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 都市言情 > 闪婚,谈少的甜妻
闪婚,谈少的甜妻 / 律儿

第八十七章 老公,我好像喜欢上你了

    章节名:第八十七章 老公,我好像喜欢上你了

    为了得到这样的生活,她霍思雨几乎拼尽了自己毕生的精力。

    可她得到的,是什么?

    看着散落了一地的衣物,霍思雨又突然笑了。

    谈家人现在就这么不待见她么?

    连她被暴打,都没有人出现来看她一眼?

    甚至,都眼睁睁的看着她被逐出家门?

    难道他们以为,只要将她霍思雨逐出这个家门,就可以安枕无忧了么?

    如果他们真的这么想的话,那就大错特错了!

    她霍思雨好不容易才成为人上人,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就放手呢?

    努力的支撑起自己的身子,霍思雨将自己散落了一地的衣服捡起,然后放进她的皮包里。而后,她慢步离开了……

    离开了谈家,离开她曾经真的爱过的男人……

    不过,她坚信有一天,她霍思雨能够回来的!

    回到这个地方,让曾经看不起她的这些人,知道什么叫做后悔!

    与谈家大宅大门前的凄凉一幕形成强烈反差的,是此刻回到了小公寓的小夫妻的床上。

    此刻,顾念兮坐在某个男人的怀中,一双小手更是安安分分的挂在男人的脖子上。

    那双漂亮的眸,从一开始就一直紧盯着自己的男人,像是恨不得一口将他给吃了似的。

    “小东西,做什么这么看我?不是你说,想要回家的么?”本来从谈家出来,是说要去约会的。可在某个公园里溜达了两遍之后,顾念兮却拉着男人说要回家了。

    而一回家,她就爬在自己的怀中,一句话也不说,就像现在一样。

    “是啊,我没有说过回家不好!”她将小脑袋蹭在男人的怀中,感受着他给她的那份安全感。然后,她如同猫儿一样,闭上了双眸。

    “老公,谢谢你……”

    这是,沉寂了不知道多久之后,女人才开口说出的那一句话。

    其实,她的小动作不断,聪明如他,又怎么不会发现?

    不然,当别人一口一口的说出她的罪名的时候,他又怎么会连一丝诧异都没有?

    但即便他知道,还是放手让她去做了。

    因为,他不愿看到她受到伤害。

    而最让她感动的,还是男人竟然知晓了她所有的心思。

    别人所看不透的事情,他一眼就看透了她的心思。明白她所想,知道她的担忧……

    这样的人,可遇不可求!

    从刚刚在谈家的时候,她就想要像这样的依靠在他的怀中,感受只有他谈逸泽才能带给她的这份安全感。

    “笨蛋,我们是夫妻说什么谢呢!”他怜惜的揉着她的碎发。如果没有他之后说出的那一句话的话,那这一幕应该会更加的温馨。

    用着怀中软乎乎的小身子,谈逸泽靠在她的耳际:“说谢谢,其实还不如某些实际行动来的有意义!”

    表面上,他的神情和言语,和平日里在X组织的时候很相似。

    但开始探进女人裙摆下作恶的手,却泄露了某些信息。

    “那你想要多少?”其实,当男人邪恶的咬着她的耳际的时候,顾念兮便已经猜测到男人的某种意图。

    但这,也没有什么。

    “两次,你敷衍我呢?”

    “我是不想敷衍你,但就不知道你谈大爷的体力……!”谁都知道,他们之间相差八岁呢!

    “小东西,又开始拿我的年纪说事了是不是?好,那就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做宝刀未老!”论说行动,没有人能敌得过他谈大爷。

    三两下,他便剥去了小东西的衣服,狠狠的欺负着她,叫她嫌弃他老!叫她说他体力不行!

    这一天,谈大爷非常疯狂。

    因为某个小东西,总是嫌弃他年纪一大把。

    所以,他决定亮出自己一身“真本事”,让他的小东西信服。

    而事实证明,谈大爷的最为在意的年纪问题,谁也不能轻易的涉及。

    不然,某个男人便会化身为一只大狼,将自己吃的连渣渣都不剩。

    从谈家回来之后,某个男人一而再再而三的折腾着。一直到天快黑了,这才放过怀中已经瘫软的小女人。

    “小东西,知道我的厉害了吧?”

    “恩恩,谈少不老!真的!”某女人非常不满的说着。

    “还敢跟我提这个字,看来还是我伺候的不好了!”某个恶男又在一旁磨牙:“要不,咱们再来一场比拼?”

    “不要了,人家都累死了!”某个女人嫌恶的拍开了他的大掌,软乎乎的小身子却钻进了男人的怀中。将自己的脑袋埋在男人的胸口处,倾听她最喜欢的节奏之时,某女人娇滴滴的声音传来:“老公,我发现,人家好像喜欢上你了!”

    “是吗?那值得表扬了!”某男人揉着女人的小脑袋,语调上虽然漫不经心。但他嘴角上的弧度,却又是那么的明艳动人。

    看来,他谈逸泽的付出总算是有了回报。

    他的小东西,总算也开始注意到他。

    “你就只有这句话想要对我说的吗?”女人听到男人的话之后,有些不满的抓挠着男人的胸口。

    “当然不止。”男人看着怀中的她,勾唇一笑。

    “那还有什么话,快说快说!”有些急躁不安的攀附上男人的脖子,顾念兮的红唇微嘟着。一双明媚的大眼睛,更是写满了期待。

    “顾念兮同志,喜欢上我这样的人,你可千万要挺住,千万不要气馁。组织上会尽可能的给你人道主义关怀的!”

    “谈逸泽,这就是你想要说的吗?算了,我收回我刚刚的话了!”女人气的牙痒痒的。

    看着谈逸泽那一脸痞子笑的样子,顾念兮突然觉得有些话,还是苏悠悠说的好。

    苏悠悠说过,在爱情的世界,先开口说爱的那个人,注定要比被爱的卑微很多。

    虽然,她现在只是一点点喜欢上谈少,还没有到爱的地步,但刚刚的表白,好像已经让她卑微了不少。这不,身侧躺着的某个男人,笑的花枝乱颤。要多欠扁有多欠扁!

    看来,还是要听悠悠的话,就算是真的爱上,也要死死的压在心里!

    推开某个一脸痞子笑容的男人,顾念兮准备离开。

    折腾了一整天了,连个午餐都没有吃,现在她都快饿死了。

    女人跳下了床,准备离开。

    反正某个老男人都用实际行动证明他宝刀未老了,那就算饿上几顿也没事。而且,最好饿到昏倒!

    吼吼……

    顾念兮觉得,自己这不是小气。只是,看着某个一脸痞子样的男人不服罢了。

    但顾念兮还没有来得及跳下床,手再度被束缚了。

    下一秒,她的身子又被卷到了男人的怀中。“顾念兮同志,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自然,也没有收回的道理!”

    男人拉住她,一双好看的眼眸微眯着。

    他相信,顾念兮不会不明白,他指的是不准她收回她喜欢上他的话!

    “谈少,别人说的话是水,我顾念兮的不是!我刚刚觉得说错了,想要收回还不成么?难道,这也要您的批准?”

    顾念兮鼻孔朝天哼哼着,一脸不服输的样子。

    一想起刚刚他那得瑟的尊容,她就恨得咬牙切齿。要不是打不过他,她真的早就跟谈少翻脸了!

    秉着好女不和男斗的准则,顾念兮准备推开男人跳下床。

    可无奈,某个欺压在她身上的男人,不肯松开。

    “谈少,这又是怎么了?我可不需要您老人家的人道主义关怀!”见头顶上某个男人一脸铁青的样子,顾念兮又是一阵鼻孔朝天的哼哼。

    她顾念兮也不是好惹的,可不是这老痞子想要欺负就随随便便欺负得了的!

    “小东西,我说不准你将话收回就不准,你听清楚了没有!而且,我看在你这么诚心诚意的份上,就准许你喜欢我了,听清楚没有?”他紧抱着她,铁青的脸最终一点一点的漾开,化成一个疼爱的笑容。

    顾念兮想要回答:要是真的让您老那么勉强的话,那就不必了。

    可她这话没有说出口,男人的唇再度覆上了她的,让她剩余的话语,全部变成了嘤咛。

    看着吻着她的男人眼眸里的笑,顾念兮只能在心里谩骂着:该死的霸道老痞子!

    手脚并用,女人狠狠的抓着男人的背部。让这个霸道的霸道的老东西得逞!

    但这一切,男人却都是默默的承受着。

    而他的嘴角,却始终保持着幸福的弧度……

    因为,他的小东西已经喜欢上他了。

    那距离爱,已经不远了吧?

    但不管需要多少时间,她才能给他想要的爱,他谈逸泽都会心甘情愿的守在她的身边,等着她。

    因为,他谈逸泽早已发现了,他的心早已遗失了。

    遗失在,他的小东西的身上了……

    春天,是万物复苏的季节。

    这天,苏悠悠下班的时候,就提着自己的小包包离开了办公室。转身,来到停车场。

    今天是周末,不知道下午顾念兮有没有空。要是有空的话,苏悠悠一定要霸占她一个下午的时间。

    想着,苏悠悠迈着轻快的步伐离开了。

    前几天,在酒吧里发生的那些不愉快的事情,是让她有些伤心绝望。但接连下来的加班,让神经粗条的苏悠悠,早已忘记了那些事情。

    此刻的她,哼着小曲,扭着小蛮腰,快活的乐不思蜀。

    只是,走到停车场的时候,苏悠悠又看到那辆车,还有那个男人了。

    已经记不清多少天了,这个男人每天都会将车子停在这里,而且每一次都会碰上她下班。然后,这个男人就像现在这个样子,推开了车门站在那一天,像是看戏一样的看着自己开车离去。

    见男人俊俏的外表,苏悠悠那颗猥琐又激荡的内心,开始作祟。

    “嗨!”每一次见到帅哥,不管是认识还是不认识的,苏悠悠都会第一个打招呼。美其名曰:提高审美能力。

    在苏悠悠的主动打招呼之下,帅哥赏赐给她一个笑脸。

    这让苏悠悠乐的,有些找不着北。

    她是见过帅哥,可真的没有见过如此倾国倾城的帅哥。淡淡是嘴角挤出一个弧度,便好像能让这个世界为他一亮。

    不过,帅哥长的再好看,那也总归是别人家的。

    想着,苏悠悠上了自己的车。帅哥调侃完了,她该去调侃一下顾念兮了!

    只是,当苏悠悠正准备发动车子的引擎之时,刚刚那名站在不远处的帅哥,却出现了在她的车子前方。

    “喂,帅哥!别以为你长的好看点,就能挡道啊!”朝着男人按了好几下喇叭,却怎么也没有能让那个帅哥移动脚步。这会儿苏悠悠下了车,准备找男人理论。

    可不管她怎么说,那个帅哥始终都保持刚刚的笑容,就是不挪开他的步伐。苏悠悠打量了好一会儿,在某男有些激动,激动于她该不会是认出了自己吧的时候,苏悠悠又道:“难道最近的帅哥质量都有限,长的如此好的皮囊,却是个聋子?”说着,苏悠悠还不忘围着这个男人绕着走了一圈,不时的发出“啧啧啧”的惋惜声。

    这一次,连被凌二爷带在车上,准备遇不到苏小妞的时候可以打趣的小六子,都险些栽倒。更别说,此刻被某个猥琐的女人打量了不知道多少遍的凌二爷了。

    他凌二爷在这边蹲点已经有好些天了。就是希望,能让这个苏小妞能认得出自己。

    没想到,这粗线条的女人,非但没有将他给认出来,竟然还将他当成了个聋哑人士,这会儿正对着他比手划脚的!

    凌二爷白了她一眼:苏小妞,你还能再无知一点么!

    “说人话!”看着苏小妞不断的朝自己比划着什么,凌二爷最终从嘴里挤出了这么几个字。认识苏小妞之后,凌二爷经常对她产生的想法就是,恨不得直接将她掐死算了。

    “原来不是个聋子!那为什么姐说人话的时候你不好好听,非要姐这么费力呢?”见此帅哥不是残障人士,却不能好好待人,苏悠悠对他的好感一下都没有了。这会儿,她有自顾自的朝着车上走去,又不时发出一阵感叹声:“现在的帅哥怎么都品质跟不上质量。以为长得帅,就可以在别人的生命中猖獗一辈子?”

    “苏悠悠,士别三日,你可是一点长进都没有了!”忍无可忍,无须再忍!凌二爷终于按捺不住自己被摧毁的有些残破不堪的小心肝,大步来到苏小妞的面前。

    “哟,原来是认得你苏姐姐的?”听到身后的男人准确无误的喊出自己的名字之后,苏悠悠停住了步伐。有些诧异的看向身后的男子。

    这男人,出现在这里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

    而且,每天都在自己下班的时候准时出现。

    难道……

    “当然,不只是认识,还非常的熟。”刻意忽略掉她口中老是挂着的“姐姐”二字,男人咬重了“熟”这个字眼。他指的,是那一晚上他凌二爷差一点被霸王硬上弓的事情。

    男人说话的时候,邪恶的朝着苏悠悠凑近挑眉。

    这一刻,来人给苏悠悠的感觉深邃的很。那一双黑色的眼眸,明明就在她的面前,却让她觉得遥不可及。是那种远在天际,只能给人仰望,给人臣服的感觉……

    “熟么?可是姐姐和你不熟。若你是喜欢上姐姐,在这里苦苦守候了几天,想要跟姐姐告白的话,那姐姐劝你,还是收起你的心思。暗恋是成功的哑剧,说出来就要变成悲剧了!”苏悠悠以一种非常老成的口吻,回应着。

    说完这话,女人便再度准备迈开脚步离开。

    帅哥,一直都是苏悠悠流口水的对象。

    但这个帅哥,身上那种无端的疏离感,却让苏悠悠感觉莫名的危险。

    苏悠悠最讨厌的就是像是这样的有钱人家的公子哥,仗着家里有点小钱,就用鼻孔瞧人,活脱脱全世界每个人都欠了他多少钱似的。

    虽然身边的这一位还没有到那样的地步,但潜意识里苏悠悠还是觉得自己应该和他保持一点距离的。

    “说出来就是悲剧了?呵呵,我凌宸这一辈子还不知道什么是悲剧,要不苏小妞你给我演一出来瞅瞅?”凌二爷看中的目标,怎么可能那么轻易撇开?

    见到苏小妞大步朝着车子走去,凌二爷的腿也跟着上前。

    仗着腿长的关系,男人先于苏悠悠一步,挡在她的面前。

    “姐没有兴趣当别人生活里的悲剧,你要是有兴趣的话,尽管到别人的生命中演绎这个角色!再挡着姐姐的步伐,小心我让你变成慈禧身边的李莲英!”苏悠悠说这话的时候,视线落在男人的裤裆上。

    这一招,其实她还是从那么猥琐的八卦小说里面学来的。没想到,这会儿竟然真的派上用场了,而且对象还是一人间极品的帅哥。

    “李莲英?那不是个太监么?怎么说的这么含蓄,这可不是你的性格!”没想到,这个极品帅哥,连性格都这么极品。

    本是威胁他的话语,到了他的嘴里竟然反被他调傥了一番。

    一咬牙,苏悠悠又道:“没想到你长的这么正儿八经的,嘴里连象牙都吐不出来!”

    “那要看对方是什么人了!”男人又是红唇轻勾。他的言下之意,便是她苏悠悠根本就不是人,根本用不着和她说人话。

    这会儿,苏悠悠真的感觉自己快气炸了。

    她当初孤身一人来到这个城市闯荡,不就靠这张能耍死人不偿命的嘴巴么?

    可今天遇到的人,怎么嘴皮子功夫比自己还溜的?

    “年轻人,你的性格姐喜欢,但姐不喜欢你的性别!”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既然嘴皮子耍不过人家,那她苏悠悠走还不行么?

    想着,准备拉开自己的车门,上车去。

    但没想到,她的手刚刚才触及到自己车子的门把之时,某个恶趣味的男子竟然将手覆在了她的上面。抓着她那双又白又嫩的小手,揉了又揉,像是在他手心里的并不是人的手,而是某一个可爱玩物。

    而苏悠悠也一时间察觉到自己手心处传来的诡异电流感,连忙将自己的小手收回。

    凌二爷抬眸的时候,便开到小脸红的和煮熟的西红柿没有什么差别的苏悠悠,眸底的笑容终于化开。这只带刺的野玫瑰,看起来真的要比想象中的棘手。

    不过,他凌二爷这辈子,最喜欢的就是挑战常人能及的。

    想到那一晚上,他和她有过的美丽夜晚,男子轻笑出声:“你确定,你不喜欢我的性别么?我可记得,那一晚上苏小妞你可是喜欢的紧。”

    他的唇角继续保持意义不明的笑容,安静的看着她。

    凌二爷就是这样的人。

    他的城府,比较深。

    他的笑容,不代表他的友好,甚至连他的温柔,也能演绎出常人所不能及的阴谋色调。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和你也不熟悉!”看着他凝望自己的黑眸,苏悠悠感觉头皮发麻。第一直觉就是,自己招惹上了不该招惹的人。

    那她惹不起,总躲得起吧?

    想着,女人推开凌二爷,便准备打开车门离开。

    这一招,在城市的男男女女之间,屡试不爽。

    但很多时候,也有失效的时候。

    就像,这一刻一样……

    当苏悠悠拉动车子的门把之时,她的小手再度落进了某个坏男人的手上。而相比较上一次,这一次男人更为得寸进尺。

    不止紧掐着她的小手玩着,甚至还顺势将她的整个身子揽进了他的怀中。

    感觉到那燥热大掌上的温度,源源不断的从自己腰上的那一块,传达到自己的身体上。

    那一刻,苏悠悠本能的想要从男人的怀中挣脱,而男人却邪恶的凑到她嘴角上说了一句话。仅仅只是一句话,便让苏悠悠安静了下来。

    一双漂亮的眼,一直盯着面前的男子看,像是在确定着什么。

    不是因为他们此刻的动作有点怪异,更不是这个男人让苏悠悠感觉到什么狗屁的安全感。

    而是,那个男人说:“你把我给睡了,你说我们熟悉不?”

    这么彪悍的事情,真会是她苏悠悠做的么?

    虽然那一晚上的事情,苏悠悠早已抛到脑后。

    但如今仔细回忆起来,还是有些模模糊糊的片段。

    “嘿,这位先生你怎么长的那么像我的下一任男友?”

    “是啊。看在你能长成这个样子的份上,今天你想要带本宫回家,本宫准了。”

    “当然,能带本宫回家,要觉得这是你的荣幸,知道不?还不快跪安?”

    当那些诡异的谈话还有画面闪现在苏悠悠的脑子里之时,男人更是邪恶的覆在她的耳际到:“还有,你不记得你离开的时候,还给了我二百五的服务费?”

    这个世界上,敢拿着二百五羞辱他凌二爷的,恐怕也只有色胆包天的苏悠悠了。

    听着男人的叙述,苏悠悠感觉自己浑身血液都在簌簌的往自己的头顶上窜。

    原来,这个男人就是那一晚上,不知道是自己占了人家便宜,还是人家占了自己便宜的“男猪脚”!

    怎么办?

    苏悠悠一时间手足无措,任由男人将其搂在怀中。

    而男人也像是看穿了苏悠悠的想法似的,搂着她的手非但没有松开,更还加重了几分力道。“如果你还记不起来的话,那我也可以帮你回忆回忆!正巧,我家那天晚上开了一架摄像机,将你的那些恶行,全都记录下来了。如果你需要的话,现在我可以带你去看。虽然那天晚上你是残暴了点,不过拍摄的角度还算不错,看起来比人家的精彩多了!”

    某个恶趣味的男人,像是害怕那羞辱心还不够让苏悠悠自责似的,再度添了把火。

    “啧啧啧,你是没有看过那段录像,看过之后你也会觉得效果不错的。若是把它产量化的话,咱们两人绝对能够小赚上一笔。”

    “你敢?”

    产量化?

    那不就是刻录成碟,然后大街小巷的播放?

    到时候,整个世界不就将她的身子给看光光,也都知道,她苏悠悠其实就是一女痞子了么?

    这一刺激,苏悠悠总算是回过神来。

    当即,她推开了某落在自己腰身上的大掌,和男人怒目而视,道:“你究竟想要怎么样?”

    看他穿的如此风流倜傥,开着的小车子,也不像是缺那么几个钱的人。

    但看人,不能从表面上看。

    就像刚刚,她初见这男人的时候,都不知道如此俊逸不凡的外表下,掩饰着的是这么一颗卑微病态的内心!

    “你说我敢不敢?”

    这个世界就是有那么一种人,即便是他笑着和你说话,也能让你感觉到莫名的压力,也像是在命令着你,让你不得不从。

    而面前这个病态加猥琐的男人,就是这一行列的。

    “我……”面对这个男人,苏悠悠大多数是无力的。

    一来是因为这个男人的嘴皮子功夫,比她的还要出神入化。二来,则是因为这个男人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神秘感,让人察觉不到他的真正底线究竟在何方。

    “我知道,现在的你还想不出,该怎么样对你的行为负责。这样吧,等你想要的时候,去找我!我随时恭候你的光临!”说着,男人从自己的西装口袋里掏出一张名片,直接塞到了女人的手上。

    “当然,你也可以考虑不去。不过到时候成了某片的女主角,就不用太感谢我了!”说完,男子松开了苏悠悠的手,在女人回过神来之际,大步朝着自己的车子走去。

    一上车,男子便挥了挥手。示意坐在前座的小六子发动引擎。

    小六看了看前边愣在原地的苏小妞,再看看后座上那个一脸气定神闲的男子,本来想说些什么。毕竟,这个世界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像凌二爷一样,拥有那么强悍的内心世界。看这苏小妞失魂落魄的样子,要是想不开作出什么傻事可就不好了。

    但被身后那个冷气压的笼罩下,小六子最终乖乖的闭上了嘴,拉动了引擎。倒下了一个苏小妞,还有千千万万的苏小妞可以奔涌而上。但若是得罪了一个凌二爷,那估计这个世界上就没有小六子这个人了。

    而后座上的男子,在看到后视镜里那个女人的身影逐渐变得模糊之际,嘴角扯开了灿烂的弧度。

    苏小妞,接招吧!

    你凌二爷,有的是本事对付你,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一失足成千古风流人物”!

    星期天的急诊室,苏悠悠临下班之前,被叫到急诊室先帮一会儿忙。但因为之前,苏悠悠已经约了顾念兮,只能直接将她叫到了这边来等自己。

    顾念兮到的时候,苏悠悠正在急诊室一病人打针。

    “医生,为什么打针之前,你还要往我的屁股上擦酒精?”看得出,这位病人似乎没有什么常识。

    “这样,你打针的时候屁股就不疼了!”某个带着口罩的女子,很利索的回答着。

    “可我的屁股还是疼的要命啊!”某位病人打完针之后,还不忘揉了揉自己的屁股。

    “那肯定是你的屁股酒量大了些!”带着猥琐,带着无厘头的回答,从穿着白大褂的女子口中传来。

    即便那人没有摘下口罩,但顾念兮还是认出了,这人就是苏悠悠。

    因为这个世界上,能将一个医学常识用如此猥琐的言语表达出来,除了妇产科医生苏悠悠,还会有什么人?

    “兮丫头,我这边好了。我们可以走了。”打完针,将事情都处理完之后,苏悠悠边摘口罩,边朝着顾念兮的方向走来。

    “悠悠,酒精明明是在起消毒作用的!”

    “嘿嘿,我不过是开个玩笑,减轻一下患者的痛苦。最近医院的护士人手有些不够,医生下班都要过来帮忙扎针,连我这个妇产科的也不放过。”苏悠悠只是吐了吐舌头,一点也没有因为自己猥琐的一面被顾念兮看到而尴尬。

    因为猥琐的事情,苏悠悠在顾念兮面前已经做了不计其数了。也不在乎多这么一两件。

    “那今天我们先去逛街吧。我们到这边之后,都没有一起逛逛。”说这话的时候,顾念兮看向了这个城市的马路。

    也正因为这样,顾念兮错过了此刻苏悠悠脸上一闪而过的阴霾。

    “好!就让姐今天带你到处转转。”被顾念兮的憧憬感染,苏悠悠也暂时放下了心中所有的不安,牵着顾念兮大步朝着大门走去。

    这一天,苏悠悠仗着比顾念兮先到这个城市几个月,比她熟悉这里的路况,带着顾念兮转悠了这里各大街。

    一路,他们都是满载而归。只不过他们两人逛街的地方,并不像是霍思雨经常去的各大名牌服侍专卖店。所以即便买了许多,也花不了多少钱。

    等到买的差不多的时候,两人才到附近的咖啡厅里闲坐。

    但一坐下,苏悠悠那八婆的本质便开始发挥的淋漓尽致。

    “兮丫头,你和你家少结婚这么久了,有没有那个啥的?”说这话的时候,苏悠悠一脸的猥琐表情。“我觉得吧,以你家少那个健壮的体魄,尺寸一定不小吧!”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顾念兮的脸皮,还没有修炼到和她苏悠悠的可以相提并论。在这人来人往的咖啡厅里聊这样的话题,让顾念兮的小脸早已羞红一片。

    “真的不知道吗?我看你一定被你家的谈少得逞了吧!不然,你的脸为什么比猴子屁股还要娇艳?”

    这便是苏悠悠。

    八卦和猥琐结合的最为淋漓尽致的成果!

    “我说,你们每天最多有几次?”

    “你别光说我!你不是说你也有喜欢的人吗?那你现在把那个人给强了没有?”被苏悠悠打趣的脸色已经红似朝霞,顾念兮赶紧转移话题。

    在顾念兮的印象中,苏悠悠一直都是彪悍的。

    所以,她认定苏悠悠和他喜欢的人的第一次,一定是苏悠悠先下手为强!

    只是,被提及此事的苏悠悠,却像是xie了气的皮球一样,瞬间蔫了下来。

    是啊,几天之前她苏悠悠确实还有一个喜欢的人。每天,还会对着那个人的背影,各种各样的YY着,企图有一天能将他给撸上自己的床。

    只是没有想到,短短的几天她却经历了这个世间所有的沧桑。

    先是心爱的人,和霍思雨勾搭上了,让她觉得肮脏不堪。紧接着,她还醉了酒,好像还把一个陌生人给强了……

    “悠悠,你怎么了?”顾念兮自然也注意到,在自己说到这一番话的时候,苏悠悠那张小脸上的苍白。

    “兮丫头,姐如果真的把一个人给强了,你说姐该拿什么赔偿给人家?”

    昨天那个男人的意思,大致就是想向她索要赔偿吧!

    虽然说,发生这种事情都是女的吃亏,再说了她还是个黄花大闺女。任由她怎么想,都觉得自己才是受害的那一方。

    可是没有办法,如今人家受害者都找上门来了,还耀武扬威着手里的证据,这让苏悠悠也开始混淆了。

    也许,那一晚的自己,真的很*很暴力!

    所以,才让本该非常享受的男人,如此娇羞的向她讨要说法。

    “悠悠,你真的把一个……一个男人给强了?”

    虽然,这彪悍的事情,像是苏悠悠会干出来的事情。但顾念兮一时间,还真的有些难以接受。

    “……”苏悠悠没有回答,只是含蓄的点了下头。

    “那悠悠,你不是得逞了吗?干嘛,还一副丧家之犬的样子?”

    “兮丫头,你有所不知,我……我强错人了!”

    “苏悠悠,你疯了不成?你竟然做这样的事情都能上错人?你的脑子到底是什么做成的?”听到苏悠悠的话之后,顾念兮也按耐不住大骂了起来。

    而苏悠悠则在看到顾念兮那张盛怒的脸之后,嬉皮笑脸的说着:“我逗你玩呢!我只不过是开了个玩笑,你用得着这么大声嚷嚷么,兮丫头?”

    最终,苏悠悠还是怕顾念兮为自己担心。

    这,就是苏悠悠。

    表面上看起来大大咧咧,却舍不得身边的任何一个人为她难过。

    “真的吗?你这个死丫头,该死的欺骗我善良的感情。”听到苏悠悠的话之后,顾念兮很明显的松了一口气,抓着水杯狠狠的灌了一口。

    也正是因为这样,顾念兮错过了苏悠悠眼眸里一闪而过的苦恼……

    这一天,总体来说顾念兮还是过的不错的,起码和苏悠悠逛了一天街之后,她还找到了两件情侣T恤。回到家的时候,还将其中一件上面印着小鸡图样的T恤,套在谈逸泽的身上。

    看着男人铁青过后,又是一脸无可奈何的俊颜,顾念兮笑的花枝乱颤。

    “老公,你穿这样很好看!”为了缓和男人僵住的脸色,顾念兮乖巧的圈住了男人的脖子。

    “真的?”

    女人点头如捣蒜。

    “真的那么好看的话,那你有没有冲动,想要拨开我的衣服看看?”

    男人朝着女人邪恶的笑着。

    “老公……我没啥兴趣的说。”

    “没兴趣也必须剥。”某个穿着小鸡图样的男子独断的扛起了顾念兮,朝着卧室浩浩荡荡的走了。而被扛在肩膀上的某个女人,只能恨得咬牙切齿的发誓:要是下辈子找男人,一定不能找力气这么大的。一只手就能将她扛到肩膀上,她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了!

    这一晚上,这小公寓内上演的,依旧是一场火……

    与此同时,从谈家已经消失了好几天的霍思雨,正蹲在某一间小公寓里的看着验孕棒上出现的两条横线,嘴角上扬起了诡异的弧度……

    其实凌二爷有时候挺变态的,希望苏小妞能挺得住。

    嗷嗷,记得记得,咱的票子哒。
(快捷键 ←) 上一章 加书架 目录 投推荐 下一章 (快捷键 →)

推荐:青春荷尔蒙 分手妻约 超级学生 拽丫头惹上酷总裁 很纯很萌哒 我的漂亮同桌 老子是富二代 女王凯旋 匹夫无罪 情深如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