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 都市言情 > 大隼宫女
大隼宫女 / 舒慕兰

97、妻妾之争

    暮云有些摸不着头脑,疑惑的回头看了看身后的顾儿,顾儿似乎很窘迫,低下头,极想要劝暮云离开。

    那三个女人还在不住的打量着自己,这眼光看着很不舒服,暮云也不客气起来,“你们三个人,有事说事,没事就请回吧。”

    那个穿蜜色雪缎的女人看上去似乎是她们的头,她珠钗满头,几乎要完全遮盖住头发了,显得很是富贵妖娆。她上前一步,下巴略扬,对暮云说:“你来这里多长时间了?”

    暮云没有立即回答,同样也上下打量着问自己话的女人,顾儿看着情形不对,忙上前低声替暮云答道:“回夫人的话,钟小姐来这有几天了。”

    那夫人劈面蹙眉过来,“没规矩,主子都没有问你,胡乱答应什么?”接着问暮云,“既然已经来了几天,为何不去正堂请安磕头,倒叫我们先来了?听说还是名门小姐,怎么你在家时你娘没有教过你规矩吗?”

    暮云大致也能够明白这群女人的来意,只觉得十分无厘头,不想做多纠缠,便转身翻了个白眼,说了声,“神经病。”便要扬长离去。

    那几位今天原本是要来立个下马威的,胸中将教训抵损的话早早准备好,没曾想还没开始便要吃闭门羹,都有些意外,面面相觑,回过神来之后赶紧三步并做两步过来堵住暮云的去路,推开顾儿,将暮云团团围住,一副不达目的不罢休的阵势。

    “真是个没教养的野丫头,不知道大人看中了你什么,要胸没胸,要屁股没屁股的,长的一副尖嘴猴腮,一脸克夫相!”

    “就是,大人一连好几天巴不得天天往这跑,我们还以为这里藏了个天仙似的美人呢,眼巴巴的来瞧着,真叫人失望。”

    顾儿在一旁急的都要哭了,暮云也快被这群女人身上浓重的脂粉气味熏晕,便问道:“我说,你们都是姚俊臣的女人们吧?你们今天过来找我麻烦,他知道吗?”

    那三个女人听了果然一怔,很快反应过来,冷笑道:“哼!狐媚子野东西,竟敢拿大人来压我们,我看你还不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呢!”

    暮云本来是不想惹事的,但也不怕被事情缠上,这些女人太过胡搅蛮缠,非要在自己跟前闹,那就跟她们奉陪好了。

    暮云双臂环胸,一副完全不将她们放在眼里的摸样,轻声笑道:“我自然是知道自己的斤两,可你们也知道吗?”

    见女人们听得一头雾水,暮云又啧啧说道:“我一看你们这些人啊,真是同情极了,想必姚俊臣在家里都不怎么正眼瞧你们吧?因为你们在家里得不到男人的爱,才会来这里找我麻烦,以为把我摆平了,你们男人就会回到你们身边?哼,一群蠢女人,连敌人是谁都分不清,蠢死了。”

    那群贵妇人本来是来兴师问罪的,哪里想得到反倒受了一通数落,肺都要被气炸了,一个个几乎都要挽起袖子上来跟暮云干一架。

    “贱蹄子,竟敢教训起我们来了,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了。”

    暮云淡淡的看着眼前三个人,没有半点惧怕神色,神秘笑着说:“你们一定不知道我是怎么把你们的姚大人抢过来的,我实话告诉你们吧,姚俊臣如今被我吃的死死的,我若不放他,他是不会回去找你们的。”

    三人都是你望我我望你,其中一人愤恨道:“两位姐姐,别听这贱蹄子胡说,不给她点教训,我们今儿个算是白来了。”

    暮云立马接口说:“这位姐姐,如果我猜的没有错,姚俊臣起码有三个月没跟你上床了吧?”

    在场的所有女人一听都羞红了脸,顾儿这个还没嫁人的黄毛丫头更是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暮云笑道:“你看你这幅样子,男人见到了躲都躲不及,哪里还会跟你亲近。”

    “真是不要脸,大人竟然被你这样的贱人狐媚住,真是家门不幸。”

    暮云立即反驳过来,“姚俊臣身边有你们这些闲着没事只会为他找麻烦的女人们,才是家门不幸呢。我问你们,你们这几个中间有哪一个可以打包票说姚俊臣爱你们的时间超过半年的?我想绝对没有吧,不为别的,就为你们长得丑,心更丑,男人哪里会喜欢?”

    顾儿在一旁偷偷发笑,夫人横眉怒看了她,她立马吓的浑身直打哆嗦。夫人定了定神,紧盯着暮云的双眼,说:“你既然做了大人的女人,就该守我们府上的规矩,我今儿个要动用家法来教训你。”

    见惯了大场面的暮云自然对这个是不屑一顾的,她翻白眼说:“教训个屁,你别太把自己个当回事了,你要真的敢,也不会背着姚俊臣偷偷过来了,我可告诉你们,我是姚俊臣用八台轿子请过来的客人,我要是有什么损伤了,哼,你们自己掂量着办!”

    说完便不等女人们醒过来,快步走回房中,跟顾儿一起紧紧关上了门,仔细聆听外面的动静,那群女人似乎觉得今天损了面子,仍在外面骂骂咧咧的不肯马上离开,暮云便找出自己的小刀揣在袖子里,不说别的,关键的时候拿出来吓唬她们也足够了。

    好容易耳根子清静下来了,暮云在床上蒙上被子装睡,心想,这日子可不能在这里荒废掉,得赶紧溜出去才行。不知道怎的,就睡着了,也不知道睡了多久,隐约觉得身旁坐着个人,便一个激灵坐起,原来是姚俊臣。

    “喂!你干嘛要在这里装鬼,吓死人了好不好?”

    暮云才发现,现在外面已经漆黑一片了,屋里虽然点了灯,可仍是背对着姚俊臣,他脸上的轮廓看得不是很清楚,但能够感觉到他在微笑。

    “你不是胆子很大吗?今儿把我的妻妾们都得罪光了,看你日后怎么办?”

    暮云揉揉眼睛,还没反应过来姚俊臣话里面的意思,慢吞吞的掀开辈子下地,要伸脚穿鞋,一面喊顾儿给自己倒水过来。

    姚俊臣笑道:“顾儿被我支走了,现在这里只剩下我们两个人。”

    暮云不明就里,有一丝警觉,说:“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姚俊臣突然伸手紧抓暮云的手,说:“要不是今日这一闹,我甚至还不知道你竟然已经对我这么上心,真不枉费我大费周折的让你来到这里。”

    暮云迅速抽开手,大声说:“你胡说什么呢,谁对你上心了,快给我让开。”快速穿靴下地,自己去桌边倒了杯水喝下。

    “是我理解错了吗?你若不在乎我,她们怎么会说你故意耀武扬威?”

    暮云嗓子干得发痒,刚刚喝下一杯凉水,正说不出的畅快,听了姚俊臣这话,差点没把第二口水喷出来,扭头过来,眼神发笑的看着他,说:“难得啊姚大人,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难道是你对我上心了?”

    “我……”

    大约觉得自己这样很没面子,姚俊臣又昂然恢复了往日的骄傲神情,说:“我也就是听顾儿说你今天被我的妻妾气的病倒了,好心过来看看,你没事那我先走了。”

    暮云点头笑道:“嗯,慢走。”

    “你……”

    暮云睁大眼睛,问:“你还有事吗?”

    姚俊臣气呼呼的拂袖离开,他还没走出门口,就听到暮云在身后一阵狂笑,更觉得丢脸,便加快脚步消失在夜色中。

    暮云垂眸凝思,被自己心里的想法吓了一跳。

    如此桀骜不驯的姚俊臣,我是怎么就招惹到了他?他那么自负的一个人,必定是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我要怎么才能够从这儿脱身?

    正想着身后又有了动静,想必是姚俊臣气不过,又过来纠缠。暮云收起心虚的面孔,故意蹙目头也不回的问道:“姚大人还有什么事吗?已经这么晚了,有话也请明天说吧,我要休息了。”

    身后没有回应,那脚步声却是越来越近了,暮云忙回身,却被吓了一大跳,眼前的人完全没有见过,是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蒙着面孔,一身黑衣,手中明晃晃的尖刀划破昏暗的房间。

    “你是谁?”

    暮云大声叫道,一边迅速跑到三步开外的书架上,搬起案上的花瓶护在胸前。

    那人像是职业杀手,眼神凌厉又冷清,根本不答话,一个箭步上前,长刀已经将暮云刚刚站立的地方劈了个深缺。

    “你为什么要杀我,你是谁派来的?”

    暮云很迅速的联想到早上来的那一帮女人们,难道她们回去之后想不通,雇佣了杀手过来?

    杀手步步紧逼,暮云一边躲一边随手抓起能丢的东西朝那人身上扔过去,一时间屋里的玉器瓷瓶都被摔了个粉碎,暮云大喊着救命,再没有救兵过来,这小命就要玩完了,不由得想起那日在宫中,萧逸哲从天而降救下了自己,今天还会不会有那样好的运气?

    “好汉,你今日若真要取我性命,还望你能够叫我死的明白些。”
(快捷键 ←) 上一章 加书架 目录 投推荐 下一章 (快捷键 →)

推荐:青春荷尔蒙 分手妻约 超级学生 拽丫头惹上酷总裁 很纯很萌哒 我的漂亮同桌 老子是富二代 女王凯旋 匹夫无罪 情深如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