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 玄幻奇幻 > 一念成佛一念魔
一念成佛一念魔 / 焚邪

第十二章 情杀?

    第十二章 情杀?

    不大的小院被昏暗的灯光照亮,院落中一滩血迹刺痛贤世双眼,血迹上仰躺着一男子,三十多岁的样子脸色苍白没有丝毫血色,一动不动显然是生命已经流失,在其旁边躺倒一十多岁的少女,脸上满是陶醉之色,身体却是一动不动,应该是被下了什么药物。

    另一边身穿黑衣的汉子贼手正按在被捆绑着嘴巴被塞住的女子胸脯上肆意揉捏。一脸银笑的看着满是屈辱神色的女子,猛地听得身后一声响,竟不慌不忙的转过身来,有恃无恐的看着踹门而入的贤世。

    女子听到声响先是一惊,但见贤世进来随即大喜,发出急促的呜呜声。贤世定了定神,眼睛恢复焦距看到院中的场景顿时大怒,见那黑衣人看着自己有恃无恐,隐约间脸上还有嘲弄之色,一股子火气顿时直冲脑门儿。招呼不打一声,纵身一拳就朝那黑衣汉子脸上招呼而去。

    黑衣汉子冷笑一声,竟摆出架势抬起左臂挡住贤世的拳头,同时右手握拳回敬向贤世一拳。拳头被挡贤世当下心里一惊,没想到这人有两把刷子,猛见大汉一拳砸来,连忙抽身闪开,爆退两步与大汉拉开距离,寻思先摸清这人来路来说,自己武器没带对上行家说不得还要吃亏。

    “有两下子,你是谁?”贤世边防备大汉一边问道。

    “哼,当你爷爷白痴不成。小子你来找死爷爷成全你。”黑衣大汉冷哼一声道,说着又是飞起一拳朝贤世而来,隐隐一层白蒙蒙的气包裹着大汉拳头,显然是动用了手段,准备下死手。

    听得大汉如此讲话,贤世大怒转念一想却也是这个理,若是大汉行凶还告诉自己姓名,那岂不是真傻?话虽如此但听大汉口气且拳头招呼过来,贤世也是不能忍住怒火。见大汉拳头外一层白蒙蒙的气体包裹,贤世心知是碰到了行家,这样的气他在缭花身上也看到过,不过缭花发出的是黄色的气。当下也是不惧,挥拳迎了上去,心想高手也不是随随便便就遇到的,且看看这人有几分本事再说。

    贤世一拳迎上大汉拳头,只听得一声闷哼,却是那大汉吃了小亏。若是十几天之前,贤世的拳头与这人对拳也就半斤八两,但这些天通过‘希望’所产的武器吸收怪兽生命能量,又有那不知名佛经将其效果最大化,贤世的身体在这十几天却是又上一个台阶,在与这大汉对拳时才能占到点便宜。

    “要是有刀,就轻松多了。”贤世想着,大汉倒也凶悍,不顾发麻的右手,左手握拳又是以一个刁钻的角度砸来,大汉也是发现贤世不是一般人类,不敢大意用上了拳术。贤世对于拳术一无所知,也不曾有格斗家交手的经验,见大汉拳头刁钻,自己怎么抵挡也不能尽全力,与之对上怕是要吃亏不小,连忙退后一步,差之毫厘的使得拳头险险从胸前扫过。虽没直接被打中,但被那层白蒙蒙的气扫中,贤世还是觉得胸口一阵疼痛,犹如千百只针头在扎。

    “小子,有几分本事,还得你爷爷给你露两手。”黑衣大汉揉拳冷笑道。贤世暗道:“苦也,早知道就带刀过来了。”

    说来繁复,一切发生不过是在极短的时间,两人简单交手也是看出对方不简单,黑衣大汉不知贤世来路,想尽快解决了跑路,省的来更多人过来了自己双拳难敌四脚。贤世却恰恰相反,起了拖延时间的心思,自己虽不怕这人,但也不能轻易拿下,一旦受伤难免是个麻烦,天亮后还要去查失联的事情,自己与这家人非亲非故,不能耽误了正事儿。

    一会儿工夫,两人拳脚相对又过数十招。大汉见久久不能放倒贤世,内心越加焦急起来,拳速更快几分。贤世暗暗叫苦,一味闪躲下来也是起了真火,准备拼着受点轻伤将这人拿下。

    噗!的一声闷响,一道白光猛地钻入大汉眉心。大汉难以置信的看了看自己双手,随即嘭的倒在地上失去了呼吸,眉心处涓涓的留出鲜红的血液,身体越发的凉了起来。不止大汉,就连贤世都是一呆,下意思的就闪身窜了出去,躲在掩体之后。

    “队长,你干嘛呢?”不远处房顶上传来张帆调笑的喊声。听闻是张帆的声音,贤世顿时羞红的脸,尴尬的看了看身前的掩体走了出来。也不答话径直走到被捆绑的女子身前,将之身上的绳子解开,并且揭开了将女子嘴巴封住的胶带。“没事了。”贤世安慰道。女子犹如受了惊吓的小兔,猛地扑入贤世怀中,放声哭了起来。

    贤世大感尴尬,但女子经历了这样的事情,将之推开未免不近人情,当下便犯了难,推也不是不推也不是,只能一个劲的出声安慰着。不大会儿缭花、凯利与张帆三人走来,进门正看得贤世抱着女子,姿势颇为暧昧,若不是地上还躺着黑衣大汉的尸体,这场面更像是贤世杀人了丈夫,迷昏了人家女儿,准备强行来一波母女通吃一般。

    “那个……这个……”缭花挠头看向凯利,凯利随即看向张帆。张帆苦笑着摇头道:“队长,那个……你是不是先松开这位大姐?”

    由于贤世是背对着三人,而女子的双手捂着脸趴在贤世胸膛上,从张帆的角度看来,的确是贤世主动抱着女子一般。贤世听张帆这么一说,顿时尴尬不已,连忙放开了自己的双手,但也不好将女子推开,只能任由她趴在自己胸前哭。凯利见这架势,也是明白过来,走过去将女子扶起,使其脱离贤世的魔爪,安慰了两句将其扶进了房间。

    贤世将情况与缭花。张帆二人讲述一遍,三人当即在院落中寻视了一番,被缭花怀疑是雷拳流传人的黑衣汉子,更是被张帆里里外外翻了一遍,最终也只翻得一张黑色卡牌与一些现金,卡片与贤世在基地中看到的一般无二,这黑衣人的身份也呼之欲出。缭花当即仔细检查了一番黑衣人的随身物品,抓着一副手套笃定道:“这家伙就是雷拳流的人。”

    “张帆,重要的线索被你一枪崩了……”贤世拍着张帆的肩膀说道。显然是不能忘记刚才张帆的调笑,随即语重心长道:“年轻人行事儿总是毛毛躁躁的,回去写份检讨,好好反省一下。”张帆欲哭无泪,缭花趁机嘲讽不提。

    三人抱起院中少女,走进房中。将少女放在床上,这时那女子也平静了一些,整理了衣服之后谢过贤世大恩。贤世当即谦虚连道举手之劳,真正的出力者张帆越发不爽不提。安慰了女子一番,贤世便问道:“大姐,这人跟你家是有什么仇怨还是咋地?”

    女子回答不认识这人,又听贤世拍着胸脯保证会给讨回公道,将这伙坏人绳之以法,女子将事情始末一五一十的讲述了一遍。

    原来,昨天正是家里小女儿的生日,于是夫妇两人便带着女儿出去玩乐,算是给女儿过生日了。女儿也很开心,一家人就玩的稍晚了些。回家不久,那黑衣人就闯了进来,一开始也没有直接动粗,而是要求夫妇二人交出女儿便离去,夫妇俩当然不愿意。那黑衣人当即就要动手,女孩儿的父亲自然是站出来保护她们娘俩,结果……

    再说下去,女子已经是泣不成声。接下来发生的情节贤世用膝盖也能想到,自然是没有追问。听完女子讲述,贤世让凯利带女子去陪女儿。待得凯利回来后,贤世将自己看的事情说了一番,并且点出黑衣人拳头上包裹的白气,缭花当即肯定道:“是雷拳流的绝对不会有错了,只有这个是没法模仿的,就像我们风拳流黄色的气一样。”

    贤世等人都是见过缭花所说的气的,对于缭花的说法也是没有什么异议。“但是,话说回来,他们的目的是什么呢?”贤世问道。几人相视,摇头不言。

    “听那位大姐所说,黑衣人进来后只是要求交出女孩儿,并没有直接动手,是不是很可疑?”贤世又问道。

    “难道是……?”张帆沉吟道。缭花眼睛一亮问道:“是什么?”

    “难道是那位大叔看上了这小女孩儿,怕女孩儿爸妈不愿意,就想强抢去不成?”张帆如是道。贤世三人对视一眼,纷纷深以为然的点点头道:“很有可能。”

    张帆顿时眉飞色舞,却听得缭花道了句白痴,凯利赏了个白眼,贤世摇摇头起身走出房间留下句:“应该与小女孩儿有关,等女孩儿醒了问问再说。联系警察让他们收尸,这个就交给你将功补过了小帆帆。”张帆黑着脸点头,联系了警察。警察们连夜出任务前来,征得女子同意后连同她丈夫与黑衣人的尸体一起收走。

    警察忙活完,在贤世等人证明身份后被勒令离开。贤世四人走出小院在胡同周围寻视一圈没有发现任何异常后,无奈只能等小女孩儿醒来后一问究竟再做打算。

    “话说着家伙也真够可以的,喂小朋友那种东西。”张帆突然如此说道,之后被凯利拉去教训了一顿不提。待得天亮,药效过去小女孩儿也清醒过来。几人在女子的示意下瞒住昨晚的情况,将女孩儿带去她喜欢的地方,准备询问女孩儿是否与那黑衣人有关系。女子却是去了警局,她丈夫的后事以及警方笔录还要她的配合。
(快捷键 ←) 上一章 加书架 目录 投推荐 下一章 (快捷键 →)

推荐:兽血沸腾 都市之浩然正气 征服之路 土豪系统 从零开始 逍遥僵尸 最强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