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 都市言情 > 闪婚,谈少的甜妻
闪婚,谈少的甜妻 / 律儿

第九十章 舒落心母子示好

    章节名:第九十章 舒落心母子示好

    “那正经的老东西,你今天有什么事情么?我可告诉你,我的大姨妈还没有走,你别乱想。”寻常这个正经起来一发不可收拾的谈少,往往在下班时候来接自己,都是要先回家好好的温存一番的。

    所以今天谈少在她来大姨妈的时候大献殷勤,顾念兮不疑有他。

    “谁乱想了?估计是某个小东西寂寞难耐了,所以对我产生了歪念头!”男人依旧是笑,如沐春风的笑脸在夕阳底下更如同斧子凿出来那般的深邃。看的,顾念兮有一瞬间的失神。

    “还说不是对我产生歪念了?瞧,你的口水都流出来了!”见顾念兮迟迟不回应自己,谈逸泽回头的时候看到的便是一张呆滞了的小脸。

    被谈逸泽一说,顾念兮赶紧伸手擦了擦自己的嘴角。

    一看,没有!

    再瞅瞅这男人,嘴角上那枚得瑟的弧度,看的让顾念兮恨得牙痒痒的。

    “老东西,耍人很好玩么?”

    “有那么一点吧!先说正经事吧。”看到小东西粉唇微嘟的样子,谈逸泽立马转移了话题。不然,待会要是自己一个把持不住,拉住小东西就吻下去的话,可能会丢人。而小东西现在明显的还不能招呼自己,到时候苦的还是他谈逸泽。

    “什么事?”

    “是这样的,过两天我有两天的假期。”

    “假期?那家里的电视岂不是又要被你霸占着么?”关于这一点,顾念兮有些苦恼。每一次谈少一放假,家里的电视机只能播新闻了。

    “这一次假期,咱们不在家里过。我们结婚这么久了,我好像都没有陪你出去走一圈。本想带你回一趟D市,看看顾州长的,但最近S区随时都可能有点事情,我离不开。所以呢,我打算带你到范小五那边转一转。”很多时候,谈逸泽真的有些身不由己。

    不过还好的是,自家的小东西还不会太折腾人。

    他不陪着她的时候,她一个人也能安安静静的呆在家里等待他的归来。

    “范小五?”顾念兮记得,谈逸泽说起过这个人。

    好像,当年也是他们神秘x组织里的一成员。

    “嗯,他们那边环境还挺不错的。而且到时候墨老三也会带着媳妇过去,还有凌二,他说他也要去见见嫂子和弟媳妇!”

    “嫂子,弟媳妇?”

    “我是他们的谈老大,你当然就是他们的嫂子。至于墨老三的媳妇,就是他们的弟媳妇!不过他们要知道了你的年纪,估计会被活活的气死。”说这话的时候,谈少得瑟的笑着。让顾念兮有些摸不着北。

    “为什么?”

    “因为我是最老的,但我的媳妇却是最小的。可他们,都要管你喊嫂子!”老夫少妻,哪一个男人都希望是这样子的。

    越年轻,越给他们长面子。

    顾念兮没有想到,谈少也会有这样的恶趣味。

    “那老东西,我能不能带家属过去?”苏悠悠据说到这个城市也没有时间好好的转一转,要是带上她的话,估计那丫头会乐的上了天。

    “我不是你家属么?”对于顾念兮的问题,谈少有些不满了。在车子停在公寓楼下的时候,谈少拉着顾念兮下了车,准备要和这个女人好好的议论一番。

    难道,他谈逸泽有那么拿不出手么?

    连她顾念兮的亲属,都算不上?

    好歹他现在也成了她顾念兮的丈夫,也是她在这个世界上最为亲昵的人吧?

    见谈少脸色略有不佳,顾念兮当然也知道她刚刚踩中了某个男人的底线,当即一脸狗腿的钻到了谈少的身边道:“谈少,您不只是我的亲属,更是我的男人。我刚刚的意思是,反正咱们也是一大群人一起去玩,能不能让我带上我闺蜜?苏悠悠那个土包子,一直都没有见过啥市面。所以这一次我打算带她也去见见世面,您看成不?”

    “好吧,我谈逸泽也不是什么小气的人,看你这么勇敢承认错误的份上,我就准了你的要求!”

    谈少觉得自己很开明,却不知道当他说这番话的时候,某个正在他面前卖着狗腿似的笑容的小女人,正在心里狠狠的毁谤他:老东西,还说自己不小气,明明就小气到了不行。不就说错一句话么,你不就甩我脸色看?

    “小东西,你在说我坏话!”不得不承认,谈少的眼睛可能带着透视功能,竟然这么快就察觉到她心里在想些什么。

    可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顾念兮只能又狗腿,又无赖的在某个男人身边巧言道:“哪敢哪敢,小的再怎么胆大包天,也不敢将主意打到您谈少的身上!”

    琢磨着小东西那双勾魂的眸子,谈少嘴角的弧度扯得很灿烂:“量你也不敢!当然,就算你敢,我谈逸泽也有的是方法治你!”

    说这话的时候,谈少的大掌很不和谐的往顾念兮的腰上握了握,那意思再明显不过。

    他谈逸泽要是想要治她,肯定有的是方法。

    “那是那是!”

    顾念兮表面是狗腿的笑,心里却是小邪恶:谈大爷,等有一天,我一定要翻身,我一定要当家作主把歌唱!

    “念兮姐,这是这个星期的企划案。”

    这日,陈甜甜拿着自己新做好的那份文件,进了顾念兮的办公室。

    此时的顾念兮,正埋首于桌前,校对着某份合约上的数字。

    阳光从侧边的落地窗落了下来,正好落在顾念兮的钢板桌子上。折射的美丽光彩,落在顾念兮的侧颜上。

    如同瀑布一般的黑发下,那一张精致的小脸在阳光中,美的有些不真实。

    “嗯,你放在桌子上吧,过会儿我就看看!”因为答应了谈逸泽这个星期出游的关系,所以顾念兮必须在星期五之前,将所有的文件备案都整理出来。

    不过,这工作量有点大。

    所以,今天她连喝个下午茶的时间都没有。

    “念兮姐,我给你倒杯茶吧?看你忙了一个下午,连一口水都没有喝上!”陈甜甜是很会察言观色的人,看到顾念兮桌子上的那个杯子,从中午的时候就没有动过,她便开了口。

    “呵呵,那谢谢了。我今天一定要把这些数据都给看完,然后明天整理出方案。”顾念兮只是笑着应道,但她的视线一直都落在文件上。

    “为什么一定要这么赶呢?经理不是说过,只要我们在周一之前赶出来,就行了么?就算这两天做不完,带回家做,也是一样的!”陈甜甜将泡好的茶放到顾念兮的桌子上的时候,这么说着。

    “是可以带回家!不过周末我老公说要带我出去玩,所以只能将在玩之前,将所有的工作都给做完了。这样,星期一咱们就都不用挨骂了!”顾念兮在和陈甜甜说话,但视线依旧落在手上的方案中。

    也正因为这样,顾念兮并没有注意到,当她抱着诉说心态和陈甜甜说着这番话的时候,女人眼眸中闪现的寒光。

    原以为顾念兮应该是什么好人,现在看来也并不是。

    她竟然拿着自己的幸福,在她陈甜甜的面前炫耀。

    这是不是也在警告她陈甜甜,不应该是她顾念兮那个世界的人?

    越想,陈甜甜的脸色越是有些苍白。

    垂放在腿双侧的手,也不自觉的掐紧了一些。

    但陈甜甜,好似完全察觉不到任何痛楚。

    因为只有这样的痛楚,才能提醒自己,顾念兮今日给她的屈辱。

    校对了好几个数字之后,顾念兮都没有听到来人的声音,这才抬头看向陈甜甜。好在,陈甜甜的反映速度够快,在顾念兮有动作的时候,她就恢复往常了。

    “甜甜,要是没什么事情的话,你先下班吧!”这会儿,时间也已经差不多了。顾念兮抬头的时候才发现,陈甜甜还站在自己的办公室中。

    “那好,念兮姐我先走了!你别忙的太晚。”陈甜甜也非常擅于将自己的情绪掩藏起来。

    这会儿,她脸上刚刚对顾念兮所有的怨毒,都消失了。

    此刻,她的脸上又是如同她名字一样的微笑。

    “嗯,好的!”说完这话,顾念兮又忙着手头上的工作。

    陈甜甜什么时候离开的,顾念兮也不知道。

    临近黄昏的时候,顾念兮终于从一堆数据中抬起头来,拍了两下肩膀之后掏出了手机,给苏悠悠拨打了一通电话。

    “二爷,请问什么事情呢!”往日的这个时间点,都是凌二爷吩咐她到某个地方去接他的时间。所以苏悠悠连看来电显示都没有,直接按下了接通键之后便这么问道。

    “什么二爷?我是顾念兮!你顾大爷!”顾念兮收拾好了自己手上的包包,慢步下了楼。现在她还要赶往菜市场,买点菜回去给谈少做饭。

    “哟……那啥,原来是兮丫头!你都没有JJ,怎么是大爷?最多,也就是个顾大婶!”电话那端的苏悠悠,似乎在听到了顾念兮打趣的声音之后,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儿一样,有些炸毛了。

    “去去去,我还年轻呢!你苏悠悠是大婶之后,才会轮到我!”

    “嘿,兮丫头你不会忘记你早已步入已婚人士的行列了吧?现在都开始碎碎念的,典型的妇女形象,说你是大婶了你还不信!”

    苏悠悠有时候口就是不知道积点德。通常,不将人打击的落花流水,她是不会收场的。

    “得了得了,我说不过你苏悠悠!你还是老实交代一下,刚刚嘴里头喊的可亲热的二爷是谁?该不会,你瞒着我悄悄交了男朋友吧!”顾念兮的嘴巴不像是苏悠悠那样的铁齿铜牙,三两下的功夫,她有些招架不住了。

    “什么可亲热?那只是一个瘪三!一个又可耻,又猥琐的丝。”这是,苏悠悠对凌二爷的评价。

    第一次在停车场和凌二爷见面的时候,苏悠悠还以为这长的人模狗样的凌二爷应该也是什么富二代那样的败类,特别是哪一次醉酒她醒来的那幢房子,看起来他的身价真不菲。

    可渐渐的,苏悠悠每天一有空都被凌二爷带着周旋于各种各样的女人之间之时,苏悠悠发现这个男人其实就是一个典型的花蝴蝶。而且,还是特猥琐,靠女人吃饭的那种小白脸。

    因为苏悠悠发现,每一次凌二爷叫她去接他的地方,都有一个长相标志,浑身上下的大小姐守候在一边。

    而这,也越发的印证了苏悠悠心里的想法凌二爷也就是一交际男!

    多少次,苏悠悠想要对凌二爷说:“你就找份正当点的工作吧!不然对不起生你养你长大的父母。”

    可转念,苏悠悠又觉得,自己和凌二爷毛关系都没有。为什么,要她苦口婆心的劝说他?他对不对得起他的父母,又和她苏悠悠有什么关系?

    再者,她苏悠悠现在那段视频,还在他的手上!

    他们之间,还有不共戴天的大仇呢!

    “丝一个!那你还和人家有联络?难到你不怕处着处着,就处出感情来?”电话里的顾念兮,又是一阵调傥。

    “嗯,就是一丝!要不是有需要,姐才不和他有什么样的牵连!”苏悠悠说到。

    丝!

    这,便是苏悠悠对凌二爷的看法。

    一直到现在,苏悠悠都不清楚,凌二爷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物。

    所以,当有一天凌二爷以彪悍的身份出现的时候,苏悠悠的表情可想而知。

    “兮丫头,我们不说这个。你找我有什么事情么?”顾念兮最近也挺忙的,据说最近新一季度的合作方案,很多都是她在负责的。所以一般的工作日,基本是找不到她的。而她竟然会主动打电话找自己,说明一定有事情。

    “哦,对了!是谈少!他说这个周末要带我去转转,我想问你这个星期有没有空,我们一起去!”

    “得了,你们小两口卿卿我我的去亲热,我去当个超级大灯泡?到时候,你家谈少指不定会使出什么样的手段把我给踹飞了!”

    “不会,谈少说了,这一次还有几个他的朋友也会带老婆过去。也算是一次集体大出游,据说还有帅哥可以看!”

    面对苏悠悠,顾念兮知道她的弱项,抛出了橄榄枝!

    “真的?”听到顾念兮的话之后,苏悠悠显然很心动。而让她最为心动的,便是顾念兮最后的一句话!

    有帅锅!

    以苏悠悠对帅哥那猥琐又复杂的心态,小心肝早已扑通扑通的跳了好几遍!

    “好,我要去要去!”

    “好,那周末见了!”听着苏悠悠那满怀期待的声音,顾念兮的红唇轻勾!

    她就知道,苏悠悠最招架不住的,就是帅哥!

    不过话说回来,这次谈少组织的游玩,真的有帅哥么?

    看来,今晚她先要好好的大厅一番了!

    晚上,顾念兮正在煮排骨汤的时候,身后一双魔爪突然将她揽进了怀中。有某个东西,正轻轻的摩挲着她的脖颈。

    顾念兮连回头都没有,便知道这是刚洗完澡出来蹭着自己的谈少。

    “别闹了,这边很快就好了!你先到餐桌上等着,这个一好我们就开饭!”

    有时候,谈少也会有小孩子脾气。

    就像刚刚洗完澡的这会儿,他一定就要这样将她抱在怀中。

    “小东西,好香!”男人靠在她的耳际,不明意味的说出这么一句。

    顾念兮赶紧把头偏,躲过谈少的那股子帜热的气息。

    “是好香,很快就煮好了!很饿么,要不我去给你找点零食先垫垫肚子。”都怪今天加班的时间有点长,所以到菜市场买完菜回来之后,时间也不够了!她的排骨才下锅,谈少就已经回家了。

    “不要零食,你给我垫垫肚子就行!”男人说着,再度将她顾念兮给拉进自己的怀中。这回,顾念兮总算是明白了,谈少口中的“好香”到底是什么意思了。

    看谈少这猴急的样子,顾念兮也有点无奈。

    “别闹!这旁边还有一锅汤呢,要是洒了怎么办?你都这么大的人了,怎么和小孩子一样?”

    “你家亲戚到底什么时候走!”连着好几天,谈少都感觉快要憋坏了!再说了,这一阵子他还打算和小东西造小人。

    她家亲戚这么一霸占着,什么事情都不能进行了。

    “快了,就这两天了。”其实,看着谈少如此猴急的样子,顾念兮的心也瞒难过的。

    “对了老公,咱们周末去玩的那些人中,有没有帅哥!”要是到时候没有一个长的帅的,她顾念兮估计要被苏悠悠给活剥了。

    “帅哥?你要帅哥做什么?”再说,帅哥你眼前不就有一个?

    谈少认为自己并不是什么自恋之人,所以并没有说出后面的这一截话。

    “没有做什么,就是想要知道。”

    “墨老三人长的不错,不过人家已经有老婆了。范小五也是一小苗子,不过被周老少预定当孙女婿了。小四去年就去非洲了,一年了都杳无音讯,现在有没有被非洲的狮子吃掉都还是个问题。至于凌二,那妖孽的女人,只有他家的皇额娘能做主。所以,你就给我死了那条心吧!”

    说这话的时候,某位少很不情愿的掐了掐顾念兮的腰身,以示惩罚。

    顾念兮刚开始还没有什么,但在听到谈少最后的那一句:“你就给我死了这条心吧!”这话之后,扑哧一笑。

    “老东西,你该不会以为我找帅哥是犯了花痴吧。”

    “难道不是?”男人有些不清不怨的掐着她的腰身。

    沐浴过后的他,身上总有一股子专属于他谈逸泽的清新,闻着很是舒服。

    顾念兮每一次一靠近这味道的时候,就会觉得莫名的安心。

    确定汤已经熬好了之后,女人将炉子上的火给关了。转身,她将自己的小手放到了男人的脖子上。

    “我不是已经嫁给了你了么?被你一个人折腾的已经没有什么精力想别的事情了,你认为我还有可能到外面勾三搭四么?”

    有时候,谈少是很小气的。这一点,顾念兮深知。

    所以,当谈少的眸子里窜起火苗子的时候,顾念兮赶紧讨好,企图把他的火苗都给消灭在摇篮中。

    “不想勾三搭四,那你为什么问我要帅哥?再说了,难道我就不帅么?”

    “当然帅,我家谈少是最帅的!但我要的帅哥,是给苏悠悠看的,你谈少是我一个人的,总不能让我割舍给苏悠悠看吧?”

    看着谈少偶尔难得犯的孩子气,顾念兮嘴角上的那抹笑容更艳了。

    不过这个时候,她的心还有些忐忑。怕,自己哄不好谈少。

    但憋见谈少眼眸里的冷迅速的融化之后,顾念兮的心总算是归于原地了。

    “好啦,快放开我。我去给你端汤过去,然后咱们开饭!”顾念兮仰着头,看着近在咫尺的那种脸。

    比起之前,谈逸泽的情绪似乎好了很多。那股浑然天成的霸气,在她顾念兮的面前总是比常日里收敛了许多。特别是此刻盯着她看的双眸,让顾念兮感觉就像是一个望不到底的深渊,伺机准备将她吞没。

    他看着她,在笑。

    嘴角上的弧度,竟然比夜晚天空绽放的烟火,还要夺目几分。

    顾念兮只知道,现在男人的心情很好。但殊不知,他心情的好,并不是因为她说她不需要帅哥,更不是因为她是在为苏悠悠找帅哥,而是她说:你谈少是我一个人的!

    真好,他的小东西果真开始注意到他的存在了!

    如此和她贴近,谈逸泽感觉有一股暖流,缓缓的注入了他的生命中。而这,是他过去的三十一年岁月,所未有过的。

    看着这具小身子,谈逸泽真想一口气将她给揉进自己的身子里。

    “老东西,你到底听到了没有,快放开我。不然,汤又要冷了!”

    “好,现在先饶过你。不过等你亲戚离开之后,看我怎么收拾你!”谈少说这话的时候,还不忘狠狠的掐了一把顾念兮。

    不过这之后,男人果真放开了她。

    看着男人离去的背影,顾念兮不免得又有些小迷糊。

    她家谈少,这又是犯了哪门子的混?

    她好像没有做错事吧,怎么受到惩罚的,都是她顾念兮?

    第二天,早训结束之后,谈少接到一通来电,是谈家老爷子打来的。

    说是要让他带着顾念兮回家吃顿饭!

    听爷爷的口气,应该是有什么话想要说。

    于是,下午下了班之后,谈逸泽便接了顾念兮,直接到了谈家大宅子前。

    和一个月之前一样,谈家宅子里还挂着大红色的饰品。

    只不过,很多东西已经变得不一样了。

    见顾念兮和谈逸泽过来,最高兴的当然莫过于谈老爷子了。

    先是吩咐了刘嫂给他们做几个爱吃的点心,之后又是和谈逸泽在大厅里摆了棋局。

    一面和孙子对抗着的同时,还不忘和一边坐着的顾念兮唠嗑。

    “兮兮啊,小泽最近有没有欺负你?”他家孙子的脾气,有些清冷,有些霸道。这些,谈老爷子再清楚不过了。

    “呃?”顾念兮被这么一问,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回答些什么。

    而谈逸泽也在听到爷爷的这番话之后,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那似笑非笑的唇角,让顾念兮有些想要扁人的冲动。

    当然有!

    而且,还不止一次!

    不过,那都是夫妻之间的事情,怎么可以和别人随便说?

    看着顾念兮那粉唇微嘟的样子,谈逸泽悄悄的掐了掐她的手,示意她有胆子就全部说出来。

    “没……没有!”顾念兮狠狠的向谈少的腰身回敬了一把,让你欺负我!

    看着这小两口的互动,谈老爷子假装什么都没有看到,但一双和谈逸泽非常相似的眼眸,却弯成了月牙形状。

    看得出,他们小两口的相处越来越不错。

    “哟,兮兮过来了?”当顾念兮和谈逸泽在暗地里小打小闹的时候,楼梯口处传来了脚步声,紧接着便是舒落心的声音。

    “嗯,舒姨,好久不见!爷爷说让我们过来家里吃饭!”顾念兮浅笑回应着。

    “也好。不过,我们也不算好久不见啦。前几天我不是才给你送点东西,到你公司去的吗?”有意无意的,舒落心总是喜欢在谈逸泽的面前,表现出自己对顾念兮的熟络。

    目的,当然是为了挑拨谈逸泽和顾念兮的关系。

    让他们的婚姻,早一点迈向坟墓。然后,让她的小南可以趁虚而入。

    “也对,不过那也好一阵子了!”被舒落心说起这些的时候,顾念兮的脸色也有些不自然。

    她可没有忘记,上一次就是舒落心到她公司去,就是给她送去了一件皮草。

    为此,她还和谈逸泽闹过不愉快。

    说完这话的时候,顾念兮还不忘记小心翼翼的看向了身侧的谈逸泽,见男人并没有什么异样神色,顾念兮这才稍稍安心了不少。

    “对了,我今天正巧让刘嫂炖了一些血燕,兮兮我去给你盛一些吧。据说这东西,对女人非常好。”见顾念兮神色有些不自在,舒落心自然也意识到了什么。

    聪明如她,赶紧换了一个话题。

    当然,目的还是为了讨好顾念兮。

    “不用,刚刚和逸泽过来的时候,我们还去吃了点东西。到现在,肚子好很饱!”

    其实,她和谈逸泽刚刚过来的时候,连一口水都没有喝,又怎么可能回饱呢?

    之所以这么说,无非是她不想要接受舒落心的示好罢了。

    “这样啊,那等你饿了,我再给你盛一点吧!”见顾念兮推辞,舒落心也不好继续说下去。

    而暗地里的某个正将了谈老爷子一军,让老爷子气的直嚷嚷着要再来一局的老东西,此刻正暗自掐着她的手。

    一双黑色的眼眸里,都是晶晶亮的东西。仿佛在告诉顾念兮:做得好!

    其实,谈逸泽并不是见不得其他人对顾念兮好。

    而是,最见不得那些带着某种意图想要接近顾念兮的人对她好。就像,刚刚想拿血燕讨好顾念兮的舒落心,也像刚刚从谈家大宅外走进来的谈逸南一样。

    “念兮?”

    刚刚下班,从大门处走进来的谈逸南脸色本来有些不好。

    也可以说,最近这段时间的谈逸南一直都是这样的神色。公司里的事情是一回事,见不到顾念兮也是其中的一个原因。

    听到那无数次出现在他梦境里的笑声之时,谈逸南的步伐变得急切。

    三两下,他就到了谈家大厅。

    看到那抹熟悉的身影,果然出现在谈家大宅里,谈逸南感觉自己的一颗心,横冲直撞的。

    差一点,他便控制不住自己,上前将顾念兮搂进自己的怀中。

    如果顾念兮的身边没有谈逸泽在的话,谈逸南觉得自己会那么做。

    因为自从上一次他在明朗集团见到顾念兮之后,便再也没有见过她了。

    不是他谈逸南没有找过顾念兮,他发出了无数封短信,也给顾念兮拨打了好几通电话。但每一次,顾念兮都没有给他一点回应。

    他想她,想的骨子都疼了。

    但那个女人,却好像什么都没有感觉到似的。

    “小叔,你回来了!”见到谈逸南进门,顾念兮很自然的和他打着招呼。

    那一双漂亮的眼眸,好像并没有看到他见到她之时的急切一样。

    小叔……

    如果不是那个该死的称呼,谈逸南觉得此刻的顾念兮能对自己说出这一番话的话,谈逸南觉得自己会因为高兴而飞上天。

    “小南,你忘记了我上次和你说过的话了么?”正在和谈老爷子下棋的男人,视线并没有移开棋盘。连他的语调,也并没有因为谈逸南的出现而有任何的起伏。

    但没有人察觉不出,他话里的威胁意味。

    谁都知道,这个男人的脾气并不像他表面上看上去的那么好。

    从他周身蔓延开来的黑色气息,有那么一瞬间让谈逸南感觉到窒息。

    谈逸南不会不知道,其实谈逸泽在提醒着他,身为小叔该有的态度。别作出了一些事,失了身份,也休怪他谈逸泽的无情。

    以他谈逸泽现在的能力,想要动手整死他,真的不费吹灰之力。

    但即便是这些,都不能阻挡谈逸南想要顾念兮的那份决心。

    若不是他看到,顾念兮那双葱白的小手,主动牵起谈逸泽的大掌的话,谈逸泽知道自己早已上前,将日思夜念的女人拉进自己的怀中。

    “大哥……”

    看着他们交缠的双手,看着顾念兮面对男人的时候嘴角上的那抹笑,谈逸南发现,自己连站在这个大厅里都显得有些多余。

    “小南,回来的话去厨房吧。你妈刚不是说她炖了血燕么,你去弄些吃吃。”谈老爷子的视线,也如同谈逸泽的一样,一直都落在棋盘上。

    虽然这番话看似关心,但只要稍稍有点脑子的人都知道,谈老爷子这是在警告他们母子俩。

    别以为,他们母子俩对顾念兮打着什么心思,谈老爷子会看不出来?

    他早知道他们背地里在搞什么,只不过他相信谈逸泽应对的能力,更相信这对小夫妻现在的感情。

    当然的,如果舒落心母子真的不知道见好就收的话,他当然不会坐视不管。

    至于那所谓的血燕,谈老爷子当然也不会看不出,这是今天中午的时候,舒落心偷听了自己和谈逸泽打电话,然后特意到楼上找出来让刘嫂熬的。

    让谈逸南亲自把这些吃下去,无非是想要告诉谈逸南,自己的错误就必须承担。

    “爷爷,我知道了!”谈老爷子的话,谈逸南向来不敢违背。

    当然,他也知道爷爷刚刚那番话的含义。

    恋恋不舍的看了顾念兮一眼,谈逸南这才慢步离开了大厅。

    “二黄,最近这阵子有没有想我呐?要是想我的话,就摇摇尾巴!”院子里,顾念兮和多日不见的二黄正嬉闹着。

    见不得大厅内的波涛暗涌,顾念兮觉得还是和动物相处比较容易。

    “哟,二黄这是想死我了吧?”

    揉了揉二黄的脑袋,顾念兮笑的像是小狐狸一样。

    “念兮,狗见了熟悉的人都爱摇尾巴的!”就在顾念兮和二黄闹得不亦乐乎的时候,身后又传来了某个男人的声音。

    “这我当然知道,我不过是想要和二黄说说话,难道连这小叔都要管不成?”

    抬眸看到身后站着的男子,顾念兮的眉心微微卷皱了一下。

    是谈逸南!

    她都为了躲避他们母子,来到院子里了。没想到,他竟然还跟着走出来?

    “念兮,我不是这个意思。”听到她有些犀利的话语,谈逸南的眼眸里充满了忧伤。

    他和顾念兮之间,本该不是这样子的。

    “念兮,我只是想要问你,有没有察觉二黄最近有什么变化!”

    “二黄?好像,胖了一点!”那头脑袋,下巴都有些肥嘟嘟的肉出来了!

    “嘿,这就对了。我最近一下班就给它喂食。这不,我又给它拿了好东西来了!”说着,谈逸南从自己的身后变戏法似的,拿出了泡了牛奶的狗粮。

    二黄一见到这东西,也表现的非常的开心。

    看着二黄如此的表现,谈逸南也一喜。

    其实,他本不喜欢和动物亲近。若不是为了顾念兮,为了能多和她制造一点话题,他才不用如此费神费力。

    “等等,你给它吃的什么东西!”

    “就是牛奶,还有狗粮!”

    “牛奶,是我们家里喝的那种么?”

    “嗯,二黄不喜欢单一的食物,所以我给它买了一箱牛奶,每天都一包泡着吃。”

    “拿走,别给它吃!”看着二黄的脑袋就要接触那盆食物,顾念兮说着。

    谈逸南的神情,有些伤神:“念兮,我只是想要和二黄亲近一点而已,你被老跟防贼似的防着我。”

    听谈逸南的话,顾念兮突然想笑:“小叔,我只是想说,你买的那种牛奶糖分太高了,对二黄身体不好,吃多了会掉毛,仅此而已。小叔,是不是错事做的太多了,所以只要别人提起的时候,都自然而然的往某些方面想?”

    “念兮,我……”印象中的顾念兮,温文尔雅。和古书上说的江南女子,并没有什么区别。

    只是谈逸南万万没有想到,有一天顾念兮也会如会有疾言厉色的一面。

    而这,还是面对自己的。

    此刻,谈逸南有多么不堪,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

    “兮兮,原来你在这?”就在这个时候,谈逸泽出现在了他们的身后。

    “老公,你怎么也出来了!”顾念兮扭头发现,是谈逸泽的时候,心跳莫名的漏掉了一拍。

    其实,她本和谈逸南没有做什么事情。但在看到谈逸泽的时候,心里就是莫名的不舒服。

    因为,心理面的那个自己,非常在意谈逸泽对自己的看法。

    “爷爷让我喊你吃饭!”此刻,太阳已经落山。谈逸泽站在的那个角落里,有一片的黑暗笼罩着,让顾念兮看不清,男人的表情。

    “好。”顾念兮赶紧蹭到了男人的身边,嘴角上还带着讨好的笑容。在男人那只有力的大掌拦住她的腰身之时,顾念兮感觉悬空的那颗心,总算是回到了原位。

    还好,谈逸泽没有误会什么。

    “二黄,有些东西该吃,有些东西不该吃,你自己心里清楚。别吃了,到时候玩火,那可就不好了!”谈逸泽扭头,朝着正在和自己摇尾巴的二黄说了这么一句话,便拥着顾念兮离开了。

    而被留下来的谈逸南,面色越是难堪。

    谁都知道,二黄只是一条狗。它怎么会听得懂如此复杂的话。

    也就是说,谈逸泽这一番话实际上是对着蹲在二黄身边的谈逸南说的。

    再度警告他,不要和他的母亲轻举妄动,不然他谈逸泽将会对他们不客气。

    在谈家大宅用餐,除了舒落心和谈逸南母子之外,餐桌上的其余四个人依旧有说有笑。

    而这样的融洽气氛,一直到刘嫂慌慌张张跑进来的时候结束……

    今天发现,有太多数字的留言,会被删除滴,呜呜呜。

    昨天忘记和大家说了,今天补上:新年快乐,祝福大家在新的一年里日子越来越红火!
(快捷键 ←) 上一章 加书架 目录 投推荐 下一章 (快捷键 →)

推荐:青春荷尔蒙 分手妻约 超级学生 拽丫头惹上酷总裁 很纯很萌哒 我的漂亮同桌 老子是富二代 女王凯旋 匹夫无罪 情深如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