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 都市言情 > 大隼宫女
大隼宫女 / 舒慕兰

76、处心积虑的刺探

    暮云只觉得自己的心突突的跳,脑袋里面瞬间冒出萧逸哲被这一群奸邪之徒围剿的画面,不由得摆摆头,站起来连长枪都顾不上拿,便望萧逸哲的方向跑。

    身旁的士兵见到她脸色不对,不知道她要做什么,忙也跟着站起来拉着说:“哎,兄弟,你这是要做什么呀?大家都坐着呢,你就别一个人起来乱跑啦!”

    暮云急红了眼,只看着萧逸哲跟身旁的将士们说了些什么,便翻身下马了,一旁早有随身的士兵拉起了挡风皇蕃,围成一个半圆,萧逸哲便走到里面歇息去了。

    这下子想要接近他更难了,那些围成一个圈的士兵,都是谁派过来的呀?哎!只怪自己,原本是紧紧跟在萧逸哲身边的,脚力跟不上,刚刚又得罪了那个什么将军,这才挤不过去。

    她冷静下来,喃喃自语:“没,我没要做什么……”

    “兄弟,我劝你啊,一会偷偷的溜到队伍的最后面吧。”那个士兵又凑了过来,仔细看了看身旁的人,确定没人注意自己,才放心在暮云耳边小声说:“我听说那个李将军是出了名的心眼小,刚才他要处置你没能成功,若是一会让他看到你了,你肯定还是要倒霉的。”

    暮云一听,忙问道:“那你认识李将军吗?他是什么样的人啊?他平常都跟什么人往来?”

    那士兵瞪大了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暮云,十分惊讶的说:“你瞧你都问的是啥,我要是能够认识李将军,我还来这当什么小步兵啊!”

    说完竟然转过身去,一脸赌气,不愿意再搭理暮云了。

    暮云才算反应过来,心里直说抱歉,眼睛却是紧紧的盯着那皇蕃,想着该怎么混进去。

    又过了好一会,暮云见所有人都恢复了气色,看来都是休息好了,可大军还是一点都有要继续行军的意思,那皇蕃里面,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

    李将军进进出出了几次,都是垂头丧气的,最后一次走出皇蕃外时,甚至十分嫌恶的往地上吐了一口唾沫,跟身边的几个人议论着什么,接着便传来了全军安营扎寨,生火做饭的军令。

    暮云抬头看天色,正是晚饭时间,看来今天是不会再继续行军了,说不出来这是好还是坏,总之心里七上八下,魂不守舍的。

    趁所有人都忙着生火劈柴的空档,暮云想了想,便起身往萧逸哲的营帐走去。

    果然,刚刚走到近前,便给驻守在周围的士兵栏了下来。

    “大胆!你哪个营的,跑来这里做什么?”

    暮云抬头,将准备好的灿烂微笑摆出来,笑眯眯的望着那士兵说:“你不记得我啦,今天早晨还没出发的时候我可是站在你旁边的旁边呢,我不过是后来体力不支掉队了,现在调整好了,就让我归队吧!”

    说着还想要往前走两步,谁知道那士兵竟然十分警惕的朝暮云举起了长枪,粗声喝道:“你接近皇上,想要做什么?再不说清楚,我就要去禀告将军了!”

    他这一声怒喝,立马吸引了很多人眼神朝这边围观,一个个虎视眈眈,生怕自己身上带着什么炸药包要搞恐怖袭击什么的。

    暮云干干的大笑两声,想这士兵也太严肃了些,便又生出一计,故意捂紧双手,神秘的对那士兵说:“兄弟,你真行!一眼就看出我的来意了,你说的没错,我是特意来向皇上献宝的。”

    那士兵顺眼往下,看暮云两手紧握着的东西,思考的这片刻,暮云走趁机往前走了两步,正要蒙混过去,士兵反应过来,开口正要阻止暮云,却听到头顶一声大喝:“你在做什么!”

    好熟悉的吼声!暮云顺着声音望了过去,果然是下午的时候嚷嚷着要拿她祭旗的李将军。

    士兵见李将军过问了,忙丢开暮云,转身对李将军说:“启禀将军,这个小兵鬼鬼祟祟的要接近皇帐,小的正在盘查!”

    暮云几乎要背过气去,你这小兵说谁鬼鬼祟祟的呢?!

    李将军仔细打量了一下暮云,认了出来,说:“你就是下午拖慢行军速度的那个臭小子!哼!老子正要找你,你倒自己送上门来了。”

    暮云忙陪着笑,凑过去说:“小的给将军请安!今天白天确实是小的不对,惹恼了将军,特来赔罪的!”

    李将军见暮云这十分标准的行礼,便有些疑惑,这些士兵大多都是自己抓来的,基本上都是农民家的儿子们,大字不识一个,全是大老粗,起先见到暮云一副细皮嫩肉的摸样,已经有些奇怪,现在见暮云身段婀娜,举止斯文,不由得生出了邪念。

    笑着凑上前来,嘿嘿的笑着说:“你若真的有心赔罪,想要本将军不生气也可以,但你得听我的!”说着竟然挑起粗糙的手指,作势要挑暮云的下巴。

    暮云忙后退一步,惊讶的看着李将军,从古到今,军队,监狱等同性别占绝对多数的人群里面那些龌龊事情暮云不是没有听过,这次跟着萧逸哲出来还特意备了一柄贴身小刀,就是为了防身用。可是暮云万万没有想到,作为高级将领竟然也是这幅德行,还当着其他人的面,更离谱的是皇帝的营帐就在这附近!

    上梁不正下梁歪,将军都是这幅熊样,这支队伍能够打胜仗才怪呢!不由得也生了气,冲李将军的大声嚷道:“你要干什么!”

    李将军没料到暮云这样不识好歹,立马收敛了笑意,说:“真是不识抬举,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了,来人啊,给我好好收拾他!”

    三两个人正慢慢朝暮云逼近,暮云把心一横,大叫一声,削尖了脑袋往李将军的肚子猛撞了过来!

    “啊!你们这群混蛋,皇上都已经赦免我了,你们还打算偷偷杀了我,真是大胆啊!”

    这李将军的肚子上的肉虽然多,可外面包裹着厚厚的铠甲,闷头撞了上去,可不是好玩的,暮云很快就感觉自己两眼冒金星了。

    好在李将军没料到暮云会来这一招,受了惊不说,整个人毫无提防几乎要给她撞倒下了,被身旁的士兵稳稳的扶了才不至于跌倒。

    站稳之后看暮云的眼神更是像要把她吃了一样,暮云胆怯的后退了两步,心里却在求爹爹告奶奶了,萧逸哲啊萧逸哲,你不会是睡着了吧,我为了你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你要是还不来救我,这些人一会就能把我啃得连骨头都不剩下的。

    “啊!给老子把这小子的皮剥喽!”

    “是!”

    随着这两句对白,暮云突然心慌起来,自己可是什么招数都使用完了,那个救星还不过来,一会真要倒霉了。

    “这里发生了什么事?皇上都被惊扰到了。”

    前头的士兵先行赶到,许是奉了萧逸哲的命令过来阻止这纠纷的,李将军粗声说道:“这小子怕是疯掉了,直往我身上撞来,我正要好好教训他呢!”

    暮云终于见到萧逸哲出现在人群中间,长长的松了一口气,一副可怜巴巴的看着萧逸哲,等着他来给自己解围。

    “堂堂一个将军,跟一个小兵在这里闹什么?这成何体统?”

    萧逸哲发了话,全场瞬间安静下来,都看着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皇上……”李将军一脸委屈,暮云不由得得意起来,跪下来朝萧逸哲磕头,故意哭丧着脸说道:“皇上,李将军他以大欺小,刚刚都说要剥小的皮,还说要拿小的祭旗。”

    萧逸哲看了看两个人,叹气说:“行了,你们两个都给我进来吧!”

    李将军一头雾水,顿时拉不下脸,见萧逸哲已经转身了,又不好当面争个高低,回头狠狠瞪了眼暮云,便跟着萧逸哲背后走了。

    一进营帐,暮云便直直的朝萧逸哲跪了下来,沉重的说:“皇上,小的有要事禀告。”

    此时帐内只有少数几个随从和李将军,李将军一见暮云又变了脸孔,便惊讶的指着她说:“皇上,末将看这个小子八成是奸细,他处心积虑的要接近皇上必定有不可告人的目的,请皇上将他严行审问!”

    萧逸哲不理会李将军,只问暮云,“你且先起身吧,有什么要告诉朕的,这便说吧。”

    “皇上……”李将军还是不甘心,试图再行阻止,萧逸哲不看他,却抬手示意他不要出声,李将军只得闭口。

    暮云瞧了眼李将军,说:“皇上,小的怀疑李将军通敌卖国!”

    所有人都惊讶的看着暮云,李将军恼羞成怒,听了之后直喊着要杀了暮云,被身旁的人拦着才没有成行。

    萧逸哲看了看李将军,平和的问暮云:“你这么说可是有证据?”

    暮云没有证据,对于今天看到的一切反常现象完全只是自己的猜测,所以只能够随口胡说,只要把事情闹到萧逸哲这里,闹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就自然会有人出来解释。

    暮云不知道自己这样做是对还是错,可总比眼睁睁的坐以待毙来得好。

    她昂头回答:“小的有十足的证据!”
(快捷键 ←) 上一章 加书架 目录 投推荐 下一章 (快捷键 →)

推荐:青春荷尔蒙 分手妻约 超级学生 拽丫头惹上酷总裁 很纯很萌哒 我的漂亮同桌 老子是富二代 女王凯旋 匹夫无罪 情深如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