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 其他书籍 > 谁与争锋
谁与争锋 / 抚琴的人

2007 荣归故里(大结局)

    三天之后,已经身为梅花将军的王麻子,又以裂地的身份成了新的樱花神,掌控了整个东洋的樱花组织。zIyouGe.cOm

    简直就是天上掉下来的大馅饼。

    我们都没想到之前的樱花神竟然没有把“裂地是内奸”的事告诉上级,想来也是不愿承受责罚,试图瞒天过海;哪里想到阴差阳错,竟然叫王麻子占了这个便宜。

    一个华人,竟然做了东洋第一暗杀集团樱花组织的头头,这比当年的仓天还要厉害,说出去有谁会信!

    当然,这也不可能说出去的,这将永远都是一个秘密,顶级绝密。除了我们几个和国内几位大佬知道以外,再无人知道这件事了,就是和我们关系亲密的千夏、娜娜等人都不知道。

    之前王麻子还寻思着干掉樱花神了,该怎么端掉樱花组织,现在也不用了。只要王麻子还掌握着樱花组织一天,东洋这个国家就永远蹦不出我们的手掌心了。

    除此之外。靖国神社也被重重包了起来,对外声称是例行检修,但只有少数人知道,那里面已经是一片废墟。不管怎样,炸掉靖国神社的梦想,也算是完成过一次了。

    --虽然不久之后,它又会重新建立起来,重新出现在公众的视线之中。

    所有事情尘埃落定,接下来就该忙活回国的事了。

    出来一年多,最让我们遗憾的是连个毕业证都没有捞到,本来以为凭我们的身份,要个毕业证不是问题,哪里知道竟然遭到旭川大学的拒绝;无奈之余不免又想,国内的大学要是也都这么有骨气,何愁国家不强大呢?

    猴子是顶级的爱国主义者,一天都不愿意在东洋这个鸟地方呆,直接就把洪门龙头的指挥大权交到了黄杰手上,说是回国以后就再也不回来了,希望黄杰多多费心;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事,再叫他过来。

    不过手握洪门和青族,又有王麻子罩着,好像也没什么解决不了的事了。

    黄杰当然不是不回去,他当然也回去,但主要是为了见阿丽丝和小龙女,而不是因为怀念那片故土;他和猴子不一样,不能在地盘被夺之后还保持平常心态,他一看到曾经属于我们的地盘又有了新的妖魔乱舞。就觉得心里很堵,宁肯返回东洋,继续完成他的皇帝大业。

    其实坦白说,手握洪门和青族的他,绝对算得上半个东洋皇帝了。

    而我和郑午则是坚定的回国派,我们吃不惯东洋的食物,喝不惯东洋的水,想早点回到我们国家,那里还有我们所爱的人。

    距离我们回国的日子越来越近。千夏知道要和我分开了,变得十分紧张,几乎24小时都黏着我,晚上睡觉都紧紧抱着我的胳膊,生怕我会突然蒸发。在东洋这一年多来,我感觉最对不起的还是千夏,但是没有办法,该分开的还是要分开,这也是我们之前就说好的事情。

    临走之前。我去见了一趟惠子。

    惠子的肚子越来越大,变得大腹便便,行动都很不便。

    “你该多注意一下身边的人。”我看着始终小心翼翼守护在她身边的上原飞鸟。

    惠子知道我指的是谁,点了点头。

    我说我马上就要走了,今天过来是和你道个别,或许一辈子都不会再见了。

    “左飞。”

    “嗯?”

    “我问你件事,你一定要老实回答我,你到底有没有喜欢过我?”

    我看着她眼睛里流露出来的渴求的光,最终还是心软,撒了个谎:“向你这样美丽的女孩子,有谁会不喜欢呢?”

    “谢谢。”

    惠子的眼睛里闪着泪光,将头倒在了上原飞鸟的肩膀上。

    我离开了。

    临行前的一个晚上,是我和千夏在一起睡觉的最后一个晚上。千夏紧紧抱着我的胳膊,一夜都没合眼,我也是。

    天快亮的时候,千夏突然说道:“师父,我和你一起回去吧。”

    “啊?”

    “我不是想干什么……”千夏犹豫地说:“我只是想见见她,我想知道她到底有什么魅力,为何在我使出全部手段之后还是不能令你移情于我!”

    “这……”

    “怎么了,你不愿意?”

    “那倒不是,我怕你们打起来,她脾气不是太好。”

    “没关系,我会让着她的。”

    “……还是她让着你比较现实。”

    最终禁不住千夏的软磨硬泡,我还是答应让她和我一起回国,见见王瑶。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个好主意,因为千夏真的在很认真很认真地求我,我根本没有办法拒绝。

    她说,她只是见王瑶一面就回来,保证不和她打架,保证不缠着我,保证马上回国。

    真的没有办法拒绝。

    所以第二天早上,当我和千夏一起现身机场,大家还没有什么奇怪,以为千夏只是来送我的;结果千夏也过了安检,和我们一起走进候机大厅的时候,猴子他们全沸腾了。问我到底想干什么?

    “……带千夏回国。”我无奈地说。

    “卧槽!”

    “左飞你太牛逼了!”

    “你简直是我心中的神!”

    众人一阵大呼小叫,热热闹闹地一起上了飞机。我们回国,没让任何人来送,猴子说烦,不喜欢那种离别场面,矫情那干什么,该干嘛干嘛去呗,天底下哪有不散的宴席?

    在飞机上,猴子他们使劲给千夏渲染王瑶的可怕,讲述“一代东城女魔头王瑶”的故事,听得千夏一惊一乍,还真有点害怕起来。

    猴子哈哈大笑:“现在想回去也来不及啦,除非你跳飞机。”

    说真的,我也挺发愁千夏和王瑶见面的场景,真不知道那会是一副什么样的景象?

    一路上简直煎熬,本来回国的万般期待,现在也变得头大如牛。

    飞机终于缓缓落地。

    一下飞机,猴子就深深地吸了一口,说哇,还是熟悉的口味和配方,京城的霾,我回来了!

    纵然一路上再多担心,可真踏上故土的时候,那种复杂的情绪还是涌上心头,一瞬间就击中了我的心房,让我的眼眶都不禁微微有点发红。回想起当初我们像狗一样逃出京城、奔向东洋的时候,哪里想过以后还有回来的一天!

    我亲爱的祖国啊。我回来了,请您不要再抛弃我!

    要不是顾及自己的身份,我真想当场高歌一曲。然而就在我只是想想的时候,身边已经真的响起了歌声:“苍茫的天涯是我的爱,绵绵的青山脚下花正开,什么样的节奏,是最呀最摇摆……”

    黄杰已经唱起了歌。

    熟悉的歌声,熟悉的旋律,连黄杰这样冷酷的家伙都开始唱歌,那我们还有什么好矜持的?于是我们迅速一起附和起来,而且越唱越大声:“弯弯的河水从天上来,流向那万紫千红一片海……”

    除了千夏以外,我和猴子、郑午、马杰都一起大声唱着这首歌;但即便是千夏,也被我们的情绪所感染,跟着我们一起哼哼起来。

    理所当然,我们历经生死劫难、重新回到国内的这种除非唱歌才能宣泄的激动心情,在外人看来肯定是十分不能理解的,估计还以为我们是什么刚从东京回来的土包子旅游团呢。

    四周的旅客频频侧目,有人看着我们微笑,也有人露出反感的神情,有个身穿西装、手持公文包的的四眼甚至嘴里嘟囔:“在公共场合大声喧哗,什么素质啊?现在是什么人都能坐Plane了吗?国人素质真是堪忧,这样的国家迟早完蛋,还是东洋好啊,人人都很有素质,将来我一定要定居那里,远离这样的LOW货才行……”

    四眼的声音虽低,可我们都是练家子,耳目灵聪的,所以很容易就听见了。猴子直接扑上去就勾住了他的肩膀,那人吓得大叫,直接把他的土话都逼出来了:“你干甚类啊?”

    哟呵,竟然还是山西的。

    猴子搂着他的肩膀大叫:“老乡,我刚从东洋回来,不小心把钱都花完了,现在正发愁吃饭类,你能不能借我五块钱,叫我一会儿吃上个凉皮?”

    我们几个也围上去,嚷嚷着要和他借五块钱。

    四眼吓得不轻,赶紧扔下五十块钱逃之夭夭,边跑还边说:“MYGOD,我要早点Leave这个地方!”

    我们则哈哈大笑着继续往前走去。

    快到出口的时候,远远地就看见一大帮人,因为之前就打过电话,所以知道今天会有不少人来接机。我们马上加快步伐。朝着出口那边奔去,王瑶第一个冲我叫了起来:“左飞!”

    我一下就激动起来,几乎忘了身后的千夏,也摆着手,说在!

    拥挤的人群中,我以最快速度奔向王瑶,正准备给王瑶来一个大拥抱的时候,一声“爸爸”突然响起,有个小男孩竟然钻了出来,张开双臂朝我奔来。

    竟是左小飞!

    我天,我儿子也来了!

    我蹲下身去,一把将左小飞给抱住。左小飞使劲在我脸上亲着,叫爸爸、爸爸!

    我说哎、哎,也在他脸上狠狠亲着,然后问:“你妈呢?”

    “在啊。”左小飞回头一指。

    我抬头看去,顿时愣住。

    愣住,不是因为林可儿在王瑶身边,还露着一脸恬静的笑,还因为在她俩的两侧,还有上官婷、莫小花和赵采萤,而且个个都满怀笑意地看着我。刚才人多,又挤,我只看见王瑶,没想到她们也在。

    苍天作证,我只给王瑶一人打了电话,我甚至都没通知我爸妈。

    “你们……你们……”我有点说不出话来,或者说我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

    她们,她们怎么会在一起的?

    “当然是我叫过来的。”王瑶看出我的意思,走到我的身前笑着说道:“怎么样,是不是很惊喜啊?”

    王瑶变得这么温柔,我都有点接受不了,也不知是不是圈套,所以一时也不敢说惊喜还是不惊喜;但老天作证,我心里真是高兴坏了,我这辈子放不下的女孩们,都在这里了!

    “喏。那个就是千夏吧?”王瑶突然说道。

    “啊,是的。”

    直到这时,我才想起还有个千夏。回头一看,千夏正站在我身后,露出怯生生的两只眼睛,看看王瑶,又看看其他女孩。我赶紧给千夏介绍,说这是谁、那是谁。

    千夏用我教给她的几句仅有的汉语和她们打招呼:“你们好,很高兴认识你们!”

    “真乖。我就喜欢听话的姑娘。”

    王瑶走过来,轻轻摸了摸她的头,好像她是一条狗。虽然王瑶的动作温柔、语气温和,可千夏还是紧张起来:“我,我马上就回去的……”

    王瑶又拉住她的手,说哎,既然来了就别回去啦,以后记住啦,这些都是家人,见了要叫姐姐的。

    “家人……”千夏认真地念着这两个字。

    “哇,我又多一个妈妈。爸爸,你可太厉害了,你比毛毛叔叔厉害一万倍!”左小飞在旁边起哄。

    我激动得无法言表,又不知该说什么,本能地看向林可儿。林可儿还冲我笑着,也不知精神状态好些没有,我忍不住摊开双臂抱住了她,说你好些了吗?

    “好,我很好。。”林可儿的眼泪流下。

    我自己都没想到,回国的第一个拥抱竟然给了林可儿;而王瑶她们站在左右,也是各自眼眶泛红,此时无声胜有声。

    再看其他方向,猴子和他的一大家子见到了面,有柳依娜、周小溪还有四月,也是互相抱着流出眼泪。

    黄杰一手拉着阿丽丝,一手拉着小龙女,什么话都没说,只是静静地看着她俩。

    郑午和苏忆紧紧抱在一起。

    马杰……

    马杰竟然不见了,和他一起消失的还有阿花。我的天,这也太神秘了吧?

    就听郑午大大咧咧地说道:“媳妇你看看,他们一个个都左拥右抱的。尤其是左飞最过分,竟然一口气找了六个老婆,其中一个还是东洋的!你看看到最后,还是我最靠谱吧?好男人就是我,我就是郑午。”

    就在这时,猴子突然转头对郑午说道:“午哥。你看看后面。”

    “嗯?”

    郑午回过头去,只见人群之中,有一个女孩子往这边走来,一边走还一边探着脑袋在找什么;看到郑午,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脸惊喜地朝这边跑来。

    正是娜娜。

    “天!”郑午一脸惊恐:“媳妇快走!”

    “为什么,那是谁?”

    “不知道,我一见她就莫名觉得心慌,快走快走!”郑午拖着苏忆就往出口的方向跑。

    “切,那个是娜娜吧,你凭什么就不管人家……”

    他们的身影越来越远,声音也越来越小,而娜娜则加紧脚步追了上去。

    我们正各自开怀大笑的时候,就听一个声音突然响起:“哎,原来你们是今天回来,怎么没和国家说一声呢,好给你们派一辆专机呀!像你们这样的大功臣,怎么可以和普通旅客同挤一辆客舱回来?”

    我们抬头一看,竟是魏老。

    魏老穿得很低调,一身普普通通的休闲装,头上还戴着一顶鸭舌帽,遮住他大半个面颊。所以虽然他是正国级、经常出现在新闻联播里的大佬,现场行迹匆匆的旅客也没人认出他来。

    而在魏老身后,还站着周明和张宇杰。

    “明哥。”

    “杰哥。”

    “魏老。”

    我们严肃起来,纷纷打着招呼。

    “好,好。”

    周明和张宇杰回过礼后,魏老也满意地点着头:“欢迎你们回来。你们在东洋所做的事,徐老他们都大加赞赏,说是一定要给你们记功,一等功还不够,要特等功!这样,你们旅途劳累,先回去休息一下,三天后到流水巷去报道,我还有任务要交给你们……”

    不等他把话说完,黄杰拉着小龙女和阿丽丝转头就走。

    “哎,黄杰,你这是去哪?孙孤生,我说的话你……”

    “哟,儿子,你这是怎么了,肚子疼是吧?别着急啊,爸爸马上带你去医院!”猴子突然抱着四月问道。

    四月奶声奶气地说:“不疼!”

    猴子板起了脸,说你怎么能不疼呢,你必须疼!说着,便在四月的肚子上掐了一把,四月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猴子抱着四月转头就跑,周小溪和柳依娜迅速跟上,和他一起消失在茫茫人海之中。

    魏老一脸错愕,而他身后的周明和张宇杰却偷偷捂着嘴笑。

    魏老又看向我,说左飞,他俩思想觉悟不高,这事还得和你说。我跟你说啊,之前那个潜逃的肖大国你记得么?他落网了,而且根据这条线索,摸出美国有个叫“战斧”的势力,对咱们国家危害很大,所以……

    “好你个左飞,你趁我不在,又勾搭其他女生,你到底准备找几个老婆?!”王瑶突然一声大喝,狠狠一脚踹在我屁股上。

    我“嗷”的一声,明白王瑶的意思,捂着屁股就跑。

    “姐妹们,走啦!”

    王瑶大叫一声,众女迅速跟上,银铃般的欢笑声充斥在整个机场大厅之中……

    魏老一脸无奈地站在原地,哭笑不得。

    (全文完)

本站访问地址http://www.ziyouge.com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紫幽阁 即可访问!

(快捷键 ←) 上一章 加书架 目录 投推荐 下一章 (快捷键 →)

推荐: 你是我的小泡沫 国色天香 闻香识女人 我本坏蛋 不良之谁与争锋 我的野蛮女友 我的坏坏女友 可爱女生不可能在我身边 纯纯欲动 棒打鸳鸯 青春无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