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 都市言情 > 闪婚,谈少的甜妻
闪婚,谈少的甜妻 / 律儿

第六十八章 老公,你不能打我

    章节名:第六十八章 老公,你不能打我

    “霍叔叔,你怎么……”看到那走进大门的人,一身笔挺西装,有着和父亲一样和蔼可亲的脸,顾念兮一时间还回不过神来。

    而显然,那来人也没有预料到在这个地方遇到顾念兮,当下也有些微愣。

    “霍州长是我邀请到家里来做客的。”倒是站在他们身侧的男人,先行开的口。

    谈逸泽说完这话,便安静的处在那里。一手插在口袋里,一手自然的环过顾念兮的腰。绿色制服下的英姿,却是丝毫没有减少。

    “我刚刚受到谈少的邀请,只是兮丫头,你怎么也在这里?”霍启东好不容易缓过神来,也开了口。

    说这话的时候,他的视线落在谈逸泽环住顾念兮的那只手上。一瞬间,他好像明白了什么。

    “难道,兮丫头你嫁的人是谈少?”问出这话的时候,霍启东的眉心微皱。像是,准备探寻着什么。又像是,努力的在思考着什么。

    经过这几天的相处,霍启东发现谈少其实人不错,为人坦荡荡的,是个值得托付终身的人,也会是所有老丈人心目中的标准女婿形象。

    而霍启东就是想不明白,若是顾念兮要嫁的人是谈逸泽的话,那为什么州长顾印泯却不同意呢?以霍启东对顾印泯的了解,他并不是什么胡搅蛮缠之人。

    难道这当中,还另有隐情?

    “是的,霍州长。这就是我的妻子,顾念兮。不过我倒是听惊讶的,您竟然和兮兮认识!”谈逸泽虽然嘴上是这么说的,但脸上却是一点震惊的神色都没有。

    特别是那双黑色瞳仁里,那过分幽深的眸光让人不禁怀疑,这个男人其实早已预料到些什么。连今天这次见面,也极有可能是他刻意安排好的!

    “原来谈少是兮丫头的丈夫,难怪第一眼看上去就非常有眼缘。”霍启东看了谈逸泽一眼,在短暂的震惊之后,男人也恢复了之前那副永远带笑的神情。“兮丫头可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我比她亲叔叔还要亲!”

    “那还要谢谢霍州长对我们兮兮的照顾!”谈逸泽依旧是如沐春风的笑,这样的神情是在顾念兮面前特有的。却让,站在他们面前的霍启东看的有些微愣。因为通过这几天的相处,他当然发现谈逸泽并不是他表面上看上去的好脾气。特别是面对工作上的事情,这个男人的手段也是一般人能及的。

    本以为,这样的男人在生活上也会是那是雷霆作风。却不想,当他在面对顾念兮的时候,竟然也会流露出如此一面。看样子,他们的感情真的不错。

    若是顾州长看到的话,估计也会放心将女儿交到谈逸泽的手上。

    “兮兮,小泽不是回来了吗?你怎么还不和他来吃饭?”就在这个时候,谈老爷子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

    片刻之后,还有脚步声伴随其中。

    “爷爷,我带了位客人回家吃饭!”谈逸泽转身,正好看到谈老爷子走了过来。

    “什么客人?”

    “是D市的霍州长。”说这话的时候,谈逸泽的嘴角上是一闪而过的狡诈。不过这抹笑容很快,便被他压住,掩藏起来。所以并没有任何人,察觉到他的这抹笑,自然他现在所计划着什么,也没有什么人察觉到。

    “原来是D市霍州长。幸会幸会!”谈老爷子也是见过大世面的,简单的问好之后,很快便招呼着霍启东,和他们一起走向餐桌。

    而此时,正坐在餐桌上计划着自己接下来想要进行的某个计划的霍思雨并没有察觉到,何等的腥风血雨正在等待着她。

    而坐在身侧的舒落心,则不满谈老爷子还要亲自出去迎接谈逸泽,还有他请来的客人而闷声怪嗲着:“什么人来了,还这么大吵大闹的!”

    但这样的声响,只在谈老爷子带着来人走到餐桌前的时候,戛然而止。

    来人虽然只是一身简单的西服,脸上也带着浅笑,但从他自然流露出来的威慑力,舒落心便知道这人并不是一般人物。

    而霍思雨则在看到来人的时候,直接吃惊到站了起来。盯着来人,一时间也说不出话来!

    “这位是……”倒是谈建天见到来人,先站了起来,开了口。

    “这是D市的霍州长!这几天到我们这城市来参加大型活动,今天我就顺便将他带回家一起用餐了!”谈逸泽说这话的时候,他的声音依旧很轻。怎么听,怎么舒服,就像是夏季拂过稻田的微风一样,沁人心脾!

    但霍思雨知道,谈逸泽是在对付自己!

    不然,为什么此刻男人的眉头,会朝她高高的挑起?

    “霍州长?这……”舒落心也没有想到,自己心心念念盼望的人儿,竟然会突现在家里。

    当下,她也连忙的站了起来,打算开始热情的迎接。

    只是,当舒落心站起来的时候才发现,这情况似乎有些怪异!

    对,真的很怪异!

    霍思雨不是说她是霍州长的千金么?

    怎么女儿和父亲见面,却也来连招呼都不打一声?

    再者,霍州长为什么在看到霍思雨的时候,眼神那么淡?淡到,好像就是遇到了一个陌生人那么简单!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有没有人,来告诉她?

    越想下去,舒落心越是不解。

    难道说,霍思雨其实和霍副州长,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可会是谁借了霍思雨那么大的胆子,说出这些的?如果这一切都是假的话,那霍思雨凭什么在别人的面前趾高气昂的?再者,她舒落心盼望着她霍思雨能够拼接娘家人的身份,帮谈逸南将整个谈家的财产都拿下,岂不是……

    越想下去,舒落心发现有越来越多的疑问,开始涌上自己的心头。而她的身体,也因为这些疑问而变冷。

    因为,心里其实已经有个答案,开始浮现。

    只不过,女人却还是不甘愿接受这个事实!她扯了扯自己已经变得僵硬的嘴角,看向霍思雨问道:“思雨,这……”

    如果舒落心此刻能看到镜子里的那个自己的话,会发现其实此刻她脸上的笑容比哭还要难看。

    “舒姨,我早就告诉过您,有些东西耳朵听到的不一定是真的!今天家里有客人,有什么话您还是等一会儿再说吧!”就在舒落心即将问出些什么的时候,谈逸泽开了口,打断了女人想要出口的话。

    谈逸泽的这番话很轻,却让餐桌上的其他几个人顿时领悟到了什么。

    特别是谈逸南,转身看向霍思雨的时候,黑色的眼眸已经开始酝酿出另一场腥风血雨。

    至于舒落心,虽然很不服气谈逸泽这样云淡风轻的感觉,但不得不承认,他的这番话让她的理智暂时回归了一切,也恰到好处的提醒了她,不要因为这样的女人,而失了谈家整家人的面子。

    慢步转身,舒落心朝着楼上走去。

    步伐,有些轻飘飘的。经过刚刚那一阵打击之后,舒落心感觉自己全身的力气都像是被抽空了一样。

    那是她费尽千辛万苦所经营的一切,本以为自己已经替谈逸南找了个好媳妇,本以为能靠着霍思雨帮小南夺下整个谈家的财产。可现在却突然告诉她,她所做的一切都是白费的!

    这叫她,如何承受的住?

    揉着额头,让自己的脑子不是那么晕眩,舒落心走到了楼梯口之后,冷冷的开口道:“霍思雨,你现在跟我上楼!”

    这口气,她咽不下去!

    现在要是不说出来的话,她怕自己会因此而丧命!

    说完这话,舒落心大步朝着楼上走了。

    “思雨,你妈喊你过去!”见舒落心的态度如此坚决,而当着霍副州长的面子,谈建天也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出来!唯一他能做的,便是先给霍思雨找个台阶下。

    “好的,爸我这就上楼去找妈!”霍思雨的嘴上虽然这么说,但迟疑的步伐却让人明显的察觉到,其实她非常害怕上去和舒落心正面相对!

    其实霍思雨一直都知道,舒落心唯一看上自己的便是这“州长千金”的身份。

    如今,被全部揭穿出来,这婚事恐怕也……

    可她不甘!

    这是她费尽心思,经营了整整两年的一切,难道真的要如此收场?

    只是,在那么多人的注视下,她就算再不情愿,也不得不朝着楼上走去。

    而谈建天在看到霍思雨消失在楼道的身影之后,又想起了什么,转身对震惊过后,却像是松了一口气的谈逸南道:“小南,你先上去看看你妈,什么事情都先劝着点!”

    谈建天知道舒落心的脾气,虽然也很气愤霍思雨竟然撒下了如此的瞒天大谎,但毕竟她还怀着孩子,他还是有些担心舒落心一气之下会作出一些得理不饶人的事情来。

    “好的爸爸,我先上楼去!”谈逸南起身,对着霍副州长欠身一点头之后,便紧接着也走了。只不过,在得知了这一切之后,这个男人的脸上除去最开始的震惊之外,别无其他。似乎他真的一点都没有因为霍思雨的欺瞒而生气似的。

    至于谈建天和谈老爷子,则在楼下招呼着远道而来的霍副州长。

    而餐桌上,霍副州长对顾念兮不时流露出来类似于父女的溺爱,还有不时的称赞,也让谈家二老对顾念兮刮目相看。

    但舒落心这会儿正在楼上,自然对楼下现在所发生的事情一概不知。

    一直到霍副州长用完餐回去,舒落心还有霍思雨,以及谈逸南三人都没有下楼来。

    送走了霍副州长的谈建天,不免得有些担忧。随即,他也朝着楼上走去。谈老爷子则坐在大厅里,低头沉思着什么。至于谈逸泽,他的表情从始至终都是那么的淡,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似的。而顾念兮除去最开始的不安之外,现在一切都还好。毕竟这一切,都是霍思雨咎由自取,怨不了别人!

    只是,很快的楼下的三个人,也听到了楼上传来摔东西的声音。

    噼里啪啦的声响,在这个大房子里回荡着。

    之后,谈建天的声音从楼上传来:“小泽,你和兮兮上来一趟,帮我劝一下你们舒姨!”

    听到谈建天的话,谈逸泽和顾念兮对视了一会儿,他便伸出了手拉着顾念兮走了上去。

    到了霍思雨和谈逸南房间的时候,里面正在上演的一幕,连谈逸泽的黑眸里都浮现了些许的惊讶。

    因为,此刻正在他们面前上演的,就是这样一幕

    本来刘嫂每天都收拾的干干净净整整齐齐的房间里,此刻已经遍布了瓷器碎片。那些,都是曾经舒落心花了高价钱,买来给他们装扮房子的,为的就是增加一些情调。

    只可惜,如今他们的关系,就像是这散落了一地的玻璃碎屑,再也拼凑不回来。

    而霍思雨的发丝,此刻也被舒落心扯在手心里,狠狠的拉扯着!因为疼痛,她的脸部表情已经变得狰狞。

    她不断的喊着:“妈,我知道错了,原谅我好不好?”

    “妈,不要这样,我真的知道错了!”

    “妈,求求你饶了我吧……”

    一声,又一声的哀求,显得那么空洞,又是那么的无力。加上女人的垂泣声,一切显得又是那么的凄凉无助。

    只可惜,这样的哀求声舒落心就像是没有听到似的。即便谈建天已经努力的劝解着,她的手一直紧紧的抓着霍思雨的头发,那狰狞的表情像是今天要是不把霍思雨的头发给揪出来,她就誓不罢休似的。

    “不要脸的女人,不要叫我妈!你根本就不配,你到底是从哪里来的都不知道,还敢说你是霍副州长的千金?”

    “要不是今天霍副州长到咱们家来,还不知道要被你隐瞒多久!恶心的女人,怪不得以前只要提到要见你家的父母,你总是用各种借口推辞!刚开始还以为你有什么苦衷,原来你竟然给我玩花样!”

    “你这该死的biao子,我今天要不好好的教训你,我就不姓舒!”

    面部狰狞,一声又一声狠毒的咒骂着的女人,实在让人难以联想到,这是平日里在别人面前仪态万千的谈家太太!

    “落心,有什么话咱松了手再说,别忘了她的肚子里还有小南的骨肉!”谈建天虽然愤怒,但理智还有。

    “放过她?满口谎言的女人,你真的想让她嫁进谈家不成?我不答应,坚决不答应。趁着今天,我把她肚子里的小杂种也给解决了好,省得将来贻害万年,弄得我的小南不得安生!”

    不管是谁劝阻着,舒落心揪着霍思雨的头发,就是不肯松手。还不是的将巴掌狠狠的抽打在霍思雨的脸上。

    很快的,霍思雨那张本来还算是精致的小脸,也红肿了起来。有些地方,甚至还被舒落心那尖锐的指甲给划破了。若不是听得出她的声音的话,顾念兮还真的辨认不出,眼前这个苦苦哀求着,还是被揪着头发打的女人,会是以前那个在自己面前趾高气昂的霍思雨。

    “妈,不要这样好不好?这孩子起码也是您的孙子,您不可以这样做?”霍思雨庆幸的是,她还没有将肚子里的这个“麻烦”给摆脱掉。这会儿,没准还是她的救命稻草。

    “南,你帮我跟妈求求情好不好?这孩子怎么说也是你的骨肉,而我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你!”霍思雨哀求着舒落心不下一百遍了,当然知道这个女人已经抱定了今天要把自己打死在这里的决心了。没有办法,她只能忍着头上传来的剧痛,抓着谈逸南的裤腿哀求着。

    其实,她对谈逸南并没有抱多大的希望。

    毕竟从刚刚舒落心对自己下狠手的时候,这个男人一直都站在旁边,冷眼旁观着她的被打,她的哭喊。连一句求情的话,都没有为她说过!

    她的脸,都已经被舒落心抽得火辣辣的痛着,耳朵也被扇的有些听不清。

    可这个男人,却还是不为所动。

    这让霍思雨不免得怀疑,这个男人根本就是在纵容自己的母亲对自己下狠手!更希望,她腹中的“孩子”因此而丧命。然后,他便解脱了!

    也许,真是这样的吧!

    不然,她为什么能够从这个男人的眼眸中读到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妈,先收手吧!”只是,本在男人的沉默中,快要放弃期待的时候,却听到了男人开了口。而这一句话,也让原本彻底的失望的女人,眼眸中再度闪现些许期待。

    他,为她求情了!

    这,是不是也就意味着,这个男人其实并不是那么的讨厌她,并不是像表面上看到的那么的不在乎她和“孩子”的生死?

    “小南,难道你还想要为这个女人求情不成?难道她欺骗你的那些,你打算就这样算了?还有,你知不知道她撒下的谎,有多么的严重?上一次的订婚宴,我都已经跟所有的亲朋好友说,你要娶的人是州长千金。可现在,竟然发现这一切都只是这个女人撒的谎,你让我和亲友们怎么交代?你让我的脸往哪个地方摆?”

    舒落心见谈逸南还在为她求情,又是一阵歇斯底里。然后,又狠狠的抽了霍思雨两巴掌。

    “妈,就让我和她说两句话就行,你先松手吧!”对于霍思雨再度被抽巴掌,男人只是冷冷的扫过她一眼。

    “天哪,我这是造的什么孽!为什么要让我谈家摊上这样的女人,真是家门不幸,家门不幸……”因为谈逸南的坚持,舒落心最终只能松了手。只不过,因为过度的激动,此刻的她已经有些虚脱了,被谈建天搀扶着离开了。

    当下,这个房间里只剩下谈逸泽和顾念兮,以及被打的满脸挑花开的霍思雨,还有冷眼看着她的谈逸南。

    顾念兮本想着离开的,但被谈逸泽拉了回来。

    那一双黑色的眼眸,似乎在告诉她,这里还有好戏看似的!

    “南,我不是真的想要撒谎的!我只是很爱你,很想要嫁给你,才会不知不觉的撒了谎。南,你就原谅我这么一次,好不好?”

    终于舒落心收了手,可霍思雨发现自己的头发都不知已经被老女人拽走了几把。当下,她的头皮还是疼得发麻。

    可看着面前的谈逸南,她连滚带爬的来到了男人的身边,抱着他的腿。

    其实,霍思雨知道谈逸南并不爱自己,这样的男人就算嫁给了他,今后还是得不到幸福的。

    可能怎么办?

    她的戏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她霍思雨也将她所有的一切都赌上了。难道,还要她就此收手不成?

    不……

    她不可能就此松手的!

    “南,我是不是州长千金,真的有那么的重要吗?我的肚子里还有你的宝宝,我们的婚礼这个月就要举行了。再过几个月,你就要当爸爸了……”

    霍思雨抱紧了男人的腿,企图用这些话,劝动这个男人。

    只是,不管霍思雨怎么说,男人的表情一如既往的冷漠。

    失望,快要将她淹没。而站在岸上的这个他,却冷冷的看着她,不肯出手相救。

    而最让霍思雨绝望的是,在她的苦苦哀求声中,男人一点点的抽离了自己的腿,远离了她。那嫌恶的表情,狠狠的刺痛了她的心。

    “南?”她震惊的看着这个男人。

    这个,让她赔上了自己的青春,赌上了一切的男人!

    “霍思雨,你所撒下的谎,我可以既往不咎。但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他退离了一步,冷冷的看着她的彷徨,她的无助。

    其实,他从一开始便爱的不是霍思雨。只不过因为顾念兮的矜持,让精力旺sheng的他找不到发泄的出口。所以,他才会一步错步步错!

    若不是母亲老因为她的千金身份,压着他,逼他娶了她。他谈逸南没准已经从谈逸泽的手上,夺回了自己的所爱。

    也就不用导致到现在,他每天都要看着心爱的女人靠在别人怀中的刺眼画面。

    想着这些,谈逸南觉得这一切的错误都该结束了。霍思雨该回到她原本的生活轨道上,而他谈逸南,也该回到原有的生活……

    想着这些的时候,他的视线落在了此刻被谈逸泽搂在怀中的顾念兮的身上。

    “南,什么条件你说!”只要不是原则性的问题,她霍思雨都可以答应,只要他还让她继续留在谈家,让她成为谈家的少奶奶。

    “把孩子打掉,取消我们的订婚!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从此互不相干!”

    霍思雨真的没有想到,谈逸南会如此狠绝!竟然,会提出这样的要求,连“孩子”,都算计在其中。

    “不……我不会打掉我们的孩子。他已经三个多月了,有了心跳!难道,你真舍得?”

    她用着看待陌生人的眼神,看着头顶上的男人。

    “我是绝对不会答应的!你换别的条件,或许我还会答应你。”

    只有留下这个“孩子”,她才有可能继续留在谈家。

    “除了这个条件,我没有其他的。如果你不同意的话,我也会有办法让你同意的。所以,见好就收吧霍思雨,趁着我还有点心情,现在跟我去一趟医院!要是磨到我一点心情都没有的话,那你就休怪我的无情。”

    看着不远处心爱的女人靠在别人的臂弯中,谈逸南已经失掉了全部的耐性。

    “谈逸南,你还是不是人?虎毒不食子,你竟然连自己的孩子都要处理掉?”这一次,霍思雨才发现自己真正的看清了谈逸南这个人。这么的冷血,这么的无情!

    而她,当初真的不知道瞎了哪只眼睛,才会看上他,才会为了他赌上了自己的全部!

    可没有办法,谁让她是现在是弱势的一方?若是真让谈逸南这么做的话,那她的豪门梦岂不是真的要破灭了?

    想到这,霍思雨再度苦苦的哀求:“南,别这么对我好吗?人家都说,一日夫妻百日恩。虽然我们还没有完成婚礼,但我们不仅有夫妻之实,连孩子都有了。求你,不要这么对我,不要这么对孩子,好不好?”

    “霍思雨,别那么死乞白赖了。你这样的儿媳妇,我可要不起。所以,小南的决定我赞成!现在,你收拾一下你的行李,等明天我陪你去一趟医院,把孩子给拿掉,你就可以离开了!至于订婚,你要是能当成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话,我还能给你一笔钱,让你可以去做点小生意什么的!”

    就在霍思雨苦苦的哀求着谈逸南,企图打动男人的时候,原本被谈建天搀扶着离开的舒落心,不知何时又回到了这个房间。

    此刻的她,站在门口对谈逸南的决定连连称赞。

    她舒落心的儿媳妇,必定要有一个好的背景。这样的儿媳妇,才能和谈逸南匹配,才能帮他稳住谈家的所有家产。

    以前她之所以在霍思雨面前放低姿态,还不是因为她的身份?如今,舒落心知道她什么都不是,她才不会多看她一眼。

    至于孙子,这个世界上会怀上的,又不是只有她霍思雨一个人!

    “好了小南,现在事情也处理的差不多了,我们先回去休息。等明天,再将这个满口谎言的女人给送走好了!”说着,舒落心拉着谈逸南离开了。

    临走之前,谈逸南还别有意味的看了顾念兮一眼。

    至于霍思雨,他从知道她并不算是什么州长千金之后,就连正眼都没有给过她一个。

    而谈逸泽也觉得戏差不多看完了,便拉了拉顾念兮的手,示意她也跟着离开。

    “顾念兮,把我搞的这么悲惨,你得意了吧?”在谈逸泽的脚迈出了这个房间,而顾念兮还没有来得及走之前,霍思雨阴冷的声音,从她的背后传来。

    其实,在这之前,顾念兮还是有那么一点点的同情霍思雨遭到的非人待遇的。同情她,摊上了舒落心母子那样心肠歹毒,竟然连亲孙子都能不要的人。可在霍思雨又一番挑衅的话之后,顾念兮又觉得,自己的同情心其实用不对地方!

    “其实,也就一般般吧!”顾念兮如同小鹿一般的大眼睛,转了转之后,回答了她这么一句。

    一般般的,得意!

    这话,又让霍思雨气的吐血。

    “我们都来自一个城市,你有必要把我逼到没有办法活下去的地步吗?”

    “同是本根生相煎何太急,原来这话,霍小姐也懂?可为什么当初你将我逼到绝境,三番两次的陷害我栽赃我的时候,就想不起来呢?”

    她顾念兮可不是圣母!

    在三番两次的任由她霍思雨捏扁掐圆了,还做到能原谅,能饶恕?

    不可能!

    她最多也就是在别人抽打她的时候,不上前凑两脚。或者,不添油加醋,就算仁慈了!

    “至于活不活的下去,霍小姐应该知道,人要真是活到了不要脸的地步,怎么也能活下去的!”冷哼完这一声之后,顾念兮跟随谈逸泽的脚步离开了。

    而霍思雨也气的狠狠的将桌子上放置的那一些都扫到了地上!

    竟然在她如此悲惨的境地下,还有心情奚落她霍思雨不要脸!

    这该死的顾念兮!

    “老公,你为什么会将霍叔叔给带回家?”从霍思雨的房间离开之后,顾念兮跟着男人回到了他们的卧室。

    见男人脱下了外套,躺在床上。顾念兮赶紧也跟了上去。

    当然的,她的小手还是喜欢放在谈逸泽的脖子上。

    因为那里,有着她最爱的温度。

    “我看他没地方去,就将他带回来了!”男人顺势将顾念兮带着一并躺倒了床上去。让她靠在自己的肩膀上,然后玩着她那头柔软的发丝。

    “我不相信!”霍副州长会没有地方去?

    顾念兮猜测,这个男人绝对是故意的。而且,他一定早知道,霍思雨的假千金身份!

    “不相信也得相信!”男人不理会她的话,蹭着她的额头亲了一口。

    “那你……你其实早就知道,她的事情了?”会不会,也知道了我的事情?

    其实,她很想问出口的。

    但憋见男人那双过分深邃的黑眸,她消了声。

    因为,她很怕隐瞒谈逸泽的后果,是自己承担不起的。

    虽然她和谈逸泽的相处,只有短短的几个月。可她发现,自己似乎开始依赖上这个男人了。而且,每一次窝在男人怀中的时候,她就觉得异常安心。

    可如果,因为说出实情,这男人将给她所有的温柔都收回去的话,顾念兮害怕自己会受不了……

    “小东西,别想太多。安安分分的呆在我的身边,别给我拈花惹草的就行!”似乎他早已看穿了她的心思,在女人皱着眉头的时候,他又是一记温柔的吻落下。

    “我哪有拈花惹草的?”因为谈逸泽的吻很温柔,温柔的让顾念兮沉其中,忘记了刚刚想要问的东西。

    “还说你没有?别忘记,今天吃饭的时候有人可是看了你发呆足足半个钟头的时间!”男人微眯起双眸,手掐着顾念兮的腰身,提醒着她某些事实。

    被谈逸泽这么一提醒,顾念兮也记得了,今天谈逸南吃早餐的时候就瞪着自己看,午餐的时候也是这样。若不是被霍副州长的到来打断,估计还不止这三十分钟!但没想到,这个男人会是如此的在意!

    “可那又不是人家要他看我的!”这是事实,毋庸置疑。

    “拈花惹草,还给我有理了是吧?三天不打,上房揭瓦!”其实谈逸泽也知道,谈逸南的想法不是顾念兮左右得了的。可他就是不喜欢,谈逸南每一次看着她那赤果的眼神!

    “老公,你不能打我!”见男人的眼神在一瞬间变幻,顾念兮慌了。

    “小东西,我不打你!不过我会用另一种方式,让你记住的!”他邪恶的朝着她笑,而后他的唇也贴了上来,吻住了她的。一直到他的掌心探进了她的衣物里,邪恶的玩着某些东西的时候,顾念兮才知道,他口中的“另一种方式”指的是什么!

    这个老痞子,就知道欺负她!不过,她好像也喜欢上,他这有点坏坏的感觉了。

    于是,这个下午放了假的谈逸泽,却在床上忙的不亦乐乎……

    原本以为,这霍思雨的事情到此已经算是一个段落。舒落心母子,也不可能做的那么狠绝。毕竟,霍思雨肚子里的那个孩子,还流着和他们一样的血。

    但谁也没有想到,第二天在吃早餐的时候,一见到下楼来的霍思雨,舒落心便放下了碗筷,吩咐道:“快点吃,吃完了我们就可以出发了!”

    舒落心没有直接将话给挑明了,只是隐隐的暗示着霍思雨,接下来要做的事情。

    因为,她知道不管是谈建天还是谈老爷子,他们都不会答应这个决定的!

    “妈,您别这样好吗?我真的已经知道错了,放过我一次,不行吗?”

    霍思雨其实也以为,昨天晚上过的很平静,连谈逸南都还回房睡觉了。除了没有和她说过一句话之外,这个男人的神色看起来也和平常没有什么区别。她便开始以为,那些话不过是他们母子气头上说出来的。

    这个世界上,不可能真的有会逼着将自己孩子打掉的人吧?

    可没有想到,今早起来的时候,舒落心还是再度提起。

    看来,他们的话并不只是在气头上。而是,他们真的打算将她肚子里的“孩子”打掉,然后将她送走!

    “我们放过了你,可谁来放过我们?你非但欺骗了小南的感情不说,现在还让我们不知道将脸往什么地方搁!难道,你还有理了不成?”

    舒落心瞪了霍思雨一眼,继续冷哼着。

    而霍思雨在听完她这一番话之后,心里已经冷笑不已。

    欺骗了谈逸南的感情?!

    这老女人站着说话不腰疼!

    如果不是谈逸南默许她霍思雨的行为的话,她会得逞么?

    再者,若不是谈逸南也喜欢玩男女游戏的话,她能和他订婚吗?

    再者,谈逸南都已经和她霍思雨订婚了,现在还老是盯着顾念兮看,纠缠顾念兮。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到底谁欺骗了谁的感情,都还不一定呢!

    “是,我承认欺瞒大家这件事情是我做的不对。思雨在这里,向大家道歉,向大家赔不是。我都已经道歉了,妈就饶过我,和孩子吧!”虽然心里有千百个怨言,但霍思雨知道现在自己占尽下风。她不可以反驳舒落心的话,不然一切真的就没有办法挽回了。

    “不要再叫我妈了,我承受不起!像你这么个有‘身份’的媳妇,实在不适合咱们谈家!”舒落心又是一阵冷嘲热讽,显然根本就不打算妥协。“吃完饭,就跟我走!不然,休怪我不客气了!”

    “妈,您怎么可以这么狠?这可是您的亲孙子,他还没有来到这个世上,您怎么能舍得这么对他?”

    “这就狠了?还有更狠的,你想不想要看一看?”说着,舒落心站了起来。拉着还没有碰到碗筷的霍思雨,就准备离开。“行,你这饭不打算吃了也可以。我们这就走,顺便将你的行李带上!今天要不将你这样不要脸的女人送走,我就不是舒落心!”

    “不,不可以……”

    霍思雨捂着自己的腹部,声泪俱下。

    仿若,她真的是一个担心孩子受到伤害的母亲那般。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靠的是实力,拼的是演技。

    幸运的是,演戏技巧,她霍思雨从来是不缺的。

    如今,看穿了舒落心和谈逸南,她知道其实这个谈家根本就不适合她呆着。可如今已经在此赌上了一切的她,是无论如何也放弃不了的。

    放任谈逸南重新追回顾念兮,让舒落心如愿娶上真正的千金?

    不,她霍思雨不会让他们如愿以偿的!

    “不可以?那你在欺骗我们的时候,怎么不想想后果?”舒落心典型的得理不饶人,一手拽着霍思雨便准备将她拖出大门。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他们的身后传来了谈老爷子的嗓音:“媳妇,你闹够了没有?”

    其实吧,我觉得小三真的不是最可恶的。

    最可恶的,是吃着碗里瞧着锅里!

    赞同的,握爪~!→_→

    蓝后还有最后的一点,偶想打劫票子,猥琐的笑着
(快捷键 ←) 上一章 加书架 目录 投推荐 下一章 (快捷键 →)

推荐:青春荷尔蒙 分手妻约 超级学生 拽丫头惹上酷总裁 很纯很萌哒 我的漂亮同桌 老子是富二代 女王凯旋 匹夫无罪 情深如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