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 都市言情 > 闪婚,谈少的甜妻
闪婚,谈少的甜妻 / 律儿

第六十二章 为了你的“千金”身份?

    章节名:第六十二章 为了你的“千金”身份?

    “讨厌,老不正经!”拍开了谈逸泽伸过来的手,顾念兮怪嗲着!

    “在车上就不正经?那回家再收拾你!”男人挑了一下眉头,拉动了车子的引擎。

    只不过,在倒车的时候,男人从自己的后视镜中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

    那一瞬间,男人那色的眼眸底部,一闪而过的诧异,以及眉心处轻微的折痕。

    片刻之后,男人的视线从后视镜中的那个身影移开,然后看向顾念兮。

    只见身侧的女人,不时的看着窗外的风景,似乎没有察觉到什么。

    “兮兮,你没有什么话想要对我说的吗?”看着身侧的女人一眼,男人开口问着。

    “嗯?我没有啊!”该说的,她不是都已经说过了吗?而且,他也表示自己要回家惩罚自己。大概过一会儿到家之后,免不了被这个老痞子狠狠的教训一遍。

    现在顾念兮也不是不知道,这个老痞子似乎非常热衷床上一事。

    而打不过他,也说不过他的自己,只好无奈的接受。那谈逸泽还要自己说什么?

    “……”男人没有接话,只是睨了她一眼之后,便发动了车子,朝着家的方向开去。

    一路上,男人不再说话。

    顾念兮却觉得,这个男人像是有什么心事。

    一直到顾念兮收拾了晚饭用的碗筷,男人的黑眸还是一片幽深。

    “老公,你怎么了?”

    擦干净自己的手后,女人也跟着男人坐在了沙发上,瞪着一双黑葡萄一样的大眼,略带探究的看着面前的男人。

    “怎么了?”看到她这孩子气的动作,谈逸泽疼惜的揉了揉她的头发。

    “我觉得,你好象想要说什么!”她依旧盯着他看,明媚的大眼里有说不出的专注。

    “你知道?”竟然被这小东西给看出来了?

    是他,表现的太明显了?

    还是她,已经开始渐渐的摸清楚了他的习性?

    “感觉像是这样,”她点头示意。

    “那好,你告诉我你今天真的没有什么话想要跟我说的吗?”他侧了过去,一手拦在她的纤腰上,将顾念兮抱在自己的怀中。

    十几岁就独自一人居住,习惯了一个人生活的他,其实并不怎么喜欢别人接触自己的身体。但顾念兮的出现,让他感觉这样的肢体接触像是理所当然一样。甚至,他也爱极了像现在一样将她抱在自己怀中的感觉。因为这样的动作,他感觉她和他的心最近……

    “没有,为什么你今天总是问这个问题!”她歪着脑袋看他,有些不解。

    “那我换个问题问你好了,今天有没有什么人找过你!”谈逸泽并没有直接回答她的问题,而是问出另一个。

    他可不认为,那个女人会闲到发慌,到博亚大厦办公楼找顾念兮聊天。

    “你……是不是知道什么了?”

    “……”男人没有开口,不过他那深邃的黑眸,莫测难辩。轻而易举的,便让顾念兮败下阵来。

    “好吧,我和你说了。舒姨今天找过我了!”她侧过头,眉心处出现了小小的折痕。

    “她找你说了什么?”他盯着她看,每一瞬的表情都没有错过。那黑眸子里的急切,一点一点迅速蔓延开来。

    其实,他能料到舒落心可能会说些什么。更知道,其实舒落心对她根本不会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

    但他,却还是止不住的担心,因为她而起的担心。

    “你听了,可不能生气!舒姨说我配不上你,要我离开谈家,离开你!”说着,顾念兮想到了那张支票,补充道:“对了,她还拿了二十万的支票给我。要我拿着那些钱,然后离开。”

    顾念兮说出的那些话,其实并没有多出乎谈逸泽的预料。在他的印象中,舒落心也就差不多是那个德行。

    谈逸南十几岁的时候就到处拈花惹草了。

    那个时候,舒落心也是像这样的拿钱打发走那些女孩。

    可明知道,舒落心会作出差不多这样的行为,但在亲耳听到顾念兮说这番话的时候,谈逸泽还是止不住有些恼怒。

    因为顾念兮受到委屈了,而恼怒。

    “那你说,我值不值二十万?”男人那黑色的眼眸,正好将自己的怒焰掩藏起来。片刻之后,他又用不咸不淡的语调,问了顾念兮这么一句。

    单看男人的眼眸,确实看不出什么。可别忘记,顾念兮此刻可是被这男人抱在怀中。从他刚刚听完这一番话开始,他落在自己腰身上的手就是越收越紧,而这,也将他生气了的某个事实泄露殆尽。

    当下,女人那双圆溜溜的大眼一闪而过的狡诈!

    “不值!”说这话的时候,女人的嘴角上一闪而过的轻勾。

    “我不值?!”本来只是打算试探一下,却不想女人给了这个答案。这回,男人的黑眸在一瞬间微眯,不断朝着顾念兮靠近的高大身子,也被寒气所遍布……

    “小东西,你竟然敢说我不值二十万!看来,是我这段时间表现的不够好了?”不得不承认,谈逸泽微眯着眼睛看人的模样,真的很吓人。

    看着他凑过来的脸,顾念兮不自觉的吞了一把口水。

    “老公……”她正想对这个男人说些什么,身子却被腾空了。

    恼怒的男人一手就将她扛了起来,大步走向卧室。

    “老公,别这样好不,你这样怪吓人的!”被丢上床的顾念兮将自己缩成一团,躲在床边。

    “兮兮,我没有要打你的意思!”男人的语调,真的很温柔,不得不承认。

    可这声音越是温柔,顾念兮便越有种想要掉泪的感觉。

    是,他是没有想要打她。

    可他接下来会用比打她还疯狂的事情来折磨她,好不好!

    “老公,你刚刚听错了!我是说不止!”最终,她还是缴械投降了。这个男人,她真的惹不起!

    “真的?”男人不咸不淡的语调,听不出是高兴还是不高兴!

    不过他的行动总算是停住了,顾念兮赶紧狗腿似的钻到他的身边,抱着他的手臂蹭了蹭道:“真的真的!要不然,我早就收着那二十万,然后离开了。还会给你接回家不成?”

    见谈逸泽的脸色又缓和了许多,顾念兮又赶紧搬出刚刚自己说的那些话,希望这男人能网开一面:“她拿那二十万给我,我就问她这钱她轻易的就能拿出来,证明谈家的家产一定比二十万还要多是不是。然后我见她没有反驳,我就说了,既然谈家的家产不少,那我霸住你等着以后分家产岂不是更好,现在傻傻的拿着二十万离开的话,那岂不是亏死了?”

    只不过,搬出了自己的光荣事迹之后,顾念兮发现身侧的男子脸色并没有多大的改观。

    “老公,你是不是觉得我说错了什么,做错了什么?可是,我真的没有收舒姨的二十万!”看着男人冷漠的侧颜,蓦地顾念兮的鼻尖一阵酸涩。

    这种讨厌的感觉,又出现了!

    只要谈逸泽的侧脸冷漠了些,她的心里总会这样的酸。

    其实,他们最初结婚的时候,这个男人没少这样的脸色给她看的。那个时候,她不也活得很好?

    可这阵子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只要这个男人稍稍冷漠了点,她就受不了。

    难道,是这阵子谈逸泽真的对自己太好了,让自己恃宠而骄?

    但在顾念兮还没有想清楚,自己为何会因为谈逸泽如此难过的时候,身侧的男子却一把将她按进了他的怀中,爽朗的笑声从她的头顶上传来:“呵呵……傻瓜,你并没有做错什么!相反,我倒觉得你做的非常好!”

    原本,谈逸泽还担心,舒落心去找顾念兮,会让顾念兮受了委屈。

    可听她这么说,谈逸泽不担心了。

    因为舒落心并没有在顾念兮这找到什么乐子,还被她狠狠的痛击了一番。这样给了舒落心一次教训的话,那她下次也就不敢轻易的对顾念兮下手了吧。

    “真的觉得我做得好吗?我还以为……”还以为他觉得她的行为有些过分了。还以为,他会帮着舒落心来数落自己……

    “小东西,你和我才是夫妻。是夫妻,就要一致对外!”他笑着揉着她的碎发,他的手很大,骨节均匀而漂亮。棱角分明的脸孔,也因为嘴角上的那抹溺爱笑容而变得真实了几分。

    “不过……还有一点下次你记住了!”她窝在他的怀中,享受着这个男人轻抚自己的舒适感,也感受着这个男人给自己带来的暖意,而后,安静的等待着她的下文。

    其实,顾念兮可以猜到,谈逸泽接下去会说些什么内容。

    大概,是会教育她下一次对长辈不能如此无礼,或是其他什么的。

    可顾念兮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谈逸泽接下去竟然会说出这一番话。

    而这一番话,也让顾念兮一瞬间吃惊的看着男人。

    男人是这么说的:“下次舒姨要是拿钱给你,你就收下好了。”

    “为什么?”她有些不解的挣脱男人的怀抱。

    难道,他真的想要让自己离开他不成?

    “就当她给你的零花钱,虽然每个月我都能给你零花钱,不过我的工资不高,所以给你买不起一两样好的东西。既然舒姨这么慷慨解囊,咱也不需要和她客气,是不是?”

    男人的唇角微提,连眸底也染上了淡淡的暖意。

    那一刻,顾念兮也不自觉跟着男人笑了。

    这个男人现在是在“哭穷”是么?

    为什么她觉得,他真的一肚子坏水呢?

    因为她结婚之后,谈逸泽就给了她一张银行卡,说里面差不多有个八十万。那是,当初他过世的母亲留给他的。再者,上次她到第一次谈家去,谈爷爷就包了个红包给她。说是里面的钱不多,只是给她个见面礼。当时顾念兮也不知道里面有多少钱,可拿回家一查才知道,里面竟然有十万块。原本顾念兮是想要拿去还给爷爷的,但被谈逸泽拦住了。说是这钱是爷爷拿给他们过日子用的。

    现在加起来算一算,其实他们家好像也不是很穷。如果不大手大脚的花钱的话,这些钱是绝对足够她和谈逸泽这几年的开销。

    然而,谈逸泽竟然说他们穷,要她接下舒落心给她的钱。

    这理由,是有有够牵强的!

    “老公,你好坏!”她笑着朝着男人怪嗲。

    真的很难想象,舒落心要是看到自己拿了她的钱,却将它当成零花钱了是什么样的表情。

    而谈逸泽,真不知道他浑身是不是都装着坏水。竟然连如此坏的主意也想得出来?

    “这样就坏,还有更坏的想不想要看一下?”

    昏暗的橘色光线下,男人对着女人挑眉。

    明明是简单的一个动作,却让顾念兮觉得小脸莫名的燥热。“不要,人家没有兴趣!”这事情,其实也算得上是一桩享受。若不是谈逸泽每一次不折腾的她睁不开眼睛不罢休的话。

    所以,当看清楚男人黑色瞳仁里面燃起的两团火苗子之时,顾念兮赶紧逃窜。

    只可惜,她的伸手不够好。

    很快的便被男人拽回到床上。

    “你没有兴趣不要紧,我有兴趣就行了!”典型的霸权!

    顾念兮白了男人一眼,就被他吻得昏天地暗。

    最终,他一伸手便将被子直接盖住了两人的身子。将那即将上演的惹火场面,严严实实的藏起来,不让任何人窥探到……

    这个星期的周末,谈逸泽还要上班。顾念兮看着窗外的天空一片晴朗,便收拾了一下,将自己包裹成了个大粽子出了门。

    因为是周末的关系,街道上的人还挺多的。顾念兮一个人走在这个越来越熟悉的城市,发现其实这个城市也很美。

    顾念兮逛的这个地方,是个热闹的街道。各式美味小吃,都在这里设了点。

    看着琳琅满目的小吃,顾念兮的心情也非常的好。

    以前学校要是放假的时候,她便会拿着自己积攒下来的零花钱,和苏悠悠到D市的小吃街到处转悠。想吃什么就吃什么。

    有时候,还会带上霍思雨。三人同行,好不欢乐……

    只可惜,现在一切都变了。

    陌生的城市,陌生的街景,连人都有些陌生。

    想到这,顾念兮的眼眶微红。

    “老板,来份炒板栗。”不远处,有小贩的吆喝声,也有买东西的人发出的声响。

    只不过,这个声音比其他的特别,吸引着顾念兮慢步朝着那卖板栗的小吃摊走去。

    因为,那声音很熟悉……

    “老板,你好意思吗你?就这么几个,多送我两个成不?”不远处,身穿粉色羽绒服的女子,又和小贩叫嚷着,有些自来熟的嫌疑。

    在顾念兮认识的人中,只有一个人有如此自来熟的本事!

    那,就是苏悠悠。

    看那人的身型和打扮,真的和她好像!

    会是她么?

    随着这样的想法,顾念兮忍不住又凑近了几分。

    “小姑娘,我这也是做的亏本生意。算了算了,看你长的这么俊的份上,就多两个。再多,可就不行了!”小贩被女人搅和的没有办法,只能将多拿了两个给她。

    “嘿嘿,老板你真是好人。今天生意一定会红红火火,赚个大别墅的!”女人开心的拿过老板送来的板栗,还不忘送上自己的祝福。

    顾念兮记得,苏悠悠最喜欢的就是和小贩讨价还价了。

    不是因为钱不够多,买不上。而是,她喜欢享受和人聊天,斗嘴这样的乐趣。

    “呵呵,小姑娘真会说话!”每一次被苏悠悠逗得无可奈何的店家,总是会用这样的话作为结束语。

    这样的情形,和几年前何其相似?

    顾念兮朝着那女人方向迈动的步伐,越发加快了。

    “热乎乎的板栗,要是念兮在的话,就惨了!”而不远处的女人,则在接过了那些板栗之后,无声的叹息着。

    那一刻,顾念兮几乎可以确定,那便是苏悠悠!

    “悠悠?”

    “念兮?”听到熟悉的声音,苏悠悠也抬起了头。在看到顾念兮就站在自己面前的时候,苏悠悠瞪得眼睛老直。

    “真的是你,念兮!”本还以为是自己看错的苏悠悠,还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在发现顾念兮还是完好的站在自己面前之后,便突然朝着顾念兮扑了上去。

    但对于这样突如其来的亲昵,顾念兮也像是早已预料到一般,直接伸出双手,将朝着自己飞扑过来的苏悠悠接住了。

    那一刻,当两个身穿羽绒服,包裹的像是肉粽子的身子紧紧的靠在一起之时,有什么东西从彼此的眼眶中滑出。

    “念兮,你就是个召唤兽!我刚刚只不过是买了你最爱的板栗,怕被你给吃光了,念叨了几下,你就出现了……”听上去像是抱怨的话,但却让顾念兮的嘴角飞扬。因为,她听到了苏悠悠那最后面,也是最轻微的叹息:“太好了,想死姐姐了!”

    其实,他们同岁。

    不过,苏悠悠是年头出生的,而念兮是年底出生的。所以,一直以来,苏悠悠都以顾念兮姐姐自称。

    “悠悠,我看中你的板栗了。老老实实的给我交出来!”明明是热泪盈眶的相聚,却看似嚣张跋扈的碰撞。

    “死丫头,每一次我买的板栗都没有我的份!”虽然不屑于顾念兮那咬牙切齿的小狼样,但苏悠悠还是将自己那袋热乎乎的板栗送到了顾念兮的手上。

    “得,今天就算姐姐开心,免费给你提供!”她嘴上是那么不屑的说着,可满脸却都是对顾念兮的溺爱。

    因为,苏悠悠也是独生女。所以她真的将顾念兮当成了自己的妹妹。

    每逢家里有好吃的,她都不忘给念兮留一份。

    她还记得,当初她被发配到这边工作的时候,念兮哭的死去活来的,说什么也不肯和她分开。要不是苏悠悠趁着念兮半夜睡着之时,打包离去,恐怕现在还被这个小混蛋缠着,能不能顺利进去工作还不知道。

    不过她也和念兮保证过,一年之后她绝对要调回D市工作。

    可没有想到,一年时间还没有到,她竟然在这城市遇到了顾念兮!

    “悠悠,你就嘴硬吧你,其实你是想我了,才买的板栗!”顾念兮伸手接过苏悠悠手上的板栗,一点也没有夺人食物的罪恶感。

    一口接一口,一个接一个的吃着,好不快活。

    “丫头,咱能不能别在大马路上边走边吃,这多丢人?那边有个咖啡厅,咱到那边坐一坐!”其实,她是知道顾念兮最怕冷了。

    “那好,不过悠悠你要买单!”

    “知道了,你这个吝啬鬼!”

    “念兮,你给我老实交代,你上次不是跟我留言说,你要‘奔向你的幸福’去了。怎么出现在这里?是不是被那人甩了,所以准备来投奔姐姐我了?给我老实交代清楚,不然姐姐我非抽你你的筋,拔你的皮不可!”

    人来人往的咖啡厅里,苏悠悠像是一个彪悍的男人一样挽起袖子,对顾念兮“恶言相向”的德行,迎来了不少人的注目礼!

    “悠悠姐,你冷静一点。你瞅瞅,那么多人都看着你呐!”

    “少给姐岔开话题!快老实交代,不然我真的会拔你的皮!”

    “其实,就跟你说的差不多,我被甩了!”说这话的时候,顾念兮眼神有些晦暗。其实直到现在,顾念兮都不知道该怎么向别人讲起她这段时间的经历。

    当初一来到谈逸南的这个城市,看到谈逸南和霍思雨在房间内翻云覆雨的场景,她当场选择和谈逸南分了手,然后漫无目的的游走在这座陌生的城市。

    那个时候的她,不是不知道苏悠悠在这个城市,也不是没有想过要找苏悠悠。只是,她真的不知道当时自己那副要死不活的形象,该怎么出现在苏悠悠的面前。她怕苏悠悠担心,更怕苏悠悠会一怒之下会去找谈逸南拼命……

    苏悠悠一直是疼她的,虽然每一次总喜欢用各种恶毒的言语打击她。但她知道,这个世界上除了爸爸妈妈外,没有什么人会像苏悠悠一样,为自己掏心掏肺。

    于是,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顾念兮宁愿选择一个人用工作掩盖自己的伤痛,也不愿让自己用那副狼狈的尊容出现在苏悠悠的面前。

    “什么?到底怎么一回事?你给我全部交代清楚。你这死丫头,该不会是从那一天晚上之后,你就来到这城市了吧?然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你一直都没有联系我呢?还有,你这个死丫头到底怎么挨过这个冬天的?顾叔叔知道你在这里的情况吗?”

    接二连三的问题,苏悠悠问的有些乱。

    那粗重的喘息,表明着她的不满。但那双清澈的眼眸,却泄露了她心疼着的这个事实。

    “悠悠,我结婚了!”对于苏悠悠接二连三,有些连接不上的问题,顾念兮还是决定,将自己最重大的那个消息告诉她。

    而这简简单单的六个字,又让这个咖啡厅里爆出一声河东狮吼!

    “顾念兮,尼玛的能不能别这么给姐刺激!你把姐给刺激死了,以后看谁会给你提供免费的板栗吃!”

    “悠悠姐,息怒息怒。先喝口水,顺顺气,且听我慢慢道来!”说着,顾念兮连忙双手奉上刚刚给苏悠悠点上来的果汁。

    寻常的时候,她都直接喊她“悠悠”,若是用上了“悠悠姐”这三个字的话,那证明她心虚。不然,就是要磨蹭苏悠悠给自己买板栗吃。

    怒瞪了顾念兮一眼,苏悠悠接过她双手虔诚递上来的果汁,喝了一口之后,又给了她一记冷眼示意着:继续说,今天要是不给姐一个合理的解释,小心姐姐啃你骨头!

    顾念兮一脸委屈的瘪着嘴:我说,我说还不成吗!

    “我真的结婚了,其实我也真不知道该怎么和你解释!”这短时间发生内的事情,真的很多。要是她文笔够好的话,没准还能将这些写成一部脍炙人口的网络小说。

    “可你刚刚不是说,你被那狗东西甩掉了么?怎么,又跟他结婚了!”苏悠悠一直都是跟着这个瞬息万变时代走的人。所以一听到那男人将顾念兮给甩了,给他的称呼立马由“死男人”升级为“狗东西”。

    “不是和他结婚的,而是他同父异母的哥哥!”事实,有时候就是这么出人预料的!

    “什么?那狗东西甩了你还不成,还把你卖了?这么坑爹的事情,这狗养的也做的出来。走,带姐姐过去,现在有姐姐在咱不怕,姐姐现在就给你讨回公道去,将这狗养的畜生给阉了,把他的JJ拿去喂狗。然后再找几个彪悍的男人,爆他,强他。”苏悠悠一向是冲动派,口齿伶俐的将谈逸南从头到尾的咒骂了一遍还不解气,这会儿怒气腾腾的挽起了袖子,拉着顾念兮意图要“行凶”去。

    “悠悠,冷静冷静!冷静是你第一人性,你不能将它给抛弃了!”顾念兮就知道,要让苏悠悠这个火爆性子,知道了她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非要气炸不可。

    再者,暴怒的苏悠悠就一只喷火龙。说的出,她也做得到。若是真的把谈逸南给阉了,再爆什么菊的话,那这个男人还有活路么?

    其实这样的男人若是真的被苏悠悠一顿折腾,弄到死了,也没有什么值得同情的。可问题是,为了这种人渣让苏悠悠坐牢,她不舍得!

    “你这丫头,到这里遭了这么大的罪,也不来找姐姐,你真的枉费姐姐宠了你这么二十二年……”确实,寻常的苏悠悠就像顾念兮说的,冷静是第一人性。不然,她怎么拿起那刀子,帮病人开膛破肚?

    可一旦碰上顾念兮的事情,她就是冷静不了。

    因为当下,女人发挥了她超强悍的想象力,将顾念兮的形象在自己的脑海中刻画的更加悲惨。什么拐卖,都在她的身上上演。

    一想到这些,坚强如苏悠悠,突然红了眼眶。

    “别啊,悠悠姐。咱不哭,我是自愿嫁的,不是被卖掉!”虽然拿到结婚证的那个过程,谈逸泽使用了某些逼上梁山的举动。但总体上,他们还算是“结婚自由”。

    “什么,我不信!你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城市,怎么可能自愿结婚呢?都怪姐姐没有好好照顾你,要是你当初说你要‘奔向什么狗屁幸福’的话之时我阻止你了,就不会发生这么惨绝人寰的事情了。都怪姐姐没有照顾好你,姐姐真的对不起你……”女人边哭便用哀怨的语气,还有超强的记忆力,将她们从小到大的何种亲昵,以及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她苏悠悠是何种的悔恨和不甘愿,都口齿伶俐的表达出来。

    “悠悠,我真是自愿结婚的!而且,我现在还真的蛮幸福的!”说这话的时候,顾念兮的脑子里闪现某个男人的身影,嘴角不自觉的扬起……

    而这样骤现的弧度,也被苏悠悠给捕捉到了。

    当下,苏悠悠也突然有些相信了,顾念兮是自愿结婚的这个事实!

    “那……那个男人是做什么的,有多高,长的对得起大众吗?有房子吗?”清了清脸上的泪水之后,苏悠悠突然又恢复了她那彪悍的性格。张口,便问了几个非常对得起广大人民群众的问题。

    “多高,我是没有量过。不过,我只到了他的疙瘩窝。”

    “太高了,不是很好。再说了,咱看重质量,不是重量。”

    “长相挺好的,挺阳刚,帅气的!”

    “怕是个花瓶,中看不中用!”

    “有一套公寓,两室两厅外加一个厨房!”

    “这么小的公寓,不嫌挤得慌么?也敢拿来娶老婆!工作呢?”苏悠悠有些尖酸刻薄的讽刺着,语调里充满着不满。

    顾念兮觉得,此刻苏悠悠不像是自己的姐妹,倒像是自己的母亲,正在盘问未来女婿的情况。

    “工作,据说是咱S区的谈少!”顾念兮原以为,说出这个职位会惹得苏悠悠惊讶连连。

    谁知道,这丫头也只是简单的皱了一下眉头:“是个x组织里的人?就怕有什么怪癖。等有机会,把他弄出来让姐帮你考验考验!”

    看苏悠悠的架势,这回真的把自己当成了顾念兮的母亲了。

    只不过,再过不久,当谈逸泽出现在苏悠悠的面前之时,顾念兮才知道,原来此刻这些闲言碎语,只不过是这厮的假正经罢了。

    “不过念兮,嫁给那个狗东西的哥哥,和狗东西低头不见抬头见的,难道你不觉得难受么?”

    “还行,我现在已经没有多大的感觉了。”最难受的那段时间,谈逸泽已经陪着她度过了。现在面对谈逸南的时候,她真的已经没有多大的感觉了。就算有,也不过是对那段青葱岁月的缅怀罢了。

    “那看来,你已经走出阴影了!不过我真的很好奇,为什么你会和他哥哥闪电结婚?这闪电结婚的事情,你这一根筋的兔子是做不出来的。”

    “这还不是因为霍……”

    霍思雨!

    顾念兮本来打算,和苏悠悠说出霍思雨的那些事情。

    可无奈,就在这一刻,苏悠悠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喂,什么事情!”

    “什么!你们撑着,我马上赶过去!”电话只说了两句,苏悠悠便挂断了。

    “怎么了,出了什么事情?”

    “医院里刚刚来了一位病患,大出血。今天是周末,我们那科只有一个医生值班,可现在忙不过来,让我赶紧过去一趟,协助一下。”

    说这话的时候,苏悠悠已经开始收拾自己的包包,套上自己的外套。

    作为一个医生而言,苏悠悠无疑是最有责任心的。

    “对不起啊念兮,我们好不容易见一面,还……”

    “说什么呢,我这边付账就行!你赶紧过去吧,病人的安危要紧!”顾念兮是最了解苏悠悠的人。虽然表面上这丫头是一个粗神经,但涉及到病人的,她却丝毫不敢犹豫也不敢马虎。

    “嗯,那我这就先离开了。对了,我们现在可在同一座城市了,你手机号码没有换吧?要做好姐姐我随时突击检查的准备!”临走前,苏悠悠还不忘嘱咐一句。

    “没换,就等着你突击检查!”

    “算你识相!好了,姐先走了!”说完,苏悠悠便快步离开了。

    遇见苏悠悠之后,顾念兮感觉自己心情又是一阵大好。

    本想着,给谈逸泽也带点好吃的东西回去,让他开心开心。却不想,在这个时候意外的憋见一抹身影。

    而那人,似乎早就注意到了她的存在,正一步步的朝着自己靠近。

    “霍思雨,你还真是无处不在!”看到女人大步走到自己的面前,顾念兮学着往日和自己打招呼的样子,冷冷的扫了她一眼。

    她的意思很明显:霍思雨在跟踪自己!

    而霍思雨也不加掩饰,道:“是,我今天一早就在你家楼下等着你了。不过念兮你并没有发现我,所以我就跟在你的后面看看!看看你到这个陌生的城市都会做些什么事情!”

    “那你都看到了,可以回去了吧?”这个城市,确实陌生。

    不过令顾念兮更陌生的,是她霍思雨。

    没有到这座城市之前,她们曾经是那么紧密的关系。

    可一到这里,一切全都改变了!

    而她,也早已不是那个会跟在她顾念兮和苏悠悠身边,和她们漫步闲逛,一起欢笑的女孩。

    “念兮,你……你说的什么话呢!”看着顾念兮不冷不热的态度,霍思雨紧握着手上的LV皮包。

    只是,如此高档的皮包,也没有给她多少的安全感。

    面对顾念兮的不屑,她是愤怒的。

    真想,狠狠的甩她几巴掌。

    可现在的她,却又不敢轻易的挑怒顾念兮。

    因为,她还有事想要求顾念兮!

    于是,在顾念兮的冷言冷语之下,霍思雨上前了两步,拉住了顾念兮的手!

    “念兮,好说歹说,我们也是来自一个地方的。再说了,我们也有好几年的姐妹之情!”她拉着顾念兮的手,巧笑颜开。

    仿佛,她未曾作出任何伤害顾念兮的事情。

    她的面容,笑的生动。

    只是,这样的霍思雨却让顾念兮莫名的恶心。

    看着她嘴角上那抹笑,顾念兮不禁怀疑这个女人又在计划什么!

    她可没有忘记,霍思雨是个多么好的演员。

    不屑的将自己的手从霍思雨的手上拽开之后,顾念兮冷冷的问道:“有什么事情,直接说。不要拐弯抹角!”

    “念兮,你可不可以不要这样!我今天之所以到这里来,想必你也应该知道我是为了什么!”霍思雨不愧是个演技派。刚刚才是巧笑颜开的脸,此刻已经双眸泛起雾气,仿若一个倍受欺凌的柔弱女子。

    “为了谈逸南?”顾念兮挑眉,冷哼道:“那种被你霍思雨用过的破鞋,我是不会接收的!你,尽管放心大胆的用好了!”

    “不是……念兮,我今天之所以来找你,是为了……”霍思雨蹙起了眉心,红唇咬着,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如此的霍思雨,看上去简直就跟琼瑶剧中的女主角没什么两样。旁边路过的人,还指不定以为她顾念兮对她做了什么事情!

    “不是为了谈逸南,那是……”顾念兮转身,看向霍思雨。“该不会是为了,你这个‘千金’的身份吧?你认为,如此瞒天过海,真的能骗得了谈逸南还有谈家人一辈子?你难道不知道,你未来的婆婆可是非常期待见到你‘州长父亲’。到时候,我倒是想要看看你到什么地方找一个‘州长父亲’,给她看。”

    从霍思雨那双明亮的眸子里,她看到了自己微眯起双眸,那个充满探究意味的自己。

    原来,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还是有一点的道理。

    和谈逸泽在一起的时间多了,似乎连她也学会了他这幅高深莫测的尊容。

    怪不得,自己最近的嘴巴变得越来越坏了!

    这,都是被他教坏的!

    老痞子!

    “念兮……”

    坏女人,真想冲进去撕烂她的嘴巴!嗷嗷嗷啊
(快捷键 ←) 上一章 加书架 目录 投推荐 下一章 (快捷键 →)

推荐:青春荷尔蒙 分手妻约 超级学生 拽丫头惹上酷总裁 很纯很萌哒 我的漂亮同桌 老子是富二代 女王凯旋 匹夫无罪 情深如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