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 都市言情 > 闪婚,谈少的甜妻
闪婚,谈少的甜妻 / 律儿

第九十七章 谈逸泽说,他要走

    章节名:第九十七章 谈逸泽说,他要走

    当楚东篱对着谈少摇晃着手里的菜之时,顾念兮本能的看向谈逸泽。

    有那么一瞬间,顾念兮感觉到男人的瞳孔霎那间收缩。莫名的冷意,开始从他的周身蔓延开来,连站在她身侧的顾念兮都能清楚的感觉到,那蚀骨的寒气。但即便是这样,这个男人的背脊依旧挺的老直。

    这样的谈逸泽,莫名的让顾念兮联想起当初在商场的时候,谈逸泽一个人孤单的面对舒落心明着和暗地里的讽刺之时的样子。

    那一刻,她的心狠狠的一揪。伸出了手,她突然间想要将这个一直腰杆挺的直直的男人,拉进自己的怀中。告诉他,其实他也不是一个人了……

    可在顾念兮的手还没有触及到男人的手臂之时,她听到他开了口:“是么?”那话,是对着楚东篱说的,语调不咸不淡,听不出任何的情绪。

    而顾念兮也很快发现,谈少周身上下的寒气都在这一瞬间收拢了。甚至连他的黑眸,也变得平静无波。此刻的他看上去,仿若刚刚那个浑身散发着冷意的人儿不曾存在过一般。

    “谈少,不请我进去坐坐么?好歹,我也是远到而来的客人!”而在看到谈逸泽那平静的脸色之后,楚东篱又开了口。

    除了提着那袋顾念兮买的菜的手,收拢的发出了声响之外,其他的看不出任何的异常。

    他的语调,让他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多年不见的老友,在调傥着谈逸泽。

    但说出口的话,却分明带刺。

    此刻,小公寓再度安静了下来,但气氛却是极为诡异。两个同样出色的男子之间,好像有看不见的火花在肆虐着。

    “楚州委说的是哪里的话,我家公寓不是正对着您敞开着么?想来想走,还不是你一个人说了算?”面对楚东篱的挑刺,谈逸泽也四两拨千斤,扳了回去。

    而说完这一番话的时候,男人的视线落在身侧的顾念兮身上。他真的只是看了顾念兮一眼,一眼之后,那双漂亮的黑瞳便再度放淡。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似的。

    “老公……”有那么一瞬间,顾念兮不知道有些茫然的看着男子。希望,他能够给自己一点回应。

    只可惜,男人连看都没有再看她一眼,便丢下了这么一句话,然后便进屋了:“东西都弄去煮吧。这么晚了,想必楚州委也饿坏了吧!”

    他说的,是楚州委饿坏了。

    而不是,他自己!

    他相信自己的话说的够清楚,顾念兮也应该知道他的意思。他在指责她,将楚东篱看的比自己还重要。而他,竟然还傻傻的在家里等着她的归来,等着她的惊喜……

    “老东西……”

    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她的鼻尖莫名的酸涩。

    眼眶,也不自觉的微红了起来。

    看着谈逸泽的离去,再看顾念兮此刻红的眼眶,楚东篱的心里“咯噔”一响。

    这两个之前没有任何交集的人,好像渐渐变了。谈逸泽似乎非常介意他楚东篱的存在,而让楚东篱更为慌张的,是他从顾念兮的眼眸里看到那抹爱恋。

    那,本该属于他楚东篱的东西……

    “兮丫头,是不是我今天来的不是时候,让你们闹矛盾了?若是这样的话,要不我等明天再来拜访?”虽然,他真的很想和顾念兮有多一点的单独相处时间,而谈逸泽的转身离开正好如了他的意,但看到顾念兮眼圈的红,还有那悄然蒙上的雾气之时,男人的心突然狠狠的抽了一下。

    “东篱哥哥说的是哪里的话,今天既然把你请到家里来,怎么能让你连一顿饭都没有吃过,就离开了呢?”说着,顾念兮强压下鼻尖的酸意,对着楚东篱浅浅一笑。

    从楚东篱的手上接过那两袋东西之后,顾念兮便招呼着他进家门:“东篱哥哥快点进来吧。你现在客厅看一下电视,我给你找点点心垫垫肚子就去煮饭,很快就好了!”

    说着,顾念兮将楚东篱手上的那些东西一并带进了厨房。

    “……”看着顾念兮在屋内忙活的身影,楚东篱本想说些什么,但最终还是按捺不住自己心里对这场景的向往,大步走了进去。

    “兮丫头,要不我来帮你的忙吧。两个人做,总比一个人要快些?”看着顾念兮给自己拿来了点心之后,又钻进厨房的身影,楚东篱又开了口。

    其实,他依旧只是想要离顾念兮近一点。

    也许是因为这个时候客厅里没有什么人的关系,楚东篱那银框眼镜下的贪恋,再也没有任何遮掩的落在顾念兮的身上。

    其实,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楚东篱就一直想要有个家。

    那个家里,他是男主人,而女主人,则是顾念兮。他们的家,不需要有多么富有。只要能每天下班回到家,看到妻子在厨房里忙活的身影,楚东篱便觉得足以。

    看着厨房里,顾念兮张罗着的那一幕,楚东篱竟然眼眶有些发涩。其实这一幕,他并不陌生。

    无数个梦里,顾念兮也会穿着围裙,在厨房里忙活着。而他会坐在沙发上看报纸,或是安静的像此刻这样,在不远处看着她忙碌的身影。

    如果可以,楚东篱真的希望时间就此停住,让他永远守着这一幕……

    可就在楚东篱问出了这么一句话,而厨房里的顾念兮还没有来得及回应之时,他的身后突然传来了这么低沉的男音:“这倒是不劳楚州委了。该准备好的,内人还是会准备好的!”

    扭头一看的时候,楚东篱才发现一身绿色制服的谈逸泽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来到了他的身边。

    他,正居高临下的看着他楚东篱。

    那一刻,楚东篱感觉自己的心跳竟然漏掉了一拍。

    不仅因为,此刻谈逸泽的目光像是一汪深潭,不带一丝温度的看着他。更因为,楚东篱从那双黑眸子里清晰的看到一个来不及收敛起自己贪恋目光的男子……

    怎么办?

    他,终究还是知道了!

    不然,他此刻的眼神为什么那么的冷。不然,他为什么要用“内人”这样的字眼,在他面前这样称呼顾念兮?

    “就是,逸泽说的对!东篱哥哥,你还是在沙发上和逸泽聊天吧,东西其实都不多,我一会儿就端上来。”顾念兮从客厅处听到了谈逸泽的身影,便钻了出来。

    只是,男人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甩她。

    看着他那双忽明忽暗的黑眸,顾念兮只能撇撇嘴,再次回到了厨房。

    饭菜熟了的时候,顾念兮将东西都端上了桌子。

    两菜两汤,荤素搭配。

    “东篱哥哥,吃饭了!”

    “老公,你也快过来!”

    一边收拾着碗筷,顾念兮一边招呼着。

    只不过,即便她的声音传了过去,她依旧察觉到客厅的气压有些过分的低。

    两个同样出色的男子,竟然同坐于一张沙发上,却是一句话都没有对上。

    不得不承认,身侧的男人让楚东篱感觉到莫名的慌乱。明明,他已经察觉到了自己对顾念兮的不同寻常,但他却能按兵不动,甚至还能和他心平气和的坐在同一张沙发上,这实在让人难以琢磨的清,这个男人到底在想些什么。

    好在,顾念兮的声音让楚东篱回过神来:“好,这就过去!”

    说着,楚东篱也转身看向谈逸泽:“开饭了!兮丫头,喊我们过去呢!”

    “好,楚州委先过去!”

    侧靠在沙发上的男子,依旧侧靠在沙发上,视线落在手上的那份报纸上。

    他的眼眸里,有着过分的专注。很难不让人猜想到,他正全身心的投入在这份报纸上的新闻。

    但只有谈少自己才知道,其实从刚刚拿起这份报纸之后,他是一个字都没有看进去。他一直以为自己可以掌控好自己的情绪,不让自己在楚东篱的面前丢脸,但当每一次听到那清甜的声音喊着“东篱哥哥”四个字的时候,他放在沙发另一端的手却一而再再而三的拽紧,将他的思绪全部泄露殆尽。

    闻见不远处传来的谈笑声,谈逸泽放下了手上的报纸望过去。

    只见餐桌上的两人有说有笑的,餐桌上方的白炽灯投下来的光线,让被照亮的两个人的嬉笑看起来更像是在眉目传情……

    又是那一瞬间,谈逸泽觉得自己和这样的一幕,格格不入……

    “老公,你还在那里坐着干什么?再不过来,我可要把好吃的东西,都吃光了!”见不远处的男子正看着他们,顾念兮唇角轻勾。

    “我很快就过来!”他只是点了头,又不知道磨蹭了多久,才到了餐桌边。

    面对谈笑风生的他们,他有如嚼蜡。

    他安静的吃着饭,举止和动作,都一如既往的保持着属于他谈逸泽的优雅。但吃饭的速度,也好像比之前的快了许多。

    在两人都还没有吃完之际,男人便已经放下了碗筷,拿着桌子旁边放置的纸巾,擦拭了嘴角之后道:“我吃饱了,楚州委还请慢用!”

    “怎么也不多吃点?”楚东篱这是典型的推脱调子。“兮丫头做的这锅鸡汤,还真的挺好喝的!”

    “是么?那楚州委可要多吃一点,免得待会儿说我招待不周!”最好,是撑死你!

    谈逸泽一向以礼待人。

    别人敬他一尺,他便敬他人一丈!

    但人若是欺我半尺,我定要欺人万丈!

    刚刚,他楚东篱在门口的时候就给他谈逸泽穿小鞋,那他现在又何须和他玩表面上的东西?不将最后一句给说出来,已经是给他最大的颜面了。

    “老公,你这是说什么话呢!东篱哥哥难得来一趟,你别这样,成不?”其实,顾念兮只是单纯的想要化解两人间的矛盾,却没有想到说完这番话之后,便迎来谈逸泽的一个冷眼。

    “就因为他难得来一趟,所以我让他吃!”说完这一句,谈逸泽又看向楚东篱:“难道,你要将这锅汤留起来不成?”

    “这……”

    一时间,楚东篱也感觉到谈逸泽眼眸中浅显易懂的敌意。

    其实,他楚东篱也是那个圈子里的人,又怎么不会知道,其实谈少做事也有着他的手段。大多数的时候,他都是平易待人。就算是惹怒了他,他也还是会保持着该有的笑脸。当然背地里会使出什么手段,也要看来人到底做到了什么程度。

    但楚东篱没有想到,就是这样一个沉稳老练的性子的他,竟然会不加掩饰的表现出他对自己的敌意。

    他楚东篱到底是应该说是他自己刚刚做的太过火了,还是因为说是因为谈逸泽真的太过在意顾念兮,在意到连自己的情绪都无法掩饰了呢?

    “你到底在说什么呢!是不是,身体哪里不舒服了?”顾念兮从未见过这样随意表现出自己情绪的谈逸泽,一时间有些担忧的凑近他的身边,踮起脚尖伸手就想要去探寻男人的额头。

    但她的手还没有触及到他的额头的时候,便被男人一手给拿开了。

    “我没事!你们继续吃!”说着,男人扭头便朝着客厅走去了。

    “老东西……”看着他一步步远去的身影,她的鼻尖又突然涌上了一阵酸涩。

    “兮丫头,我也吃饱了。现在时间也不早了,我还是趁着现在去酒店了。”看着顾念兮红的眼眶,楚东篱突然有想要慌乱逃窜的冲动。

    因为他最不舍得的,就是看着她掉泪。

    而他担忧的,正是若是顾念兮掉泪,自己恐怕会不顾一切的将她带到自己的怀中。

    那个时候,恐怕要连累她也背负上不忠的罪名!

    他喜欢顾念兮,那是固然的。但同样的,楚东篱也希望在好不伤害顾念兮的情况下,让她来到自己的身边。

    所以闹成了今晚这样,他决定还是先离开。

    “东篱哥哥,今天真的不好意思了。可能是昨晚没有睡好的关系吧,今天他脾气有点反常!”发展到这一步,顾念兮想要留下楚东篱,自然不现实。但看了不远处沙发上的谈逸泽一眼之后,女人的话又不自觉的软了下来。

    “没事的,要怪其实也怪我,今天要来之前也不跟你们先打一声招呼,弄得你们不开心!”其实,楚东篱真的是攻心高手。

    在说这一番话的时候,男人的嘴角是恰到好处的弧度,正好将他的失落和无心彰显出来。

    这一番话之后,又让顾念兮觉得有些堵。

    “东篱哥哥真是说笑了,你难得来一趟,我们还招待不周……要不这样吧,等过两天我领了工资,再好好的请东篱哥哥吃顿饭。”

    “那好,下一次可要记得请我吃好吃的东西!”说这一番话的时候,楚东篱又刻意的加大了音调,好让坐在客厅里的某个男人,听到他们的对话。

    他虽然不舍得顾念兮难受,但为了挽回他们之间的这些,有些事情他还是不得不做。

    虽然,楚东篱也觉得,这手段确实有些龌龊了。

    “好,那一言为定!东篱哥哥,我送你下楼吧!”见楚东篱已经拿上了他的公文包,顾念兮也赶紧跟了上前。

    “不用了,楼道挺黑的!”他知道,顾念兮一直不喜欢黑暗。

    “没事的,我就送到楼道口。”

    “还是我送楚州委下楼去吧!”

    就在顾念兮和楚东篱站在门口的时候,坐在沙发上的男子开了口。

    “这……还是我送下去就行吧,你忙了一天,也挺累的!”看着慢步走过来的谈逸泽,顾念兮赶紧开口。

    其实,她是生怕这两个男人连餐桌上都能闹成这样了,要是一起走下楼的话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没事,哪能让我们家远到而来的客人受到冷落了呢?”

    来到大门前,谈逸泽随意的套上了自己的鞋子。

    漫不经心的语调,还真的有些让人误以为这是处于他的热忱。

    可他嘴里刻意咬重的“远到而来的客人”几个字,又让身侧的两个人明显的察觉到了他的敌意。

    “可是……”

    “没事的,兮丫头就让他送我下楼吧!”

    就在顾念兮担忧的看着谈逸泽,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楚东篱赶紧说来话,将她的给打断了。

    他抬头,正好看到高了自己半个脑袋的谈逸泽,正用那双鹰隼一样犀利的眸子,盯着自己。

    他知道,谈逸泽有话说!

    而这,是两个男人之间的对话,不适合让顾念兮在场。

    “那好吧,那东篱哥哥我们过两天再见!”

    说着,顾念兮站在门口,送走了这两个一碰面就气氛怪异的男子。

    “送到这就行,谈少还请回吧!”从公寓里走了出来,谈逸泽一直走在他的身后。昏黄的路灯,将两个人的影子拉的老长。那铿锵有力的步伐声,一直都证明着那个男人的存在。但他一直没有开口,楚东篱也不好说些什么。唯一他能感觉到的是,身后那双如鹰隼一般锐利的眸子,一直紧盯着自己,带着莫名的冷意……

    一直到了路口的时候,楚东篱才开了口。

    正准备伸手拦一辆出租车的时候,身后那个男人开了口。

    “不知道,楚州委有没有听过这么一句话:该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挤破了脑袋也不可能是你的。”楚东篱转身的时候,便看到那个身穿绿色制服的男子,正点燃了一根香烟。深深的吸了一口之后,男人将这些迷蒙的雾气全部吐了出来。

    烟雾升腾之间,男人的脸部线条柔和了几分。唯有那一双犀利的黑眸,却是连半点温度都没有。

    谈逸泽相信,自己的意思表达的够明显。

    他的意思是指,他楚东篱想要凑热闹,挤破了脑袋也不可能成功。

    “不曾涉及,怎会知道结果?不曾拥有,怎知美好?”看着男人那一双满是冷意的黑眸,楚东篱的唇角一勾。

    他的意思,也非常明确:他不曾向顾念兮表白过,她又怎么可能知道他对她的情?顾念兮没有和他呆在一起过,又怎么会知道他楚东篱的好?

    “四个人的麻将桌,人数已够,你偏偏要再挤进去,还有理了?”他听楚东篱的话,便是轻笑一声。

    懒洋洋的语调,让他听起来仿若真的只是指麻将桌上的事情。

    若不是眼眸里一直都带着冷意的话,楚东篱可能也真的会相信谈逸泽的话里的意思。

    “这不是有理还没理的问题!都是为了赢钱,获得好的生活,若有此番机会,我不信谈少会不争取!”楚东篱也看似漫不经心,但回应的话都在点子上。

    抬眸对上谈逸泽那双有些过分清冷的眸子,楚东篱银色边框眼镜下的犀利,不加任何掩饰的在底下呈现。

    今夜,他在向谈逸泽表明,他楚东篱对顾念兮的心,丝毫不让!

    “是,贪婪之人,人皆有之。但若是我在这个麻将台上,别人还想来拆了我的台的话,那我会将那人拆骨入腹!”既然好话说尽,来人依旧没有半点动摇,那他谈逸泽又何须给他人颜面,灭自己威风?

    狠狠的将自己吸尽的烟蒂甩在地上,然后用脚狠狠的磨了几下,男人对着不远处的楚东篱道。脚,狠狠的踩着烟蒂,男人的嘴角勾起一抹邪恶的笑。让人看起来,此刻他在地上研磨的好像不是一根烟蒂,而是一个人……

    甩下这通话之后,男人便转身大步离去。

    他的步伐,一刻也没有停留。

    而楚东篱则在男人撂下了狠话之际,唇角也勾起一抹弧度:“是吗?那我们就尽请期待!”

    他对顾念兮的情,已不是一天两天的。

    虽然这个时候被揭穿,时间有点不对头,但要抡起硬碰硬,他楚东篱也不怕!

    相比较这个该死的邻家大哥的身份,楚东篱更喜欢能毫无遮拦表现自己爱意的身份。

    当然,他也相信,这情路上杀出的谈逸泽,绝对不是什么简单人物。

    但玩手段的话,他楚东篱绝对不会输给任何人!

    看着路灯下被拉长的男人的身影,楚东篱那银框眼镜下的眼眸露出一抹得意……

    “老公,东篱哥哥走了吗?”回到家的时候,谈逸泽便撞见了一直守在大门前的顾念兮。

    睨了她一眼之后,男人便直接甩下了这么一句话:“不送走了他,难道我还将他吃了不成?”当然,这也得要他谈逸泽有那个嗜好才行。

    “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男人漫不经心的语调,让她莫名的觉得揪心。

    顾念兮试图上前,拉住这个男人,向他解释什么。

    “不是这个意思,那是什么意思?难道,这就是你准备给我的惊喜?你给的惊喜,还真特殊!”

    “不是,我真的有惊喜要给你。”那惊喜,现在还躺在她的包包里。

    “别说话,我累了,先睡觉再说。”他没有给她拉住自己的机会,几步之后便将顾念兮甩在了身后。而他也早已开始动手,开始解开自己身上的衣服。

    “那……好吧。你先睡,睡醒要是饿了的话,我在给你弄点东西吃。”说完,顾念兮果真退出了卧室。

    其实,她不是傻子。她当然看得出,谈少真的生气了。

    可憋见他眼圈下方的那抹浓黑,她又不好多说什么,只能任由这一扇门,将他们两人分隔在两个世界。

    而谈逸泽也换下了身上的衣服之后,果断的钻进了被窝里。

    其实,他真的有些不舒服。

    从刚刚顾念兮带着楚东篱进门的时候,就开始了。

    脑门像是被什么东西,一下下的敲击着。可能是因为昨天晚上没睡觉,也可能是因为刚刚顾念兮一口一个的“东篱哥哥”,总之好像有什么东西一次次的直击着他谈逸泽的脑袋,让他浑身不自在。

    这一觉,谈逸泽睡的有些不踏实。脑袋,像是要炸开了一样。

    若不是后来,有那么个柔软的身子往他的怀中钻,让他问道那熟悉的味道的话,这一晚上恐怕他真的要在这样的不安中度过。

    索性,睡梦中又问道了他所熟悉,所爱恋的味道,当下男人便不由自主的加大了扣在女人腰身上的手的力道。将这个小身子紧紧的扣押在自己的怀中之后,谈逸泽的嘴角这才无意识的勾起一满足的弧度,然后这才跌进了睡梦中……

    “念兮姐,今天要去城南投标了吧。我真羡慕你,可以和总裁一起过去!”次日早晨,顾念兮这才一到办公室,便撞见里面的陈甜甜。

    她的手上,拿着她顾念兮昨天放好的文件。

    这,不难让人看出点什么端倪。

    “如果你想要过去的话,我可以跟博总说一声!”说这话的时候,顾念兮的视线落在陈甜甜手上正拿着的那个文件夹上。

    如果顾念兮没有记错的话,这份文件就是被她贴上了“企划案”标签的文件。

    陈甜甜,果真是你!

    “真的吗?我真的可以跟过去?”听到顾念兮的话,陈甜甜本能的雀跃了起来。她可没有忘记,她前两天和上一次交易的中年男子见面,他说过最后那笔款项要等到她将最后的底标告诉他们,才会转进来。而且他们也说过了,如果上一次给他们的那份文件有假的话,绝对不会轻易的放过她的。

    其实,到这个时候陈甜甜也有些后悔了。

    当初她要不是一是鬼迷心窍的话,真的不会拿着博亚的企划案去变卖。而造成现在这样的局面,她也有些骑虎难下了。

    那家公司似乎非常器重城南这个投标案。

    如果真的被她给搞砸了的话,那她要倒大霉了!

    所以,现在的陈甜甜只能寄希望于趁着他们进去投标之前,将看到这一次博亚的企划案还有底标,然后悄悄告诉那边的公司,这样才能保护好自己。

    “我记得我说过,如果你是真心实意的为博亚效力的话,该给你的博亚一定会一分不少的给你!”说这话的时候,顾念兮又看了一眼陈甜甜手上的那份文件:“那,就是这次的企划案。你先拿出去研究一下吧,等会儿过去的时候,也能了解一下!”

    如果这个时候的陈甜甜,没有被突然而来的喜悦蒙蔽了双眼的话,那她应该可以看到顾念兮在说这一番话的时候,脸上一闪而过的诡异。

    其实,她已经不是第一次告诫陈甜甜了,希望她就此收手!她之前在博亚的努力,谁都看得见,没有必要因为这点事情而抹黑了自己。

    可陈甜甜却是三番两次的听不进去。

    这下,顾念兮也只能秉公处理了。

    “那……谢谢念兮姐。我现在就出去,好好的研究一下这份文件。”没有注意到顾念兮眼眸里的诡异,陈甜甜雀跃的拿着手上的那份文件,急匆匆的离去了。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就在陈甜甜离去之际,顾念兮勾唇一笑。

    而急忙离去的女人,却匆匆忙忙的钻进了洗手间,拨打了某个号码:“喂,刘总么?”

    “是是是,我就是上一次和你们接洽的那个人。我想跟你们说,我已经将企划案拿到手了,现在就给你们传真过去。”

    “是吗?那看来,这一次博亚一定惨败了,哈哈哈哈……”

    这一段通话,以电话内的某个男子猖獗的笑声作为结尾。

    只是,不到一个小时之后的城南的投标会议上,博亚集团却以绝对的优势压到了其他所有的公司。

    当结果出来之时,博夜澈和顾念兮只是对视一笑。

    似乎,这样的结果早已在他们的预料之中。

    然而,前来参加会议的博亚集团的员工,出去顾念兮和博夜澈之外,另一个人却在得知了这个结果,还有看到博亚递交上去的企划书在大屏幕上展出的时候,一脸苍白。

    这人,便是陈甜甜。

    当大屏幕上不断的展示着博亚递交的那份企划书之时,陈甜甜却慌乱的拿出自己桌子前摆放的那一份,不断的对比着。

    不是!

    这根本就不是博亚的!

    不然为什么上面展出的,和自己手上拿着的那份文件连边都没有搭上?

    “念兮姐,这企划案怎么和我们文件上的,不是一个样的?”战战兢兢之余,陈甜甜还是迫不及待的问着身侧的顾念兮。

    但顾念兮只是朝她轻轻一笑,一句解释都没有。

    与此同时,陈甜甜看到不远处坐着的正是上一次和自己交易的刘总。

    此刻,他的面色铁青。一双瞪大的眼,直勾勾的盯着自己。就像是恨不得将她陈甜甜立马给生吞了似的。

    “念兮姐?”

    “甜甜,有些事等我们会公司了再说!”顾念兮没有再回应她,只是专注的看着大屏幕。

    一直到走出了那间会议室的时候,趁着博夜澈中途离开,陈甜甜赶紧上前,问着顾念兮:“念兮姐,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我们的企划和大屏幕上的完全不一样?还有,底标的价格也不一样?”

    这一出,陈甜甜算是真的被忽悠在其中。

    “如果文件上和大屏幕上的企划案是一样的话,那现在是不是中标的不是我们博亚了?而出现在频幕上的,还是我们的这一份企划?”

    顾念兮转身看着有些急切的陈甜甜。

    许是过分焦急的关系,此刻她拉着顾念兮手的掌心,都冒出了细细密密的汗水。

    然而就是这样小女人的形象,却没有让顾念兮的心松动分毫。

    之前,霍思雨的那一次已经给了她太多的教训。

    如果这会儿她又手软了的话,那顾念兮坚信自己一定又是那个被欺负的没地方哭的人。

    “念兮姐这是什么意思?难道,念兮姐以为,是我出卖了博亚集团?”

    看着顾念兮唇角那抹嘲讽的弧度,陈甜甜感觉背脊冷飕飕的。而脑子里出现的那些东西,也很快的串连成片。

    那一刻,女人的黑瞳突然间放大,像是意识到什么危险在朝着自己靠近。

    而顾念兮好像并没有看到她的表情似的,突然间又扯开了唇角。

    她一笑,眸子里倾xie出的波光粼粼,霎那间的风情,都让周围的人有些微愣。

    “甜甜,这一次的企划案还真的多亏了你的配合。若不是你,恐怕我们的机密早已泄露了!这一次,更是绝对拿不到城南的案子。”

    女人仿佛没有注意到周遭的钦佩色彩,依旧是浅浅的笑着。

    她眸里的清澈,让她看起来没有半点的心机。

    只是,若是陈甜甜仔细看的话,会注意到她的眼眸里不仅清楚的映照出此刻她陈甜甜惶恐不安的模样,更还映照出另一个正在缓步朝着这里靠近的身影。并且,顾念兮嘴角上的笑容的深度,随着那个男子的靠近而加深。

    “念兮姐,你这是在说些什么?我……”就在陈甜甜问出这一句的时候,她若有所思的对上顾念兮的眸。

    当看清楚了她后面正在靠近的身影之时,陈甜甜这才意识到顾念兮到底在做什么。

    “念兮姐,你……你陷害我?”

    “陷害?谈不上。”说着,顾念兮转言道:“若是你不将我们的企划书拿出去给别人的话,那我又何须和你演这么一出?”

    凑到陈甜甜的跟前,她用着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调,和陈甜甜说。

    “不,真的不是我!念兮姐,你听我说!”陈甜甜也知道,顾念兮说的这番话已经向自己证明自己猜中了某个东西。

    她急忙的想要解释,急忙的伸手拉住了顾念兮。

    可顾念兮只是又给了她一个美好的笑容:“你需要作出解释的人,是他,而不是我!”说完这一句话,顾念兮便坚定的从女人的手上抽身离开。

    “陈甜甜,该死的你糊弄我!”

    “没有,刘总请你相信我,我是真的事先不知道这份企划案是假的,若是我知道的话,有一百个胆子我也未必敢将它给你。”

    “不知道,你讹我的钱,还以为我傻不隆冬的?该死的,我们到别处去好好说清楚!”

    “不要……”

    “你给我走啊!”

    身后,一直不断的传来女人的哀求声和嘶吼声,但顾念兮的步伐却一刻也没有停留。

    其实,陈甜甜的所作所为真的只能怨她自己。

    而她顾念兮,也没有必要同情心泛滥。

    这些,都是从霍思雨的身上学到的!

    企划案圆满的结束了,这里面有大半都是她家谈少的功劳。

    只是想到谈少昨天晚上那满脸煞气的样子,顾念兮到现在还心有余悸。

    到底该怎么做,才能安抚好她家那个老东西呢?

    因为今天企划案非常成功的关系,博夜澈给顾念兮放了半天的假。

    而顾念兮也趁着这个时间,先回家好好的收拾了一番。等待谈少的归来,也开始着手准备给他的惊喜。

    路过花店的时候,顾念兮买了一几朵玫瑰花。

    她家没有那么富裕,所以自然不可能营造出小说里那满个床铺都是玫瑰花瓣的样子。

    回到家之后,顾念兮将那些花瓣一瓣一瓣的给剥下来,然后在她和谈逸泽的床铺上摆成了一个红心。昨晚这些之后,她又给谈逸泽烫衣服,将整个家都打扫了一遍。紧接着,她又开始蹲在厨房,研究着今晚给谈少炖的乌骨鸡汤。

    忙活了整整一个下午之后,顾念兮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肚子开始在打滚了。

    正准备找点什么零食垫垫肚子,等谈逸泽回来在一起吃饭的时候,顾念兮听到公寓的门口传来了声响。

    那步伐声,是谈逸泽的!

    “老公,你怎么这会儿回来了?”谈逸泽一出现在家里,顾念兮便扭头看了一下墙上的时钟。

    才四点多?

    寻常这个时候,谈逸泽还要两三个钟头才会到家!

    “我回来拿点东西,准备出差!”男人的语调,还和昨天一样,有些冷。

    “怎么这么突然?”

    她准备好的惊喜,准备好的答谢,还都没有给他!

    “这是常事。不说了,我进去拿了衣服就要走,楼下还有人等着呢!”看着小东西耷拉着脑袋的模样,谈逸泽强忍着想要想要伸手上前的冲动,转身就走进了卧室。

    只是在看到床上的红玫瑰之时,男人却停下了脚步。

    哟,小东西这是做什么?

    搞浪漫?

    难道她不知道,不以爱为前提的浪漫,都是耍痞子!

    楚东篱童鞋有些不厚道的准备敲墙角。

    好吧,我帮你们蹲墙角画圈圈……
(快捷键 ←) 上一章 加书架 目录 投推荐 下一章 (快捷键 →)

推荐:青春荷尔蒙 分手妻约 超级学生 拽丫头惹上酷总裁 很纯很萌哒 我的漂亮同桌 老子是富二代 女王凯旋 匹夫无罪 情深如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