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 古代言情 > 朕的皇后有点闲
朕的皇后有点闲 / 浅兔

第280章 埋下猜疑的种子2

    唐子鱼看了一眼脸色不断变换的唐子清,她的眼中面上平静和眸低的猜疑却依然被她捕捉到了。

    唐子清是个多疑的人,这一颗猜疑的种子她埋在了她的心底。那么从今以后,她与睿王的相处中间肯定会有隔阂。

    两个猜疑心很重的人在一起,最后的结果会是如何不用想也知道。

    她推开房门走了出去,让丫鬟进去伺候唐子清。她前脚刚走出院子,就听到一道尖细的声音响起。

    及时到。

    她看着唐子清盖着红色的盖头,被两个小丫鬟扶了出来。一路朝着前院的方向走去,她抬起步子带着锦冬和锦秋慢悠悠的跟在后面。

    到了前院。那里已经围了不少的人。看到新娘子过来,都自动的让开了道路。

    苏姨娘眼中含着不舍的泪光,上前取代一个丫鬟扶着她一步步的朝着大门口走去。

    侧妃的婚礼和正妃的不同。新郎官是不会亲自上门来迎娶的。只是会一顶轿子跟着迎亲的队伍过来,新娘子上轿迎娶回去。

    聘礼被抬了进来,苏姨娘握住了唐子清的手低声在她的耳边道:“清儿以后要好好的照顾自己,不要让姨娘担心。”

    唐子清眼中酸涩,点点头声音哽咽:“女儿会好好照顾自己,不让姨娘担心的。”

    这一世她一定不会让自己落到上一世的下场。也许这一世有太多的地方和上一世不同。可她依然相信,最后的赢家一定是睿王。

    她给自己打了打气,迈开步子踏出了侯府的大门。由着丫鬟扶着她上了轿子,随着轿子被抬起来。她知道自己离侯府越来越远,可却离他越来越近。

    唐子鱼看着渐行渐远的迎娶队伍,后面跟着唐子清的嫁妆。嘴角微微上翘,转身走向自己的母亲陪着她将客人都送走。

    等到侯府消停下来了,她被老夫人叫到了寿安院中。

    “鱼儿的身体好些了吗?”老夫人担忧的看向自己的嫡孙女,伸手握住了她的手关切的询问。

    “祖母,鱼儿的身体已经好了。到是祖母的身子可好了些?”

    唐子鱼看着自家祖母的脸色比上一次看到的时候好了不少,知道她是按照自己吩咐的去调养身体了。

    “你说的话祖母怎么敢不听,不过还是鱼儿的方子管用。我服用了两天,就有了效果。”

    唐子鱼陪着老夫人聊了一会,便带着锦冬和锦秋回王府了。这段时间还没有过去,不是很合适在外面呆太久。

    .......

    睿王府里宾客来了不少。哪怕睿王被皇上禁足在王府。那也是皇上的儿子,大景的王爷。

    景承铭一身大红色喜服,招待着前来参加他大婚的宾客。他的脸上依然是那副如沐春风般的微笑。一点都没有被禁足的颓废。柳家发生那么大的事,似乎对他没有丝毫的影响。

    他心里清楚,这是他解禁最好的机会。对于这场大婚,他心里还是满意的。至少父皇还是对他这个儿子有感情的,没有打算禁足他一辈子。

    迎娶侧妃是没有拜堂这一步的,迎娶过来后新娘子被直接送到新房之中等着新郎招待完宾客洞房。

    景承铭不管面对几位皇兄皇弟的恭贺还是略带嘲讽的话语。都是用温和的笑意应对。总让人觉得一拳打在了棉花上一般,十分的憋闷。

    景承铭被灌了不少的酒,直接借着醉酒的理由离开。主角都皱了。其他宾客自然也就一个一个离开了。

    景承铭并没有去新房,而是去了自己的书房。

    书房里,早就有站在他背后的大臣等在书房之中。他推开书房的大门走进去。脸上哪里还有一点刚才的醉意。

    “王爷,您来了。”

    几位大臣站起身,给他行了礼。

    “几位快请起,这个时候你们还能冒险前来本王很是感激。这次是想和几位商量,如何扭转如今本王的境况。”

    他被禁足在王府,外面的消息他却是十分的清楚。包括柳家的事。还有母妃被贬为柳妃。

    “王爷不用担心,也许这个时候现在这样对您是最好的。皇上如今应该是下定决心要立渊王为太子,现在这一些列的动作都是在为渊王铺路。王爷此时避其锋芒,才是保全自己。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景承铭闻言眯了眯眸子,细细思索了片刻后点点头:“我知道该如何做了。”

    他又和几位大臣商量一番今后的应对,然后才让人秘密的将几位大臣送走。他站起身。理了理身上的衣服。迈出书房,脸上又是一副满是醉意的样子。

    .......

    睿王大婚后,第二天带着侧妃进宫给皇上和皇后敬茶。皇上的龙颜大悦,解除了睿王的禁足。并允许他带着侧妃看望柳妃。

    唐子鱼靠在景承轩的怀中,揉了揉眼睛。

    “那睿王又要出来蹦跶了?”

    “柳家倒台,柳贵妃被贬。他是个聪明的人,怎么可能在这个时候出来蹦跶。他定会安分一段时间,至少是等到父皇对他的态度改变。”

    景承轩拨了一个葡萄,喂入了她的口中。看着她如同一只乖巧的猫儿一般。等着自己的喂食。他的嘴角忍不住翘了翘,心里前所未有的满足。

    “这段时间皇家的喜事可还真是不少,再过段时间你可是要迎娶两位侧妃呢。我又要多出两位好姐妹了。这日子不会清闲了。”

    唐子鱼捂住嘴角打了一个哈欠,小脸在他的胸膛上蹭了蹭。娇软的声音带着几分的困意,却十分的勾人。

    景承轩露出一抹无奈的笑容。伸手捏了捏她的鼻子:“你若是不喜欢,等到她们嫁进来找个借口将她们打发到庄子上就是了。”

    唐子鱼闻言抽了抽嘴角,那是上了皇家玉蝶的侧妃。可不是可有可无的侍妾。那两个都不是容易对付的哪有那么容易就打发到庄子上去。

    “哼哼”

    唐子鱼哼哼了两声,随后就传出了她平稳的呼吸声。

    景承轩低头看着靠在自己怀中睡着的小王妃,嘴角勾起一抹浅浅的弧度。昨晚自己是真的累到她了,眼底划过一抹心疼。他小心翼翼的将人抱起来,放到了床榻上。

    低头在她的额头上吻了一下,盖上被子后才站起身转身离开。

    唐子鱼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她看着昏暗的屋子缓缓的坐起了身子。

    “锦冬...”她低低的叫喊了一声。

    内室的帘子被掀开,锦冬闻声走了进来。将屋子里的琉璃灯盏点开,她快步走到床边。

    “王爷呢?”

    “王妃睡着后没一会宫里就传来消息。皇上召王爷进宫。刚才王爷送消息回来,今晚会晚一些回来。王妃不用等王爷用晚饭了。”

    锦冬扶着唐子鱼下床,倒了一杯水递给她。

    唐子鱼闻言点点头。喝了一口水后才开口道:“恩,那准备晚饭吧我饿了。”

    锦冬闻言立刻点点头,应了一声就离开了。没一会金嬷嬷等人就进来伺候了。

    用过晚饭后,唐子鱼带着几人在院子里散步消食。锦冬走了进来,手里拿着又给纸条。

    “王妃,这是隐绯那里送来的。”

    唐子鱼接过纸条看了一眼。随后让锦冬销毁。

    “明日准备马车,我带着影火和影冰出去一趟。府里就交给两位嬷嬷,你们看着一些。”

    她很久没有接到隐绯那边的消息了,现在接到消息知道那个隐门的门主身体比之前好了很多。她给的那些丹药已经服用完了,可以进行下一阶段的治疗了。

    “王妃,咱们府外面可有不少的人马。躲过那些人的监视。恐怕要费些时间。”

    申嬷嬷皱了皱眉头,她不知道王妃要去哪。可为了王妃的安全,她必须提醒一番。这个王妃是个有主见的而且聪慧不比男子差。

    “嬷嬷不用担心,我会让人先将那些眼线给调走的。”

    唐子鱼微微一笑,她看了一眼面容严肃的申嬷嬷。

    申嬷嬷点点头,便再没有说什么。

    第二天一早,唐子鱼就让影火和影冰想办法将王府周围的眼线调开。

    她则带着锦阳和锦星乘着一辆很普通的马车从王府一个后门悄然离开,可即便是如此她还是在京城里转了几圈才离开京城朝着京郊的方向而去。

    唐子鱼到了别院,隐绯已经等在了门口。看到她来了,立刻欢喜的迎了上去。

    “情况如何?”

    隐绯的眼中满是激动,她拉着唐子鱼进了院子。

    “门主这几天都会醒过来一小会,虽然没有力气说话。可门主能醒过来,这就是天大的好事。”

    唐子鱼闻言了然的点点头,跟着隐绯进了屋子。屋子里的空气很清新,并没有浓重的汤药味。她看了一眼床榻上昏迷的女子,脸色是比之前好了不少。

    “我先为她诊脉。”

    她走到床边坐下,伸手为她诊脉。随后露出了一抹笑容,收回了手。

    “她身上的毒已经解的七七八八了,只剩下余毒慢慢清理掉就行了。她昏迷的时间太长,需要后期长时间的调理才能恢复正常人的健康。”

    隐绯闻言眼中满是感激,随后将一本书交给了唐子鱼。
(快捷键 ←) 上一章 加书架 目录 投推荐 下一章 (快捷键 →)

推荐:至尊农女千千岁 王爷,别过分 凰女风华 妾室职业守则 冷情王爷追逃妃 冷宫公主种田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