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 都市言情 > 大隼宫女
大隼宫女 / 舒慕兰

87、秀色可餐

    “我们现在去哪儿?你有什么打算?”

    暮云心里极不想破坏这难得的好气氛,可是这样漫无目的的跑着,两个人均是身无分文,又能够走的了多远?

    “原只想着薛穆可以顺着记号上山顶来接应我们,谁料人算不如天算,不想中途出现变故,只好重新给他留下记号,但愿他能够顺利找到我们。”

    萧逸哲边走边挥动手中弯刀砍伐枯枝,奋力开辟出一条道路来,暮云在听到人算不如天算这句话,想着如今只剩下两人单独相处,十分惬意,却低头温柔一笑。

    萧逸哲正好回望过来看到了,停下脚步问:“你在想什么?”

    暮云惊讶抬头,又低头含羞摇头,不说一句话,萧逸哲伸手将暮云小脸捧起,暮云脸红心跳起来,紧张的闭上眼睛,等待萧逸哲接下来的回应。

    谁知等了半天全无下文,却感觉萧逸哲看着自己在微笑,便睁开眼睛,有些恼怒的看着他:“你笑什么?”

    萧逸哲眼神温柔的看着暮云,说:“你肯定想象不到自己现在的摸样,我要好好看看,把你这样子记住,若日后你得罪了我,我便把你这摸样画下来,贴得到处都是。”

    暮云这才想到昨天入夜时又是被火光黑烟熏陶,又是被鲜血淋溅,且奔波了一个晚上,午时又流汗下来,这张脸怕是已经不能见人了。

    便捂了脸,想着刚刚还期待萧逸哲亲吻自己,心里更加不好意思,只说:“你快点转过头去,别看我了!”

    萧逸哲将暮云手指掰开,将脸凑近,说:“我若偏要盯着你看,你会再咬我么?”

    想到两人初次在皇宫相遇,还是一年多前,当时萧逸哲那一副玩世不恭的摸样直叫自己反感,那时哪里会想到能有今日的相爱。

    暮云便赌气说道:“你这个花心的男人,当初真应该咬死你,免得你再去害人!”

    萧逸哲并不急于回应,笑了一会,才将暮云抱在怀里,将她的脸庞紧贴在自己胸前。暮云闭眼微眯了一会,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挣脱出来抬头对视萧逸哲,说:“你的后宫有那么多的女人,你个个都喜欢吗?”

    萧逸哲瞧暮云一脸认真的神情,竟然大笑了起来,说:“你这是在吃醋吗?”

    暮云摇头,又恢复了女汉子的本色,严肃的说道:“你看我是吃醋的样子吗?我告诉你,我最讨厌花心的男人,若你今后还跟从前一样见一个爱一个,我可是不会再理你!”

    萧逸哲又用力把暮云锁在怀中,轻抚她的头发,叹道:“后宫佳丽万人,在我的身边来往无数,却没有一个人可以与我共患难,更没有一人甘愿为我而死,她们看重的是什么,我心里大抵知道,只是不说破,大家面上好过罢了。”

    暮云嘴角泛出一丝笑意,心里大为安慰,对方是天下独一无二的帝王,只要在他心中,自己是无可取代的,这便足够了。而且,现在是在宫外,将来能不能够回到那扰人的宫廷还不得而知,花那个心思来烦扰自己做什么?

    便说:“那我们赶紧走吧,被后面的人追上了就糟了。”

    姚俊臣骑着雪白通透西域名驹奔驰而过,他身上的银白亮片铠甲生生给他穿出了飘逸的味道,只是眉头始终紧蹙,倒叫人不敢肆意欣赏他的马上英姿。

    “他们就两个人,又没有骑马,必定跑不了多远,传令下去,全军加速前进!抓到重重有赏!”

    一个副将摸样的人打马回奔过来,在姚俊臣面前停稳,拱拳说道:“报!大人,前方发现行踪,应该是朝河边的方向过去了。”

    姚俊臣命令:“听我号令,全体人等分成两队,一队继续沿路搜索,另一队跟着我朝河边前进!”

    众人听令,自觉分成两队分头行动起来。

    透过重重枯枝,姚俊臣看到湖对岸赫然坐着的两个背影,看样子男的正帮女的轻擦脸颊,你侬我侬,好一个逍遥快活。看那男人,身穿金袍铠甲,虽然破败了些,女的长发齐腰,却穿着士兵的衣服。

    这两个人不是萧逸哲和钟暮云,那又是谁?

    姚俊臣心头莫名冒出一丝难以言明的怒意,嘴角轻吐,“包围他们!”便加紧马肚,直奔上前。

    萧逸哲正用袖头帮暮云擦拭脸上的水珠,一张俏脸洗干净之后变得容光焕发,身穿一身男装却长发飘飘,英姿飒爽,直叫萧逸哲看呆了。

    暮云双目迎视过去,笑道:“你是不是觉得我很漂亮?比你那后宫上万宫女都美?”

    萧逸哲摇摇头,说:“不是。”

    暮云马上变了脸,扭头到一边,说:“那你去找她们喽,在这里看我做什么?”

    萧逸哲轻揽暮云入怀,笑道:“这世间上的美貌女子,我见的多了,所以美貌不是最能够打动我的。”

    暮云想想也觉得合理,对方最看重的不是自己的相貌,这其实是一件好事,但此刻她偏别扭着,说:“我才不管呢,我就要你说我是最美的,比你所见过的所有女子都要美!”

    萧逸哲会心一笑,搂着暮云说道:“是是是,你是最美的,你在我眼里比所有女子都美,你是天底下最独一无二的。”

    暮云开心的转身过去,轻揽萧逸哲的脖子,笑意浓浓,这样大胆的动作,反倒是萧逸哲有些吃惊,过了两秒钟便反应过来,伸手抱着她的腰肢,两人鼻尖轻轻触碰。

    暮云含笑看着萧逸哲的双眼,如此近的距离,在湖水的倒影下,他的目光是清澈的,不带一丝杂质,他的笑容是温柔的,仅属于自己一个人。

    暮云闭上眼睛,轻抬下巴,用自己的唇去寻找他的唇,萧逸哲垂眼看下去,暮云粉嫩的脸庞,樱桃小口鲜艳欲滴,主动中却不减小儿女羞怯情态,十分惹人爱怜,也情不自禁的低头吻下去。

    这个吻,此刻已经被酝酿得无比香甜,让人浑然忘记了时间和空间,忘记一切,眼里和心里只剩下彼此。

    一行金戈铁马悄无声息的停留在湖面对岸,萧逸哲猛然睁开双眼时四面八方已经布满了士兵,为首的姚俊臣正高高坐在马上,以十分冷漠的面孔对视自己,再看看身后,一行彪悍骑兵正呈现半圆包围势头,从湖对岸慢慢渡来。

    湖水很浅,大约只够马蹄膝盖而已,也就是说,一会若要硬拼起来,唯一的退路也被堵死。

    唇瓣陡然一空,暮云还不知道是为何,睁开眼睛时,却发现周围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多了这么些人,还来不及看清,本能的将脸埋入萧逸哲的胸膛,再瞧瞧看过去。

    姚俊臣笑出了声,可是那声音竟然比他发火时更令人骇然,他说:“皇上,臣苦苦找寻皇上不着,还以为皇上已经遭遇不测,谁曾想竟然在此处逍遥快活。”

    姚俊臣见到萧逸哲却不下马,且张口便说出这十分不敬的话来,意图已经十分明显,他此番周折寻来,目的却并不是为护驾。

    萧逸哲却也不恼,笑道:“爱卿一路寻来确实辛苦,你看这里湖光山色美景宜人,真让人流连忘返啊。”

    萧逸哲明知此刻敌强我弱,便先表明自己的立场态度,暗示自己现在只想醉心于湖光山色,拥美人入怀,这话同刚才的情景十分相衬。

    暮云看清了是姚俊臣,这虎视眈眈的阵势,多半会对萧逸哲不利。天啊,都怪刚刚太过投入,连调入了敌人包围圈里都不知道。

    姚俊臣鼻子一哼,不自觉的拉紧了手中的缰绳,惹得马儿不耐烦的侧头长嘶一声,他说:“皇上此番御驾亲征,却不想被奸人所误,落荒而逃,虽然得以保住性命,只是这天子威严怕是英明扫地了。”

    暮云现在满脑子都是萧逸哲,哪里能够容忍别人这样奚落他,听了这番酸不溜秋的话之后,便坐起身子冲姚俊臣吼道:“你想说什么只管说好了,别在这里拐弯抹角的!娘娘腔!”

    萧逸哲轻轻拉拉暮云的手,示意她不要轻举妄动。

    像是没料到暮云此刻会直面自己,抑或是想起了别的什么,姚俊臣有短暂的错愕感觉,顿了顿,他开口说道:“我们君臣之间对话,哪里容得上你一个小丫头在旁插嘴的份。”话虽然严重,语气却是十分平淡,听不出有任何怒意来。

    暮云不顾萧逸哲给自己使眼色,接着冲姚俊臣喝道:“你也知道自己是臣,对君主这样出言不逊,是你该有的本分吗?还不赶紧下马磕头,以求原谅?”

    姚俊臣微眯着双眼,像是十分细致的看了看暮云,从未见过女儿身着军装,却英气逼人,白皙粉嫩的脸庞上一抹羞红还未来得及褪去,眼中却是满满的倔强,此情此景,当真是秀色可餐。

    萧逸哲见暮云已经把话挑明,也淡淡的对姚俊臣说道:“不知俊臣此番前来,是何用意,说出来也好让朕明白。”
(快捷键 ←) 上一章 加书架 目录 投推荐 下一章 (快捷键 →)

推荐:青春荷尔蒙 分手妻约 超级学生 拽丫头惹上酷总裁 很纯很萌哒 我的漂亮同桌 老子是富二代 女王凯旋 匹夫无罪 情深如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