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 都市言情 > 闪婚,谈少的甜妻
闪婚,谈少的甜妻 / 律儿

第七十四章 我,便是二位的女婿

    章节名:第七十四章 我,便是二位的女婿

    “老顾,我们明天去看看宝贝不好么?”相比较此刻谈家大宅的某个房间里上演的温馨场景,此刻的某一处酒店的客房里,一中年女人慢步来到此刻正站在窗前的男子身边。

    男子身上是一身简单的白色衬衣。

    这北方的城市,毕竟比南方的温度稍稍低了点。虽然现在没有下雪,不过敞开的窗户吹进来的冷风,还是有些刺骨。

    但男人好像没有感觉到什么似的,一直站在窗前任由这股冷风席卷着自己的整个身躯。

    见男人沉默良久,都没有作答的准备,中年女子只能无奈的叹息医生一声,准备上前将窗户给关上。可没有走到窗户前,她身后便传来了声响:“诗琪,别关窗户。让我,再站一会儿!”

    “可是这天这么冷,要是感冒了怎么办?”女人有些不同意。

    他的身体,不仅是整个这个家的,还是整个D市人民的。

    “就一会儿,让我再好好想些东西!”男子依旧面向敞开的窗户而站。那白色的衬衣,以前从来不会显得如此宽松的。但今天,这衬衣在他的身上却宽了好多。北风呼啸而过之时,他的衬衣领口也随之抖动着。

    他的背影,看起来是那么孤单。

    他卷皱的眉心,也说明了他的担忧。

    可这个男人,始终都不肯说出来。

    一连几个月,他果真如同最初说到的,对女儿的事情不闻也不问。

    只是,他连日来的食欲不振,还有眉心处总藏匿的那股子担忧,却足以说明了他对女儿的担忧!

    这个倔强的男人!

    连生出来的女儿,也跟他脾气一样倔,真不知道她殷诗琪到底上一辈子遭了什么孽了。这父女的臭脾气简直就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竟然真的说到做到了!一连几个月,他们父女俩真的连一次通话一次见面都没有。夹在中间的她,真的局促而茫然。

    早在前几个月,她早就想要见一见女儿。若不是这男人说什么也不肯放她走,还将她的手机给没收了,她早就到这个城市来了。

    而这一次,趁着他出差,殷诗琪也坚决跟来的。

    她不相信,顾印泯同志会看不出她想要见女儿的决心。她也不相信,顾印泯同志没有想过到这里参加开幕式,顺便看一看女儿!而她更不相信的是,顾印泯同志会一点也不担心女儿。不然为什么大半夜了,还站在窗户前吹冷风?他还以为他是十几岁那追求什么悸动和清静的年纪?

    “印泯,我今天话撂这里了。这一次来,我一定要见宝贝,不然我是不会跟你回去的!”她殷诗琪也就只有这么一个女儿,就像是从她身上掉下去的肉。几个月了,她要是再不见一见顾念兮的话,她怕她会疯掉。

    若是顾印泯要是真的打算不要这个女儿的话,那干脆将她也留在这里算了。反正将她们娘俩都给赶到这边来,他就清静了!

    生气的准备收拾好,去休息的殷诗琪却在这个时候被叫住了。

    “诗琪。”

    “睡觉的时候,记得把窗户给关上。”殷诗琪还是冷着脸。

    女儿是她身上掉下的肉,谁要是敢欺负她,她殷诗琪绝对第一个跟她拼命。就算是顾印泯,这个州长大人,也决不留情!

    “诗琪……”

    “还想说什么?”连日来,顾印泯同志对自家女儿不管不问,殷诗琪已经看不下去了。

    只是,殷诗琪没有想到的时,本来以为顾印泯同志又会找什么理由借口来阻止自己去看女儿,却听到了他说出了这么一句:“你要是想过去的话,记得带上我!”

    看着顾印泯那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殷诗琪白了他一眼。

    就说嘛!

    其实最宠女儿的,还要属顾印泯同志!

    本以为这一次以为,他是吃了秤砣铁了心,没想到到最后他也拗不过心中的思念。

    “好了,老顾。咱明天就开始打听一下女儿的去处,然后去看看她。你也收拾一下,早点休息吧!”

    “嗯。”

    等殷诗琪进了卧室睡觉的顾印泯,再度看着窗外那皎洁的月光。

    虽然已经有好几次让自己下定决心不去理会兮丫头了,本以为会是等到女儿先低头,回家认错的他却没有想到,最先妥协下来的还是自己……

    虽然打着主意,一见面要将兮丫头狠狠骂一顿,看她以后还敢不敢离家出走的顾印泯,却开始忍不住的期待,期待和兮丫头的重聚!

    也不知道这几个月这丫头有没有好好吃饭,是胖了还是瘦了。

    不行,明天要是找到兮丫头的住址的话,要先让殷诗琪先一些牛骨,给那没良心的丫头熬点汤喝……

    是夜,城市各处的灯火,在风中摇曳着,绽放着属于夜晚的美丽。

    此时此刻,在城市的某一间昏暗的酒吧里,一男人有些不耐烦的抽着烟。

    寻常这个时间点,苏悠悠已经出来,和自己在酒吧碰面聊天了。

    而今天这个时间段,竟然连个人影都还没有看到。

    打电话过去,陆子聪也只听到了手机的语音提示。没有见到苏悠悠的他,心里莫名的烦躁。

    “哟,陆哥。今天怎么没有和我们的大美女一起过来?”有人在看到陆子聪只身一人的时候,便开始打趣着。

    陆子聪自然不会听不出来,他们指的是苏悠悠。

    看他们那些如狼似虎的样子,他突然觉得不该让苏悠悠常常出现在这样鱼目混珠的酒吧。

    “陆哥,今天没有我们的大美女作陪,肯定寂寞吧?要不,哥们给你介绍几个不错的货色?”见陆子聪没有反驳,那人来劲了。说这话的时候,还不忘痞子似的掐了一把身旁站着的美女,惹得美女惊叫连连的同时,也让这个酒吧里的口哨声此起彼伏。

    “少烦我,我给滚远点!”因为没有等到苏悠悠,他的心情已经够低落了。身侧这些震耳欲聋的声音,更是让这个男人有些炸开的嫌疑。

    “别啊,陆哥。话不是这么说的。你看这里的美女,每一个都够火爆的,您真的没有……”

    “小六,别说了,没看出咱陆哥心情不好么?走走走,去别的地方找乐子去!”这话是酒吧的酒保说的。陆子聪和苏悠悠几乎每个周末都会到这酒吧来,所以他们也算得上是熟识了。

    “那算了。不过下次我小六子可不会给你介绍这么好看的妞了。”说着,小六总算带着他身边的火爆美女走了。围观起哄的一群人,也终于散了。

    “陆哥,今天苏美女没来,所以心情不好了?”酒保小陈给陆子聪送上一杯酒。

    “呵呵,说笑了,她只是我一个同门师妹,你们想多了。”

    “那既然是我们想多了,陆哥更应该比我们看的清才对?只是同门师兄妹的话,那又何须为此而抑郁寡欢?”小陈的意思,其实是想要劝陆子聪看清自己的感情。

    只是,这个世界上就是有那么些一根筋的人。不撞到南墙,心不死。

    而陆子聪,就是这样的人。

    酒保小陈的一席话,非但没有让他意识到自己对苏悠悠的感情,反而让他的脑子里出现了一个邪恶的念头。

    “何须抑郁寡欢?那就是说,我们该及时行乐?说得对!小陈,再给我来两杯威士忌!”说完这话,陆子聪突然掏出了手机,拿着乱按了一通,然后将上面的字还有照片,都发送到另一个手机号……

    此时,夜深了的谈家,所有人都各自回到卧室。霍思雨也不例外。

    今天谈逸南正好早点下班了,还很早的洗了澡。这会儿,男人正躺在床上,看着一份资料。

    看着男人那深邃的侧面轮廓,霍思雨慢步走了过去。

    早先穿的毛衣和长裤,不知何时已经被她换成了橘色的丝质睡衣。睡衣的领口,有些大。慢步靠近的时候,那一片美好的风景若隐若现。

    “南,已经很晚了,我们睡觉吧?”霍思雨慢步靠近谈逸南的时候,轻声细语。

    她相信,任何一个男人都能轻易的从她的动作和言语中知道,她的盛情邀约。

    都说男人有念头。

    其实,尝过那种事情的美好的女人,同样也会有念头。

    但霍思雨的最终目的,却不是为了得到这个。而是……

    她要尽快让谈逸南在她的肚子里留下一个种,不然再过半个月,肚子该显出来的时候,她的谎言岂不是要被拆穿了?

    “我这份文件挺重要的,明早还要用到。你先睡,等一会儿我再睡!”说着,谈逸南从大床上起身,穿着一套灰色丝质睡衣的他,下了床。正拿着手上的那份文件,大步朝着卧室大门走去。

    看着男人如此急切的模样,霍思雨不难猜出,其实这个男人真正想要的,并不是看懂他手上的那份文件,而是他在找借口,找可以不用和她霍思雨呆在同一个空间里的借口。

    别以为她不知道!

    其实新婚夜和她做过之后,男人似乎就后悔了。几天下来,每天晚上睡觉,他不是找借口然后走掉?还说什么文件重要,明天要用到?

    别以为她看不出来,其实这几天他手上的那份文件,一直都是同一份。有什么文件,会每天都需要用到?而且,还一脸看了几天都说不出个所以然来的?

    而且霍思雨当然也知道,这个男人一旦踏出这个卧室门,一定会一整夜都呆在书房里。

    一想到,谈逸南宁可一整个晚上都靠着办公室的椅子睡觉,也不肯呆在和她霍思雨共用的这个舒适小窝,霍思雨便觉得羞辱至极。

    但为了不适自己那个谎言被拆穿之后,可能会再度被扫地出门,霍思雨只能咬着牙,将谈逸南给她的这些耻辱,再一次咽下去。

    然后,趁着谈逸南的步伐还没有离开这个卧室之时,霍思雨赶忙大步上前,挡在了男人的面前。

    “思雨,你这是做什么?”对于女人的阻挡,谈逸南显得非常不悦。

    “南,天气这么冷,你就不要出去好么?什么文件的,等明天早上再看不就好了吗?你那么聪明,三两下就能搞定的。”霍思雨扯着嘴角,让自己脸上的笑容看上去多了一份真切。

    见谈逸南没有了动作,她便主动送上前,将自己柔柔的身子窝进谈逸南的怀中。“南,今晚上有点冷,我想要你抱着我和宝宝睡,好不好?”

    其实,这也算是“怀上”的人,提出来最为平常不过的要求。

    但不知道为什么,霍思雨的这一举动,落在谈逸南的眼中却觉得分外恶心。与其说她想要自己抱着她睡觉,倒不如说她是想要他骑着她睡觉!

    不要以为,他不清楚她到底在想些什么东西!

    明明肚子里的孩子都有几个月了,竟然到这个时候还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越想,谈逸南越是觉得恶心。

    但他,也只是推开了窝在自己怀中的女人,并没有直接用言语表达出自己对她的讨厌。

    “南,你……”霍思雨窝在男人的怀中,觉得舒服极了。她身段的柔软,她不相信谈逸南会感觉不到。更不相信,谈逸南会是柳下惠能坐怀不乱。

    只是,出乎霍思雨的预料,谈逸南真的将她给推开了。而且,步伐再度向大门外走去。

    “南,你要去什么地方?难道,你今晚还想要在书房睡一晚上么?”

    见男人就要走到大门处了,霍思雨急了。

    而谈逸南也在听到霍思雨的话之后,停住了脚步。

    原来,她都知道这几天自己去什么地方睡觉?

    那她,也应该猜到了其实自己在躲避她。可她还假意说这些,做什么?

    真是可笑!

    “你怀了孩子,我不想伤害到你和孩子!”其实,他是不想直接挑明和霍思雨说,不然今晚又会闹得不可开交。这样的戏码,他真的厌倦了。

    但霍思雨并不这么想。当谈逸南有意识的回避可能点燃的火苗之时,女人却紧追不舍:“你是怕伤到我和孩子,还是怕面对我?”

    “思雨,我不想吵架。你不要每天逮到鸡毛蒜皮的小事,都来找我麻烦好么?”男人也觉得烦,每天只要稍稍做的不对,霍思雨就纠缠着不放。

    “你觉得是鸡毛蒜皮的小事?新婚每天晚上都到书房睡觉,这算是鸡毛蒜皮的小事?谈逸南,其实你是想直接钻进你大哥的房间里吧?你想要看看你哥还没有回家,看看顾念兮那个空虚的女人,是不是一个人呆在卧室里?然后,趁虚而入?”

    “霍思雨,别血口喷人!还有,我不准你这么说念兮!”

    严厉的反驳着霍思雨,但谈逸南的眼神却有些躲闪。不得不承认,其实霍思雨还真的是最懂他的人。连他的想法,都能猜到个七八分。

    “我是不是血口喷人,你自己心里清楚。我可警告你,现在人家顾念兮可是你哥哥的老婆,你的嫂子!你要是敢轻举妄动的话,别说是她,连你自己的名声都会搞臭的。”霍思雨冷哼着。

    而她的手机,也在这个时候发出了一阵清脆的铃声。那是,彩信的声音。

    只是,好多年都不曾用过手机彩信的她,怎么会在半夜收到信息呢?

    诡异和不安,一点点的在霍思雨的心头蔓延开来。

    而面对霍思雨如此的吵闹,谈逸南也烦了。放下了手上的那份资料之后,男人再度转身朝着大门走去。

    “你去什么地方?”现在的霍思雨,只要谈逸南一走出这个卧室,她的神经便会高度不安。

    “去弄杯水喝,一会儿就回来!”谈逸南离开的时候,那大力甩门的声音证明着他的不满。

    但这,对霍思雨没有什么影响。其实现在她对谈逸南的那份心,已经耗掉了不少。

    她现在想要的,只不过是为了真的怀上他的孩子,稳住自己在谈家的位置。

    至于谈逸南是不是真心爱她,心里记挂着的人是不是顾念兮,她才不屑于知道呢!

    见谈逸南亲口承诺一会儿回来,霍思雨也安心了不少。便坐在床边,打开刚刚发送来的彩信。

    只是很奇怪,这彩信发自一个陌生的号码!

    而且,还是本城的!

    然而,在霍思雨看到彩信上的内容之时,她的双瞳不自觉的因为惊悚而放大,甚至连她的嘴巴,也合不上了!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为什么有人,会发送这些东西来给她?

    难道,是那一晚上……

    谈逸南进门来的时候,看到的正是这样一幕。

    大床上坐着的霍思雨,脸色苍白的和夜晚出现的幽灵没有什么区别。而她握着手机的手,更是颤抖的快要握不住手机。

    而霍思雨也注意到进门的男子。

    一时间,她掩藏不住自己眸子里的泪光。

    “怎么了?别什么事情都没做,搞的跟什么都发生了一样行不行?”谈逸南慢步走向床边的时候,不咸不淡的说了这么一句。

    “没什么!”

    生怕被那个男人看到什么,霍思雨连忙将自己的手机关机,然后放回到柜子上。

    “没什么就快点睡吧!”

    “好的!”本以为今晚一定会无休无止的缠着他谈逸南的霍思雨,竟然会自顾自的钻进了被窝,谈逸南也勾唇一笑,跟着躺好。

    其实,刚刚霍思雨脸色的苍白,他早已猜到了她的手机里传来了什么东西。只不过,现在的他真的懒得管这个女人,也不想管。

    于是,当霍思雨反常的乖乖睡觉之时,谈逸南也没有多加追究。他也跟着很快闭上了眼,很快进了了梦乡……

    只是睡去的谈逸南并不知道,原本和他一起躺到床上的女人,却幽然睁开了双眸。

    床头橘色灯盏的照射下,女人的眸子清澈见底。一点也看不出,刚刚睡过的样子。

    侧过身,在确定谈逸南真的已经睡去之时,霍思雨又再度下了床,将她刚刚的那把手机传来的照片,再度调了出来!

    该死的,这些照片到底是从哪里流传出来的?

    看着手机银屏上那一张张不堪入目的照片,霍思雨的手紧握成拳。额头上的青筋,也因为愤怒而不安,也冒了出来。

    因为,这手机频幕上一张张不堪入目的照片,都只有一个女主角。虽然这相机的像素不算是高,但只要和她霍思雨熟悉的人一眼便能认出,这里面的人正是她霍思雨!每一张照片,几乎都能将她身上一览无遗。而且,每一张照片的惹火程度,简直比爱情动作片里面的还要开放!

    而拍摄的房间背景,正是某个酒店。

    这很容易便让霍思雨联想起来,这是发生在醉酒的那天晚上。

    而这拍摄出来的照片的角度,每一张都能清楚的看到她霍思雨的脸部,却看不清男主角是谁。这不难让霍思雨察觉到,这拍摄的人是有意而为之的。

    那这人,将这照片发送到自己的手机上,到底是为了什么?

    为了钱,还是其他的?

    但不管是为了什么,她霍思雨都不能让这组照片流出。她一定要趁着这些照片被有心人公布之前,找到那个拍摄的人,不管来人是为了钱,还是为了其他的,她都要尽可能的满足。

    不然,这组不堪入目的照片若是流露出去的话,不仅会让她被谈家赶出去,更会让她无法在这个网络迅速发展的社会立足!

    想到这,霍思雨狠狠的掐着自己的掌心……

    这日,正值午餐时分。

    谈少在被邀请参加这一次和D市联手举办的大型活动开幕式之后,还主动邀请了来自D市的州长和州长夫人一起吃饭。

    其实,这事情说来诡异。

    连谈少的助理都不曾见到过,他们的少什么时候变得如此的热情好客?他可没有忘记,呆在谈少身边这几年的时间,谈少哪一次不是能推掉的应酬都推掉的?

    而这一次,谈少非但主动提出要参加大型活动的开幕仪式,甚至还主动邀请了D市的州长。这一连串怪异的举动,实在让助理也有些摸不着头脑。

    再者,就是谈少面对D市州长,和州长夫人的时候,脸上总是带着如沐春风的微笑。

    要说是在刻意讨好这两位长辈,也谈不上。

    毕竟他是一届堂堂S区x组织的谈少,做什么也轮不到他去讨好别人!

    而且,谈少脸上的笑容,也看起来不卑不亢的。与其说是在讨好,不如说是在展现自己热情好客的一面。当然,更像是女婿见丈人的时候,那种竭尽全力想要表现出自己所有的好的感觉!

    对,就是这样的感觉。

    谈逸泽的助理跟在她的身边,带着D市州长顾印泯,和州长夫人一起用餐的时候,这样的感觉更是明显。

    只不过,助理纳闷了,这谈少不是结婚了么?

    那他这番举动,又是为何?

    “顾州长,这一次到本城来,还没有好好的感受过本城的风光吧?要不今天下午,就让谈某人带着二位,畅游一下我们城里最为出名的几处风景?”

    在助理思索不明白,谈逸泽的此番热情举动是为什么的时候,谈逸泽又开了口。

    “风景什么的,就不用了。我和老顾都已经老了,腿脚不灵活。我只想和谈少打听一下,这城里‘明朗集团’具体在什么方位?”

    说这话的时候,殷诗琪还不忘白了自家老头子一眼。

    其实,上一次他要是肯好好的听一下霍副州长的话该多好,也就不用这么费尽心思的打听他们女儿的下落了。

    还记得前一阵子霍启东霍副州长到这边参加活动,回去之后就到他们家做客了。因为当初霍启东到这里来的时候,殷诗琪就托付他将她的那点私房钱都带到这边,拿给顾念兮。

    殷诗琪还记得,那一天霍启东见到他们两人的时候,是对他们的女婿称赞连连。殷诗琪没见过未来的女婿,自然对非常好奇,正准备要霍启东说下去的时候,却被顾印泯打断了。

    甚至,一直到昨天已经下定决心要和顾念兮相见了,这个男人还是牛脾气的一通电话都不肯打给顾念兮,更不准殷诗琪打。

    这也就造就了现在这一幕!

    因为她也只知道,当初顾念兮说她的心上人是明朗集团的副总。所以殷诗琪准备从这一点入手,找寻他们的女儿。不然这个城市这么大,她还真的不知道要到什么地方找去。

    “二位要到‘明朗集团’?说来也巧,我们谈少正是……”就在助理听到顾州长夫妇询问明朗集团的地点之时,他便打算开口向他们介绍,他们谈少正是明朗集团董事长的长子。

    可他的话还没有说完,谈逸泽直接道:“小刘,是不是最近任务比较轻松?吃完饭,回组织里去,带领新来的人,到操场上训练!”

    “……”小刘助理表示很无奈,谈少其实要他别说话,这意识他懂不就成了?为毛还他回去带新兵?

    呜呜,恐怕今晚又要折腾到没时间回家睡觉了!

    感觉到身边那抹犀利的视线,小刘虽然瘪着嘴,但也只能无奈的表示:谈大爷,遵命!我下次绝对不会在心里暗骂你是痞子了!

    “二位要到那里?”见小刘识相的闭上嘴,谈少又继续笑道。

    “是啊,说出来还真的怕谈少笑话。我们老顾最近和女儿闹别扭呢!那孩子跟他爸的脾气简直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倔的很。当初让她别嫁这么远,她非不听。所以我们这次过来,也是打算顺便看一下她的!”殷诗琪道。

    而一旁听完州长夫人的话的小刘,也想起了谈少的妻子好像也姓顾!

    该不会,她就是这二老的女儿吧?

    但若是这样的话,那谈少这两天怪异的表现,也就可以联系起来了!

    “原来是这样!不知道,二位的女婿是个什么样的人?”谈逸泽的语调,依旧听不出任何起伏。

    但唯有他自己才知道,当他问出这一句话的时候,心里莫名的紧张。

    顾念兮是他的妻,所以想要在丈人和丈母娘面前留下好印象,那是自然的。

    “那孩子……其实我也没有见过。”对此,殷诗琪表示自己真的知道的不多。

    而一直沉默着的顾印泯,却在这个时候开了口:“别说他了,要是那孩子有谈少一半出色,我也就不说什么了!但……唉,没有办法。一切都是小辈的追求,只要她生活的幸福,我也就没有什么其他的顾虑了!”

    顾印泯那声叹息,至今还能表明,他对顾念兮当初带回去跟他见面的谈逸南的不满。

    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那个男人并不如他表面上看上去的干脆利落。

    但无奈,这是他女儿的选择。

    做父母的,哪有赢得过子女的!

    这句话,顾印泯也直到现在才彻底明白它的含义。

    而谈逸泽则在听到顾印泯州长的这一番话之后,突然唇角勾起了弧度:“谈某,真的有您说的那么出色么?”

    谈逸泽突如其来的问题,让顾印泯一时间有些疑惑。特别是,男人嘴角此刻扬起的那抹弧度。

    顾印泯觉得,这弧度里面,蕴含太多的含义。

    只不过,这些东西闪过的速度如此之快,让顾印泯真的一时间捕捉不到什么。

    “谈少这么年轻便当上了S区最强,也是最为神秘的X组织的领头人物谈少,实力和魄力,想必都是现在年轻人中的佼佼者!”顾印泯毫不吝啬称赞谈逸泽。

    其实,这几天到这城里,都是谈逸泽作陪。

    他的风度和气场,已经让顾印泯深深的佩服。

    对于他的实力,顾印泯更是看好。

    总之,这个谈逸泽现在在他的眼中,就是一只潜力无限好的股票。

    只是,顾印泯的这个答案,谈少似乎有些不满。

    于是,趁着顾印泯正思索着什么的时候,谈少又问:“若是作为女婿人选呢?”

    谈少这话音一落下,不仅是顾印泯有些诧异的看着他,更连身旁坐着的殷诗琪,也非常不解的盯着谈逸泽看。

    而边上,早被谈少下了封嘴令的小刘,则一脸肯定,肯定自己心中的某个猜测,是正确的!

    谈少今天,是作为准女婿出现的!

    而相对于小刘已经知道了什么,州长夫人却是一脸不解的看向谈逸泽:“这……”

    “谈少这话的意思,我们不大明白!”顾印泯也疑惑的看着谈逸泽。

    “不瞒二位,其实我就是和兮兮结婚的人,也就是二位的女婿!”谈逸泽见顾州长和夫人都一脸疑惑,便继续勾唇道。

    然而在话音落下之际,整个餐桌安静了。特别是顾州长还有夫人,两人齐刷刷的盯着谈逸泽发呆,连话也说不出了。

    唯有被下了封嘴令的小刘,一脸惊悚的盯着自家谈少!

    他一直觉得,谈少这张彪悍的嘴,时常会说出些彪悍的内容。

    没想到,今天连见到岳父和岳母,他也能表现的如此彪悍!

    可是,谈少你好歹也要考虑老人家的感受!

    这么直接的说出来,您不担心您未来的丈人会受不了吗?

    您以为,所有的人都和您一样,有着那么彪悍的内心么?

    这日,晚饭的时候,顾念兮又一个人孤零零的跟着谈老爷子来到餐桌上。

    一脸好几天了,谈逸泽都没有回家吃过饭。这让顾念兮对晚饭,又少了一份期待。

    即便这餐桌上,还有她顾念兮最喜欢出的板栗!

    “念兮,东西不合口味么?怎么最近吃的这么少?”

    谈老爷子看得出她都是心不在焉的扒着饭。

    “不是,都很好吃,刘嫂做的东西比我做的好吃多了。只是……”说到这的时候,顾念兮有些委屈的看了一把自己身侧那个空空的位置。

    “只是小泽没有回来,所以什么都觉得没有味道是吧?”顾念兮没有将自己后面的话说出来,没想到却还是被谈老爷子拆穿了。

    这会儿,顾念兮的脸蛋有些红,有些不安的怪嗲一声,道:“爷爷!”

    “呵呵,一定是被我说中了!这也没有什么丢人的,你们还是新婚夫妻,有想要紧紧黏在一起的想法也不是不能理解!等小泽回来,爷爷就帮你好好教训他,看他以后还敢这么久都不回家陪你吃一顿饭不!”

    “爷爷,我没事的。他那么忙,还是不要和他说什么了,免得他分心。”

    “再忙也没有回家陪媳妇重要,更没有给我生出个软乎乎的小金孙重要吧?”看着因为自己的话,而脸蛋变成西红柿的顾念兮,谈老爷子笑的连眼纹都深深的显露出来!

    “爷爷,你很坏哦!”顾念兮娇羞着反击着。没想到谈老爷子竟然在打这样的主意,要她和谈逸泽生个孩子……

    其实,若是寻常人结婚,怀上生子本来就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可是这事落在她和谈逸泽的身上,似乎变得有些别扭!

    因为他们的婚姻,本来就不是建立在爱情上面的。

    这样的婚姻,可以相信么?

    这样的婚姻,可以长长久久么?

    这样的婚姻,生下来的孩子会幸福么?

    顾念兮想到这,有些无措。

    而此时,却有一颗炒的外焦里嫩,看上去极为可口的板栗,送进了自己的碗中。

    抬眸的时候,顾念兮才发现,谈逸南正看着自己。

    “念兮,多吃点板栗吧。这不是你最喜欢吃的吗?”很显然,谈逸南也不愿刚刚那个话题再继续下去。

    虽然他觉得,现在自己已经结婚,快要有孩子了。他对顾念兮,也到了放手的时候。

    但不知道为什么,在听到谈老爷子让她和谈逸泽生个孩子的时候,他的心还是被针给刺到了一样。

    “小南,你管好你自己,还有你自己的老婆就行!”而舒落心也注意到谈逸南的用意,立马开了口冷哼着。

    当然,她不悦的脸色,也有一部分是因为谈老爷子的话。

    谈逸南不也是他的孙子么?她舒落心怎么没有看见,谈老爷子关心过他即将要出生的金孙?反倒是这个顾念兮,每一次都抢尽了风头!

    再加上,前一阵子顾念兮还从自己的手上抢走了一百五十万,越看她舒落心也是觉得越不顺眼!

    真不知道,这个女人到底使了什么样的法术,竟然将谈家上上下下的男人都给收服了!

    舒落心一边吃着,一边冷瞪着顾念兮。

    正巧在这个时候,大门处传来了声响。

    不一会儿,几日不曾出现在餐桌上的男子,出现了!

    一身绿色的制服,更加彰显着这个男人身上浑然天成的霸气。

    “老公!你怎么回来了?”

    “小东西,回来陪你吃饭,还不高兴?”男人伸出微凉的之间,轻轻刮了一下顾念兮的鼻尖。如此的动作,看上去既疼惜到了极致,又不觉得轻浮。

    让一股子温暖,流窜在他们两人之间的同时,也让餐桌上的另一个男人眼眸瞬间黯淡。

    他和她的关系,竟然已经亲昵……

    “小泽,你还敢说?几天都不回家吃饭,让我们的长孙媳都没有胃口了!从今天开始,每天都必须给我准时回家吃饭,这是命令!”有时候,谈老爷子也会说一两句逗笑的话。就像,现在这样。

    “是,遵命!”说着,谈逸泽在顾念兮的身旁坐下。

    一整天都没有见到妻子了,谈逸泽有些迫不及待的在桌下悄悄的掐了掐顾念兮的腰身。

    “你今天这么这么早回来?”顾念兮怕痒,直接将他给拍开了,大眼瞪得老圆:老痞子,这是餐桌!

    “事情都办完了,所以就能回家吃饭了!”谈逸泽依旧是笑,如沐春风的笑。

    而这样的笑容,是他这一阵子来看起来最为轻松的一次。

    只不过,男人眼眸里还是染上了些许小邪恶,意思很明显:回房再和你算账!

    正巧,这会儿刘嫂过来给谈逸泽添碗筷,谈逸泽也将手安分的收回:“刘嫂,明天中午,请你多准备一点本城最好吃的东西,兮兮也要帮忙准备一下。明天,家里会有重要的客人来访!”

    “老公,是什么人?”

    “小东西,到时候你不就知道了么?”

    看谈逸泽那副神秘莫测的样子,顾念兮脑子里的迷惑更深了……

    文文每天都在上午7:55分更新。如无意外,一次,都是一万字。

    至于亲们说的为毛让霍思雨嫁给谈逸南,偶是觉得女人不应该被男人白白占了便宜。吃着碗里瞧着锅里的,也一定要教训一下。不然,让咱们身为女人的多没有自尊?

    当然,三儿始终还是要教训的。
(快捷键 ←) 上一章 加书架 目录 投推荐 下一章 (快捷键 →)

推荐:青春荷尔蒙 分手妻约 超级学生 拽丫头惹上酷总裁 很纯很萌哒 我的漂亮同桌 老子是富二代 女王凯旋 匹夫无罪 情深如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