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 都市言情 > 闪婚,谈少的甜妻
闪婚,谈少的甜妻 / 律儿

第八十八章 谈逸泽,你回来了?

    章节名:第八十八章 谈逸泽,你回来了?

    离开谈家这几天的时间里,霍思雨一直都是昏昏沉沉的。

    最先开始,她还以为自己是感冒了。也以为,是舒落心砸到自己的那伤口感染了。她去医院做过检查,只是都没有检查出什么。

    然而,这两天一起床,那异样的恶心感就让她苦不言堪。

    到了今天第三天,霍思雨也察觉到了什么,当即到附近的一家药房里买了早早孕检验棒子。耐心等待了一会儿之后,她看到了棒子上的两条横杆!

    怀上了?

    早不怀上,晚不怀上,偏偏这个时候怀上了?

    这个孩子,到底会是谁的呢?

    还没有和谈逸南结婚之前,她就意识不清的和陆子聪发生了关系。不过还好的是,隔了几天,她在新婚夜也和谈逸南行了房。

    就算不是谈逸南的孩子,日子应该也差不多。

    至于这个孩子,绝对不会是那个满脸痘痘的男子的。她和那个男人不过才几天前的事情,怎么可能会是他的呢?

    只是,不管这个孩子是谁的,对于她霍思雨来说,都是个机会!

    谈逸南和舒落心这对狗都不如的母子,一直想方设法的想要让她霍思雨离开谈家,那她就偏偏不会如了他们的愿!

    他们以为这一次一定能将她霍思雨赶出谈家吧?

    或许,这个时候的他们,还躲在谈家宅子的某一个角落,正在计划着该怎么样将顾念兮给拐回到他谈逸南的身边吧?

    也或许,他们已经开始付诸某种行动。

    可他们谁都没有预料到,她霍思雨的手上这个时候竟然会出现一张王牌吧?

    想到这的时候,霍思雨的手轻轻的拂过自己那还非常平坦的腹部。

    孩子,不管你是谁的种,我都会将你生下来。

    因为,只有你才能让我继续在谈家活下去!

    当然,在这之前,霍思雨知道自己还有些事情,必须要去做的。

    想到这的时候,霍思雨的嘴角盛开了一个妖冶的弧度……

    “顾小姐,大门处有您的访客!”这一天,顾念兮正在办公室里整理着这个季度的企划案,内线电话便响了起来。博亚集团大厅的接待处美女,声音如同淙淙流水,悦耳动人。

    “我的访客?好,那我现在就过去!”

    说完,顾念兮挂断了电话。

    访客?

    貌似,她顾念兮到博亚集团这边,很少人会找到这边的。

    除了,谈逸南的母亲舒落心,偶尔会在上班的时间带点什么汤汤水水的东西过来之外,别无其他。

    难道,会是舒落心?

    一想到可能是她,顾念兮的眉心微皱。

    其实,她真的不是那么喜欢舒落心。

    不仅仅只是因为舒落心先前对她作出那些无礼的事情,更因为她对待谈逸泽过分的苛刻了。

    但若是她能和以前一样,和她冷言冷语的相待还好。最近舒落心不知道是抽了什么风,三天两头的往她这边跑。

    不是带了什么银耳莲子粥,就是带了什么炖了一个下午的汤水,说是给她补身子用的。

    如此热心的举动,实在让顾念兮有些招架不住。

    更让顾念兮怀疑,这个舒落心到底在计算什么。虽然住在谈家的时间也不长,但顾念兮对舒落心还是多多少少了解了些的。以舒落心的性格,她绝对不会是个没有计划便待人好的人。

    到楼下去的时候,差不多临近下班钟点声了。

    大厅内的人,来来回回也比较多。

    顾念兮站在博亚大厦的大门前,有些迷茫的寻找着来人的身影。

    找寻了许久,顾念兮都没有看到什么人。正打算往回走的时候,顾念兮的身后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顾小姐!”

    转身的时候,顾念兮看到了不远处站着的慕阳。

    一身银灰色的西装,将这个年轻的男子修饰的越发迷人出众。男人走过来的时候,步履虽然有些匆忙,那一头打理的一丝不苟的发丝,也在寒风中微微的抖动着。但男人举手投足间的贵气,还是让这个男人成为此刻接待大厅内的一道风景线。

    “是你找我?”看到来人,顾念兮的眉心第一时间有些微微的卷皱。

    因为,面前的男人便是当初在霍思雨婚礼上,警告自己。并且前几天还和霍思雨站在同一边,准备在咖啡厅给自己难看的男人,慕阳!

    也是,她的表姑子的未婚夫!

    这个男人竟然找到她公司来,想要做什么?

    顾念兮可不认为,这样的男人找到公司里来,会有什么好事。

    起码,他的称呼就让她顾念兮觉得别扭!

    他不和小姑子一样,称呼自己为大表嫂,也不和其他人一样,称呼自己为谈夫人。

    一句“顾小姐”,慕阳便将她顾念兮和谈家人划了开来。

    这,多多少少都有些不将她顾念兮看成谈家人的嫌疑。

    难道,上一次他和莫妍帮着霍思雨栽赃陷害自己不成,恼羞成怒了。现在是准备到这公司里来给自己难堪不成?

    想到有这么个可能,顾念兮在第一时间和男人错开了一段距离。

    而见到顾念兮很明显的想要和自己拉开一段距离,慕阳那双好看的桃花眼,一时间有些黯淡。

    其实,早在顾念兮出现在大厅里的第一时间之时,慕阳便注意到这个女人的存在了。

    这个世界上,我们都处于生活的旅途,路途上,我们一步步的前行,也曾越过彼此的肩膀,也曾有过短暂的交流。然而有些人,即便我们没有多少的交流,都能永远的记住,然而有一些,一直到现在都叫不出名字。

    而顾念兮之于慕阳,便是前者。

    他和她根本就没有更进一步的交流,有的从始至终都是针锋相对。但顾念兮,却在他慕阳的心里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

    这样的感觉,是慕阳有生以来的第一次,也是最为强烈的一次。

    这让他,不自觉的想要靠近顾念兮,不自觉的想要看清楚这一份感情究竟是为何。

    久居高位的慕阳,自然也不是寻常人。当霍思雨和顾念兮在咖啡厅里对峙之时的疯狂,便引起了他的注意。所以,他在离开那间咖啡厅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让人将那天在咖啡厅里的监控摄像头的录影带拿到了自己的办公室。仔细察看之后,慕阳才发现,霍思雨并不像是莫妍说的那么的简单。

    那个女人看似楚楚可怜,却都是在演戏。

    而顾念兮看似步步紧逼,实则都是因为无奈的反击。

    当慕阳明白了顾念兮的苦处之时,他看到了网络上开始流传开来的视频。本来是以一种看戏的心态,准备看事情接下去的发展的。却不想,自己最终却是那个最按捺不住性子的人。

    于是,在看到顾念兮的视频根本无法击败霍思雨的时候,他便将自己拥有的一手资料,发给了谈逸泽。

    还甚至雇了好多人,在视频下方留言,转载。

    也可以说,这段视频能够在网络上成为炙手可热的话题,其实也是因为他慕阳在后面推了一把的关系。

    看着事态发展下去,看到顾念兮反败为胜,化险为夷,慕阳的心里本应该高兴的。可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心里又觉得空空落落的。

    这也是,今天他为什么到博亚集团来找顾念兮的原因。

    他就是想要见见她,想要听听她的声音。

    “是我,顾小姐觉得很意外?”慕阳好歹也在商场里打滚了好些年,逢场作戏的道理自己自然不会不懂。很快,他便将自己眼眸里的那点失落,悄然掩藏。

    看着顾念兮,他继续保持着自己一副公子哥的形象。

    “是有些意外。不知道慕先生找我,有什么事情?”顾念兮也扯动了唇角,泛出一个弧度。

    不过,这样的弧度看上去更像是应对式的。

    “如果我说,我只是来看看你,你相信么?”他依旧是笑,但只有他慕阳心里清楚,当自己问出这一句的时候,心里却是止不住的期待。

    他那双桃花眼的视线,更是贪婪的落在顾念兮的身上。

    意图,将她的模样,牢牢的记在自己的脑海里。

    “不信!”如此直白而简单的回答,从顾念兮带笑的红唇里发出之时,男人的有些挫败的挪开了自己的视线。

    其实这样的答案慕阳早已想过。

    从一开始,他慕阳就和顾念兮争锋相对。这样的自己,又怎么可能在女人的心目中留下什么好感?

    可明知道会是这样的答案,慕阳的心还是有些止不住的空落落的。

    没想到,顾念兮连欺骗他,都不愿意。

    但这,也是顾念兮最为难能可贵的地方。不喜欢的东西就说不喜欢,不会因为其他的原因,而做无谓的掩饰。

    “呵呵……我也不相信。”慕阳一直以为,自己的情绪掩饰的很好。但当垂下了脑袋的他,看到自己垂放在腿双侧有些颤抖双手之时才发现,原来这个世间,也有让他慕阳情绪难以控制的。

    就像,面前的顾念兮……

    “如果你没有什么事情的话,那我上去了。现在是下班的时间点,我还要赶着去菜市场买菜回家做饭!”

    谈少就快要下班了。其实就算饭做的晚一点,谈少也不会生气。

    但顾念兮就不喜欢让她家的谈少饿肚子,所以每天都尽可能的在谈少回家之前赶回去做饭,让他一进门就能吃到香喷喷的饭菜。

    说着,顾念兮便转身想要走。

    但手,却被某个男人拉住了!

    连慕阳都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作出如此唐突的动作。

    本能的,当他看到顾念兮将有些讶异的眼神落在自己身上的时候,他想要甩开顾念兮的手。但不知道为什么,她的手就像是磁铁一样,让他一沾上,就舍不得放手。

    顾念兮的手,白白的滑滑的,就像是婴儿一样的细腻。抓在手里,软的跟没有骨头似的。

    慕阳相信,这样的触感没有什么男人会不喜欢。

    “你做什么?”慕阳还没有回过神来之际,他的手便被女人狠狠的甩开了。

    “我没想要做什么……”说着,慕阳的眉心微皱。因为,他自己也想不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但眼下,最重要的化解两人间的尴尬气氛。

    所以,男人想了想,又道:“上一次,你的那段视频收到了吧!”

    “你是说,咖啡厅的那些,是你发送来的?”

    被慕阳一说,顾念兮突然间意识到了什么,问道。

    “……”男人看着顾念兮,没有开口说话,只是点了点头,当成回答。

    “你为什么发送给我?你不是说,像我这样的人夜路走多了会碰到鬼,死了也不能安生的吗?你突然出手帮我,难道就不怕也遇到鬼,做多了坏事会被阎罗王也抓下地狱去么?”

    看着低垂着脑袋的男子,顾念兮突然冷笑。

    这些话,可都是当初慕阳给她顾念兮的。如今,她便当着他的面,全部都还给他。

    她顾念兮不是疯狗,见谁咬谁!但她同样也不是什么圣母玛利亚,不管谁给她的屈辱,她都会找机会一一要回来!

    就像,面前这个男子!

    “我……对不起。那一天,我回去的时候就看了监控摄像了,我发现,霍思雨并不像我们看上去的那么简单。所以,我知道我们当中一定有什么误会!我今天来,就是想要为当初我和莫妍作出的那些事情,向你道歉!”

    “对不起”这三个字,真的从他慕阳出生到现在,都没有对什么人说过。

    因为他是这个城市数一数二的房产界巨龙慕氏集团的唯一继承人。强大的背景还有实力,都让这个男人高人一等。

    他慕阳做事,从来都不需要后悔。

    就算做错了,也有家里的那帮老家伙替他扛着。

    根本,就不需要他低三下四的道歉的。

    可今天,当面对顾念兮的指责的时候,那三个字便自然而然的从他的口中说出来了。

    连慕阳自己,都被自己的行为震惊到。

    好似遇上顾念兮之后,这样的事情便一而再再而三的上演过。

    顾念兮也没有想到,这个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慕家公子哥,今天找上自己,竟然是为了道歉?

    这情况,怎么看似有些诡异?

    “算了,既然你道歉了,我顾念兮也不是什么得理不饶人的人,这事就算过去了。你是表姑子的未婚夫,未来我们也还是一家人,所以我也希望我们今后能好好相处。好了,要是没有什么事情的话,你先离开吧。过段时间就要是下班高峰期了,待会路上又要大堵塞了!”

    顾念兮扯动了唇角,露出了一个还算比较温情的笑容。

    但慕阳,虽然得到了女人的原谅,但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多多少少还是有些闷。

    因为顾念兮原谅他的原因,却是因为他慕阳会是莫妍将来的丈夫。

    而这个身份,让慕阳浑身不自在。

    “顾……念兮,要不今天让我送你回去吧!”看着面前的女人,慕阳又有些舍不得。

    本以为,自己心里是因为愧疚,所以一直将顾念兮记挂在心里。

    今天,他找了顾念兮道歉,以为这样便能挥去她留在自己脑海里的幻影。

    却不知道为什么,当顾念兮再度准备转身的那一瞬间,慕阳的心觉得空落落的。

    有什么东西,仿佛一点一点从他的生命中抽走了似的,割的他的心发疼。

    “呃?送我?”顾念兮也有些错愕男人竟然会提出这样的要求。特别,是他对自己称呼的改变。

    “嗯。你没有车子吧,虽然现在天气暖了不少,但我想你这个南方人还是有些受不了吧?”说到这的时候,慕阳又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便再度开口道:“我也没有别的意思,我是觉得我们之间的误会解开了,我们能交个朋友吧,念兮?”

    其实,他想要的,不仅仅只是做朋友。连慕阳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究竟这是在期待着顾念兮回应自己什么。

    “那……好吧,我上去整理一下东西就下来,待会儿你送我到菜市场就行!”最近谈逸泽的工作有点幸苦,好像是边境那边有什么任务。他忙的,下巴都足足瘦了一圈,顾念兮还想着买点有营养的东西,给这个男人多补补。

    再说了,现在是下班高峰期,过一会儿连公车都挤满了。而慕阳都已经这么说了,自己再拒绝,岂不成了矫情?

    应承下来之后,顾念兮便搭乘了电梯,上了楼。

    但因为顾念兮的离去,有些过分的匆忙,所以此刻的她并没有注意到,那个男人因为自己答应了他的请求,而双颊泛起了异样的粉色。

    甚至,连他那双好看的桃花眼里,都是止不住的期待……

    若是这个时候的顾念兮能及时注意到,男人脸上不该有的表情,很多事情都会变得不一样了吧?

    只可惜,这个世界上,有些人有些事,一旦陷下去,便没有了回头路……

    同个时段,城市的某间小公寓里

    今天的苏悠悠,正好轮到休息。苏妈妈的电话,便从D市打来了。

    而眼下,苏悠悠的年纪也到了婚嫁之时,苏妈妈在打听到和苏悠悠年纪一样大的顾念兮已经在D市生根落户之际,也开始张罗着自己闺女的婚事。

    当然的,老一辈的都希望自己的儿女在自己年迈的时候,能回到自己的身边。

    苏妈妈自然也不例外。

    所以,趁着绑苏悠悠打点婚事的机会,苏妈妈自然而然的想要将她的女儿拉回到D市。

    “悠悠啊,妈跟你说个事!”电话里的苏妈妈,神秘兮兮的语调并没有引起自家女儿的怀疑。

    “妈,您说。是不是隔壁二狗子家的母狗又和哪一家的老狗勾搭上了,生下了几胞胎?”苏悠悠此刻正侧靠在床边,一边往自己的脸上贴着面膜,一边调傥着自己的老妈。

    “说什么呢!你这孩子,我在跟你说正经事!怎么就变成了二狗子家的母狗了呢!”苏妈妈被女儿打趣的一通恼火。

    但仔细想想,其实这就是自家女儿的性格。没事有事的,她总是爱捉弄人。

    再说了,要不是上一次自己神秘兮兮的打了一通电话告诉她二狗子家的母狗生了几胎了,她也不会找这样的话题来调傥自己。

    意识到,自己的话题又被女儿给带偏了轨道之后,苏妈妈又赶紧扯开今天的话题。

    “悠悠,你在听吗?”

    “在啊,妈您说。”

    “悠悠,昨天咱家隔壁的王阿姨给你物色了一个不错的对象。据说,他爸爸自己担任某间外贸公司的老总,叔叔是税务局的主任,还有他的舅舅还是银行的行长呢!你说,这小伙子的条件,不错吧!”

    苏妈妈听到女儿示意自己往下说,便乐呵呵的开口道。

    昨天她也是在听到这条件的时候,两眼冒花。

    虽然她家的背景是没有顾家的好,但她的闺女也不错。能嫁进一个好家庭,自然也是一件好事。

    当然,苏妈妈最想要的是,如果苏悠悠和这个小伙子结婚的话,那她就会回到D市了。到时候,他们苏家也算是一家团聚了。

    “妈,王阿姨这次介绍的对象还真的不错!”电话这边的苏悠悠一边揉着自己的小脸蛋做按摩,一边皱着眉头。

    王阿姨?!

    不就是二狗子他妈?

    二狗子从小就喜欢往他们家里头钻,怎么连他妈现在也一个德行了?

    能从苏悠悠的口中听到这么一句赞美,苏妈妈也觉得着实不容易。

    看来,这门亲事应该是八九不离十了吧?

    想着,电话那端的苏妈妈,笑的合不拢嘴。

    但苏悠悠接下去说出口的那一句话,却差一点将她气的背过气去。

    “妈,这三个人的条件都不错,不过您打算让我和他们三人当中的哪一个结婚?”

    苏悠悠撕下了弄好了的面膜,随意的扔到了垃圾桶上,随意的说着。

    当即,便听到一声河东狮吼,从电话那端传来。“你这个坏丫头,你妈是跟你在说正经事呢!你倒好,以为你妈在跟你开玩笑?”

    电话这边的苏悠悠都有些受不了老妈这样的河东狮吼了,真的难以想象此刻她要是在家的话,会是什么样的场景。

    估计,一定会被老妈追着上窜下跳,然后又迫不得已躲到二狗子的卧室去。

    一想到二狗子,苏悠悠又是恨得咬牙切齿。

    那二狗子,从小到大都和自己不对盘!

    每一次她被老妈追着无处可躲的时候,他一定是最先泄密的那一个。害的她每一次都被老妈从他的卧室里提着耳朵揪出来!

    想到这,苏悠悠至今还恨不得直接咬死二狗子!

    “妈,我知道您在说正经事呢!不过您不觉得,你女儿现在还太年轻了么?人家都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您就那么想你女儿这么年轻就进了坟堆里头么?”

    再说了,她苏悠悠最近还招惹了一直“虎头蜂”。

    不先摆脱了这虎头蜂的话,将嫁不嫁的出去,都还是一个非常严肃的话题!

    有些人,就是不能想起来的。

    就像某只姓凌的“虎头蜂”一样。

    这不,苏悠悠连提起他的名字都没有,他的电话就打来了。

    活脱脱一升级版的召唤兽!

    “妈,今天咱就先聊到这了,医院那边正好来了电话,我先看看有什么急事没有,等我有时间再给你打回去。”不等苏妈妈的回应,苏悠悠便立马挂断了这边的电话,然后接通了手机里的另外一个来电。

    “凌二爷,您老打电话给我,有什么急事?”电话这边的苏悠悠在看到那催命似的电话的时候,一脸咬牙切齿,恨不得把某个男人都给咬死。

    但电话里的她,却还是一脸讨好的和男人说着。就像是那些宫斗剧里,跟在那些嫔妃身边拼命讨好,想要得到什么好处的太监似的。

    这样的语调,连苏悠悠自己都有些鄙视自己了。

    但现实有时候,就像是QJ一样,你根本就反抗不了,也只能躺下来好好的享受。

    “苏小妞,现在有空么?”某个男子,慵懒的声音从听筒里传来的时候,让自认为铁石心肠的苏小妞,都有些把持不住。

    这个男人,就是天生的妖孽。撇开外貌不说,连嗓音都能轻易的勾住一个人的心,让人不能自拔。

    但苏悠悠也清楚,有些妖孽是不能够招惹的。

    就像,凌二爷这样的。

    一旦招惹了,你就会不自觉的想要陷入。

    但这样的妖孽,也可能是没有心的。

    她或许只是在玩弄你,等到你心甘情愿的为他堕入深渊的时候,这妖孽又会觉得无趣,然后转身离开,毫不留情的!

    但妖孽,有时候也会被另外一只妖孽给收拾了。

    然后,被狠狠收拾一番,甚至还会惨遭另一个妖孽的抛弃。

    但苏悠悠并不认为,自己有成为妖孽,甚至还能收服凌二爷这只极品妖孽的能力。

    所以,在和这个男人的相处过程中,她总是那么的小心翼翼,避免自己的心滑向那遥不可及的深渊。

    “当然有!”没有,不也要挤出来么?

    不然,你大爷的会放过我么?

    想到这,苏悠悠在心里又是狠狠的唾骂。

    自从上一次,某人耀武扬威的用着某段视频胁迫自己签下了三个月契约之后,她苏悠悠便当起来卖笑的“太监”。

    当然,她苏悠悠是只卖时间,不卖别的地方。

    他们的契约里,规定了苏悠悠在工作之余的时间,全部归属凌二爷所有。

    随传随到,随时奉陪!

    工作的性质,除了床上一事之外,苏悠悠必须全部奉陪。

    虽然这个条款有些霸道,但为了能早日拿回自己霸王硬上弓的某卷录像带,女人只好委屈求全。

    不就是三个月的时间,又不是三年!

    姐,自然耗得起!

    “那好,现在到市区主街道的咖啡厅来接我!不来的话,我X你!”凌二爷向来张扬,连X这样的字眼,也能随时随地的爆粗口。

    此时的凌二爷,正面对着家里的长辈硬塞给他的女人。

    凌二爷也到了适婚年纪。家里的人,也开始三天两头的催促着。

    而凌二爷也将这一切全都归咎于,谈老大和墨老三的错!

    谁让他们都这么早的就娶了媳妇?

    害的,他凌二爷也受到了牵连!

    看着面前这个整张脸涂抹着白面粉,表情虚伪的不像是同个世界的生物的女人,凌二爷就觉得反胃。

    这也让凌二爷想起了自己最近新鲜刺激的玩物苏小妞!

    “知道了,凌二爷!”

    表面上,苏小妞乖乖的臣服,但背地里却将凌二爷的十八辈祖宗挨个的诅咒了个遍。

    你X我,我还X你,X你全家,X你祖宗十八代!

    凌二爷,你等着!

    总有一天,我会翻身得解放的!

    到时候,姐一定要让你跪在姐的脚下,舔丫子!

    “东西挺重的,要不我顺便帮你拿上去吧!”本来顾念兮只让慕阳将她捎到菜市场,没想到这个男人却非常的热情,一个劲的要将她给送回家!

    这让顾念兮有些尴尬的同时,又不知道该如何招架。

    最终,她也同意了这个男人在菜市场大门等着自己,然后将自己送回来。

    而顾念兮也觉得,这也是响应他们家谈少的号召,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资源,节省家里的开支。

    今天,她顾念兮这不就剩下了十几块钱的车费了么?

    可到了家门口,慕阳竟然还要将这些菜给送上来,这有点说不过去了吧?

    当下,顾念兮立马开口拒绝:“不用了,这些事情经常做,都没有什么的。”说着,顾念兮从男人的手上抢下自己刚买的排骨。

    今晚,她还准备给谈少炖点排骨汤喝。

    “这事情,你经常做?”慕阳听到她的话之后,又是不清不楚的一问。

    而他的眼眸,也明显出现了片刻的黯淡。

    “当然咯,我是家庭主妇!”虽然不是全职太太,但给丈夫做一顿晚饭,也是起码的事情吧?

    “这样啊……”幕阳的视线,落在她买的那一些排骨上面。

    其实,顾念兮已经身为他人妇。

    买菜做饭的这些事情,应该极为平常。

    但为什么如今他亲眼见证了,心却那么的难过?

    难道,仅仅只是因为,自己看不惯她受累的模样,还是说,自己不喜欢她为了别的男人而操劳?

    若是前者,还好办。但若是后者,那可就麻烦了!

    想到这,慕阳的眉心微蹙。

    “那好,你先上去吧!”虽然心里有很多的不甘愿,但牧慕阳最终还是松开了手,让女人上去。

    “嗯,今天谢谢你了!”顾念兮朝着面前的男子点头致谢。

    “你上去吧,天气怪冷的!”她的身子板看起来很单薄,小小的身子在刚刚寒风吹过来的时候,有些瑟瑟发抖。

    看的他的心,搁疼的慌。

    “嗯,那你小心慢走!”顾念兮对着男人一阵浅笑之后,便自顾自的提着准备为谈少的补身体的食材,上楼去了。

    只是,离去的她并没有注意到,慕阳停留在她身上那抹过度深邃的目光。

    从她转身的那一刻开始,男人眼眸里的贪恋便从未掩饰过。

    那么深刻,那么痴恋的目光,他从来都没有给过莫妍。

    莫妍之于他,不过是从小到大的玩伴。

    再者,就是两家人的撮合,从让他们走到了一起。

    牵莫妍的手,就像是左手抓右手一样,没有任何怪异的感觉。

    但牵着顾念兮的手,慕阳却感觉到了心跳在加速,血压在上升。甚至,他贪恋的想要将那只小手,永永远远的拽在自己的手心。

    如果,顾念兮是他慕阳的女人,这该多好?

    当这样的想法窜出慕阳的脑子里的时候,连他自己都被吓了一跳。

    原来,自己从一开始,就对顾念兮抱着这样的想法?

    可顾念兮,如今已是别人的老婆,那个人还是他慕阳从小到大最为尊敬的谈大哥。所以,连他自己都觉得自己龌龊。

    意识到这一点之后,慕阳的脑袋耷拉了下来。

    看着顾念兮所住的那层楼点亮的灯火,看着从那里晕染开来的橘色光线,慕阳感觉自己的胸口暖暖的。

    只可惜,这样的暖,却不是属于自己,也不该是自己的……

    想到这,慕阳泄愤似的狠狠甩上了自己的车门,然后拉动了引擎,车子很快的驶离了原地……

    然而,纷纷离去的两人却都不知道,刚刚他们上演的这一幕,全都已经落进了不远处某一双黑眸子中。包括顾念兮刚刚对慕阳的致谢,也包括慕阳落在顾念兮的背影上那毫不遮掩的贪恋。

    看着这一幕,那个站在黑暗中的男子,暗自拽紧了拳头!

    和慕阳道别之后,顾念兮马不停蹄的回到了公寓里,先是煮了一锅饭,然后便是开始熬排骨汤。

    谈逸泽的胃口不挑,一般只要是她做的饭菜,他都会吃光光。偶尔两天饭菜上都没有什么荤菜,他也不会有什么意见。

    不过,她还是心疼他。

    最近S区有点忙,所以谈少连回到家的时候,都会在书房里打电话和想事情。

    可能是事情有点棘手的关系,男人最近的下巴都尖了好多。

    不过,从今天开始谈少应该会长胖才对。因为有她这么个贤惠的好太太,准备给他天天熬一些有营养的汤。

    她的厨艺虽然不是那么好,但前两天和苏悠悠出去逛的时候,她就买了一本菜谱。当时,还被苏悠悠取笑来着。

    不过能让少舒坦一点,顾念兮根本不会理会苏悠悠取笑自己。

    煮好了饭菜,将熬煮好的汤端上桌之后,顾念兮开始翘首等待着谈少。

    只是很奇怪的是,寻常这个时候应该下班归来,或是赖在厨房里和自己歪腻一会儿,又或是会在电视机前看新闻的男子,还没有回家!

    这会儿气温还是有点低,所以汤端上了好一阵子之后,凉了。

    顾念兮又只能将汤端到灶台上,开小火熬着。

    这期间,她张望了好几次公寓门口,都没有男人的身影。

    其实,谈少有时候也会无缘无故的没有回家吃饭,因为S区会临时有什么样的会议。所以对于这样的情况,顾念兮应该不觉得意外才对。

    但不知道为什么,今天没有等到谈少,顾念兮的胸口总是乱乱的。

    会不会,是因为今天自己第一次给男人熬了汤,他却没有能回来喝的缘故?

    “嘟嘟嘟……”卧室内的电话响起,顾念兮眸子里的希冀再度被点燃了。

    放下锅盖之后,女人匆匆忙忙便跑进去接通了电话。

    “喂,老公你怎么还没有回家?”没有看电话上的显示,顾念兮一拿起听筒便这么问。而这,都是因为她心里的那份急躁在作祟。

    “哟,兮丫头,你男人这么晚都还没有回家吃饭么?”出乎顾念兮的预料,电话听筒里传来的,并不是她家谈少的声音,而是那个欠扁的苏悠悠的声音。

    “嗯。”听到不是谈逸泽的声音,顾念兮眸子里的希冀很明显黯淡了下来。

    “该不会……他是搞wai遇去了吧?”

    不要怀疑,有时候苏悠悠就是这么少了一根筋。

    明知道,这个时候什么不该提,什么可以避免,她就是往那枪口上撞。

    而这话,也让顾念兮的眉心再度卷皱了起来。

    谈逸泽,会搞wai遇去么?

    “哎呀,兮丫头,瞧我这嘴巴,真是该打。”听着电话听筒里久久都没有传来顾念兮的回应,苏悠悠也意识到自己说错了什么。

    “没事,这不怪你!”顾念兮叹息着,脸色有些苍白。

    就在这个时候,大门处传来了声响。

    从步伐的铿锵有力,顾念兮听得出,那是她家谈少的!

    和谈逸泽虽然结婚之后几个月的时间,但有些东西已经开始在她的生命里留下了很深的烙印。例如:那个男人身上的温度,也例如:他的步伐声……

    这些,都已经在她的脑里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

    那是,别人怎么也取代不了的!

    “悠悠,他回来了!我们下次再聊吧!”说着,顾念兮赶紧挂断了电话,大步朝着公寓大门的方向走去。

    谈逸泽,你回来了,是么?

    有没有发现,围绕在苏悠悠身边的,都是个二字?嗷嗷~月末求鼓励,求票子~
(快捷键 ←) 上一章 加书架 目录 投推荐 下一章 (快捷键 →)

推荐:青春荷尔蒙 分手妻约 超级学生 拽丫头惹上酷总裁 很纯很萌哒 我的漂亮同桌 老子是富二代 女王凯旋 匹夫无罪 情深如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