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 都市言情 > 闪婚,谈少的甜妻
闪婚,谈少的甜妻 / 律儿

第六十六章 小东西,你是我的

    章节名:第六十六章  小东西,你是我的

    和霍思雨分开,走上楼的顾念兮,本来是想尽快回到她和谈逸泽的卧室,然后找男人的脖子当暖炉的。却不想在快要到他们卧室门口的时候,碰见了一个人。

    男人侧站在楼梯口上,修长的身型被头顶的灯盏落下来的光线拉的老长。

    他的手指和中指之间,夹着一根点燃的香烟。

    随着他一抽一吸之间,烟雾慢慢的在他的周身萦绕开来。如此的烟雾,仿佛为他的全身蒙上了一层浪漫色调……

    从远处看,这样的他,神秘中带着高贵。

    他的眼神,带着阴郁。来来回回的在楼梯口踱着步的他,现在有那么些不安,那么些烦躁。

    其实,对于男人这幅模样,顾念兮并不陌生。

    一年之前,也有这么一个男人呆在她宿舍的楼下,来回踱步,然后抽烟。

    记忆中,那是他们第一次争吵。

    她生气了,一连几天都不去和他见面,不管她是发了短信也好,还是打了电话,或是让宿舍的人拿着写给自己的信过来,她一律不接。

    僵持了好几天之后,男人最终只能苦苦的守候在她宿舍的楼下。

    没想到,一年之后如此的情况竟然再度上演。

    只不过,难道他不觉得,现在他们的身份已经变了,不应该这样相处了吗?

    只可惜,这只是顾念兮一个人的想法,谈逸南并不知道,他依旧焦躁不安的踱步,来回的走动着。

    手上的香烟,也是一根接着一根的抽着。

    一直到,男人的视线落在顾念兮的身上。

    那本来阴郁的眼眸,中间仿佛在一瞬间腾起了一道亮光。划破了,这样诡异的朦胧……

    “念兮……”他三两步上前,来到她的面前。

    因为过分急躁的关系,刚刚他还差一点踩空,差一点摔倒。

    如此的谈逸南,看上去真的有些滑稽。

    “有什么事情吗?没事的话,我要回房睡觉了!”准确说来,其实是她想要谈逸泽给自己暖手了!

    见谈逸南依旧一副吞吞吐吐的样子,顾念兮大步绕开了他的身边,准备走过去。

    却不想,她的手在下一秒被拉住了,然后她听到了那个带着梗咽的男音:“念兮,你不要走!我不准你,和他呆在同一个卧室里!”

    他说这番话的时候,就像是个被夺走了心爱东西的小孩,一双黑色的眼眸也被蔓延开来的猩红所遍布。

    “笑话?他是我丈夫,我不和他呆在同一个卧室,难道是和你?”看着谈逸南的脸,顾念兮的唇角突然扯开一抹弧度,仿佛她刚刚听到的是这个世界上最大的笑话!

    “如果你想要跟我同一个卧室的话,我不会介意的!”他看她在笑,却不带一丝温度。

    这样的笑容,让谈逸南莫名的恐慌。

    因为,顾念兮如此陌生的表情让他觉得,她好像早已彻底的放下了他们之间的那段过去!

    这,怎么可以?

    他还记得他当初的那份爱,爱的那么刻苦。他忘不掉,也抹不去!顾念兮又怎么可能,轻易的将它从心中抹掉?

    他反手,将顾念兮扯进了自己的怀中,用他的手臂禁锢着她。

    感受着她身上的淡淡香气,也感受着她的温度……

    “念兮,我真的忘不了那些过去,我也真的知道错了。所以,你不要再用这样的方式报复我了好吗?你不可以和他同个房间,那会发生什么,你知道吗?”他浓浓的鼻音,仿佛在向顾念兮说着他此刻的无助。

    他以为,他如此低三下四的语调会牵起女人对于往日的回忆,会让女人再度回想起他们有过的美好,但没有想到,他的脚掌上却传来一阵尖锐的痛楚。

    原来,顾念兮狠狠的将脚踩在了他的上面。她在家里穿的鞋子鞋跟不是那么高,不过这用来对付某些痴心妄想的男人,足已。

    在这一阵尖锐的痛楚之后,谈逸南终于放开了她。

    而顾念兮也立马趁着这个空档,狠狠的退出了几步。

    “谈逸南,我和我老公该发生的,不该发生的都已经发生了,所以这一点,你不用担心。再者,那就是拜托你不要那么自以为是好不好?我们以前有过的那些,我已经统统都忘掉了。现在的我,只是谈逸泽的妻子,请你清楚这一点。如果没有什么事情的话,我回房睡觉了,晚安我的小叔!”她瞪着他,冷冷的说出这一番话之后,便旋即转身上了楼。

    一步,也没有因为这个男人而停留……

    自然,也就没有注意到,在她的这番话之后,男人的脸上那破碎的表情!

    什么都发生了?

    这是不是也就意味着,顾念兮已经是他的人了?

    不,他才不相信!

    他的丫头那么单纯,怎么可能会随随便便的和谈逸泽……

    这夜,谈家大宅的楼梯口,再度有某个男人因为失眠,而不断的徘徊着!

    “谁!”顾念兮刚走进卧室,便有一股子力道突然袭住了她的腰身。刚开始,她还有些慌张。不过在闻到男人身上熟悉的幽香之时,她才松了一口气。

    “做什么呢,吓死我了!”转身,她熟练的将自己的小手,放到了谈逸泽的脖子上。那里,暖暖的。

    可这样的温度没有感受多久,男人却突然低了头,吻住了她。

    然后在顷刻之间,她的身子被腾空了。不到一会儿的功夫,谈逸泽就将她夹在疙瘩窝里,大步离开卧室门。

    如此彪悍的行径,再一次让顾念兮感慨着想要告诫广大妇女同胞们,嫁人千万不要嫁一个如同她家老男人这样彪悍的,不然吵架打架连反驳的余地都没有了。看看,现在直接被夹在疙瘩窝下,她连话都说不了了吧?

    “老公,别那么急,好不好?”不知道为什么,今晚的谈逸泽让她莫名的慌张。

    总感觉,这个男人的黑眸子里好像装着很多东西。

    只可惜,她看不懂,也看不透。

    只能简单的感觉到,这个男人今晚似乎是吞了火药了!

    要不然,怎么就跟快要炸飞的炸弹似的没有区别?

    “不好,这是处罚,给我严肃一点!”男人义正言辞的再度啃咬着她。

    顾念兮有些无泪问青天!

    严肃?!

    什么严肃?

    如果要严肃的话,是不是该谈少先以身作则?

    别忘记了,您的手和脚现在在做些什么事情!

    “顾念兮,给我认真一点!”不知道这个男人是不是真的将她看透了,当顾念兮神游的时候,吼声又从自己的头顶上传来。

    看着额头上遍布汗水的男人,顾念兮再度无语。

    这个老痞子,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连她在心里碎碎念,都不成!

    总之,这一晚上谈少很毛躁。而顾念兮也在被他狠狠的折腾了好几次之后,终于跌进了昏昏沉沉的睡梦中。

    看着昏睡在一侧,额头上还被几缕发丝粘附着的小脸,谈逸泽伸手将它们都拨开,露出女人那一张精致绝伦的脸。

    昏暗的光线中,男人将她抱在怀中,轻轻的摩挲着女人的耳边。

    其实,刚刚他就站在卧室的门口。

    他听到了,谈逸南和她的对话!

    甚至,也感觉到了谈逸南可能对她作出哪些无礼的事情。

    他不是没有想过想要冲出去,狠狠的将拳头甩在那男人的脸上。

    可是,他还是忍住了!

    因为他想要看看,他的小东西是不是还对那人抱有什么心思!可天知道,他该需要有多大的忍耐力,才能克制住自己不冲出去。

    终于,在男人快要忍不住的时候,他听到楼道里传来的那些声响,还有女人的话。片刻之后,小东西也回到了他的身边,还像无赖似的将手放在他的颈窝里。

    可不管女人怎么做,他最终只能用痞子的方式,来宣泄自己心中的不安……

    “小东西,既然你是我的了,我就不准你和他再有什么样的牵连!”

    他咬着她的小耳朵,霸气的宣布着。

    睡梦中的她,也像是感应到什么似的,突然像是无尾熊一样的缠了上来。

    看着她缠着自己憨厚样,他所有的愤然最终全部化成了疼爱的弧度……

    这个冬天,真的很冷。

    但因为有了她,他似乎也不是那么怕冷了……

    几日之后的谈家餐桌,顾念兮和谈家人一起坐着用餐。

    本来过完年,谈逸泽便打算带着顾念兮回去的。但因为谈老爷子恋恋不舍的样子,顾念兮最终劝动了谈逸泽,在这里多住几天。

    年假一过,谈逸泽的工作马上就开始了。索性的是,谈家大院其实距离他工作的地方还比较近。中午的时候,他还能赶回来吃饭。

    不过这几天,霍思雨似乎有些忙。整天跑得不见人影,一直到吃饭的时候才能见上面。

    这不,大家吃了一半的时候,她才过来。

    “爸妈爷爷,对不起我晚到了!”霍思雨点了头,便在谈逸南的身侧坐下。不过埋头吃饭的男人,连抬眸看她一眼都没有。

    “思雨,你这几天怎么老是跑得不见人影。我不是跟你说了吗?公司的事情就先搁着,你现在还怀着身孕,再大的事情也没有你肚子里的孩子大!”舒落心先开了口。语调里的冷,证明着她对霍思雨的不满。

    “妈,我只是想要趁着孩子生下来之前,把手头上的事情先弄好,把工作也交接了!这样的话,也不会耽搁到。”霍思雨不愧是天生的演技派,说起话来一摞摞的。

    “落心,孩子有自己的想法就随她去吧!”谈建天开了口,这话让舒落心感觉有些窝心。但这样的感觉只在舒落心的心里停了不到几秒钟的时间,谈建天再度开口的话便有着让她气到喷血的嫌疑。“对了,兮兮不也是和思雨同个专业的吗?在博亚集团上班也有好几个月了,我听你公司的老总说了,你工作挺出色的。要不年假之后就到明朗集团来上班吧?反正是家里的公司,你可以放开手脚做。”

    舒落心一听,脸当即就黑了。

    谈建天,你这是在做什么?

    把谈逸泽的女人弄进公司,是不是你早就想要将整个公司交到他们夫妻的手上?

    这可不行,若是你把公司交到他们夫妻的手上了,那我这么多年为了小南所做的岂不是全部白费?

    狠狠的瞪着谈建天,舒落心也瞪着顾念兮的回答。

    她倒是要看看,这个不要脸的女人到底能做到什么样的程度。

    可顾念兮还没有开口说话,倒是谈老爷子的声音先传来:“兮兮,其实我跟建天是一样的想法,反正将来他退休之后,公司不还都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趁着现在年轻,你先进公司熟悉熟悉一下业务,也好!”

    其实不用谈老爷子明说,舒落心也猜出来,他早有这个意愿,让顾念兮进了明朗集团。因为上一次,谈老爷子和谈建天的谈话,都被她给一次不漏的听了去。

    而在听到未来公公和谈老爷子的这番话之后,霍思雨的脸色更是苍白。

    她好不容易奋斗到了这一步,才能成功的挤进谈家大门。而顾念兮现在,已经名正言顺的开始争夺家产了?

    这,或许才是顾念兮嫁进谈家的真正目的吧!

    想到这,女人落在顾念兮脸上的神情,又怨毒了几分。

    而顾念兮抬眸的时候,正好看到霍思雨脸上的这抹阴毒!

    敢情,霍思雨现在是在担心,自己真的会进了谈家的公司,然后夺走本该属于她的财产不成?

    先是假扮霍副州长的女儿,然后爬上谈逸南的床,每天担心着被揭穿身份。现在还没有嫁进谈家,却又开始担心财产被抢走了!

    霍思雨,你会不会太忙了?

    那她,要不要再给霍思雨下一点猛料呢?顺便察看一下,霍思雨的抗压能力!

    想到这一点,顾念兮的唇角扬起一抹鬼魅般的弧度。

    看了霍思雨一眼,她开了口:“爷爷爸爸,其实念兮觉得呆在博亚集团也不错。从最底层做起,一步一个脚印。将来,才会有更扎实的基础!”

    顾念兮没有正面回应谈老爷子和谈建天的话,但她说的却引得谈老爷子和谈建天连连点头称赞的同时,也很好的奚落了霍思雨一番。

    她所说的一步一个脚印,正是霍思雨当初急功近利所缺少的。也正好讽刺了霍思雨,为了权利和名利,撒下了瞒天大谎的同时,还不折手段的爬上了谈逸南的床!

    “说的不错,要想真的学会站起来,就必须学会跪下去!小泽,你眼光不错,真的娶了个好媳妇!”谈老爷子第一次如此不吝啬的称赞别人。

    这让谈逸泽满脸笑意的同时,也让坐在对面餐桌上的两个女人,同时黑了脸。而她们中间坐着的谈逸南,至始至终只是贪婪的看着顾念兮,好像刚刚他们所谈论的,和他谈逸南没有半毛钱关系。

    “这话是不错,可兮兮,我也是半只脚在棺材里的人了。我不可能守着这公司一辈子,我只是希望你也能加入公司,尽快熟悉了公司的业务,这样我也能放心的将公司交到你们的手上!”谈建天虽然很赞赏顾念兮的说法,但他也有自己的见解。

    “那公司小南不是还在里面吗?再说了,思雨将来生完了孩子,不也还要回到公司上班吗?到时候,能帮建天你看管公司的人多了去,又何必哀求着外人来帮忙?”舒落心最终还是按耐不住自己心里头的那口闷气。

    “媳妇,你这话我就不爱听了!小泽是外人吗?再说了,兮兮已经嫁给了小泽,算是名正言顺的谈家人了。又怎么算的上是外人?”没等到谈建天的回应,谈老爷子先行开口。

    接踵而至的,是谈建天冷冷的瞪眼。

    当下,舒落心便没有了只言片语。

    没办法,因为谈家的一切,都不在她的手上,若是她在惹怒了谈家这两个掌权人的话,恐怕她本想要替谈逸南争夺到的财产,没准会被全部送到他人手上。

    “兮兮,我希望你好好的考虑下你公公的话。”冷斥了舒落心之后,谈老爷子又对顾念兮说着。

    “那好,爷爷我会慎重考虑您和爸爸的意见的。”顾念兮的脸上,依旧是浅浅的弧度。

    说完这段话后,大家又开始各自吃着东西。

    而顾念兮正想打算好好吃饭的时候,却又憋到了对桌上霍思雨松了一口气的情形!看来,她真的很在意谈家的财产!

    要不然,她霍思雨又岂会如此慌乱?

    想到这,顾念兮的眼眸里突然是一闪而过的狡诈。

    然后,她轻勾了红唇,道:“霍小姐,你猜猜我今天出去的时候,遇到了谁?”

    “遇到了……谁?”原本,霍思雨在听到顾念兮那一口一个的“霍小姐”,提醒着她还没有进了谈家的这个事实的时候,她是非常恼怒的。

    只不过,这一刻顾念兮脸上的表情真的有些奇怪。像是,正算计着什么……

    这样不好的念想,迫使霍思雨没有纠结在前一点,而是专注的看着顾念兮。像是生怕错过她脸上闪现的任何一个表情,而导致了某种失误!

    “霍婷婷!”顾念兮又是一记勾唇,眉梢上因为这样的笑容而染上的妩媚,惹得对坐的谈逸南看的痴傻。

    “啪嗒……”原本还等待着顾念兮的话的女人,在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止不住的颤抖。本来还拿在她手上的碗筷,竟然因为手发抖而掉落下来。白瓷在接触大理石地板的那一瞬间,碎成一地……

    “思雨,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要不我们上医院检查一下吧!”舒落心看到霍思雨脸上竟然呈现如同死人一般的苍白之时,不免得有些担心。

    “妈,我没事。只是,头有点晕!”霍思雨说着,连忙站起来,避开顾念兮,然后欠身道:“爷爷爸爸,思雨突然有些不舒服,想要先回房间休息一下。你们先慢慢用餐吧!”

    “真的没事吗?需不需要我跟你一起上去?”舒落心还是有些担心。

    “不用了,我一个人可以的!妈,您也先吃饭吧,不用担心我!”说完这翻话之后,霍思雨便迅速转身,朝着楼上走去了。

    “这孩子,都三个月多月了,怎么害喜的情况还是这么严重!要不,小南你这两天带思雨到医院检查一下?”舒落心看着霍思雨离开的背影,有些不放心。

    “嗯,”谈逸南只是淡淡的应了一句,但眼神却明显的黯淡了下来。因为舒落心的这番话,正好提醒着他某些事实。

    之后,大家又开始吃饭,唯有顾念兮盯着霍思雨离去的背影,勾起了一抹猫儿偷了腥似的笑容。

    霍思雨,这么点小压力就顶不住了?

    若是你知道,其实不只是霍婷婷到了这里,连被你假借名义的霍副州长也到了这里,并且还通过霍婷婷约我顾念兮见面的话,那你岂不是要当场昏倒了?

    不过,你夹着尾巴逃跑也好,这样他们才不会认为是我欺负了你!

    想到这,顾念兮的嘴角又是一抹狡诈。不过,这样的表情只是昙花一现,很快又消失了。她继续低下头,安静的吃着饭。

    却不想,身侧某个男人已经将她刚刚脸上的每一个表情,全都收纳进眼底。

    看来,他的小东西似乎沉迷于自己的游戏中,乐此不疲。

    那他,是不是也该助她一臂之力了?

    想到这的时候,男人的视线也同样落在刚刚那个女人消失的角落。

    他谈逸泽从来不是什么狠毒之人,但同样也不是什么善良之辈。欺负了他的小东西的,哪怕是一丁点他都会加倍讨回的!

    霍思雨,你准备好接招了吗?

    “霍叔叔!婷婷!”按照约定的时间到达餐厅某一处较为隐蔽的包厢之时,顾念兮看到里面坐着的人便大步走了进去。

    语调里的亲昵,是任何人都听得出来的。

    “念兮!”

    “兮丫头,快过来坐!”今日才刚刚到达D市的霍启东,身上只是一身简单的运动服。换下常日穿的笔挺西装的他,此刻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在普通不过的中年男子。

    见到顾念兮的时候,男人也没有寻常在其他人面前表现的那么严肃。

    招呼这顾念兮坐下来之后,他又是好好的打量了一下她一番。

    其实,他这一次到D市,不仅仅是因为两座城市之间的那个大型活动,更因为他受到了某个人的嘱托。

    “兮丫头,你瘦了很多!在这里住的不习惯吗?还是他们一家子怎么了你?”

    “霍叔叔,你说哪里的话。其实念兮过的挺好的,我倒还觉得,我最近胖了不少!”

    说这话的时候,顾念兮还有些娇羞的摸了一把自己的下巴。

    “念兮,你犯糊涂了吧?你这还叫胖了?要是让州长夫人看到,肯定要伤心死了!”坐在一旁的霍婷婷冷哼着。却不想,她不小心暴露了此次见面的原因。

    “我妈妈……霍叔叔,我爸妈最近还好吗?”问出这一句的时候,顾念兮觉得鼻尖酸酸的。有什么东西,正在自己的脸上缓缓的滑落。抬手一摸,才发现,原来脸上那些不断蔓延出来的温热,是自己的泪水……

    她,是真的想家了!

    “你认为呢?”看顾念兮掉泪,霍启东的语调也明显有些感伤。

    “我……”

    “傻丫头,再怎么他们也是你的父母,知道自己做错了,就回去和他们道个歉,赔个不是也就过去了!顾州长我是不知道,他的脾气就是再怎么不开心,也会很好的掩藏着。倒是夫人,据说从你离开之后,已经有好一阵子都没有出过门了……其实,兮丫头不瞒你说,这次我过来之前,还特意去你家见了州长夫人一面。她,让我把这个交给你!”

    说着,霍启东将一个白色的信封交到了顾念兮的手里。

    顾念兮的脑子,一片空白。

    她只知道,这天晚上自己回到谈家的时候,脑子也是空空的。而紧拽在自己手里的,是那个霍启东交给自己的白色信封。

    “念兮,你怎么了?”最先发现顾念兮归来的,是谈逸南。他一直站在门口,说是在呼吸新鲜空气。其实,不过是他在等她回来的一个借口罢了。

    见顾念兮的身影,他一溜烟就上去了。

    只不过看到顾念兮那张没有血色的小脸之时,男人眼眸里的喜悦,却又消失不见了。却而代之的,是焦急,是慌乱,是担忧。

    “没事!”面对男人的上前示好,顾念兮只是冷冷的倒退了一步,盯着男人的大眼里也充满了防备。

    “可你的脸色并不好!念兮,我知道我以前是不好,但我只是想要关心你一下,你对着我的时候用不着浑身是刺!”憋见女人眼眸中的防备,谈逸南没由来的伤心。但此刻,担忧的情绪占据上风。“念兮,我送你上医院好不好?”

    他上前,想要将面色苍白如纸的女人带进怀中。却不想,伸手还没有触及到她的瞬间,他的脸上一道黑影闪过。然后,那里便是一阵火辣辣的痛。

    而后,他看到的是举起了手的顾念兮!

    她竟然打了他!

    “念兮!”谈逸南充满痛苦和无助的看着面前的女人。原本想要上前,想要拉住女人的手,也无力的垂落在腿的双侧。

    被顾念兮打,他无怨无悔。

    只是谈逸南不明白,当初就算亲眼看到霍思雨和自己上床,顾念兮都没有如此大的反映。为什么今天,她的反映却是如此过激?

    “你,不准喊我的名字!”在男人充满痛苦和绝望的眼神中,女人又开口说了这么一句。“最没有资格喊我名字的,就是你!”

    这样的男人,根本就不值得她因为爱情被冲昏头脑,而作出离家出走的事情!

    而自己,竟然可笑的因为这样的男人而伤害了父母的心……

    “滚,不要出现在我的面前。每一次看到你,我就恶心一次!”她手中紧握着那个白色的信封,对着一脸受伤神色的男人歇斯底里。

    而下班刚刚踏进谈家大门的谈逸泽,看到的便是这么一幕。

    当下,他三两步上前,将眼眸出奇冷漠的女人,拉进了自己的怀中。

    “怎么了?”向来没有什么事情能轻易的挑起自己不安的谈逸泽,这一刻竟然因为女人眼眸中的冷揪起心来。

    难道,谈逸南对她做了什么?

    “念兮,我只是看到你脸色不好,想要送你去医院而已!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让你变成这样?”被扇了一巴掌的男子,依旧愤恨不平的叫器着。看着她的腰身被另一只大掌给盘上,他的情绪越发的暴躁不安。

    只是,进门来的男子眼眸中,似乎只有怀中的女子。

    至于其他人所说的,他听不到!

    “兮兮,不哭!”看着她红的眼,谈逸泽感觉自己的心像是被撕掉了一块,简单的痛字,已经不足以形容。

    “兮兮,别哭!你一哭,我的心都乱了!”这是,此刻他心里最真实的写照。

    “兮兮……”只不过,他的劝慰好像没有起到任何的作用,怀中的女人豆大的泪,一滴滴的掉落。

    滴在他谈逸泽的手上,也溅到了他的心里,苦涩不断的蔓延。

    那一瞬,男人作出了一个冲动的举措。

    他低下了头,吻住了哭泣不已的女人……

    这,好像是他谈逸泽从小到大第一次作出如此冲动的事情。他的作风,一向沉稳,掌控全局。唯有这个落泪的小女人,一而再再而三的扰乱了他的心智,打乱他的节奏。

    顷刻间,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一切好像都静止了一样。

    她感觉到的,只有这个男人的吻,还有他的呼吸。

    她细细的感受着,由这个男人带给自己的安慰,任由他,将自己带进另一个世界!

    一直到这个吻结束的时候,不远处站着的那个男人仿佛才从刚刚那个吻的震惊中醒来,他发疯似的朝着谈逸泽吼着:“你不可以这样对她,她是我的,是我的!”

    从没想到,顾念兮和谈逸泽的关系已经变得如此的亲近。她甚至,可以任由谈逸泽当众吻她……

    而那,曾经只是自己的专属权利!

    他发现,在看到他们的这个吻之时,他最后一根脆弱的神经顷刻间断裂了!

    只可惜,不管谈逸南怎么做,不远处的两人都像是没有察觉到他的存在似的。当结束了这个吻之后,女人只是像无尾熊一样的乖巧,将自己的小手挂在了谈逸泽的脖子上,从那个摄取着男人身上的温度,再无赖似的将自己哭花了的小脸,埋进了男人的怀中,寻找着最为舒服的角度,她安静的闭上了眼,然后道:“老公,带我回去房间,我累了,想睡觉!”

    狠狠的将自己的情绪发泄了一通之后,顾念兮发现自己真的累了。

    “好,那我这就带你回去。”说着,男人侧弯了腰,便将女人轻松抱在怀中,然后带着她慢步走向他们的卧室。

    就算是要天上的星星,他都会设法将它弄来,只要她不哭!

    带着顾念兮回到了卧室的谈逸泽,帮着顾念兮将身上的外衣褪去之后,自己也跟着钻进了被窝中。

    看着她已经幽幽进了睡梦的侧颜,他疼惜的亲了亲她的额头。

    “记住了,从你开始属于我的那一刻,你的全身上下都是我的!不准,再碰其他男人一根手指头,就算是打他们,也不行!不然,我会难过的!”牵起她红透了的小手,联系起刚刚谈逸南脸上那个鲜红的掌印,谈逸泽不难猜想到什么。

    将她的掌心摊开,他的唇覆了上去。

    一遍遍的亲吻着,一遍遍的啃食着,直到她的掌心里只有他谈逸泽一个人的味道之时,他才作罢。

    至于顾念兮即便是睡着了,还紧握着的那个信封,他其实也好奇里面装着的是什么东西。但他知道,他需要给顾念兮一点空间,需要让她觉得自己是可信任的,最终男人放弃了那个念想。

    他觉得,迟早有一天,他的小东西会对自己袒露心声的。

    只不过,现在他们还需要多一点的磨合时间罢了。

    “兮兮,好好的睡吧。睡醒了,将不愉快的事情,全都忘掉!至于那些伤害过你的人和事,我都会帮你讨回来的!”

    夜色加浓,窗外不时吹过冷风。

    却让,相拥而眠的两人拥抱的更紧……

    第二天,谈家的午餐餐桌上,摆放着顾念兮最喜欢的各样食物。像是板栗鸡,还有红烧排骨……

    “兮兮,今天都是你爱吃的东西,快过来!”谈老爷子坐到主位上,便开始招呼着顾念兮过去。“身体不舒服,再怎么也不能不吃东西吧?人是铁饭是钢,再怎么也多少吃一点!”

    昨天晚饭餐桌上,谈老爷子没有见到顾念兮,听刘嫂说她不舒服没有胃口,谈逸泽带她回房间睡觉了!当下,可是急坏了谈老爷子!

    这不,今天一大早他就让刘嫂去准备顾念兮爱吃的东西,为的就是哄她多吃一点东西。

    谈逸泽下班回家吃饭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场景。顾念兮坐在谈老爷子的身边,吃的不亦乐乎。

    看着她因为塞了个板栗,而圆嘟嘟的脸颊,男人悬着的那颗心总算是归于原地。

    “老公,快过来吃饭。今天有又香又甜的板栗!”

    “小东西!”看着她吃的津津有味的小脸,他的嘴角是不自觉扬起的疼爱。来到顾念兮身旁坐下,谈逸泽抬头便看到了坐在桌子对面的谈逸南和霍思雨,以及舒落心,男人的黑眸微微眯起。

    瞬间腾起的杀气,让身侧的女人有些不安。

    “老公,快吃东西!”谈逸泽好像有心事,但顾念兮猜不透是什么。所以,她只能卖乖,给他夹了自己最爱的板栗。

    “馋猫,竟然舍得让我吃你的板栗?”看到她夹给自己的东西,谈逸泽原本弥漫于眼眸底部的寒气,瞬间变暖。

    速度之快,连顾念兮都有些诧异。

    “就一个给你,其他的都是我的!这可是爷爷给我的。”

    “兮兮要是喜欢吃的话,那以后就让刘嫂每天都给你做吧!”看到顾念兮孩子气的样子,谈老爷子也说不出的欣喜。

    顾念兮来到谈家小住只有不到十天的时间,但这些日子已经让谈老爷子明显的察觉到,这个女人对谈逸泽的重要性。

    只要她一不舒服,谈逸泽一连两顿都吃不下饭。

    “谢谢爷爷!”顾念兮的嘴也甜,轻易而已就将谈老爷子哄的乐呵呵的。

    “就会装,恶心!”霍思雨看着顾念兮那副乖巧的样子,忍不住低声咒骂。明明只是稍稍动了一下嘴皮子,连声音都没有发出。甚至,这样的骂声连她身侧的谈逸南都没有感觉到。可不知道为什么,对桌上的男子就像是听到了一样,此刻那双犹如鹰隼的黑眸,正盯着她看。

    犀利的眸色,仿佛一把利刃,直勾勾的落进她的心里。

    而他嘴角上那抹意味不明的弧度,更让霍思雨的心里发麻!

    这个男人,可不像谈逸南这么好糊弄。

    若是他真的打算跟自己作对的话,那会是她最大的麻烦!

    “霍小姐!”可在霍思雨还没有缓过神来之际,便听到那男子的声音传来。

    这个称呼,让霍思雨的手一瞬间紧握拳头!

    一来,是因为她害怕这个男人不知道会出什么样的招数对付自己。二来,则是因为他以前还会叫上她霍思雨一句“未来弟妹”,但自从谈逸泽和顾念兮公开关系之后,他便也跟着顾念兮一起称呼她“霍小姐”,像是妇唱夫随,无时不刻的在提醒着她霍思雨还没有进谈家大门的这个事实。

    “什么事,大哥!”

    霍思雨很不安,但还是不得不回应着。

    她的脸色,看上去还算是正常的。唯有餐桌下那双紧握成拳的手,泄漏了她此刻的焦急和慌乱。

    而谈逸泽真的很少主动和这个未来弟妹说话。今天难得一次的主动开口,也让人一时间纷纷停下手头上的动作,安心静气的等待这个男人接下来开口的话。

    在所有人的注视中,男人只是勾唇一笑,没有半点慌乱。

    仿若,他谈逸泽天生就该是被别人这样的景仰,这样的崇敬。

    顶着众人期待的视线,他优雅的勾了唇,黑眸里的光彩,倾尽了邪肆:“D市的霍副州长今天到咱这边来出席一个活动……”

    霍副州长先来袭,露底先!

    嗷嗷嗷嗷,打滚耍赖求票子~!
(快捷键 ←) 上一章 加书架 目录 投推荐 下一章 (快捷键 →)

推荐:青春荷尔蒙 分手妻约 超级学生 拽丫头惹上酷总裁 很纯很萌哒 我的漂亮同桌 老子是富二代 女王凯旋 匹夫无罪 情深如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