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 玄幻奇幻 > 一念成佛一念魔
一念成佛一念魔 / 焚邪

第四章 缭花

    第四章 缭花

    “你是格斗家?格斗术不错。”贤世夸赞道。缭花淡然瞥了贤世一眼道:“二刀流竟然还有传人活着?”

    贤世撇撇嘴,强忍将眼前这女人一刀砍了的冲动,看向被自己斩杀的哥布林尸体,这才猛然想到这次来的目的,然而当时将哥布林格杀的时候,太过专注于体会格杀怪兽的感觉,完全忘了体会是否吸收了哥布林的生命能量,无奈只好继续前行了。

    缭花不解的看了看贤世,不知从拿摸出一把匕首将四只哥布林的右爪砍了下来,并且干净利索的剥皮剔肉,唯独留下哥布林的手骨,随手放在随身携带的袋子中。

    贤世不解缭花的动作,疑惑道:“你要那玩儿意干嘛?”

    缭花瞥了贤世一眼,给了他一个看白痴的眼神后问道:“你真的是怪物猎人么?哥布林手骨能够在猎人公会换钱你不知道?”贤世顿时大感尴尬,这种事情他还真不知道,要是早知道杀几个哥布林就能换钱,而且没有丝毫危险可言,自己当初又何必去找什么工作?

    干咳两声掩饰过去,继续朝深处走去。不多时,几只哥布林再次出现,贤世招呼缭花不要动手之后,手提长剑招呼都不打一声的冲了上去,几只哥布林也不禁一愣,这还是第一次见敢这么一个人冲向他们的人类,然而没有更多思考的时间,几只哥布林就先后倒在地上,再也没有起来过。

    过程中,贤世大部分的注意力都放在自己身上,特别是握着双刀的手。当杀死哥布林的瞬间,贤世总能感觉到似乎有什么东西进入自己体内,暖暖的特别舒服,只是那种感觉只会存在一瞬间,若是不仔细感觉的话,几乎是感觉不到的。可能,即便是‘希望’的产物,确实能够吸收杀死怪物的生命能量,但吸收的也仅仅只是一小部分而已,想要依次提升自身实力,那绝对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但是即便如此,也足够贤世欣喜的了,虽然每只只能吸收一点点,但是数量多了呢?不管怎么说,起码有了对抗天人的希望,也就是说有了给死去的师傅报仇的希望,贤世怎么能不欣喜呢?收养他并且将他养大,把他待若己出的师傅的死,虽然他从来没说过什么,但是怎么可能没有为师傅报仇的想法呢?

    缭花看着贤世一阵发呆之后露出欣喜的神色,不自觉退后两步尽量离贤世远一些,这才问道:“你怎么了?”虽说嘴上这么问,但是在她心里已经将贤世当做了神经病也说不一定。

    贤世摆摆手,收起喜色道没什么。缭花将信将疑更加肯定了自己的想法,难免对贤世露出一些同情的神色。这就让贤世不高兴了,不满问道:“缭花,你那是什么表情?”

    “哦哦,没什么。”缭花摇摇头说道。

    贤世心情激荡,没有什么兴趣继续问下去,他现在只想立刻回去将这个消息告诉夜莺。自己都已经这么欣喜了,若是夜莺知道不知道会有多开心呢,毕竟这可能是为她父亲报仇的唯一希望呢。当即,贤世就说出了自己的想法:“缭花,我有些事情想要先回去了。”

    “怎么了?发病啦?”缭花淡然问道。

    贤世顿时大怒,什么叫发病了?但是转念一想,似乎这个缭花身手也不错的样子,若是能把她忽悠进‘天人斩’难免不是一大助力。当即贤世就收起了发怒的心思,满是微笑的看着缭花,直把缭花看的浑身不自在这才问道:“缭花,你对天人是什么看法?”

    贤世心想就算是要拉拢缭花,但也要她本人愿意才行啊,不如迂回一下,先问问她对天人的看法也不错。哪知道听到天人两个字眼,缭花当即就红了眼,恨声道:“恨不得将他们千刀万剐。”

    贤世看缭花神色不禁一愣,转念一想似乎明白了什么。想必三年前一战,她的师傅也参加了并且没有活着回去吧,与自己的遭遇何其相似。只是贤世不知道的是,自己还要幸运一些,自己只是被父母抛弃了而已,但是缭花的父母却是在缭花眼睁睁看着的情况下,成了怪兽们的腹中美食,这也是缭花恨怪兽入骨的原因,只是那时她还很小,被师傅养大,再次看着师傅死在自己面前,已经懂事的她对天人的恨还要更甚一些。

    “看来我们有一样的遭遇。”贤世顿时对眼前这位美女生出一些同是天涯沦落人惺惺相惜的感觉:“缭花,有兴趣跟我一起走么?其实我是‘天人斩’组织的成员,听名字你就知道我们是干什么的了,这次来只是搞一些实验,这个实验现在看来很成功,它将成为我们驱逐怪兽,甚至对抗天人的起点。”

    “姐凭什么相信你?”缭花似笑非笑的看着贤世,更加肯定了自己的想法,能够这么轻描淡写的说出对抗天人之类的话的,会是正常人吗?

    贤世挠头不已,看来生出惺惺相惜感觉的只有自己而已,对方完全就没有这种感觉啊。当即大感尴尬,但是缭花的身手的确是不错,实在不愿就这么错过一个好苗子,想了想既然说教不行,那只能用事实讲话了。于是将手中的武器递给缭花道:“会用吧?你用这个杀死几只哥布林,仔细感觉一下自身的变化,你就会相信我说的了。”

    缭花将信将疑的接过‘钝’与‘锋’比划了两下,顿时又对贤世高看了几分,能用这么重武器的实力肯定不俗,这一点缭花还是给予贤世肯定的,只是对他的脑袋实在不敢苟同而已。

    二人再次走出一段,总算再次遇到几只哥布林时,缭花不打招呼的就提着武器冲了上去,虽说她是格斗家,刀术相对贤世肯定有所不如,但是毕竟底子在哪里摆着,对付哥布林时错错有余。三下五除二的将哥布林葬送了生命,并且听从贤世的话,仔细的感觉了一下身体的变化。直觉暖暖的气流涌入自己的身体,身为对于气格外敏锐的格斗家,她甚至比贤世更加清晰的感觉到实力上有那么微不可查的一点点提升,顿时难以置信的看着手中的武器,随即想到自己背负的血海深仇,似乎有了报仇的希望,不禁露出欣喜之色。

    直到此时,贤世终于明白了刚才缭花为什么以那么异样的表情看自己,因为他发现现在自己也想给缭花同样的表情。还好醒悟得快,脸上又是换上了满是的微笑,看着缭花道:“感觉到了吧?愿意跟我走了不?”

    缭花回神,想想自己刚才的表现,竟与这个被自己认为脑子有问题的家伙雷同,不禁有些尴尬,但是现在她也算是知道了贤世所说的实验,应该就是自己刚才的感觉了,也开始对贤世的话相信了几分。“好吧,姐姐跟你走,但是你不能对姐姐有非分之想哦。”缭花道。

    贤世取回自己的武器,看都没再看缭花一眼,省的她以为自己对她存在什么非分之想。缭花看贤世这样暗自气愤,但也不好发作,不然岂不是让贤世以为自己希望他对自己有非分之想一样?只好跺跺脚跟了上去,暗骂贤世不是人之类的不通人性。

    回程还算顺利,除了几只哥布林跳将出来找死外,也没有什么意外发生。二人结伴回到猎人公会,拜托阿甘左准备悬浮车后,二人上车一路朝北疾驰而去,一路上满是的荒凉让缭花不禁触景生情,这片焦黄的大地,正是三年前的战场,她的师傅她的师兄弟师姐妹们大多葬身在这片大地之上,就连她自己也是重伤昏迷后被人所救,之后便一直生活在南方,猎杀怪兽们赚取生活所需。

    贤世看缭花表情就知她在想些什么,刚开始的时候自己看到这场景又何尝不是?只是后来习惯了而已。拍了拍缭花的肩膀,也说不出一句安慰的话语,同样经历的他知道,没有什么言语能够安慰这样的痛,只能一个人默默的承受,独自去舔伤口。

    然而,缭花却也没有那么脆弱,起码表面上的她很坚强。感觉到贤世拍自己的肩膀,顿时转过头给贤世一个警告的眼神:“姐不是说过,不能对姐有非分之想么?你这就忍不住露出狐狸尾巴了?再敢碰姐一下,小心我废了你。”说着还不怀好意有意无意的看了看贤世身体某部位。

    贤世激灵灵的打个寒战,他相信这个女人绝对是说到做到哪一类型,当即不敢多言,正襟危坐目不斜视不提。

    待回得基地,确定贤世身份之后,光秃秃的山头打开,悬浮着按照接收到的指令飞行进去,待得贤世与缭花双双下车之后,悬浮着按照指令飞去,被基地中机器人删除系统中关于这次行程的记录后,这才被放飞离去。

    话说接到贤世回来了的消息,龙与夜莺二人,放下手中的工作急急跑了出来,看到贤世身边缭花的夜莺,不禁一愣,细看之下直直盯着缭花的胸脯良久,与自己相比了一番后,夜莺眼神黯淡不已。

    关心实验结果的龙却是没有发现这些小细节,按住贤世的肩膀,那饥渴的模样吓得旁边缭花一个激灵猛的爆退两步。“结果怎么样?”龙急声问道。

    贤世神色一暗,无奈的看着龙又看了看夜莺。结果已经很明显了,两人对视一眼都是有些泄气,这项实验已经很久了,这是最有把握的一次,没想到结果竟然还是这样。哪曾想一边的缭花却是出卖了贤世,让贤世大感后悔忘了与缭花对词。

    龙瞬间就沉默了,没想到贤世这么重要的事情他都开玩笑,然而夜莺则是微微一笑,自己倒是忘记了小十四的性子。贤世只觉一道黑影闪过,当下不敢大意的张开嘴,随即猛地一合,再然后便是吐出一根高跟鞋跟。整个过程完全发生在一个呼吸之间,直看的缭花一愣一愣的,暗道这里果然都不是普通人。

    事后缭花也曾问起贤世为什么要在那一瞬间张开嘴,贤世无奈的告诉缭花,如果闭上嘴的话会被踢掉两颗门牙。缭花又问贤世为什么不躲,贤世当即泪流满面,说躲了之后下次要面对的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刺来的太刀。缭花当即对贤世表示了同情,并且表示自己也要模仿一下这种让贤世就范的招式,这都是后话暂不细说。
(快捷键 ←) 上一章 加书架 目录 投推荐 下一章 (快捷键 →)

推荐:兽血沸腾 都市之浩然正气 征服之路 土豪系统 从零开始 逍遥僵尸 最强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