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 都市言情 > 大隼宫女
大隼宫女 / 舒慕兰

88、厮杀

    胯下白马原地左右晃动,姚俊臣的身子也跟着轻微晃动,他神色极为轻蔑,眯着眼淡淡说道:“听闻皇上于出征当夜遇袭,太后甚是关心,臣便奉了父亲之命,出兵勤王。如今皇上安然无事,那么便请跟臣回去复命吧!”

    暮云回头看看萧逸哲,姚俊臣这话说的极为无礼,任谁听了,心里都会不好过吧。

    萧逸哲依旧淡淡笑道:“爱卿有心了,朕现在没什么大碍,宫中有太后和姚相坐镇指挥,想必格格尔定不足为惧,你便先回去复命吧,朕就不随你一道了。”

    萧逸哲说到后半头,慢慢侧头过来看着暮云,眼神极为温柔,那话仿佛就是说给她听的,是想要放弃一切,跟她一起浪迹天涯!

    暮云感激的看着萧逸哲,心中有所触动,却又不敢确认他究竟是不是这样的想法,谁知刚刚流露出询问的眼神,萧逸哲便朝她坚定的点点头,于此同时,热泪悄悄充斥了暮云眼眶,几欲落下。

    姚俊臣一改刚刚淡淡的语调,多了些咄咄逼人的气势,“皇上说笑了,向来是国不可一日无君,皇上身兼重任,又怎能贪恋着湖光山色,置国家大事于不顾?”

    本来刚才暮云还想站出来为萧逸哲愤愤不平,可此刻眼中却全是跟萧逸哲双宿双栖的画面,心中满是柔情,又哪里能够看得到其他的人?

    “朕已经说了,不会跟你回去,爱卿请自便吧!”

    萧逸哲说完,便不再看姚俊臣,温柔着抬手轻抚暮云脸颊,笑着看着她姣好温柔的摸样,感叹岁月静好。

    姚俊臣深吸一口气,仿佛极为痛心的说:“既然皇上心意已决,就休怪臣无礼了!”他将手中长枪高高举起,双眼似火,紧盯着暮云和萧逸哲两人的侧影,大声喊道:“众将士听令,活捉萧逸哲和钟暮云!”

    萧逸哲和暮云同时回头望他,眼中却都没有一丝恐惧,暮云悄声问道:“我们现在怎么办?”

    萧逸哲握紧手中弯刀,淡淡说:“不管一会发生什么,你都要躲在我身后,紧紧抓住我,知道吗?”

    两人腾地而起,萧逸哲横挡在暮云身前,暮云顺手紧紧抓住他的腰带,在他耳边悄声说:“你放心,即便是死,我都不会放开你的。”

    “好!”

    话音出口之间,萧逸哲已经挥刀喝退迎面而来的第一个士兵,不多不少,他刚好斩断那士兵头盔顶上的红羽毛,且不费吹灰之力。

    那士兵原本杀气腾腾,却在根本没来得及看清萧逸哲出手之前,已经落败,他盯着慢慢飘地下来的羽毛发愣,若萧逸哲狠下心肠一些,那掉落的,便是自己的头颅了。

    “小心身后!”

    听到暮云的话,萧逸哲迅速侧身,横出刀面,准确的将身后偷袭之人腰带劫断。

    暮云抱着萧逸哲的手谁知一紧,在急遽转身之间,长发在空中飘出半个弧形,又垂顺落下,极为飘逸。安然坐于马上的姚俊臣见了,将脸别过一边,故意不想去看她,心里却将刚刚那一瞬间的画面牢牢记住。

    萧逸哲这不着痕迹的两招,的确吓退了不少人,一众围着的士兵先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踌躇着不敢上前,其中一个副将摸样的人高举长枪,大声喊道:“捉拿萧逸哲!”便率先而上,只一会的功夫,便同萧逸哲交手两三个回合。

    接着,其他士兵也挥舞刀枪杀来,暮云看着刚刚被萧逸哲放过的两个士兵,像是要奋力洗脱耻辱似的,拼杀得格外卖力,甚至几次差点伤害到了自己。

    暮云抱着萧逸哲,眼见围聚而来的敌人越来越多,萧逸哲仍然不肯痛下杀手,便大声喊道:“你不杀他们,我们便会给他们杀掉,别再心软了!”

    许是听懂了暮云的话,萧逸哲努力的咬咬牙,握紧手中兵刃,神情一动之间,刀尖已经横刺进一位副将的肋骨处,眼见那副将疼的丢下兵刃,整个身子了蹲下来。

    刀光剑影之间,两人被逼至湖水中,冰寒刺骨的感觉瞬间贯穿全身,暮云惊讶的低头看到自己周围的湖水很快被渲染成了血色,她紧张的问道:“你受伤了吗?”

    萧逸哲用力摇头,脸上却是遮不住痛楚,暮云便顺着望了下来,萧逸哲的胳膊果然被划开了一道长长的口子,血肉翻绞出来,触目惊心!

    暮云哭着说道:“我不要连累你了,你丢下我自己逃命去吧!”说着便放开抱着萧逸哲的双手。谁知手还未完全离开,萧逸哲便伸手牢牢抓了回来,用力拉扯至自己腰间,侧头怒道:“我说过,不管发生什么,你都要牢牢抓住我!”

    这一个分神之间,敌人偷了空,便要朝暮云横刺过来,萧逸哲一眼瞥见,此时已经来不及挥刀迎上,便快速侧身过来,生生用血肉之躯前去抵挡。

    暮云只感觉萧逸哲的身子一怔,肌肉瞬间紧绷起来,他挡着自己,完全看不到前面发生了什么,暮云吓得大哭道:“你是不是又受伤了?为什么会这样!”

    这一瞬间,她突然好怕萧逸哲倒下,突然好怕会失去他,好怕好怕……

    岸上的姚俊臣冷眼看着这一切的发生,曾经高高在上的九五之尊,如今被自己逼得毫无退路,却一丝得意之情也无。

    为世间情是何物,直叫人生死相许,这一瞬间,他仿佛能够明白为何暮云看着萧逸哲的眼中能有自己从来不曾见到的温柔。

    “你们有胆子全都冲我来,欺负一个手无寸铁的弱女子算什么本事!”

    很少见到萧逸哲发怒,然而今日这怒意中叫人听着是满满的心酸。暮云只顾着流泪,一手牢牢抱住萧逸哲,另一只手紧紧捂着他流血的胳膊,咬紧牙关,再也不说一句令他分心的话来。心里却在祈求,求这些人能够放过……

    突然,萧逸哲单膝跪下地来,头发微散,仰头盯着敌人,大口的喘气,尽管受伤至此,却毫无畏惧。暮云也跟着跪倒冰冷的湖水中,紧贴着萧逸哲,感受到他颤抖的脊背,强压着巨大的心痛,努力的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她咬牙小声在他耳边说道:“若今日你难逃一死,我必不会独活至明日!”

    大约是被两人生死相依的浓烈情感所触动,在萧逸哲停下休息的片刻,竟然没有一人上前偷袭。暮云透过重重人影,陡然瞥见岸上仍是高高坐于马上的姚俊臣,他正一脸木然的看着这边,似在关心战局,又似在冷冷想着其他。

    暮云用力将自己最为恶毒的眼神投去,这个狂妄自大的男人,几乎将自己最爱的人至于死地。

    萧逸哲大喝一声,重新站了起来,暮云用力将他扶紧,让他摇摇欲晃的身子紧靠着自己,湖面上倒满士兵的尸体,原本清澈的湖水瞬间被血色浸染,红得这样可怕。

    为什么要你争我夺?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杀戮?我们只想要与世无争,请你们放过我们!

    萧逸哲终于强撑不住,直直的倒入清冷湖水中,几乎陷入昏迷。在他倒下的瞬间,周围一众的士兵将刀枪直直抵在他全身。

    暮云惊慌的跟着跪倒下来,紧紧的抱着他,拼命替他挡住锐利枪头,顺着他的身体,将他的脸用力捧了起来,不让他被湖水包围的无法呼吸,接触到的却是他满脸是血的面庞,暮云大喊一声,突然放声大哭起来,无助的看着周围杀气腾腾的人,泪流满面,紧紧抱着萧逸哲,苦苦哀求着:“他已经快要死了……求求你们放过我们……求求你们了……”

    突然,萧逸哲大吐一口鲜血,从迷糊中清醒过来,努力转过身来,想要看看暮云,细若蚊蝇,“不要求他们……没有用的……”

    暮云听后,突然趴在萧逸哲的背上大哭起来,撕心裂肺。

    就在两人全无防备之时,暮云背后悄悄出现了一道寒光,一个士兵正要趁着萧逸哲自身难保之际朝暮云刺来,暮云却全然不知。

    刀口越来越近,近到离暮云脊背只有寸许之时,突然听到一声惨叫,众人全都回望过去,只见岸上一人手持弓箭,箭弦空空还在震动之中,原来那支挥射出来的箭已经横穿那偷袭人的胸前。

    再看姚俊臣,此时也同样手持弓箭,箭头同样直指这个方向,不同的是他的箭仍在弦上。

    姚俊臣也发觉了岸边多了一人,忙将箭头倒过来对准这个不速之客,拉满弓弦挥射而出,那人早已快速闪过另外一边。

    就在众人关心岸上局势之时,空中不知怎地竟然迎面飞驰来一个灰袍道人,以叫人反应不过来的齐快速度迅速将水中的萧逸哲和暮云捞了起来,就近打翻两个士兵,在众人都没有回过神来之时又腾空飞去。

    所有人神情愕然,均被这不速之客的神奇速度惊呆,一时之间竟然忘记要追捕,姚俊臣扔掉手中弓箭,大声喊道:“给我追!”
(快捷键 ←) 上一章 加书架 目录 投推荐 下一章 (快捷键 →)

推荐:青春荷尔蒙 分手妻约 超级学生 拽丫头惹上酷总裁 很纯很萌哒 我的漂亮同桌 老子是富二代 女王凯旋 匹夫无罪 情深如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