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 都市言情 > 闪婚,谈少的甜妻
闪婚,谈少的甜妻 / 律儿

第八十章 遭遇醉酒女流氓

    章节名:第八十章 遭遇醉酒女流氓

    “你真的打算过去?”微眯眼眸之后,男人转身看着怀中的小女人。

    看着她一脸期待的样子,谈逸泽落在她腰身上的手,不免得又加大了几分力道:“该不会,你真的打算和舒姨一起去卖场吧?”

    见顾念兮只是一脸期待的看着自己,并没有作答。聪明如谈逸泽,又怎么可能猜不出女人的想法呢?

    当下,男人的眼眸在一瞬间蒙上了一层冰。

    连同他的身影,也变得有些干哑。

    “老公,我是最近好久都没有去逛街了……”从来这座城市开始,顾念兮可以说还真的没有逛个街。至于今年买的那几件过冬的棉衣,也是在商场买菜的时候顺便带回来的。顾念兮还记得,那些都是商家做促销,打半折的东西。

    “那也不行。和谁去都行,我就是不准你和舒姨一起去!”男人的话,斩钉截铁,俨然的命令。

    说这话的时候,他的唇紧抿,眉心微皱。

    这一切,都证明着这个男人不悦的事实。

    而她,则在他熟悉的嗓音里,听到了不熟悉的冷漠。

    这让,顾念兮微微有些伤心。

    “可是,除了舒姨我真的找不到什么人可以陪我逛街了。你知道的,在这个城市我人生地不熟的,除了悠悠,我就认识舒姨和霍思雨。悠悠最近手术档期排的特别满,根本就抽不出任何时间来陪我。而霍思雨,你也知道我现在根本就不可能和她肩并肩的走着,你说,除了舒姨我还能找谁!”顾念兮说这些的时候,鼻尖莫名有些酸涩。

    但这,却不是因为想起自己处于的这个陌生的环境。而是,因为男人语调里面的冷……

    “那我也不准你找她!”说这话的时候,谈逸泽其实也察觉到自己对顾念兮莫名的霸道了些。

    而潜意识里,现在顾念兮已经是自己的妻子,是他谈逸泽今生要共度一生的人。舒落心母子就算有再大的能耐,也不可能单单就靠和顾念兮逛一趟超市,便能收买了他的小东西的心!更不可能,让她改嫁给谈逸南。

    可一想到他们一直在窥探他的小东西,谈逸泽的心里就是说不出的滋味!

    他认定,他的小东西只能属于他谈逸泽一个人的。谁都不可以碰触她,连窥探也不行!

    “难道你要我一个人生地不熟的,自己去逛街不成?还是说,你要陪我逛街?”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顾念兮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当即扭头看着身侧的谈逸泽。那双明丽的大眼里,是满满的期待。“老公,你陪我逛街去好不好?”

    “你认为,我有那么多美国时间?”他盯着她看,似乎不满意这个决定。

    其实,谈逸泽非常不喜欢大卖场那种东西。若不是有需要,他一定不会走进去的。

    “真的没有么?老公,你就行行好么!”说这话的时候,顾念兮已经迫不及待的双手环住了男人的脖子,将自己毛茸茸的小脑袋埋到了男人的胸口处,蹭了蹭。

    她知道,谈逸泽最喜欢她的这个小动作了。不然每一次,为什么她在他怀中做这个动作的时候,男人都会倒抽一口冷气?就像,现在这样?

    “老公……行不行?”可男人似乎打定了主意,不管她如何说,如何做,男人都不肯给她任何回应。

    不过,看男人这个样子,顾念兮知道,这男人虽然嘴上不说,但顾念兮知道,这个男人非常不希望她和舒落心一起逛街。

    于是,看着男人卷皱眉心的样子,顾念兮的唇角突然是一闪而过的狡诈。当然,顾念兮也非常聪明,为了不让谈逸泽察觉到些什么,女人很快的就将自己眼眸里的怪异深深的掩藏了起来。

    片刻之后,她伸手推开了谈逸泽。

    一只手推不开,便用两只手。挣扎了一会儿之后,男人总算松开了。

    而后,她便提着刚刚买回来的蔬菜,大步朝着厨房的方向走去。临离开之前,女人当然还不忘记放一把火:“既然老公你实在不能陪我出去逛一次街的话,那我只好跟舒姨去了!”

    说完这话,顾念兮是一个停步都没有。直接钻进厨房,便准备开始做饭。可手还没有将手上提着的蔬菜放进盆子里,她的手臂又被谈逸泽拉住了。

    “不准去!听到没有,我不准你和舒姨去。”此刻的谈逸泽,敛去了所有的笑意。他盯着顾念兮看的那双黑眸,让她莫名的觉得陌生。仔细一看才发现,原来此刻的黑眸里,暗藏着寒光。那如同利剑一般的寒光,让所有接触到他目光的人都不由得屈居于他如同王者的压迫之下。

    触及男人眸子中的利剑,顾念兮有那么一瞬间懦弱的想要退却。不得不承认,这个男人身上那深入骨髓的王者气息,很容易便能让人屈服。更不用说,他像是此刻这样,发了怒,动了威,让你不得不从。

    可一想到,最近这一阵子,这个男人时不时的就对自己使用冷暴力,顾念兮便硬着头皮回应道:“你说不准就不准了?我偏偏就是要去!”

    “这是命令,你也敢不服从?”他的黑瞳里,充斥着怒焰。那咆哮的嗓音,让这个狭窄的空间里,有着令人窒息的沉闷。更让人感觉,五脏六腑都被他的声音弄得发颤。

    真的,从来还没有人敢如此直接的顶撞过他谈逸泽。他向来待人清冷,眉梢之间也会保持着一抹淡笑,但所有人也看得出,这样的男人并非想表面上看上去的那么好脾气。再者,他身居高位,也没有什么人敢轻易的惹怒他。

    可偏偏,顾念兮做到了!而且,她竟然做的如此好!

    看着男人朝着自己咆哮的样子,看着他脖子上凸出的青筋,感觉他落在自己手上的大掌不大的加大力道。顾念兮知道,他怒了,终于怒了!

    这回,他再也不像最近这段时间那样,不再是一尊毫无表情,没有人气的雕塑。

    却让顾念兮感觉,鼻尖的酸涩不断的朝着身体的各处蔓延开来。

    她也盯着男人看,带着前所未有的认真。仿佛,不想错过男人脸上的任何一个表情。

    “听到没有?我说,我不准你和舒姨去!”即使明知道,一次简单的逛街,不可能轻易的改变他和顾念兮现在的关系。但他,就是霸道的不想要让她去。

    他的小东西,只能是他谈逸泽一个人的。

    其他人,就算是窥探,就算是肖想也不行!

    因为,这会让他发疯,会让他克制不住情绪的朝着她咆哮,朝着她怒吼。就像现在一样!

    “命令?谈逸泽,我不是你的下属,你认为我凭什么听你的?”明明,一开始只是个玩笑。

    但在男人朝着自己怒吼之后,顾念兮发现,某种悲哀已经持续不断的在自己的脑子里上演,徘徊……

    冲突,突然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而她的语调,也冷硬到了极致!

    只是,胸口却是莫名的钻骨的痛!

    这样的痛,即便当初面对和霍思雨一起滚在床上的谈逸南,都没有过的感觉。却偏偏,因为这个男人,她第一次知道,什么叫痛彻心扉!

    泪水,没有预兆的开始在顾念兮眼眶中打着转。

    但她,却是固执的不肯让眼泪掉下来。

    “我是你的丈夫!你说,我有没有权利管你?”周子墨说过,女人不能太宠。宠过头了,她们便会骑在你的头顶上。

    刚开始,谈逸泽还没有发觉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不过,现在他似乎也懂了。

    顾念兮这小东西,就是被自己宠过了头!所以,她现在才敢违背自己的命令!更敢当着面,朝着他谈逸泽大呼小叫的!

    “是,你是我的丈夫,这一点我不可否认!但谈逸泽,我是嫁给你,我不是卖给你。我也有我自己决定的权利。”谈逸泽的脸色,比想象中的还要冷酷上几分。

    此刻的他,一手紧拽着她的手臂,像是恨不得将她的手拧碎似的。而那张线条冷硬的俊颜,此刻也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他眼眸里的视线,是那么的冷。仿佛,不屑于和她争吵!

    那始终紧抿的薄唇,比任何利刃都要让人心寒……

    那一刻,她所有的伪装,所有的坚强,都在一瞬间被击垮。不设防的堤口,轰然倒塌。那一颗颗豆大的晶莹,不断的从她眼眶中滑出。

    看到她的泪,谈逸泽慌了。

    以前,他发怒的时候,经常都需要很长的时间用来平复心境。

    但这一切,他的小东西的泪水滚出来的那一瞬间,谈逸泽发现自己心里最柔软的那一处,突然被人狠狠的掐了一下。

    他感觉,自己的身子也随着小东西的泪水开始瓦解,开始崩溃,开始变得不堪一击……

    看着她啜泣的样子,谈逸泽只能无奈的扯动了自己的唇角。也许这个世界上,他的小东西对他才是最为特别的。不用什么武器,单单是一颗眼泪,就足以让他谈逸泽缴械投降。

    可谈逸泽伸出手,还是慢了一步。

    当他准备将满脸泪水的她拉进自己怀中的时候,却看到了她手上提着的菜篮子掉落在地上。那发出的闷响,让这个空间变得越发的沉闷。而后,女人转身便快速朝着卧室的方向跑去。

    在谈逸泽还没有拉住她的时候,她成功的躲进了卧室,将自己反锁在另一个狭小的空间里。

    而谈逸泽则看着自己抓空了的手,有些无措……

    这夜,谈逸泽一个人在客厅里睡。

    这期间,其实他有好几次真的想要直接硬闯进他和顾念兮的卧室里。但迈开的脚步,最终还是在犹豫过后,收了回来!

    这夜,他们两人都没有吃晚餐。

    顾念兮也一整晚都躲在卧室里,没有再出过门一次……

    这夜,春风已经吹遍了这座北方城市,但顾念兮却觉得,这温度竟比冬日还要冷。

    即使此刻她浑身上下已经包裹着厚实的棉被,即使她将室内的暖气开到最高,还是不能抵御如此的寒气……

    也许,她不是真的身子冷。

    而是,心冷了……

    与此同时,城市另一个角落的某间酒吧。

    最近几天,温度有所回升。所以,这对于到这北方城市的苏悠悠来说,也是个非常好的消息。这天,时间已经过了晚上十一点,苏悠悠依旧坐在酒吧的吧台前,没有任何回去的念头。

    其实,若是寻常的时候,苏悠悠早已回家了,在陆子聪的陪同下。

    但今天,她没有。

    连日来的阴冷天气,让来自南方的苏悠悠已经有好几天晚上都不敢出门了。再加上前一阵子因为觉得自己做了对不起顾念兮的事情,所以苏悠悠已经好几天都没有心情来到这酒吧喝酒玩乐。如今,总算将自己做的坏事和顾念兮坦诚,也得到了顾念兮原谅的苏悠悠,真的感觉一身轻松。

    为了庆祝顾念兮原谅自己,所以苏悠悠今天打算无论如何也要等到陆子聪,和他见上一面,作为自己的奖赏。

    作为陆子聪寻常在酒吧的玩伴的苏悠悠也知道,陆子聪只要有时间,都会到这边来喝喝酒,听听音乐。

    所以,苏悠悠也坚信,自己今天能在这里见到陆子聪。

    只不过,此刻满心欢喜,等待陆子聪出现的苏悠悠并不知道,她所有的一切,包括她的笑容,也包括她的期待,全都落进不远处隐藏在阴暗中的黑眸子里。

    “凌二爷,要不我去请苏小妞过来这边坐坐?”懂得察言观色的小六子自然猜得到,身边的这位爷似乎对苏悠悠非常感兴趣。

    自从他在这个酒吧里看到苏悠悠之后,便一连好几天都光临这间酒吧了。虽然这酒吧其实也是他凌二爷旗下的,但这里的人都知道,他一年到头也不曾在这里出现几次。对于他而言,凌家的财大气粗,这间小酒吧就算赔点小钱什么的,也不碍事。

    可最近这段时间,凌宸却经常出现这里。或许别人只是觉得,凌二爷最近开始重视这间酒吧的效益了。但小六子却知道,这位爷其实是看中了上一次出现在这里的苏悠悠。

    要不然,他为什么接连几天都在晚饭之后准时在坐在这个位置,然后观察着苏悠悠曾经坐过的那个位置?

    等了好几天了,苏悠悠一直都没有出现,小六子能从这位爷的脸上看到的笑容,也是越来越少。

    不过好在的是,今天苏悠悠终于出现了。

    而小六子也观察到,自从苏悠悠进了这酒吧之后,凌二爷的视线就不曾离开她!

    甚至,连他那千年都冰洁着的唇角,也因为苏悠悠的出现而暂时有了暖意。

    琢磨着凌二爷的思绪,小六子开了口。

    “你确定,你能将她请过来么?”出乎小六子的预料,这位爷今天非但没有像上一次那样严厉的呵斥自己,而且还对他小六子提出来的建议似乎有那么些感兴趣。

    “这……我也不能确定!”说完,小六子又琢磨了一下凌二爷侧面的表情,再补充道:“不过我相信,凭咱凌二爷的名号,哪些小妞会不想贴上来的!这苏小妞,当然也不例外!”

    之所以每一次在凌二爷的面前都表现的如此小心谨慎,连常日里地痞基本猥琐气质都没有小六子,当然是因为他知道,这位爷可不像表面上看上去的那么好脾气。

    这样的男子,即使什么都不做,安静的坐在酒吧的角落里,也有着一股子一般人没有的贵气。

    这样的架势,就是人们常说的,在久居高位之后,骨子里才酝酿出来王者气息吧!小六子在心里想。

    “可我是觉得,这位小妞可不是那么好招架的!”男人说这话的时候,嘴角轻勾着弧度。视线,再度落在不远处的苏悠悠身上。看着苏悠悠的期待,他就像是个局外者,不动声色。

    从第一眼看到苏悠悠的时候,凌宸便觉得,这个小妞的身上融合着热情和冷漠,这两种极为矛盾的情绪。

    时而张扬,时而乖巧安静,让她不自觉的吸引住了他的视线。

    甚至,也让他背着她,开始偷偷的捉弄着她!

    上一次的醉酒驾车,便是他凌宸送给苏悠悠的第一份神秘礼物。

    “这样吧,你把我的这杯酒递过去给她,看看她会不会接受!”看着不远处的人儿,男人墨色的瞳仁仿佛一口见不到底的沼泽。正伺机,准备将她给吞没。

    “是。小六子这就去办!”说着,小六子从凌宸的手上接过他的那杯子酒。看着水晶高脚杯上那个刚刚还接触过男人唇部的角落,小六子不禁暗自叹息着:间接接吻,亏他凌二爷也想得出来!

    不过这位爷,通常是不走寻常路的。

    像上一次,他小六明明就直接提议,帮他将苏小妞直接扛到他的床上,不就完事了么?可凌二爷却无聊的,举报了苏小妞酒后醉驾!

    而现在,竟然玩间接接吻这种烂招数?要知道,这玩意他小六子念小学的时候就已经不玩了!

    可没有办法,谁让这位爷是这一区域的神,要是得罪了他,恐怕在整个国内都没有他小六子安生的地方。既然凌二爷有兴致,他小六子也只能奉陪到底了。

    “等等!”

    就在小六拿着酒杯准备离开的时候,身后又传来了凌宸的声音。

    “凌二爷,还有什么吩咐?”

    “把酒给她,若是她不接受便作罢。不要对人家小姑娘动手动脚的,知道么?”

    “是,小六子明白!”拿着酒杯,小六子径自穿过摇曳的人群,来到了苏悠悠的身边。

    “苏小妞,怎么一个人呆坐着,也不去玩玩?”小六子到达的第一时间,并没有直接将酒杯就甩在苏悠悠的面前。

    “小六,原来是你啊!我不怎么喜欢去凑这种热闹。”因为和陆子聪多次在一起,苏悠悠也对小六子这个人有所了解。

    “不喜欢这热闹,你还来这种地方?”很多人到这里,都是喜欢这样奢靡的生活。所以当小六子听到苏悠悠的这个答案之时,当然觉得有些好笑。不过,他很快又像是察觉到了什么:“苏小妞,你该不会来这里一直都是为了陆子聪吧?”

    “要你管!”像是被人揭了老底似的,苏悠悠的脸蛋一阵躁红!脸一憋,准备不理会小六子。

    “什么要不要我管的!算了,看在你这么痴情的份上,那哥哥我还是大方点的告诉你,其实陆子聪那小子不可靠!”

    “呵呵……要是师兄不可靠,那谁才可靠?你不要告诉我,你小六才是这个世界上最可靠的人!”苏悠悠奚落人,向来不择时间和地点。特别是对于针对了自己心上人的!

    “哟,苏小妞你的眼睛是不是藏在裙子里了?我可告诉你,我小六子虽然生性风流了点,但要是有一个对我专心一点的女人,我也不会像现在这样,更不会像陆子聪那样还在别处拈花惹草!”小六自然也不是会当哑巴,吃了黄连还不说苦的人!

    被苏悠悠这么一阵奚落,小六子早也将刚刚凌二爷交代的话抛到九霄云外了!甚至,连凌二爷交代的那杯子酒,也随意的摆到了苏悠悠的座位前,摆出一副正准备找苏悠悠理论的架势。

    “你说什么?我师兄才不会是你说的那种人呢!小六你的眼睛估计是藏在裤兜里了,要不然就是嘴巴沾到了狗屎,才会将好人说成坏人,坏人说成好人,颠三倒四!”陆子聪从很久以前就住进苏悠悠的心里头了,这会儿见别人说他的坏话,苏悠悠自然咽不下这口气。

    此刻,苏悠悠也拍了一下桌子,站了起来。

    那架势,大有和小六子大拼一场的架势!

    因为她说什么也不会相信,陆子聪是小六子口中的那种人。除非,她亲眼见到!

    “苏小妞,你嘴巴贱我小六也不是不知道,我好男不和三八斗。你要是打算将眼睛继续藏在裙子里,小六也不拦着。最近这阵子,陆子聪晚些都会过来,而且和另一个女人勾肩搭背的,说不出的亲热。你要是不相信的话,那今晚就在这边坐着,我让人不告诉那混小子,到时候让你开开眼界,看看你是不是打算继续将眼睛藏你裙子里!”说完,小六扭头就走了!

    “滚,臭小六,别以为你那张嘴说出来的鬼话我会相信!还有,要走把你这东西也带走!”朝着小六离开的背影怒吼着的苏悠悠,此刻指着自己桌子上的那杯子酒。

    殊不知,这一杯酒刚刚才被某个男人“临幸”过!

    “这是凌二爷请你的。”小六只是淡淡的说着,头也不回的走了。

    而苏悠悠的心思,很明显没有放在小六的这杯酒上。

    因为,此刻她的脑子里只有小六刚刚离开之前和自己说的那番话:“最近这阵子,陆子聪晚些都会过来,而且和另一个女人勾肩搭背的,说不出的亲热。”

    “我小六子虽然生性风流了点,但要是有一个对我专心一点的女人,我也不会像现在这样,更不会像陆子聪那样还在别处拈花惹草!”

    其实,她刚刚信誓旦旦的对小六说,自己绝对不会相信他所说的话的。

    但不知道为什么,有某些东西却在这两段话之后,在她的脑子里奔涌着。

    而此刻,她脑子里还不时的闪现出,上一次她和顾念兮在这酒吧里分开之后的场景。那个时候的她,看到酒吧大门外,有个和陆子聪非常相似的身影,拥着另一个女子走过……

    那一刻,有什么东西好像呼之欲出!

    而苏悠悠更是感觉,自己的胸口被什么东西狠狠的揪疼了!

    可是,在她的认定中,陆子聪不应该是那样的人!

    不然,她苏悠悠也绝对不可能喜欢上这样的男人,更为了他千里迢迢的从D市来到这个城市工作!

    绝对,不会象是小六说的那样,对不对?

    虽然很不愿意相信小六子说的话,但苏悠悠却也留在了这个昏暗的角落里……

    这一天晚上,苏悠悠真的等到了很晚都没有回家。

    一直到,她快要放弃这样的等待,也和自己说,小六刚刚和自己说的话都是谎言的时候,酒吧门口出现了那抹修长的身影!

    那一刻,苏悠悠感觉自己的呼吸都快要僵住了!

    因为,她真的看到了,此刻陆子聪的身边,真的还有另一个女人。

    因为她对陆子聪非常熟悉的缘故,所以苏悠悠能在第一时间辨认得出,那是她苦苦等待的人。但那个女人,却因为距离和光线的缘故,苏悠悠看不清她的面容。

    其实,这一刻的苏悠悠,还对这个男人抱着幻想的!因为,她没有看到这对男女之间,有着过多的亲密。

    一直到,当他们坐在她苏悠悠和陆子聪时常做的那个位置上,女人将自己如同蔓藤一般的藕臂缠绕上陆子聪的脖子,而陆子聪的大掌邪恶的放在女人身上的时候,苏悠悠感觉自己的全身像是被人泼了一头冷水一样。

    而更让苏悠悠接受不了的,是当那个女人将手放在陆子聪的脖子上的时候不小心侧过来的那一瞬间露出的容颜!

    霍思雨!

    真的是,霍思雨!

    她们曾经是高中的同学,她们曾经是樱花树下最好的玩伴,她们曾经也像其他姐妹一样,穿着同样的衣服和弄同样的发型!她们曾经,是那么熟悉!苏悠悠怎么可能认错?

    其实,从上一次陆子聪见到出现在酒吧里的霍思雨之时的时候,苏悠悠便能察觉到陆子聪对霍思雨那个女人有着不一样的想法。不然,为什么他会一而再再而三的悄悄从自己这里打听着霍思雨的信息?

    而上一次,苏悠悠见到和陆子聪出现在酒吧的女人的身影,其实她发现,那女人的身型和霍思雨差不多!

    只是,苏悠悠真的没有想到,陆子聪竟然真的和霍思雨勾搭上了!而且,他们的动作,竟然是那么的亲昵。

    那些动作,就像是一部古老的电影。一幕幕,不断的在苏悠悠的脑子里徘徊着,上演着,反复着。

    像是一根根细小的针头,狠狠的扎进了苏悠悠的心。不见伤痕,却让她苦不言堪!

    四年零二十八天,她苏悠悠一个人的念想,一个人的爱情,一个人的追求,在这一刻如同一面墙,轰然倒塌了……

    碎片,掉落了一地。任由苏悠悠再怎么拼凑,也回不到之前。

    这近乎于绝望的画面,伤入了她的骨髓,让苏悠悠喘不过气……

    陆子聪已经好久不曾打电话给她了,其实她苏悠悠本该察觉到这些异常才对。

    甚至,连小六子这样的人,也不断的提醒着自己。

    可她苏悠悠,却还是该死的信任着那个男人……

    一想到刚刚她还不断的反驳小六子的话,苏悠悠就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做戏取乐大众的小丑!

    陆子聪,你怎么可以……

    什么人你都可以玩的如胶似漆,连霍思雨这种货色你也要?

    那我苏悠悠呢?

    在你眼里,我苏悠悠算什么?

    那一刻,苏悠悠感觉有什么温热的东西在自己的脸上蔓延着。用手背在脸上一顿乱蹭才发现,原来那是她的泪。

    这样的人,凭什么让她苏悠悠落泪?

    愤怒,让苏悠悠没有多想,只准备找些什么东西,将自己胸口处蔓延的怒焰给浇灭。

    她点来的饮料,早已喝光了。而早前,那杯她和陆子聪最喜欢的威士忌,也已经下了肚。扫遍了自己的桌子前方,苏悠悠只看见了面前摆放的水晶高脚杯,里面还有些琥珀色液体。

    想也没想里面放着的会是什么,更没有想起这东西是她最不信任的小六子带过来的。苏悠悠一抓过去,便直接将所有的液体咽进腹中。那辛辣的液体迅速在她的口腔里蔓延来开,甚至也开始侵袭着她的五脏六腑。

    “再给我来一杯这东西!”虽然很辣,却让这一刻的苏悠悠觉得酣畅淋漓。于是,脑子有些开始发昏的苏悠悠,指着一旁的酒保说。

    “这……”

    有谁不知道,这个酒杯是凌二爷专用的?

    这种酒,也不是什么人消费的起的!

    “怎么?不想给么?连你,也打算欺负我?”明明说好的,连霍小贱那样的货色也喜欢勾搭的男人,没有什么好值得自己伤心的。可为什么她却听到自己的声音变得粗暴,嘶哑。甚至,还染上了梗咽……

    “给她一杯吧!”不知什么时候,那个神秘的男子竟然出现在他们的这个角落。在听到他的声音酒保也出现了一丝错愕。

    印象中,这凌二爷从来不会好心的施舍什么东西。除非,这一切都在他的计划之中。

    短暂的错愕之后,酒保很快的从一个特定的柜子里,取来酒为苏悠悠倒上。

    “谢谢了,”苏悠悠拿起了酒,开始猛灌。当那辛辣的液体,再度篡夺她的口腔之时,苏悠悠拼命的咳嗽着。

    而隐藏在黑暗中的男子也在注意到这一幕的时候,不由自主的上前,为她轻拍的后背。

    “谁让你这么喝的?淘气!”安抚着咳得脸蛋蛋红扑扑的女人之时,凌二爷的嘴角竟然勾勒着抑制不住的疼爱。看的,连站在一旁的酒保都微微有些失了神!

    印象中,他们二爷什么时候为女人做过此等事情,更别说此刻他这诡异的表情了!

    “嘿,这位先生你怎么长的那么像我的下一任男友?”终于,在咳嗽停住的时候,苏悠悠抬头看到了身侧的男子。两种酒的混合下,苏悠悠的脑子开始混沌了起来。

    其实,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现在在说些什么东西。

    迷离的眼眸中,苏悠悠只不过觉得眼前的男人长的帅气了点。平日里猥琐的本质,就彰显无疑的。

    殊不知,她苏悠悠所有的悲哀,都是由这醉酒后的第一句话开始!

    或许是因为夜深了,天气也变得越来越冷了。苏悠悠感觉,被这个男人的怀中很舒服。于是,情不自禁的将自己的脸蛋蛋,埋在那人的白色西装上蹭了蹭。

    如此简单的动作,也一时间让身侧的酒保为她捏了一把冷汗。

    凌二爷向来高人一等。还真的没有什么人,敢将脏东西弄到他的身上。而这个小妞,竟然将刚刚她咳出来站在她嘴角上的液体,蹭到了男人的衣服上。

    于是,周遭所有人在看到这样一幕的时候,都开始揪起心来。要知道,凌二爷要整死一个人,有时候连手指头都不用动。

    可就在所有人都屏息等待着这个如此大胆在凌二爷身上撒野的女人,会得到什么报应的时候,却看到那个搂着她的男子,再度轻勾红唇:“呵……是吗?”

    那一刻,所有的人都被面前的这一幕惊愕住了。

    大家纷纷对视着,像是惊讶于,刚刚他们见到的凌二爷,真的是常日里见到过的那个心狠手辣的男子么?

    而对于所有人的紧张和不解,醉了酒的苏悠悠全然不知,依旧没心没肺的朝着男人笑着:“是啊。看在你能长成这个样子的份上,今天你想要带本宫回家,本宫准了。”

    苏悠悠的话的意思是,让面前的男人将自己送回家!

    至少,她自己认为别人应该是听得懂的。

    只是,苏悠悠并不知道,刚刚她如此在某个男人的怀中撒野,更还有她那段看似邪恶的话语,已经让人误会了她话里的意思。

    至少,拥着她的男人是这样想的:这小妞,想跟他回家!

    “你真的要我带你回家?”像是有些不容置信,头顶上的男子微眯着一双眸子。

    若是仔细察觉的话,苏悠悠应该能读懂男人眼眸中那抹诡异的燥热。可这个时候的苏悠悠醉了酒,她只是花枝乱颤的笑着:“当然,能带本宫回家,要觉得这是你的荣幸,知道不?还不快跪安?”

    其实,这只是苏悠悠常日里和顾念兮调傥的调子,却在醉酒后随意的跑了出来。也让所有人,都开始浮想联翩,当然也包括此刻拥住她的男子。

    看着怀中那个打着酒隔的女人,凌二爷的嘴角突然勾起一抹妩媚众生的弧度:“那凌某就多谢恩赐了!”

    片刻之后,男人将她打横抱起,在所有人震惊和疑惑的眼神中,大步离开了……

    带着苏悠悠离去的凌二爷不知道,遭遇醉酒女痞子,终将是他此生逃不开的劫!

    当清晨第一束阳光透过窗帘照进这薄纱窗帘的时候,顾念兮便睁开双眸了。也可以说,其实这一整个晚上,她都没有真正的睡过。

    这是结婚之后,出去谈逸泽出差之外,顾念兮第一次和他分房睡。

    虽然不断的说服自己,这没有什么。他们的婚姻,从一开始连玩笑都说不上,要是闹到最后离婚,也没有什么。可那些烦躁的思绪,却还是不断的朝着她的脑子里乱涌。

    折磨着她,一整夜都没有睡好。

    因为早些时候哭过,有一整夜无眠的她,站到镜子面前的时候,差一点都认不出自己了!带着病态白的脸蛋上,那一双明亮的大眼竟然变得又红又肿的。眼眶下方,还有一圈青紫。那青紫,都快要蔓延到她的鼻翼处了。

    弄了一大堆的遮瑕膏,涂抹在脸上之后,顾念兮终于看到了一个还算比较正常的自己。稍稍整理好自己的妆容,将自己乱糟糟的头发打理好之后,顾念兮换好了衣服,然后做了好几个深呼吸之后,她才走出了卧室。

    出了门,她看到此刻还窝在沙发上的他。

    还未换下昨天衣物的谈逸泽盖着客房的薄被,一手充当枕头。那好看的下巴,也冒出了青色的胡渣尖。但这,丝毫没有影响这个男人给人的整体气质,却让他多出了一股子狂野。

    晨光下,他依旧紧闭着双眼。

    虽然,男人以为他掩饰的极好。但顾念兮还是察觉到,其实这个男人并没有真正的睡着。

    或许连谈逸泽自己都没有察觉到,他睡着时的双手和双脚,并不会像这样的老老实实的放着。有时候会将他的大脚丫子放在她顾念兮的肚子上,有时候更会将那只无耻的手,放在她顾念兮的胸口。

    而绝对不会像这样,安安稳稳的平放着。

    嗷嗷嗷,凌二爷不错吧?
(快捷键 ←) 上一章 加书架 目录 投推荐 下一章 (快捷键 →)

推荐:青春荷尔蒙 分手妻约 超级学生 拽丫头惹上酷总裁 很纯很萌哒 我的漂亮同桌 老子是富二代 女王凯旋 匹夫无罪 情深如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