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 都市言情 > 闪婚,谈少的甜妻
闪婚,谈少的甜妻 / 律儿

第九十四章 多功能谈逸泽

    章节名:第九十四章 多功能谈逸泽

    接到谈逸南的电话,顾念兮正准备去和这一次城南的合作方洽谈合作详情。

    “喂,你好我是顾念兮!”很官方,也很疏离的开场白。

    不是她不知道电话是谈逸南打进来的,而是因为现在的她觉得,这才是他们相处的最恰当的方式。

    “念兮,是我。”谈逸南的嗓音里,似乎还带着若有似无的眷恋。

    “我知道是小叔,有什么事情么?”顾念兮坐的是公交车,其他车子经过的时候会发出一阵阵的喇叭声。这声音,正好传到了谈逸南的耳中。

    汽车的喇叭声,谈逸南听过无数次,但唯独这一次,却让他觉得莫名的刺耳。

    “念兮,我们见一面吧,我有点事情想要和你谈谈!”电话这边的男子,低头看了一眼手上拿着的那份资料,最终还是硬着头皮问出了这么一句话。

    “什么事情,在电话里直接说就好了!”

    “念兮,我们之间现在连简单的见一次面都不行么?”男人的声音中,带着沙哑。此刻落在落地窗外的黑色眼眸,竟然黯淡的没有一丝光亮。

    仿佛,这个世间再也找不到什么光芒,可以照进去。

    “小叔,我只是不想落人口舌!”该避免的麻烦,她尽量避免。

    免得,又被他妈妈说,她准备想要抢了他。

    再者,现在霍思雨不是还怀着身孕?

    虽然孩子还不能确定是谈逸南的,但那个女人要是知道了她顾念兮和谈逸南见面的话,应该也会闹翻天。

    “念兮,这一次我真的是没有其他的意思!是有关城南的那个案子,我得到了一份资料。你们的底标,被泄漏了!”

    电话这端的男人,在听到她的声音之时,再一度垂眸。

    虽然顾念兮不会在轻易的出来见自己,这样的结果自己是早已预料到的,但在得到这样的结果的时候,他的心还是止不住的抽痛着。

    “底标?那好,你现在在哪里,我马上赶过去!”

    之后,谈逸南说出了一个地址,顾念兮便只能下了原本的那公车,打的前往谈逸南所在的地方。

    “念兮,我在这里!”

    顾念兮一出现在咖啡厅的门口,男人一眼便看到了她。

    二十三岁的年纪,是女人最为美好的年华。

    一身简单的简单的白色小西装,让顾念兮少了一份娇柔,多么一份干练。A字紧身裙,也将她美好的曲线全部都凸显了出来,让男人一看喉结就不自觉的滑动了下。

    “怎么回事?”坐在谈逸南的对面,顾念兮便直接切入了主题。很明显,她现在的心思真的一点都不在他的身上。

    这让对座上的男子,一度眼眸黯淡。

    “是这样的,早上我就接到一个前台打来的电话,据说是想要见我,当时我也没有想那么多。可她却说有一份城南的底标文件想要给我。我只是想起来,最近博亚集团的合作案,好像是你在负责的。所以,我就过来了!”

    说这话的时候,谈逸南从自己的公文包里掏出了一份文件,交到顾念兮的手上。

    “这东西,你先看看,是不是和你的原件一样!”

    从谈逸南的手上接过那份文件之后,顾念兮开始仔细的察看了起来。

    文件的非但在各个项目上报价都一样,就连最后的底标价格,也是一样的!再者,连排版都还一样。

    也就是说,这份文件非但是一模一样的,还是她原件的复印件。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想到这,顾念兮的眉心微皱!

    “一样么?”看顾念兮的神色,谈逸南其实也猜到了几分。

    “这是原件的复印件,怎么回事!你看到,那个将文件交给你的人了吗?”应该是博亚集团内部人员!

    不然,她是没有可能接触到这样秘密的文件!

    “没有,我到这里的时候,那个电话就打过来了,让我到这个位置上。然后,我就发现了这份文件。我问了服务员,他们只说,是一个女人刚刚一个人在这边!”

    说到这的时候,谈逸南又问:“念兮,你仔细想一想,最近是不是和公司里的什么人处的不是那么愉快?”

    拿到这么重要的文件,还将它交到对手的手上,若不是她挑中的这个人正好是谈逸南的话,估计这会儿顾念兮连眼泪都没处掉了。

    “好像没有,我和公司里的人谈不上多么好,但一次也都没有吵过。”

    “我也觉得不可能是因为矛盾,不过念兮,万事你还是小心一点。今天她既然拿出这个方案,准备害你。这会儿,估摸着要是不成功了,还会准备朝着下一家出手。”

    “那我应该怎么办?”顾念兮被谈逸南一说,眼泪差一点急的掉下来。

    毕竟,她才踏上这个社会不到一年的时间,很多事情还没有真正的见识到。

    看着她耷拉着脑袋的样子,谈逸南的心别提有多难受。

    男人从自己的位置上站起来,来到她的身边揉着她的发丝,就像以前无数次她伤心失落的时候一样,他总是会安静的守候在他的身边,揉着她的发丝,给她安慰。

    “你这套方案还没有交上去吧?”

    “嗯。”顾念兮点头,可能是因为过度紧张的关系,这会儿她连谈逸南的触碰都给忽略了。“不过这两天就要交上去了。”

    “那好,还有一点时间,你这两天再思考一下,有没有别的方案,估价方面我会帮你看着一点!不过这一会儿你要当心了,这份资料在交上去之前,不要让其他人有接触的几乎。用过电脑之后,最好也把记录什么的都给删除了!”

    “好。小叔,谢谢你!”意识回归,女人不着痕迹的避开了他的碰触。

    一句话,也让男人的手上动作为之一顿,红唇微张:“都是一家人,说什么两家话!”

    唯有眸底的那抹苦涩,是千年化不开的哀愁……

    然而对话的两人却不知道,角落里有某个女人,悄然叫刚刚的这一幕记录在手机里。

    本来想要拉拢顾念兮的对手,来给顾念兮送上一个大礼。

    没想到,顾念兮倒是挺有能耐的,竟然连明朗集团的副总都认识,而且他们的关系看上去,又是那么的好……

    看着不远处的那一幕,女人暗自掐了掐手心。

    趁着两人都还没有离开这个咖啡厅,女人大步离去,一如她从来没有出现过的那般……

    回到家的时候,顾念兮一个人呆呆的坐在原地。

    谈逸泽进门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场景。

    他的小东西,耷拉着小脑袋窝在沙发上。

    一双漂亮的眸子里,也找不到任何的光彩……

    “小东西,怎么了?”他顺势来到沙发边,将耷拉的小脑袋的身子搂进自己的怀中。

    “老东西,感觉好疲惫!”闻到谈逸泽身上那股子柔香,她的鼻尖莫名的酸涩。

    真的很想,将今天发生的事情,都告诉他。让他,帮着自己分担一点。

    可转念一想,她家谈少每天不止要为自己的事情烦恼,更还有国家大事要操心。若是她连这一点小事都找谈少哭诉的话,那谈少每天岂不是有操不完的心?

    想着,顾念兮到了喉咙边的话,还是被她给咽了回去。

    “怎么个疲惫法?说说!”男人的唇也很软,落在顾念兮的额头上,让她感觉一阵心悸。“我说过,要是打不过,可以带上我!”

    “没事了。”蹭了蹭谈逸泽下巴处冒出来的胡渣,找寻自己最喜欢的那个姿势,顾念兮窝在他的怀中。

    “真的不想说?”看着她那副样子,他的黑眸里微微闪过一些东西。

    “老东西,只要你陪在我的身边就行了!”窝在他的怀中,她将自己红了的眼眶,悄悄的掩藏起来。

    一直到吃完了饭,顾念兮都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谈逸泽知道她不想说出来,也就没有继续问。

    手机短信声音传来的时候,顾念兮就钻进了书房,再一次认认真真的准备起那个企划。

    而谈逸泽只是无奈一笑,便挽起了袖口将吃完的碗筷清理了。

    接连着两天,顾念兮都是这么度过的。

    一边自己努力的想着一个新的企划,一边将自己的想法告诉谈逸南,让他帮着自己估价。

    整整熬了两天夜之后,顾念兮总算带着那一份新制出的企划,来到了公司。

    “念兮姐,今天上面不是要我们交出企划案么?要不我现在帮你捎过去?”和往日里一样,顾念兮一进办公室就看到陈甜甜正在她的办公室里,帮着她整理一些文件,还有泡咖啡。

    “不用了,我待会儿自己送去就行!对了甜甜,你要是没事的话,帮忙将这些东西拿出去吧!这是昨天陈主任交代下来的,让大家看看有什么好的建议和想法!”

    说这话的时候,顾念兮指着自己的桌脚放置的那叠文件。这是关于博雅公司的调查问卷。

    说这番话的时候,顾念兮的眼眸里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

    陈甜甜想要从她的眼眸里找到些什么东西,但顾念兮的神色只是一闪而过,连给她想要捕捉什么东西的时间,都没有。

    “好,那我现在送出去!”说着,陈甜甜努力的抱着一叠足足有三四十斤重的文件,大步走出顾念兮的办公室。

    临关上办公室门之前,陈甜甜又往顾念兮座位上看了一眼。

    上一次,关于博亚的那份合作方案,在送到明朗集团那边达不到她想要的结果之后,她便已经转手送给了另一家企业。当然的,从这当中她也收到了不少的好处。

    按理说,顾念兮在知道企划案已经泄露之后,应该着急的茶饭不思才对。可这会儿陈甜甜却还见到她一脸气定神闲的坐在办公室?

    该不会,顾念兮早已想到了什么对付的法子?

    可这两天,她都没有观察到顾念兮在办公室里做什么东西,甚至连她的电脑里也找不到相关的文件痕迹。难道,她还能在脑子里将企划写出来不成?

    再不然,那就只有一个答案。

    那就是,顾念兮已经怀疑上自己了!

    所以,这几天的时间,她都对自己留有一手!

    想到有这个可能,陈甜甜越发觉得,手上的文件沉甸甸的……

    “顾小姐,请问这一次的企划案,为什么和上一次你交给我的,相差那么多?”从顾念兮手上接过文件之时,坐在皮椅上的男子眼眸有些微闪。

    那人就坐在床边位置上的外侧,阳光透过玻璃安静的撒在男人的身上。右手边的位置上,是他的黑色西装。阳光落在玻璃桌面上,反she到他脸上的时候,让他的脸孔看起来,有了些许的温度。

    “博总,是这样的!前两天,我们做的那个企划案,标底泄露了。现在我们要是继续拿着那份方案的话,恐怕取胜很难!”和顾念兮对话的,就是这博亚集团的首席执行官博夜澈!

    他的年纪,和谈逸泽差不多。面部线条,也是同样的完美,唯独在这个男人的身上,总是多出了那么一股子阴冷调子。

    据说,其实博夜澈是黑道出身。如今到了这个城市发展,成立博亚集团,金盆洗手,全都是为了他的养女尼雅。

    初到这个公司的时候,顾念兮便听说很多关于这个男人的传言。不过,她一直都没有听信。一方面她觉得,博夜澈也只是一个寻常人,怎么可能像是神话小说里那么的传奇?另一方面,顾念兮是觉得,什么博总喜欢他的养女,都是外部人士的流传罢了。毕竟禁忌恋什么的,现实生活真的很少。

    不过这阵子和博夜澈相处的时间多了,顾念兮也渐渐的开始相信关于这个男人的流传。这样的男人,傲气是从骨子里迸射来的。这样的人,又岂会是寻常人?再者,最近因为准备企划的缘故,她也需要经常进了他的办公室。有时候,顾念兮就在这个办公室里见到被外面疯传的像是个女魔头的尼雅。虽然年纪也才十多岁,但眸子里不自觉流露出来的美,却已经能让人沉迷。虽然每一次进去的时候,顾念兮都看到他们两人规规矩矩的坐着,但室内的那股子怪异,却让人不免得有些尴尬。

    看来,关于外界的传闻,也不是空穴来风。

    不过,这是人家的家务事,她顾念兮又何干?

    但顾念兮知道,公司里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是应该让身为主人的博夜澈知道。再者,聪明如博夜澈,她顾念兮又岂能轻易的隐瞒过去?

    “这份文件,当初到底有多少人经手?”

    男人的视线,一直都落在那份企划案上,即便什么动作都不做,却有着一股子常人没有的尊贵。和海洋一般深邃的眸子里,有很多东西都是跳跃而过。

    “我,还有当初派给我的两个助理。”顾念兮的回答,不卑不亢。“当然,还有博总您。”

    “顾小姐,你可真大胆,敢怀疑到我的头顶上来!”博夜澈的语调,没有任何的起伏。听不出的情绪,看不透的双眸。

    “说吧,关于这件事情你有什么想法!”

    凝思了一会儿之后,博夜澈又开口。

    “我倒有一计,将泄露文件的那个人,给抓出来!不知,博总有没有兴趣想要知道,谁在我们公司里搞鬼?”见男人似乎也明白了自己的想法,顾念兮大胆的说了出来。

    “说说!”

    他淡淡的扫了顾念兮一眼,嘴角上悄然扬起一个赞赏的弧度。

    这一天,顾念兮并没有将这份文件放到了博夜澈的办公桌上,放在那里的依旧是被泄露的那份文件。

    顾念兮从总裁办公室离开之后,那个一直躲在休息室的少女,这才慢步走了出来。

    “爹地,你相信那个女人么?会不会,是她自己把文件泄露出去的,准备抓一两个人来顶着?”女子将双手环在男人的脖子上。

    而男人似乎也将这一切都当成了家常便饭,习惯性的将她环在自己的怀中。

    再过几日,就是尼雅的生日了吧?

    呵……看来他的苦日子,也要熬到头了!

    “放心,那个女人要是想玩,有多少人会主动将所拥有的都送上门,供她玩。她犯不着挑中我们下手……”早在顾念兮第一次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他就对她有所了解。特别是她竟然不费吹灰之力就得到了谈少的青睐,顺理成章的成为谈少夫人的时候,更让他对她刮目相看。他早有预感,这个女人终有一天,也会到达常人可望而不可及的位置。而现在,仅仅只是她小展一手的时候……

    看着被顾念兮掩上的门,男人的唇角悄然勾起一抹弧度。

    看来,他和尼雅似乎被发现了!

    夜色笼罩之下,霍思雨一身毛呢连身裙,安静的等候在城市的某一处。

    “走吧,去酒吧!”等候不久,夜色中另一抹修长身影。黑色的长款风衣,将这个男人的身型拉的越长。被夜风吹散了的前额刘海,松散的遮挡在男人的双眸钱。

    见女人站在不远处,男人只是慵懒的上前,将自己的手随意的搭在女人的腰身上,拉着她便准备离开。

    “陆哥,可不可以不去酒吧?”

    其实,自从上一次在酒吧里被小六子拽进那个房间之后,发生了那肮脏一切,霍思雨便对酒吧这样的字眼产生了抗拒。每一回,陆子聪要她去酒吧,她总是要讨价还价上几分,若是实在不行才硬着头皮和陆子聪一起过去。然后,又遮又挡的,生怕被人看到她的存在似的。

    “怎么?该不会又嫌弃那里吵了吧?我可没有忘记,你以前还每隔几天都要在那里呆上一个晚上。”盯着女人,陆子聪突然笑了。

    而这样的笑容,却让霍思雨觉得莫名的心寒,因为霍思雨从男人的眼眸中,看到不该出现的寒意。

    其实,她真的不记得自己在什么地方招惹了陆子聪。

    虽然最近他们几乎每个晚上都呆在一起,但霍思雨能感觉到,这个男人压根一点都不喜欢她。每次看到她,就好比看到了杀父仇人。

    “那是以前,我最近真的不太喜欢那么吵吵闹闹的!”一方面因为自己怀上孩子,不能喝酒的缘故,一方面还因为她害怕到那个地方,想起那个晚上或是撞见那些人。

    “霍思雨,你又想装?”男人冷冷的睨了她一眼:“如果你真的那么喜欢演戏的话,那我不如成全了你,你看如何?”

    说这话的时候,男人的嘴角上扬起一抹笑。讽刺的意味,彰显无疑。

    他知道,霍思雨一定知道,他说的是那天晚上的照片。

    “陆子聪,我到底得罪你什么地方了,为什么你要这么恨我?”看着近在咫尺,那张张扬而放肆的脸,霍思雨有些歇斯底里。

    “没有得罪我?那你将人的尊严践踏在地上的时候,又是在做什么?霍思雨,少在我的面前假清高。我最看不惯的,就是一个烂女人卖力的在我的面前装纯,装无知!”说着,陆子聪甩手就想要走人,却不想不远处刚好驶来一辆车。

    其实,这个时候陆子聪本来没注意。

    若不是这个时候,刚好路口亮起了红灯的话,陆子聪没有抬头的话,他根本就不会注意到,坐在那辆车子的副驾驶座上的,是他所熟悉的女人苏悠悠。

    无论陆子聪多少次想要睁眼看清楚,都发现自己并没有因为角度或是光线问题而看错。

    那人,果真是苏悠悠!

    再看车子的驾驶座上,一个身穿深蓝色西装的男子,一手随意的放在方向盘上。条纹衬衣只系了几个扣子,露出古铜色肌肤。

    张扬而邪肆的五官,让人一眼难以忘怀!

    看着他们两人坐在同一辆车子上,陆子聪感觉胸口压抑的好像不是自己的。而当他的视线撞见,暗夜中那个邪肆的男子将趁着红灯的时候,还伸手掐了苏悠悠的脸蛋,一脸的满足。

    那样的眼神交流,貌似情侣才有的。

    看到这样的一幕,陆子聪感觉到自己浑身的血液都在倒抽!

    这是怎么一回事?

    苏悠悠什么时候交了那样的男朋友?

    而且,竟然一次也都没有和自己提起过!

    是不是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最近她去酒吧的次数真的越来越少了。要不然,为什么他陆子聪每天夜里都守在酒吧,都未曾碰到苏悠悠的身影?

    可自从来到这个城市,苏悠悠真的将他陆子聪当成了知心朋友,每天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都会和他说。若车上坐着的是苏悠悠的话,倘若那个男人真是她男友的话,那为什么她一次也都没有和自己提起过?

    不会是这样的,对不对?

    苏悠悠那么单纯的女孩子,怎么可能随随便便的让其他的男人掐她脸蛋?

    他陆子聪熟悉的苏悠悠,应该是最讨厌毛毛躁躁的男人的。

    要是真的是苏悠悠被男人掐了脸蛋的话,她绝对会用她那学的不像样的跆拳道,狠狠的给人过肩摔才对?

    她怎么可能还那么安静的坐在车上,脸蛋任由那个男人掐?

    想到这,陆子聪大步上前,准备上前想要看清楚车子上面坐着的人。

    但不巧的是,在这个时候红灯刚好熄灭。那辆车子在陆子聪还没有来得及靠近之时,便已经扬尘而去。

    “小悠!”明明知道,车子的速度很快,但陆子聪还是跟得了失心疯一样,想要追上去。

    “小悠,你给我回来!”因为刚刚是红灯的缘故,车道口已经停了很多辆车。

    陆子聪这一冲出去,若不是后面的车子紧急刹车,他早已让车子给撞了。

    “哔哔哔!”

    “疯子,死开!”

    车上的人因为差一点撞到了人而爆出了一系列狠毒的咒骂。

    而陆子聪像是没有听到一样,傻傻的盯着那辆已经消失在街角的车子。

    小悠,真的是你么?

    你为什么会和别的男人在一起……

    这天,顾念兮吃完晚饭之后,和前几天晚上一样,在手机短信传来的时候,便准备起身,进了书房。

    却不想,当她才推开椅子的时候,身子就腾空了。

    “谈少,这是准备做什么呢?”老实说,被人这么无端端的扛在肩膀上,真的非常的难受。

    再加上,她才刚刚吃饱,小肚子被这么挤压着,要多难受有多难受。

    “让你陪着我看看电视!”谈少一手扛着她,悠然自得的来到电视机前,打开了他谈逸泽最爱的频道。然后,便那么煞有架势的坐在沙发上,开始看电视。似乎已经忘记了,他的肩膀上还掌握着一条小命。

    “那个……谈少,放我下来好不好?”倒挂着,血液都往脑门上冲了。顾念兮感觉,自己真的快要难受死了。

    “不好,放下你又逃跑了,不陪我!”好吧,有时候谈少也是会有耍小性子的时候。例如现在……

    好几天都没有好好的抱着小东西看一会电视了,这会儿他性子一上来,真的很难说服他。

    “那好吧,你继续扛着我,今后非但没人陪你看电视,可能连给你做饭的人都没有了。”

    “为什么?”男人有些不解,还有些气愤女人乱说胡话。

    “因为我将会丧命于老东西你的手下!”

    听到小东西的话,谈逸泽总算意识到了什么,将她放了下来。不过,男人的手从始至终都拦在她的腰身上,让她坐在他的身边,和他面对着面。

    “老东西,我去处理完这些事情再陪你玩,好不好?”一想到刚刚谈逸南发给自己的那条信息,顾念兮现在的全部心思都落在书房里的那对数据上。

    今晚,要做最后的核算。

    这事情要是做完了,这一次的企划才算是圆满的结束。

    “不好!”谈少直接挑眉:想要求饶,没门!

    “难道我们要这样坐一个晚上么?”

    “我不介意!”看着顾念兮狗腿似的笑容,男人嘴角勾起一抹痞子似的弧度。

    不介意你妹的!

    这一句话,不止是第八百遍在顾念兮的脑子里驰骋过。

    从刚刚新闻开始,到现在结束。本以为,谈逸泽应该打算休息了。寻常,只要新闻一看完,他都不会执意坐在电视机前的。

    可没有想到,男人频道一转,继续看起了亮剑。

    这都已经一集播完了,他似乎还没有休息的想法。盯着时针快到九的位置,顾念兮浑身冒汗。

    再不快一点,今晚上是绝对不可能做完的!

    “老公,你这么和我对着,难道不会觉得视觉疲劳么?”为了能到书房继续准备那些资料,顾念兮只能硬着头皮再度开了口。

    “不会,百看不厌。”

    可男人言简意赅的回答,再度将顾念兮心里燃起的小小希望给泯灭了!

    好不容易挨到了两集亮剑都播完了,顾念兮又满脸期待的看着面前的男子。

    “老公,你困了没有?”顾念兮狗腿似的将小手放在男人的脖子上。

    “一点点,你困了?!”圈着脖子这一招似乎对谈逸泽很受用,每一次只要顾念兮一作出这个动作,男人眸子里的光芒便柔和几分。再加上此刻茶几上点亮的那盏橘色灯盏,顾念兮感觉那股子柔情都快要从男人的眸子里倾xie出来了!

    “也还好!要不,老公我们去休息吧!”顾念兮的眼眸里闪烁着的,是如同狐狸一样的狡诈光芒。

    虽然,接二连三的电视节目,真的对她起了催眠作用,但一想到书房里还等待处理的那堆数据,顾念兮的精神便一下子飙至至高点。

    “休息?你确定你现在就要休息了么?”

    男人的嗓音中,带着一股子柔情。

    如果单听他的声音的话,顾念兮真的会以为,男人已经被自己给糊弄了过去。

    “那个……我还想要去书房一趟!有些东西,我今晚上必须弄好,不然的话,明天早上来不及!”这是实话!

    面对谈少那双拥有着超强洞穿能力的黑眸子,顾念兮觉得自己还是老实将自己的想法说出来比较好。不然到时候,自己到时候被谈少啃得一根骨头都不剩,都还不知道是因为什么。

    “看来,你的精神头还是相当的不错!不如,我们继续看电视!”谈逸泽只是扫了她一眼,眼眸里依旧倾xie出来柔光。

    这样的他,真的让人看不穿,也猜不透,他到底在想些什么。

    “那个……老东西,我……”

    顾念兮还想说些什么,便憋见谈少一按遥控器,又换了一个台。这会儿,上面正播着小兵张嘎!

    “少说话,看电视!”往顾念兮的身上上拍了两下,男人继续将视线落在电视频幕上。

    瞅着时针都快要到数字“十”了,顾念兮越发的急躁。

    靠,要是这么再看一集电视的话,那她待会儿一定会在这里睡着的。

    “老公,你是不是没事可做了?”盯着近在咫尺,那张连整过无数次的H国男星都比不上的俊颜,顾念兮的眼眸里一闪而过的精光。

    既然谈逸泽硬的不吃的话,那恐怕只能从他最喜欢的事情下手了。

    而脑子里转悠了好几遍之后,顾念兮发现这个男人最喜欢的事情恐怕就是床上的那档子事情了。

    虽然这事上,顾念兮已经吃过无数的亏,但若真的能用这事,将谈逸泽骗去睡觉,好让自己处理一下书房里的那堆数据的话,也算是功德一件!

    “都大晚上了,你还想要我有什么事情去做?”

    谈逸泽的视线依旧落在电视机频幕上,看上去非常专注的样子。

    唯有唇角勾起的那抹弧度,让人察觉到事实并非如此。

    “老公,你说男人们大晚上的都会做什么?”

    顾念兮说完这话,又忍不住一番窃笑,活脱脱的小老鼠样。

    “看球赛,泡吧,玩电脑!”憋见小东西窃笑的样子,谈逸泽勾唇:看来,小东西的耐性已经耗尽了!

    “可这些,老公你都不玩……”一阵窃笑之后,顾念兮又仔仔细细的看了一下面前的男子,见他并没有什么异常的表情之后,她有歪着脑袋,继续靠在男人的身上扮萌。

    好吧,她家的谈少真的还实在没有在她面前玩过这些。

    要让他现在去做这些事情的话,那画面连顾念兮都有些看不下去。

    “那你,有什么好建议?”不得不承认,谈逸泽问出这一句的时候,实在有够正紧的。

    正紧的,连顾念兮都不知道该从什么地方下手。

    但一想到数据,顾念兮又只能狠狠的咬着唇,羞红着脸蛋,道:“老公,你家不是有个美丽和知会并存的妻子么?难道,你还不想跟她玩么?”

    这意思,够明显了吧?

    可当顾念兮满怀期待的看像谈逸泽的时候才发现,此刻谈少的视线还是落在电视机上面。

    这让顾念兮无端的生出几缕酸意:这么美貌和智慧集于一身的妻子不看,那光秃秃的比驴子还要难看的电视机,有什么好看的?

    当顾念兮在心里嘟囔着对男人的不满之时,男人又抛给了她这么一句不咸不淡的话:“可我家妻子最近每天晚上都很忙,连给我抱一下都不肯!更不用说,是和她玩了!”

    呵呵,小红帽竟然敢假扮大灰狼?

    那他谈逸泽也不介意演一出“采姑娘的谈少”!

    “那……那个,谈少你家那美貌和智慧并存的妻子说了,她愿意让您给抱着!”看男人那不咸不淡的样子,顾念兮十有八九早已预料到,自己可能已经钻到这个男人设好的坑里了。但也只能一咬牙,一跺脚给跳进去了。

    “真的?”这话,着实让谈少落在电视机上的视线收回。

    近在咫尺的俊颜,挑着眉看着她。

    顾念兮忽然发现,男人的眼珠竟然如同美玉一般,夹杂着令人怦然心动的美。但又好似,夹着某种不怀好意的笑意……

    “真的真的!”说这话的时候,顾念兮还为了表现出自己真是那样想的似的,连忙钻进了谈逸泽的怀中。

    大眼珠子眨巴着,好像是在和谈逸泽示意着,看吧看吧,你家小妻子愿意让你这么抱着!

    之后,她还不忘乎在谈逸泽的怀中乱动。

    本想遏制这小家伙,但最终男人还是没能成功的抑制住。

    他要不好好教育一下小东西,什么话不能随意在男人面前说的,他就不是谈逸泽了!

    “看样子,今晚上我们有些事情该好好的探讨一下了!”

    这是,谈逸泽对顾念兮今晚说的最后一句话。

    而后,男人便直接扛着女人,大步朝着他们的卧室走去。

    看着计划已经一步步朝着自己想要的方向发展,顾念兮却没有半点计谋得逞的愉悦。相反的,她在看到谈少眸底里的帜热之时,倒开始为自己担忧了……

    谈少一向是不负众望的,有求必应的!

    这一晚上,笼罩在这小公寓里的,依旧是一室的哀嚎。

    只是,当这一切狂风暴雨都结束了,女人已经累的彻底的昏睡了过去之时,男人却披上了外套,到了书房,坐在顾念兮还没有处理好的那堆数据之前。前前后后的翻看了好几页数据之后,男人也开始埋首在这堆数据之中。

    这晚上,谈家小公寓只有书房的那一处,是亮着的。

    偶尔,还会传出几声电脑敲击的声响。

    ev512er,偶爱你,一次就给咱投了五个票子。嗷嗷嗷嗷嗷嗷~
(快捷键 ←) 上一章 加书架 目录 投推荐 下一章 (快捷键 →)

推荐:青春荷尔蒙 分手妻约 超级学生 拽丫头惹上酷总裁 很纯很萌哒 我的漂亮同桌 老子是富二代 女王凯旋 匹夫无罪 情深如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