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 都市言情 > 闪婚,谈少的甜妻
闪婚,谈少的甜妻 / 律儿

第七十五章 真正的千金【精

    章节名:第七十五章  真正的千金【精

    按谈逸泽说的,顾念兮第二天很早就起床开始帮着刘嫂准备中午要宴请客人的食物了。

    这里面,有不少是这城里最有名的菜式,还有几个菜是顾念兮喜欢的。

    刚开始,顾念兮还有些疑惑。该不会,刘嫂准备错了?将常日里她喜欢的东西给拿了出来?

    只是问了刘嫂之后,顾念兮才明白,这些还是谈逸泽特意让刘嫂准备的!

    可这些,都是D市的东西?

    难道,谈逸泽邀请来的人,也来自D市?

    会不会是上一次来家里的,霍启东霍副州长?

    可若真是霍启东,谈逸泽应该会和自己明说才对,根本就不用一副神秘兮兮的样子!

    想来想去,顾念兮根本没有想到什么。也罢,等到中午就知道了!

    可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心里有有股子奇怪的感觉,带着隐隐的期待。

    临近中午的时候,谈逸泽打来了电话。

    是顾念兮接的。

    “老公,怎么这个时候有空打电话回家?”看着餐桌上某些早已摆放好的菜,顾念兮的嘴有些馋了。那是D市的东西,她在这里已经好久没有吃过了。

    “呵呵,就问一问你们准备好了没有!”爽朗的笑声,从电话那端传来。

    而此刻,顾念兮也能在脑海中勾勒出此刻谈逸泽的形象。

    他那薄唇,必定是向上勾起的。黑色的眼眸,也一定是满满的笑意。

    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次的顾念兮能清楚的猜到,今天到谈家来吃饭的人,必定是对谈逸泽非常重要的。也是,他非常尊敬的。

    若是寻常人,他会直接将他们带回家。根本不用先和刘嫂打过招呼,还用像现在这样,三番两次打电话过来确认的。

    只是,会是什么人能让谈逸泽如此在意呢?

    “都准备好了。你们一到,东西就都能上了。不过老公,你就不能告诉我,是谁要来么?”

    “现在还不行!不过兮兮,你今天要穿的漂亮点。”这样的话,岳父和岳母才会更加放心的将她交给自己!

    想到这,电话这端的男子,唇角上的弧度越发彰显邪肆。

    “到底是什么人,还要我穿漂亮点?感觉,像是要将我抓去卖了!”女人红唇微嘟。

    “卖了谁,也不能卖了你啊!”不然,这一辈子陪他谈逸泽一起走过?

    说完这一句,男人又想起了什么:“对了兮兮,过一会儿要是听到门口车子进去的话,记得去迎接一下!”

    “知道了,不是把我卖了什么都行!”

    挂断电话,顾念兮回到卧室。

    看谈逸泽的态度,今天似乎他也非常在意她给人的形象。不然寻常在谈家,他只要求她穿很宽松,又不露的衣服。从柜子里挑出一件前一阵子新买的白色马海毛毛衣,搭配时下最流行的小清新风格碎花裙,顾念兮又在自己的脸蛋蛋上了点腮红,让自己的气色看起来更好一点。至于唇膏,其实顾念兮的唇已经够红了,够粉了。所以,她也只是用了点哩唇彩,轻轻扫了一下。

    装扮一新之后,顾念兮又仔细的察看了一下镜子里的自己,觉得谈逸泽应该会满意之后,才下了楼。

    “哟,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常日里的麻雀,也懂得打扮自己!只是麻雀再怎么打扮,都不可能变成枝头上的凤凰!”

    顾念兮下楼的时候,舒落心就坐在大厅里。

    一瞅见打扮的如此清新漂亮的顾念兮,她的心里又不舒坦了!

    其实,她也看得出顾念兮不过是换了一件衣服,脸上打了点腮红而已。比起以前,霍思雨时常瞒着她化成那个鬼样子,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

    再说,她也没有怀上。爱打扮,只是女人的天性。

    但舒落心就是怎么看她,怎么都不顺眼!

    特别是,自己攒了一辈子的一百五十万竟然被顾念兮给吞进去之后,她对顾念兮就越是反感。

    “是啊,没办法最近零花钱有点多了。要是不多买点衣服来打扮一下自己,那多对不起自己身为女人的这个物种。是吧,舒姨?”

    本以为自己的冷嘲热讽,多多少少都能打击到顾念兮。却没有想到,她一番话之后,顾念兮竟然大大方方的走到她的面前,秀了一下她的那条花裙子。

    而最刺痛舒落心的,则是顾念兮最前面的那番话!

    这该死的狐狸精,拿了她的钱之后还大言不惭的来刺激她!

    “你拿了我的……”舒落心一时气结,差一点就要将顾念兮拿了自己一百五十万的事情脱口而出。

    “舒姨,我可没有做什么偷鸡摸狗的事情,我只不过是将长辈给我的压岁钱,拿出来买了点东西,这没有错吧,爷爷?”舒落心正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顾念兮又开了口。

    然后,她又跟小狐狸似的,狡猾的窜到了刚刚走出房门的谈老爷子的身边,笑道。

    “没错,给你钱就是让你花的。想买什么就买什么吧,要是不够再跟爷爷说!”

    而谈老爷子的话,再度让舒落心的话噎在喉咙中。

    她当然听得出,顾念兮这是拿谈老爷子来压自己。好像,她顾念兮早已看出了她舒落心最为在意的就是钱。

    搬出谈老爷子,不仅可以压住她舒落心的怒焰,更能提醒她舒落心,对她要客气一点。不然不说她舒落心最在意的谈家财产,光是谈老爷子的那一些她顾念兮就能轻易的拿走!

    而舒落心不得不承认的是,顾念兮真的已经看透了她的本质。

    她其他什么都可以不在意,唯独该属于小南的那一部分,她是半点都不能放过!

    所以,当顾念兮对着自己谄媚着的时候,舒落心只能将刚刚的那番话如数咽在喉咙中。

    “爷爷,念兮现在还有很多零花钱,衣服也够多了!爷爷有没有想吃的,念兮出门的时候可以给爷爷买回家!”从小就在那些高官面前扮乖小孩的她,哄一个老人家开心的戏码,她顾念兮也是最为擅长的。

    简简单单的两三句话,她再度将谈老爷子哄的眉开眼笑。更让舒落心气的差一点将她面前的茶几给掀了!

    这个顾念兮,似乎越来越得寸进尺。

    拿了她舒落心一百五十万,不离开谈逸泽不说,现在还三番两次的拿这事情来奚落她舒落心!

    这个该死的狐狸精。

    当初,她还真的小看了她!

    只是现在顾念兮已经在这个谈家混的风生水起,她舒落心更不能坐以待毙了!

    她要想点什么好办法,让顾念兮吞进去的那一百五十万吐出来的同时,还不能危及到小南的位置才好!

    想着,舒落心冷哼了一声,离开了大厅。

    而顾念兮则在看到女人离去的背影之后,嘴角轻勾。而她眼眸里,则是满满的狡诈。

    她顾念兮从来就都不是一个得寸进尺的人。但也不是一个可以任由别人捏扁掐圆的面团!

    伤了她的,不管是言语还是身体,她都会一一的讨回来的。

    至于会惹出什么麻烦,她也不在意!

    因为某个男人说了,不管她惹出了什么祸端,他都会替她扛着的!

    “车子进门的声音,应该是小泽回来了吧!”就在顾念兮准备扶着谈老爷子到沙发上坐着的时候,刘嫂从厨房里走了出来,手上还端着刚刚炒好的最后一旁青菜,边走边说着。

    “爷爷,你先在这坐一下。逸泽早上打电话过来,让我客人来的时候到门口接着!”

    “那好,你去忙吧!”

    和谈老爷子打了招呼之后,顾念兮穿上了皮靴才走出谈家大门的。

    现在这北方地区,虽然已经不再降雪了。不过这初春时节,还是相较于南方要冷一些。顾念兮这个地地道道的南方人,穿着这样的裙子还是多多少少觉得有些冷了。

    谈家主宅离大门还要经过一个小庭院。顾念兮走出去的时候,车上的人已经下来了。

    顾念兮本以为,应该是谈逸泽以前在组织里的那些好友,像是他口中长长提起的周子墨之类的。却不想,此刻从车上下来的人,却是……

    那个身型,还有高度……

    以及来人浑身上下穿的衣服,都是那么的熟悉!

    特别是来人身上那件黑色的呢子大衣,顾念兮还记得,那是去年冬天,她陪他到D市那里的大型卖场里买的。

    那个时候,他要去北方出差正好赶上冬季。因为担心他受不了北方地区的冷,所以,她用着自己大学时候打工兼职赚来的那些钱,给他买了这件呢子大衣。

    顾念兮还清楚的记得,那天当男人穿上这一身呢子大衣的时候,他笑的是那么开心。还一个劲的喊着:“我的丫头也会赚钱给我买衣服了!”

    甚至那一天,霍启东霍副州长到她家里做客的时候,他还不忘记拿出他那件呢子大衣,在霍副州长面前秀一秀……

    从小到大,他是那么的宠她。

    他的皮夹里,也只放着她和妈妈的照片!

    小时候,她每一次生病难受的时候,夜里要是醒来一定会看到,坐在自己床边彻夜不眠,然后牵着她的手的他……

    “爸爸……”

    当顾念兮哽咽着唤出这个称呼的时候,她发现有些温热的东西在她的脸庞上蔓延开来。

    抬手一抹的时候才发现,原来那些温热的东西,是泪水……

    “爸爸!”

    那一刻,她再也按耐不住自己的心,朝着来人飞奔而去。

    而来人也在听到这个熟悉的嗓音之时,朝着她所在的角落转过身来。

    当他看到那抹正在朝自己飞奔靠近的白色身影之时,男人那双已经开始染上岁月痕迹的眸子里,也泛起了淡淡的粉色。

    那是,他用了一辈子呵护的宝贝!

    那一刻,男人也终于明白:原来,再大的隔阂,也不能正真的将他们之间的关系给切断。就算她犯了再大的错误,他还是舍不得放任她一个人人海浮沉……

    于是,他朝着那个飞奔靠近的身影,伸出了自己的双手,用自己温暖的胸膛,再度迎接她。一如,她当初降生时候那般。

    “爸爸,对不起,对不起……”再度回到那个熟悉的怀抱,这个从小到大都能为她支起一片蓝天的怀抱,顾念兮的泪水决堤而出。

    “兮儿!”他,不善于用言语表达他的感情,只能将怀中的宝贝,抱的更紧。而看到这一幕的殷诗琪,也赶紧下了车。

    因为,那不仅是顾印泯同志的女儿,同样也是从她殷诗琪身上掉下来的肉。虽然有些怨念这丫头从小一见到她爸爸都比见到自己来的开心。但好几个月不见了,此刻她什么抱怨都没有。只想着,能拉拉她的小手,好好的抱一抱她,看她瘦了还是胖了。

    “宝贝!”一下子她也三两步上前,来到这父女两人的身边。

    而谈逸泽下车的时候,正好看到这一幕!

    他想的没有错,他的小东西是真的想念她的家人了……

    只是他不能确定,未经她的许可,他擅自做了那么多的决定,他的小东西会不会生他的气?

    “小泽,这是……”此刻,原本坐在屋里等着顾念兮回到大厅和他一起看电视聊天的谈老爷子,也因为过久的等待而不耐烦,跟着走了出来。

    在看到眼前上演的一幕之时,谈老爷子也是说不出的吃惊。

    同样走出门的,还有舒落心和霍思雨。她们不过是带着看戏的心态,看看到底是什么货色能被谈逸泽如此隆重的邀请到家里的人,是什么样子的。

    在听到拥抱的三人彼此的称呼之后,舒落心大致猜到了,那是顾念兮的娘家人。只是,此时的舒落心还不忘记在心里狠狠的嘲笑一番顾念兮。她的娘家人,不也就这么个穷酸样么?用的,谈逸泽如此大费周章的将人请到家里来做客么?到餐厅还是饭馆去,让厨子简简单单的炒上几个菜肴,也及能将他们给打发了的事情,用得着这么如此费力讨好么?

    而相对于舒落心眼中的不屑,此刻站在她身侧的霍思雨,在见到门口站着的那两人之时,则一瞬间苍白了脸。

    念高中的时候,她和顾念兮可以算得上是好姐妹,自然也去过顾念兮的家里。顾印泯州长,和州长夫人的样子,她霍思雨自然也不陌生。

    只是,他们竟然来谈家了?

    这,可怎么办才好?

    当初舒落心这个老女人费尽心机的想要让她霍思雨嫁给谈逸南,赶走顾念兮,不就因为她霍思雨撒了谎,说她就是州长女儿么?

    现在她霍思雨的身份被拆穿了,这个老女人已经对自己非常不满了。要不是谈建天用谈家旗下的明朗集团的继承权做要挟的话,舒落心这个女人肯定是不会让谈逸南将自己娶进门的。

    本以为,名正言顺进了谈家门就可以安枕无忧的霍思雨也现在才发现,没有了州长女儿这个身份打的那个保护伞的她,在舒落心和谈逸南母子俩的眼里什么都不是。现在的她,除了每天要遭谈逸南的冷眼对待,还有尽可能的不要出差错。不然舒落心这个老女人,逮着什么都能拿来说事。

    这一切,都已经快要让她奔溃了!

    要是让这个老女人知道自己非但知道顾念兮其实就是州长女儿,还睁着眼睛撒谎的话,那她今后在谈家的日子岂不是更难熬了么?

    只是眼下,顾印泯州长和州长夫人,都已经来到谈家大门前了。

    她霍思雨就算有再大的本事,也不可能将这样两个大人物阻挡在谈家大门之外!

    所以,眼下的霍思雨即便是慌乱纠结,也想不出任何对策。

    只能,一脸苍白而不安的盯着那紧紧拥抱的三个人。

    与此同时,那一双黑眸则将舒落心脸上闪现的不屑,还有霍思雨脸上浮现的迷茫和无措,全部纳进眼眸……

    很好!

    当初不是费尽心机欺负他的小东西么?

    现在,也该是到了他们还回来的时候了!

    让他们知道,自己究竟得罪了什么人!

    也让他们以后在做什么事情之前,都掂量着点!

    “对不起,让大家见笑了!”抱了好一会儿的顾印泯,终于回过神来了。他向来能很好的控制自己的情绪,这是游走在场面上的人所最需要的。唯有他的宝贝女儿,能让他有些忘我。

    转身的时候,顾印泯朝着从谈家大宅子里走出来的人微微歉意一点头。那双和顾念兮有几分相似的大眼里,依旧还有些淡淡的粉色。

    只是,明明是歉意的话,从他的口中传出来,却不卑不亢。

    从骨子里迸射来的那种久居高位的气息,却让周遭的人都有些许的晃神……

    特别是舒落心!

    因为她明显的能从那个男人浅浅的笑容中,感觉到扑面而来的威慑力。这样的男人,岂会是平凡的男人?

    不好的预感,在舒落心的心中一点一点的繁衍。

    但这,怎么可能?

    顾念兮不过只是一个不入流的小市民,她的父亲怎么可能是个了不起的人物?

    再说了,霍思雨不也和她说过,顾念兮是没有什么身份背景的小人物么?

    应该,不会自己猜测的那样,对不对?

    可当舒落心极力想要否认这种不安的想法之时,谈逸泽却好像故意和她作对似的,突然笑道:“这位,是兮兮的父亲,D市的顾印泯顾州长!旁边那位,是兮兮的妈妈殷诗琪殷女士。”

    轰……

    当谈逸泽说出这一番话的时候,舒落心真的感觉有一道闪电从空中直接朝她劈了下来。焦味,开始从她的周身弥漫开来。

    这味道,是从哪里传出来的?

    百般寻找之后,她才发现,原来这味道,是从她的心里传来的!

    顾印泯顾州长?

    怎么可能?

    顾念兮的父亲,怎么可能是州长?

    是谈逸泽骗她的,对不对?

    若顾念兮是州长女儿的话,她怎么从一开始都没有提过一次?

    就算只要提起一次都好,她舒落心也绝对不会和她那么的争锋相对!更不会阻止,她和谈逸南交往的!

    一定,是谈逸泽看她舒落心不爽,所以编出这可笑的借口,来欺骗自己的,对不对?

    僵着脸,白着唇,舒落心看向谈逸泽。

    后者,依旧手插口袋。绿色制服下的男子,仿佛被赋予了某种神秘的高贵。他的脸上依旧带着淡笑,看着她,神色异乎寻常。连那双黑色的眼眸,也平静看不出任何的波纹。

    不动声色,却像是在等待一场期待已久的闹剧……

    “是D市的顾州长?快请进,小泽也真是的。都不跟我们打一声招呼,是兮兮的父母要来!”谈老爷子毕竟是见过世面的人。

    在知道顾念兮的父亲是州长之后,最开始是有些惊讶和错愕。但很快的,老人家便恢复了之前神色,忙着招呼着。

    “是我们不让逸泽说的。目的,是给这个丫头一点惊喜!”顾印泯在夫人殷诗琪的陪同下,慢步走进谈家。而好久没有和父母想见的顾念兮,这会儿也紧紧的黏在父母亲的身边。

    当这一行人进去之后,门口只剩下舒落心和霍思雨,以及这会儿才锁了车门,大步朝着屋里走来的谈逸泽。

    “舒姨,天冷。这里,不适合多呆!”走近了几步,谈逸泽发现舒落心脸上的惊讶神色一点都没有减少之后,勾唇道。

    似笑非笑的面容,让舒落心越发的不安。

    “小泽,这……”舒落心的声音里,透着明显的颤抖。

    而随着谈逸泽渐进的步伐声,舒落心对上了男人那双过分深邃的眼眸,以及他嘴角那毫不掩饰的冷嘲:“舒姨以为,兮兮的身份有假?”

    简明扼要的一句话,道出了舒落心心中所想。如此强悍的洞察能力,让女人不免得慌乱的掐紧了自己的掌心。

    和谈逸泽对峙,舒落心发现自己沾不上任何一点上风!

    “舒姨,这个世界可不是什么人都敢拿假的身份出来糊弄人的!”说这话的时候,他在笑。但却有着无端的疏离感!

    这便是谈逸泽。若不是可以放下姿态去讨好,大多数时候他能给人的,就是一种无端的疏离感。

    那是,从他骨子里迸射来的,别人学也学不来!

    说完这番话之后,男人便迈开了步伐走了进去,脚步不带一丝迟疑。

    像是一点也没有因为自己刚刚作出来的事情,而感到失礼或是什么的。

    她舒落心不是一直都讲究门第观念么?当初竭尽全力,三番两次的打压顾念兮,为的就是娶霍思雨那个“州长千金”。甚至,连他谈逸泽和顾念兮结婚之后,还三番两次的拿钱打发顾念兮,为的就是将他的小东西赶走!

    他谈逸泽从来都不是什么小气的人,但也绝对不是一个能容忍别人欺骗自己在意的人和事物的人!特别是他的小东西,他是绝对不会让人伤她分毫!

    舒落心和霍思雨在伤害他的小东西的时候,就该预料到会有这样的结果!

    今天这出他谈逸泽自编自导的戏码,只是她们的一道开胃菜!

    若是今后还背着他谈逸泽做什么小动作的话,那就休怪他无情了!

    不过,现在舒落心一定后悔极了吧!当初她为了一个假的州长千金,费尽心思的打发掉顾念兮,就是为了让谈逸南有一段所谓门当户对的婚姻。如今知道了,当初她费尽心机打压的才是真正的掌上明珠,光是这一点就足以让她气的快吐血了吧?

    想到舒落心刚刚悔不当初的表情,谈逸泽的心情简直好到了极点。

    而相较于谈逸泽,被留下来的两个人,脸上却又多了几种色彩。

    舒落心为了能让谈逸南娶到门当户对,能给他事业帮助的女人,可谓是机关算尽!

    只是她没有想到,聪明反被聪明误。

    自己机关算尽娶进门的儿媳妇,竟然是个冒牌州长千金,而那个一直被自己视为狗尾巴草的,竟然是真正的明珠……

    “呵呵……”一连串的刺激下,舒落心突然笑出声。

    “妈,你怎么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刚颤抖的有些过度的缘故,舒落心原本梳成一个簪的黑发,有几根垂落了下来。被风一吹,那几缕发丝竟然挡在了舒落心的脸颊上。再配上舒落心那一脸苍白,还有那空洞的眼神……

    这样的舒落心,简直跟精神病院里的人没有什么区别。

    让一旁搀扶着她的霍思雨,不免得有些惊愕。

    “妈,您不要吓我!”

    “不要喊我妈,都是因为你这个该死的女人!”听到霍思雨的声音,舒落心回过神来。

    “等他们走了,我再和你算账。”舒落心拨好了自己头上的发丝之后,冷冷的瞪了霍思雨一眼,便拽紧了拳头,大步朝着门内走去。

    而紧跟上前的霍思雨,也当然知道这老女人是什么意思。

    她不就是怪她霍思雨挡着她的发财路,让她娶不到真正的州长女儿当儿媳妇?

    可老女人,你似乎忘记了,当初若不是你的贪念,还有你的儿子不检点,顾念兮本该就是你们家的。

    所以说,这一切其实都是他们自己造成的!

    凭什么现在将所有的屎盆子,都往她霍思雨的脸上扣?

    想收拾她?

    走着瞧,看谁的手段更强!

    “兮儿,你最近瘦了狠多!”在谈家用完饭之后,顾念兮跟着顾印泯和殷诗琪回到了下榻的酒店。当然一同来这里的,也有谈逸泽。

    回到的父母身边的顾念兮,像是小孩子。钻在父母的中间,她开心的就像是小鱼。

    殷诗琪看着她明显尖了很多的下巴,心疼的拉着她的手。

    只不过殷诗琪不知道,其实顾念兮现在已经明显长了一些肉。前一阵子,那才真叫瘦。一张脸蛋,瘦的都可以看到皮肤下的青筋。因为那个时候的她,来到这人生地不熟的城市,先后遭遇了爱情和友情的背弃,一个人在无望的挣扎。

    若是那个时候的她出现在父母面前的话,会让他们多心疼?

    好在,谈逸泽软硬兼施,将她带到了身边。不然现在的她,可能还是一个人在这个城市孤单而无助的挣扎!

    “傻丫头,当初要是那么难过,就应该回家!爸爸妈妈又不是不讲理的人!”其实,早在今天去谈家之前,谈逸泽已经大致上的告诉他们顾念兮当初来的时候,所经历过的。为的,就是求得他们的原谅。

    当然的,谈逸泽是懂得分寸的人。关于他和顾念兮怎么结婚的那一部分,他自然不会老老实实的全盘托出。

    他生平第一次撒了谎,告诉顾念兮的父母,其实他们是真心相爱才走到一起的。

    只不过,顾印泯州长似乎还是放心不下。

    从昨天他知道他谈逸泽就是他们现任女婿之时,就一直保持沉默。

    这样的态度,当然让谈逸泽有些莫名的担忧。只不过,谈逸泽也坚信,不管将来会遇到什么事情,都不能阻挡他想要和他的小东西在一起的决心。

    “我是怕您和爸爸担心。其实,我也很想回家的!”一句话,顾念兮带着梗咽表达完。

    “兮儿,你先跟你妈妈聊聊天,我和逸泽有事情要谈谈!”轻轻掐了掐女儿的脸蛋蛋之后,顾印泯起身。

    “爸爸……”这情况,让顾念兮有些不安。

    爸爸这是要和谈逸泽谈什么?

    还有,谈逸泽能应付的了么?

    “兮兮,没事。我和爸爸聊一聊就回来了!”从说出自己的身份之后,谈逸泽就突然有些自来熟了。对着顾印泯和殷诗琪,一口一句“爸爸妈妈”的,早已收买了殷诗琪的心。

    “那……好吧!”

    与此同时的谈家大宅里,刚刚突然到访的人儿,似乎让不少人震惊。此刻,坐在谈家大厅沙发上的几个人,都各种保持着沉默。

    谈逸泽和顾念兮,吃完饭就陪着顾州长和夫人到处走走。而谈逸南今天因为公司有事,连午饭都没有回来吃,更不知道今天到访的人是谁。至于霍思雨,则在一吃完饭就说自己肚子里的“孩子”需要休息,上楼去了。

    坐在沙发最外端的舒落心,从今天受到的刺激就不小。因为她真的难以想象,当初自己竟然活生生的将一个真正的州长千金推开,却让谈逸南娶了一个冒牌货。还有,最近这阵子她对顾念兮的态度……

    今天看顾州长和他的夫人,对顾念兮真的可以说是疼惜到了极点。若是让他们知道自己曾经百般刁难顾念兮的话,那她舒落心的日子也会不好过的。

    可这,到底怎么一回事?

    短短一个月之间,本是州长千金的准儿媳变成了冒牌的,而处处和自己作对的顾念兮,却成了真正的州长千金?

    “要是早点说出,她是州长千金该有多好!”大厅内,响起了舒落心的叹息声:“你说她是不是害怕我们知道她的身份,然后高攀她?”

    在知道顾念兮就是州长女儿的时候,舒落心也才知道自己有多么的丢脸。

    在这之前,她时不时的拿着霍思雨那个冒牌州长千金的身份,刺激顾念兮。而顾念兮和霍思雨本就是同个地方来的,甚至舒落心也记得霍思雨曾经说过,顾念兮还是她的高中同学。那也就是说,其实顾念兮本就对她霍思雨知根知底。什么州长女儿的,在她面前只是歌笑话。

    她明知道霍思雨不是州长千金,却只字未提。不动声色的顾念兮,让舒落心感觉到这个女人其实只是在等待一出闹剧,她舒落心自编自导自演的闹剧……

    “高攀?哪会!小泽的职位也不差,其实我还觉得他们挺登对的!”谈建天勾唇,其实他对自己儿子还是非常有信心的。

    “我又不是说这个……”舒落心白了谈建天一眼。

    谈逸泽又不是她的骨肉,她舒落心又怎么会处处维护他?她说的,是她的亲儿子,谈逸南好不好?

    难道,顾念兮之所以在他们的面前绝口不提自己的身份,真的是害怕他们母子两人想要高攀不成?

    “媳妇,你的意思我明白。你是觉得,兮兮一直都不肯在谈家说出自己的父亲是做什么的,认为她欺骗隐瞒了我们是不是?其实,你也要想想,我们什么时候好好的问过兮兮家的情况了?其实,这事还是我们做的不周全!”在舒落心的抱怨声中,谈老爷子开了口。

    这一句话,也将舒落心一时堵得没法开口。

    而谈老爷子又开了口:“媳妇,你是不是觉得,念兮故意瞒着我们。所以,你生她的气了?可我倒不觉得这事坏事。州长是她的父亲,这个身份固然重要,但她嫁进了我们谈家,首要的还是我们的媳妇。再说了,这年头不是都说人家都在‘拼爹’么,兮兮竟然不会拿这些出来说事,这样的品质还真是难能可贵!”

    谈老爷子的声音淡淡的,但足以让大厅内的每一个人听到。而谈建天也在听到谈老爷子的这一番话之后,赞同的点了点头。

    而舒落心在看到这一切的转变之后,只能上楼。

    反正,在这两个男人的眼里,谈逸泽什么都比她的小南强。

    现在,连他的媳妇还是州长女儿!

    而她的小南竟然娶了个冒牌货。越想,越是生气!

    都是楼上那个霍思雨的错!

    想到这,舒落心悠然朝着霍思雨所在的那个房间走去。

    “霍思雨,你到底在搞什么鬼?”

    舒落心本来就因为被顾念兮给刺激的不小,准备找霍思雨的茬。没想到进霍思雨的门之时,竟然看到了这样一幕。

    霍思雨的那个房间里,简直就像是被她搞成了一个小心展览会。

    不管是床上还是沙发上,又或者是她的梳妆台上,只要可以放得下东西的地方,此刻都披着一件件的衣服,还有包包搭配着。

    而且,单单是从这些衣服和包包的颜色和款式,舒落心都不难看出,这都是近两个月范思哲出的新品。

    一件的价格,都是好几位数。

    这一刻,她开始怀疑霍思雨嫁进这个家的动机了。

    “妈,我这不是在整理柜子么?”霍思雨本来在房间里尽情展示着自己新购进的名牌衣服,却没想到舒落心会在这个时间段闯进来。

    连忙套上一件宽松的衣服之后,霍思雨这才从房间里走了出来。现在她已经是“怀上”四个多月的人了!

    据说,这个时候的肚子应该会看出点端倪了。所以霍思雨只能用宽松的衣服,尽量挡住自己的肚子,以免被人察觉到点什么。

    换好衣服之后,霍思雨赶紧将铺在床上的衣服和包包,匆匆忙忙的揽成一堆。

    “整理柜子?我看你是在办范思哲当季新款展销会!我让你进门,是让你给小南安安分分的当媳妇的,不是让你把小南的钱拿出来当纸烧的。”

    “妈,这些其实都是我结婚的时候,朋友送给我的礼物。我今天只是将它们拿出来,稍稍整理一下。我……我并没有拿南的钱去花!”

    说着一番话的时候,霍思雨心里暗自佩服这个老女人眼神的毒辣。竟然一眼就能看出,她手上都是范思哲!

    当然的,这些并不是什么礼物。

    她霍思雨在高中的时候,除了和顾念兮以及苏悠悠走的比较近之外,根本就没有什么熟悉的朋友。到这边也是,她的性格让她不可能真正的和什么人交好!

    所以,所谓的名牌都是礼物,这不过是个谎言。不过,不是花谈逸南的钱倒是真的。

    从结婚到现在,谈逸南根本就没有将他的钱交给过她。她拿来买衣服的钱,也不过是新婚当天从亲戚朋友的手上收到的那些礼金。

    “礼物?霍思雨,别以为我不知道,不管是结婚还是订婚,你都没有什么朋友来!你以为,被你欺骗一次之后,还有可能那么轻易的上你的当么?”舒落心不满霍思雨满嘴开炮,明明她说的已经是事实,但霍思雨还是拼命的狡辩。这感觉,更让人不爽!

    “妈,您其实并不是在意我买衣服的钱是不是拿了南的,而是觉得当初是我害的你没有娶到一个州长女儿当儿媳妇吧!”

    留言明天一起回复。

    还有,票子哒→_→
(快捷键 ←) 上一章 加书架 目录 投推荐 下一章 (快捷键 →)

推荐:青春荷尔蒙 分手妻约 超级学生 拽丫头惹上酷总裁 很纯很萌哒 我的漂亮同桌 老子是富二代 女王凯旋 匹夫无罪 情深如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