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 古代言情 > 盛宠之嫡女医妃
盛宠之嫡女医妃 / 天泠

015出府

    王都的街道上,一派繁荣富强的景象。

    大街小巷纵横交错着,满是来来往往的行人,街道两侧,一些大小不一的小摊比比皆是,叫卖声,吆喝声,人们的谈话声,各种各样的声音夹杂在一起,描绘出了一副热闹的都城景象。

    太阳懒懒地挂在半空之中,在它的照耀下,连青石板路都熠熠生辉,空气暖暖的,令人觉得十分舒适。

    王都,她未曾想过自己还有机会再一次踏上这里的街道,自被囚冷宫八年,她的心便像是死了一般,而此刻,沉寂已久的心不由自主地被这热闹喧哗的气氛所感染,连心情都好像轻快了。

    安娘亦步亦趋地跟在南宫玥身后,紧紧地盯着她,好像生怕一个眨眼她就消失了一般。

    南宫玥虽然已经看得眼花缭乱,却也没有忘记自己此行的目的。她按照记忆中的方向,看似随性地穿过几条繁华的街道,走向自己真正的目的地。

    这是一家位于王都中心的药铺,老字号,位置好,口碑佳,因为口耳相传,病人络绎不绝。

    药铺中,几个伙计正在整理着药材,晒干的药材散发出浓浓的草药味,让南宫玥不由眷恋地嗅了嗅,想起了外祖父家。外祖父家总是这个味道,不知不觉中,她已经习惯而且留恋这种药香。

    药铺的门口,一个一身青袍、头戴一顶方布帽的大夫坐在一张方桌后,正为病人搭脉。他看来年纪不大,应该不到三十。

    与大夫隔桌而坐的是一个四十出头的中年妇人,那妇人正单手捂着肚子,满脸痛苦,甚至于额头上都溢出了丝丝薄汗。

    那年轻的大夫沉吟一下,将搭脉的右手从妇人手腕上收回,看来若有所思的样子。

    “小李大夫,”妇人痛得脸都有些歪了,艰难地问道,“我这是得了什么毛病啊?”

    “别担心,只是普通的腹泻。我给你开个方子,等会儿你去里面抓药即可。”小李大夫说罢,拿过一张黄麻纸,提笔便写,“桂枝,仙鹤草,六神曲,干姜,茯苓,地阴厥……抓六剂,一日两剂。”

    小李大夫正欲放下笔来,一道清亮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你这药方开得有些不妥!”

    小李大夫惊了一下,同样,旁侧听闻的人也投去好奇的目光,只见一个身材娇小的小姑娘不知何时站在方桌边,白里透红的肌肤吹弹得破,两眼又大又亮,虽然年岁还小,却已经能看出长大定是个美人胚子。

    一般情况下,你很难对这么一张可爱的小脸生气,但此情此景下,小李大夫不得不怀疑这小姑娘是否别有所图,故意来他们药铺砸场子来着。

    眼看着后方排队的病人和围观的百姓交头接耳,小李大夫心下更为不悦,嘲讽道:“哪来的孩子,竟胡乱说话!”我

    南宫玥本不打算和他过多纠缠,只是她身旁的安娘却容不得自家小姐被人轻视,好像一个斗士一般上前一步,“既然我家三……珊儿说你这药方不妥,这药方定是不妥。”安娘对南宫玥的信任盲目而毫无条件,让南宫玥心中暖暖的。

    “安姨,不必与他多言,我只是说出我的看法罢了。”南宫玥满不在乎地一笑,转身便要走进药铺。

    她这么说让小李大夫心中越发怀疑她是特意来砸场子的,气呼呼地一把抓住南宫玥的胳膊,怒道:“小姑娘,你既然说我的药方不妥,你有什么证据?若是说不出个所以然,便是你故意想要诋毁我们药铺的名声!”

    这李家药铺开业已有些年头,因大夫医术高明、药草价格公道,而得到百姓们的认可,这里的大夫也被誉为名医。

    小李大夫此话一说,围观的百姓大都也觉得这小姑娘不过八九岁的模样,怎么可能懂医术,定是来闹事的。

    “你这人真是太无礼了,”安娘激动地试图拉开小李大夫,“快放开我家三……珊儿!”

    小李大夫很快也意识到自己的举动有些不妥,赶忙放开了南宫玥。

    南宫玥好一会儿没事说话,周围质疑的目光让她心下不悦,心道:果然还是自己太弱,所以说什么,别人都不信。但南宫玥也没兴趣对着不相干的人证明自己,淡淡地说道:“随你信不信!”

    小李大夫脸色一沉,还想说什么,却听一个不耐烦的男音道:“小丫头,你到底进不进去啊?”那声音明显属于少年,悦耳却又掩不住浮躁。

    话音刚落,他们身旁已经多了一个十一二岁的紫袍少年,此刻明明是初春,天气微凉,那少年手里却装模作样地拿了一把纸扇。

    南宫玥不敢置信地看着这突然出现的少年,感觉自己如遭雷殛,耳边隆隆作响,周围的声音仿佛被一层无形的障碍隔离开来。她瞳孔猛缩,第一次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面如纸色。

    怎么会?!竟然是他!他怎么会在这里!?

    他竟然是萧奕!

    萧奕,镇南王嫡长子,他出身显赫,刚出生即请封为世子。十五岁被作为质子送入王都,三年后擅自离开王都下落不明。镇南王大怒,上折削他世子之位,请嫡次子为世子。

    旭和二年,早已被大家淡忘的萧奕重回南疆,他单枪匹马,闯进镇南王府,当着父亲的面斩下了弟弟萧栾的头颅,随后又将父亲一剑刺死。他血洗镇南王府,以雷霆之势掌控了南疆兵权。

    彼时,萧奕的手段残忍,行事暴虐让整个大裕王朝为之哗然。御史纷纷上书,要求皇上缉拿凶犯,以正纲常,然而,韩凌赋最终还是忌惮他手掌重兵,不得不下旨册封他为镇南王。

    此后,萧奕更是手掌南疆,占地为王,对大裕王朝没有丝毫的臣服之心。

    而那个时候的她,为了报仇,甘愿与虎谋皮,暗中与野心勃勃的萧奕合作,最终覆灭了韩凌赋的皇朝……

    还记得那一天,萧奕的大军攻进皇宫,见人就杀,鲜血染遍皇宫,惨叫声声不息,让她终于见识到萧奕为何素有杀神之名,妇孺听之,无不色变。

    她完全没想到竟会在这里遇到他。
(快捷键 ←) 上一章 加书架 目录 投推荐 下一章 (快捷键 →)

推荐:至尊农女千千岁 王爷,别过分 凰女风华 妾室职业守则 冷情王爷追逃妃 冷宫公主种田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