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 都市言情 > 大隼宫女
大隼宫女 / 舒慕兰

96、雪藏

    一连几天暮云都不愿意开口说话。

    这四方幽静的京郊别院,是姚俊臣的私人宅邸,里面只有为数不多的几个佣人,但都勤快本分,连日奔波劳碌,这里倒是一个居住的好地,只是暮云不明白姚俊臣为何不直接将自己押入宫廷,而是雪藏在这里。

    但有一点,暮云在心里拍手称快。昭云死后,萧隐是被姚俊臣着人反绑着,用烈马拖拉回来的,听说解开绳子的时候,萧隐几乎奄奄一息了。

    伺候暮云的小丫鬟顾儿长得眉清目秀,圆鼓鼓的脸红扑扑的,看上做最多十五六岁的摸样,暮云心疼她,对她很客气,一来二去,这丫头在暮云面前逐渐大胆起来。

    “钟小姐今日可算是吃了整整一碗饭,这可真是好。”

    暮云放下碗筷,瞅了一眼顾儿,面冷说:“你每日都会将我的举动汇报给姚俊臣吧?”

    顾儿先是一惊,像是做错事一眼的低下头来,说:“姚大人也只是关心小姐,没有其他的意思呢。”

    暮云点点头,说:“那你便告诉他一声,就是说我要见他。”

    姚俊臣既然这样费尽周折的将自己囚禁在此,又事无巨细的照顾着,一应吃穿用度都捡着上好的给,自然是有用得着自己的地方,这个时候不端着点,还等什么。

    顾儿垂着头偷偷瞄了一眼暮云的脸色,只得乖巧的行礼称是。

    夜色蒙蒙的时候,暮云正准备就寝,听到院子里面有动静,便重新穿戴好打开房门,才出里间,便正好跟顾儿撞了个照面。

    顾儿身后还跟着一人,暮云看清楚了是姚俊臣,一脸风尘仆仆的,先是有些意外,早上才说要见他,晚上他就赶了过来,什么时候自己变得这么重要了吗?

    “姚大人这么晚了还过来?”

    姚俊臣一边脱下身上的袍子递给顾儿,一面说着:“钟小姐说了要见我,我当然要着急赶来。”

    暮云觉得这话不冷不热的,听着刺耳,便白了一眼他,并不答话。

    顾儿接过袍子很快便退下了,姚俊臣找了个椅子坐了下来,望着暮云笑道:“在这可还住的惯?这里虽然不比京城富贵奢靡,难得的是风景好又安静,对调养身体极有帮助。”

    本意要他来,是要兴师问罪的,现见他如此,这语气却是硬不起来,暮云只好低头说:“多谢大人关心。”

    “正好,我今天也打算过来告诉你一件事,我们俩这也算是有默契了。”说完便指了指身旁的位置,示意暮云坐下。

    暮云轻移步子,坐在姚俊臣不远处,中间隔着一个空位,却不看他,低头说:“那么大人请先说吧。”

    姚俊臣只好作罢,单手撑头,含笑道:“我偏要先听你说。”

    暮云眼光瞥向别处,射出一丝不耐烦,姚俊臣像是读懂了暮云的意思,忙笑道:“我找到你娘亲和妹妹的下落了。”

    暮云眼中一喜,忙侧头过来,急切道:“你说的可是真的?”

    姚俊臣看着暮云笑道:“我什么时候骗过女人?”

    暮云又疑惑,“不知道大人有此举动是何用意?”

    姚俊臣摇头,一脸受伤的表情,笑道:“见你终日闷闷不乐,难道我就不能够做点让你开怀的事情吗?”他笑看暮云,“看你眼中对我尽是防备,可知道以前我在你心中的印象可是有多差,这可怎么得了?”

    暮云越发一头雾水,没有答话。

    反倒是姚俊臣有些意外,说:“难道你不想立刻见到她们吗?”

    暮云淡淡说道:“大人若愿意安排,暮云自然能够得见,又何必多次一问?”

    姚俊臣接连被堵,心里有些不痛快,问:“你刚刚不是说有事,且说来听听吧。”

    暮云点点头,一脸诚恳,问:“暮云这几日在府上叨唠,心中有愧,方才又听闻大人已将暮云心中最为牵挂之事解决,个中恩惠,暮云担心无以为报,不知暮云有什么可以为大人效劳的,大人尽管明说,但凡暮云能够做的到,必定不会推诿。”

    姚俊臣细细品味出暮云这话虽然说得客气,却也透着拒人千里的意思,便冷笑道:“你是在问我为何会把你带到这个地方,而不是将你交给太后发落?”

    见姚俊臣变了脸色,如今仍是有求于人,不好太过撕破脸面,暮云只好赔笑道:“大人说的是哪里话,大人做事自然有大人的用意,暮云又怎敢妄加揣测。”

    姚俊臣想了想,说:“你可还记得,你欠我一个人情?”

    暮云想了想,好像确实有这么一回事,御驾亲征那一日,多亏姚俊臣高抬贵手,这才能够顺利出宫去。可是想想萧逸哲被姚俊臣伤成那样,暮云心里不免又来气,说:“大人如今有何吩咐,直说便是。”

    姚俊臣微笑着点点头,说:“我希望你能够长久的住在这里,好好将养身子,外面的任何事情都不必理会,凡是有我替你打理。”

    暮云怔怔的抬头看着姚俊臣,无法理解他这话中蕴藏的意思。

    不待暮云发问,姚俊臣又自顾自的说:“你别多想,我也只是看着你家一夕之间遭遇变故,想着你我总能够说的上话,能帮点是点。”

    暮云心中升出一丝暖意,很快便消融下去,她静静的问:“这么说来,大人当暮云是朋友了?”

    姚俊臣眼中像是泛出希望一样,直点头,神情就像是一个孩子陡然看到了糖,暮云躲开姚俊臣这火热的眼神,仍是淡淡说:“如果大人真当暮云是朋友,那暮云也领大人这份心,还望大人能够放暮云出去,感激不尽。”

    “你要出去干什么?外面兵荒马乱的,你一个女人……”

    他像是意识到了什么,突然抬高声音问道:“你还想要去找他?我告诉你,他现在已经不是什么皇帝了,他是个废人。”

    暮云不可置否,眼神凛冽看着姚俊臣,突然冷笑起来,笑意冰寒彻骨,直让姚俊臣心里发蹙。

    “我早知道大人不会真的当我是朋友,才不过几句话的功夫,便原形毕露。我原想着你可能也是身不由己,若你能够心诚,我便也不会同你计较那日的事情,想着想来,你该是故意要置我们于死地,既然如此,那你还跟我啰嗦什么,要杀便杀吧。”

    姚俊臣突然拍桌站起来,在寂静的深夜划出一声刺耳的声响,暮云毫无防备,几乎吓了一跳。

    “真是不知好歹,枉我一片好意!”

    暮云还只当后面还会有什么不中听的话,却见姚俊臣气呼呼的走出门去,脚步声很快被静夜消弭,就像没有来过一样。

    不管了,既然他不放,那么改日我趁人不备,自己逃走了算了。

    很快暮云就发现,要想从这里逃走几乎是不可能,这里地处偏僻,周围仅次一户不说,在这四周还驻守着几重护卫,个个器宇轩昂不苟言笑,叫人连上前攀谈的勇气都没有。

    而且问询这里的佣人,个个都是一问三不知,不知道姚俊臣平时是怎么教授他们的,嘴巴都严得很。一来二去,暮云也泄气了。

    正愁着,这天院子里突然来了几个生人,四开小院瞬间热闹起来,暮云放下手中的书本,站起身来透过窗户眺望过去,假山后头叽叽喳喳的,像是有女人说话的声音,暮云不免好奇,便起身准备出门看看。

    谁知刚掀开帘子,便见到顾儿急急忙忙的跑过来,差点没有跟暮云撞着,一见暮云,也来不及行礼,就拉着她的手准备跑,暮云不明就里,问:“出了什么事?刚刚来的可都是些什么人?”

    顾儿着急说道:“小姐别多问了,快些藏起来才好,若是一会有个什么好歹,奴婢不好对大人交待。”

    暮云一听,心里更加疑惑,脱开手,问:“你都不跟我把话说清楚,我怎么跟你走?我倒要看看来的是何方神圣。”

    “小姐……”

    顾儿想要过来拉扯不及,暮云已经朝前面走去了,顾儿无奈叹气,也只好跟了过去。

    院子中间站着三个花团锦簇的女人,头发挽起,应该是结过婚的,长得也都还算是眉清目秀,只是眉眼之间多了些俗气,在皇宫中见惯了美女的暮云,自然不会觉得眼前三个刻意打扮过的女人有多美。

    这三个女人一见暮云,却像是猫见到了老鼠一样,不约而同的过来围着她,将她从头到尾一阵打量,眼中全是不屑神情。

    暮云对这突如其来的打量有些不满,仍是客气问:“三位有什么事?”

    其中一位身穿蜜色雪缎的女人并不理会暮云,而是劈面问暮云身后的顾儿,“刚才你还敢对我们推诿,日后有你好果子吃。”

    暮云更加疑惑,正好开口问,又听另外一个女人接口过来,说:“姐姐,难道这个贱人就是大人藏在此处的相好?”

    另一个马上过来搭话,“不是她是谁?还以为是什么天仙,眼巴巴的赶过来却只见到一个庸脂俗粉,真是可笑。”

    说着三个人都仰天大笑起来,对暮云是满满的不屑一顾。
(快捷键 ←) 上一章 加书架 目录 投推荐 下一章 (快捷键 →)

推荐:青春荷尔蒙 分手妻约 超级学生 拽丫头惹上酷总裁 很纯很萌哒 我的漂亮同桌 老子是富二代 女王凯旋 匹夫无罪 情深如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