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 玄幻奇幻 > 一念成佛一念魔
一念成佛一念魔 / 焚邪

第十五章 人去楼空

    第十五章 人去楼空

    且说张帆一枪被梁辉一个驴打滚躲过,随后被凯利补枪干掉。梁辉脑后被开了个洞,当场死的不能再死,那矮小汉子领着老张等人走来。这被梁辉称为老张的男人,虎背熊腰脸上斜斜不知被谁划拉出一道伤疤,这人一来就看到梁辉夺门而出,没来得及问话便听得一声枪响,梁辉脑后飙血应声倒地,再也没有站起来过。

    这老张却是还要比梁辉高上一级,也是梁辉的直属上司,平时都被梁辉喊做张哥,这次是因贤世等人再次做戏才唤作老张。一时间响起那个整日溜须拍马,觍着脸喊张哥的汉子,之应了一声枪响就倒在地上再也站不起来,老张脸上伤疤蠕动很快拧到一起,凶悍的气势更显几分狰狞。

    “兄弟们,开火!”刀疤老张怒声吼道。说着率先掏出一把手枪,不知在哪淘来的古董,砰砰砰抬手就是朝房中连开三枪。下面十几个小弟包括梁辉的两名小弟一看,连忙也是掏出自己的配枪,清一色的古董货色,不知是几十年前的产物,抬手就是砰砰砰砰一连串密集的枪响。

    贤世几人在凯利收起抢后就一脚踢起桌子堵上了门,人也躲藏在房间角落中。砖石水泥搭建的房舍,其实那些个古董能够射穿的?五人轻松惬意,只等枪声告一段落,贤世提剑走到门前吼道:“且慢……”砰砰砰砰,一句话刚吐出俩字,刀疤老张率众又是一轮齐射,贤世一惊一个侧身将阔剑挡在身侧,子弹打在阔剑上直冒火星,密集的碰撞声雨打芭蕉般的不断响起。

    起初贤世还不觉得有什么,待得一会儿只觉得提剑的手被震得发麻,当下也是躲其锋芒,闪身躲进墙壁后面。“小帆、凯利,你们来吧。”贤世无奈道。

    张帆与凯利对视一眼,双双双手化作幻影,扣上自己的双枪,两人抬手就是四枪打了出去。这可是‘希望’的产物,说是地球人类最先进的武器也不为过,与之不知几十年前的古董不可同日而语。四道白光随着枪响爆射而出,击打在砖石水泥墙上犹如利刃切豆腐一般,转瞬穿透后钉穿四人的脑袋。

    不止武器差距,就连抢手的实力也是天差地别还得加上一个大坑。张帆与凯利身为千万人中脱引而出的精英,号称神枪手的他们听声辩位的本事绝对是外边那些人所不能及的,只听得枪响就判断出开枪的位置,例无虚发的枪法更是抬手就解决了四人的姓名。

    刀疤老张猛见手下四人齐齐躺倒,吓的三魂丢了七魄,还没明白过来怎么回事儿,又是听得一声枪响,却是凯利与张帆四把手枪同时开了火。身边的小弟们再次齐齐躺倒四人,刀疤老张回过神来惊出了一身冷汗,暗自庆幸还好中枪的不是自己的同时,身体也是窜了出去,径直躲在一边一颗大树后再也不敢有甚动静。一群人瞬间躺下一般,一群小弟也是反应过来,连忙哭爹俺娘的寻找掩体。再次丢下两具尸体后,这群小弟也是各自躲了起来。有那么几位只觉双腿间微凉,低头一看却是不知何时被未知的液体打湿了裤裆,一股子臊味传来,但也是不敢有什么动作,只能强行让自己享受了一番这独特的味道,

    “队长,外边没了动静,不能辨别他们的位置,你出去看一下情况。”凯利与张帆双双停手,竖起耳朵听了一番,凯利无情的冲贤世说道。贤世听闻心下一惊,看向这个平时说话不多的女人,但凯利却只是竖而倾听,看都没看贤世一眼。由不得贤世心想:黑蟒口中舌,黄蜂尾上针,两般犹未毒,最毒妇人心。

    “咳,你们不是有那什么热能感应什么玩意儿的。”贤世如此说道,却是不愿贸然出去,谁知道外面什么情况,说不得出去自己也得吃枪子,他身体虽好,但也顶不住子弹啊,就算是几十年前的古董也万万不是肉体能够抗衡的。听贤世这般说,凯利脸露不耐之色道:“张帆,你去。”

    张帆本还幸灾乐祸,猛听凯利如此说,顿时成了苦瓜脸,以求助的神色看向贤世。贤世想了想无奈只好自己去了,好歹自己有阔剑在手,还能作为盾牌,张帆除了双枪就是一堆零件,相比还是自己要安全一些。当下也不废话,给张帆一个我懂的善意表情,举起阔剑掩护住身体,朝门外走去,把张帆感动的一塌糊涂的,装作没看到凯利鄙视的眼神。

    “各位,不妨出来谈谈?”贤世出了门却一个活人也没看到,扫视一眼却是注意到一棵大树后涓涓流出的液体,知道这些人没跑,于是便这般喊道。

    刀疤老张正紧张的躲在大树后面,享受着自己体内流出的某种液体的特有味道,就听得贤世的声音响起,小心翼翼的露出一点脑袋,正看到贤世的目光正紧盯着自己藏身的大树,心下一个激灵想也没想抬手一枪打了出去。不得不说这刀疤老张枪法也是不错,即便在如此千钧一发之际,打出去的子弹也是直朝贤世射来,不过也只是射在阔剑上溅起了一片火星。

    噗!一声枪响,几乎是与刀疤老张的枪声同时响起,一道白光从房间中射出,穿透墙壁后射穿刀疤老张藏身的大树,随即只听得刀疤老张一声惨绝人寰的惨叫,噗通一声躺倒在地上,从大树后露出半截上肢,胸口部位被打出一个拇指大小的窟窿。刀疤老张躺倒挣扎着想要站起,却发现身体的力量正在消失,意识也正在被黑暗吞噬,双眼突起的看着贤世,却是再也没有闭上过。

    “各位,不妨出来谈谈?”贤世看刀疤老张死的不能再死,又是喝了一声。一群小弟见带头大哥落得如此下场,哪还敢露头或是做出反应?等了半天也不见有人动作,贤世无奈只能举剑一步步朝能藏人的掩体走去。贤世有意放轻了脚步,一群小弟等了半天再也听不得贤世的声音,内心也是惴惴,但又不敢露头去看,只能死命的躲在掩体后**着那群人不想搭理自己这些小虾米已经离去。

    却说贤世举剑走到已能藏人的掩体旁,这是一面断壁,应该是以前生活在这里的人搭建的围墙,残败后的遗留。断壁一人来高,两三米长短,贤世一边以巨剑挡住身体,防止这群人的袭击,一边从巨剑中抽出太刀,也不管断壁后是否藏有人,甩手一刀砍了下去。

    这些砖石墙壁脸张帆与凯利的子弹都不能抵挡,如何能抵挡贤世的刀砍?贤世一刀切豆腐一般的将断壁拦腰截开,墙壁上多出一道痕迹,却是并未倒塌,可见贤世挥刀的速度之快。墙壁无事,但墙壁后却是传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墙壁遮挡贤世看不到,墙壁后不远处几个位置隐藏的家伙们,听得惨叫却是忍不住看了一眼。却见的躲在墙壁后的那位,来之前还一起喝酒打诨的兄弟,拦腰被齐齐斩断,红的绿的留了一地。一群人当下吓得亡魂飞冒,紧紧藏在掩体后却是再也不敢有甚动作。“看到了吧各位?躲藏起来也不安全,不如你们出来,咱们谈谈合作?”贤世收起太刀再次劝道。

    刀疤老张残余的几名小弟,躲藏着止不住的上牙齿与下牙床想要亲昵。又听得贤世如此说,心里惴惴,有那么位脑子还算能用的,想想了贤世说的也有道理,一味躲着那位被腰斩的兄弟就是前车之鉴,一旦反抗刀疤老张就是标榜。当下这位兄弟咬咬牙,从藏身地点哆哆嗦嗦的站了出来:“你,你要跟,跟我们怎,怎么合作?”

    贤世看向矮瘦男子,一脸的苍白,胯间间湿润正滴滴答答的低落在地上而不自知,双腿更是忍不住的颤抖着,贤世不禁自问难道我是魔鬼不成,有这么可怕?“呵呵,别害怕兄弟,我只是想让你带我们去找你们的老大而已。”贤世说着露出一个善意的笑容。

    矮瘦男子肝胆皆惧,已经没了心思分辨贤世的笑容是善意还是恶意了,只是结巴着问道:“我,我做了,你,你会,会放过我吗?”贤世当即表示这个当然,只要找到了他们老大就放了他,并且有言在先没有为这件事出力的人全部抹杀。当下另外隐藏的几位再也藏不下去,纷纷出来表示自己愿意出力。

    贤世看了下竟然还剩下五人,加上躺在地上睡着的几位,怕也是有是一二三四五个了吧,只是一个小头目就带这么多人,看来这雷拳流组织人数不少,贤世暗自想罢招呼缭花等人出来,在这五人的带领下朝更深处走去,只是一路上那股子臊味的确不大好闻就是了。“恐怕会白跑一趟了。”几人走着贤世就这般说。结果也的确不出贤世所料,早已人去楼空。

    “队长,你怎么就知道要白跑一趟的?”看着还有些温热的火锅,张帆疑惑的问向贤世。“队长,别搭理这白痴了。话说,这几人怎么办?”不待贤世回答,缭花抢先说道,还不忘给张帆一个看白痴的眼神。张帆大怒,就要找缭花理论一番,却正看到凯利也是跟缭花眼神一样一样的,只要熄了火气找到西楚不耻下问去了。

    “恩,这几位就放……”贤世话没说完,就听得西楚道:“就交给我吧。”

    贤世当下点头,被张帆拉去问刚才的问题了,那几人本听得贤世一个放字满心欢喜,猛地又听得西楚的话,一颗心都悬了起来开始为自己等人的命运担忧起来,但对西楚的话也不敢不听,只能跟着西楚朝不远处走去了。不一会儿,西楚又独自走了回来,拉过张帆要借张帆的枪使使,张帆正求学若渴没空搭理他,西楚只好找凯利借了把枪,又神秘兮兮的跑了回去。

    缭花却是起了兴趣,不知道一向用拳的小霸王为什么要借枪,当下也跟着跑了过去,凯利也颇有兴致的跟了上去,贤世看了看也就跟着走了,留下张帆一人吹着清风,仰望着周围树木,呢喃着:“队长到底是怎么知道要白跑一趟的?”
(快捷键 ←) 上一章 加书架 目录 投推荐 下一章 (快捷键 →)

推荐:兽血沸腾 都市之浩然正气 征服之路 土豪系统 从零开始 逍遥僵尸 最强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