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 都市言情 > 大隼宫女
大隼宫女 / 舒慕兰

95、飞蛾扑火

    昭云已经气得几乎要晕厥过去,暮云突然很想下去扶上一扶,偷看了那两旁的士兵,只好作罢。

    姚俊臣摇头笑道:“你说的好处太远,我若帮你,你现在可给我什么?”

    萧隐脸色犯难,知道对方是存心为难,目光突然定落在昭云那张惨白的脸上,突然恍然大悟,对姚俊臣拱手说道:“若大人不嫌弃,这美若天仙的昭云小姐就归大人所有。”

    “什么!”

    暮云随昭云一同惊讶,萧隐竟然不要脸到这种地步,可真跟钟守有过之而无不及,难怪两人会走到一起。

    姚俊臣也感到颇为意外,看了眼昭云,笑道:“昭云小姐确实闭月羞花,但君子不夺人所爱,再说她是王爷的女人,我怎敢染指?”

    “你……不是人!”

    昭云全身发抖,憋了半天只说出了这么一句话来,她已经泪如雨下,万念俱灰,暮云真担忧她会突然自寻短见。

    萧隐像是没听到昭云的呼喊,仍对姚俊臣说:“大人言重,俗话说妻子如衣服,兄弟如手足,若昭云能弥补你我兄弟之间的嫌隙,让我割爱又如何?再说她此刻已经成为败家之犬,若能得大人看中收入房中,也是她的造化了。”

    暮云实在听不下去了,站出来不顾士兵拉扯冲萧隐吼道:“大丈夫不能保全一女子,都没有面目见人,而你为了自己的荣华富贵就能够那么轻易牺牲掉深爱你的女人,奴颜婢膝,无情无义,怎么不如直接去死了算了!”

    见惯了暮云温柔顺从的面容,此刻听她一语中的直戳自己的言行,萧隐不由得又急又怒,喝道:“这里面有你什么事?还不快给我退下!”

    暮云板脸对喝道:“你算个什么东西!我凭什么要听你的!”

    “你……”

    昭云似乎感激的看了眼暮云,站立不住欲欲跌倒,暮云忙上前去搀扶,士兵欲上前阻拦,见了姚俊臣的眼色,也自觉后退。

    暮云扶着昭云,感觉她全身瑟瑟发抖,能理解她此时的心境,劝慰道:“姐姐,别太难过,他不值得你为他这样。”

    昭云面色木然,完全没有听进去暮云的话,突然神情一泯,削尖了脑袋就要往帐篷中央摆放着一尊三角青铜鼎上撞去。暮云心叫不好,想要劝阻时已经来不及,只拉住她的衣摆角。

    “姐姐!”

    还好身后尚有几名士兵见状上前阻拦,昭云只有额头一角受到了些轻伤,大约是精神受阻,整个人倒地晕了过去。

    暮云上前跪地将她抱在怀里,恶狠狠的盯着萧隐看了一眼,萧隐大约也没有意料到会有这样的变故,有些心虚的低下头来。

    冬日暖阳,在空旷的地面行走,感受阳光温暖,这感觉确实很舒服,暮云换上了一身便衣,虽然还是男装,却比之前那厚重不便的盔甲要好得多。

    何况现在还能够安稳的坐在轿子里面,作为一个囚犯,这待遇已经是相当的好了。一同在轿子中的还有昭云,那位萧王爷已经不知道哪里去了,听说他在这里并不受人待见。

    昭云在一旁闭眼一副昏昏欲睡的摸样,眼角却不时有泪珠滚落下来,暮云见了直叹气,知道这个时候她必定是十分清醒,没有半点睡意的。

    便有意无意的对她说:“昭云,我知道你此刻心里一定十分难过,我也不会宽宥别人,只知道女人若是为一个不爱她的男人伤心流泪,是最最不值得的事情,因为那个人根本不会因此多看你一眼,不会心疼你一分,你又何苦自暴自弃?”

    见昭云并没有回应,暮云又接着说道:“我们如今被姚大人擒获,回京之后生死难料,福祸难测,与其有心思缅怀感伤,还不如好好思索一下接下来该怎么脱身,我想,这个世界上,除了那个负心人之外,一定还有更值得你活下去的理由,你说是不是?”

    自从进了轿子就没说过话的昭云此时微微睁开眼睛,像是在自言自语:“我生而就是为着别人而活,如今家破人亡,又遭背弃,哪里还有什么理由苟且偷生?”

    暮云知道她刚收到双重打击,此刻说些丧气话,也是情有可原的,便顺着她好言安慰了几句。

    昭云叹口气,双眼无神,喃喃看着前方,说道:“还以为此生能够挣脱枷锁,看来即便是死,也不能逃离那片方寸之地了。”

    暮云只听得这话中满满的悲戚,不明白其中的意思,也不想细究,见昭云愿意开口,便试探着换个话题转移注意力,便问:“姐姐,你可知道爹爹和姚氏父子之间的关系?说给我听听好不好?”

    昭云抬眸看看暮云眼光暗淡,轻声问:“你是想要知道萧王爷的事情吧?”

    暮云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心叹着原来昭云也不仅仅只有美貌而已,在这个时候还能够有这样冷静的判断。她之所以沦落到这样的地步,只因为用情太深,所托非人。

    昭云叹气道:“也罢,如今告不告诉你,都没什么打紧的。”她顿了顿,说:“萧王爷原名萧逸轩,是当今皇上的亲哥哥,只做了几个月的皇帝,就被太后拉下来,说是因为太聪明,太后不好控制,这才废去了他的帝位,改名萧隐,赐封岭南。我是在大约三年前第一次得见王爷,那时他悄然坐在石桥上轻声吹笛,笛音悠扬婉转,如泣如诉,听得我几乎痴了,从那以后,他的面容便在我心中抹灭不去。”

    暮云明白昭云此刻的心情,留恋过去的美好岁月,很大程度上已经知道今非昔比,再也不能回去,所以便静静在一旁倾听着。

    “当时爹爹还不允许我跟他走得太近,但我几次探听到爹爹与他之间有某种共识,一旦达成,我们便终身富贵无尽,当时我真觉得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运的人,我便放心把自己交给他,相信他对我说的每一句话,甘愿为他说服我爹爹,拼命抗拒爹爹为我安排的入宫选秀,爹爹终究疼我,便让你代替我前去。”

    说到这些,昭云眼中又泛出一丝雾气,触动了伤心事,暮云只好握紧她的手,能不能够挨得过情殇的打击,全凭个人自己的造化了。

    昭云感觉到暮云的善意,像是有些内疚的看了一眼暮云,接着说:“想来,的确有些对你不起。”

    暮云有些意外,笑道:“姐姐,事情都已经过去了,就不要再提了。”

    昭云难得冲暮云笑了笑,暮云只觉得这笑容真是美极了,肤如凝脂,眼角弯弯之间诗情画意毕现,关键是如今的温柔姿态,让她的美丽更多几分,她真是难得的美人。

    “爹爹原也有自己的打算,也不是事事都依我,可我不在乎,现在想起来当时可是被迷晕了双眼,怎么就偏偏一心向他?若不是我时常在爹爹面前规劝,爹爹或许就不至于急于求成,同太后姚相闹翻,也就不会有今日的杀身之祸了,这一切的一切,我才是罪魁祸首,该死的人应该是我才对……”

    她话到半头,声音已然哽咽,趴在暮云的腿上不住哭泣,暮云对她说的话还没有完全明白过来,只是看着她伤心,自己心里也不好受,只好轻声安慰着。

    哭了一小会,昭云慢慢爬起身来,伸手抹干了眼泪,望着暮云说:“姐姐欠你太多,只盼着你日后万事顺利,我也便能够安心了。”

    这姐妹真情实在是太难得了,暮云本身就是一个重感情的人,若有人真心相对,她也必还于真心,此刻两人敞开心扉,前程恩怨再也不提,这感觉真是酣畅淋漓。

    全军驻地休息之时,暮云扶着昭云下车,几次跟昭云说话,都发现她心不在焉的,反应迟缓,像是在找什么东西。

    “你是不是晕车了?要不然我去给你弄点水来喝?”

    昭云先是摇头,又用力点头,倒弄得暮云一头雾水,摇了摇头,还是回车上去取水下来,谁知还没有找到水壶,便听到窗外一阵惊呼,忙探头出来一看,原来是昭云像发了疯一样的冲向萧隐,手中像是紧握着一样利器。

    “不好!这丫头想不开。”

    暮云忙跳下车来,就要帮着上前拉扯,却被姚俊臣拦了下来,暮云急道:“大人快帮着拉住她呀!”

    姚俊臣似乎无动于衷,冷眼看着面前这一幕,却牢牢拉住暮云,不让她动弹分毫。

    暮云眼睁睁的看着萧隐轻而易举的控制住昭云,并将一道寒冷的刀光直刺入她的胸口。

    “萧隐你这个王八蛋,你不得好死!”

    暮云脱口而出,万万没有想到这一幕悲剧在自己面前出其不意的上演,原只以为昭云心里气不过,只是要好好教训一下萧隐而已,却没想到她当真这么拼命。

    泪水已经夺眶而出,生生见到昭云慢慢回转过身子,胸前浸染上一大片鲜血,像是正在慢慢开出一朵美妙的曼珠沙华,她脸色惨白的对着暮云慢慢展开微笑,似乎在轻轻点头,叫暮云不必挂念。

    暮云注意到,昭云手中空空,根本没有任何足够伤人的东西。
(快捷键 ←) 上一章 加书架 目录 投推荐 下一章 (快捷键 →)

推荐:青春荷尔蒙 分手妻约 超级学生 拽丫头惹上酷总裁 很纯很萌哒 我的漂亮同桌 老子是富二代 女王凯旋 匹夫无罪 情深如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