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 都市言情 > 闪婚,谈少的甜妻
闪婚,谈少的甜妻 / 律儿

第七十三章 老公,我干坏事了!

    章节名:第七十三章 老公,我干坏事了!

    “念兮,我好想你!”

    一个女人一生最大的屈辱,莫过于新婚夜丈夫喝醉之后,口口声声喊着的却是另一个女人的名字。

    而霍思雨,就是这一出悲剧的女主角。

    “念兮,为什么你就不肯原谅我。我真的知道错了,知道错了……你别离开我!”酒后吐真心,这话说的没错。而谈逸南,现在就是这样的状况。

    明明已经和霍思雨结了婚了,但他心里记挂着的,还是顾念兮。

    “念兮……”

    “念兮念兮,你谈逸南的心里就只有顾念兮一个人吗?如果真是这样,你现在就去找她!”愤怒,让霍思雨有些歇斯底里。

    新婚夜的婚床上,丈夫念叨着的女人不是她。真的,让她感到无比的羞耻。

    霍思雨真的感觉,自己就快要被这个男人给气炸了。若是现在不离开这间屋子的话,她怕自己真的会被气死。

    冷冷的瞪了一眼躺在床上还不断说着胡话的男子,霍思雨起身准备下床。

    却不想,当她正准备下床的时候,她的腰身上突然被一股子力道袭住了。片刻之后,她的后背上贴上了一个温暖的怀!

    看着环在自己腰身上的那只手,霍思雨真的觉得自己的鼻尖有些酸。如果不是这个男人那么冷血的想要将她拉进医院堕胎的话,她的心或许不会这么冷。和谈逸南相处了这么久,霍思雨的心早已陷进去。当然,也可能女人的身体和心,是分不开的。嫁给谈逸南,如愿过上富太太一般的生活,霍思雨真的很想好好的和这个男人过完下辈子。

    所以,当感觉到谈逸南怀抱里的温暖之时,霍思雨的心又突然软了。如果谈逸南后悔了他当初的所作所为,如果他真的明白自己的好的话,那她真的愿意好好的呆在他的身边,当他最为得力的助手。

    但当霍思雨的心里正被后背上的暖意包裹着的时候,她却听到了背后传来的男音,道:“念兮,不要走,不要离开我!”

    “念兮,我真的不想娶她!从始到终,我心里想娶的人,只有你……”

    “念兮,不要离开我!”

    那一刻,霍思雨绝望的闭上眼,温热的液体,缓缓从她的眼眶中滑出。

    谈逸南,原来你表现出来的不舍,全都是为了顾念兮。而我还傻傻的以为,你是真的舍不得我……

    愤然,女人准备狠狠的甩开禁锢在自己腰身上的那只手。

    可她的力气,终究抵不过醉酒将自己当成顾念兮的谈逸南。

    而不到一会儿的功夫,谈逸南细细密密的吻落了下来:“念兮,给我好不好?”

    “念兮,你知不知道我等这一天,都快要等的发疯了!”

    一边亲吻着霍思雨的同时,男人一边还不忘喋喋不休的诉说着自己的思念!

    而这样的话语,就像一把把尖锐的刀子,狠狠的刺穿霍思雨的心。

    “念兮,我真的好想你,真的好想好想!”霍思雨身上的衣服,早被他给撕烂了。此刻,他也猴急的拽着自己身上的衣服。

    片刻之后,男人也将自己身上的衣服剥了干净。再度回到女人身边之时,男人又是如此的小心翼翼。那样的神情,就好像她霍思雨此时是这个世界上最为珍贵的东西,而他不舍得让她受到半点伤害……

    联想起之前,谈逸南每一次和自己在一起的时候,都是那不带一丝怜惜的样子,霍思雨终于明白,她和顾念兮在这个男人心目中的差别。

    或许顾念兮在他谈逸南的心中,就是高贵的女神,而她霍思雨,便是那种他可以随意玩弄的女人!

    看着男人在自己面前上演可笑的一幕,霍思雨突然笑了!

    谈逸南,你这么猴急也只是为了顾念兮。如果你知道,今晚和你在一起的人是我,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感觉!

    想到这,女人突然勾唇笑了。

    而这样的笑容,却又是那么的阴冷……

    当男人吻着她的时候,女人也伸手换上了他的脖子,回应着这个男人的吻。而得到了回应的男子,越是惊喜的紧紧抱住了她。

    片刻之后,男人便放开了手脚。

    这夜,男人的脑海中只有一个,那就是完完全全的得到心目中的女神。而女人的目标只有一个:既然男人不爱自己却招惹了自己,那就让他们永远这么痛苦的纠缠在一起!

    这夜,可能真的是谈逸南这一阵子以来,过的最为开心的。

    一切过去之后,谈逸南欣喜的搂着自己怀中的女人,沉沉睡去。睡梦中的他,还不自觉的扬起了一抹开心的弧度。

    只可惜,这样的愉悦,仅仅持续到了第二天的清晨。

    第二天,当男人再度醒来的时候,神清气爽。联想起昨夜发生的那一切,男人满足的将躺在自己不远处,那个背对着自己的女人掰进了自己的怀中,让她的脸蛋面对着自己。

    他的丫头还那么的单纯,昨晚上竟然发生了那样的事情,想必现在一定非常害羞,不敢面对自己吧?

    不过,这没有关系。只要她回到了自己的身边,这样亲密的行为,今后还要经常的发生。

    他,可要让她尽早习惯了这些才行!

    用着怀中那软乎乎的身子,谈逸南感觉自己身体开始渐渐复苏,又有些想要和她在一起的冲动了。

    但就在这一刻,当男人彻底看清躺在自己怀中的那个女人的脸之时,他嘴角的笑意僵住了,环住女人的手,也抖了抖,所有的念头,也一时间被浇灭了!

    他惊悚的将躺在自己怀中的女人推开,更不解的掀开被褥。一看到被褥下的两人,男人的眉心越是卷皱成一团!

    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昨夜和他谈逸南整整呆了一晚上的女人,不是他的丫头顾念兮,而是霍思雨?

    “南,你醒了?”经过谈逸南刚刚那一番大动作之后,霍思雨也醒来了。

    “你,怎么会在这里?”他还记得,昨夜和他在一起的女人,明明是顾念兮,为什么一醒来,却变成了霍思雨?

    难道,是她将顾念兮给赶走的?

    “南,你这是说的什么胡话!难道,你的酒还没有醒么?我们昨天结婚了,我霍思雨现在可是你名正言顺的老婆,不是我呆在这张床上,难道是顾念兮不成?”

    因为谈逸南脸上那抹惊慌,深深的刺痛了霍思雨。和她在一起,就这么一副悔不当初,受尽了折磨的样子,那为什么当初还要和她和她在一起呢?

    想到这,霍思雨胸口一直憋着的怒火,也直接发泄了出来!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想问,昨晚一直都是你……跟我在一起的吗?”也许谈逸南也意识到自己刚刚那番话有些伤人,这会儿他改变了语气,一边观察着霍思雨的神色,一边问着。

    “那是当然,难道你还以为,会是别的女人和你在一起不成?”霍思雨看着男人如此小心翼翼的样子,嘴角上又是抑制不住的冷笑。

    而谈逸南也在听到女人的这一番话之后,如同跌进了冰窖一般。那蚀骨的寒气,仿佛要将他所有的神志给吞没。

    这么说,昨天晚上和他做尽天下最为亲昵接触的女人,不是顾念兮。

    其实,他早该预料到了。

    他的丫头现在看上去,连和他说话都觉得费尽了,又怎么可能心甘情愿的和他躺在同一张床上?

    只是没有想到,当事实的碎片摆在他面前的时候,会将他折磨的如此痛苦!

    无声的叹息之后,谈逸南烦躁的抓起了自己放在床边的衣物,一件件的往自己的身上套着。

    “南,这么一大早你要去哪里?”

    “我去上班!”

    “我们才刚刚结婚,你不是应该有婚假么?”霍思雨见谈逸南已经穿戴整齐,正大步朝着门外走去,立马也跳下了床,随意的套了一件长衣,遮挡住身子之后便跟了上前。

    别人的结婚,不仅有盛大的婚礼,还有非常快乐的新婚蜜月。但舒落心因为不满她的身份有假,婚礼缩了水就不说了,连新婚蜜月也用她霍思雨怀上为由,给取消了。而现在,谈逸南甚至在新婚第一天的一大早,就准备去公司!

    这,叫她情何以堪?

    “公司的事情一大堆,我还要赶回去处理!”其实,他就是不想面对霍思雨!一看到她,他就会莫名的厌烦。

    “什么一大堆,交给其他人去处理不就得了。你今天,就在家里陪陪我,不行么?”

    “公司是自己家的,外人哪有家里人办的那么尽兴?算了,跟你说了你也不懂,我先走了!”说完这话,谈逸南直接大步踏出了卧室门。

    而被留下来的霍思雨,则无力的滑坐在地上!

    这便是她的新婚第一日!

    她的丈夫都能用公司的事情为由,躲着她。

    真的很难想象,他们今后的婚姻生活会是什么样子。

    而这一切,都是她辛辛苦苦经营得来的。

    只是,她真的为此感到快乐么?

    “老公,你什么有空?”这天,谈逸泽起床的时候,顾念兮还有些无赖似的在床上钻来钻去。憋见谈逸泽开始穿上绿色制服的时候,她开如此问道。

    一双明亮的黑眸子,闪烁着期待的神采。

    “今天要接见一个重要的客人,所以有点忙!怎么,你有什么事情吗?”

    他整理完自己的衣服之后,便来到床边坐下。将那个像泥鳅似的软乎乎的身子拉进自己的怀中。

    “没有……”他有重要的客人,看来应该是没有空陪自己逛街了!

    其实从很久之前,顾念兮便很想要缠着这个男人陪自己去逛一次街。可对于日理万机的谈逸泽来说,这可能是她不可能视线的梦想。

    虽然理解肩上担着国家和人民的安全的他的辛苦,但顾念兮难免还是会有些小小的失落。

    而她瞬间泄了气的样子,谈逸泽自然看在眼里。

    “真的没有么?”男人看她一副欲言又止的神情,便将她压到了床上:“再不说的话,我就哈你痒痒了!”

    顾念兮最怕的就是这一招了!

    所以,没有三两下,她便老老实实的招供了:“你都没有陪我逛过街!”

    “原来是想让我陪你逛街,早说不就成了?”看着因为被哈了痒痒,而笑的整张脸蛋都红扑扑的她,谈逸泽再度疼惜的将她环在自己的怀中。

    “可你都没有什么时间!”

    “谁说我没有时间的。陪老婆逛街,就算没有时间也要挤出来。”他的嘴角在笑,连眼眸里也染上了色彩。不得不说,此刻的谈逸泽相比较平日里的,多了几分真实。

    而这也是顾念兮第一次从这个男人的口中听到他用“老婆”二字,称呼她。不知为何,有些奇怪的东西,第一时间充彻着她的心菲。让她连心跳,都明显加快了许多。

    “真的?你真的会陪我逛街么?”

    “那是当然,不过可能要等两天,这两天有个大人物要到我们这边来!”说这话的时候,谈逸泽别有意味的看了看顾念兮的脸蛋,嘴角的弧度越是明显了几分。“等我处理好这些事情之后,我就陪你逛一整天的街,怎么样?”

    “太好了,你可不能反悔哦!到时候要给我买板栗,买所有我想要的东西。”顾念兮的眼眸里都是期待。

    “只要你想要的,都买给你!骗人的,是小狗!”只要能和顾念兮每天都这么快乐的在一起,要他谈逸泽付出整条生命,都可以。

    “而且,这两天我会给你一个大惊喜!”说着,男人又别有一番用意的对着女人勾唇。

    “什么惊喜?”

    顾念兮紧拽着男人的绿色制服,衣领有些地方已经被她抓挠的有些皱了。但女人一点也没有察觉到,而男人就算已经注意到了,也没有点破。他就喜欢他的小东西,在他的眼皮底下无拘无束的生活。偶尔撒撒野,卖卖肚子里的坏水,也可以。

    “到时候,人一到家里,你就知道了!不过在这之前,你可要好好的犒赏我!”谈逸泽依旧卖着关子,没有点破。而说出这一番话的时候,男人的神情淡定而从容,优雅深沉的脸部,似笑非笑。似乎,早已掌控了全局。

    相对于谈逸泽的自信满满,顾念兮则显得有些迷糊:“犒赏你什么?”

    她根本就看不透,这个男人在想些什么。更不懂,他要她犒劳些什么东西。

    不过,下一秒顾念兮便知道了他口中所谓的“犒赏”,指的是什么。

    因为谈逸泽已经将她搂进了他的怀中。而他的嘴角,更是勾着邪恶的弧度,一脸坏笑道:“就是这个!好了,先不说了,我今天就要会见那个大人物,要是晚到的话,会给他留下坏印象的!”

    说完这话之后,男人真的没有继续作恶了。本来还在她腰身上耍横的手,也被收了回去。

    看着男人又恢复了对着镜子,整理好刚刚被她弄乱的衣服之后,便带着常人所不能及的自信离开了这个房间。

    其实,这样的姿态,顾念兮并不是没有从谈逸泽的脸上见到过。有时候会见什么大人物的时候,她也能从这个男人的脸上读到些什么其他的情愫。

    唯有今天,谈逸泽给她的感觉,非常奇怪!

    因为,她总觉得,今日的谈逸泽好像不仅仅以一个S区x组织的神秘领头人的身份会见那个人,更像是丑媳妇要见公婆!

    不对,谈逸泽不是女人!

    那应该是:以一个女婿的身份,会见老丈人?

    可是仔细想了下,顾念兮又觉得自己的这个想法非常可笑。因为现在她顾念兮才是这个男人的老婆。而她的父亲,又是远在千里之外。

    谈逸泽怎么可能要见老丈人呢?

    想想,自己的这个想法真是可笑!

    为了将自己脑子中那些烦乱的思绪跳开,顾念兮起了床。收拾打扮了自己好一会儿之后,顾念兮便走出了谈家大宅。

    再过两天,等谈逸泽的事情忙完了,他们就可以搬回到他们两个人的小房子了。

    那里虽然地方小,但却比这边温馨。

    一想到很快又能回到以前的小日子,顾念兮止不住的期待。

    出了门,打算打个电话给苏悠悠,看看她有没有时间可以出去见个面的。却不想,在她的手机刚刚拿起来的时候,铃声从里面传了出来。

    是一大串不熟悉的数字组合?

    会是谁,这么早就找她呢?

    想了想,顾念兮搜寻无果,还是接通了电话。

    “喂,您好,请问哪位!”

    “是我,不会连我的声音也认不出来了吧?”电话里的女音,冷冷冰冰的。

    “原来,是舒姨啊!这么早打电话给我,什么事情?”顾念兮自然认得出,电话里的人便是谈逸南的母亲舒落心。

    只是,她怎么会一大早找自己?

    再说了,她刚刚下楼的时候,舒落心不是还在吃饭么?

    舒落心既然有事情找她,为什么不在那个时候叫做她顾念兮,将所说的话都给说完了,不就不用打这个电话?而这,让顾念兮不得不怀疑起,舒落心这会儿打电话找自己的另一种可能。

    那便是,她找自己的这件事情,不能让谈家人知道。特别是,刚刚和舒落心一起在餐厅里用餐的谈老爷子。

    “打电话给你,当然是有事情了。不过,电话里说不清楚,我们约个地点见面吧!”舒落心在电话里的声音,没有任何的变化。

    “那好,地点舒姨你说,我一会儿就过去!”

    放下了电话,按照舒落心给的地址,顾念兮来到了这个城市某一百货公司的顶层咖啡厅。

    因为时间尚早,所以这里还没有什么人。

    顾念兮一踏进咖啡厅便看到了此刻正坐在最里端的舒落心。

    这会儿,天气已经不那么冷了。所以舒落心的身上,是一身简单的薄荷色套裙。不得不承认,舒落心这个女人真的很会穿衣服。明明已经过了半百,她挑选的薄荷色套裙,却又将她保养的细致紧致的肌肤,衬托的更加雪白。脸上也不像一般的女人,没有讲究的将那些化妆品和保养品都混着涂抹到脸上,只为追求惊艳的效果。而是只是淡淡的打上了一层粉底,让肤色看起来均匀而已,唇部也只是扫上了裸色唇彩。

    黑色的发丝,被她高高的挽起,露出颈部的肌肤。

    如此的女人,若是和她不熟悉的话,绝对以为她的年纪只有三十几。

    顾念兮走过去的时候,舒落心正好品着送上来的咖啡。

    那优雅的动作,让人不难猜想她出自一个好的家庭。

    “坐吧。这里的咖啡不错,要不要来一杯?”

    看到顾念兮到了这里,也只是冷冷的扫了她一眼,便道。

    “不用了。早上,我不喝咖啡!”更可以说,她不怎么喜欢喝咖啡。特别,还是和一个不怎么欢迎自己的人一起喝。

    就像现在……

    虽然舒落心将自己的表情控制的极好,让她看上去对她顾念兮没有半点的敌意。但顾念兮还是敏感的察觉到了,这个女人对自己的不屑。

    或许在她舒落心看来,没有身份没有背景的人,都应该被她这么对待吧?

    “真是不懂得享受生活。也对,你以前的家庭,绝对也不可能给你什么优渥的生活。”果然,没有出乎顾念兮的预料,这个女人没有几句话,又表达出了她舒落心对她的不喜欢。

    “舒姨,有什么事情您还是直接说出来吧!”和她如此拐弯抹角的坐在这里,面对她嘴里不时的讥讽,很别扭。

    “我知道你不喜欢和我一起坐在这里,我也一样。其实今天约你出来,你大致上也猜到了什么吧?”舒落心放下了手上的咖啡杯,对上顾念兮的眸。

    “这……怎么说?”她当然猜得出,她舒落心这么个冷嘲热讽,找自己来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不过,顾念兮倒是有兴趣看看,舒落心到底要做什么事情。

    上一次遇到自己,她拿出了二十万,想要将自己打发了。

    这一次,难道又准备想要上演这样狗血的剧情?

    那自己该怎么做呢?

    难道,还像上一次一样,直接了当的拒绝了她?还是想谈逸泽说的,既然她舒落心给了,就收下?

    就在顾念兮还想着要怎么应对舒落心接下来上演的那些之时,舒落心优雅的拿起了自己前两天刚买的皮包。从里面拿出了一张纸之后,然后放到顾念兮的手上。

    看清了纸上的字之后,顾念兮突然笑了。

    原来这个舒落心真的就像是谈逸泽所说的,视金钱比什么都重要的人。所以,当别人不顺她的意思走的时候,她便会三番两次的拿钱准备将人给打发了!因为她觉得,这个世界上的人,都应该和她一样,很喜欢钱!

    “我知道,上一次的那二十万你可能觉得少了,不肯收下也不肯离开小泽。这一次,我给你一百五十万,我全部的私房钱。只要你离开小泽的话,那这笔钱就都是你的。拿着这笔钱,你可以离开这个城市,回到你原来的地方做点小生意,到时候你也算得上是一个白领阶级。要找个好男人,也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看着顾念兮脸上的笑容,舒落心安心了不少。

    为了筹得这一百五十万,她可是将她积攒了好多年的私房钱都拿出来,再加上她这些年拿着去做了一点小投资赚来的,凑在一起才凑齐的。

    为了今天找上约顾念兮的事情,她昨晚上可是一整晚都没有睡。设想了好多个方法,想要劝顾念兮手下这笔钱。

    之所以一直到现在,舒落心都想要让顾念兮离开谈家。当然是因为她唯一的儿子结婚了。

    虽然他娶的女人霍思雨,不是什么州长千金。但她要是呆在谈家,安安分分的剩下谈家第一个孙子的话,将来谈家的财产也是少不了的。可问题,就出现在顾念兮的身上。

    只要顾念兮呆在谈家一天,她儿子一天就不能安分。虽然她年纪大了,但也还是看得出来,每天只要一到餐桌上和顾念兮碰面,他的眼睛就直了。不管其他人说的什么话,还是做的什么事情,都听不见似的。

    就像别人常日说的,魂都被勾走了!

    虽然现在还没有闹出什么乱子,但日子久了,难免不会发生什么意外。若是让谈逸南真的和这个狐狸精勾搭上,被揭发的话,那以谈建天和谈老爷子的性子,是绝对不可能让谈逸南接手明朗集团的。

    为了以绝后患,舒落心准备下手为强。将顾念兮赶走,离开谈逸南的视线,这个家以后必定会安静不少。

    只是,原本计划了一整晚上,费尽心思想着该怎么劝着顾念兮收下这个支票的舒落心却怎么也没有想到,今天不用她怎么动嘴皮子,顾念兮竟然手下了这张支票,而且还当着她的面,将支票放进了她的皮夹子里。

    这一幕,让舒落心喜出望外。

    “看来,你也想清楚了吧?与其呆在谈家,守着我们小泽,还不如拿了钱,找一个年轻一点,体力也好一点的男人,来的快活自在!”也许是看到顾念兮已经手下了支票,总算是松了一口气的舒落心,竟然没遮没拦的说出了这样一番话。

    这样的舒落心,真的很难让顾念兮联想起常日里在其他人面前都一副高高在上,冰清玉洁的样子。

    “舒姨,这钱我是收下了。不过,我是不会离开我老公,也不会离开谈家的!”顾念兮收起了支票之后,对舒落心说着。

    只是,当她说出这番话的时候,对座的女人的脸却开始扭曲,变型!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顾念兮发誓,她刚刚真的没有说出一句伤人的话。再者,她更没有用什么怨毒的表情看着舒落心。看,她顾念兮现在笑的多天真?

    “你这个贱女人,你明明已经收下了钱,凭什么不离开谈家,不离开谈逸泽?”舒落心很想破口大骂,但因为这个时候餐厅里的人已经开始多了,再者来这里的人非富即贵,有些和她还算熟识,所以舒落心只能压低了声音。

    “舒姨,我看你一次能拿出这么多钱来,想必谈家的钱应该比这个还要多很多吧!我老公说了,我们现在很穷。所以有长辈资助我们,当然是要收下才礼貌!”顾念兮的嘴角上,依旧挂着浅浅的弧度。从舒落心那双眸子中,她也清楚的看到了自己的倒影,俏皮可爱。

    可不知道为什么,这样的表情却深深的刺激了舒落心。

    此刻,她握着名牌包包的手,指关节因为过度用力而泛着白。手指上的颤抖,也像是正极力控制着某种情绪的爆发。

    看着明明已经快要气的炸开,却因为良好的教养而不得不极力忍让着的舒落心,顾念兮起了身,欠身道:“既然舒姨今天约我出来的目的已经达到了,那我就先告辞了!”

    伸手,顾念兮离开的时候并没有忘记刚刚放进了一张一百五十万支票的包包。

    再不走,她真的怀疑这个已经气的快炸开的女人,会不会将自己暴打一通!

    “你……你给我站住!你收了我的钱,还不要脸的不想遵守约定,难道你不怕我告诉小泽你的真面目吗?”气急败坏的舒落心,却还是不敢直接破口大骂。

    因为,这里有着和她一样,或者比她的身份地位还要高的人,在这里。

    她不敢,轻易的破坏在别人心目中她那淑女高贵的形象。

    “舒姨,其实我从来都不喜欢平白无故的从别人的手上拿钱的。可我老公说了,长辈拿给我们的,就要收下。事实上,他也知道舒姨喜欢拿钱帮助小辈们,是他教我要拿下的。”说出这一番话的时候,顾念兮亲眼见证了一个人的脸色由红转绿,再由绿转黑的过程。

    将她的不敢,她的愤怒,全部扫进眼底之后,顾念兮才继续开口道:“好了舒姨,时间有点晚了,念兮还有点事情,要离开了。这就不打扰舒姨喝咖啡了。”

    说完这话,顾念兮提着手上的包包离开了。

    她的步伐轻快,嘴角飞扬,没有任何的罪恶感。

    说实话,整了舒落心,看着她的脸色一点点的变化,她的心情真的非常愉快。

    至于拿了她这一百五十万,她还没有想好该怎么处理。

    这也没有关系,谈少不是说了吗?什么事情他都会替自己扛着,她才不需要想这些有的没的。

    这两天的天气还不错,她是时候该出去好好的转一转了……

    这两天不知道怎么了,谈逸泽每天好像都有忙不完的事情。每天都要到很晚的时候,才会回家。

    前两天晚上,顾念兮支撑不住,就先睡着了。

    今晚上,她说什么也要等谈逸泽回家再说。

    前天拿了舒落心的钱之后,这两天她一见到顾念兮都一副恨得牙痒痒的冲动。像是恨不得将她顾念兮直接给吞下去似的。

    她当然是心疼自己的私房钱。

    一百五十万,那可是她这一辈子存下来的!

    可被顾念兮拿走了,她却像是哑巴吃了黄连,有苦说不出。既不能和谈建天和谈老爷子明说,怕被他们指责她总是拿钱羞辱别人,又不能和谈逸南说。她可没有忘记,每一次和谈逸南谈及顾念兮的事情的时候,谈逸南都是站在顾念兮那一边的。这让舒落心气急败坏的同时,更加坚定了想要将顾念兮这样的祸害赶出谈家!

    所以这两天,她舒落心每一次遇到顾念兮的时候,都是想方设法的刁难她。这让顾念兮有些委屈的同时,更加想念谈逸泽了。

    可是还没有等到谈逸泽,顾念兮的眼皮开始打架了。

    为了保持头脑清醒,她只能钻进淋浴间,一次次用冷水洗脸。

    终于,在十一点多的时候,卧室大门响了。

    她日思夜念的两天的人,终于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老公!”止不住心中的悸动,顾念兮像是一只快活的兔子,直接从床上跳到了谈逸泽的怀中,一双小手也紧紧的环住了谈逸泽的脖子,将自己挂在他的胸前。

    “哟,小东西还没有睡着?”顾念兮一向早睡。所以这两天等他忙完回来的时候,顾念兮都已经睡去。

    而今天,她还醒着,而且还这么的热情,这倒是挺新奇的。

    “人家在等你呢!”想和他说,自己收下了舒落心一百五十万的事情,更想见见他……

    “怎么手这么冷呢?是不是穿的不够多?”熟练的将顾念兮的手放进自己的颈窝,让她取暖。

    “刚刚老是犯困,怕睡着了又见不到你,所以用冷水洗了一下脸。”

    “小东西,下回要睡觉就睡觉,要是想见我我回来叫醒你就是了。这么大冷天的,用冷水洗脸,要是感冒了可怎么办才好?”

    他狠狠的吻着她的唇,以表示自己的惩罚。但顾念兮却看到了,男人眼眸中那抹疼惜。

    “下次不敢了就是了!”她求饶。

    “说吧,今天等我等到这么晚,有什么事?”

    “老公,我前天干了一件坏事。”

    “什么坏事,只要我能帮你揽下来的,十件八件都没有问题,放手去做!”男人的手,不安分的探进了顾念兮的衣摆里。

    白了某个正在作恶,显然没有将自己的话放进脑里的男人,顾念兮起身,从柜子上的包包里取出了一张纸,放到谈逸泽抓空的手上。

    “这是……”因为怀中那柔软身子的离开,谈逸泽显得并不怎么高兴,抓着那张纸上下瞅了一会儿,才开口:“原来你说的坏事,就这个?”

    “难道,老公还觉得这算不上坏事?”顾念兮听出来了,这个男人的语调显然有些不满。

    “这算什么坏事?她又拿钱打发你离开我了?”他问。

    顾念兮点头,就是这样。

    “所以根本就不算坏事,谁让她老是拿钱说事?她那样的人,最应该让她尝试钱所打发不了的滋味。”说着,谈逸泽将手上那张纸随意一丢,直接拽过不远处的女人。

    这几天他每天都忙的比较晚,每一次回家的时候,顾念兮都已经睡着了。所以,他已经有几天都没有碰过她了。现在光是这样抱着她,他感觉浑身上下都蓄势待发了。

    “可是我收下那些钱怎么办?要不,我拿去还给她?”钱,她现在还真的不缺。虽然谈逸泽每个月的工资都不多,但加上她的工资,他们两人也能生活的比较好。

    “不用,有空就将这些钱过户到你的账户里。给你当零花钱也行,不想花就存着,等将来再做打算。”说完,谈逸泽突然勾唇一下,慢慢的靠近顾念兮。

    “老公,你想要做什么?”顾念兮见男人嘴角上的坏笑,也有些紧张。

    “小东西,我们好几天都没有见面了。难道你不觉得我们应该做点什么事情,表达你对我的相思之苦?”他的唇微动,近在咫尺的她,可以闻到从他口中飘出的清香。

    有那么一瞬间,整个卧室内的温度极具上涨。

    “人家没有想你。”

    “都等我等到这么晚了,还说你不是想我?好了,别想否认了。撵着藏着,是没有用的!”

    说完,男人朝着她压了过去……

    她就知道,她的男人就是这么能曲解她的意思的!

    坏人!

    不过为什么,她就是喜欢他这点坏坏的感觉呢?

    这夜,谈少又发挥了他彪悍的身体素质,折腾了好几回之后,男人这才吃了个半饱。本来还打算继续吃下去的他,看着怀中昏睡着的小东西,只能心疼的将她捞进自己的怀中,蹭着她的耳际道:“小东西,是不是等我回家等的有点累了?快好了,等我在岳父大人面前留几个好印象之后,就能每天早一点回家陪你了……”

    好吧,这一次伏笔够明显的了吧?

    已经第三次戳中要害了,嗷嗷。

    →_→票子。
(快捷键 ←) 上一章 加书架 目录 投推荐 下一章 (快捷键 →)

推荐:青春荷尔蒙 分手妻约 超级学生 拽丫头惹上酷总裁 很纯很萌哒 我的漂亮同桌 老子是富二代 女王凯旋 匹夫无罪 情深如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