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 都市言情 > 大隼宫女
大隼宫女 / 舒慕兰

81、将无情无义进行到底

    暮云听到冷水两个字,身子条件反射一般的往后面缩,刚刚推着滑车进来,脸上被火苗烧伤些许,怕是已经出现了水泡,若沾上冷水,更加难以痊愈。再说这大冬天的,就算什么事情都没有,给冷水淋上那滋味也是相当不好受的。

    萧逸哲却是想着父女二人敌对相见,怕是双方都要伤神,便紧握着暮云的手,将她护在身后,警惕看着对方,随时准备好为之拼劲全力。

    “钟大人,凡是过犹不及,大人应该尽早明白这个道理。”

    钟守哈哈笑着说:“若是皇上此刻跟老臣换了立场,再来对老臣说这些话不迟。”

    萧逸哲只轻蔑笑着,并不答话过去。

    很快就有两个士兵将冷水提了过来,往地上重重一放,暮云似乎都能够看见寒气从木桶里直往外窜,又把萧逸哲的衣服拉紧了些。

    见惯了暮云天不怕地不怕的摸样,此刻她小鸟依人的躲在自己身后,不断的传出需要保护的信息,萧逸哲心中无比得意,甚至看着钟守的目光也带着笑意。

    钟守吩咐士兵,“给我把那小丫头拖过来,好让皇上安心书写。”

    士兵听的出这是叫他们用暮云来做诱饵,好威胁萧逸哲,便大喝一声,应答过去。谁知才上前几步,还没有能够近身,便被萧逸哲横空一脚踢飞,直直的后退到账内木柱上,惹得皇帐几乎摇摇欲坠。

    钟守鼻子猛哼一声,说:“皇上若要执意于此,那就休怪老夫无礼了。”,说完双手张开,吩咐道:“所有人一起上,给我把他们两个都绑起来!”

    暮云小声在萧逸哲耳边问:“我们现在怎么办?”

    萧逸哲不以为然的反问:“你是觉得我保护不了你?”

    暮云放心下来,呲牙笑道:“哪有,我的意思是……这么多人一拥而上,我要是一个人还算勉强能够应付的来,加上你这个累赘的话可就差了那么一点点,一会你可不能太连累我啊!”

    话音刚落,就有士兵拿着长枪冲了过来,暮云立马躲闪到一旁,让萧逸哲挡在自己面前,萧逸哲也十分配合着伸脚挑起桌上的折扇,伸手接过,呼啦一下展开在胸前,全把扇子当做武器,很流畅的挽出一个扇花,将那士兵弄的昏头转向,再伸脚一踢,那士兵连连后退,顺带撞到了后面的两个人。

    萧逸哲的武功暮云大致也清楚,这几个小兵应该不是他的对手,再者,钟守言语和行动之间对萧逸哲仍是有所顾忌,必定不会对他痛下杀手,而自己就不一样了。

    暮云难以想象的到,钟守派人将自己捉去,看清自己面容之后,那会是什么反应。

    萧逸哲笑着侧头对暮云说道:“我知道你是深藏不漏,可也别隐藏太过了,好歹也让我知道吧,那接下来的几个就交给你解决如何?”

    暮云嘿嘿说道:“那几个虾兵蟹将哪里能够容得到我来出手,你顺带解决不就完了吗,搞不定时一定要请我帮忙啊!”

    一瞬间的功夫,大约十个士兵全都败阵下来,萧逸哲脸上也出现了细密的汗珠,呼吸也没先前那么匀畅,暮云忙用袖口帮他轻轻擦拭,给他鼓励。

    钟守伸开右手,后面马上有人递给他一件分量颇重的兵器——乌金色的关羽长刀。他眼神一定,趁萧逸哲跟最后一个副将纠缠时趁空就要偷袭过去。

    暮云瞥见了他,此刻萧逸哲脱不开身,她忙伸手将面前的桌子对准钟守的方向掀翻,再随手捡起什么东西就砸了过去。

    钟守头微微侧,便轻易躲了过去,此时萧逸哲仍是无暇顾及,便朝后喊道:“你不要跟他硬碰,快躲我身后来!”

    暮云依言过去,钟守却步步紧逼,萧逸哲面前的士兵知他心神已乱,更卖命搏杀,不给萧逸哲任何喘息的机会。

    钟守呼喝而来,脸上青筋也因为用力过大而爆起,红着眼,一副志在必得的摸样,混乱之中,暮云尖叫着:“要不我们打不过就投降吧!”

    萧逸哲粗声喝来:“说什么胡话呢!”

    钟守拉开关羽刀,大喝一声,直直的冲了过来,眼看已经无从躲避,暮云大喊道:“爹!我是暮云啊!”

    钟守果然一顿,似乎对暮云的身形和音色早已怀疑,此刻听她亲口承认再仔细看去,确定是暮云无疑,便吼道:“你在这里做什么?”

    暮云稍稍往旁边挪动一小步,手腕在身后紧握住滑车手臂,诡异一笑,说:“我来对付你的呀!”

    用尽全身的力气使劲将滑车转到自己身前,一边大喊着一边朝钟守方向推去,钟守果然举刀连连后退,暮云一边推车,一面喊道:“萧逸哲,还不快点过来这边帮忙,我要撑不住啦!”

    钟守伸脚,将那推车牢牢控制停罢,愤恨的骂道:“臭丫头!早知你不是什么好东西,当初真应该掐死你!”

    暮云不以为然,反问道:“那你怎么没掐死我去?”

    萧逸哲奋力将那副将杀退,外面的士兵却源源不断的涌了进来,他连连后退在暮云身后,两个人背靠着背并肩作战,暮云能感受到萧逸哲体力已经耗支大半,周围的士兵却将两人围了一个水泄不通,真是明白了什么叫做大势已去。

    好在出征之时便早已有这心理准备,而且刚刚确定了萧逸哲对自己一片真心,加上刚刚他为了保护自己,拼命同敌人周旋的片影,即便在这样危险的情况之下,暮云也浑然不觉得害怕,心想大不了跟心爱的人一同死去罢了。

    号角之声从外面突然响起,打破了这里面越来越平静的气氛,钟守脸上才浮现出来的笑意瞬间隐去,露出了些许恐惧。

    果然有来人连跑带爬的进来报告:“将军!有军队偷袭!”

    暮云小声问萧逸哲:“是来救我们的人吗?”

    萧逸哲摇头笑道:“这下可有好戏看了。”

    钟守命令道:“给我把他们两个反绑带走!”

    外面的北风呼呼的吹着,刮到脸上像刀子似的,尽管在人群堆里,依然感觉像是置身于冰窖之中。暮云紧挨着萧逸哲,身后不住有人推搡他们走快些,他们两人像是完全不将其他人放在眼里,不住的眉目传情,这漫天的风雪像是春意盎然的草地绿林。

    “将军,我们的退路被人封死了!”

    一个副将摸样的人带着哭腔朝钟守直奔过来,看样子夜间过来偷袭的军队数量不在少数,起码兵力在钟守带来的兵力之上。

    钟守粗声呼吸,便伸手抓住暮云的头发,将她直直的拉了过来,忽地把手中的关羽大刀对准暮云的脖子,对萧逸哲说道:“赶快吩咐你手底下的士兵,同我一起杀退强敌,否则我便杀了她!”

    萧逸哲双臂被反绑在身后,又有好几个人看守着,见暮云被抓,咬着牙齿,肩膀欲挣脱缰绳,却没有答应下来。

    暮云仰着头,感觉刀口对准自己的喉咙,稍不留神就要隔开喉管,钟守的无情无义早已心知肚明,却不曾料到,他竟然可以手刃亲子!

    “你这个死老头!你休想拿我来威胁萧逸哲,我宁愿死,也不会拖累他的!”

    钟守低头,对上暮云一脸寒光,也冷笑道:“你以为我不会杀你?我告诉你。你不过就是个野杂种,是你那不要脸的娘跟别的男人生的野杂种!我真恨不得你马上去死!”

    手上的力道更加加重,暮云的头发被揪得生疼,仰着头几乎要站不住了,轻轻的哼叫了声。听钟守那愤恨的语气,和手掌力度传来的愤怒,看来他说的话未必是空穴来风。

    难怪暮云从来没有感觉到钟守对自己有半点父女之情,原来这里面竟然有这样一层缘由。可是,看那老实本分的三夫人,那么一个古代传统妇女,根本不像是会红杏出墙的人,这是怎么回事呢?

    “你若是敢碰她一根毫毛,我担保你会付出惨痛代价!”

    萧逸哲脸上的淡淡笑容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稍显惊慌的表情,刚才激战之中,他尚且将还能谈笑自若,此刻见到暮云瞬间即有生命危险,却真真切切的慌乱起来。

    “哼!难怪你从来都不肯待见我,原来竟然是这个原因,亏了你还痴心妄想要找个傀儡当皇帝,你连个女人都看不住,还挖空心思想做太上皇?你这个老不死,赶紧找个洞钻进去吧!”

    “暮云!”

    萧逸哲急得大声喝道,几乎不敢相信在刀口下的暮云还有胆量这样故意激怒钟守。

    暮云笑道:“你放心,这老头不会杀了我的,哼!我倒是宁愿他现在就把我杀了,可惜他不敢!没了我这个筹码,他拿什么来威胁你?”她脸上现出一抹柔情,含泪笑对萧逸哲:“我不会任由他来逼迫你,让你做你不愿意做的事情,我不会给任何人这样的机会。”

    钟守起初气的涨红了脸,又听到暮云如此说来,竟仰头冷笑道:“你这个小杂种,想用激将法?你还太嫩了点!你若再敢胡言乱语,我先划花你的脸,看你还有什么本事学你那不要脸的娘去勾引男人!”
(快捷键 ←) 上一章 加书架 目录 投推荐 下一章 (快捷键 →)

推荐:青春荷尔蒙 分手妻约 超级学生 拽丫头惹上酷总裁 很纯很萌哒 我的漂亮同桌 老子是富二代 女王凯旋 匹夫无罪 情深如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