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 都市言情 > 闪婚,谈少的甜妻
闪婚,谈少的甜妻 / 律儿

第六十九章 身份败露之后

    章节名:第六十九章 身份败露之后

    “爸,我……”舒落心横拖硬拽的将霍思雨给带出谈家大门,顺便送她去将孩子拿掉。自此之后,她霍思雨便和谈家没有任何关系,和谈逸南更是一刀两断。

    之后,她要继续为谈逸南寻找一个身家背景都出色的女人。舒落心认定,只有这样的女人才适合谈逸南,才能辅佐谈逸南一辈子。

    这,也就是她的初衷。

    若不是霍思雨半路杀出来,然后还谎称自己是什么霍副州长的女儿的话,没准这项计划她早已开展。

    不过还好,现在一切还不是太迟。

    只要霍思雨和她肚子里的孩子一离开,然后她又找些理由将当初订婚一事给掩盖过去。她的儿子依旧是这个城里的黄金单身汉,是名门淑女争着抢着要嫁的男人。

    只是没想到,谈老爷子竟然会跟着走了出来。或者说,其实他一直站在这里,等候着她们。

    “爸,你难道不觉得这个女人撒下这样的瞒天大谎,让我们谈家很丢脸么?难道你不觉得,她真的很可恶,不想要再看到她这幅丑恶的嘴脸吗?”舒落心害怕谈老爷子会出面阻止自己的计划,便立马开口道。

    而她的话,也让霍思雨不自觉的掐紧了垂放在腿双侧的手。

    丑恶的嘴脸?

    当初她舒落心以为她是州长千金的时候,怎么不管她什么脸色都连连称赞好看?

    怎么这才知道自己不是州长千金,就立马是一个丑恶的嘴脸?

    说到底,这个老女人就是想要个有身份的儿媳妇!

    若是她知道顾念兮才是真正的州长千金的话,估计还会死乞白赖的要谈逸南去将她给追回来!

    可她霍思雨,就是偏偏不能如了他们的愿!

    她已经为了嫁进这个谈家,赌上了所有的一切,不可能就这么轻易的放弃。更不可能,这么随性的任由这个老女人的摆布!

    等着!

    舒落心,你给我等着!

    今日我霍思雨受到的耻辱,日后必定要你加倍奉还!

    “爷爷,思雨真的知道错了。您救救思雨,救救我的孩子,好不好?”霍思雨真的是最为出色的演员。当她的脑子里才闪现某个点子的时候,她的泪水就像是倾泻而出的洪水似的,瞬间湿了她的脸庞。

    而她也突然狠狠的挣脱了舒落心的手。这个动作,霍思雨故意做的幅度有些大,让因为突然间失去平衡的舒落心,差一点摔倒。

    之后,她便躲到了谈老爷子的身后。

    “妈说因为我不是州长女儿,所以不让南娶我了!然后,她还要将我送到医院,将孩子拿掉!”看准了舒落心三番两次的在谈老爷子面前掩饰什么,霍思雨偏偏挑中了她最害怕的说。论起耍手段,她舒落心可绝对不会是她的对手!

    以前她是看在整个谈家还只有她算对自己比较好,所以才没有对她用什么心眼。不过现在不一样了!

    她舒落心要是想玩,霍思雨是绝对奉陪到底的!

    她倒是要看看,到底谁技高一筹!

    “媳妇,做人不能这样,嫌贫爱富!”听着霍思雨的话,谈老爷子的眉心微皱。沉吟了片刻之后,谈老爷子这才开了口。

    “爸,我才没有嫌贫爱富呢!我只是气不过,她竟然拿这种事情来撒谎!这次还算是幸运的,在霍副州长面前没有捅出什么篓子。要是当初我们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还真的找到人家霍副州长的家里去,那岂不是贻笑大方?”

    虽然很想冲过去狠狠的毒打霍思雨这个贱蹄子一顿,但在谈老爷子面前,舒落心还是不敢轻易造次的。

    “说到底,你还是在气头上!只是媳妇,气归气,但总不能将气撒在孩子身上吧?”一条鲜活的生命,还没有来到这个世界上,难道就要被他的亲人送上断头台?

    这等事情,岂不是哪一个人都能如此狠心的。

    “爸,我不止是生气,我也是从小南的角度考虑。从一开始,小南就不怎么喜欢这个女人,如今她还满口谎话,我是怕将来要是娶了这样一个女人的话,会毁了小南一辈子的幸福!”

    舒落心见谈老爷子果真想要为霍思雨说情,连忙矢口否认。

    “可这也是小南不对!若当初他不喜欢思雨的话,那凭什么还去招惹人家?又凭什么,让思雨怀上他的孩子?”谈老爷子只是轻叹着。

    而这一句话,却顿时让舒落心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

    也正是在舒落心无措的情况下,谈建天从屋里走了出来。

    刚刚他只不过是刚刚吃过了早餐,上了楼换了一身衣服,正准备上班去。没想到,却在大门口撞见了正在上演的这出戏。

    并且,谈老爷子的脸色有些过分的阴沉。

    谈建天记得,自从大年三十谈逸泽和顾念兮住进这个家里之后,这样的表情就很少在老爷子的脸上看到。

    联想起昨天霍副州长来谈家大宅之后发生的,以及眼前这一幕,聪明如谈建天,已经大致上猜到了什么。

    “落心,你这么大的人怎么还不懂事?成天没事,就知道找事给爸爸添堵么?”谈建天的脸色也不是那么的好。

    “建天,我没有那个想法。我只不过是……”舒落心见谈建天有些生气,当下便想要解释些什么。却不想,当她的话才说了一半,便有人将它给接了过去。

    而这人,便是霍思雨。

    “爸,您来的正好。您就帮我劝劝妈吧!我当初撒了谎,也是因为我真的想要嫁给南。再说了,现在我肚子里的孩子也是谈家的骨肉,就算我有天大的错误,孩子总是无辜的!总不能让他还没有来得及见到这个世界,就背负上他母亲的罪责然后无果而终吧……”

    说到这的时候,霍思雨又是隐隐的啜泣声。仿若,她霍思雨才是这个世界上最为委屈的人。

    看着霍思雨声泪俱下的表演,谈建天也皱起了眉头。

    “落心,难道你真的打算要让思雨流落街头?她再怎么犯错,起码还怀着我们谈家的骨肉!那是小南的孩子,难道你要眼睁睁的看着孩子受苦?”谈建天听了霍思雨的话,也有些怒视着舒落心。

    “建天,你听我讲!”舒落心发现,被霍思雨这么一场一哭二闹三上吊的表演之后,她霍思雨犯下的错误仿佛就成了她舒落心的。现在,她舒落心才是这个世界上十恶不赦的罪人!

    “爸,妈不止要赶走我,更要拿掉我肚子里的宝宝!宝宝已经三个月了,现在已经有了心跳……她怎么舍得……”说到这,霍思雨又是一阵声泪俱下,将这场喧宾夺主的戏码再度推向了最高端。

    “落心,你怎么可以这么做?寻常我是知道你最看重血缘关系的,对待小泽不好,就因为他不是你的孩子。我的孩子,我自己疼也就罢了。可现在,思雨肚子里的孩子还是小南的孩子,身上也流着和你一样的血,你怎么下得了手?你,真是让我太失望了!”

    听着霍思雨撕心裂肺的哭声,谈建天冷斥着舒落心。

    这一回,舒落心感觉自己真的被霍思雨推进了一个不知名的旋窝。

    那个旋窝越滚越大,能瞬间将她给吞没。

    “建天,我真的不是这个意思,你听我好好说一句不行吗?”舒落心上前,再度想要解释些什么。

    但谈建天直接摆了手,拒绝了听她的解释,道:“落心,今天我们就在这里挑明了说吧!思雨肚子里的孩子,是小南的种,我是不会同意你将他给拿掉的!至于小南和思雨的婚礼,也会如期的举办。”

    “不……建天,你这么做会毁掉小南的。你明知道,他并不喜欢霍思雨,你怎么还能逼着他娶她呢?若是她真的个好女孩也就罢了。可她竟然连那样的谎言也能说的出口,娶进门也会败坏家风的!”

    一听到谈建天的决定,舒落心乱了。

    她连忙跟着准备去公司上班的谈建天出了门,边走边极力的劝说着。

    “不说别的,我的意见是和爸爸一样的。当初小南要是不喜欢思雨,那为什么要和她在一起?难道思雨肚子里的孩子,还能是我们逼着他弄进去的不成?这,都是他自己的搞出来的事情,就必须要自己负起这个责任。再者,当初亲力亲为他们婚事的,可是你自己!你到底安着什么心,想要让小南娶思雨进门,不用我说你自己心里清楚。可别将这一切都推到别人的头上!”说到这的时候,谈建天正好来到他的车子前,在打来了车门之后,他又开了口:“落心,小南都已经是个大人了。自己作出的事情,就必须自己担当得起责任。你不要以为你一味的为他决定,算计,就是为了他好。我今天就将话放这里了,思雨肚子里的孩子,小南必须负起这个责任,不管思雨的父亲是谁,婚礼照常进行。若是他连这点担当都没有的话,那明朗集团他更不可能接手做好!倒不如,让别人去做!”说完这一句话,谈建天直接钻进了车子,立马拉动了殷勤。

    在舒落心还没有开口说话的时候,他的车子已经驶离了原地。

    “不……”

    “建天,你听我说,你真的不能这样做!”

    “建天……”

    舒落心追上去,想要和谈建天说些什么。毕竟谈建天现在的意思就是,如果谈逸南不娶了霍思雨,对她肚子里的孩子负起一个父亲该有的责任的话,那明朗集团将来的继承人名单里,便不会有他!

    可人的速度,又怎么可能追得上车子呢?

    所以,当舒落心追着谈建天的车子小跑了好一阵子之后,只能无望的跌坐在地上,看着谈建天车子远去。

    “妈,天冷了,不要在这里坐着了。咱回屋吧……”

    等谈建天的车子远去之后,舒落心听到了身后传来了这个熟悉的女音。

    抬眸,再度触及那一张还残留着泪水的脸,舒落心真的恨不得直接撕烂了这个女人的嘴巴!

    因为她知道,刚刚霍思雨一定是故意的!

    当着谈建天和谈老爷子的面,说出那些话,就是为了要将她舒落心至于两难境地。让她不得不迫于这两个男人,同意她霍思雨和谈逸南的婚事!

    这个该死的女人!

    一想到这,舒落心狠狠的推开了上前想要将自己扶起的女人:“滚开,我不需要你的假惺惺!”

    “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你以为用这样的手段,就能让我答应了你和小南的婚事,我告诉你,没门!只要我舒落心在这个家一天,你霍思雨就别想踏进这个家门一步!”狠狠的甩下了这么一段话之后,舒落心忍着刚刚不小心扭到的脚上,一个人朝着屋里走去。

    而看着这样一幕的女人,脸上却闪现了一抹极为瑰丽的弧度。

    女人抬手,将自己眼角残留下来的泪水拭去之后,她嘴角上的笑意再一瞬间变得冰冷:“老女人,我要是不要脸的女人,那你又是什么?你以为你那几招三脚猫的功夫,就能压得下我吗?呵呵……”

    “等着吧,老女人。你让我一天不好过,我会让你一辈子都不得安生!”

    很好的将自己脸上那抹不该有的阴森全部掩藏好之后,女人这又换上了一脸泪意,慢步回到了谈家大宅……

    “兮兮,”又是一天回家时,谈逸泽一进门就开始找寻那抹熟悉的身影。

    只不过,常日里这个时间会出现在谈家大厅和爷爷聊天或是一起看电视的顾念兮,此刻谈逸泽并没有在这里找寻到她的身影。

    “兮兮一整个下午都没有下楼来,可能是在房间里睡着了吧!”谈老爷子从卧室里走了出来,和谈逸泽说着。

    “是这样吗?那我上去看看她在做什么。”说着,谈逸泽将自己的大衣挂好之后,便上了楼。

    而看着这样一幕的谈老爷子,嘴角也忍不住划开了弧度。

    现在的小泽,应该是幸福的吧?

    不然,他脸上的笑容,为什么会越来越频繁了?

    “兮兮,原来你在卧室里!”回到卧室的时候,谈逸泽看到正靠在床上发呆的顾念兮。

    “怎么了,一个下午都不下楼?”见顾念兮没有回应自己,男人便放下了换下了自己那一身绿色制服,跟着也躺倒了床上。

    “好冷。冷的我不大想动!”女人蜷缩着身子,看到谈逸泽靠近,便直接将自己的小手放到了男人的脖子里。

    虽然这个天气被如此曾暖,也不是很舒服。但谈逸泽的嘴角上,还是挂着疼惜的弧度。

    现在虽然是春天了,不过小雪夹着北风呼啸而过,还是那么冷。也难怪,顾念兮会受不了。毕竟,她来自江南,那个不曾有过风雪的地方。所以即便房间里开了暖气,她还是有些受不了。

    “是很冷,不过也不能连动一下都没有吧!”男人揉着女人的发丝,亲吻着。

    黑色的眼眸,微微闪动了一下。“要不兮兮,我们来玩游戏吧!”

    “什么游戏?都冷死了,还玩!”顾念兮不满。

    “这游戏玩了就会浑身热起来的!”男人的眼眸里,一闪而过的狡诈。

    不过,这样的光芒出现的时间极短。很快,便被男人那过深的眼色给掩藏了起来。以至于,顾念兮从头到尾都没有发现。

    “真的?那好吧!”这天气,冷的骨头都疼了!只要能让身子暖起来,顾念兮很心动。“老公,什么游戏?”

    这不,她圈着男人的脖子,主动的蹭了过去。

    “呵呵!”抱着怀中软呼呼的小身子,男人的嘴角倾尽了邪肆。

    这样的他,让顾念兮看的微微有些失了神。

    如果不是男人的嘴里,说出了那么邪恶的话语的话!

    “就玩剪刀石头布,谁输了谁脱!”

    “呃?”顾念兮没有想到,谈逸泽竟然会说出如此邪恶的话。

    输了就脱了?

    以她这段时间对谈逸泽的了解,只要按照他说的做,不管是他还是她赢了,倒霉的都是她顾念兮!

    “不行!”想到昨晚上那个男人才对自己作出那些邪恶的事情,顾念兮的小脸上便立刻红霞一片。

    当即,小脑袋摇晃的跟拨浪鼓没有区别!

    “可你刚刚答应了的!”谈逸泽没有放开女人的腰,看着她小脸上羞红一片,他当然不难猜测到这个女人的脑子里正在上演什么。

    这水到渠成的事情,是个男人都不可能放过!

    更何况,怀中女人又是如此的美丽迷人,连谈逸泽自控力如此好的男人,都差一点把持不住。

    “我……”顾念兮想要否定,但看到男人那双黑色的眼眸,立即打消了这样的念头。

    因为,她可以看到男人的眼眸如同一池见不到底的寒潭。无形间,他将她整个儿给笼罩了。那过分犀利的眸色,仿佛她若是此刻敢说出一个“不”字,他便会如同洪水猛兽似的,直接朝她飞扑过来。

    无奈,顾念兮只能妥协了。

    可心里,却第一百零一遍的怒骂:老痞子!

    光是看他的眼睛,她也能猜想到他在想些什么。

    可这个老痞子,非要披上华丽的外衣,什么玩游戏!还不就是披着人皮外衣的大灰狼,想要吃掉小兔子么?

    要是她打得过谈逸泽的话,早就跟他翻脸了!

    可没有办法,谁让她不是谈逸泽的对手?

    所以明知道这个男人想要做些什么,她还是不得不陪着。

    伴君如伴虎!

    说的,就是她顾念兮现在的境况。

    “那先说好了,谁脱到一件都不剩,就算是输了。输了就要接受惩罚!”男人来了兴致,扶着顾念兮坐了起来。

    “那……好吧!”其实这个时候,顾念兮来来往往的将自己身上的衣服数了个遍。然后又算了算谈逸泽的。今天天气虽然冷,不过换下制服的谈逸泽都是一套保暖套装,然后加个裤裤,也就三四件。自己里里外外加起来,还有七八件,是谈逸泽的两倍,也不至于输的那么惨吧!

    想到这,顾念兮的嘴角闪现一抹狡猾的弧度。

    这个时候,顾念兮不仅已经做好了赢了这个比赛的准备,甚至连惩罚都为谈逸泽想好了。

    只要谈逸泽输了的话,那她就让他今晚不能碰自己一根手指头!谁让最近这个男人每天晚上都啃她上瘾,不折腾的她昏睡过去不罢休?累的她每天早上起床,都浑身难受。

    打定了这个主意之后,女人应承了下来。

    却不知道,她嘴角的这抹笑,早已将她的思绪泄露殆尽。

    “那好,开始吧!”谈逸泽也跟着笑。

    小东西,竟然也懂得了狡猾!

    经过了半个钟头的紧张角逐

    “脱吧,我的小东西!”当谈逸泽说出这一句话的时候,顾念兮真的感觉自己的脑子麻麻的。

    本以为自己身上的衣服加起来是谈逸泽的两倍,要赢他还不容易?

    可现在她知道了,想要赢谈少,还真难!

    这不,当谈逸泽连续输掉了两局,还剩下一条小内内的时候,竟然乘胜追击,一直赢到她输掉身上最后一件小内内,他那条四角裤衩还光荣的挂着。

    看着他嘴角上的邪肆弧度,顾念兮感觉头皮发麻。

    “老公,这天怪冷的。你难道舍得你老婆这样冻着么?”顾念兮紧拽着自己最后一件可以遮拦身子的衣物,不肯松手。

    “这天是冷!不过脱掉之后,由你老公来给你暖暖身子,难道不是更好的选择?”

    邪恶的坏笑着,谈逸泽一步步的欺近她。

    “老公,今天人家很累了!”她当然看出谈逸泽眸子里的火苗。

    “很累?没关系,我帮你做个全身按摩就好了!再者,小东西我可没有说我要做什么事情,我只不过是想要帮你罢了!当然,如果你非要我作出点什么事情来的话,我也不会介意的!一定尽心尽力,包君满意!”

    他的笑容,如沐春风。仿若,他谈逸泽真的是无害!

    但顾念兮知道,这谈少其实就是一只披着人皮的大灰狼。曲解人意什么的,这个老痞子是最在行的!

    “老公,别这样看我,我会害怕的!”

    看着男人的眼眸,顾念兮怯怯的说着。

    “放心吧小东西,我不会打你的。我只会……疼你!”最后两个字落下的时候,男人一把将她拉到了身下,将最后一片布料从她身上扯落。

    顾念兮的身材,并不是瘦的皮包骨头的那一种,而是带着一些肉,紧绷紧绷的。让男人一看,就非常想要将她摁到身下的感觉。

    看着怀中的她那娇滴滴的样子,谈逸泽已经打算开吃了。

    却不想,卧室门处竟然传来了声响。

    “念兮,哥!爷爷喊我们下去吃饭!”是谈逸南的声音。

    他的声音,其实并不是那么大。但突然闯进床上两人的耳里,却变得有些过分的突兀。

    原本就一直想要逃窜的顾念兮,当即一逮到机会,便跳下了床,将衣服一件件的往身上套着。

    不下一会儿的功夫,女人身上已经是穿戴整齐。

    而卧室门那边,也消了声!

    但凭谈逸泽敏锐的直觉,他可以确定谈逸南其实还站在门外,没有离开!甚至,他的视线也一直盯着这扇门看,目光帜热得像是恨不得直接洞穿这扇门,看到里面正在进行的一切!

    而这样帜热的眼神,让谈逸泽不得不怀疑,刚刚谈逸南是不是故意打断他们的!

    “老公,快穿衣服,爷爷正在等着我们呢!”

    顾念兮穿好了衣服之后,赶紧又来到谈逸泽的身边,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如此的神情,仿若她刚刚并没有做什么亏心事似的。

    谈少到手的肥肉,吃不到嘴里,非常的窝火。

    而站在自己身侧,那只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小狐狸,更让自己很烧心。而门外的那男人,更让自己觉得很恼火。

    气愤之余,谈逸泽还是穿上了衣服,带着顾念兮出了房门。

    而门口处站着的那抹高大身影,也证实着男人刚刚猜测的正确性。

    “你们……出来了?我们一起下去吧!”

    见到谈逸泽和顾念兮如此快速的出来,想必他们刚刚也没有发生什么事情。有些尴尬之余,谈逸南还是觉得很高兴。

    看着站在他们面前男子喜上眉梢的笑意,谈逸泽的眼眸在一瞬间突然黯淡了许多。

    看来,谈逸南似乎还没有死心,在谈建天已经开始张罗他和霍思雨婚事的这段时间。

    这样的话,那他谈逸泽是不是该作出点什么事情来?

    想着,谈逸泽的嘴角在别人看不到的阴影中,突然勾出一抹犀利的弧度。

    “老公,我们快走吧!”谈逸南在说完刚刚那番话之后,已经先他们一步走了。而顾念兮也拉着他,准备跟上去。

    可就在这个时候,谈逸泽却突然顿住了脚步。

    侧过身子,他突然拉住了顾念兮的手,将她拉进了自己的怀中。

    “老公?”顾念兮有些不解,男人突如其来的举动究竟何意。

    而谈逸泽接下来说出口的话,更让顾念兮有些摸不着头脑。

    将顾念兮搂进了自己的怀中,他将自己的唇放到了顾念兮的耳背上之时,男人勾唇道:“老婆,你刚刚的表现我很满意!”

    明明看似咬耳朵的动作,声音却有些过分的大。以至于,这声音清楚的能够传进走在他们前面的谈逸南的耳朵里。

    不然,这男人的步伐,为什么会僵住了?

    而他垂放着的大掌,更在此刻紧握成拳,像是极力的隐忍着什么?

    侧过身子,谈逸泽在看到谈逸南如此明显的失措表现之后,他又是一记勾唇,吻了顾念兮的额头。随意的拨开顾念兮散落在脸颊上的发丝之后,男人又道:“好了,我们下去吧!”

    说完这话,他的大掌又放到她的腰身上,让她清楚的感觉到他身上的燥热。

    这回,顾念兮总算是明白了这个男人到底在做些什么。

    他正用这样的举动,在告诫谈逸南不要靠近自己!

    关于这一点,其实顾念兮还是非常赞同谈逸泽的做法的!

    毕竟现在她已经放下了她和谈逸南的那段过去。若是放任谈逸南的眼神老是追着她不放的话,将来肯定要落人口舌!

    可谈逸泽做的这些,又让顾念兮懊恼。明明他们刚刚,真的什么事情都没有做,可在这男人如此举动之下,却又像是什么都做了一样!

    惹得,顾念兮的小脸一阵羞红。

    一直到了餐桌上,还未能完全褪去。

    而且,即便吃着饭,顾念兮也能察觉到谈少因为今天下午没有办成的事情非常的不爽。不然,他为毛吃着吃着,一只手就钻到了桌子下,掐了掐自己的腿呢?

    对此番猥琐的行为,顾念兮表示自己非常的不屑。于是乎,她狠狠的瞪了谈少一眼。

    却不想,谈少却非常邪恶的瞪了回去:小东西,这事情没完!今晚上,看我怎么收拾你!

    对于谈少在桌子下进行的一切,顾念兮只能暗骂:老痞子!

    男人回了她一眼:就痞子,怎样,咬我啊?其实,我非常乐意!

    看着这偶尔会有些犯糊涂的谈少,顾念兮只能咬碎一口钢牙,也说不出一个字。

    果然,她的老公真是不寻常。

    俊逸不凡的外表下,还有一个如此猥琐的内心!

    这一晚上,注定是个激情澎湃的夜晚。

    下午没有如愿以偿的谈少,自然在吃完了晚饭之后,连拖带拽的将顾念兮拉到了床上狠狠的啃食了几遍。

    一直到顾念兮累的有些虚脱之时,男人这才放开了顾念兮,转身到了这个房间里的书桌上,开始整理一些重要的东西。

    其实,不是他不留恋那个暖乎乎的被窝,不想念那软乎乎的身子。而是他害怕自己这会儿再度钻进去的话,恐怕又免不得将他的小东西再狠狠的吃掉。

    他的小东西似乎已经累坏了,他一停下来她就睡着了,连他离开了都不知道。

    看着被窝里那团小小的小身子,有说不出的感觉,从谈逸泽的心里溢出。

    正巧,这个时候顾念兮放在书桌上的手机响了,是短信铃声。

    本来,谈逸泽不打算窥探别人的隐私的。

    但在看到短信上显示着“妈妈”二字的时候,谈逸泽发现自己的手指竟然不由自主的按了下去。

    而这期间,他一直和自己说,这不是他谈逸泽小气,也不是他谈逸泽霸道。而是,他真的很在乎他的小东西……

    短信上,只有简短的字,却是说不清的温情:宝贝,这段时间好吗?你爸爸下个星期就要到A城去了,妈妈一定尽力说服他,一起过去看你。不要担心,家里一切都好,最重要的还是好好照顾你自己。

    看着这短信,谈逸泽的嘴角勾起意味不明的弧度。

    看来,他的岳父岳母果然要来了!

    这天,霍思雨一个人游走在A城的大街上,到处逛着当季最新款的衣物。她的脚上,踩着十几公分的高跟鞋。身上一身包臀裙,搭配一件皮裤。外面,只罩了一件当季最新款的羽绒服。时髦的打扮之下,那一张脸自然也涂满了这个季度最为流行的色彩。

    眼窝,自然是大地色系的眼影。唇彩是芭比粉,让她看起来比实际要年轻上几岁。

    其实,这样一身装扮,在这样地上还有些许融化了的雪水的天气下,是非常容易打滑的。

    若是以前,舒落心见到她这一身装扮的话,绝对会被吓到。更会无休无止的纠缠着她,说着各种各样的理由哄着她,将这样的衣服换下来。

    只不过,自从前几天舒落心知道她霍思雨并不是什么州长千金之后,她对她的态度就发生三百六十度的大转变。

    再加上,谈建天竟然不顾舒落心的反对,亲自操办起了她霍思雨和谈逸南的婚事之后,舒落心对她更是有各种各样的不满。

    她都恨不得将她霍思雨送到医院将孩子拿掉,又怎么可能会在意她穿什么样的衣服,在意她肚子里的“孩子”的死活?

    估计,舒落心是巴不得她霍思雨发生意外,最好连孩子都没有了!

    只不过这样也好。

    提前和舒落心撕破了脸皮,她霍思雨也不用在谈家处处都受她的气,听她的念叨了。

    像是这样,一个人打扮的花枝招展,在外面逛街,多自由自在?

    “嘟嘟嘟……”就在霍思雨看中某一个橱柜里模特衣架上的一件白色皮草,正准备进了店里试穿看看效果怎么样的时候,她的手机响了起来。

    是谈逸南的来电!

    看着频幕上跳动的名字,霍思雨的心里却是止不住的开心。

    自从她和他的订婚宴之后,这个男人已经很少主动打电话给自己了。

    所以此刻他的来电,让她欣喜异常。就算谈逸南对她的态度再不好,他也还是她霍思雨当初选定的男人。

    虽然明知道他的心里只记挂着一个顾念兮,但霍思雨却还是对他莫名的抱着希望。

    希望男人能够回头,希望他能重新执起自己的手,走过下半生。

    “南,今天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接通电话的时候,她的嘴角不自觉勾起了弧度。

    贴着厚厚的假睫毛的眸子,也带着希冀。

    “思雨,我今天公司的事情已经全部忙完了。发现,还有点时间,要不我们在外面见个面吧!顺便,吃点好吃的东西!”

    谈逸南的声音,如同夏季吹过稻田的微风。也轻轻的,扣着着霍思雨的心弦!

    好久……

    真的已经记不清,这个男人到底有多久了,没有像现在这般温柔的对自己说过一句话了。

    鼻尖,莫名的酸涩涌动着,霍思雨带着鼻音,开了口:“南,你有什么事情吗?”

    不要怪她,戒心这么重!

    毕竟,当她的身份被揭穿的时候,表现的最为冷漠,也是最伤自己的心的,便是谈逸南。

    而今天,他突现的温情,真的让霍思雨有些不适应。

    “能有什么事情,难道我想见见你,也需要理由不成?”电话里的男子,听着她的戒备,传来了阵阵爽朗的笑声。

    这声音,让电话这端的女人一时间有些迷乱。

    如此的笑声,竟然让她回忆起了顾念兮还没有到这座城市前,她和谈逸南的生活。

    那个时候,他们也能像现在相处的如此温馨。偶尔,谈逸南也会像现在这样,提前下班约她出去,到处逛逛,然后吃饭,再接着开房……

    只是,这样的温情有多久了,不曾上演?

    如今,听着谈逸南再度对着自己这样笑,让霍思雨不禁有些恍惚。恍惚的又回到了从前,恍惚的觉得他们之间还记得彼此的好……

    “你,现在在什么地方,我过去接你!”见霍思雨一直都没有回答,谈逸南又开了口。

    这个男人的确是老手,老练到了单单只是用控制自己音调的高低,便能恰到好处的凸显出他的柔情。

    那恰到好处的柔情,能够轻易的让一个女人动容。

    而霍思雨,便是其中之一。

    他骤现的柔情,却让她再一次不自觉的卸下了心防。霍思雨轻启薄唇:“我在时装街。”

    “好,在那里等我二十分钟,我马上就过来!”听霍思雨的回应,电话这端的男人收了线。

    而一听到男人要赶过来,霍思雨连忙补了个妆,让自己看起来状态好点的同时,还不忘记在附近一家服饰店,挑选了一件粉色的长裙,以及一双平跟鞋。经过一番折腾之后,霍思雨满意的看着镜子里映照出来的这个甜美的自己。

    在等待谈逸南的到来的期间,女人也不时的拿出随身携带的小镜子,看看自己刚刚重新画好的淡妆有没有花掉。

    其实,哪怕谈逸南有一点真心的对待她,霍思雨都甘愿为他收心,做一个好女人。

    只可惜,当霍思雨努力的装扮出自己最为柔情可爱的一面,希望能让那个男人看到自己状态好的一面之时,同个时段坐在某个办公室大楼上的男子,却是敛起了嘴角的弧度。那双黑色的眼眸,平淡的出奇。仿若,未曾有过一丝笑意……

    俺会告诉你们,霍小三的虐情还没有结束么?

    不过貌似俺最近三个伏笔都没有人发现,难道是深了?嗷嗷嗷~遁走,码字去
(快捷键 ←) 上一章 加书架 目录 投推荐 下一章 (快捷键 →)

推荐:青春荷尔蒙 分手妻约 超级学生 拽丫头惹上酷总裁 很纯很萌哒 我的漂亮同桌 老子是富二代 女王凯旋 匹夫无罪 情深如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