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 都市言情 > 闪婚,谈少的甜妻
闪婚,谈少的甜妻 / 律儿

第七十章 小东西,我会心疼的

    章节名:第七十章 小东西,我会心疼的

    谈逸南的车子停下来的时候,正好看到霍思雨站在不远处的街角上,一手拿着小包包,一手有些不自然的拨着自己的发丝。像是生怕北风呼啸而过,一不小心会将自己的发型弄乱似的。

    她翘首等待的样子,其实也有另一种美。寒风吹过的时候,顺带卷起了霍思雨那粉色的裙摆,让她看起来如同美丽的花瓣一般……

    这一幕,真的很美。

    但坐在车上的男子,却在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双眸绽放出诡异的寒光!

    “南,你过来了啊!”恍惚之间,霍思雨看到了谈逸南的车子停在不远处,便慢步走了过来。钻进车子的时候,霍思雨的手脚止不住的颤抖。不过在这个男人的面前,她真的还算掩饰的很好。

    “嗯,我刚刚张望了好一会儿,就是没有看到你。还以为……你已经离开了呢!”男人勾唇一笑,眸子里的光芒微动。如此的他,好似和刚刚独自坐在车上的他判若两人。

    看着霍思雨因为在寒风中受冻过久,而颤抖的身子,男人的嘴角闪现一抹鄙夷的笑。

    其实,刚刚霍思雨在寒风中瑟瑟发抖的样子,他早已看见。不过他就是一直没有上前,去找她罢了。他就是要看看,这个女人到底能装成什么样。明明这么冷的天,她竟然为了漂亮,穿成如此?难道,还希望让他谈逸南,再一次被她说这美好的身段给迷住不成?

    这,不可能!

    当初要不是因为自己太过放纵,也不至于弄得今天这样的地步。心爱的女人,被同父异母的哥哥娶走了。现在,还被父亲每天压逼着,让他娶了这个女人。

    那他就来一招先下手为强,看看等他所有的事情办成之后,父亲还有什么借口逼着自己!

    “南,我们现在要去什么地方?”

    似乎太久没有享受到谈逸南的温情了,霍思雨上了车之后并没有直接拉上安全带,而是柔柔的依靠在谈逸南的怀中。

    虽然从一开始,霍思雨的出发点就是谈家少奶奶的位置,但在和谈逸南的相处中,她不知不觉陷进去了。也许,女人的爱和身体是分不开的吧!

    只可惜,沉溺在谈逸南如此温情而欣喜中霍思雨只是闭着眼镜窝在男人的怀中。若是她此刻抬头的话,一定会看到男人嘴角上那抹无情的冷笑。

    “今天先去看看电影,然后再去吃点东西!”男人果然是老手,将自己眼眸底部的那抹嫌恶很好的掩藏起来,然后换上浅笑之后,才转身看向身侧的女人:“思雨,坐好系上安全带吧。我要开车了!”

    “嗯!”虽然有些不满,但霍思雨还是听从了男人的话,乖乖的退出了男人的怀,回到自己的位置。

    因为有谈逸南在自己的身边,霍思雨的嘴角轻轻勾起。

    这样的行程,和他们以前一样。

    不过,男人每一次都没有直接将最后到某个宾馆的行程给说出来。可这约定俗成的事情,就算男人不说,霍思雨也能料想他在想些什么。

    不过,她是不会介意的!

    正好可以利用这一次的机会,洗掉自己粘上的那个陌生男人的气息。再者,最好能怀上谈逸南的孩子,让她肚子里的“宝宝”,实至名归!

    在霍思雨眼角闪过得意之时,车子也正好驶离了原地。

    各怀心思的两人,出发了!

    陪谈逸南看了一场电影之后,霍思雨又被带到了她以前最爱的西餐厅。看着布置精美的餐桌上,摆放着各式各样她霍思雨最爱的食物之时,霍思雨真的感觉今天是自己打从出生后,最为幸福的一天。

    以前的谈逸南虽然会带她来这种高级餐厅吃饭。不过每一次都是点他自己想要吃的,从来没有一次顾及到她!但今天,这个男人竟然细心的为了自己准备了这样多的东西,桌子的另一端,有一束鲜红的玫瑰,还摆放着一瓶红酒……

    看着这一切,霍思雨感觉自己的鼻尖酸酸的。

    “思雨,怎么还不吃?这些,可都是我今天在带你过来之前,先让餐厅准备好的。都是,你最爱吃的。”男人见霍思雨一直傻傻的看着,却没有动手,便问道。

    “难道,是我点错了吗?可我分明记得,这些是你爱吃的!”

    “没有,你没有点错!我只是,太意外了!”谈逸南接连的两句话,终于让霍思雨回过神来。“南,我真的没有想到,你竟然也会记得我喜欢吃的东西,竟然也会为我做这么多的事情……”

    霍思雨突然的感慨,让谈逸南也变得有些尴尬。不自觉的躲闪过霍思雨的视线,然后他才开口:“快吃吧。东西要趁热吃才好!以前那是我做的不够好,让你受苦了,是我对不起你!”

    说着,谈逸南还第一次给霍思雨夹了菜。

    “不……以前都是我不好。要不是我当初撒了谎的话……”霍思雨本想说些什么。

    但这话,却像是踩中了某人的底线似的。他突然别开了脸:“你说什么呢?今天最重要的就是开开心心的,不要提以前的那些了。”

    其实,一提到以前,他不是害怕霍思雨伤心落泪。而是害怕,自己会控制不住胸口处蔓延的火,直接将桌子掀了,然后狠狠的甩她霍思雨几巴掌。

    虽然他心里早无数次想要对霍思雨这么做,但为了达到今天的目的,他必须先忍着。

    “好,那咱们今天就不要提以前的事情,好好的吃饭!”说着,霍思雨也体贴的给谈逸南布菜。

    只是,欣喜过头的霍思雨没有注意到,其实她嫁给谈逸南的那些菜,他一口都没有吃。

    总之,今天这餐霍思雨吃的很开心,胃口也极好。谈逸南给她点的那些东西,她是一个不剩都给吃了进去。而男人,除了偶尔陪女人说说话之外,也就是轻抿几口红酒。

    对于他谈逸南来说,这样的饭局就是煎熬。他根本就不想多看这女人一眼,要不是为了接下来想要做的事情,他早就甩脸走人了!

    “吃完了吗?吃完了我们就走吧!”他看了一眼霍思雨那眉飞色舞的样子,心里一阵恶心。

    “那好。不过南,我们接下来去什么地方?”

    拿起了包包,霍思雨跟在谈逸南的身后,走出了餐厅。

    而问起这些的时候,霍思雨的眼眸中是止不住的期待。

    寻常吃完了饭,谈逸南都会带她去他常去的酒店了……

    想到以前上演过的那些火热,霍思雨的双眸里是止不住的期待。

    “接下来,我带你去一个地方!”男人勾唇一笑,将自己手上的那把玫瑰送到了霍思雨的手上。

    “是什么地方,你先告诉我好不好?”也许是在喜欢的人面前,霍思雨也露出了少有的小女人姿态。一双大眼,也是充满期待的盯着谈逸南看。

    不过,其实她心里已经预算好了,谈逸南其实是想要带自己去酒店的吧?

    以前他们每一次吃完饭的时候,男人也会这么神秘兮兮的对自己说。然后,他带她去的地方,其实就是酒店的套房。接着,他们就会在那个封闭的空间里,做着这个世界上最为亲昵的事情。

    一想到接下来个发生的事情,霍思雨止不住期待。

    说实在的,女人也是会有空虚的时间的。可谈逸南已经有好长一段时间没有碰过她了,就算每一次呆在同一张床上睡觉,这男人都会安安分分的呆在他的那一边。就算有时候霍思雨使尽了浑身解数,也没有能让男人对她产生一点点的兴趣。至于上次那次醉酒所发生的事情,已经开始被霍思雨抛到脑后了。反正醉酒什么的,在这个社会已经不足称奇。现在的霍思雨,只想要好好把握在这个男人的世界里。

    “到了那里,你就知道了!”谈逸南依旧和以前一样,一脸神秘莫测的和她说着这话。

    而至此,霍思雨认为自己已经猜中了八九分。

    因为谈逸南今天在她面前上演的戏码,和以前几乎是一样的。除了,今天的他表现的比以前好说话,也比较在意她的感受之外。

    然而不得不承认的是,谈逸南现在所做的这些,真的让霍思雨心里再度泛起了涟漪。

    这一天,是霍思雨笑的最为开心,也是最为灿烂的一天。

    特别是当她坐上谈逸南的车子上,她感觉自己的心脏已经跳到了嗓子眼了。从没有想过,自己也会被谈逸南如同公主一般的宠着,让着。这一切之于她,真的好不真实。

    “南,这是什么地方?”

    但霍思雨的开心和快乐,却持续的不长。

    当谈逸南的车子稳稳的停在某一间医院的大门前之时,霍思雨脸上原本所承载的所有美好笑容,都在这一刻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迷惑,是不解,还有慌乱。

    为什么深更半夜的,谈逸南不是带自己到酒店,却将她带来到医院?

    他,准备做什么事情?

    “医院!”因为此时已经入了夜,即便车上也打开了车顶棚的灯,光线还是有些黯淡。所以,霍思雨有些看不清,男人说出这两个字的表情。

    或者应该说,她并不想读懂这个男人此刻的表情。因为今天对于她霍思雨来说,就像是一个美好的梦境,她不愿,也不要醒过来!

    “我知道这是医院,只是南,三更半夜的你带我到这地方来做什么?天气怪冷的,我们还是回家吧!”看着昏暗光线下,那一张一直清冷的面容,霍思雨的心不自觉的漏掉了一拍。不安,就像是毒蛇一般,悄然钻进了她的后背,将她的整个身子给缠绕起来。让她觉得,那么阴森,又是那么的可怕!

    和谈逸南说这话的时候,霍思雨的脸上还是带笑的。只不过这幅笑容,却比之前明显僵硬了几分。

    只是,霍思雨的退让,明显没有让这男人满意。

    当听到霍思雨的这番话,男人转过身来看她:“当然是来解决一些事情的了,难道是来这里继续做以前的那些事情的不成?”

    谈逸南的脸色,比想象中的要冷酷。

    那张精致的脸,也在昏暗的光线的照射下,越发的深邃迷人。

    只可惜,如此精致绝伦的脸,霍思雨却没有任何欣赏的念头。因为她觉得,这个时候的谈逸南实在太可怕了!

    明明他看着她在笑,但霍思雨却觉得,男人的眼神中充满了不屑,仿佛她在他的眼中,只是一个小丑,一个靠出卖自己最为滑稽的样子,来博取别人同情心的小丑。

    “南,到这里有什么事情需要解决的!”因为过分的紧张,此刻的霍思雨双手已经紧握成拳。指关节因为过度用力,而泛白。她还是努力的维持着脸上那抹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因为她真的难以想象这个男人准备要做什么事情!

    “当然是要……好好的将我们之间的这笔帐给算清楚了!”看着霍思雨一点一点苍白下去的脸,谈逸南突然勾唇。昏暗光线下的他,一双黑眸被猩红遍布,笑容又是那么的夺目!此刻的他,就像是来自地狱的修罗,不将这世间的一切毁灭,他誓不罢休!

    而他的视线,则是落在霍思雨的腹部上……

    当女人注意到男人的视线之时,她的身子止不住的颤抖!

    “南,虎毒不食子,你不会想要做什么伤害宝宝的事情吧?”说这话的时候,霍思雨发现自己的牙齿竟然也因为颤抖而发出声音。

    “是,虎毒不食子。只不过,这孩子真的来的太不是时候了,所以只能委屈你了!”他的声音很轻,但话却如同晴天霹雳一样,在霍思雨的脑子里划开了一道道的口子。

    “不是时候?那什么时候,才是孩子该出现的时间?或者,你根本不是觉得这个孩子来的不是时候,而是孩子的妈妈并不是你心目中的那个人吧?”既然要一次说清楚,霍思雨也豁出去了。手掌心处,那今天才购买的新款LV皮包的变型程度,正很好的说明她的不甘!

    “也可以这么说吧。”谈逸南没有否认,其实他心目中唯一能怀上自己宝宝的,也就是顾念兮了。既然霍思雨已经猜到了他的真正想法,那他又何须掩藏呢?

    “思雨,你知道我心里还是只有她,就算我真的按照爸爸的意思和你结婚了,婚后我也不可能对你好,也不可能对我们的孩子好,这样我们一辈子的幸福,岂不是都葬送了吗?既然如此,还不如早些解脱这样的关系,这样的话我们也可以各种找到属于我们的幸福,你说是不是?”

    其实,早在得知父亲谈建天开始着手准备他和霍思雨的婚事的时候,谈逸南就已经做好准备,想要和霍思雨说这些话了。只不过,一直都没有找到适当的机会。

    “找到各自的幸福?是你想要回去找顾念兮吧!你受不了她和谈逸泽在一起,所以你就打算抛开我,没有后顾之忧的去追回她了,是不是?”

    其实,当今天谈逸南突如其来的对自己温柔的时候,霍思雨的心里早已有些隐隐的不安。

    只是她没有想到,这个男人果真如此龌龊!

    占尽了她所有的便宜之后,现在竟然还真的打算撇开她,打算弄掉她肚子里的“宝宝”,然后找回顾念兮?

    从没有一刻,霍思雨像现在这样的庆幸,自己没有怀上!

    不然,她真的不知道该如何迎接一个生下来就注定不会得到父亲疼爱的孩子!

    “是。我真的忘不了她,也放不下她,只要一闭上眼,我的脑子里就都是念兮的影子。若不是你的出现,我还真的不知道,念兮对我来说竟然如此重要。所以,思雨求求你放过我,也放过自己好么?”

    念兮念兮念兮……

    他的心里,还是只有顾念兮一个人!

    那为他已经赌上她霍思雨所有一切的她,他到底有没有正眼看过?

    再度听着心爱的男人,亲口承认自己对另一个女人的爱,霍思雨真的觉得,这个世界真讽刺。

    她霍思雨用尽了一切手段,从顾念兮的手上抢走了这个男人。到头来,这个男人的心里还是只有顾念兮一个人?到头来,他还是想要回到顾念兮的身边。

    这叫她,情何以堪?

    “南,我不在乎你会不会爱我,也不在意你的心里住的是谁,我只希望能和你好好的过。南,不要赶我离开你,好不好?我是真的爱你,我们的孩子也需要你,所以求求你不要抛下我,好不好?”泪水,早已湿了她的脸庞。她真的没有想到,今天她所享受到的美好,都只是一场鸿门宴。

    他谈逸南做的,只不过是请君入瓮……

    可是即便如此,她还是存在一丝丝的侥幸。希望,能唤回这个男人的神志,希望能让这个男人回头!

    “你不介意,可我介意!霍思雨,我真的没有办法面对你,只要看到你那张脸,就会唤起我们做过的那些肮脏事,也会让我不断的想起,我到底是做了什么,才将念兮给弄丢的!这样的生活,我真的再也受不了。所以我也求你行行好,跟我进去,把孩子拿掉吧!这家医院的主刀医生,是我从国外请回来的。不会让你受到一点痛楚,更不会影响你日后的生育能力!”谈逸南说的头头是道,语调也是前所未有的温柔。

    但他说出口的话,却一下子让霍思雨彻底的寒了心。

    这个该死的男人,竟然真的打算要将他们的“孩子”拿掉?

    他,就那么喜欢顾念兮?

    可怎么办呢?

    谈逸南越是想要和顾念兮在一起,她就越是不会让这个男人如了愿。所以,即便此刻男人刻意放柔了声线,放低了姿态,霍思雨还是非常坚决的开了口:“我不要!”

    拿掉“孩子”,她连最后一点筹码都没有!

    她才不会那么傻!

    她霍思雨从来就不是什么善良之人,更不会有什么让自己心爱的人找到他爱的爱然后快乐幸福的过一生的脑残想法。

    她爱的,就必须紧拽在自己的身边。即便是两个人纠缠着过一生,即便是这一生谁都不可能得到幸福,她都不可能放手!

    “你真的不要?就算是我谈逸南求你的,也不肯么?”霍思雨的答案似乎让男人很是寒心,此刻他的神色也变得不是那么好。问着霍思雨的语调,也明显的比之前冷了几分。

    这让霍思雨不得不怀疑,刚刚那一切是不是也只是这个男人演出的一场戏码?

    “我是绝对不会答应的。谈逸南,不管你说的再怎么好听,我都不会让你将我的孩子拿掉的!就算是一辈子都得不到幸福,我也要纠缠着你。”

    她得不到幸福,那就大家都一起不好过得了!

    “是吗?”听到霍思雨的回答,男人原本暴躁的气息,似乎在一瞬间平息了下来。片刻之后,他的嘴角,由挂着笑容。昏暗的光线下,看不出虚实。

    但这样的谈逸南,却让霍思雨越发不安起来。

    因为在她看来,谈逸南不可能那么轻易放过她和“孩子”!

    果然不出霍思雨的预料,在沉吟了片刻之后,男人又开了口:“好话我已经都说了,至于你听不听,我也不管了。但思雨,这个决定却不是你能改变的了的!”

    说完这番话的时候,谈逸南突然朝着霍思雨靠近。

    在霍思雨还没有来得及作出反映之时,男人突然伸手拉住了霍思雨的手臂,然后他又推开了车门,不顾女人任何反抗,也不顾会不会弄伤了霍思雨和孩子,直接将她给拽下了车!

    “谈逸南,你这个神经病!放开我,你不可以也没有权利对我的孩子做这些事情!”女人嘶吼着,挣扎着。

    但谈逸南的手,就像是铁做的牢笼,她根本就逃不掉。

    “我是没有资格对你做这些,但这是为了我们两人将来的幸福着想,所以你必须拿掉这个孩子。”他的力气很大,很快就拽着霍思雨走过了停车场。

    “我们两人的幸福?谈逸南,你只是为了你自己!别把所有的话都说的那么好听,你真的以为所有人都是笨蛋?”眼见就快要走进医院大门了霍思雨的挣扎幅度也越来越大。但这,依旧没有让她成功的逃脱。

    怎么办?

    如果这么被谈逸南带进去的话,一定会让他察觉到她根本就没有孩子。那谈逸南,更不可能娶了她的!

    蓦地,霍思雨突然想起自己放在包包里的防狼电击器。那是上一次酒吧醉酒事件之后,她买来放在包包里的,以防止下一次此类事件的发生。

    只是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用这东西,来对付谈逸南……

    “……”霍思雨用没有被谈逸南拉住的那只手,从包包里拿出了电击器,闭上眼狠狠的朝着谈逸南的后背刺去……

    片刻之后,刚刚还怒气冲冲的准备将自己拉进医院的男子的手,松开了。然后,他无力的摊倒在地上。

    看着地上的男子,霍思雨苍白的脸上,却突然出现了笑容!

    骤现的笑容,在寒风中显得那么的诡异!

    谈逸南,这是你逼我的!

    原本在今天你为我做了那么多的事情之后,我是真的想要和你好好的过完下半辈子的。可你却竟然只是为了将我骗到医院弄掉孩子?

    这屈辱,我是绝对不会忘记的!

    既然,你那么想要摆脱我,得到你的幸福?那我,就偏偏不如你的愿!

    我霍思雨得不到幸福,那就大家一起都进地狱,怎么样?

    迟早有一天,我会从你的身上,还有那个老女人的身上,将自己所受到的屈辱全部讨回来的!

    你们,给我等着!

    环顾四周,此时已经入了夜。医院大门这,并没有什么人经过。霍思雨狠狠的抹去了自己眼角的泪水,离开了……

    “兮兮?”进了卧室的时候,谈逸泽并没有在他们的大床上看到那个熟悉的小身子。

    环顾四周之后,男人在他们卧室里的书桌前看到了她。

    此刻的顾念兮,正趴在桌子上。

    头顶上,还打开着台灯,不知道在看着什么。

    谈逸泽大步来到她身边的时候,才发现其实这个女人早已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如此的场景对他谈逸泽来说,真的有说不出的暖意。而他也希望,这样的暖会是一辈子……

    只是,原本低下头,打算叫醒顾念兮的谈逸泽却发现了,她眼角处的泪痕。

    那晶莹的水渍,其实并不是那么的显眼。但落进谈逸泽的黑眸中的时候,却如同刀子一般的尖锐。

    是什么,让她哭了?

    该死的,这小东西眼泪只属于他谈逸泽一个人的。

    任何人,没有经过他谈逸泽的准许,是不能弄掉她的一滴眼泪的!

    而谈逸南,也找到了罪魁祸首!

    此刻,熟睡的顾念兮的手上,还抓着一个白色的信封。

    这信封,似乎有点眼熟!

    貌似上一次顾念兮对谈逸南失控发火的那一次,她手里也抓着这个东西!

    想了想,男人的眼眸突然微眯了起来。

    该不会是,和谈逸南有关的东西!

    想到这一点,谈逸泽突然非常从顾念兮的手上拿下了那个信封。看了一眼还在睡觉的顾念兮,谈逸泽悄悄的将它打开。

    不过他坚信,这做法绝对不是他谈逸泽小气。

    而是叫做,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要是被他早些发现谈逸南的某些不恰当的苗头,早些遏制了,以绝后患!

    只是打开一看,原本猜测这里面会装着什么小情书之类的谈逸泽,却有些不解了。因为这个信封里装着的,是一个存折。

    打开一看,存折上的户头,是顾念兮的。里面,也只有四万五千块!

    这是做什么的?

    “妈妈……妈妈,是我不好……”当谈逸泽盯着这存折上的那个数字呆滞的时候,睡梦中的顾念兮突然呢喃着。

    只不过,这样的呢喃却让谈逸泽胸口一阵沉闷。

    因为,在她的呢喃声之下,那晶莹的泪光,却再一次缓缓的滑出。

    难道,这东西是她妈妈寄给她的?

    只是,此刻的谈逸泽已经失掉了追究所有根源的冲动。因为,他的节奏,再一次被这个女人的泪水打乱了。

    他只能无奈的放下那个存折本,将睡的不踏实的小女人抱在自己的怀中,带着她回到他们的大床上。

    一直到,当他将她的小手放到自己的紧握里之时,女人皱成一团的柳眉,才稍稍舒展了一些。

    看着怀中的她再度安然沉睡,谈逸泽轻轻的在她的额头上落下一吻。

    “小东西,不管因为什么人或是什么事,都不要轻易再轻易的哭了好么?那样,我会心疼的……”

    他哽咽的声音,在她的耳际响起。

    其实,他不知道这样的话她能不能听到。

    但谈逸泽就是固执的,想要让她知道自己的想法。

    唯有她,能够轻易的让自己卸下心防。唯有她,能让自己主动的想要亲近,也只有她,能让自己为她付出却是满心欢喜……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爱情?

    谈逸泽不确定,唯有环住顾念兮腰身的手,又紧了几分……

    “悠悠,今天我们要不要出来见个面啊?”这日,顾念兮闲着没事,见屋外的天气又是那么好,于是在谈家大宅呆了好几天的她,终于按捺不住拨打了苏悠悠的电话。

    其实好几天之前,顾念兮就想要趁着年假的时候,和苏悠悠好好的见个面,然后好好的说说心事。可碍于这段时间,大雪是下过一阵又一阵,让怕冷的顾念兮只能无奈的躲在家里抱着被子。

    这不,天气一转好,她立马找了苏悠悠。一张欢喜的小脸,正彰显着她对和苏悠悠见面的期待。

    “见面啊……这……”因为知道了当初促成顾念兮异地恋男友被抢走的,正是自己。苏悠悠突然对于和顾念兮的见面,充满了担忧。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面对顾念兮。

    “兮丫头,姐今天还要加班,这两天还比较忙。要不,再等我两天,成不?”还是,等自己做好了和顾念兮忏悔的准备,再和她见面吧!

    “这样啊?那好,没事。等你有空了,再给我打电话。”

    “嗯,那先这样,我这边还有一个手术要进行,先去准备了!”

    “好的,拜拜!”顾念兮挂断了电话,对于没有成功的将苏悠悠给约出去见面,有些失落。

    收起了电话,本来打算到谈家院子里,和二黄玩的她,却撞见了一个人。

    是谈逸南!

    今天的他,没有像往日那样穿着笔挺的西装,将自己的头发打理的一丝不苟。而是,一身白色的运动服,头发上也没有打上发蜡。

    不过这样的他,看上去年轻了几岁,很像是大学校园的新生。只不过,如此的装扮的谈逸南,却在顾念兮的眼中多了一抹刻意。

    “念兮,是不是想出去玩?”他对着顾念兮沟村一笑,企图将自己所有的迷人姿态尽数展现在她的面前。

    只是看着如此的谈逸南,顾念兮的眼眸中又多了一抹防备。

    此刻,谈家大宅的大厅中,没有其他人。微愣过后,顾念兮向后退了一步,站在自己认定的安全范围之内。

    “你,怎么在这里?”顾念兮问。寻常这个时间,谈逸南应该是在公司的。所以,她在肆无忌惮的穿着睡衣,套着小棉袄在大厅游荡。怎么今天,他竟然会留在家里?

    她的声音,不带一丝温度,也不带一丝柔情。

    但不知怎的,落进谈逸南的耳中却成了这个世界上最为动听的。

    “我今天没有去上班!”其实,他是早已换好了衣服,准备离开的。只不过在看到坐在大厅里打电话的顾念兮,他停下了脚步。

    没有了平日那些套装,或是厚实衣物的包裹,穿着一身粉色睡衣的顾念兮,更像是纯洁的天使。特别是胸口处的傲人,越发明显的呈现在他的面前。

    看到这,谈逸南不禁渴望更多,于是他回到了卧室换上了这一身。

    当然,这些刻意他是不会告诉顾念兮的。

    他只是想要让顾念兮感觉到,自己对她的爱,就行了!

    “哦,那我回屋了!”见谈逸南又准备上前,顾念兮转身便想要上楼。

    他们早已分了手,他去不去上班,自然是他一个人的事情。关她顾念兮什么事?

    而且,潜意识里顾念兮并不喜欢和谈逸南呆在一起。

    只是,顾念兮转身准备离开,谈逸南却在这个时候堵了上来。

    他今天是专门为她留下来的,怎么可能放任她就这么离开呢?

    “你做什么?”被堵住了去路的顾念兮,有些恼。因为刚刚没有料想到谈逸南会突然上前,她一不小心就撞进了他的怀中。

    “没什么。念兮,我只是觉得今天天气很好,这么浪费在家里,实在有点可惜。要不,我带你出去逛逛吧。你才刚到这个城市,肯定不知道这里有什么好玩的,我给你当导游,带你到处转一转,然后我们去吃糖炒栗子怎么样?”

    顾念兮的身子,真的很柔。

    刚刚撞进他怀中的时候,谈逸南感觉那就是一团软软的棉花糖。而她头发上的香味,更是让他有些意乱神迷。

    如果可以,他真的想要将顾念兮带走,狠狠的肆虐一番。

    只是想到这样做,只会招来顾念兮的讨厌,谈逸南那颗躁动的心,又只能停下来。

    “对不起,我没有兴趣!”有时间和他到处闲逛,倒不如逗逗院子里的二黄!

    “念兮,别这样!我没有恶意,我只是想尽一下我的地主之谊。”谈逸南自然没有错过顾念兮眼眸中的那抹防备。

    这样的神色,深深的刺痛了他的心。

    但谈逸南知道,是他之前对顾念兮的伤害,才让她变得像是刺猬。所以,即便顾念兮对他作出多么无礼的事情,他也不敢多加指责。

    他只希望,能快一点消除他的丫头对他的介怀。然后,重新迎接自己。

    “不用了。和你一起去,我没有什么兴趣!若是和我老公去,我非常乐意。”有时候,有些人就是给脸不要脸。

    既然是这样,她又何须为他留情面?

    看着像是一堵墙似的堵在自己面前的谈逸南,顾念兮突然勾唇一笑。

    不过说到这的时候,她倒是想起了,她和谈逸泽好像真的没有约过会?

    要不,等他休假的时候,缠着他带着自己出去转转?

    “念兮,我……我知道我以前做的那些真的不好。可是我现在知道我做错了,也知道念兮你对我来说,才是最重要的,你不要这样对我,好吗?我知道,你三番两次的在我面前提起我哥哥,不就是为了刺激我吗?但念兮,激将法对我是没有用的。我知道,你并不爱我的哥哥……”

    “谈逸南,你说够了没有?”谈逸南接二连三说出的那些自以为是的话语,让顾念兮忍不住开口,打断了。“你还要脸不要脸了?我已经嫁人了,我是个有丈夫的人。麻烦你,不要再来纠缠着我。你不要脸,我还要呢!”

    “念兮,我不是不要脸!我是知道,你现在还在介意思雨的事情,你还在生我的气。我可以跟你保证,我很快就能处理好我和她的关系,还有那个孩子。所以,你不要用那些无聊的借口,将我推开了好吗?我是真的不能没有你,念兮!”

    谈逸南无助而深情的眼眸,此刻落在顾念兮的眼中竟然变得索然无味。特别是他那自以为是的语气,真的让她差一点动手甩他几巴掌,如果不是怕脏了自己的手的话!

    “谈逸南,你还要脸不要脸了?当初,三心二意和别的女人滚了床单要分手的是你,现在我结婚了,还死皮赖脸的贴上来的,也还是你!难道,你不觉得自己很无耻?”

    顾念兮说这番话的时候,正好看到从大门处走进来的霍思雨。而谈逸南,因为背对着的关系,自然也没有察觉到那个女人的存在。

    看到此刻视线正往这边张望的霍思雨,顾念兮的眼眸里一闪而过的狡诈……

    关于伏笔的猜测,大家都没有猜对滴…

    呜呜,为毛我家悠悠被大家说的那么悲哀。楚东篱不会和苏悠悠在一起的。至于苏悠悠会和谁,嘿嘿,你猜?
(快捷键 ←) 上一章 加书架 目录 投推荐 下一章 (快捷键 →)

推荐:青春荷尔蒙 分手妻约 超级学生 拽丫头惹上酷总裁 很纯很萌哒 我的漂亮同桌 老子是富二代 女王凯旋 匹夫无罪 情深如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