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 古代言情 > 盛宠之嫡女医妃
盛宠之嫡女医妃 / 天泠

007还牙

    可是南宫玥却是不躲不避,若是前世的自己,也许还会畏惧祖母的威严,可是经历两世的她,连帝王之威尚且不惧,又怎么会轻易退缩。前世,幼时的南宫玥不懂祖母为何不喜欢娘亲和自己,直到后来长大,从丫鬟婆子的闲言碎语中,她才知道原来娘亲并非祖母看中的儿媳,只是因为爹爹喜爱娘亲,祖母才勉强接受罢了。

    林氏气得脸颊通红,却因为苏氏是她的婆母,只能压抑心头的怒火,道:“母亲,昕哥儿被救上来的时候已经没有了呼吸,怎么能用‘意外’两个字一笔带过!?”

    这时,赵氏突然上前几步,优雅地走到林氏身边,温和地劝道:“唉,弟妹,我知道你爱子心切,可是母亲说得没错,筱姐儿也不是有心的……”

    “大嫂……”林氏受伤地看着赵氏,她一贯尊敬大嫂,没想到在这个时候,大嫂竟说这种风凉话。

    “二舅母,都是筱儿的错!”白慕筱突然大叫起来,脸上布满泪痕,哭得一抽一抽,煞是可怜,“二舅母,既然昕哥儿因为筱儿遭了罪,筱儿愿意用同样的方式自惩!”说着,她拉着裙子朝左手边的侧门跑去,那漂亮的裙摆飞起一角,看来美得就像是翩翩起舞的蝴蝶一般。

    “筱姐儿!”苏氏激动地叫了起来,忙吩咐身边的丫鬟,“冬儿,快拦住筱姐儿!”说着,她急切地要下罗汉床。

    “娘亲!”南宫玥拉了拉林氏,母女俩赶忙也追了上去。

    “冬儿姐姐,等等我!”南宫玥有意无意地拦着冬儿。

    荣安堂的后院就是一处小小的池塘,不过直径不足两丈,而且只有花园那个池塘的三分之一大,水深更是不足两尺,是绝对淹不死人的。

    一马当先的白慕筱已经冲到了池塘边,腰杆挺直,背影瘦弱,几缕阳光照射在她身上,给她镀上了一层金色的光晕,显得她出尘,清高,遗世而独立。

    “二舅母!”白慕筱一脸悲切地看着林氏和南宫玥,“你不用阻拦筱儿,这都是筱儿自愿受惩!”

    这时,苏氏姗姗来迟地也从东次间中走出,看着白慕筱单薄的身形,脸上露出心疼之色。

    南宫玥心里觉得讽刺,可是嘴里却说着:“筱表妹,你可千万别冲动,小心滑下去……”说着,她奋力朝白慕筱跑了过去,右手一把抓住对方的左手腕,而左手飞快地拿出原本藏在袖中的绣花针,快速地在对方胸口的膻中穴扎了一针,再快速地收回。

    南宫玥的速度太快,白慕筱根本毫无所觉,只突然觉得阳光分外刺眼,一种头晕目眩的额感觉而来,手脚无力,身体竟绵软地向后倒了过去……后面那可是……

    不!她在心里发出尖叫,左手想反手抓住南宫玥的手腕,却无力控制自己的四肢,手臂根本使不上力气,身体越来越后仰,已经离池面不远了。

    所有人都眼睁睁地看着南宫玥试图拉住白慕筱,可是白慕筱却清高地甘愿自罚,硬是松手让自己掉入了池塘中。而南宫玥毕竟是年岁小,但最后实在是抓不住了,只能“悲痛”地看着表妹落水……

    “扑通!”池中溅起三尺高的水花,白慕筱狼狈地在水中挣扎。

    苏氏吓得面色发白,赶忙叫道:“快!还不如救表小姐上来!”

    “扑通扑通”两声,两个婆子立刻跳入池中营救。

    而南宫玥静静地看着水池,心里讽刺地笑了。这池水才两尺深,淹不死人的!

    上一世,她自丧母后便跟随外祖父学习医术,外祖父也说她资质罕见,已得他九分真传,若是男子,便可悬壶济世,名扬天下。尤其她的针灸之术更是一绝,连舅父都自愧不如。刚刚她虽然刺了白慕筱的膻中穴,但力道浅,最多只能维持一个弹指的时间,现在白慕筱的力气早就恢复了,从这池中站起身来,完全不是问题!

    两个婆子飞快地将白慕筱从池中捞了起来,只见她现在原本梳得非常可爱的丱发已经散乱下来,湿漉漉地往下滴着水,桃红色的刻丝袄儿更是完全湿透了,整个人像个落汤鸡似的,狼狈不堪。

    南宫玥心里暗笑,但表面还是一脸担忧地凑到白慕筱身边,问道:“筱表妹,你没事吧?都怪我,没有拉住你!可你也太傻了,怎么非要跳下去呢……”她絮絮叨叨地说着。

    白慕筱皱了皱眉,第一次觉得她这个性子软和的玥表姐好像有点怪怪的,可是想想刚才发生的一切,她又确信玥表姐确实没有推自己下水……大概是因为阳光太猛,照得她一时有些头晕了?

    既然这罪也受了,她便装出乖巧的样子,点了点头,“玥表姐,我只希望你和二舅母相信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玥表姐,你不会因此以后就不跟我玩对不对?”说着,她已经又是泪蒙蒙的,一副小可怜的模样。

    “嗯,我会陪你……好好玩。”南宫玥点点头,嘴角那意味深长的笑意让白慕筱微愣,不由细细地打量她。

    此刻,南宫玥的脸色还有些白中透黄,嘴唇更是发白,只有一双黑幽幽的大眼笑意盈盈,看来很是灵动。

    平日里她的眼眸一向极为温和,说好听是性子柔,说难听,却是性子有些懦弱。可现在的她,看起来不太一样,那清冷的眼眸仿佛大海般深不见底……而自己仿佛那波涛中颠簸的小舟,是顷刻覆灭还是继续航行,只凭对方一念之差。

    白慕筱不由地打了个寒战,可是再看去时,却见南宫玥没有丝毫异样。或许是自己看错了,她心里正想道,一道凉风突然刮在她湿冷的身体上,让她不由打了个小小的喷嚏,“阿嚏!”

    苏氏见此,自是一阵心疼,而赵氏仿佛知她心意,忙对几个丫鬟指手画脚道:“你们几个丫头还干站着做什么?还不快把表姑娘带到房里去换一身衣服!”

    “这是怎么回事?”突然,一道清朗的声音传来,响彻整个院落。
(快捷键 ←) 上一章 加书架 目录 投推荐 下一章 (快捷键 →)

推荐:至尊农女千千岁 王爷,别过分 凰女风华 妾室职业守则 冷情王爷追逃妃 冷宫公主种田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