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 都市言情 > 闪婚,谈少的甜妻
闪婚,谈少的甜妻 / 律儿

第六十一章 谈逸泽归来

    章节名:第六十一章 谈逸泽归来

    听着他熟悉的嗓音在自己耳际响起,感觉着他落在她腰身上的力道,原本已经蓄满了顾念兮眼眶的泪水,瞬间潸然而落。

    谈逸泽,原来你还记得有这个家?

    原来,你还记得我的存在?

    顾念兮只是暗自掉泪,连动弹一下都没有,任由这个男人在家门口将自己紧紧的抱在怀中。感受着从男人身上传来的熟悉温度,感受着属于他的那股子幽香,也感受着他暂时带给自己的温情。

    但男人似乎有些毛躁。

    在短暂的拥抱之后,碳一族似乎不大满意这样的亲昵。

    他的唇,也朝着她的耳际贴了过来。

    一边亲吻着她的耳,一边还朝着她的耳际喷洒着热气:“兮兮,你好香。”

    拥有了顾念兮之后,谈逸泽发现这女人似乎就像是罂粟,一旦沾染上便不能自拔。

    所以,明知道那夜是她的第一次,他还是欲罢不能的要了她三次。

    而这,大概只让他吃了个半饱。

    看着自己怀中的她累的昏昏欲睡,他便暂且放过了她。本打算,等她睡醒了,在慢慢吃个饱的。却不想,清晨的时候来了一通密令,让他带队到边境执行任务。

    命令,不可违。

    于是,他纵有不舍,也只能放下了软乎乎娇滴滴的妻子,奔赴国家和人民需要他的地方。

    可这整整几天的时间,谈逸泽发现这真的是他人生最漫长的一次等待。

    见不到她,几乎他都是在数着时钟上的数字过日子的。

    终于,任务结束了。

    整个队伍可以在明天回来。可归心似箭的他,第一次按捺不住自己那颗焦躁的心,便自己搭乘了飞机归来。

    回到家的时候,顾念兮还没有回来。他洗完了澡,就像是个初出茅庐的小伙子一样,在家里的大门前来回踱着步,等待着女人的归来。

    可十分钟,三十分钟,一个钟,两个钟接连过去了,大门处依旧没有打开的迹象。

    谈逸泽淡定不了。

    本来是打算用自己的归来给她当作惊喜的,最终他还是拿起了自己的外套准备出门找她。

    这好像是自己有生以来,这么盼望见到一个人。

    好在,在谈逸泽即将出门的时候,大门处传来了声响。

    而那个他谈逸泽日思夜念了好几天的女人,终于归来……

    将她抱在怀中,感受着女人头发上的淡淡清香,谈逸泽发现自己又蓄势待发了。

    真想,现在就将她撸走,然后再狠狠的和她在一起。

    谈逸泽向来是想要做什么便做什么的人。于是,某个惹火的镜头出现在他的脑子里的时候,男人迫不及待的将女人扳正,然后大掌落在她的纤腰上,准备将她扛着走向卧室,准备和她制造一场新的境界。

    可当谈逸泽将她扳正的时候才看到,女人那张美丽的小脸,早已遍布泪水。

    她在哭?!

    怎么回事?

    “怎么了,这是?”他用带着老茧的拇指帮她拭去眼角上的泪,动作不算轻柔。但他的语调,却是非常的沉。连他的呼吸,都能读出一种浅显易懂的急切。

    “怎么哭了?”他疼惜的将她搂进自己的怀中,听着她隐隐的啜泣声,谈逸泽发现好像有什么东西正将他那颗心给缠绕,一圈又一圈,紧了又紧,快让他不能呼吸。

    “……”只是,怀中的女人面对他急切的询问,却依旧没有任何的言语。她只是任由他搂进怀中,将泪水蹭在他新换上的那一身浅灰色的休闲服上。

    “丫的,你到底怎么了?谁欺负了你,直接告诉我。我现在就去将他给弄成个半残,包你满意!”她的泪水,惹得谈逸泽心里发慌。

    有什么东西,压在他的胸口上,化不开。

    这该死的感觉,让他难受急了。

    见男人如此慷概激昂的演说,顾念兮边哭泣,边还不忘给了这个男人一记白眼:欺负我的,不就是你?

    “别哭,我的小东西。你再这么哭下去,我的心都要被你给揉碎了!有什么事,咱好好说不成吗?”

    这个眼神男人似乎没有看懂。

    当下,他怎么抹都抹不去女人脸上的泪水。这不,他的手才刚刚离开了一会儿,她的泪又掉落下来,湿了她的脸庞。

    这样的反映,是谈逸泽从没有见到过的。

    当然,这也和他之前没有和什么女人接触过有关系。

    但更重要的一点,是除了逝去的母亲之外,现在已经没有人能像眼前这个小东西一样的女人,能让他谈逸泽如此心烦气躁的了。

    “小东西……”他那声无奈的轻叹,乘载着太多的疼惜而变得有些沉重。

    见她都不肯出声,男人只能将她抱着,走向沙发。

    沙发上,他将她搂在怀中,靠在她的耳际好说歹说。

    终于,她不哭了。

    而谈逸泽感觉,这比去打一战还辛苦。可能怎么办呢?

    他就是舍不得看她掉泪。

    “你……吃过饭了吗?”大哭了一回,不满的情绪似乎也发泄完了。顾念兮发觉,自己的肚子饿了。

    “还没有呢!这两天都出任务,手机都不能开。怕你一个人在家不适应,所以今天中午任务完成了就直接搭飞机回来了。飞机上的东西,我又吃不惯。”其实,不是吃不惯,而是见不到她心不安,所以吃不下。

    “那我去做饭吧。”听他用低哑的声音叙说着这些的时候,顾念兮发现自己心中的酸涩竟然被平复了一大半。

    说着,女人准备站起来。

    但她的小屁屁还没有离开沙发,便被男人一把给拉了回来。

    “这手怎么冻成这样了?”他的手拉着她的,轻轻摩挲着手指上的红肿。

    “我还没有在下雪的地方呆过。”这是她从小到大第一次在冬天远离家乡。说到这的时候,顾念兮的鼻尖又开始发酸了。

    现在,那个南方城市,也一定是冬天了吧?

    只不过,那里的冬天,从来没有像这里这样,如此的酷寒。

    “很难受,对吧!今天还是我来做饭吧,”看着她哭红的大眼,他的心里还是闷闷的。总感觉,他不在家的这段时间,有人欺负了她。

    这人是谁,他一定要揪出来,还他的小东西一个公道。

    “你会做饭?”女人的声音似乎有些惊讶,一个大男人竟然会做饭?

    “就一般的东西都会做。你去洗个热水澡,换一身舒服的衣服,然后等一会儿就能吃饭了!”他伸手揉着她那一头黑发,嘴角是不加掩饰的疼爱。

    其实,他十几岁就自己搬出来住了。不像周子墨那么好命,亲生妈妈是开餐厅的,连最基本的煮饭都不会。更不用说,是洗碗了。谈逸泽还记得,上一次打电话给周子墨打电话的时候,他说他正在处理他家的碗筷。当时谈逸泽还不知道,周子墨说的话的意思。不过几天之后,当他遇到正在陪着周太太逛超市买碗筷。谈逸泽这才知道,原来周子墨这个过惯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那大少爷一般日子的男子,所谓的处理碗筷竟然是直接丢进垃圾桶!怪不得,周太太当时被他气的快要七窍生烟。

    自此,谈逸泽也有了自信,自己会是一个好老公!

    起码,他会洗碗也会简单的菜式。老婆忙或是生病的时候,他能体贴的照顾着。

    就像,现在……

    顾念兮在他的劝说之下,去洗澡了。而他也走进了厨房。淘米做饭,然后便是将冰箱里的储存的菜,炒了。

    顾念兮洗完了澡,换上舒服的睡衣,走出浴室便看到谈逸泽的还站在厨房里。

    他很高,遮挡住了顶棚那些明亮的光线。

    回到家的谈逸泽,通常喜欢穿着一身家居服。但今天的他,身上却是换上了浅灰色的休闲服。一整套的,从背影上看,这个男人有些瘦。但经过那一晚上之后,顾念兮知道男人只是因为衣服的修饰才会显得如此。若是丝缕未着的他,浑身上下却是一股子力与美的结合……

    他是背对着她的,所以她看不到此刻手握锅铲的谈逸泽的表情。但即便如此,从男人周身晕染开来的暖意,也瞬间感染了她。

    “好香,你做了什么东西!”她慢步的朝着男人靠去。

    “炒了青菜,看到冰箱里正好有板栗,就拿出来炒了鸡肉。”他放下了锅铲,转身将靠近的她搂进了自己的怀中。

    感觉到怀中那具身子的柔软,谈逸泽在上面蹭了蹭。

    其实,他刚刚要顾念兮去换一身衣服,就是这个目的。

    只是,光蹭蹭,那是绝对不够滴!

    想着,男人伸手探进了她的衣服里。

    他就知道,顾念兮洗完澡之后,不会穿那些累赘的东西。只是,手还没有到达他所想的,就被顾念兮拦截下来了。

    “别这样,快要烧焦了!”男人轻佻的动作,又惹得女人小脸躁红。

    直接拍开了男人的手后,女人微嘟红唇。

    她的嗓音,因为她变得有些哑。

    原本是抱怨的话语,此刻也变成了怪嗲!

    “焦了才好吃!”邪恶的拧了她一下之后,他在放开了她。他的手再度握起了锅铲,随意的翻动着锅里的东西。

    有些人,天生就是一件艺术品。

    即便是简单的动作,也能将他身上的优雅表现的淋漓尽致。而谈逸泽,就是这样的人。

    明明是简单的厨子动作,却在他的手下诠释着另一种美。

    等到她将全部的菜装盘之后,顾念兮才发现,自己竟然看的有些痴。

    “盛饭,然后我们吃饭吧!”

    吃完之后,还有一场“硬仗”要打。

    邪恶的想法窜上脑门的时候,男人邪恶的又看了一眼顾念兮身上那件毛茸茸睡衣的领口……

    脑门里不时闪现那些惹火场面,这饭男人吃的很快。而顾念兮却对着男人为她做的板栗鸡出了神。她最喜欢吃板栗了,有时候爸爸也会下厨。为了她,爸爸最拿手的便是做这道板栗鸡了。虽然这是经过无数次失败演练出来的成果,但每一次只要是爸爸做出来的,顾念兮就一定会吃光光。

    没想到,在千里之外的城市,她竟然也能吃到这一道菜,而这是谈逸泽给自己做的。

    心里,有着说不出的感觉……

    鼻尖,也有莫名的酸涩在暗涌。

    她,真的好想爸爸……

    “怎么不吃了?”

    看到顾念兮一直对着盘子发呆,谈逸泽催促着。

    吃完有力气,才好“办事”!

    “我想家了!”陌生的城市,陌生的寒冷,让她在这个冬季,越发的想家了。

    想念每天都会变着花样给自己做好吃的妈妈,想念溺爱自己却从来不肯说出口的爸爸,想念他们往日一家三口的温馨生活……

    “兮兮,要是想家的话,等我忙过这一阵子,就陪你回去一趟!”谈逸泽来到她的身边,将满眼又有些粉色的女人揽进自己的怀中。

    她眼眶里的红,总是能莫名牵动自己的情绪。

    明知道,自己现在公务繁忙,却还是不得不因为她而妥协。

    “真的?”她有些意外,谈逸泽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

    “我从不说假话!快吃饭吧!”他揉着她的碎发,眼眸里是让人轻易能够沦落其中的疼爱。

    其实,这样的表情连谈逸泽自己都没有意识到。

    往日里的他,脸上虽然有笑容。但从来不会轻易的泄漏自己的心事!

    唯有顾念兮这个女人,却让他一而再再而三的破例。

    “谢谢你,老公!”她也对着男人会心一笑。

    等他忙完了,就陪自己回家!

    木已成舟,爸爸妈妈会答应吧?

    再者,自己现在,其实也真的有一点点的幸福,也算是完成了自己当初的誓言。

    爸爸,不会再生气了吧?

    “我们是夫妻,不用说谢!”最好,是用实际行动“报答”自己!

    其实,谈逸泽也有些兴趣,到底顾念兮是在什么样的家庭中长大的。

    其实,单凭他一个人的力量,很容易就能查到这个女人的来历和背景。

    只不过,他更希望这个女人亲口告诉自己。也更希望能亲自,融入她的生活……

    “谈逸泽,我快死了!”自从吃完了晚饭,这已经不知道是这个男人第几次将她这样压着了。顾念兮真的感觉,自己快要被他给压残了。

    真不知道,这个男人到底是吃什么长大的。不仅身子这么高大,连体力也这么好。短短几个两三个小时,他已经压榨了她好多次,她感觉自己的身子都快要散架了,他还一副欲求不满的样子。

    看着他又开始在自己的身上作恶,感觉着他的手再度游走在自己的肌肤上,顾念兮忍不住开始抱怨了。

    只不过,这声音真的好甜。若不是发现自己的唇部在动的话,顾念兮一定不会承认,这么羞人的声音会是从自己的口中传来的。

    沙哑中带着一股子柔情……

    低沉中带着罂粟一般的梗咽……

    就像眼前的这个男人一样。听到她的声音之后,谈逸泽真的感觉自己心里最深的那道门,直接被顾念兮打开了。

    而他还不忘记反驳着她:“不许你轻易的说出这个字,就算要死也只能一种死法。”

    他的脑海中只有一个想法。

    那就是,顾念兮是他的,是他谈逸泽一个人的。

    他可不准让任何人轻易的欺负了她,伤害了她。这,只能是他一个人的专属权利。其他人若是侵犯了他的权利,他是绝对不会放过的!

    想着,男人掐紧了她的腰。

    “什么死法!”

    女人还没有完全的失去理智。

    “和我一起到死!”他邪恶的咬着女人的红唇,看着那粉色的唇儿一而再再而三的因为自己而绽放美,他的心情出奇的好……

    “嗯……我不要!”她反抗,她要翻身,要做主!才不想被这个男人如此欺压着。

    却不想,话还没有完全出口,便被男人死死的封住了红唇。

    剩下的话语,只被男人封死在喉咙里……“兮兮,我给你按摩下吧。”似乎非常体贴的问法,男人又轻柔的吻着她的额头。那黑色的眼眸,也专注的盯着她看。

    顾念兮从男人的黑瞳里,清晰的看到了自己的倒映。仿若,他的世界只有她……

    卧室里的橘色光线下,男人的面容出奇的温柔。能够轻易融化一座冰山。

    但面对男人如此的柔情,顾念兮却冷不丁的打起了冷颤。

    小身子也不断的往被窝外凑,就像遇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似的。

    她可没有忘记,谈逸泽刚刚是怎么折磨她的。

    难道谈逸泽真以为,单凭这简简单单的示好,她顾念兮就会再度上当受骗?

    没门!

    吼吼……

    这事情,做的时候确实感觉不错。可做多了,真的累的慌。

    特别是现在,她的身子被他要几遍之后,已经快要分家了。她真的再也经不起他如此的折腾!

    看着男人又打算故技重施,顾念兮只想逃!

    可小身子才刚刚远离了男人一点,他又紧跟着凑上前,再度将她黏的紧紧的。

    “怎么了兮兮,是不是哪里不舒服?”男人问。

    女人白了他一眼,确实非常不舒服!而且,还是因为你……

    可他好像在第一时间就看出了女人的心事似的,笑道:“既然兮兮不舒服,那我就帮你按一按吧!”

    说着,那只毛毛躁躁的手,又开始准备肆虐了。

    这可不好!

    她小命可不保!

    想到这,女人那大眼睛转悠了几下,突然伸出了她的藕臂,柔柔的挂在谈逸泽的脖子上。

    “老公……”如此娇滴滴的女音,任哪个男人听了都心猿意马。

    “怎么了,是不是力道不够?”他的手又拧了她一下,然后又抱着看戏的心态似的看着她的脸蛋。

    好吧,谈逸泽现在就喜欢看着这个女人变幻各种表情的样子。

    因为,这会让他觉得,这丫头的心里有他谈逸泽。

    “不是!”在男人有些不解的眼神下,女人突然又翻了一个身,抱着谈逸泽:“老公,你不是刚刚问我,你不在家的时候是不是有人欺负了我!”

    她瞪着他看,大眼睛如同小鹿一样无辜。一瞬间,将男人的怜惜之心勾了起来。

    “谁欺负了你,告诉我!我这就去把他弄个半残,让你开心开心!”一怒为红颜,这话谈逸泽突然明白了。

    “老公,你真的会为我和别人闹得不愉快吗?”说着,顾念兮又憋着嘴,看上去非常委屈的样子,继续道:“还是算了老公,那人怪可怕的。我才不要你为了我惹上那样的麻烦!”

    “说什么话呢!不管什么人,欺负了你的我都不会放过!”看顾念兮委屈的小模样,他感觉心都要碎了。

    “真的吗?你一定会将他弄个半残,让我开心?”听谈逸泽的话,她顿时来了精神。连刚刚眼睛里的水雾,也消失不见了。

    如此的神情,却不知为什么让谈逸泽有种不好的预感。

    但为了女人能开心,还是顺着她的话说:“当然!”

    “那好,老公你现在把自己弄个半残吧!”要是现在半残的话,那就铁定不能折腾自己了!女人的红唇,勾起一抹胜利弧度。

    “什么?”

    “欺负了我的人就是你!你不交代一声就离开了,所以要便半残的人,就是你!快点,让我开心开心!”

    女人得意起来就像是小狐狸一样,唇角刚刚扬起。

    这下,谈逸泽总算明白了,自己被耍了!

    虽然谈逸泽这么多年,面对旁人的时候脸上大多都是带笑的。但所有人心里都明白,他并不是一个表面看上去那样好脾气的男人。这也就造成了多数人,不敢轻易的在这个男人面前造次。

    而这也是谈逸泽这么多年来,第一次被人如此戏弄。而始作俑者,便是身侧眼眸里还闪着得意的小东西!

    “好啊顾念兮,你在耍我!”他凑近,将她小小的身子逼到了边角。

    “我没有耍你,这是事实!而且,这话不也是你自己说的。”虽然有点恶作剧的成分在里面,可这是千真万确的。

    “还不肯承认错误是不是?看我怎么收拾你,小东西……”说着,男人再度欺近了几分。

    而顾念兮也开始感觉到,从这个男人身上不断扩散出来的阴冷气息。

    那仿佛,能吞噬一切的阴冷气息……

    “老公……”顾念兮吞了吞口水不断的后退。

    “现在知道害怕了?”

    “老公,我怕!”好汉不吃眼前亏!

    “怕也没用,看我怎么收拾你!”将她颤抖着小身子躲在床角,他大手一拽便将她带进了自己的怀中。

    四目相对的瞬间,顾念兮感觉男人的黑眸就像是一口寒潭。伺机准备将她吞没。

    “老公,你不能打老婆!”

    男人带着危险的气息靠近。顾念兮的脑子里也不断的闪现各种被谈逸泽残暴对待的场景,背脊一阵荒凉。

    “放心,你老公不会打你。只会……”男人最后贴在顾念兮耳边说的话,听的顾念兮又是一阵哆嗦。

    片刻之后,女人便被男人拽进了被窝里。

    夜色笼罩之下,这个房间又是一室火热……

    这日,又是茫茫大雪。

    顾念兮从办公室里走出来,看到天空飘落的雪花嘴角扬起了一抹轻笑。

    下雪了!

    要是换成前两天的话,看到这么大雪纷飞的日子,她估计又是窝在办公室一阵忧郁。但现在,雪花飘落,却让她的嘴角弧度不自觉的勾起。

    因为……

    “嘟嘟嘟嘟……”手机响起的瞬间,顾念兮就按下了接通键。因为她早就知道,那男人一定会打电话给自己的。

    果然,按下接通键便听到了那犹如大提琴般动听的声音。

    “公司下班了?”

    “嗯!”

    “找处温暖的地方,原地待命!”听着他浑厚的声音,她几乎可以想象着电话那端的那个男人,薄唇跟自己一样勾起。黑眸子里也带着笑意。

    “遵命,谈少!”不知不觉,她也学会了偶尔调傥下这个男人。

    “淘气的小东西,待会看我怎么收拾你!”只顾着和电话里的女人玩文字游戏,却忽略了此刻身侧还有自己的秘书还在身旁。

    当他看到自己从未清冷的面容上,竟然出现了一抹疼惜有加的弧度之时,还以为是自己看错了,不断的揉着自己的眼睛。

    挂断电话,谈逸泽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转身朝着那人笑了笑。意思很明显:对待敌人是要阴狠滴,对待老婆是要怜惜滴!既然被你看到了,自插双目十分钟!

    秘书低语唾骂:痞子!

    谈逸泽挑眉:就是痞子,怎样?不爽多加十分钟。

    秘书赶紧低头:爽了爽了!

    相对于谈逸泽这边的自残气氛,顾念兮这边则压抑了许多。

    因为,顾念兮正在博亚大厦底层大厅等待谈逸泽的到来之时,身后传来了个女音:“顾念兮,我们谈谈!”

    顾念兮转身便看到,一身貂皮大衣装扮的舒落心。

    不得不承认,舒落心的气质很好。一身毛茸茸的灰色大衣的包裹下,女人身上的高贵越发的凸显了。她的日子似乎过的不错,所以年过半百了,肌肤也出奇的好。即便是在如此寒冷的冬日下,她的肌肤还是出奇的雪白光滑。

    “舒姨,找我什么事!”顾念兮淡笑着上前。左顾右看了下,没有发现霍思雨的身影。

    “舒姨,今天怎么没有和霍小姐在一起?”常日里,她们两不是最合拍的婆媳。各大卖场都能看到他们相互搀扶逛街的场景。

    倒是今日,只剩下舒落心形单影只。

    这不禁让顾念兮怀疑,难道霍思雨的身份暴露了?

    “思雨还怀着身孕,这么大的雪要是出了门发生了什么意外可不好!再说了,人家是金枝玉叶,可不像你这样的野丫头能折腾!”

    舒落心的脸上用着最为和蔼可亲的表情,却说着尖酸刻薄的话语。讽刺顾念兮这么大的雪天,还需要在外面奔波劳累。

    有钱人说话明里暗里都是刺,脸上却能保持着如沐春风的表情。这些坏习惯,顾念兮倒也听苏悠悠和自己说过。

    只是没想到,舒落心竟然也是这其中一员。

    “是,我就是劳碌命。因为我觉得,还是踏踏实实的从基层做起的好,我可不希望像别人一样,在陌生的城市,作威作福。到头来要是一事无成的话,那所有的努力都是竹篮打水!”顾念兮说的,是霍思雨!

    最近一段时间,顾念兮也发现了,自己的嘴巴好像变坏了。

    特别是在前一阵子,发现了霍思雨撒下的漫天大谎之后,她拉住了霍思雨的弱点狠狠的奚落了她一次,发现这样能让自己的心情莫名变好之后。

    这一切似乎变得一发不可收拾了!

    不过,这也没有多大的意外。

    就像人们常说的,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和谈逸泽那样的老痞子相处久了,她不变坏才出奇呢!

    “真不知道小泽到底是看上你这没规矩的野丫头哪一点了,竟然还和你领了证。算了,我也没有时间和你计较,我还是开门见山的说吧!”

    听顾念兮的那些话,舒落心是察觉到有些不对劲。

    好像,顾念兮说的话中有话!像是,在隐隐的告诉自己什么东西。

    但想了想,舒落心又不将它当回事。毕竟现在她还是认定了,顾念兮和自己站在对立面,她不可能对自己好!

    可不久之后,舒落心便后悔了。若是自己这个时候想一想顾念兮的话,便会知道了霍思雨的真面目,也就不会执意要谈逸南娶了她了!

    “……”对于舒落心的话,顾念兮没有发表任何意见。

    其实,她也正有此意。

    谈逸泽就快要来接她了,她可不想在这里和舒落心浪费时间。

    “这个,你拿着!”

    说着,舒落心从她的名牌包里掏出了一张纸,塞到了顾念兮的手里。

    “这是……”

    这是顾念兮第一次见到支票!

    看着这上面一个“2”,还有后面五个零,她也有些吃惊。

    20万,这相当于自己几年的工资!

    没想到,这舒落心还挺有钱的。

    不过,她这是打算做什么?

    顾念兮可没有傻到会认为,舒落心这是在拿零花钱给自己。

    “舒姨,念兮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废话我也不想多说什么了。你离开谈家,离开小泽,这20万就归你了!”

    舒落心的架势,真的有种阔太太的风范。

    “舒姨,为什么你就那么不待见我,为什么你就那么不希望我和我老公在一起?”明明,她和谈逸泽住在另一处。能到谈家的机会,少之又少。

    再者,谈逸泽根本就不是舒落心的亲生儿子。

    从她日常对待谈逸泽的态度便可看得出,谈逸泽的死活也和她没有关系。

    可她,为什么会无端端的拿出二十万来打发自己?

    “顾念兮,不是我不待见你。而是,你根本就没有资格在这个谈家。若不是当初小泽先斩后奏,先和你领了结婚证,你以为他爷爷和爸爸,会那么轻易的答应你进谈家的门,你以为,你的出生能配得上谈逸泽?我告诉你,你少做梦了!”

    “我配不上谈家的人,那谁配得上?难道,霍小姐就配得上?”和什么样的人相处久了,连表情也会有些相似。这不,当舒落心嘲讽着顾念兮的时候,女人挑眉冷嘲热讽的样子,还有高人一等的架势,和谈逸泽的如出一辙。

    “废话,思雨当然配得上。人家可是堂堂正正的州长千金,而你?你是路边的野花野草,一抓一大把!要挑出比你好的,一大堆!你还是趁着现在我给你钱,给你面子离开吧。不然等到小泽也玩腻你了,将你扫地出门,那可就难看了!”舒落心趾高气昂的说着,企图不让自己的架势落败于顾念兮。

    只可惜,当她说出这一番以为会激怒顾念兮,或是打击顾念兮的话之后,等来的却是顾念兮一脸意味不明的浅笑。

    “舒姨,您这么一下子给我二十万,好多钱呐!是不是,是不是可以买件像你身上那样的衣服?”顾念兮玩味似的玩着自己手上的那张支票。

    舒落心虽然听她的话,摸不透她的情绪,还是点头道:“那是。这一件最多也就几万块,还可以买好几件!”

    顾念兮说的是她身上这一身貂皮大衣。舒落心自然知道。

    不过这话也让舒落心对于顾念兮多了一份鄙夷:拜金女!

    怪不得,会勾搭谈逸南不成,立马就攀附上谈逸泽!

    想着,舒落心又不屑的看了她一眼。

    其实,她之所以拿出这二十万,打发了她。当然,不是为了谈逸泽!为了和自己没有半点血缘关系的谈逸泽如此大费周章,她才不屑。

    她这么做,无非是为了自己的儿子。

    一见到顾念兮,谈逸南就跟丢了魂一样。若是顾念兮三番两次的出现,那岂不是更糟?

    再者,年底快到了。

    到时候,谈家的聚会是免不了的。若是顾念兮再度出现在小南面前的话,那岂不是又要大乱了?再者,谈逸南没准还真会为了这只狐狸精,抛弃州长的千金!

    为了防止这种事情的发生,舒落心才会决定拿出自己的私房钱来打发顾念兮。

    当然,这只是一部分。

    因为舒落心觉得,就顾念兮这样没有见过世面的野丫头,这二十万足以!

    而顾念兮的红唇,又不不咸不淡的飘出这么一句:“哟,还好几件!”

    听上去像是很开心,很憧憬。但看她的表情,又好像不是。

    顾念兮,到底在玩什么把戏?

    舒落心没有什么性子了,直接道:“若是喜欢这样的衣服,就收下支票,赶紧滚出谈家!”

    可在舒落心的眼眸下,这个女人却突然说:“不,舒姨。”

    而后,她又将刚刚自己给她的那张支票,塞回到她的手上。

    然后,顾念兮又对上了舒落心那张充满疑惑的脸,巧笑颜开道:“舒姨,您一下子就能从身上掏出二十万,而且看样子还不需要惊动家里的人,这说明这仅是您的私房钱。您一个私房钱都这么多,那谈家的财产岂不是更多了?”

    说到这的时候,顾念兮又眨巴了一下无辜的大眼,继续道:“如果谈家那么有钱的话,我霸住谈逸泽,怎么说将来也能得到一部分的遗产。再怎么说,也不止这个数了吧?您说我要是现在收下了这点钱,然后离开的话,那岂不是很亏?”

    巧笑颜开的她,就像是一朵美丽的玫瑰。

    美的,惊心动魄,能轻易的掠夺人的神志,让人不能自拔。

    可玫瑰,却是带刺的!

    而当下,舒落心便是被这朵美丽玫瑰的毒刺伤到了!

    “你……你这个狐狸精!你简直不可理喻!”舒落心本想着拿着钱打发了顾念兮,却不想被她反摆了一道。

    当下,气愤懊恼,已经不足以表达她此刻的心情。

    “舒姨,我一不抢别人的男人,而不做偷鸡摸狗的事情,您这‘狐狸精’的称号,念兮受不起。还请您收回去!”

    顾念兮说着,又冷冷的睨了一眼舒落心。她自然流露出的优雅,连舒落心都不及她的十分之一。

    见证舒落心的脸色,从刚刚的苍白到现在的发黑之后,女人继续开口道:“若是舒姨没有其他的事情的话,念兮就先走了。我老公说了,今天下班会来接我。若是她看到我和您在一起,聊这些闲言碎语的话,恐怕他会不高兴吧!”顾念兮又开了口。

    之所以拿谈逸泽出来,就是因为顾念兮有好几次都观察到,舒落心虽然对谈逸泽不是那么好。却也不敢和他正面对抗上,这大概是因为谈逸泽的身份吧?

    果然,在她的一番话之后,舒落心沉默了。

    而女人也在注意到舒落心的反映后,红唇勾起。错开了舒落心的位置,她慢步离开了。

    而被留在原地的舒落心,只能无奈的看着那美丽的女子,从自己的面前离开而不甘愿的握紧了手上的包包!

    顾念兮,钱也打发不了你?!

    软硬不吃,难道真的没有什么方法将你给弄走?

    “老公,这里!”从博亚大厦出来,顾念兮一眼就认出了不远处正在靠近的车子,连忙招手。

    “快上来!不是叫你找处温暖的地方,原地待命吗?怎么跑出来了?回家以后,接受处罚!”顾念兮上了车,车上的男子一脸严肃的说着这话。但那只爬上了她肩头的那咸猪手,却泄露了某个事实!

    看留言,很多亲都关心念兮和悠悠有没有见面。这个快到了,思密达!留言明天再回复,今天有点事情。
(快捷键 ←) 上一章 加书架 目录 投推荐 下一章 (快捷键 →)

推荐:青春荷尔蒙 分手妻约 超级学生 拽丫头惹上酷总裁 很纯很萌哒 我的漂亮同桌 老子是富二代 女王凯旋 匹夫无罪 情深如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