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 都市言情 > 闪婚,谈少的甜妻
闪婚,谈少的甜妻 / 律儿

第七十七章 谈逸泽生气

    章节名:第七十七章 谈逸泽生气

    “小六,过来!”隐藏在黑暗中的男人,侧坐在这个酒吧最里端的角落。那是这个酒吧最为神秘的角落,这个包间里摆设的皮制沙发,都是意大利手工制品。柔软,而又舒适……

    依靠在沙发正中间的男子,骨节分明的手上环着一个水晶高脚杯,里面装着些许的琥珀色液体。简简单单的一个动作,落进旁人的眼中,却是说不出的额优雅。

    头顶上霓虹光线的照射下,男人的大部分脸,隐匿在阴影中。但即便是如此,如此优雅出众的男子,在这个时间真的找不到几个和他同等级的。

    “凌二爷!”小六在听到男人的声音之后,立马赶了过来。那急匆匆的神色,和他常日的慵懒有些不搭边。

    而这,却也让人看得出,小六这个地痞无赖,非常害怕眼前的这个男人。

    或者应该说,沙发上的那个男子,光是气场就能让人在他面前俯首称臣!

    而这样的男子,又岂会是寻常人?

    “那小妞,你认识?”

    看着不远处的那一桌子,男人的薄唇微微一勾。

    “呃?那个是苏小妞的朋友!看起来,就像是百合花一样,让人浑身躁动不安,对吧?”见凌二爷的脸上竟然有着笑意,小六拼命的讨好着。要知道,这个凌二爷,真的是很难讨好。

    特别是他的心思,你真的很难琢磨。

    像是今天这样,如此直接的表达出对一个女人的兴趣,还是第一次!

    “我不是说那个白衣服的。我说的,是穿红衣服的!”男人浓密的眉毛轻轻一扬。嘴角勾勒出来的笑容,如诗如画,连小六这样坚信自己只喜欢另一个物种的男人,都因为这样的笑容而有些迷乱。

    只不过,即便是男人如此的笑着,却也没有给人轻佻的感觉。

    “啊,红色衣服的?”被男人的声音打断了思绪,小六这才回过神来。

    顺着凌二爷的视线,小六看到了和顾念兮同坐一个角落的苏悠悠!她的身上,是穿着一件红色的连衣裙。

    凌二爷不爱清新小百合,却偏爱野玫瑰?

    “凌二爷,那是常来我们店里的陆子聪的妞!叫什么来着,好像叫苏悠悠!”难得凌二爷对一个女人感兴趣,小六当然也竭尽全力讨好着。希望能在这个男人的面前展现出自己最优秀的一面,今后能让这个男人看得起自己,让他小六子也跟在他凌二爷的身后当手下。

    凌二爷是谁?

    就是京城里头的天,标准的权二代,富三代凌宸。

    据说,从他爷爷那一辈开始,家里就是京城里数一数二的富商。而他的爷爷,继续走在那条神秘的道理上。

    就是这样有着惊人背景的凌二爷,竟然生的比妖孽还要水灵迷人。让女人见到他,都有些自叹不如!

    只是谁也没有想到,在如此标志的一张俊脸下,这个男人还曾经是一特种兵。据说,和当今S区最彪悍的组织里的领头人谈少还是拜过把子的。所以,人称:凌二爷!

    时下,认识这个男人的,哪有不想跟着他混的?

    “苏悠悠?”看着那火红色的身影,男人的语调依旧听不出任何起伏。

    “嗯,好像就是这个名字!凌二爷喜欢不,喜欢今晚我就给你弄过来!”好不容易才逮到这么个机会,小六自然想要好好的表现一番。

    “不用,少在我面前耍你那些下三滥的手段。”他凌宸想要的女人,还从来不需要用如此乖张的手段!

    “是,凌二爷!”

    听着别人在他面前的臣服,凌宸的神情又是那么的冷淡。

    仿若,他生来就高人一等,就该是被人如此仰望和臣服……

    苏悠悠?!

    刚刚这个如此嚣张,如同野猫一样的女人,就叫这个名字?

    看来,最近他又有好玩的目标了!

    暗夜中,男子看着不远处的那红衣女子,唇角在别人看不到的角落勾起了弧度,那是属于夜的鬼魅……

    而正聊着天的女子,显然都没有注意到不远处的人影。

    “兮丫头,要不我去我们医院的监控室,给你拿霍小贱当初的录影带。这样,你就可以当着所有人的面子,揭穿她没有孩子的事情了!”在听到霍思雨曾经对顾念兮做过的那些事情之后,一直都在替顾念兮鸣不平。

    甚至,她还给霍思雨另取了个名字“霍小贱”!

    “悠悠,不需要那么着急!她假怀上到现在,都已经过去了好几个月了!这个月开始,正常怀上的女人,肚子都会明显的大起来。你说,到时候她的肚子要是老是涨不起来,会不会学着古代那些女人,在肚子里面塞棉花?”

    顾念兮笑着对苏悠悠道,而那双漂亮的眼眸里,又是一闪而过的狡诈!

    “念兮,你该不会是想要慢慢玩死她吧?”苏悠悠自然没有错过顾念兮的坏笑。

    “嘿嘿,是不是有点邪恶?”

    “这不邪恶。兮丫头不愧是我妹,整人的功夫一套一套的。这样也好,直接一招毙命对霍小贱来说,真的太便宜她了。倒不如先玩弄玩弄,让她精疲力尽之后,我们再来给她痛快一击!”

    苏悠悠也开始为顾念兮出谋划策。

    从小到大,她就一直将顾念兮当成自己的妹妹。所以,她才会在知道自己帮助了霍思雨之后,导致顾念兮被抛弃而变得那么自责。

    “啊,苏悠悠你也好坏哦……不过我就喜欢你的坏!”听着苏悠悠为自己献上的那些计谋,顾念兮毫不吝啬的“夸奖”苏悠悠!

    她坚信,她的话,绝对是在夸奖苏悠悠。不然,苏悠悠为什么会笑的那么开心。

    “好,那我们就预祝我们成功整垮霍小贱,干杯!”得到了顾念兮原谅的苏悠悠,没心没肺的笑着。一点也听不出,顾念兮话里的损意。

    而看着阴暗中看着这一幕的男子,又忍不住跟着这个女人笑了起来。

    原来她还是个坏女人?

    没关系,他凌宸就喜欢坏女人。这样的女人,才够味道……

    小六侧过头的时候,这才发现凌二爷的脸上又浮现了笑意。

    这样的笑意,让他的眼眸里流露出的风情,瞬间点亮了他的整个脸部轮廓。也让在场的人看的有些微愣。

    可要知道,笑容并不是凌二爷脸上的常客!

    而这个叫做苏悠悠的女人,今天竟然就让凌二爷脸上频繁露出笑脸!

    这,简直是史无前例。

    看来,这个苏小妞真的不简单!

    “嘟嘟嘟……”

    和苏悠悠聊得正欢的时候,顾念兮的手机响了起来。

    是谈逸泽的来电。

    这个时间点,应该是那个男人下班的时候吧。为了过两天的搬家,男人这两天都在赶工作。一般都要这个时间点,才能回到家!

    而她,也是趁着他不在家的时候出来的。

    “小东西,跑到哪里去了!”电话接通的时候,顾念兮发现谈逸泽有些喘。

    听上去,像是经过什么剧烈运动一番。也很像,那种叫做急切的情绪蔓延在心头的感觉。

    “我和悠悠出来见个面!”明明是很冷的天气,但因为听到他的嗓音,她的心里竟然莫名其妙的暖了起来。

    而男人,似乎有些不悦。

    特别,是在听清楚她这边那震耳欲聋的音乐之时:“到底在什么地方!”

    仅仅只是一瞬间的功夫,男人语调里的柔情惬意,竟然全都消失了。此刻,顾念兮听不出男人的情绪,更也没有从他的话语里,感觉到一丝丝的温度。

    而她刚刚身上好不容易涌起的暖意,也在男人高傲而冷漠的声音中,消失的无影无踪。

    顾念兮很快的报出了酒吧所在的地点。

    而男子,也迅速的挂上了电话。

    没有任何多余的语句,更没有常日里的温情。有的,只是无尽的沉闷。

    谈逸泽,生气了?

    和苏悠悠一起走出这间酒吧的时候,顾念兮看到了停在酒吧外的那辆车。

    虽然这样的车子在这间酒吧的名车的包围下毫不起眼,但顾念兮还是一眼就认出了,那便是谈逸泽的车子。

    男子从车上走下来的时候,苏悠悠也注意到了。

    “兮丫头,那该不会就是你说的那个和你闪婚的人吧?”因为,她能察觉到,顾念兮看到这个男人的时候,眼眸里多出了一股子常日里看不到的神采。

    而这,正意味着:有奸情!

    “嗯。就是,我跟你说的那个人!”看着男人朝着这边靠近,顾念兮本来是有些欣喜的。但在看到男人那双眼眸里出现的冷意,顾念兮的鼻尖又是莫名的酸!

    以前的她,从来不会轻易的因为别人不理会自己,而生气而苦恼的。就像和谈逸南在一起的那段时间,也没有过。

    可为什么偏偏在看到谈逸泽眼眸里的冷意之时,她的眼眶却开始温热了起来呢?

    “哇!兮丫头,我突然同意你当初的想法了。像是这么极品的男人,要不是下手快很准,恐怕早已被人捞了去。到时候,咱连一口汤都喝不上!”苏悠悠似乎没有注意到顾念兮的异样,此刻的她还是兴奋的在一旁叽叽喳喳着。

    因为,刚刚进了她眼帘的男子,简直完美到了极点。

    “悠悠,收起你的口水!那是我的男人!”明明能清楚的感觉到自己悲哀的情绪,因为这个男人而勾起,也因为这个男人而蔓延。

    但在听到别的女人打他主意的时候,顾念兮发现自己还是忍不住了!就连自己的好姐妹,也不行!

    “我当然知道他是你男人了!不过念兮,这样的男人真的打着灯笼也难找!怪不得你当初一见到他,就和他去了民政局!瞅瞅这摸样,品行也应该不错。再瞅瞅这身段,那方面的能力也应该能雄霸一方……我觉得,这样的男人一见面去扯证绝对是正确的选择,不然慢了一步,咱们肯定连汤都没法喝上一口。”

    听着身侧苏悠悠不断的喃喃自语,顾念兮知道当初她在得知自己结婚的时候,询问出来的那些,还有她苏悠悠的不屑态度,神马都是浮云!

    “你好,我是顾念兮的丈夫,我叫谈逸泽!”谈逸泽来到她们面前的时候,却和苏悠悠第一个打招呼。而对于站在苏悠悠身侧的女子,连递给一个眼神都没有!

    如此的冷,让顾念兮的心再一度跌进了谷底!

    “你好,我是兮丫头的姐姐,苏悠悠!”常日里,在别人面前做自我介绍的时候,苏悠悠总是像现在这样占她的便宜。

    “苏小姐,我经常听兮兮提起过你!”谈逸泽是那种在人群堆里都会发光的人。

    而这样的人,通常都有着非常出色的交集能力。

    客套话,说的一摞一摞的,让苏悠悠有些找不着北。

    “是吗?兮丫头就是这样,总喜欢拿我这个姐姐说事!”占便宜的和死不要脸,苏悠悠一直都是最出色的。

    “本来想和兮兮一起宴请苏小姐的,感谢苏小姐这么多年来对我们兮兮的照顾。但今天实在有点晚,我担心兮兮身子板受不了今夜这样的寒气。”其实,他就是想要先离开,这顾念兮听得出。

    但体面话,这个男人又是一摞一摞的,让苏悠悠感动万分。

    “说什么感谢,我是她姐,为她做这些是应该的。倒是我,才应该感谢谈先生对我们兮丫头的照顾。我一想起兮丫头刚来这里受到的那些苦,我就……”

    其实苏悠悠的城墙脸庞和谈逸泽的比起来,还是小巫见大巫。

    他明明是急着要离开这个鬼地方,却能脸不红气不喘的将话说的这么体面。连向来都以脸皮厚著称的苏悠悠都自叹不如。这不,苏悠悠竟然被谈逸泽的三言两语给欺骗了。此刻竟然因为感激,而眼眶中带着粉色。

    “这些没什么。我是他的丈夫,这些都是我该尽的责任!”

    “太感谢你了,今后还希望你能照顾好我们的兮丫头!”

    “那是一定的。现在时间晚了,我们送你回去吧!”谈逸泽说这话的时候,依旧只是看着苏悠悠。

    从他刚刚走过来,就一眼也没有看过顾念兮。

    不顾,他良好的社交能力,却也让苏悠悠没有察觉到他的顾念兮的刻意冷落。

    “没事!这里我每个星期都来,再说了我是自己开车过来的!我一个人能回去。”其实,她是不想当电灯泡!

    “悠悠,你刚刚不是喝了酒么?”顾念兮见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的,好不容易插上了嘴。

    “兮丫头,你以为姐姐和你一样,都是一杯倒么?再说了,我也不过是喝了一口而已!好了,快跟你老公回家吧。我也要回去了,入夜了会越来越冷的!”

    “那……好吧。到家的时候,你要给我发个信息!”苏悠悠是女中豪杰,高中时候就能喝两大碗白酒。而刚刚到酒吧里的时候,顾念兮也只看到苏悠悠喝了一两口。而且,中途还有一口被自己给拦下来了!

    “行了,别婆婆妈妈的,快走吧!不要让谈先生等久了!”说着,苏悠悠还不忘将顾念兮往谈逸泽的身边推了推。

    “那我们先走了。”谈逸泽扯住了顾念兮的小手,便直接将她往车上带。

    只是,在他如此粗的动作之下,外人看来却是那么的温情。至少,在苏悠悠的眼下,他们是这样的……

    看着谈逸泽拥着顾念兮离开的场景,苏悠悠的脑子里也不自觉闪现某个人的身影了!

    不知道,她和陆子聪什么时候才能修成正果!

    边想着,苏悠悠也上了自己的车。

    只是,就在苏悠悠准备发动车子的引擎之时,她看到了两抹身影从自己的眼皮底下掠过。

    而她的瞳仁,也因为这一幕而放大了无数倍!

    因为,她刚刚好像看到了陆子聪!

    若是平常,苏悠悠一定会追上去的。因为很早之前,她的心里就装着那个叫做陆子聪的男人。

    只不过,苏悠悠属于闷sao一类的。虽然平日里大大咧咧的,但真正有了喜欢的人,却不敢将自己心里的话告诉陆子聪。

    但苏悠悠这一刻没有追上去,因为她刚刚好像看到了站在陆子聪身边的人,又是一个熟悉的身影。

    那人,好像就是今天顾念兮才刚给她提及的霍小贱!

    这是怎么一回事?

    陆子聪怎么会和霍思雨在一起?

    虽然苏悠悠记得,上一次陆子聪在这间酒吧里遇到霍思雨的时候,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但当时,苏悠悠记得自己也告诉陆子聪,现在人家霍思雨已经是有夫之妇了!苏悠悠相信,她看得上的男人绝对不会是那么无耻的,和有夫之妇勾搭上的。

    那么,一定是自己看错了!

    想到这,苏悠悠赶紧又朝着刚刚那个角落看过去。却也没有发现,刚刚那两抹熟悉的身影。

    这也就是说,刚刚是她看错了?

    想着,苏悠悠的嘴角勾起一抹自嘲似的弧度。

    大概是自己这两天因为愧疚顾念兮的事情,而没有和陆子聪联系,有些想他了所以才会出现刚刚那样的幻觉吧。

    看来,自己是不是对陆子聪有些着火入魔了?

    想到这,苏悠悠拉动了引擎,车子缓缓的滑入夜色中……

    然而注意着前方的苏悠悠却没有意识到,从刚刚开始,一直就有那么一身黑衣男子,站在她的身后。看着她和顾念兮他们挥手道别,也看她钻入车子中。

    然后,男人突然掏出了手机,拨了某一个号码:“喂,是交管局么,我举报有人醉酒驾车……”

    与此同时,站在男人身边的小六白了正在通话,而无暇注意到自己的男子一眼!

    刚刚,他小六提出直接将苏小妞给他弄上床,他就骂他小六子的手段卑鄙无耻!

    那凌二爷,你现在举报她醉酒驾车的手段,又高明在什么地方……

    但迫于凌二爷不容挑衅的威严,小六只能让自己一肚子的牢骚在喉咙里面发烂!

    “老公……”

    从酒吧里出来,男人一直都没有开过口。

    一直到现在,车子已经快要到家了,这个男人始终不发一语。

    顾念兮有些毛躁,有些不安的看着正专注开车的男子,轻声唤着。

    车窗外射来的光线,正好打在男人的侧颜上。彰显出,男人侧面线条的干净的同时,也让这个男人的眉眼异常的冷峻。

    特别是那张薄唇……

    和顾念兮说话的时候,这薄唇大多数的时候都是微微提起,恰到好处的让顾念兮的心里发暖。但有时候,它不勾起来,棱角却无端的锐利,割的顾念兮的心里发疼。而现在,就是这个样子。

    在她的呢喃声中,男人依旧没有反映。

    顾念兮感觉,那股子鼻尖蔓延出来的酸涩,已经迅速的发酵酝酿,开始袭向心头……

    “到家了。”将车子开进谈家大宅之后,男人终于从牙缝里挤出这么两个字。

    随后,他径自下了车,大步朝着屋里走去。

    而顾念兮也大步跟了上前。

    “老公,你怎么了?是不是,生我的气了?”谈逸泽的身子很高,一米九以上。他的腿,占据了大部分的身高。所以他走一步,大概相当于顾念兮两步多。再加上他刚刚根本就没有等她,所以迈起脚步来也非常的快。

    这不一会儿的功夫,就已经甩了顾念兮几米远。

    好不容易在回到卧室,顾念兮才能离他稍稍近了些。

    这会儿,顾念兮赶紧来到男人的身边,小心翼翼的问着。

    她,真的非常不喜欢男人冷冷冰冰的样子!

    “去洗澡吧,”男人的态度很明显,什么都免谈。

    “老公……”

    看着男人冷冷的侧颜,顾念兮又轻声的呼唤着。

    只可惜,男人依旧吝啬的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她。

    这让顾念兮无奈的低下了头。

    转身,她只能按照男人吩咐的去做,企图让这个男人消消气。

    只是在看到衣橱里挂着的那件丝质睡衣的时候,顾念兮原本已经黯淡下来的眼眸,却出现了一丝光亮。

    这丝质睡衣,是前几天逛街商店大促销的时候,顾念兮看到的。本来,她是打算作为睡裙穿的。

    可买回家之后,顾念兮发现这衣服的衣领开的实在是太低了。只要一穿上,就能一览无遗。

    若是寻常,顾念兮是打死都不敢穿成这个样子出现在谈逸泽面前的。平常,她光是穿一件密不透风的棉衣,谈逸泽都能发狂。若是穿成这么清凉,那谈逸泽会怎么样?

    可没有办法,谁让现在谈逸泽生自己的气了?

    上一次一件旗袍能让谈逸泽跟疯子一样,然后和自己和解。

    那这一次,这件睡裙呢?

    想到这,顾念兮赶紧带着自己的睡裙,然后钻进了淋浴间里。

    再度走出淋浴间的顾念兮,有些不安的抓了抓自己睡裙。

    “老公,人家洗澡好了,该你了!”说这话的时候,顾念兮还装模作样的拿着毛巾,擦着头发。

    但侧坐在大床上的谈逸泽,一眼就看穿了她的心思。

    她是最怕冷的,就算这个卧室里开着暖气,她一般也都是要套上一件厚厚的睡裙,才敢睡觉。

    而今晚上,她竟然穿的这么清凉?

    是不是,正在算计着什么?

    “是吗?那我进去了!”看了女人一眼,特别是在她的领口上稍稍做了停留之后,谈逸泽拿起自己的睡衣,大步朝着淋浴间里走去。

    “老公!那个……”顾念兮见男人离开,慌忙又开了口。

    她的目的,是和解。

    难道,这个男人看不出来?

    为了缓解他们两人之间的气氛,她都已经将自己洗剥干净,送上门了。

    难道,谈逸泽不心动?

    还是说,这个领口没有上次那个旗袍那么诱人,所以他视若无睹?

    “怎么了?”听到身后传来了声响,谈逸泽再度停下了脚步。

    “那个……天气冷,要不今晚你不用洗了?”她稍稍上前,刻意在男人的面前弯了弯腰,露出那条深邃的沟渠。

    “怕冷的你都能穿成这样,你说我会觉得冷么?”男人的视线笼罩了过来,他的气息也飘进了她的鼻翼中。

    有那么一瞬间,顾念兮感觉有不知名的花儿,在暗夜中绽放。

    但如此美好的感觉,仅仅只是一瞬间。

    因为片刻之后,男人拿着睡意果断的进了淋浴间。

    而顾念兮也在男人进了淋浴间之后,有些气急败坏的跌坐回了床上。

    谈逸泽到底是怎么了?

    难道她都已经做到这样了,他还不肯原谅自己吗?

    还是说,这睡裙不太好?

    想着,顾念兮将视线落到了睡裙的裙摆上……

    而与此同时,进了淋浴间中的男子却将淋浴间里的水热系统光掉了。然后,任凭那冰冷的水一遍遍洗刷着自己的身躯……

    这个小东西,真是会挑起自己的火!

    刚刚他要是不及时离开,恐怕现在早已将她给扛走了。

    但即便是这样,刚刚在淋浴间门口她刻意弯下腰的那一幕,却还是不时的徘徊在自己的脑海里。

    而这也让谈逸泽意识到,自己似乎越来越被这个小东西玩弄在手掌心了……

    努力平复下了身上的火苗,谈逸泽这才换好了浴袍。浑身被冷水淋过之后,有些冰。不过他的身体一向不错,所以淋了这么久的冷水,其实也没有什么好担心的。

    只是,当谈逸泽以为,刚刚那场面应该到他进了淋浴间之后告一段落的时候,却在再度走出淋浴间的时候,瞬间崩溃。

    因为,此刻面对谈逸泽的,是大床上的那个小小的身子。

    谈逸泽知道,这小东西一直都是迷人的。不然,为什么自己同父异母的弟弟,到结婚了还对她念念不忘?

    可今天,这小东西的动作和穿着,却更为调皮了。

    现在的她,浑身上下就只挂着她刚刚的那件睡裙。领口的位置,真的有点低。所以,即便是站在谈逸泽这个角落,也能将她所有美好风光,全部纳进眼底。

    但让谈逸泽倒抽一口气的,是她的睡裙裙摆。这个该死的小东西,绝对是在裙摆上动过手脚了。果然,谈逸泽一扫整个卧室之后,便看到摆放在他们床头的矮柜子上,此刻正摆放着一把剪刀,还有一圈跟她睡裙同个色调的布料。这,应该是她从上面剪下来的!

    小东西,竟然懂得算计他了?

    只是不得不承认的是,小东西成功了!

    她现在只是很无辜的坐在大床上,便将他刚刚匆忙进了淋浴间冲的凉水澡,还有所做的心里建设,毁于一旦。

    本来冲过冷水,应该是非常“凉快”的身子,竟然在这一刻又开始发热汗了。

    男人有些焦躁不安的在床边来回踱着步。

    谈逸泽是什么人,他是位高权重的大老爷们,做事从来不希望被别人打乱。而顾念兮,却偏偏能一而再再而三的让他轻易乱了阵脚。

    这样的感觉,谈逸泽真的非常不喜欢。所以,他想要控制好自己的情绪,不要轻易的被这个女人带动,更不要轻易的被这个女人察觉到自己宠着她的这个事实,不然将来他在她的面前,势必会被打压。

    这,就是战术!

    本来,谈逸泽在发现自己最近对顾念兮的怪异的时候,就很想开始进行自己的战术的。可因为最近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所以才耽搁了下来。而今天顾念兮竟然趁着他加班不在家,偷偷溜出去酒吧!虽然明知道,顾念兮这点小性子根本就不可能在外面给他找顶绿色帽子。但谈逸泽发现,自己在听到她亲口承认她在酒吧的时候,心里是莫名的烦躁。

    他的小东西对男人有多大的吸引力,这个男人是清楚的。一想到酒吧里那些不三不四的男人往她身上打量,谈逸泽就控制不住心中的怒焰。

    于是,今晚他才会提前进行自己的计划。

    只是,相对于床边那个来回不安踱着步的男子,此刻女人却是一脸无辜的望着他:“老公!你怎么了?”

    她的脸上,粉黛未施。但一双黑溜溜的大眼,却非常明亮,就像是夜晚的琉璃盏。破碎的光芒,自她的眼眸中倾泻而出,让他看的有些痴迷。

    只是,女人的小举动,又再度让这个高大的男子有些无措。

    因为发现男子的视线落在她的身上之后,顾念兮竟然又是在被褥上一阵乱蹭。

    那憨态可掬的小摸样,还有因为她的动弹,一切都让谈逸泽感觉到喉咙干干的。真希望,此刻这个被她抱着乱蹭的,不是被子,而是自己。

    “没你事,快点进去睡!”见她的粉唇竟然对自己微张着,就像是对自己的盛情邀请,谈逸泽发现自己的呼吸又粗重了几分。

    “老公,你真的不打算理我么?”顾念兮抬头看着他,那一双水汪汪的大眼里,竟然有些和小动物相似的楚楚可怜,惹得谈逸泽又是一顿不安。

    “快点睡!”男人没有直接回答她的话,直接转身准备朝着卧室门外走去。要是在这里继续站下去的话,那估计过不了多久,自己便要化身成为狼人了。

    离开,让自己不再面对这个小东西,或许一切都会平复了。

    可谈逸泽的如意算盘,到底没有打成。

    就在他快要走到门口的时候,他的后背上竟然贴上了一个软软还带着温度的小东西。

    看着环在自己腰身上那双葱白小手,谈逸泽的嘴角闪现的只是无奈……

    “老公……”柔柔弱弱的声音,让人心生怜惜。也像是无数的小爪子,抓挠着谈逸泽的心。

    下一刻,男人还是控制不住自己,转过了身。

    而当他转身的时候,他的唇便贴上了一个软软的东西。

    定睛一看,谈逸泽这才发现,那是小东西的唇!

    印象中,这好像是自己的吻,第二次被强了!

    而始作俑者,都是同一个人!

    只是,常日里他们间的亲昵,都是他谈逸泽主动的。这会儿,顾念兮来主动,自然还是生涩了点。她只是胡乱的亲吻着他,几番啃咬之后,顾念兮发现男人还睁着眼睛看着自己。那黑色的眸子,在橘色光的照射下,看不出任何情愫。

    一时间,顾念兮气馁了。

    她都已经做到这样了,主动认错,还主动讨好他。可这男人,就是一直都不肯不会她,她又能怎么办?

    谁说,女人心海底针?

    这男人的心,也是海底针!

    既然他不想要,那便算了。

    反正,这样的情况到最后最多也演变成离婚。

    而他们,本来就是不该有什么交集的人。离开,其实也没有什么好伤心的。

    只是分开之后,顾念兮知道自己还是会想起男人温暖的怀抱,他偶尔露出疼爱的笑容,还有他对自己作恶的时候,那种坏坏的表情……

    本来是没有什么的,但一想到过往的那些,顾念兮的鼻尖突然发酸。为了防止被男人看出自己的异样,顾念兮推开谈逸泽便准备钻回到被褥中。

    可这回,轮到谈逸泽不放手了。

    当她转过身,别扭的想要逃开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小蛮腰竟然被某个坏人拦截了。

    “放开!”热脸贴上冷屁股的感觉,非常不好受!所以,顾念兮也生气了!

    “我不放!”

    谈逸泽的语气,有些怪。让她,不自觉颤栗。“自己做的事情,是不是应该自己承担?”

    她虽然听的有些摸不着头脑,但还是愣愣的点了点头。

    “那你自己挑起的火,不该自己来沉受么?”她看着近在咫尺的他,唇角绽放邪肆。而下一秒,男人便快速的将她撸走。

    这一晚上,谈逸泽的毛躁史无前例。而至此,顾念兮也懂得了:惹怒谈少,后果真的很严重!

    这天,天气晴好。

    顾念兮吃过早饭之后,就在谈家院子里晒晒太阳。

    明天,她和谈逸泽就要回到他们的小屋子了,而她可以像这样没事晒晒太阳的时间,也少了。

    “二黄,过来!要不,今天我带你出去溜溜吧!”

    院子里的二黄,听到顾念兮在叫它,急匆匆的蹭了过来。但碍于脖子上系着的链子,它只能凑到到顾念兮的脚上。

    不过,这已经足以。

    二黄兴奋的蹭着顾念兮的鞋背,大尾巴也摇晃的欢。

    “好好好,这就带你出去玩!”住在这里的这阵子,和谈老爷子和谈建天接触之外,唯一和自己处的最好的,就是二黄了。

    “二黄,我们走!”从柱子上解开二黄的绳子之后,顾念兮带着它准备出门溜达。

    可很不巧的,却在这个时候遇见刚刚要进门的霍思雨!

    女人的身上,穿着一件宽松的羊毛,很好的掩住肚子的部分。让人看不出,其实它还是很平坦。不知道是不是最近过的很不好,现在的霍思雨脸色看起来并不是那么好。再者还有她身上的那双平跟鞋,还真的让她看起来有七八分的孕妇像!

    “哟,这么大清早的是上哪里去,我的弟媳?”顾念兮带着二黄上前,架势上就已经稳胜霍思雨一筹。

    而霍思雨本来不服输,想要凑上前和顾念兮较量的。但一看到她身侧的那只二黄,她就不自觉的退后了一步。

    若说霍思雨在这个大宅子里最怕的,非二黄莫属了!

    从她第一次进了谈家开始,这只狗就不知道怎么了,偏偏和她作对。

    每一次,只要她霍思雨一进了谈家大门,在它面前晃过,它就会歇斯底里的吠叫。有时候,还会作出龇牙状,亦是警告!

    就像,现在!

    “顾念兮,我告诉你,你少在我面前自以为是了!现在,我们的身份可是平等的!”霍思雨的意思是,她如今已经嫁进了谈家,她的身份也同样是谈家少奶奶,没有必要屈膝于顾念兮的身下。

    “平等?这个世间,哪有什么东西真的做到平等?我问你,我是这个家的长孙媳,你是么?你不是!于情于理,你都该喊我一声‘大嫂’!”

    思密达,送上美男凌二爷。请笑纳~
(快捷键 ←) 上一章 加书架 目录 投推荐 下一章 (快捷键 →)

推荐:青春荷尔蒙 分手妻约 超级学生 拽丫头惹上酷总裁 很纯很萌哒 我的漂亮同桌 老子是富二代 女王凯旋 匹夫无罪 情深如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