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 都市言情 > 大隼宫女
大隼宫女 / 舒慕兰

90、分别

    寒风凛冽,在暮云耳边呼啸而过,她哆嗦着紧了紧衣摆,想着乾宁宫里那件狐裘大衣,只怪出宫太过匆忙,要是能够带在身边御寒就好了。

    临别之际,薛穆从怀里掏出些琐碎银子塞到自己手中,说是以备不时之需,可看着他极为不舍的安慰着会马上想法子过来找寻,暮云总感觉这一分开就不能是短短几天的事情。

    四周寂静无声,空中偶有乌鸦回过,更显得寂寞萧索,暮云呆呆的停在原地,手中的葫芦早已被自己扔掉,那老道指的路却越来越不清晰,说的是三天即可会合。前方一眼望不到头去,在暮云看来,这会合的希望像是越来越渺茫了。

    她抬头看着越加暗沉的天空,想着今天晚上该往哪儿栖身?

    离宫两日,这时间过得格外的慢,慢到这两日的每一个时辰,都像是一个月那般漫长。

    萧逸哲他们现在应该到了安全的地方吧?看那灰袍老道虽然做人不厚道,可颇像是有两把刷子的,再说还有薛穆在场,想必萧逸哲一定不会吃亏就是。

    想到这里,暮云嘴角咧开一丝笑意,眉尖坦然了。

    无论如何,先想想办法到哪里把肚子填满了再说吧!暮云加快了脚步,争取在天完全黑透之前遇到个把人,要点干粮撑上一撑。

    老天像是听到了暮云心里叫唤一样,远远望去,暮云还真像依稀瞧见了一个背着劈柴的人,远远的迎面走来。

    暮云快速奔过去,边小跑着边叫道:“哎!老哥!”

    那人抬头见到暮云,似乎有些害怕的往后面缩了缩,再定睛一看,又好奇的站定在那里,等着暮云上前。

    暮云气喘吁吁的站在他面前,粗粗打量了一下,大约三四十岁的中年汉子,皮肤黝黑,一脸老实巴交的摸样,双脚并的很紧,整个人十分拘束,手指胡乱交织,大约是这荒郊野外的居民,偶尔见到了生人,显得有些紧张。

    “老哥,请问你身上有没有带吃的?我已经三天没有吃饭了,就快要饿死了!”

    暮云故意把自己说得可怜一些,好讨要到多一些吃的,实际上也离要饿死差不多了。

    那人嘴型微张,将暮云从上到下看了看,暮云一身军装,却脸蛋娇小,头发飘长,看上去颇有些不伦不类。

    暮云看出了那人眼中的疑惑,忙解释说:“哦,我是一个人来这投奔亲戚,这身衣服是在路上捡到的,因为天气冷,就胡乱穿上了,大哥你家里可还有什么人?我能不能在你家借宿一晚上?明天一早就走。”

    这条路上贸然出现一个人,那人像是已经十分吃惊了,又接连听到暮云要东西吃又要借宿的,那人脑子几乎都反应不过来了,只试探着重复,“你,你刚刚说啥?”

    暮云刚刚的一股兴奋劲此刻已经消退了大半,刚刚自己几乎鼓起全身的力气对他说的话,他却没有听清?敢情这个人是个耳背的?

    暮云便耐着性子伸手比划着要吃饭的动作,张口大声说:“我很饿,你能不能够先给我一点吃的?”

    那人像是恍然大悟一般,急忙点头,将背上的柴薪小心翼翼的放到地上,然后伸手去摸裤腰带上的小布袋子。

    暮云只看着这人放柴薪的姿势,就知道他一定是个老实本分的农民没错,只有辛苦劳作的人,才会这样珍惜那一堆看着及不起眼的柴火。

    暮云盯着那只灰不溜秋的小布袋子,迫切的希望那里面能够抖出来两个白面馒头,实在不行窝窝头也可以,可那人掏了半天,却很不好意思的回过头来,冲暮云尴尬一笑,这笑意多多少少有些胆怯。

    暮云也勉强冲他笑了笑,摆手说:“不碍事,你能不能够给我弄点吃的?我真的要饿死了。”

    这下子他听出了暮云的口型,像是为了弥补,急忙点头,结结巴巴的说:“家里有糙米,有野菜,你来!”

    暮云喜出望外,看来他就住在这不远处,今晚的食宿有着落了,忙伸手过去帮那人背柴火,那人笑着示意说不用,暮云也不再坚持。

    “大哥,你怎么称呼呀?”

    “啥?我今天没带水壶。”

    “大哥,你家里都有几个人啊?”

    “啥?我家里没有老母猪。”

    “……”

    走到天已经完全黑透了,伸手不见了五指,若不是又饥又渴又累,暮云断断不会完完全全随着一个陌生男人去到自己陌生的地方,现在只有什么都不去想,若是想下去,只怕自己要把自己累死。

    前面出现了丝丝微光,那人兴奋的指了指前面,对暮云说:“你看!那是我的房子!”他用力的拍着自己的胸口,虽然看不清他的面容,却能够感受他的骄傲,看来这真的是一个老实人,暮云感觉自己运气实在太好了。

    这是一个小土房,有个小院子,围了半边篱笆,那人还没有走进,屋里面早已飞出一个半人高的小屁孩,一边欢快的跑着,一边使劲招呼身后的人快出来,他拉开简易篱笆门,正要冲到那人怀里,却陡然看见了暮云,怯生生的站定不敢乱动了。

    那人笑呵呵的走了过去,空出手来,使劲揉捏那小孩的脸,透过昏黄的灯光看了看,暮云看着那小孩脸蛋消瘦,身子也十分单薄。

    一个女人也迎了出来,正要接过男人背上的柴火,看到了暮云身上盔甲的亮片,先是有些害怕,男人在她耳边不知道说了什么,她点点头,示意暮云进屋里去。

    温暖的柴火堆,滚烫的洗脚水,热气腾腾的野菜,把暮云身上的疲劳都消除了。她大口咀嚼着叫不出名字的野菜,只觉得胜过无数吃过的美味佳肴。

    似乎觉得自己吃的太难看了,暮云不好意思的鼓着腮帮子看了看在一旁好奇看着自己的一家三口,然后接着吃。

    女人给暮云装了一碗热气腾腾的野菜汤,暮云接过来仰头就喝,却不小心烫到了舌头,汤泼了一半。

    正要道歉,却见到那女人望着地上的水印子一脸的心疼,男人更是一个箭步上来,蹲在地上就将那已经沾了土灰的几根野菜夹了起来,在衣服上随意蹭了蹭就送到那小孩的嘴里,小孩对这飞来的美食欢呼雀跃。

    这一幕,看得暮云十分心酸,她稳当的将碗放下,站起来十分恭敬的朝那对夫妇鞠了一躬,说:“我因为走投无路不得不打扰,给你们添麻烦了。”

    那女人比男人会表达,听了忙说:“大妹子快别客气,能来就是缘分,我们有啥就会给你吃啥。”

    暮云环视这屋子一圈,真是贴切的体会到什么叫做家徒四壁,有些透风的墙壁,几件不像样子的家俱,好歹用一条深蓝色打着补丁的粗布简陋的隔成了两个房间,里面应该就是卧室,这就是全部了。

    “大姐,你们一家三口一直都住在这里吗?”

    女人点点头,忙示意暮云重新坐下,又打发她男人给炉子多劈点柴火去,暮云看了看那柴火,就是刚刚男人扛回来的那些,心里越发难受起来。

    稍稍攀谈了一下子,暮云探听到,这男人和女人是几年前从村子你私奔出来的,在这荒郊野外落了户,生了个儿子,日子过的很艰苦,却其乐融融。

    暮云看着男人和女人,忙碌中都不忘记要朝对方会心一笑,真心的羡慕这样恬静的与世无争,若是有一天能够跟萧逸哲闲看庭前花开花落,远离俗世纷扰,那该是多幸福啊!

    只要想到萧逸哲,暮云心中就会溢出满满的甜意与担忧,不知道他现在醒了没有?有没有好过一点?

    晚上,女人在外间用稻草垛了个床形,上面铺了些杂七杂八的衣物,裹上一层床单,再套一床被子,便笑着问暮云睡在这里怎么样?

    暮云满怀感激,只说:“要不是遇见大哥,我今天晚上只怕要冻死在路边了。”

    大约是累到了,躺在刚刚烧过柴火的暖地中间,暮云似乎睡得特别香,做了一个甜甜的梦。

    梦中是鲜花满地的场景,在浪漫海边,萧逸哲衣袍翩翩,赤着脚朝自己走了过来,微笑着郑重单膝跪下,从手中变出一颗钻戒,说着嫁我吧。

    被喜悦冲昏了头脑,正要得意的伸手过去,让他为自己戴上这枚婚戒,耳边却突然出现不合时宜的嘈杂声,转过身去,是昭云,她正蹙着眉走过来。

    暮云不明白她到底要干嘛,正要生气的将昭云赶到一边去,却陡然发现她是在跟萧逸哲说话。

    暮云忙回头看去,面前的萧逸哲却突然变成了另外一个自己完全没有见过的男人,忙慌张的四处查看,根本没有萧逸哲的影子。

    更可怕的是昭云和那男人横在自己面前,却像是根本看不见自己一样,无论自己在中间怎么叫喊,他们都肆意自顾自的说着话,根本不予理会。

    暮云又急又怒,又感觉嗓子堵着难受,想说却说不出话来,迷迷糊糊之间突然睁眼醒了过来。

    外面的天还是黑蒙蒙的,过了一会暮云才发现自己身在何处,不远处好像真有人说话的声音,她忙静下心来细听,像是一男一女,正朝这里走来……
(快捷键 ←) 上一章 加书架 目录 投推荐 下一章 (快捷键 →)

推荐:青春荷尔蒙 分手妻约 超级学生 拽丫头惹上酷总裁 很纯很萌哒 我的漂亮同桌 老子是富二代 女王凯旋 匹夫无罪 情深如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