧盯着南宫玥娇小的背影,眼底有了一丝兴味:这小姑娘真是太有趣了!

    他正欲跟上,却听陈渠英在一旁故作斯文地扇着纸扇,道:“阿奕,真是可惜,今天的赌局为兄赢了。”说完,率先走进了药铺。

    萧奕愣了一下,有些气急败坏地追了上去,“不算!渠英,那个老头是这家药铺的,不能算是第一百个人。”

    陈渠英气定神闲地收起纸扇,“阿奕,你可就不对了,我们的赌约是猜第一百个进这间药铺的人是男还是女,可没说药铺的人不作数。既然这老大夫是第一百个进来的人,那就是我赢了!”

    南宫玥虽然对他们的赌局不感兴趣,但这药铺不算太大,难免都听了进去。这才明白这两个人在干啥。敢情他们的日子实在太闲了,就打起没营养的赌来,萧奕赌第一百个进药铺的人是女,而陈渠英则赌男……
(快捷键 ←) 上一章 加书架 目录 投推荐 下一章 (快捷键 →)

推荐:至尊农女千千岁 王爷,别过分 凰女风华 妾室职业守则 冷情王爷追逃妃 冷宫公主种田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