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 都市言情 > 大隼宫女
大隼宫女 / 舒慕兰

78、危险境地

    暮云大气不敢出,只小心的问道:“不知皇上口中说的人,是谁?”

    萧逸哲放开暮云,自己坐了起来,又恢复了常态,淡笑道:“没什么,我刚刚失态了。”

    暮云暗自懊悔,只觉得肩膀空落落的,要是刚刚静静的聆听,不开口,或许萧逸哲就不用马上从那片刻的放松中清醒过来。

    那感觉……确实挺好的。

    暮云第一次觉得有些惊慌,害怕萧逸哲不愿意为自己敞开心扉,害怕自己走不到他的心里去。

    曾几何时,萧逸哲竟然在自己心中占有如此重要的地位?

    这仗怕是不能往下打了,如此不堪的战斗力,上了战场也只有送死的份,想到昨天晚上三个人商量对策的时候,自己还激动万分的说打一场漂亮的胜仗,就有机会翻身了,现在看来,却是空想了。

    “那皇上……有何打算?”

    暮云试探着一问,马上着急解释道:“我的意思是说,不论皇上的打算是什么,我都会追随着你,不离不弃。”

    萧逸哲眼中怅惘,望着前方,眼神却没有焦距,说:“谈不上打算,如今骑虎难下,只能够走一步算一步了。”

    暮云又问:“那皇上为何不肯告诉我,刚刚口中说的人是谁?太后吗?”

    见萧逸哲没有要作答的意思,便生气的站了起来,说:“奴婢一心一意的效忠皇上,可皇上对奴婢却不坦白,凡是都没有让奴婢知道清楚的,若皇上还是不相信奴婢,就尽管说一声,别老这么吊着。”

    不管了,反正我就是这样的急脾气,凡是都要计较个清楚明白,再说都什么节骨眼了,你还刻意对我保留,不是还没把我当做自己人吗?

    萧逸哲笑出声来,暮云偷偷看见这笑容却不像刚刚那样伪装,应该是发自内心的笑意,先是一喜。接着手腕受力,整个人不由自主往后倒来,直直倒靠在萧逸哲的怀中。

    “喂,你拉我做什么……”

    暮云伸出另一只手,轻轻推着萧逸哲,脸却先红了。

    眼见萧逸哲脸上的笑容越发浓郁,暮云便越觉得尴尬:“你快点放开我,万一有人进来可怎么办?”

    耳边一阵滚烫的热气扑来,全身跟着为之一颤,萧逸哲什么时候凑上来小声说道:“你怕有人会进来,意思是说若没人进来,这样便可以,对吗?”

    暮云急得使劲推了萧逸哲一把,说:“你这个人怎么回事?变脸比翻书还快!我跟你说正经的呢!”心里却莫名其妙的生出一阵喜悦,迫切想要知道萧逸哲之后会说怎样的话,会有怎样的行动?

    难道,他……也喜欢上我了吗?

    萧逸哲一副莫名其妙的表情,两手一摊,说:“我没有跟你不正经啊!”

    他的反应没有暮云期待的那般温柔,暮云心里有一丝小小的失望。

    “那你刚刚还……”暮云白了一眼,话到一半便说不下去了。

    “我怎么了?”萧逸哲不依不饶,追着暮云问道:“我做了什么让你这么生气?你费尽心机的跟着我出来,不就是为了要接近我吗?现在我给你这机会,你又一副心不甘情不愿的摸样,这是做什么?”

    “什么……”

    暮云简直以为自己听错了,这话是出自萧逸哲的口中吗?定睛看着,面前的人的确是萧逸哲,没有错啊!

    “如你所见,我现在感到十分疲累了,想找个女人睡觉,你若愿意那就留下,不愿意就出去吧。”

    满腔热情竟然受到这样的曲解,暮云使劲的站起身来,还借故猛退了萧逸哲一把,萧逸哲虚晃了一下,仍旧坐的稳稳当当。

    暮云呼哧着下地走了两步,想想又转身过来,冲萧逸哲吼道:“我生气并不是因为你刚刚对我说的话很无礼,我知道这并不是出自你本意,你不过是想要我赶快离开这里,因为你已经预见到了未来的悲剧。但是你找的理由太不靠谱!你太不会表明自己的内心,太不会伪装了!若真借故想要赶我走,只消明白说一句便可,不必用这么蹩脚的方法,因为这让我很瞧不起!你听清楚了,我瞧不起你!!”

    说完便转身就走,掀开帐帘子的时候还故意使劲了全力,外面寒冬的冷风迎面扑来,暮云打了一股寒颤,故意将帘子掀得老高,好让这冷风多吹些进去。

    给我好好清醒清醒吧!她在心里愤愤骂道。

    该死的萧逸哲,不知好歹,敌我不分!像你这种人哪天死掉了,一定是被笨死的!

    哼!你心里就有那么难受吗?难受你为什么不肯好好说出来,你为什么要什么都憋在心里面?这样难道就好过了吗?我对你是什么样,你比谁都要清楚,我不顾自己的性命安全,贸然的追随你,你却仍然不愿意为我敞开心扉,你这样能够对得起我吗!

    眼泪哗哗的流下,觉得好久没有哭的这么痛快了,不知不觉间已经远离了营帐群,面前有人挡住自己的去路了。

    是刚刚见过的两个人李戎和张添。他们正定睛望着自己,暮云想着他们必定有话要说,便先开口问道:“两位将军拦着小的去路,可是有何事要吩咐?”

    李戎看上去年轻一些,身材彪悍,下巴布满了胡渣,五官却生的十分斯文,此刻盯着暮云,嘴角弯弯,却没有笑意,说:“姑娘是跟在皇上身边的吧,怎么自己一个人跑了出来?”

    暮云骇然,双手举到胸前,十分防备的看着李戎,说:“你怎么知道我是个女的?”

    李戎仰头哈哈大笑,说:“李某戎马半生,杀敌无数,若是连属下是男是女都分辨不出,可不是痴长了岁月。”

    暮云想想也有道理,将手放下,冷眼看着面前的两个人,说:“那你们找我有什么事请直说吧?”

    张添笑道:“姑娘果然是爽快人,那我们便也将这话挑明了,这里是军营,姑娘一个女孩子家待在这里多有不便,这便请离开吧,末将找人护送姑娘出营。”

    哼!这两个人果然是没安好心,那个李将军看上去呆头呆脑空有一身蛮力,而面前的这两个人却是精明之相,想来因为自己刚刚大闹一番,直接戳穿了他们的阴谋,现在他们要找自己算账了!

    暮云冷笑道:“哼,刚刚在皇上面前我那么没有给你们留面子,如今你们却还这样好心送我出去?你以为我会相信你们的鬼话?且不说我完全没有离开的打算,便是真想离开,我自己长了腿脚也会走,不劳烦二位了。”

    说完便绕开两人,朝士兵的营帐走去,两人却随着栏了过来。暮云温怒,还不及发火,却见李戎抱拳说道:“姑娘敢只身入营,想必也有些本事,只是军营军法如山,姑娘便是和皇上熟识也不能越了规距。”

    既然对方铁了心的要制服自己,暮云便也不想给他们留面子了,抱臂说道:“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心里盘算着什么?你们欺上瞒下干的龌龊事情还怕不给别人晓得了?我可告诉你们,皇上可是真命天子,他雄韬伟略假以时日一定能够掌握实权,你们这些乱臣贼子拿人好处就想要改朝换代?简直是痴人说梦!”

    李戎笑着斜眼看张添,说:“大哥,你说现在该怎么办?”

    张添笑道:“能怎么办呢?看这姑娘气呼呼的从皇上营帐里面跑出来,直往郊外跑去,我们想拦也拦不住,只好眼睁睁的看着她跑了,去向不明。”

    李戎哈哈笑道:“还是大哥有主意。”便吩咐身后聚集着的几个士兵:“给我把这小妞扔到野外去喂狗!”

    暮云这下有些心慌了,天色暗得伸手不见五指,周边的篝火光线又暗,而且因为冬夜严寒几乎都已经躲到营帐里面去了,在外面的人寥寥无几,现在即便是大声呼救怕是也没有什么人能够听得到,一下子又后悔自己刚刚那股嚣张劲,现在就是要求饶怕也没用了吧。

    “你们怎么敢这样对我?”暮云竭力装出一副凶狠的质问摸样,心里却已经在害怕了。

    张添又是一阵狂笑,说:“姑娘如此聪明伶俐,我们有几个胆子,姑娘闭着眼睛都能够猜的出来,又何必明知故问呢?”

    说话间,已经有小兵上前反绑住暮云的胳膊来,暮云手臂被绑,便伸腿猛踢,一边骂道:“你们这些人狼子野心,不得好死!”

    “你若能够活的比我们长时,再来说这些话吧!”说完便大手一挥,立马有三个小兵齐拥而上,

    小兵将暮云架起,直直的拖到营地外的黑丛林中,暮云大声叫唤着,却感觉没有人听到自己的呼救,那三个小兵个个面无表情,从容不迫,看来是熟手,这是要杀人灭口吗?在这里?也太胆大包天了吧!

    心里害怕极了,这荒郊野外的,又是远离了人群,面前这几个陌生男人,不会对自己做出什么可怕的事情吧?
(快捷键 ←) 上一章 加书架 目录 投推荐 下一章 (快捷键 →)

推荐:青春荷尔蒙 分手妻约 超级学生 拽丫头惹上酷总裁 很纯很萌哒 我的漂亮同桌 老子是富二代 女王凯旋 匹夫无罪 情深如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