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 都市言情 > 闪婚,谈少的甜妻
闪婚,谈少的甜妻 / 律儿

第七十九章 第一次争吵

    章节名:第七十九章 第一次争吵

    “我是……”被顾印泯这么一问,舒落心的脸色简直尴尬到了极点。

    随着谈建天的生意越做越大,他们这个谈家也成为整个城市别人茶余饭后的美谈。而她舒落心,也早已成为这个阶层贵妇们讨好的对象。所以,在她舒落心面前,没有什么人敢直接质问这些问题。就算有人不小心触及到她的这个痛处,也要赶紧打圆场。

    而现在,竟然是顾州长当面问了出来!看他的眼神,似乎也没有打消问这个问题。

    若是不回答他,肯定会让顾州长觉得自己没有礼貌。现在是没有什么,不过这多多少少也会影响到小南将来在他岳父心中的形象。

    “我是听孩子们叫您舒姨,每一次来都看到你在这里,那您应该是逸泽的亲戚吧?”顾州长笑的很淡,眼眸里的光芒也很无心。但说出口的话,却字字都像是刺,狠狠的扎在舒落心的心尖上。疼得,她撕心裂肺,却让她苦不堪言。

    谈逸泽自然也看出了顾州长的意思。从谈逸泽和他们坦白自己便是和顾念兮结婚的人那一天,他便已经将整个谈家的人和关系,全部和他说了。这会儿,他竟然开了口问这些,摆明就是要给舒落心一个下马威。

    让她,少打他宝贝女儿的主意。

    而顾州长的语调和表情,又控制的那么好。所以即便舒落心察觉到什么,也不能当面翻脸。

    这会儿,舒落心就像是哑巴吃了黄连有苦说不出!

    “我是小泽的……继母!”虽然后面两个字,真的让舒落心感觉是她这一辈子的耻辱,但为了谈逸南未来的幸福,她还是咬着牙将它给说了出来。

    看着舒落心因为尴尬而羞红的脸,一旁坐着的霍思雨心里不知道有多么的得意。

    她舒落心不是在知道顾念兮是真正的州长女儿之后,就一直偏袒她么?还想着要让谈逸南,将顾念兮给娶进门么?

    可她似乎忘记了一点吧?

    她给顾念兮的那些伤害,难道是三言两语就能抹去的吗?还是,用那些可笑的高档物品,就能抚平的?

    笑话!

    还有,谈逸南的背叛!

    别人或许不知道,但身为顾念兮多年的闺蜜的霍思雨最清楚了,顾念兮是最讨厌背叛者的!所以在被顾念兮撞见她和谈逸南躺在同一张床上之后,霍思雨也没有想过她和顾念兮能回到之前那样的关系了!

    而谈逸南却还可笑的奢望着顾念兮的原谅,还想要从谈逸泽的手上将顾念兮给夺回,这更是天底下最大的笑话!

    看着舒落心被顾州长戏弄的没有办法下台,霍思雨的心里又是一阵舒坦。

    “原来是小泽的……继母!那也算是,我们兮丫头的亲家了!今后,还希望您多多照顾我们兮丫头了。”似乎有意无意的,顾州长又再“继母”二字上,咬的重了一点点,让舒落心更加尴尬的低着头。

    “哪里的是,兮兮进了谈家的门,就是我们谈家的人了,也算是我的儿媳妇。顾州长说什么照顾不照顾的,那不是生分了么?”虽然很尴尬,但舒落心一想到现在在顾州长面前留下个好印象的话,将来能娶到顾念兮的机率也就大了些。她的心里,还是美滋滋的。

    “那就有劳……舒姨了!”说实话,舒落心口中将顾念兮说成她的儿媳妇,不也是希望顾州长能将她舒落心看成是他的亲家。可偏偏顾州长却跟着顾念兮喊她“舒姨”。明明是简单不过的称呼,却也硬生生的将两人间的关系拉开。

    一时间,也让舒落心的脸色再度僵住。

    明明看似无心的话,却一而再再而三的将舒落心给推开。这看起来无意,听起来有心。

    在社会打滚过的舒落心,自然不会看不懂顾州长的意思。

    但碍于这么多人,她也不敢直接发怒,更为了谈逸南的未来,她不能将这个亲家得罪了!

    想到这,舒落心的心里即便有千百个不愿意,也只能无奈的陪着笑。

    而这样的舒落心,倒是让身侧的霍思雨暗自勾唇。

    只是,当看到舒落心被不留情面的给顾州长奚落了一番,正在暗自窃喜的霍思雨却没有想到,这个时候自己会被点名提到:“思雨,是吧?”

    “是,顾叔叔!”霍思雨听到有人喊自己的名字,便抬起了头。刚刚嘴角上的嘲讽弧度,也来不及收起。此刻,顾州长的一句话,便将所有人的视线吸引到她的身上。

    当下,她嘴角上的那抹笑容,也曝光在所有人的视线中。

    而这,也让舒落心看清楚了她的嘴脸之后,更加憎恨她霍思雨。

    看到身侧的舒落心此刻正瞪着自己看的时候,霍思雨难免有些尴尬。

    毕竟这种背地里嘲笑别人的事情,一般都是别人最为憎恨的。

    这会儿,霍思雨也不免得为自己捏了一把汗。

    这顾州长,虽然没有呆在这个城里。只是这边发生的事情,他似乎一件不落的知道了。而且,还开始为他的宝贝女儿追讨回来。

    所以,当这会儿顾州长再度将似笑非笑的眼眸落在自己的身上之时,霍思雨感觉背脊凉飕飕的。

    大概,这个世界上就是有这么一些人,他们的身上有着与身俱来的王者气息。不用多说一句话,单单是一个眼神,便能让你轻易的感觉到那扑面而来的威慑力。让你,心甘情愿的俯首称臣。

    顾印泯州长是这样的人,谈逸泽也是这样的人。

    感觉到这股子压力的时候,霍思雨更加痛恨顾念兮。

    顾念兮和她毕业的学校几乎都一样,甚至大学还进了一个比她霍思雨还要差几分的学校。凭什么围绕在她身边的人,都那么出色?

    而自己,却像是本该就生活在这个世界最底层的人?

    这个发现,让霍思雨极度不满!

    “我记得,以前你和念兮年高中的时候,也去过我们家吧!那时候,你和念兮的感情还很好!”顾州长的声音,淡淡的,听不出任何音调的起伏,更让人摸不透他的心思!

    而这样的感觉,更让对坐上的霍思雨毛躁不安。因为摸不透的人,往往才是最可怕的:“顾叔叔,原来您还记得。”

    “是啊,我都还记得,但不知道为什么,有些人却已经忘掉了。”

    又是,不带一个脏字的讽刺和羞辱!

    顾印泯依旧是一脸淡笑,但霍思雨却听出来了,这个顾州长是在嘲讽自己忘本了!

    当年,她霍思雨高中的时候,家里那么多的孩子,有时候还穷的揭不开锅。而她的爸爸又时常醺酒,特别是周末的晚上。

    有时候霍思雨害怕的不敢回家,哪一次不是他们家的兮丫头好心的将她收留,甚至还让她霍思雨和她顾念兮同睡在一张床上,还穿着她的衣服?哪一次,她到他们顾家小住的时候,他们顾家有亏待过她的?

    那个时候,顾念兮只要有什么好吃的,都会给她霍思雨吃。

    这些,直到现在顾州长都还记得。

    他的女儿,是那么单纯和善良!

    可偏偏,她交的这个朋友,却是一直白眼狼!

    靠着她顾念兮的关系,成功的在这个城市进了谈逸南的公司工作不说,竟然还将她的男友给抢走了?

    一想到这点,顾州长就觉得,咽不下这口气。

    当然,这些他的宝贝女儿至今还不敢告诉他。他只不过是在这里看到霍思雨,联想起谈逸泽当初和他们说话的时候,告诉他们的“那个男人变心了”,他便猜出了这些。

    虽然,顾印泯其实早就看穿了,顾念兮当初带回去给他看的那个孩子,不会是一个好丈夫。知道顾念兮没有嫁给谈逸南,而是嫁给谈逸泽,他也觉得非常庆幸。因为他至少看得出来,谈逸泽比谈逸南更适合陪着顾念兮度过余生。但他,还是舍不得让他的宝贝受到半点委屈。

    从小时候开始,他教导女儿虽然严厉了一点,但哪一次让她受过委屈的?

    可这霍思雨,非但让自己的女儿自尊心受伤,甚至还让她受尽了委屈,他顾印泯要是这么轻易就放过她的话,那下回她岂不是要变本加厉的欺负他的女儿?

    “顾叔叔,您说的是哪里的话,念兮以前对我的好,还有您家人对我的照顾,我从来都没有忘记过!”虽然明知道顾州长是在指桑骂槐,而谈家的人似乎也听出了他话语里的此刻盯着她看。那样的眼神仿佛都在嘲笑她霍思雨,嘲笑她是个忘本的人!

    特别是舒落心!

    刚刚在她被顾州长奚落之后,她看到了她霍思雨嘴角上的笑容。心里,肯定将她霍思雨千百次诅咒了。

    而现在看到她霍思雨被顾州长奚落,舒落心肯定恨不得能够来一场落井下石了。从她那一双盘算着的眼眸里,霍思雨便可以轻易的察觉到。

    所以,霍思雨根本不能抱希望于这些谈家人,让他们为自己开口,让他们帮自己开脱。

    “没有忘记,那当然是好事!不过思雨,这人生在世不如意十有八九。人的一生,肯定不会是完美的。人都会有遇到苦难的时候。朋友有难的时候,就该帮一把,而不是往死里推!且不说什么上天会有报应的话,若你真的做了不好的事情的话,那将来你落难的时候,朋友是绝对会袖手旁观的,你说是不是?”

    又是,一番云淡风轻的话语。

    看似在讲理,实际上任何人都听得出,顾州长发话了:若是她霍思雨再轻易的动了他的宝贝女儿的话,那他顾印泯是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

    再者便是,他们顾家和她霍思雨的情义,也到此结束了。今后若是她霍思雨遇到什么困难,不要来麻烦他顾印泯的女儿了!

    然而这番明摆着在教训她霍思雨的话语,却也让霍思雨一时间找不到任何反驳的话语。

    看着顾印泯那一张带着儒雅笑容,霍思雨最多也只能应了一声:“我知道了!”

    当着那么多长辈,和顾印泯唱反调的话,不说舒落心,肯定会在谈老爷子和谈建天的眼里落下坏印象的。霍思雨非常聪明,自然也深深的懂得这一点。

    再者,顾印泯是什么人,他是堂堂一个州长。若是自己这次再在他面前无理取闹的话,那他绝对有办法整的你无法翻身。

    所以,即便是此刻顾印泯明摆着羞辱了她,她也只能安静的应下来。

    狠狠的奚落了这两婆媳之后,顾州长拿起了刚刚谈逸泽倒给自己的酒,轻轻抿了一口:“不错,这酒正香!”

    看着父亲喝的津津有味的那个样子,顾念兮也在暗地里笑着。

    她当然不会傻到不知道自己的爸爸其实不怎么喜欢喝酒的,他所谓的“香”,不过是因为他刚刚觉得为自己报仇了,所以他才心情那么好。

    其实,她爸爸也是个腹黑的男人!

    别看他表面上看上去那么的好谈话,但每一次只要涉及到她顾念兮的话,那这个问题肯定会成为这个世界上最为难缠的问题了。

    然而顾念兮不得不承认的是,她的爸爸真的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

    想着,顾念兮又给顾印泯州长多夹了一点东西。

    然而这个时候,谈家大门也传来了声响。

    是谈逸南回来了!

    这一阵子,新年一过,公司的订单一开始逐渐加多了。

    谈逸南每天都要忙的比较晚,也可以说其实有很多东西不用谈逸南亲自去做,但他却非要拦了下来。而他的目的,无非只有一个,那就是避开霍思雨。

    一整天几乎都呆在公司的谈逸南,自然也不可能知道今天顾念兮的父母会到家里来吃饭。所以,当他进了餐厅的时候便有些惊讶的看着在座的那些人。

    一时间,一向在商场上游刃有余的他,变得有些手足无措。

    “小南,快过来。今天兮兮的爸爸顾州长和州长夫人一起到我们家用餐!”舒落心见到自家儿子的归来,自然是最开心的。

    正巧,今天谈逸南归来的时候,顾念兮的父母正好在这里。

    这对舒落心来说,这简直就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正好,可以让谈逸南和顾念兮的州长父亲熟悉熟悉。这也好方便,将来谈逸南将顾念兮娶进门,是不是?

    但一旁的霍思雨正好看到了此刻舒落心嘴角上闪现的那抹笑容,也急忙开了口,道:“老公,你快过来这边坐!”

    霍思雨其实平日里,都喊谈逸南为“南”的。但今天,她却第一次当着所有人的面,喊他“老公”。

    这,其实也在提醒着这个男人他还是她霍思雨的丈夫的同时,也让舒落心那个老女人的奸计无法得逞。

    有谁愿意让自己的女儿嫁过去给别人当二婚老婆的?

    所以霍思雨就是要将舒落心的u最后一个希望给灭了。

    “你不开口,没有人将你当哑巴!”舒落心坐在离霍思雨最近,自然听到她的话。在看到霍思雨嘴角上闪现的冷笑的时候,自然也看穿了这个女人的用意。

    然后,舒落心也注意到了顾印泯州长在听到霍思雨那一句“老公”之后,脸上明显闪过一丝僵硬。

    看来,霍思雨准备在顾州长的面前破坏谈逸南的名声,还真的做的非常的好。

    “我是不是哑巴,这和妈您有什么关系!再说了,我这话只是和我老公说的,又不是和您说的,您到底在急什么呢?”霍思雨勾唇一笑,用着两人之间才能听到的嗓音说着。

    “霍思雨,你别欺人太甚。我想要做什么,你没有资格管!”舒落心自然也不甘示弱,暗自和霍思雨在背地里较劲着。

    “我没有资格管,我是南的老婆,你孙子的妈。你现在竟然支持您的儿子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你说我有没有资格管?”霍思雨最不屑的,就是舒落心这个老女人的态度。别人都是劝和不劝分,而舒落心倒好,。从始至终都要他的儿子将她霍思雨给甩了,然后另谋心慌。

    这个老女人,到底按着什么心?

    “既然你已经看出来了,那你应该见好就收才对!若是你还赖在这里的话,小心到时吃不了兜着走,那可就麻烦了!”既然霍思雨都已经看穿了她想要的是什么儿媳妇,她舒落心又哪需要掩藏什么?

    “麻烦什么呢?我倒是要看看,你们母子能耍什么手段,能将我赶出这个家!”恨意,让霍思雨的眼眸充彻着红血丝。

    从没有想过,这个老女人竟然会如此大胆的说出她的目的。

    这让她霍思雨的颜面,往什么地方搁?

    但碍于顾念兮的父母都在这里,她不能做的太过于丢人,所以即便已经濒临爆发的边沿,霍思雨的嘴角还是勾着笑。

    “走着瞧!”既然都已经下定决心了,舒落心也不怕捅破这一层。

    然而,此刻最让人惊讶的,倒不是霍思雨和舒落心在餐桌背地里的较量。而是上前的谈逸南:“顾叔叔,您来看念兮了!”

    谈逸南说这话的时候,嘴角努力的扯出一抹弧度。恰到好处的表达出他对顾州长的尊敬和熟悉。

    而这一幕,自然也让舒落心以及霍思雨呆滞了。

    谈逸南竟然认识顾州长?

    最开心的,莫过于舒落心了。一双眼睛里,是说不出的得意。特别是在看着身侧的霍思雨的时候,她还不忘记挑衅似的砸吧砸吧嘴。

    “你是……”同样的一招,今天顾州长用了两次。前一次是涌来对付不要脸的舒落心,后一次则是拿来对付他的儿子。

    因为,他们两人通通都是不要脸的人,但却也是非常爱脸皮的人!

    而顾印泯正是看穿了这一点,不留情面的反击。他到时要看看,这个谈逸南到底凭什么能耐,敢不要他顾印泯的宝贝女儿。

    在顾印泯的眼中,第一眼他就觉得他谈逸南配不上他的宝贝女儿。没想到他竟然还玩红杏出墙这一招,让他女儿在这个陌生的城市伤心绝望了这么久,他顾印泯要不给他点颜色瞧瞧,他就不姓顾!

    不得不承认,顾州长就是顾州长。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让谈逸南脸上的微笑瞬间僵住了。

    更让原本得意洋洋的舒落心,也尴尬的不知该说些什么好。

    好在谈逸南毕竟也在商场上打滚了好一阵子,应对人自然也有他的一套方法。刚刚开始脸色还有点僵的他,此刻再度勾起了笑容,一脸和煦的道:“我……是上一次跟念兮到过D市的,当时念兮还让我和叔叔见面来着。我叫,谈逸南!”

    “是吗?谈逸南!看来,我也是个忘事的人。不过什么人该记住,什么人不该记住,倒也分得清。”听着谈逸南的话,顾印泯点了点头。前一句话,说的让谈逸南尴尬的脸稍微有些缓和,连舒落心的表情也渐渐有了笑意。但后一句话却也让两人同时黑了脸!

    看来,这个顾州长并不是个简单的人物。再度来袭谈家,便将他们两人给好好的奚落了一番。

    但说起来也对。

    顾印泯要是没有这样的能力,又怎么能爬到今天这个位置。

    “呵呵,顾叔叔说的是!刘嫂,给我再添一副碗筷。”看着顾印泯那云淡风轻的笑容,谈逸南只能尴尬的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看来,这一次想要重新追回顾念兮,可能比之前设想的还要艰难。

    “怎么,想要急着送上门给人当上门女婿?”看到垂头丧气回到自己身边的谈逸南,霍思雨压低着声音轻笑着。

    现在,他们母子两人在她霍思雨的眼中,简直就比做戏的小丑还要不如。

    “说什么呢,别瞎想!”谈逸南别开了脸,很明显他还不敢当着霍思雨承认这个事实。

    “瞎想?谈逸南,你别以为你那点小心思,我会看不出来?我可告诉你,人家现在是摆明了不喜欢你们母子俩,你们还准备热脸贴上人家的冷屁股?也不嫌丢人!”看着谈逸南否认的样子,霍思雨又是没有来的的生气。

    因为明眼人现在应该都看出他们母子打算做些什么,连舒落心都大大方方的承认了。可这个谈逸南却偏偏胆小如鼠的连承认都不敢!

    看着他这个样子,霍思雨突然想不通,当初自己为什么会将心放在这个男人的身上呢?

    想当初,她还没有和谈逸南确定关系的时候,追她霍思雨的人也不在少数。要不是看中了他身后那个盘大的谈家财产,她霍思雨才不会这么傻到和身为州长女儿的顾念兮将关系给弄到这么僵。

    “我丢人,你不也差不多!咱们两人半斤和八两,谁也不用说谁!”压低声音和霍思雨吵完这一句之后,谈逸南便埋头吃饭了!连话,也不再说了。

    而刚刚看着谈逸南也被顾州长给奚落一番的舒落心,自然也没有最开始的得意。这会儿,她也安静的吃着饭。

    “爸爸,这一杯酒我敬你,谢谢你将兮兮养的这么好!”饭吃差不多的时候,谈逸泽端着酒杯敬酒。

    “咱们一家人,不说两家话!逸泽,我也希望我离开的这段时间,你能好好的照顾我的女儿。”顾印泯微微的勾起了弧度,比起之前面对谈逸南和舒落心他们,此刻顾州长的笑容里也多了几分真实。

    “这是自然的!兮兮是我老婆,我势必会拼尽我谈逸泽的全部去保护她,不让任何人欺压到她的头顶上。”说这话的时候,谈逸泽感觉到自己腰身一麻。

    低头一看才发现,某个最近都被他谈逸泽忽视的小女人,正一脸暴躁的拿手狠狠的掐着他的腰!

    顾念兮一手狠狠的拧巴着谈逸泽的腰,一手在桌子上装模作样的夹菜!然而一双大眼,却狠狠的瞪着谈逸泽看:说什么保护呢!欺负着我的人,不就只有你谈少么?

    一连好几天了,都不理她,还骗她说只要她在床上表现的好一点,他就不生气!可结果呢?每个晚上都尝试无数个高难动作,将她折磨的半死不活之后的某个坏男人,第二天起床还不是照样对她冷言冷语!就这样,他还敢说你是在保护她?

    可无奈,面对顾念兮用眼神的无情的指责,男人的嘴角上始终都轻勾着。仿佛她说的都不像是在说他,而那拧着他腰身的小手,就像是在为他做按摩一样。

    “那么,我希望你记住今天对我说过的!至于我们的约定,还是照常。”顾印泯其实也看到了这对小夫妻的互动,但他却没有点明。因为他似乎也从他们的互动中,看出了一点什么……

    “嗯,我知道了。”

    说完这一句话之后,谈逸泽的酒杯碰触顾印泯的,两个酒杯之间发出一声清脆的声响。

    下一秒,两个同样出色的男子都将自己杯子里的酒,如数倒进自己的喉咙中,像是在做着某种约定似的。

    而一直到顾印泯和殷诗琪依依不舍的坐上返回D市的飞机,顾念兮一直都没有问出来,谈逸泽到底答应了父亲做什么事情……

    这阵子,谈逸泽和顾念兮搬回了他们的小公寓之后,顾念兮也开始上班了。

    相比较年前,顾念兮感觉自己在博亚集团的日子好过了许多。每一件方案,都做的比较顺心。

    只是顾念兮却不知道,其实这一切都是有原因的。

    前一段时间,霍思雨因为不想要顾念兮泄露自己的身份,所以使尽无数的方法想要让顾念兮在这个城市混不下去,然后回到D市去。

    于是,她动用自己之前在这个城市打下的关系,让这个博亚集团的经理处处为难顾念兮。为的就是让顾念兮产生挫败,想要回家的心里。没想到,顾念兮非但没有被打到,反而越挫越勇。

    而现在,顾念兮在谈家的生活,更是顺风顺水!不仅身为她丈夫的谈逸泽对她千百倍的好,更连谈老爷子和谈建天,也对她千百疼爱。现在,更连舒落心和谈逸南在知道她的身份之后,更是疯狂的对顾念兮献殷勤。

    而这些,让霍思雨担心难过的同时,更让她害怕迟早某一天顾念兮要是不喜欢在博亚集团待下去,回到明朗集团这边。按照谈老爷子和谈建天对顾念兮的疼爱,只怕顾念兮一肯点头到谈家公司上班的话,那他们没准会乐呵呵的将总裁位置交给她顾念兮都说不定!

    看谈老爷子对谈逸泽的喜爱程度,这样的决定似乎也不算唐突。

    于是,为了防止顾念兮燃起回到明朗集团上班的念头,霍思雨便让那个和自己算是熟悉的人,暂时不为难顾念兮了。

    而这也是顾念兮为什么这段时间能如此轻松的搞定公司里的每一件事情的原因。

    但顾念兮在公司里过的快活了,家里某个男人不大乐意了。

    因为寻常这个下班的时间点,谈少回家的时候,便看到了某个女人在厨房里忙活的场景。

    但最近,每每谈逸泽进门的时候,见到的都是冷锅冷灶的。

    没有那个小东西的家,就像是冰窖一般。

    冷的,让谈逸泽有些呆不下去。

    “啪嗒!”原本,谈逸泽准备转身,去将他的小东西给逮回家。正巧在这个时候,身后大门响了起来。

    谈逸泽转身一看才发现,那个推门而进的,便是他的小东西。

    “老公,你回来了?等我一会儿,我这就给你做饭去!”说着,女人将自己手上的东西放在沙发上人,案后便急匆匆的准备去厨房。

    “等等,给我回来!”盯着顾念兮放在沙发上的东西,男人的黑眸里的光芒在一瞬间消失了。

    “怎么了?今天我见工作还差一点点,就在那里多做了一会儿。所以,回家有点晚!你先等等,我马上就弄好饭了!以后,再也不晚回来就是了。”顾念兮本以为男人是不喜欢自己晚归。可当她说完这一番话之后,她发现男人似乎并不在意这些。

    因为即便她已经主动承认了错误,此刻谈逸泽的脸色还是那么的阴郁。一双黑色的眼眸,幽深的如同入了夜的大海。望不到底,触摸不到边际,你永远也察觉不出,下一秒会发生些什么。

    “老公……”

    “老公,你不要这么看着我成不?我会害怕的!”

    “老公,你是不是想要打我?”

    不管顾念兮怎么问,那个男人的脸色一直都没有改变。

    他的眼神,就像是冰冷的铁锁,困的她浑身发疼。

    于是,在男人如此的眼神之下,顾念兮很没有骨气的挪了挪小屁屁,准备逃之夭夭。

    可她的行动还没有实施,身侧的男人却好似早一步看出了她的想法似的,在她还没有来得及迈开脚步之前,便一手紧紧的攫住了她的腰身,让她动弹不得。

    “老公,你是新一代好丈夫,不能打老婆的!”顾念兮的腰身被紧紧的撸在男人的怀中,她尝试了好几次,都没有能如愿的逃出男人的手掌心。

    “我是不是新一代的好丈夫,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你要是不将沙发上那袋东西的来历解释清楚的话,后果可是相当的严重!”男人将她搂在怀中。

    一手攫住她腰身的同时,一手还用粗糙的指腹轻轻的摩挲着顾念兮的细嫩的脸部肌肤。而那双幽深的黑眸,依旧如同一把锁,紧紧的将她困住。

    “什么后果?”看着谈逸泽嘴角上那没有温度的弧度,顾念兮结结巴巴的咽了一下口水。

    “爆了你,怎么样?!”说这话的时候,男人的大掌邪恶的落在她身上某一处,掐了掐!那邪恶的动作,加上男人此刻似笑非笑的表情,让顾念兮紧绷的神经在这一刻升级到了极致。

    而谈逸泽也发现,周子墨教的这一招,果然有用。

    但,“爆了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谈少……您的口味,啥时候变得这么重了?”不知道啥是爆了的谈少,却将某个女人吓得够呛。

    连搂着她腰身的谈逸泽,都能感觉到她身上的颤栗。

    “什么时候的事情,你不用知道。你只需要知道,若是不说清楚的话,今晚你非残不可!”

    不得不承认跟,谈少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但对“兵不厌诈”的这一项绝活,信手拈来。

    很快,在和他的对峙中,顾念兮败下阵来。

    那双已经明显布满了雾气的大眼,看向了沙发上刚刚自己放下来的东西。

    那只,一条狐狸尾巴做成的围巾。

    不说做工,光是看那条皮草的颜色和光色,谈逸泽便可以断定出,这东西价值不菲。最起码,也需要花费她谈逸泽一个月的工资!

    虽然俺谈少说的,他们家是有存款的。但谈少也知道,他的小东西并不是那么懂得奢侈的一个人。更不会,随随便便花钱买这些昂贵的东西。

    也就是说,这东西只有可能,是别人送给她的!

    但,什么人会送给她这样的东西?

    “咳咳……老公你松开点,你掐疼我了!我这就说,还不行么?”

    顾念兮撇撇嘴,那张脸蛋皱巴巴的,说不出的可怜。

    虽然她的话,谈逸泽没有回应什么,但果真本掐住她腰身的手,松开了些。不过,他的手还是拦在她的腰身上,似乎今天要是她不说清楚这东西的来历的话,那她今天就只能这样和他黏在一起。

    “是舒姨!”虽然,这么和谈逸泽黏在一起,感觉也不错。最近这段时间,谈逸泽总是对自己爱理不理的。要说他是厌倦了,顾念兮觉得也不像。因为这个冷冰冰的男人,一到晚上就比火焰还要热情,每个晚上差不多都快要将她给榨干了。所以,顾念兮认定了,谈逸泽绝对不是不喜欢自己了,而是他还在生气!现在,能让生气中的谈少粘着自己,自然感觉不错。但前提是,这个男人别用他那双绿幽幽的眼眸盯着自己,让顾念兮感觉自己就像是快要被吃掉一样。

    最终,顾念兮还是妥协了。

    “舒姨?”

    听到顾念兮的答案,谈逸泽似乎有些吃惊。

    特别他的眉心,也因为这个答案卷皱了起来。

    本以为,会送给顾念兮这么昂贵的礼物的人,应该是她的爱慕者才对!像是,谈逸南或是她的东篱哥哥才对。

    可谈逸泽没有猜到,竟然会是舒落心?

    不过想想,男人倒也觉得不出奇了!

    自从得知顾念兮是顾州长的女儿之后,舒落心对顾念兮的态度可真的是发生了三百六十度的大转变!

    这其中,她究竟在打着什么主意,别人或许看不穿,但要瞒过他谈逸泽,可就难了!

    “今天她突然买了这东西,说是什么顺路正好拿了送给我!我不接受,她就说这只是不值钱的东西。我也不傻,那皮草通常都要好多钱,说什么也不想收。可她说了,要是我不收下的话,那她就要丢在垃圾桶里了。我是想着,丢在垃圾桶里也怪可惜的。倒不如……”

    顾念兮低着头,娓娓道来。

    “那你就该让她自己丢进垃圾桶!”听完那番话,男人的眼眸一闪而过的阴戾。

    虽然,那抹寒光只在他的眼眸里出现了不到一秒钟的时间,但顾念兮还是察觉到了!

    “可是老公,浪费是可耻的!”这是爸爸教她的。

    “你觉得,舒姨那样的人,可能将这东西丢进垃圾桶么?”

    谈逸泽的这一句话,倒是让顾念兮一时间哑然。

    也对,就像谈逸泽说的,这舒落心绝对不是那样大气的人!

    再说,前一阵子她的私房钱都被顾念兮“没收”了。她现在怎么可能做那么“财大气粗”的事?

    “那她除了将这东西送给你,还有没有叫你做什么事情?”

    见顾念兮被自己反驳的没有说话,谈逸泽又问。

    “她说这个星期的周末,咱们这个市里的大卖场举行会举行一场什么展销会。到时候,她想要带我一起去!我想着,竟然我收下了她的礼物,那就陪她去一去展销会,其实也没有什么。再说了,她也还是谈家的人,是你的继母。我陪她去逛逛商场,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然而,顾念兮低头说这番话的时候,却没有注意到,身侧的某个男子双眸已经微眯了起来。

    好你个舒落心,竟然拐人拐到他谈逸泽家里来了?!

    嗷嗷嗷,天亮了,有木有?

    现在是20121221如果亲们看到文文成功发送,应该是20121222。也就是说,偶们都成功活过世界末日了,未来的日子还请大家多多支持。

    如果没有成功发送,那么那么,偶们都带上偶们的亲属,穿越吧!
(快捷键 ←) 上一章 加书架 目录 投推荐 下一章 (快捷键 →)

推荐:青春荷尔蒙 分手妻约 超级学生 拽丫头惹上酷总裁 很纯很萌哒 我的漂亮同桌 老子是富二代 女王凯旋 匹夫无罪 情深如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