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 都市言情 > 大隼宫女
大隼宫女 / 舒慕兰

93、迂回

    今天天气还算是暖和,没什么风,似乎有开春的迹象。一路上昭云都刻意横在暮云和萧隐中间,生怕一不留神就让他们两个人勾搭上了。

    如果说暮云以前只觉得昭云是一个貌美心恶的娇小姐,那这一路上的相处,暮云只觉得昭云是一个可怜人。

    不知道萧隐以前是用什么方法来打动她的芳心,可是看萧隐现在对待她的态度,他根本就不爱她,或者说爱的没有那么彻底。如果一个男人让自己的女人这么没有安全感,那就根本不是爱。

    “姐姐,走了一路你也一定口渴了,喝点水吧!”

    三个人走过山林,暮云见从山石之间倾斜下来的泉水还算干净,自己用葫芦装了些先喝了几口,见到昭云一副快要累的趴下的摸样,便好心递了过来。

    自己单枪匹马的,要示弱,这戏就得做的足一些。

    昭云白了一眼暮云,偷偷看了看在不远处寻找柴火的萧隐,小声盯着暮云说:“我可事先告诉你,南哥心里可只有我一个人,他这个人生性豁达,不拘小节,你可不要以为他对你有好感,我向你保证没有,绝对!”

    暮云迎着昭云的目光,只是静静的看着她,并没有立即答话。她见昭云如此紧张萧隐,当初甚至不择手段也要放弃即将入宫选秀的机会,只为了跟他在一起,而萧隐能够给予她的,却仅仅只是一个永远都无法兑现的承诺,只觉得她真是红尘中一痴傻人。

    “你看着我做什么。”

    昭云被暮云瞧的不耐烦,嘟囔着,却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先低下了头。

    这一低头之间,多了几分小女儿的情态,暮云心软了,柔声问道:“姐姐,你对萧隐如此钟情,可他对你也是这样的吗?”

    这句话问到昭云心里去了,她倔强的回道:“好男儿志在四方,他心中有鸿鹄之志,自然不能够事事依我,我又何必学那些目光短浅的妇人同他计较?”

    暮云笑道:“你不同他计较,却同我计较,只因他多看了我两眼,对吗?”

    昭云警惕起来,冷眼说道:“钟暮云,你到底想要说什么?”

    这时,正专心用剑砍枯树枝的萧隐像是听到动静,往这边看了一眼,对上了暮云的视线,冲她微笑了下,暮云也低头抿嘴含笑,十分娇羞的摸样,萧隐满意的又回脸过去,继续伐树。

    “其实你心中未必不会明白,萧隐心中根本就没有你,否则怎会如此不在乎你的感受?”

    不等昭云发怒,暮云先伸手按住她的胳膊安抚道:“我说这话并不是要故意挑衅你什么,你我一夕之间已经家破人亡,你终究是我姐姐,我只是不忍心看着你越陷越深。”

    听到家破人亡这几个字,昭云眼中果然泛出一阵迷雾,低头看看自己冻得红肿的双手,和奔波一天累的酸疼的脚,心中一阵触动。

    暮云就知道这张感情牌对从来没有吃过苦的大小姐总是不会失灵,正想要趁热打铁,继续说下去,萧隐却满载而归走了过来,将胯下的柴火倾倒在暮云和昭云面前,笑看着暮云说:“你们两个在聊什么呢?”

    昭云也抬眼望去,却发现萧隐看着暮云的眼神满是自己久未见到的温柔,许是刺痛了心扉,站了起来,只低着头说了一句,“我去找找看有没有吃的。”

    萧隐也没有挽留,说:“去吧,小心点。”便走到暮云身边坐下,含笑看着她,像是对她颇为满意的摸样。

    暮云赶紧跟着站了起来,说:“我去帮姐姐。”

    萧隐却拉住暮云的袖子,笑道:“她一个人足够,你在这里多歇息一会吧。”

    暮云只要应承下来,心里却对这个男人更加不屑一顾,如此喜新厌旧贪恋美色的人,也只有昭云那样没头脑的女人才会相信他有鸿鹄之志。

    只怪昭云长得太美,家世又太好,这样好的条件也很难不被处心积虑的人觊觎。

    见昭云已经走远,暮云便红脸说道:“王爷……您干吗这样看着奴婢……”

    萧隐听了,更觉得自己是个大男子,爽朗的笑道:“你生得好看,本王便多看了一会,这还不行吗?”故意将脸凑近,说:“我说过,你只需叫我南哥便可以。”

    暮云又刻意挪了挪,笑道:“多谢王爷不嫌,可承蒙太后教导,奴婢不能太没了规矩。”

    萧隐眨了眨眼睛,颇为惊讶,问:“太后亲自教导的你?”

    暮云眨着天真的双眼,用力的点点头,说:“其实奴婢是太后特意派到乾宁殿的。”

    见萧隐似乎略有所思,暮云又开口说道:“之前太后颇为器重奴婢的爹爹,还曾派奴婢回府探望爹爹……”萧隐听后,仍在思索并不接话,暮云又试探着说:“其实,在太后宫中之时,奴婢偶尔也听过太后提及王爷来。”

    萧隐果然开口询问,“哦?那太后都说了什么?”

    暮云心提到了嗓子眼,思索着自己接下来的每一个字,只要说错一个,便会面临万劫不复的危险。

    “太后与姚相商量的时候,奴婢隔得远,可也听到他们似乎在商量着……”她仔细的关注萧隐的每一个表情,压低声音说:“改朝换代的事情。”

    那日回府,在假山石后面听到萧隐和昭云说的,这谋反的计划至少已经实行了两年有余,而且听他们的语气,太后也知晓这事,虽然还没有来得及向萧逸哲问明这其中的缘由,但从萧逸哲后面的反应来看,他似乎也对这件事情是知晓的,至少是知道有萧隐这么一个人存在。

    既然这样,现在利用这件事情来取得萧隐的信任,倒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萧隐果然心神为之一怔,颇带着笑意问暮云,“这么说来,姚献也是同意的吗?”不等暮云回答,便又说:“这可真是太好了,我原以为姚献因为我与钟守走得太近,对这件事情是反对的,哼!到头来那个老匹夫还不是要看太后的脸色!”

    说着便看了暮云一眼,似乎有些抱歉的说:“噢,你还知道些什么,都告诉我可好?”

    暮云点点头,说:“其实奴婢虽然时常行走于太后宫和乾陵宫中,对这些朝堂之事也听得不真切,只是前阵子看着皇上日日抑郁低沉,无心做任何事情,觉得有些奇怪而已。”

    萧隐得意的笑道:“哼,他早该尝尝这被人放弃的滋味了。”

    暮云觉得时机到了,便配合着做出一脸无辜的表情,自顾自的说:“本来前几日好好的,奴婢突然听太后近身的言秋姑姑告诉,说钟府要遭遇变故,奴婢因为担心家人,便不管不顾的跑出宫来,谁知竟然迷了路走到了郊外,恰逢一场战乱,奴婢心里真的好害怕,只得化妆成男人摸样,以求能够自保。”

    萧隐听着,趁机伸手搂着暮云的肩膀,嘿笑道:“你放心,你我能够在这荒郊野外相识也是缘分,我定会护你周全的。”

    暮云正想着怎么脱身,却一眼瞥见昭云正从不远处慢慢走过来,便腾的一声站起来,说:“我姐姐来了。”

    萧隐有一丝不悦的看了看昭云的方向,不屑的说道:“怎么?你很怕她吗?”

    暮云不好意思说道:“她总是姐姐呢。”

    萧隐像是听明白了这其中的意思,硬是拉着暮云坐下,说:“放心,有我在,她不敢欺负你的。”

    暮云勉强笑了笑,见昭云还没有走近便大声喊着:“姐姐,可找到了什么吃的?”

    昭云两手空空,白了一眼暮云,“有本事你自己去找啊!”走到萧隐的面前,说:“南哥,我见那边有条河,说不定河里会有鱼,要不你去看看吧!”

    萧隐点点头,便起身过去,昭云催促暮云,“还不跟过去一起帮忙。”

    暮云答应着跟着上前,三人一同来到河边,山间的河面薄薄一层冰面已经开始有融化的迹象,萧隐拔剑出来在冰面上随意的划动几下,表面上的冰沉下去了一大块,他站在河边,凝神关注的看着河底,暮云凑近一看,水面清澈见底,偶尔也有鱼儿在里面游走。

    萧隐伸手拦着:“别走太近,也不要出声,鱼儿最是灵敏,知道岸上有人,便不会过来了。”

    暮云心想,这些还用得着你来教我?

    便随意的看向别处,突然神情紧张的拉了拉萧隐的袖子,萧隐正观察湖面,不明白暮云是什么意思,便望后看去,见暮云一脸惊恐,忙顺着她的目光看去,果然见到树林一阵浮动,像是一整队人马路过。

    昭云面上大惊,忙说:“一定是追我的官兵,我们快些逃吧!”

    萧隐却快速躲到树干身后,示意昭云和暮云两人噤声,先悄悄打探片刻。

    果然过了一小会,便有穿着军服的人穿出树林,昭云见了更是心慌,不断催促萧隐,萧隐却仍然不动,只直直的盯着前方。

    眼看着那官兵距离越来越近,暮云也有些沉不住气了,早晨在那对夫妻家中时,萧隐只是远远看了疑似官兵的影子,便已经吓得落荒而逃,怎么这会却偏偏没有动静呢?
(快捷键 ←) 上一章 加书架 目录 投推荐 下一章 (快捷键 →)

推荐:青春荷尔蒙 分手妻约 超级学生 拽丫头惹上酷总裁 很纯很萌哒 我的漂亮同桌 老子是富二代 女王凯旋 匹夫无罪 情深如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