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 都市言情 > 大隼宫女
大隼宫女 / 舒慕兰

84、红峡谷大战(二)

    钟守不可思议的看了看萧逸哲,确信他没在开玩笑,抑制住想要发火的冲动,耐着性子问道:“皇上能否详细告知一二,此仗用何种方法可胜?”

    萧逸哲温怒看着钟守,鼻子一哼,说:“将军还是不肯相信朕么?既然如此,那不听朕的也罢,咱们几个就在这里一起等死吧!”

    钟守连连摆手,说:“皇上息怒,臣不是这个意思,只是皇上洞悉全局,而臣仍在懵懂之际,若皇上跟臣详细说明,臣也好替皇上排兵布阵,效犬马之劳。”

    萧逸哲这才装作放宽了心的样子,笑着对钟守说:“原来如此,倒是朕多虑了。”

    说着指着悬崖那侧,叫钟守看过去,“你发现那处有什么特别没有?”

    钟守看了半天,自然是看不出什么的,眼见姚献的人马似乎离得越来越近,急迫的希望萧逸哲不要卖关子,快些说出来才好,便推说:“老臣实在愚钝,还请皇上能够尽快明示。”

    萧逸哲知道他此刻心急如焚,便慢条斯理的说:“早晨我醒来之时,眼间被一抹光亮刺痛,细细一看,原来悬崖边那些石头竟然有些透明,至少能够折射阳光过来,我们何不加以利用,反败为胜呢?”

    暮云也顺着萧逸哲指的方向看了过去,那些石头是有些泛白,却不是萧逸哲说得透明得可以折射出阳光那种程度,再看看钟守的表情,那摸样就像是只要别编的太过离谱,就算是苹果说成橘子的话,他也未必不会相信。

    钟守回望过来,“可是我们如何能够利用那些石块来反败为胜呢?”

    萧逸哲露出一丝嘲笑的表情,故意装的全天下人都一听就明白,就你怎么解释都理解不了的摸样,似乎耐着性子对钟守讲道:“爱卿啊!你看我们士兵身上穿着的盔甲上都有些什么?”

    钟守还没来得及去看,萧逸哲忙接着说道:“他们身上的盔甲上不是有面双拳大小的护心镜吗?我们若是集中在悬崖之上,用护心镜排在一起,此时太阳正午高度正浓,光线折射之时我们再翻转镜子,直可以晃晕敌人的眼睛,到时候我们再将准备好的石块从悬崖上扔下去,保管底下人仰马翻,然后再让埋伏在下面的士兵一拥而上,擒贼擒王,先抓了姚献父子,看他们投不投降!”

    暮云凝神想了想,士兵的护心镜在打仗之中确有可以晃晕敌人的作用,可在两军厮杀之时,近身搏斗之中这样的功能作用不大,是以经常被忽略,萧逸哲现在忽然对钟守提及,确有一语惊醒梦中人的作用,至于合不合用,就另当别论了。

    眼下钟守走投无路,自然是急于要抓住这救命稻草的,根本来不及判断这草的根基是否牢固得当,这样的浮躁心境之下,想要操纵他并不是什么难事,可是等他反应过来之后,我们要如何收场呢?

    钟守脸上果然冒出狂热的光芒,就跟喝醉酒似的,刚想要附和萧逸哲,突然又脸色一沉,略微思考一下便说:“皇上的主意虽好,可是敌人人多势众,若此方法不奏效,届时他们杀将过来,我们岂不是退无可退?”

    暮云觉得这个时候自己还是不要插口的好,就让萧逸哲一个人去说服他,一来钟守对自己余恨未消,若三夫人真的是他心头之耻,那么自己便是他心中永远的痛,二来自己并不了解萧逸哲的全盘计划,不便于贸然发言,再者都说三人成虎,若是同萧逸哲一起喋喋不休的要说服他,目的性太过明显,容易让他生出反叛的心来。

    萧逸哲两手一摊,无奈的说道:“实不相瞒,这个法子正是没有办法中的办法,如今敌我力量悬殊,我们只能够险中求胜,置之死地而后生。”

    暮云暗暗点头,赞叹萧逸哲对付人的心理颇有办法,知道钟守已经产生怀疑,与其花空心思来糊弄他,让他生出更大疑窦,倒不如坦白承认这计划中确实存在疏忽的可能,让他自己去判断。

    在钟守低头思考的一瞬,暮云柔情的望了眼萧逸哲,两人情深款款不着痕迹的对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好吧!就依皇上的方法,全力以赴!”

    钟守即刻起身,整装待发,士兵领命,皆跑步而行。钟守安排好这一切,回头拱手对萧逸哲说道:“皇上,请恕臣此刻还不能解开您身上的绳索,待我们到了悬崖边,一切就绪之后,臣必定向皇上磕头请罪!”

    萧逸哲大方一笑,说:“朕都对你说了,我们是一条船上的人,你若怕朕趁乱逃跑,大可等到胜利凯旋之时再行解开绳索,朕不着急。”

    钟守想了想,便走过来冲暮云挥刀过去,一个转瞬间手起刀落,暮云背后的麻绳便顺着落地下来,手腕此刻已经没了知觉,便放松的甩了甩。

    “暮云,好好照顾着皇上,若是有一个怠慢,爹定当为你是问。”

    暮云白了钟守一眼,只觉得跟他讲话都觉得恶心,此刻全身上下再无枷锁,感觉当真极好,便扶着萧逸哲慢慢行走在这陡峭山壁之间,如履平地。

    眼看大队人马已经离悬崖口越来越近,萧逸哲趁人不备,轻声问暮云:“我送给你的小刀还在吗?”

    暮云才从浪漫的感觉中回过神来,只看着萧逸哲,轻轻点点头,萧逸哲笑了笑,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绳索,然后再看暮云,暮云会意,也冲他笑了笑。

    “后面的人赶快跟上!杀退了敌军,人人有赏!”

    钟守不停来回指挥众将士,士气较刚刚有了极大改善,他在奔波之时,还着意看了看萧逸哲,确定没有异样,这才安心指挥其他。

    姚俊臣抬头眺望,突然眼神微眯成了一条线,仍是聚焦山头,却对姚献说:“爹,你看前面,钟守好像指挥人马往山峰那处撤退过去。”

    姚献伸手在额前遮挡阳光,也眯眼看了一会,得意的冷笑道:“钟守这个老匹夫,看样子是活的不耐烦了,此处地势险恶,易守难攻,他偏放弃此绝佳之地,偏偏要自断后路,往山顶上走。哼!我大军逼近之时,便是他命丧黄泉之日。”

    姚俊臣却看得两眼发直,说:“爹,我看未必有那么简单,我们还是小心为好。”

    姚献赞许的看了看姚俊臣,说:“儿子你说的对,钟守有此动作未必无因,我们小心点总没什么坏处。”

    话音刚落,中锋的士兵之中惊起一阵异常,姚俊臣忙回头望看过去,只见好些士兵都捂紧双眼,有的已经应声倒地,一时议论纷纷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

    姚俊臣边调转马头,便对姚献说道:“爹,我过去看看!”

    姚献点头,伸手命令全军停步戒备。

    姚俊臣骑着马儿,来到士兵中间,大声问道:“怎么回事?”

    一个士兵出列答道:“回大人,方才我们行军途中突然眼遇一阵强光,这才没看清脚下,几个人这才摔倒。”

    姚俊臣心有疑惑,问:“哪里有强光射来?”

    士兵伸手指了指头顶,姚俊臣仰头放眼望去,凝神一会,突然,脸上惊诧毕现,大喊道:“大家小心,赶紧躲避飞石!”

    从此军队头顶上方,果然有几个巨大石块齐齐滚落过来,石块滚动之际,石沙飞扬,根本不是血肉之躯可供抵挡的。

    听姚俊臣呼喝一声,众将士立即反应过来,几乎连跑带爬的快速躲闪,姚俊臣也迅速调转马头朝前方驶去,边打马边喊着:“爹!小心上空飞石!”

    姚献仍停留在马上,并没有动作,只是转头望向这边,姚俊臣迅速赶到,飞身下马,用力拉住姚献的马绳,费力将马驱赶到远离陡壁的地方。

    山上飞石不断落下,姚军一时之间人仰马翻,几乎各自逃命躲闪,正在这个时候,两旁的丛林之中又出现了少许人马,大声喊着举刀杀将过来。

    还处于惊慌之中的姚军见到有敌军杀入,哪里能够捡起武器作战开来,一个个只顾逃命的紧。

    正在全军几乎成溃逃之势时,却见姚献大喊一声,双腿夹紧马肚子,坐离马鞍,整个身子几乎站在马蹬之上,挥舞着大刀,率先朝突袭而来的敌军冲杀过去。

    西域名驹本就野性难驯,此刻受到外界刺激,更像是发了疯一样的往前面急冲过去,势头之猛,让徒步而来的钟军大骇不已,士气先陡低了几分。

    “给我杀!”

    受姚献的影响,姚俊臣第二个翻身上马,大喊着猛烈朝敌军奔去,势头正盛,然后陆陆续续有好几个副将随同出战,整个军队也一改嘈乱之气,渐渐有序起来。

    姚献大声叫喊着,浑厚的嗓音之中夹杂着一丝浑浊,强忍着嗓子瞬间溢出的腥甜,红着眼奋力搏杀,一举挥舞长刀,削掉一个敌将的右臂,随着一声长天哀鸣,钟军溃逃。
(快捷键 ←) 上一章 加书架 目录 投推荐 下一章 (快捷键 →)

推荐:青春荷尔蒙 分手妻约 超级学生 拽丫头惹上酷总裁 很纯很萌哒 我的漂亮同桌 老子是富二代 女王凯旋 匹夫无罪 情深如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