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 都市言情 > 闪婚,谈少的甜妻
闪婚,谈少的甜妻 / 律儿

第九十六章 我好想你!

    章节名:第九十六章 我好想你!

    接到顾念兮的短信的时候,谈逸泽已经下了班。

    本来助理小刘今天已经约好了自己,到他的新家去坐坐,顺便看看他刚刚满月的女儿的。但在看到短信的时候,谈逸泽发现自己竟然因为小东西的短信,瞬间感觉整个世界都亮了。

    于是,和小刘推脱自己家里有点事情之后,谈少便立马驱车回家了!

    而心里想着的,还是顾念兮刚刚短信里头说的:“谈少,今晚下班火速回家,开门有惊喜!”

    他的小东西,究竟会给自己什么样的惊喜呢?

    “小东西,我回来了,说好的惊喜在哪里?”

    刚刚一踏进家门,谈逸泽便四处张望着,寻找那抹熟悉的身影。

    本来从他工作的地点到家,要花费上大半个钟头的时间,但今天不出二十分钟,他就到家了。

    进家门之前,谈少还不忘看了一下自己的手表,看着上面指针定格的地方,谈少低低的笑着。放入无可奈何的卸下平日里的清冷,却又似乎情感情愿。

    这事要是搁前两年,别人告诉他,他会因为一个小丫头片子而如此毛躁的话,谈逸泽估计会一拳过去将那人打到。

    而今,当他自己亲身经历的时候才发现,原来自己真的陷进去了。陷进,他的小东西不设防的陷井中。

    “小东西,你在哪里呢?”

    张望了四周,谈逸泽并没有发现小东西的身影。难不成,她躲起来了?

    将门关好之后,谈逸泽便大步走进了房间里。

    该不会,那个小东西现在娇羞的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自己吧?

    想到小东西在自己身下羞红脸蛋的场景,谈逸泽的心又乱糟糟的跳着。进了卧室的时候,谈逸泽照样没有发现顾念兮的身影。在卧室里环顾一周之后,谈逸泽又来到了淋浴间,看看小东西有没有藏在里面。

    一如既往的,他没有在这个房间里找到顾念兮的身影,本来打算出去的,但在看到淋浴间那面大镜子里映照出来的那个自己之时,谈逸泽停下了脚步。

    一身绿色制服的他,身型更为挺拔,长的过分的腿自然的站立。但除去这个身子和衣服,谈逸泽总觉得镜子里头的那个自己,好像变了!

    他如同鹰隼一般锐利的眼眸中,似乎少了一份犀利。多出的,是一股子连他谈逸泽自己都不曾见到的柔情!

    这样的自己,其实谈逸泽也不怎么的陌生。

    因为很多时候,他从顾念兮那双清澈的大眼中看到印出来的那个自己,就是这个样子的。

    那么的柔情,那么的专注,那么的不屑于顾……

    仿佛,只要顾念兮在他的面前,他就能心甘情愿的为她俯首……

    而这,是一向高高在上的他,所不曾拥有过的。

    顾念兮,看来我谈逸泽这一辈子,真算是栽倒在你的手上了!

    看着镜子里的那个自己,谈逸泽最终只是勾起一抹无奈的笑。这一笑,比盛开在夏夜天空中的烟花,还要夺目上几分,时间仿佛也因为这个男人而停留了。

    但这个好看的人儿,却仿佛不自知那般,径自推开了淋浴间的门,再度走了出去。

    在谈家小公寓里转悠了一圈,不管是厨房,还是书房,甚至当初他将顾念兮骗来和自己结婚的另一个卧室,谈逸泽都找遍了,可都没有发现他的小东西的身影。

    本来,他还想着要亲自出去找寻她的。车钥匙都已经有好几次,被他紧拽在手心里。

    可他又害怕,他这一出门,和他的小东西错过了。

    最终,谈逸泽只能无奈的将自己高壮的身子深陷于沙发上。安静的盯着墙壁上挂着的那面钟的秒钟滴滴答答的绕了一圈又一圈。

    小东西,你在哪里?

    快点回家,好不好?

    我,好想你……

    其实,顾念兮在下班之前,发给了谈少那么一条信息之后,连她自己的脸蛋都堆积上了满满的红霞。

    “念兮姐,刚刚你不是说了,要和我一起去递交企划案吗?怎么,都快要下班了,我们还不要出发么?”陈甜甜走进顾念兮的办公室的时候,就看到她正对着手上的手机发呆。

    其实,一眼看过去,她便知道顾念兮正在想些什么东西。

    手上拿着手机,双眸呆滞不说,甚至连一张脸都红透了半边天,陈甜甜敢打赌顾念兮现在就是在想男人。

    也真不知道害臊这两个字怎么写的,竟然能在这么正式的场合,还想这些有的没有的。

    这让陈甜甜的心里,又对顾念兮多了一份厌恶。

    但一想到上一次偷拿了博亚集团的企划案还有标底所卖出去的最后一笔款项,陈甜甜便努力的扯动了唇角,走进了办公室!

    她看起来,和以前一样,就像是顾念兮的小姐妹似的。

    只可惜,陈甜甜却不知道,其实她现在所表演的这些,都已经过时了。

    当初霍思雨在顾念兮面前靠着这几招招摇撞骗的时候,她陈甜甜都还不知道蹲在什么角落里。

    现如今,这样的花样,在顾念兮眼里早已腻味了。

    从发现底标泄露的那一刻开始,顾念兮便已经对她充满了防备,只不过在面对她的时候,脸上还堆积着笑容罢了。

    被打断了思绪的顾念兮回过神来的第一时间,看了一眼进门的陈甜甜。

    在她提及“企划案”三个字的时候,女人的眉心一皱。

    但这,只是一瞬间。

    很快的,顾念兮的嘴角依旧是漾开了的弧度。

    眉梢之间,也只有那股子浑然天成的美……

    这让陈甜甜不免得有些怀疑,她刚刚看到的那一幕只不过是自己的错觉罢了。

    “甜甜,是你啊!瞧我,刚刚出神的!”顾念兮的眉宇之间,尽是柔情。

    但她的话语里尽可能的避开刚刚的话题,又让陈甜甜感觉到了不满。

    这样的顾念兮让她感觉,她好像随时随刻都在防范着自己。

    努力的咽下了心里的不安,陈甜甜再度上前和顾念兮说着:“没事,不过念兮姐你在想什么东西呢?竟然那么出神,我都叫了你好几声了,都没有反映!”

    在说这一番话的时候,陈甜甜便大步来到顾念兮的办公桌前,一边忙着给顾念兮整理一下书桌上的文件,一边仔仔细细的看着每一分文件的标签。

    “没事,只不过是在想今天晚上回家要做什么事情罢了!”她本无心机的一句话,落进陈甜甜的耳里却让女人倍感不是滋味。

    靠,这个女人真的在想男人?

    真不知道该说她是贱,还是骚?

    一边心里诋毁着顾念兮,陈甜甜又不甘心的问道:“念兮姐,企划案呢?不是说好的,我们今天要一起递交上去的么?”

    其实,如果这个时候陈甜甜的注意力不是放在那堆文件的标签上,想要从这一堆东西中分辨出那一份正是他们今天要递交上去的企划案的话,一定会注意到此刻顾念兮垂放在腿一侧,还握着手机的手明显的收紧了几分。

    其实,她一直避而不谈,就是希望陈甜甜能够意识到什么。

    只是,她三番两次的纠缠,逼着她回应这个问题,顾念兮也不难看出,这个女人其实到现在都还没有明白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

    “念兮姐?”

    见女人一直都没有回应,陈甜甜这会儿又转过头来,看着顾念兮。

    “呵……刚刚那份企划案让我给交上去了!”本来还脸色有些僵硬的顾念兮,在看到陈甜甜眼眸里那份看似担忧的眼神之时,也非常配合的给了她一个微笑。

    顾念兮相信,这一刻的自己一定笑的比花朵还要娇艳,不然为什么她会从陈甜甜的眼眸里读到一种该被称之为“惊艳”的神色?

    “可念兮姐早上不是和我说了,要和我一起过去递交的么?我只不过是想要和你进去办公室,学着一点在大人物面前的本事罢了。念兮姐为什么需要对我掩掩藏藏的呢?你要是不喜欢我,大可以和我直接说一声,那样的话我今后都不会来麻烦你就是了!”

    很快,陈甜甜便从顾念兮给自己的那一番话的震惊中回过神来。

    原来,她先行一步将企划案给递交了上去?甚至,连自己都没有通知一声?

    该不会,这个女人其实已经发现了她的所作所为了吧?

    这样的想法让陈甜甜慌张的同时,更让她感觉到了恼怒。

    因为陈甜甜觉得,现在的自己就像是被顾念兮当成了猴子一样的耍。

    “甜甜,你这是说什么傻话呢!我刚刚准备要出去递交文件的时候,正好在你的位置上找不到你。可总裁那边催得紧,所以我就将企划案献给送过去了!”

    面对陈甜甜的指责,顾念兮是一点怒色都没有展现。这样的她,仿佛在局外静坐。对于刚刚陈甜甜所上演的,好像一早就预料到一般。

    连解释,都像是脱口而出的那么无心。

    而顾念兮甚至还在陈甜甜的眼眸中看到了一个目光真挚的自己……

    那一瞬,顾念兮惊叹,原来经历真的能改变一个人很多。

    而她的改变,则是因为霍思雨……

    若不是霍思雨,恐怕她顾念兮直到现在还保持着一颗简单而痴傻的心。甚至可能在面对陈甜甜这样的人物的时候,都不知道如何招架。

    思及此,顾念兮还是有些许感谢霍思雨的。若不是她逼着自己成长,恐怕现在自己还是那么个状态……

    “念兮姐……对不起。我刚刚是有点着急了!你知道的,我才来公司……很多规矩,其实我都不懂,我……”

    看着顾念兮脱口而出的解释,再看顾念兮那双清澈的可以看到底部的眼眸,有那么一瞬间,陈甜甜脑子里所有的不安都一扫而空。

    “没事的,我也没有怪罪你!我说过,博亚公司是赏罚分明的,你做的好,所有的人都会看到的。该给你的,一分都不会少。但……若是你真的犯了什么不可原谅的错误的话,咱们博总也是不讲究情面的人,到时候要接受什么处分,也很难说!”

    顾念兮说这话的时候,伸出了手轻拍着陈甜甜放在自己文件上的手。

    没有示意她放开,也没有示意她其他的什么。她只是安静的拍着她的手,像是在劝她,该放手的时候就放手!

    这是,她顾念兮念及情面,给她的最后一个机会!

    而陈甜甜则在被顾念兮握住了手的时候,有些错愕。

    因为她好像从顾念兮的话里听到了另一层含义。

    但那是什么,陈甜甜一时间还没有反映过来,就听到顾念兮又对她开了口说到:“好了,要是没有什么事情的话,你先下班吧。我也要走了!”

    “那好,念兮姐我先走了!”

    虽然很想继续呆在这个房间,虽然很想从顾念兮的手上再度拿走那份企划案,或是看一看那个底标,但被顾念兮这么一下逐客令,她根本就没有什么机会留在这里。

    无奈之下,女人也只能空着一双手,慢步走出了顾念兮的办公室。

    而看着女人那抹身影消失在大门口,顾念兮的眼眸略微显得有些黯淡。

    到底,还是年轻了一些。

    很多手段,那么明目张杨的使出来,竟然也不怕她顾念兮发现?

    也罢,这是她给陈甜甜的最后一次机会!

    如何把握住,就看她自己的悟性了!

    想着,顾念兮又将刚刚博夜澈签好了名字的企划案,放进了自己的包包中。在离开办公室之前,她也不忘记将今天自己所使用过的电脑痕迹,一一给永久性删除!

    在做完了这一切之后,顾念兮又退出了办公室。

    然而,在她还没有走向楼梯口的时候,便憋见一抹熟悉的身影,悄悄的钻进了她的办公室内。

    竟然已经这么按不住性子了?

    看来,最后一次的机会,她还是没能成功的拉住了!

    看着女人悄然消失在自己办公室的身影,顾念兮只是无奈的勾起弧度。那里面,没有任何的酸涩,有的只是淡淡的惋惜。

    陈甜甜之后会变成什么样,只能怨她自己了!

    拽好了自己的包包之后,顾念兮大步离去了。

    不过,今天她一下班并没有直接到菜市场去。

    而是,来到了这个城市的最大卖场。

    因为,在回家之前,她要先准备一件东西,一件足以让她家谈少血上涌的东西。

    逛了一圈大卖场,从里面走出来的时候,顾念兮还能感觉到自己的脸蛋火辣辣的,像是被大太阳烤过一样。

    拽紧了自己包包里放着的东西,顾念兮满脸羞涩的脸蛋上,再度扬起犹如小老鼠得到了食物一样的窃喜。

    而一想到刚刚自己在商场里和那名销售员的对话,她的脸蛋更是红的像是煮熟了的番茄。

    “小姐,请问您需要买点什么?**,还是睡衣睡裙?”

    “我需要**衣服!”顾念兮还记得,当时她就这么悄悄的凑到销售员的耳边说了这么一句。

    “那您需要什么样式的?”

    样式?

    顾念兮还从来不知道,这东西还有分样式的!

    于是,当时她就这么回应那名销售员:“当然是越好看,越好!”

    说完这一番话,连顾念兮都看到销售员看着自己的那双眸子,也燃起不怀好意的笑容。

    若是换成寻常,顾念兮被人这么一盯的话,一定会落荒而逃的。

    但今天不一样。

    今天一想到昨天晚上自家的谈少居然为了自己的那组数据,奋斗了整整一个晚上,顾念兮还是咬着牙,定定的看着销售员手上递过来每一件物品。

    先前的几件如同薄纱一样,根本没有起到任何遮拦作用的裙子,虽然让顾念兮的脸蛋一阵焦躁,但她却没有满意的接过手。

    唯独,当销售员介绍到这一件“制服”的时候,顾念兮在一阵脸蛋娇羞之后,小手却不由自主的伸了上去。

    这制服,若是一眼望去,确实有些类似于谈逸泽的那种。不过仔细看的时候,顾念兮发现了其中的区别。这一件,不过是颜色上看着像,其他的一概有着本质的区别。

    还有这领口,虽然也做的有些类似,不过这衣服只有两个扣子。还有这条紧身A字裙,裙摆竟然这么短。

    现在这样平摆着的话,根本看不出任何效果。可要是穿起来的话,那就……

    真不知道,若是谈少看到她穿成这样的话,会有什么样的反映!

    应该,会很疯狂吧?

    寻常,她只是穿着卡通睡衣,他都能缠着自己要了一次有一次!

    真不知道,若是自己穿成了这样,该怎么招架这个男人?

    一想到这,顾念兮的脸蛋又是一片羞红。

    “要不要试穿一下?”看到顾念兮的神色,销售员便笑道。

    “那好,给我拿一件中码的!”

    试穿之后,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顾念兮的一张脸都变成了虾子的红了。

    镜子里的那个自己,那一身绿色服装,根本就这拦不住她身上的美好。

    看着镜子里的那个自己,顾念兮的双眸里尽是羞涩。

    不过,这个效果连她自己都有些惊艳,也非常的满意。

    现在,就只剩下回家穿给谈少看了……

    将衣服买下,然后藏在自己的包包里之后,顾念兮又准备前往菜市场。

    谈少最近的公务真的有些繁忙,所以有时候也经常熬夜。不知不觉,真的有些瘦了。于是,顾念兮决定要今天给谈少做一锅鸡汤。

    做饭什么的,其实顾念兮也只会一些皮囊。

    鸡汤什么的,就更不用说了。

    但自从上一次,在谈家大宅里看到刘嫂盛了一碗鸡汤给谈逸泽,不出一会儿谈逸泽就让那碗鸡汤见了底之后,顾念兮便知道,其实谈少喜欢喝。

    不然,寻常的时候在公寓,每一次她煮的汤,到最后都是剩下最多的。

    于是,在住在谈家大宅的那一阵子,顾念兮和刘嫂请教了很多次那鸡汤的做法。

    今天,她便决定一展身手!

    买了一只鸡,还有几颗大白菜之后,顾念兮又从菜市场里面走了出去。

    现在,一切已经准备就绪,就剩下回家将饭做好,然后换上衣服等待谈少的归来了!

    只是,当顾念兮正兴奋的迈出脚步的时候,她放在包包里的手机便响了起来。

    在看到手机频幕上,正跳跃的四个大字的时候,顾念兮的眉心有些微皱……

    “东篱哥哥!”

    再度在这个城市见到楚东篱,顾念兮的眉宇间依旧是淡淡的欢喜。一如既往的,她在楚东篱的面前如同林间出现的精灵一般,让他感觉到舒心,也让他感觉到心悸。

    特别,是那如同百灵鸟一样的声音,让他感觉到心都为之一颤。

    “兮丫头!”看到那抹熟悉的小身影,男人勾唇一笑。

    完美的唇形,绝美的笑脸,让这个世界都为之一顿。

    也让这个咖啡厅里的人儿,都不自觉的将视线落在他的身上……

    又那么一瞬间,顾念兮发现其实谈逸泽和楚东篱真的有些相似。因为他们都是同个圈子里的人的缘故,他们的身上总是散发着淡淡的光晕,让他们无时不刻的成为全场的焦点。还有,他们在面对外部的人的时候,脸上总会保持着那么一抹淡漠,淡漠的好像这个世间没有什么东西足以牵扯起他们之间的波澜。

    当然的,顾念兮也发现了,谈逸泽身上那抹和楚东篱不一样的东西。

    那就是,谈少身上的霸道。

    他的霸道,仿佛是与身俱来的。对于他认准的东西,他丝毫不让。

    就像,当初他一手促成了他们两人的婚姻一样。只要是他觉得是对的,只要他觉得是属于他的,他都会将尽力而为。

    而楚东篱,外人面前,他也会一本正经的。唯有偶尔和她在一起的时候,男人会卸下平日里的防备。那个时候的他,亲切的就像是邻家大哥那样。

    可时至今日,顾念兮发现,她还是一点也看不透楚东篱。

    除了对她顾念兮很好,也很宠她之外,对于这个男人,她真的看不透。不管他是以何种姿态出现在她顾念兮的面前,他都能感觉到一层迷雾一样的东西,一直笼罩在这个男人的周身,让她根本就没有靠近的机会!

    但不久之后,顾念兮才知道,原来一直围绕在楚东篱身上的,其实并不叫迷雾。那样的东西,充其量也只能称得上是他的另一面面具,为的就是不让她看穿他的心思。

    “东篱哥哥,是不是这两天出差了?”顾念兮来到他身边的位置坐下,嘴角也一直扬起笑容。她和他的关系,看似亲昵。

    但只有楚东篱自己知道,他怨恨死了这样该死的亲昵!

    因为顾念兮对他的这份亲昵,别人或许会混淆为恋人间的,但只有楚东篱知道,并不是!

    顾念兮一直将他看成了她的哥哥,所以她对他的,看似亲昵,却也只是兄妹之间的那份亲昵。

    “不是出差,就不能来看你了么?”侧过脸,楚东篱的视线正好落在咖啡厅的窗外。

    此刻,正好是太阳落山时分。

    那颗犹如鸭蛋一样的亮光,一点一点的沉下去。

    光线正好从那个位置投射过来,落在楚东篱那副银框眼镜上。镜片里折she出来的光线,正好将男人的失落掩藏的很好。

    难道,这丫头直到现在,都还没有察觉到他的心思么?

    若不是最近这段时间一直都被事情牵绊住,他恐怕早已过来将她带回去。

    他这一次正好过来,并不是什么出差。

    那,不过是他一直以来擅于用来伪装的借口……

    “东篱哥哥说的是哪里的话?”顾念兮浅笑着抿了一口咖啡。

    “呵呵,最近过的怎么样?”从那轮落日转过身来的时候,楚东篱已经将自己眸底的那抹失落很好的掩藏了起来。

    此刻的他,又是和寻常一样,恣意的和顾念兮谈笑人生。

    “挺好的。”说这话的时候,顾念兮也看向了那轮落日。

    这个时间点了,谈少应该快回家了吧?

    想到这,顾念兮也有些着急。

    “看你,又瘦了挺多!是不是最近,都没有好好的吃饭?”正当顾念兮对着那轮落日失神的时候,她感觉到脸上有什么东西划过。

    转头一看,她才发现,那东西其实就是楚东篱的食指……

    “哪有,我最近都觉得自己发胖了!再说,最近人家都流行骨感美,像我这样的包子脸,都成为男人们的公敌了!”

    眸光一闪,顾念兮突然侧过头,不着痕迹的避开了楚东篱的碰触。

    其实,这样的碰触,她和楚东篱之间也不少。

    还记得当初她读高中的时候偶,每一回爸爸妈妈出门不在家的时候,她就到楚东篱的家里去耍赖要饭吃。

    那个时候的楚东篱,也时常会用食指刮着她的鼻尖。

    而她,甚至也会张牙舞爪的扯着男人的耳朵,当泄愤。

    可不知道为什么,当今天楚东篱碰触她的时候,她的脑里里一闪而过的是谈少的脸……

    “会吗?我就挺喜欢这样的包子脸!”其实,顾念兮的脸并不是什么包子脸,更准确来说,是张瓜子脸。可能是因为最近养的比较好的缘故,女人的脸色好了不少。但相比较在D市的时候,还是瘦了不少。

    但不管顾念兮变成什么样子,楚东篱都觉得自己爱极了这样一张脸蛋。

    看着顾念兮那张精致的瓜子脸,楚东篱微微有些闪了神。

    有些话,竟然也不假思索的就从他的嘴里传了出去……

    看到顾念兮那双大眼里错愕的眼神之时,楚东篱才发现了自己刚刚的失神,也还有刚刚自己失口说出的话语。

    而后,他不着痕迹的再度将视线落在窗外的那轮落日上。

    而嘴角,是一抹难以遏制的苦涩。

    他楚东篱做事向来有他的准则,处理事情更是有着常人能及的冷静。唯有他的兮丫头,却一次次的将他好不容易筑起的心房全部击溃……

    “东篱哥哥就知道打趣我!在这样,我真的不理你了!”看着楚东篱的侧颜,顾念兮一时间也有些尴尬。但为了不让这股子情愫在他们之间继续蔓延,顾念兮又是巧笑颜开。

    “好好好,不打趣你了!这个时间该到饭点了吧?今天我难得来一次这里,兮丫头你是不是该好好的请我吃点东西?”

    说这话的时候,楚东篱镜片下的那双眸子,再度恢复了之前的无波。

    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顾念兮刚刚对他亲昵的有意识的躲避,还有她刚刚在尴尬时候说出的那番话。

    这样的感觉,真的很不好。

    因为这样的顾念兮,让楚东篱觉得,其实顾念兮一早就察觉到自己对她的念想。只不过,她不肯接受,所以一直都不让他有那个机会说出自己的心思。

    只是看着顾念兮那双清澈的眼眸,楚东篱又觉得自己有些多疑了。

    毕竟,顾念兮是自己从小看着长大的。

    她是什么样的性格,他楚东篱难道还不清楚不成?

    “吃饭?”其实,这是在普通不过的一种接风洗尘的行为。

    可顾念兮却在这个时候,露出了迟疑的神色。

    因为她想起,今天下班之前发给谈少的那条短信,以及此刻躺在自己包包里那套今晚准备穿给谈少看的衣服。

    更想起了,此刻可能孤单的呆在家里的谈逸泽……

    “怎么了?兮丫头,你可别告诉我,我难得到这个城市来一趟,你连一顿饭都舍不得请你哥哥吃!”似乎看穿了顾念兮的迟疑,楚东篱趁着女人望着窗外那一片渐渐暗了下来的夜空发愣之时,连忙开了口。

    说这番话的时候,楚东篱的嘴角依旧保持着恰到好处的微笑,像是寻常时候在和顾念兮开玩笑的那么的随意。

    但只有他自己才知道,其实在说出这一番话的时候,他的心里是该死的焦急。他生怕,他没有来得及说出某些话,他的兮丫头会再度将她拒之门外。

    此刻,连他搁在桌面上的手指也逐渐收拢,关节处发出的细微声响,也悄然的将他的思绪泄露殆尽。唯独此刻想着家中的谈逸泽的顾念兮,还是有些微愣,没有反映过来。

    “兮丫头,该不会你真的这么舍不得吧?”见顾念兮迟迟没有开口,楚东篱又问。

    然而此刻,他的掌心已经冒出了细密的汗水。因为等待她的答案,而焦急的汗水……

    “东篱哥哥真是说笑了,你难得来一趟这城市,还来看望念兮。念兮高兴还来不及了,又怎么可能会舍不得请东篱哥哥一顿饭呢?”再度听到楚东篱的声音之际,顾念兮回过神来。

    “那好,这可是你说的,我可没有强迫你。今天这顿饭,我算是赖上你了!”其实,他楚东篱什么山珍海味没有吃过?

    可他,却在顾念兮的面前,表现的如此破不可及。无非,是为了多争取一点和她顾念兮单独在一起的时间罢了。

    而且,这一次他到这边还有另一个目的!

    “那是自然的。不过东篱哥哥,逸泽也在家。我说好的,今天晚上回去给他做饭的,估计这一会儿他可能在家里该等着急了。要不,东篱哥哥今天晚上,就到我家里去吃饭吧。”

    看着已经暗了下来的天空,顾念兮开了口。

    视线,有些微微的躲闪。

    “那……好吧。我们这就回去!”

    他,依旧笑的如沐春风。

    而头顶上的灯盏投射下来的光线,正好落在他的镜片上。将他眸子里的失落,一并给掩藏了过去。

    虽然有些不如愿,但现在的楚东篱似乎害怕远离顾念兮一步。即便是现在这个情况有些差强人意,却还是不得不服从。

    因为这一次的到来,他发现他的兮丫头好像对那个男人,越来越在意了。

    甚至,楚东篱还从这双他爱恋极了的眸子里找寻到了那个叫做谈逸泽的男人的影子。

    “太好了……我就知道东篱哥哥疼我,这样能为我省下不少钱呢!”看着男人微微垂下的脑袋,顾念兮的眼眸里闪现过一丝错愕。

    但很快的,女人那如银铃般的笑声便传开了。

    而楚东篱的嘴角,也忍不住跟着拉开了大大的弧度……

    这,就是他的兮丫头。

    不管他有什么心事,都能将他轻易给逗笑的兮丫头。

    “你这个坏丫头,要是早知道你打这种鬼主意,我才不答应呢!”

    “可能怎么办呢?楚州委已经答应了顾念兮的要求,现在是不能反悔的!”

    这一路上,他们两人和以前一样,互相打趣着对方。

    从出租车上下来的时候,楚东篱才注意到顾念兮一直提着那些东西。

    他习惯性的朝着顾念兮伸出了手,示意她将东西拿给他。

    “买的这些,是什么东西?”

    从顾念兮的手上接过那些东西之后,楚东篱开始话话家常。

    而这,其实不过也是他用来掩藏自己情感的一种手段。这方式能让他知道顾念兮寻常的生活,更能转移开顾念兮的注意力,好让自己贪恋的视线再度落在她的身上。

    “是一只鸡,还有一些白菜。今晚,其实我准备炖鸡汤的,东篱哥哥你今天可算是有口福了。”

    “是吗?你们寻常的菜色就这么简单?”楚东篱可没有忘记,以前她赖在他家要饭吃的那段时间,要是饭桌上没有一盘她喜欢吃的东西的话,她才不干呢!

    “有时候也会买点板栗吃,或是炒几个小菜。东篱哥哥,你也知道我其实不会做什么饭菜,更别说鸡汤什么的了。要不是看到逸泽最近瘦了许多,我也不会学着煲汤!”女人看似无意的和他话家常。但出口的话,却字字句句都在点上。

    那种感觉,楚东篱有些形容不出来。明明她是笑对这楚东篱的,却让他感觉她像是在拿着一把利刃,一刀又一刀的划着他的心。

    “……”听着她的这一番话,楚东篱沉默了。

    步行到家门口的时候,顾念兮只是刚刚推开了门,便察觉到门口有一股子力道,狠狠的将门给拨开了。

    而后,顾念兮还没有看清楚什么,腰身上便袭来了一股子力道,一下子将她带了过去。

    在顾念兮还没有反映过来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的时候,便听到她的耳际传来了那个熟悉的声音:“小东西,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问出这一句话的时候,谈逸泽的声音干哑的不像是他。

    而顾念兮也在闻到熟悉的幽香之时,嘴角高高的挂起。忍不住,她悄悄的在男人的胸口处蹭了蹭。其实不过才一天不见,她也开始想他了。

    他这么急切的在自己一进门就拦住自己,想必也和自己想念他那般一样那么的想念着自己吧?

    想到这一点,顾念兮连眼角也变得弯弯的。

    而看着这两人旁若无人的相拥而站,发现自己的存在感十分透明的楚东篱,终于开了口:“谈少,多日不见,近来可好?”

    不熟悉的男音,在他们身侧响起的时候,谈逸泽第一时间微眯起了黑眸,转身看向声音的来源地。

    当他发现,这个男人竟然是楚东篱之际,那双本来微眯起来的黑眸,突然间放淡了。

    顾念兮抬眸的时候,正好发现了这个突变。

    又那么一瞬间,女人好像察觉到有什么样的东西,一点一点从她的生命中流逝。

    她伸出手,想要拉住点什么。但在她来没有来得及之际,男人本拥着她的大掌,已经快速的从她的腰身上收回。

    “楚州委,还真是多日不见。不知今天到这,有何贵干?”那一刻,谈逸泽也恢复了他在外面面前的那种疏离。看着楚东篱,他竟然开始和他玩起了他们那个圈子里的腔调。

    “今日难得来这里,兮丫头盛情邀请我到家里来吃饭,所以我就跟来了。你看,我们还带了菜回来!”

    说着,楚东篱还不忘记将刚刚从顾念兮手上接过的东西提了起来,在谈逸泽的面前晃了晃。

    不知道是不是顾念兮多疑,她总觉得这个时候的楚东篱好像多了一抹刻意的炫耀。

    嗷嗷嗷,今天爸爸生日,咱要去吃香香了!
(快捷键 ←) 上一章 加书架 目录 投推荐 下一章 (快捷键 →)

推荐:青春荷尔蒙 分手妻约 超级学生 拽丫头惹上酷总裁 很纯很萌哒 我的漂亮同桌 老子是富二代 女王凯旋 匹夫无罪 情深如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