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 都市言情 > 闪婚,谈少的甜妻
闪婚,谈少的甜妻 / 律儿

第六十四章 他的关怀,她的漠然

    章节名:第六十四章 他的关怀,她的漠然

    看着这碍眼的一幕,谈逸南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焦了,味道刺鼻。

    等他意识恢复的时候,才发现原来那是他手上的那根香烟,已经燃到了他的食指和中指之间,这味道大概就是从这里面发出来的。两个手指早已被烫的红红的,只不过他完全没有察觉到罢了。

    看着自己的被烫伤的两个手指,谈逸南好像一点也不在意。

    而嘴角上,也再度扬起了一抹苦涩。

    这个时候的他也才意识到,原来自己还是该死的在意着那个女人……

    好似,从一开始他谈逸南的心,就只落在她一个人的身上,不曾离开。

    若不是当初意乱情迷,让霍思雨爬上了自己的床的话,如今拥着她,和她谈笑的人,应该是自己才对!

    而不是,只能孤单的站在这个角度,偷偷的看着她……

    鼻尖很酸,谈逸南知道自己有些失态。

    只是,不管他怎么做,失踪都无法将自己的眼神从顾念兮的身上挪开。

    “兮兮,小泽,我们开饭吧。”谈老爷子开了口,然后示意其他的人也跟上,开始他们的年夜饭。

    谈逸南也只有在这个时候,才稍稍的侧过自己的头,让自己看起来不是那么的失态。

    但谈逸南却没有发现,身后早已有一双愤怒的眼睛,将他的失态,他的失落,他的自我嘲笑,全部纳进眼底……

    看着男人在其他人离开之后,还一脸垂头丧气的坐在沙发上。有那么一瞬间,霍思雨真想上前,狠狠的扇这个男人几巴掌!

    既然他那么喜欢顾念兮,为什么当初还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让她霍思雨爬上他的床?

    难道,这个世界真的如此不堪?

    男人的身体和心,注定是分开的?

    小说里的那些专情专一,都只是女人无聊时YY的念想?

    霍思雨确实很想给这个男人几巴掌,质问他为什么不爱她,却让她爱上了他,却让她变得如此不堪?

    可最终,她还是决定咽下这口愤怒。

    因为现在的她还没有正式进了谈家大门,她不能将两人的关系闹得太僵,更不能让这个男人从现在就开始厌恶自己!

    想着,霍思雨拍了拍自己的脸颊,让自己的表情看起来不是那么僵硬之后,才慢步走向男人的身边。

    她伸出自己纤细的手,圈住了谈逸南的手臂:“南,你今天怎么了?怎么从一回来脸色就不是很好,难道是身体不舒服吗?”

    她的语调,还是一如既往的表现出她的温柔和体贴。

    她的眼神,也如同之前一样的乖巧妩媚。

    只是她说出口的话,却让谈逸南的眼眸一闪而过的错愕。

    因为,她用着这个世界最温柔的表情,和最柔情的话语,来变相的指出男人刚刚的失态。提醒着谈逸南,管好自己!

    “我没有什么。”被霍思雨这么一说,谈逸南也好像意识到自己不该有的失态。当下,他慌忙的别开了脸。

    不管怎么样,现在霍思雨才是他名义上的未婚妻。这一点,谈逸南还是觉得挺愧疚的。

    “既然没有什么,那我们也去吃饭吧!这可是我们两人第一次一起吃年夜饭。”说这话的时候,霍思雨的嘴角勾起一抹冷笑,看着谈逸南别开的侧颜,道:“不过我相信,我们今后还会有更多一起吃年夜饭的时间!”

    她指的,是她即将嫁给了他的这个事实!

    只不过,这男人显然并没有什么心情陪着她在这里耗时间,即便她总是变相的提醒着他某些事实,男人的脸色却丝毫没有缓和。

    冷冷的看了霍思雨一眼之后,他便起了身,不着痕迹的将霍思雨的手从自己的臂弯上拿下来之后,男人对着她道:“我知道了,去吃饭吧!”

    随后,男人便大步离开了。

    一步,也没有因为身后的女人而停留……

    看着那抹高大身影消失在大厅里,霍思雨脸上努力维持的那抹笑容,也在一瞬间垮了下来。

    为什么到这一刻了,所有的事情只差最关键的一部分了,她却开始后悔了呢?

    如果当初她不爬上谈逸南的床的话,是不是现在也不用被他如此冷漠的对待,更不用在谈家里里外外都不是人?

    “思雨,你还处在那里做什么?快过来吃饭,小心饿到肚子里的孩子。”那边,传来了舒落心的声音。

    她整天满口都是“孩子”,“孩子”的。

    可不得不说,舒落心却还是最关心自己的人!

    起码,比她的家人关心她上一百倍!

    一想到以前那些生活,一想到那个喝醉了的男人,就会不断的打骂她,就会不断的闯祸,霍思雨发现自己真的好害怕回到以前那样的生活。

    不想回到以前那样的日子,就只能努力的坚持下来。就差一点点了,只要成功的嫁给了谈逸南,只要顺顺利利的当上他的妻子的话,那她霍思雨就真的能和以前的生活说再见了!

    想到这,霍思雨的眼眸微眯了起来……

    霍思雨来到餐桌上的时候才发现,谈家的红木中间带大理石的餐桌上,谈家老爷子正坐主位。谈建天和舒落心,坐在他的对面。

    左边的位置上,顾念兮和谈逸泽坐着。不过,他们不知道正说着些什么,两人聊得不亦乐乎。连寻常在谈家都一副冷脸的谈逸泽,眼角上也浮现了淡淡的笑纹。

    而坐在右边,也就是顾念兮和谈逸泽对面的谈逸南身侧,还剩一个空位。

    这位置,应该是留给自己的。

    这样的安排,其实很合理。

    她,本应该笑着入座才对。可一看谈逸南落在对面上,一双黑眸里充满着明显的妒忌之意,直勾勾的盯着坐在他对面的顾念兮和谈逸泽的笑脸之时,霍思雨发现自己的脸已经僵的挤不出任何的笑容。

    “思雨,快坐下。我们开吃吧!”其实,谈逸南的失态,所有人都看的清楚。连坐在距离他最远的谈老爷子,也不得不开口,希望能灭掉这餐桌上本不该蔓延的火苗。

    “嗯,好的,爷爷!”霍思雨知道,谈老爷子这是在给自己台阶下,也只能顺应着他坐在了谈逸南的身边。

    年夜饭,正式开始了。

    谈家的年夜饭,就是准备了一些他们寻常爱吃的东西。

    看着这一桌子热腾腾的饭菜,谈老爷子的笑纹也加深了。

    “兮兮,小泽,你们难得回来一趟,多吃一点!”谈老爷子忙着招呼着。

    但这话,却让一旁的舒落心不满。

    什么叫难得回来,就要多吃一点?

    那小南呢?

    难道小南一直都住在这个家,就不用多吃一点么?

    只不过,舒落心不敢讲出来,害怕惹得谈老爷子不高兴。

    “好的,爷爷!”白炽灯下,顾念兮的皮肤光滑,连一个毛孔都看不出来。眼眸里流窜的光芒,也是最为夺目惹眼的。看的,谈逸南再度因为她而失了神。

    若不是一旁的霍思雨直接夹了个鸡翅给了他,或许他会这么傻傻的一直看着顾念兮。

    “南,你最近也瘦了很多,多吃点东西!都快要当爸爸的人了,要懂得照顾好自己!”霍思雨的脸上,努力的维持着温柔的笑脸。

    但只有她自己才知道,自己脸上的这份笑容,是有多么的尴尬。

    未来丈夫一直当着她的面,盯着前女友看。根本没有理会,身侧还坐着一个“怀上”的她!

    这,有多么的讽刺,只有霍思雨一人知道。

    所以,她还是适当的出了声。提醒谈逸南他的失态,当然也提醒着这个男人,他们现在还共同孕育着一个“宝宝”的事实。

    只可惜,被顾念兮的一眸一笑迷得神魂颠倒的谈逸南,根本就没有察觉到她话里面更为深层的含义。

    他环顾了整个餐桌,当看到那一盘板栗鸡的时候,男人便情不自禁的加了一个板栗,修长的手朝着顾念兮的碗里伸过去,将夹的板栗放了进去。

    “念兮,这是你最喜欢吃的板栗了。快尝尝,刘嫂做的挺好吃的!”他,旁若无人的说着这一番话的时候,全然已经忘记了周遭的人和事。

    这一刻,谈逸南就好像回到了几个月之前。

    那个时候,每一回他月顾念兮出去吃饭的时候,都还会为她特意点上这样一份板栗鸡。然后,会体贴的将里面所有的板栗夹到她的碗里。

    如今,一看到这样的一盘菜,他的手也不自觉的行动。

    连同他的思绪,似乎也陷了进去。

    可谈逸南没有想到,自己这一番举动,竟会让整个餐桌上的人一时间将视线全部落在了他一个人的身上。

    有不解的,有疑惑的,更有不满和愤怒的……

    这当中,最为奇怪的便要属谈逸泽夫妇。

    从谈逸南情不自禁的开始用筷子夹起板栗开始,他便好像已经察觉到了什么。

    然而在这整个过程中,男人始终都微眯着一双黑眸,眸光很淡。淡到,你根本就猜不到这个男人现在在想些什么。

    而他身侧的顾念兮,对于谈逸南的示好,也只是冷冷一笑。似乎,对于他的热情,并不怎么接受似的。

    至于霍思雨,在看到了这一幕之后,她脸上的笑再怎么也维持不住了。这一刻的她,双手早已在餐桌上紧握成拳!

    顾念兮,这恐怕就是你嫁给谈逸泽的真正目的吧?

    挤进同一个屋檐之下,想要看着谈逸南再度为你神魂颠倒,想要看到因为你而备受谈逸南冷落的我,对不对?

    虽然心里不甘愿,但不得不承认的是,顾念兮你成功了!

    现在的我,真的连尊严都被你踩在了脚底下!

    但你要是认为,这样我就会妥协的话,那么你就大错特错了!

    “小南,吃你自己的饭,管好你自己就行!”舒落心再怎么不愿意开口,在看到谈逸南的举动,还有此刻霍思雨的脸色之时,她再也按捺不住了,呵斥了谈逸南一番。

    因为她清楚,叫住谈逸南的话,那过一会儿没准他还会作出其他的举动。到时候,丢脸是小,将霍思雨给惹怒了,伤到孩子可就事大了!

    不就是一个顾念兮吗?

    这个世界上,比她漂亮的女人多的是!

    凭什么,就她能将谈逸南迷得如此神魂颠倒?

    “妈,我只是怕兮兮第一次在我们家吃饭,有些不习惯!”谈逸南抬头,见餐桌上每一个人的神色都不是那么的好,自然也察觉到了自己再度失态的事实。当下,他轻咳一声,为自己做着辩解。

    而迎接他的,是舒落心警告的眼神,还有霍思雨哀怨的眼神。

    他无奈的扯了下唇角,算是回应他们两人,随后便埋头猛扒白饭。

    他歉意的笑容,算是为餐桌上的每一个人做了解答。可当下,被他放了一个板栗在碗筷中的顾念兮,可就不是那么淡定了。

    虽然餐桌上的每一个人都有息事宁人的想法,所以都默契的保持着沉默。

    但她身侧用那犀利眼眸盯着自己的男子,可不这么想的。

    男人的眼眸从头到尾都带着些许的寒气,警告意味非常明显。

    更为明显的,是他落在她腰身上的那只大掌不断加大的力道。还有,他此刻对着她勾起的那抹意味不明的弧度……

    看着谈逸泽如此阴冷的神色,顾念兮没有骨气的吞了一把口水。

    这个男人的意思,不准她吃下谈逸南夹给自己的板栗,意图也太明显了吧?

    不然,他怎么会在她的筷子夹起那颗板栗的时候,又狠狠的掐了她腰身一把。

    顾念兮眉心一皱,当即把那颗板栗送到了谈逸泽的那张正勾着不明的弧度的唇儿前,逼着他张开了口,然后道:“老公,板栗很补的。多吃点,有益身体健康!”

    在她谄媚的笑容之下,男人吞下了那颗板栗。

    他咀嚼的动作,真的很优雅,不露齿,也没有发出任何的声响。

    但一双盯着顾念兮看的黑眸,却让她的背脊一凉。

    接踵而来的,是男人狠狠的掐了一把她的小屁屁,阴冷的眼神告诫她:小东西,想要造访?!竟然逼着我吃他夹的东西?

    顾念兮觉得很委屈,立马怒视男人:可你不让我吃它!

    男人又是不明的一憋谈逸南的方向:不吃丢掉也成!

    而他的大掌,又是拧巴了顾念兮一下。意思很明显,这是惩罚!

    面对这个男人的野蛮行径,顾念兮只能在心里暗骂着:老痞子!

    因为之前谈逸南闹出来的事情,之后这餐桌上的每一个人都各怀心思,刻意保持了沉默。

    这顿年夜饭,自然也吃的有些不是滋味。

    饭后的大年夜,主要的节目自然是收看春节联欢晚会。

    谈家人都一起坐在大厅里,谈老爷子和谈建天坐着,舒落心和霍思雨坐着,顾念兮和谈逸泽坐着,唯有谈逸南是形单影只。

    他的视线,一直追随着顾念兮的身影,看着她脸上不时闪现的笑,跟着她的情绪而起伏。

    而这样的一幕幕,自然逃不过顾念兮身侧的那个男人的眼。

    只不过,这个男人一直都保持着笑脸,和顾念兮谈笑风生。

    谈少表现的很大气,因为他觉得自己并不是一个心胸狭隘的人。

    只不过,和顾念兮坐着的时候,他的手一直紧紧的环在她的腰身上。他告诉自己,这可不是什么小气的表现,而是因为他害怕他的小东西着凉罢了……

    春节联欢晚会没有结束的时候,在谈逸泽住的小公寓忙活了一天的顾念兮便睡着了。小小的脑袋歪着倒在男人的怀中,小手也不自觉的换上了男人的腰身。这是,最近她最喜欢的睡觉姿势。

    看着怀中那睡的都快要掉口水的女人,谈逸泽只是无奈的将她抱在了自己的怀中。

    “爷爷,爸爸,兮兮睡着了,我带她回去睡觉好了。你们也早点休息吧!”他溺爱的将她抱在自己的怀中,嘴角上的笑容也毫不掩饰。

    “那好,免得过会她着凉了!”

    得到了爷爷的回应后,谈逸泽便不顾其他人的视线,专注的抱着自己怀中的人儿上了楼。

    如此简单的丈夫送妻子回房的一幕,却让看着这一幕上演的谈逸南掐紧了双手!

    该死的,谈逸泽竟然要和顾念兮一个房间。

    这意味着什么?

    同样身为男人的谈逸南可不傻到会认为,他们两人现在回房会盖着棉被纯聊天!

    恼怒,不安,急躁……

    一时间全部涌上了他的心头。

    可谈逸南却发现,自己根本就找不到任何阻止他们的理由……

    大年初一的早晨,本来顾念兮很早就起床的。可某男耍无赖,非拉着她滚了一回床单,说是昨天晚上吃了很多的板栗,身体的火气太大,需要发泄一通。

    顾念兮就知道,昨天自己逼着他吃下谈逸南送来的板栗,他绝对是要找机会报仇的。

    只是没有想到,报应竟然来的这么快。

    被他狠狠的欺压了好几遍之后,顾念兮又昏昏欲睡。

    等到她彻底清醒,下楼的时候已经是早上十点多的时候。

    谈家的大厅里,早有许多赶着过年上来拜年的人,正喝着茶,吃着小点心,聊着天南地北。

    人群中,顾念兮第一眼就看到了他。

    不管他的周围是什么样的人和事物,这个男人总是最抢眼的那一个。仿佛他生来就是一个发光体,能瞬间掠夺所有人的眼球似的。

    换下了一身绿色制服的他,今日换上的是一身浅灰色的休闲装,外面套着件蓝黑撞色的羽绒服,这件衣服可是她前两天在超市买的。本来打算,给他随便穿着玩的,没想到他竟然在大年初一穿上了。不过这样的他,看上去竟然年轻了几岁。

    “兮兮!你醒了?”

    男人似乎也在第一时间察觉到了她的存在似的,一转身就看到了站在楼梯口的她,嘴角自然的划开了弧度。

    “你怎么也不叫醒我?”顾念兮走到男人的身侧,被他一把拥进怀中之时,不自觉的怪嗲着。

    “我不是怕我把你给累坏了?”

    听上去,很体贴的一句话,却顿时让顾念兮羞红了整个小脸。

    这个老痞子,得了便宜还卖乖!

    看着小东西一脸朝霞的样子,男人的嘴角又是一道疼惜。

    “大年初一都能睡到太阳晒屁股,这还真是好眠!”不远处的舒落心看着顾念兮,一道冷嘲热讽着。

    其实,她就是看不惯谈逸南对她的痴迷。

    “没事的,年轻的时候能多睡一会儿就让他们多睡一会儿。等老了,想要睡都睡不着了!”谈建天看着这小两口的互动,特别是谈逸泽脸上多出来的笑容,也非常的开心。

    这,似乎也是在谈逸泽的妈妈去世之后,谈建天在一天之内看到谈逸泽笑的做多的一次。

    看来,当初同意让顾念兮入谈家的门,真的是一个正确的决定。

    “……”见谈建天出口维护顾念兮,舒落心也不敢再多发表什么意见。但背地里,却也让她对顾念兮的厌恶又多了一分。

    “妈,大年初一的话就少说两句吧!”这个时候听到有人提及顾念兮名字的谈逸南,从庭院里走了进来。

    一进门,他那贪婪的眼神,便再度落在顾念兮的身上。

    里里外外的,将顾念兮打量了个遍。

    虽然看样子,顾念兮是没有少一块肉,但谈逸南的脸色并不是很好。

    从昨晚顾念兮被谈逸泽抱进了卧室之后,他一直都没有睡觉。

    半夜里,还好几次不自觉的走出了房门,在谈逸泽的房间门口抽着烟,不安的等待着什么!

    “小南,大年初一的你也少给我愣着。没事的话,就带思雨在院子里散一下步,对孩子和她都好!”舒落心也冷冷的憋了谈逸南一眼,冷朝着他。

    “妈,南有时候就是有点小孩子脾气,您就不要怪他了!”寻声赶来的霍思雨,立马拉着舒落心讨好着。

    没有办法,虽然心理面对舒落心对自己的监视一百个不满,但霍思雨还是要讨好她。因为她清楚,舒落心是唯一能让她顺利当上谈家少奶奶的人。

    “思雨真是懂事。我们小南要是能有你的一半,就好了。”霍思雨的刻意讨好,自然赢得了舒落心的欢心。

    只不过,这样未来婆媳紧挨着的笑脸,却让看着这一幕的顾念兮冷冷一笑。

    若是让舒落心知道,其实霍思雨并不是州长千金,不知道她会是什么样的反映!

    而敏感如霍思雨,第一时间察觉到了顾念兮的冷笑。

    当即,她立马冷冷的瞪着顾念兮看。

    “霍小姐,大年初一的不回家,难道不怕州长大人担心么?”

    顾念兮真心觉得,自己的声音很温柔,笑容也很随和,可一句话却让和舒落心站在一起的霍思雨苍白了脸。

    看着顾念兮,霍思雨的眼眸在一瞬间变得冰冷。

    该死的顾念兮,竟然公开挑衅她!

    一句“霍小姐”,提醒着她霍思雨还没有正式踏进谈家大门的这个事实。而后面的话,更是将她霍思雨现在最为害怕被人问到的事情,全部提了出来。

    当下,她真的恨不得将顾念兮的嘴撕烂。

    “对啊思雨,要不你让小南陪你回家一趟,顺便带点礼物什么的,先去看看未来的老丈人。然后,邀请他和夫人一起到我们谈家做客?”舒落心其实一直都非常期待能够见到传说中的霍副州长,所以一听到顾念兮开了口,她立马也赶紧附和着。

    不过说到这的时候,舒落心又是想到了什么。

    “对了,家里还有几坛陈年老酒,要不过会就让小南订两张飞机票,让他带着你,顺便就将这些老酒带过去,孝敬孝敬你爸爸!”

    “不……”看舒落心这个热情样,霍思雨的脸色也越来越苍白。若是真的任由这情况进行下去的话,那岂不是真的让顾念兮想要让她的身份泄漏的阴谋得逞?

    不,她坚决不要!

    可霍思雨的话还没有完全说出口,身侧的那女人又开了口。

    “酒,我可记得霍副州长可是非常喜欢喝的!”

    顾念兮的嘴角,依旧是美丽的弧度。一双大眼,也是清澈见底,仿若她顾念兮真的没有任何的心机似的。

    但就是这样一副面容,却让霍思雨真的恨不得将顾念兮的嘴给撕烂了!

    因为这个该死的女人,刻意加重了“霍副州长”这四个字,似乎在提醒着她霍思雨撒了谎的这个事实的同时,还不忘记提醒她,她霍思雨有个酒鬼爸爸。

    愤怒,已经不足以形容此刻霍思雨的心情。

    “是吗?这就好。那我现在就去拿出来,你们一会儿就回去一趟!”舒落心一听到这未来的亲家喜欢喝酒,似乎也忘记了这话是从顾念兮的嘴中说出的,当下便急匆匆的准备回房。

    “妈妈,等等!我爸爸和妈妈最近好不容易休假,已经说好了要出国玩几天的。这个时候去的话,恐怕家里没有人!”

    霍思雨一咬牙,又说出了这一番话。

    而舒落心在听完这一番话之后,虽然有过不解,却也只好作罢:“也对,州长这一职位平时也没有什么休假的,好不容易有个年假,是该好好的散散心。”舒落心其实是顾及到霍思雨这个州长“千金”的面子!

    所以,很多不满的话,她都是在心里叫器着,却不敢直接表现出来。

    不过,这一回又没有成功见到自己的未来亲家,舒落心的心里还是难免有些失落。

    “妈妈,下回吧!下回我一定带着南,去和我爸爸见见面!”见舒落心低落的情绪,霍思雨赶紧安慰着,然后搀扶着她到别处休息。

    而顾念兮,则对着这样一幕又是古灵精怪一笑。

    最近,她发现若是不将霍思雨的一切都捅出去的话,偶尔戳戳她的痛处,其实还蛮好玩的。

    “小东西,最近整人的功夫渐长?”身侧,那熟悉的男音响起。

    顾念兮抬眸,便撞见那一脸探究意味的黑眸,以及男人唇角上意味不明的弧度。

    “说什么呢!我哪有整人?”顾念兮眨巴着可爱的大眼睛,装无知。

    要是被其他人发现霍思雨的撒下的瞒天大谎的话,那她岂不是没有乐子了?

    “老公,家里都是客人,你还是先陪着一下。我去看一下院子里爷爷弄的花花草草!”其实,这不过是一个借口,一个躲开谈逸泽探究的借口。

    因为她深知,这个男人洞察能力的惊人。很容易,他就能看透她的心思。

    所以,在她的小狐狸尾巴露出来之前,还是走为上计!

    说着,顾念兮便推开了谈逸泽,大步离开了。

    只不过,因为步履太过急切的关系,女人没有注意到男人此刻对着她背影的那抹意味幽深的笑。

    小东西,还不打算说是不是?

    那好,他也陪着她玩下去!

    中午的时候,有几个客人留在家里吃饭。

    顾念兮主动到厨房里,帮着刘嫂准备客人要吃的东西。而霍思雨则假借自己“怀上”的关系,受不了油烟的熏陶,一直都在外面游手好闲,企图夺得某些人的眼球。

    至于谈逸泽,他则是一人站在庭院里,感受着难得的安静。

    平日里,他每天都有忙不完的事情。

    给他空闲的时间,真的不多。

    他回谈家的次数很少,所以也很少有这样的机会,可以安静的感受一下这个大宅带给他的那种安逸感。

    今天,他难得来了兴致。

    可偏偏有些人,见不得他如此闲。这不,当谈逸泽站在一株月季前的时候,他的身后传来了一个女声:“小泽!”

    “我刚刚在屋里找不到你,还以为你在楼上呆着呢!”舒落心慢步来到谈逸泽的身边,看着他日益深邃的轮廓,手心不自觉的掐进。

    这个孩子,其实真的很出色。

    不管是学业,还是能力,都给谈家长脸。

    当初为了谈逸南,她坚持将谈逸泽送到了x组织里生活。为的就是不让谈逸泽回到这个家里,给她的小南更多的压力。面对谈逸泽,其实很多时候舒落心都还是有些自责的。

    只要谈逸泽不和谈逸南争家产的话,她其实还是挺喜欢这个孩子的。

    “舒姨,找我什么事!”谈逸泽的嘴角轻动,算是打了招呼。

    “小泽,你年纪也不小了。这次结婚,其实舒姨也是打从心里替你高兴的……”

    舒落心和他同站在一个方向,看着庭院里的花。

    她的语调,极为平和。听上去,真的就像是一个语重心长的长者。

    只不过,谈逸泽还是听出她的话中有话。

    “舒姨,有什么话您还是直接说了。”弯弯肠子,拐弯抹角的事情,谈逸泽是最为不屑的。

    “其实,舒姨说这话,可能你会不爱听,但你要知道舒姨是为了你好!”先说出这番话,然后悄悄的打量了谈逸泽的侧脸,见他没有什么“不好”反映之后,女人才继续开口说到:“真的,你结婚舒姨是真的高兴,可顾念兮这个孩子虽然长的俊俏点,但她的城府太重,心机太深了,这样的女人实在不适合当我们谈家的长孙媳。”

    谈逸泽的脸色,一直淡漠的出奇。

    就算她说完了这一番话,他也还是看着不远处的月季。

    他的眼眸很深邃,和他过世的母亲一样。

    是那种深的,有点见不到底的那一种……

    “小泽,我知道这话你不爱听,可你要相信我!我走过的桥,比你走过的路还长。”见谈逸泽没有反映,舒落心又继续开了口。

    她以为,谈逸泽的默不作声,是对自己意见的赞同。

    却不想,在沉吟了片刻之后,谈逸泽淡淡的问了一句:“那舒姨觉得,什么样的女人适合做谈家的长孙媳?”

    “这……”

    谈逸泽那高深莫测的眼眸,让舒落心一时间不知道怎么作答。

    “恐怕,只有霍小姐那种州长千金吧?”

    他的语调,依旧是那么的平淡。

    但微挑的眉,却说明着这个男人对她的话的不屑。

    他刻意咬重“州长千金”四个大字,其意味有些不明。

    “小泽,我不是这个意思!”舒落心听到他的话,立即否定。谈逸泽的意思,无非是嘲笑着她讲究门第。她若是承认了,那岂不是贻笑大方。

    当然,此刻舒落心其实也从谈逸泽的眼眸里读到了其他的东西,只不过过分紧张的她,实在没有时间纠缠于这些。

    “不是这意思?那舒姨是什么意思?”

    他的语调有些冷,完全没有了以前那种即便舒落心对他作出多么过分的事情,都能一笑置之的心情。

    因为这一次,她谈及的是顾念兮。

    那个,他打算宠到骨子里的小东西!

    即便只是言语上的冷嘲热讽,他都不希望落在她的身上!

    这也是,这一次谈逸泽为什么一改之前对舒落心的态度的缘故。

    他就是要给舒落心一次教训,让她以后不能轻易的对顾念兮下手!

    “你知道的,我们这边都有一种习俗,就是新媳妇进家门,家里头三天都不能打碎瓷器,或是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而你将顾念兮带到家里来的那一天,家里的灯泡就坏了。这也就是说,其实这孩子命不是那么好,若是将来跟她在一起,吃苦的可是你。小泽,舒姨是心疼你,才告诉你这些的。”

    舒落心想了一下,若是直接说出自己反对他谈逸泽和顾念兮,实际上是为了谈逸南。为了不让顾念兮在谈逸南的面前晃悠,为了保住谈逸南和州长千金的这段婚姻,所以她才打算介入谈逸泽的婚姻,赶走顾念兮的话,那这个男人一定不会轻易作罢的。

    所以,舒落心还是打算从习俗和传统入手,这样会不会好接受一些?

    “家里的灯泡坏了?我可记得,那不是坏了。而是舒姨您觉得浴室里的灯泡不够亮,让人给换下来的。还有一点,若是说前三天进门的时候家里不能碎掉任何东西或是发生不好的事情,就不能进谈家大门的话,那霍千金岂不是最不能,也最不该进这个家门的人么?”说着,谈逸泽嘴角轻勾着弧度,看了舒落心因为自己的话,而不解的神情之后,又继续开口道:“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那霍千金进门的那一天,咱家大门的烤漆掉落了一地。爷爷养的二黄(谈老爷子养的,守护后院的一条中华田园犬)一整天不吃不喝,还有您养在室内的兰花,也枯萎了!如果这样算起来的话,那舒姨最应该担心的,是小南才对!”

    他的语调,依旧是那么的平淡。听不出,任何情绪的起伏。说出的这一番话,也好像是不经意回想起来似的。

    但这一番话,却将舒落心堵得没有半点回嘴的余地!

    一时间,她的脸色也变得不是那么的好!

    “小泽,我们现在是在说你的事情,你怎么扯到小南上去了?”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很平静,但舒落心还是不得不怀疑一个问题。难道,霍思雨进谈家大门的那一天,真的发生了这么多不好的事情吗?再者,霍思雨会不会真的命不好?

    “这我当然知道。不过身为小南的哥哥,我也应该关心我弟,不是吗?”

    他冷冷的说着,在看到舒落心眼眸里不自觉流露出来的担忧之时,男人轻勾薄唇。

    “好了,舒姨若是没有其他的事情的话,那我就回屋了。”

    关于顾念兮的事情,他是绝对不会让其他人参合的!

    “小泽!”而舒落心也没有想到,这一回非但没有将谈逸泽成功的劝动,还被他反咬了一口。当下,正准备跟上前,继续和他说些什么。

    却见到,男人原本正大步走去的身子,突然一顿:“舒姨,其实对人对事,有时候眼睛看到的,耳朵听到的,并不一定就是事实。心,才是人类最敏感,最为真实的!”

    说完这一句话,谈逸泽便大步离去了。

    而听着谈逸泽话的舒落心,却也在这个时候忘记了刚刚自己本来想要做的事情。

    侧过头,她沉思着什么东西。

    因为,她总感觉,刚刚谈逸泽说的那一番话,好像在偷偷告诉她什么事情。

    可他说的,究竟是什么呢?

    是指谈逸南的事情,还是顾念兮,又或者是霍思雨……

    深水炸弹埋了两章,不过暂时好像没有人发现。

    至于二黄中华田园犬,很帅气哒,多可爱什么滴,大家百度一下图片
(快捷键 ←) 上一章 加书架 目录 投推荐 下一章 (快捷键 →)

推荐:青春荷尔蒙 分手妻约 超级学生 拽丫头惹上酷总裁 很纯很萌哒 我的漂亮同桌 老子是富二代 女王凯旋 匹夫无罪 情深如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