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 玄幻奇幻 > 一念成佛一念魔
一念成佛一念魔 / 焚邪

第七十九章 被下药啦

    “那八个笨蛋,灌输给你了很强大的力量。这种力量跟这血球的力量是同源,所以力量都被血球吞噬了。吞噬了强大的力量之后,他就蜕变成形了,等他醒来就是你的第二个分身了,他的力量比你还要强大的多的多的多……不过,跟你的佛身不同,他没有实体,还需要一副合适的躯体才行。”

    轩辕莹莹冷嘲热讽,贤世心里刚要发狠,又突然想到轩辕莹莹会读心,当即掐灭了邪恶的念头,只保留了有用的信息,将其他的都自动过滤掉了。

    贤世早就发现,自身的血气之力与血色圆球息息相关,而且吞噬吸血鬼血气的感觉,的确有些不同。听了轩辕莹莹的解释,贤世也就明白了不少,虽然不明白自己识海为什么会诞生出血色圆球,但贤世隐隐也能够肯定,这圆球与战一口中的该隐,必然有一定的关联。

    另外就是,如今血球蜕变成为人形,虽然并没有实体,但只要寻找到一副合适的躯体,这个分身的实力就远在自己本尊之上,虽然轩辕莹莹的话多有嘲讽自己的意味,但这一点贤世还是相信的。

    因为贤世已经发现,识海之中之所以变成淡淡的血红色,正是因为受到那血球分身呼气的影响。这些暂时都不重要了,反正这分身的生死都在贤世的一念之间,目前重要的是要知道这分身何时苏醒,以及什么样的躯体适合他。

    贤世当即虚心求教,觍着一脸笑意问轩辕莹莹道:“前辈前辈,他什么时候苏醒?还有,什么样的躯体比较适合他呢?”

    听贤世喊前辈,轩辕莹莹一直都是很受用的,看贤世既然这么谦卑,轩辕莹莹满意的点点头,心中窃喜不已的同时对贤世说道:“只要找到合适的躯体,将他带入躯体之中,他自然就会苏醒过来了。至于合适的躯体,过不了多久便有人给你送来。天机不可泄露!”

    “前辈,您说的真是太好了。我回去好好等待了啊……”贤世说这心意一动便出了识海空间。这轩辕莹莹,说了半天等于一句话都没说。

    轩辕莹莹会读心,自然知道贤世出去前那一瞬间的想法,待贤世走后,她神秘兮兮的笑了笑,径直来到躺在地上的躯体旁边,又在某个隐私部位弹弄了起来,一时间玩的不亦乐乎。

    而贤世出了识海空间,一时间也有些无所事事,便躺倒在悬浮车中,思考着这些日子来所经历的事情,慢慢的便沉沉的睡着了。睡醒之后,就盘坐在座椅上,钻研那个赝品葫芦,那惊天一刀,如今他已经摸索透了七八分,所以想要抓紧掌握了,个个分身实力都在自己之上,贤世嘴上不说,心里还是有些计较的。

    困了就稍事休息,醒了就沉迷于那惊天一刀之中,倒也不显得无趣。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小半个月,贤世才不得不停下来,只因悬浮车已经到达了目的地——天人斩基地。

    下了悬浮车,出现在贤世眼前的便是那座,门口上挂着猎人公会的破落酒馆。此时正值午后,酒馆中显得有些清冷。贤世步入其中,发现酒馆中竟然只有两人落座。

    而这两人,贤世在熟悉不过,正是西岚和阿甘左。

    西岚两人拼酒正兴起,眼角余光瞥见贤世,西岚刚刚端起的酒杯猛的顿住,冲贤世点点头之后,这才将杯中酒一饮而尽,随后便站起身来走到贤世身边道:“你回来了?收获如何?”

    贤世径直来到酒桌边,满上两杯,一杯递给了西岚:“好久不见了师傅,收获还算不错。”说完便将手中酒一饮而尽。

    西岚也饮了贤世递来的酒水,哈哈笑道:“有段时间没喝到这么好喝的酒了,来来来,坐下陪我们喝几杯。”

    阿甘左看到贤世的时候,便拿出通讯设备联系了基地中的众人,完了也站起身跟贤世打过招呼。随后,三人便坐了下来,一杯接着一杯的酒水下肚,却是没人说话。

    直到基地中众人一一赶来,与贤世打过招呼,相继落座之后,贤世一一向众人敬酒之后,这才打开话匣子,将这段时间以来的种种经历,都一一向众人讲述的清楚。

    席间,众人都喝得很尽兴,一直持续到了晚上,众人才散了宴席,大家都不是一般人,就酒量而言绝对也都是千杯不倒的存在,但结束的时候,还有人喝醉了。这个人,就是夜莺。她话最少只管闷头喝酒,席间也只不过偶尔看一眼贤世。

    一切贤世自然都看在眼里,但是也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之前他之所以要单独离开,与夜莺不无关系,若是知道怎么解决这件事情,贤世那时也就不会选择逃避了。

    散了酒席,众人一同回到基地之中,贤世借口称累,就独自回房去了,其实也只是不想看到夜莺伤感罢了,但贤世也知道,这件事情总有一天还是要面对的。

    回到房间,贤世洗把脸的功夫,房门就被敲响了。开门后却发现,晨曦俏生生的站在外面,贤世将晨曦请入房中,问明来意。

    晨曦只道:“贤世哥,你不在的这些日子,我经常看到夜莺姐一个人伤感,你们的事我也不太清楚,不过……我也知道,她已经等了你十多年。”

    晨曦说过就转身离去了,不过临出门前却又抚着肚子调皮道:“晨熙的孩子,已经一个多月了哦。”

    从头到尾,晨曦都没有给贤世讲话的时间,贤世目送晨曦离开,只能暗道这小丫头,真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不过,晨曦说的话,贤世还是听到了心里去的,而恰恰,这也是他觉得愧对夜莺的原因。

    这种事情,真是剪不断理还乱,越想越头疼。想了会儿,终究是无果,贤世躺在床上,不知不觉的便睡了过去。但睡着没多大会儿,贤世突然感觉身体一阵不舒服,燥热的难耐。

    起初贤世还只以为是饮酒的缘故,但是随着燥热越发的厉害,而且腹下一股无名火气蒸腾,贤世渐渐明白过来,只怕这是药物作用。
(快捷键 ←) 上一章 加书架 目录 投推荐 下一章 (快捷键 →)

推荐:兽血沸腾 都市之浩然正气 征服之路 土豪系统 从零开始 逍遥僵尸 最强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