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 都市言情 > 大隼宫女
大隼宫女 / 舒慕兰

75、疑点重重

    一个士兵倒下了地,还是直直的趴在行军士兵的中间,前面的队伍瞬间乱的没了形状,嘈杂议论声音泛起。隔着这么近的距离,萧逸哲和前面的几位将军自然是听到了声响,纷纷回望过来。

    刚刚跟暮云答话的那个士兵被暮云趁机也绊倒在地,此时扔掉了手中的长枪,捂着小腿一脸痛苦摸样,嘴里小声的咒骂着:“哎呀!天杀的,自己支撑不住了还要连累到我!”

    暮云趴在地上,双手却是用力的抓住那个士兵的衣角,不让他先行起身,正好他的长枪也无意中绊倒了另外一个士兵,暮云正中下怀,哼!有我们这几个人睡在地上挡道儿,看你们这后面的队伍能不能从我们身上飞过去!

    队伍受到了惊扰,果然被迫停了下来,前面的一位将军扭头见状,匆匆向萧逸哲请示之后折返方向打马过来。马蹄还没有停稳便听见那大将粗声喝道:“干什么吃的!连路都走不好,惊扰到了圣驾,可仔细扒了你们的皮!”

    这该死的兵油子,将军了不起啊,有本事你别骑马,跟着我们一路小跑试试。

    暮云在心里咒骂着,又悄悄观察身后的一众士兵,原来大家都趁机停步喘气,看来累倒的并不是这一个两个。

    想归想,暮云换了一副十分愁苦的表情,几乎要哭着说道:“将军,小的跑得实在是顶不住了,真不是故意要拖慢步伐的,求将军网开一面……”

    谁知那大将似乎是个急脾气,并不等暮云把话说话,便挥鞭抽了过来,暮云慌忙用胳膊遮面,还是结结实实的挨了一记鞭子,火辣的疼痛感瞬间灌袭全身,袖子上的盔甲几乎被抽得开裂,心想,我跟你无冤无仇,你居然也能下这么重的手!

    “大胆!竟敢出言顶撞!来人啊,给我军法处置!”

    军法?!暮云不由得瞪大了双眼,这是出师未捷身先死的节奏吗?我不过就是不合时宜的摔了一跤,你不至于就为这个要了我的命吧!

    虽然心里知道有萧逸哲在场,自己性命决无大碍,还是被那满脸络腮胡子的大将吓到了胆子。这可是真刀实枪的战场,跟那只会耍耍嘴皮子,争风吃醋的脂粉女人群还是有天壤之别的。

    身后的士兵得令,几个人上前围着暮云,作势的要将她拧起来,暮云连挣扎都没有来得及,就被人像拧小鸡似的提了起来,甩到了一边,正猜想着下一步会有什么动静,果然就见到萧逸哲也打马过来询问怎么回事。

    众位士兵见到皇上也折返过来,便都放开了暮云,大将粗声回答道:“回皇上,这小兵不知何故,竟打乱了队伍进程,末将正要对他军法处置!”

    暮云透过人墙缝,竭力让萧逸哲看到自己一脸的诚恳,与他双眼对视之后,便安心下来,再不理会那大将如何气愤摸样。

    萧逸哲单手拉直缰绳,宝马却像是不听使唤,不住的原地转圈,暮云便趁机欣赏萧逸哲在马上全方位的英姿。

    他和善的对大将说道:“朕看众位士兵都面露疲惫,想来这个小兵也不是故意跌倒,不如我们先停下来略坐调整,再行军不迟。”

    话音一落,暮云见其他士兵都面露喜色,看来都极为感激萧逸哲如此为民着想。

    可那大将却是一意孤行,抱拳说道:“皇上御驾亲征,一出门却被这小兵打乱了阵型,这实在是太不吉利了,应该拿他来祭旗!”

    萧逸哲有些下不来台,又不好发作,暮云眼珠一转,趁机拨开人群,哭着趴到地上大喊道:“皇上饶命啊,小人绝对不是故意的,只是行军时间过长,才不小心跌倒。小人还有老母在堂,求皇上开恩,饶了小人性命啊!”

    那大将见到暮云如此,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作势又要挥鞭抽过来,暮云这下子提防起来,趁鞭子还没有挥出,便先在地上滚了一圈,远远的离了那大将,作势要爬到萧逸哲的身边磕头求饶。

    萧逸哲见暮云这灰头土脸满身泥泞的摸样,不由得十分好笑,顿了顿声,正要开口说话,却被那大将抢过了话头。

    “该死!竟敢违抗军令!来人啊,给我把这小兵拖出去斩首祭旗!”

    见那大将言语之间皆是乱指一气,一点都不顾及到自己,萧逸哲果然冷下脸来,开口说道:“李将军又何必为一介小兵动怒,行军半日,马儿也疲累不堪,就此下来休整片刻又有何不可?”语气中已经透着隐隐责备。

    暮云心中窃喜,你这老将也太不会做人了,大领导都没发话,就自己在那边逞起了威风,真是不作死就不会死。

    “皇上……”大将仿佛没料到皇上会为了一介小兵,在众人面前给自己难堪,有着结舌,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萧逸哲单手一挥,身上的披风跟着迎风扬起,又服帖落下,暮云从这个方向仰望过去,只觉得怎一个帅字可以形容!

    “众将士听令!就地休整!稍后再行!”说完便打马扬长而去。

    原本士兵们都已经疲惫了,现听了萧逸哲的指令,皆是心中窃喜,当然便不顾那大将的吩咐,均盘腿落座到地面,就地放松筋骨歇息起来。

    那大将讨了个没趣,狠狠瞪了暮云一眼,灰溜溜的调转马头也跟着走了。

    暮云笑了笑,翻身坐了起来,望了望萧逸哲的背影,自鸣得意。又仔细回望着看了看身后黑压压的一众士兵,才发现这里面有老有少,有的已经胡须半白,有的却还稚气未脱,还有他们身上穿着的衣服,虽然崭新,穿在身上却总给人感觉十分别扭的样子,心中便十分奇怪,这那像是皇家的亲兵精锐部队?

    便悄声跟刚刚那个士兵攀谈起来,“哎,刚刚绊倒你了,真是对不住啊!”

    那士兵白了暮云一眼,一副十分不想搭理她的摸样。

    暮云并不气馁,接着赔笑道:“我见你年纪不大,你家里几个兄弟姐妹?”

    士兵接着很快又补看了看暮云,大约是被她白净的脸庞吸引到了,闷声着回答:“我还有两个弟弟一个姐姐,你呢?”

    暮云笑了笑,心想,你肯说话就好。便又凑近了些,一副想再好好聊聊的样子,说:“你这次随军出征,你爹妈一定很舍不得吧!”

    那士兵神情瞬间忧郁起来,几乎有些赌气的样子,说:“哼,岂止是舍不得,简直就是要了他们的命一般!”他凑耳过来,小声的在暮云耳边说:“我那两个弟弟也在这行军队伍当中,一个十六不到,一个才刚满十四!”

    暮云张口结舌,说:“你家三个男丁都入伍了?按我大隼律法,每户家中只需征用一名成年男子入伍即可,就算是眼下兵力短缺,你那最小的弟弟还未成年,怎么着也轮不到他上战场啊!”

    那士兵听了暮云的话,像是找到了宣泄点一样,更加愤愤不平,稍微提高了音量,说:“可不是呢,那些贪官污吏,惯会欺负我们这些平头老百姓!我原本还有一个哥哥,不久前在边关战死,几天前他们又强制拉了我和我两个弟弟入伍,我爹跟他们讲道理,还被生生毒打了一顿,现在还病倒在床上,我娘那一双眼睛怕是要哭瞎了,他们二老今后可怎么过日子……”

    他说话间便已经双眼泛泪,声音哽咽着不住用手擦拭,想是当日的情景十分触目惊心。

    暮云的心情也随之低沉起来,握紧了拳头,“这些该死的军官,不能上战场杀敌,却有蛮力对付老百姓!”

    突然,暮云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急切问那士兵,“你刚刚说你们三兄弟都是几天前才入伍的,是不是?”

    那士兵刚刚擦干眼角的泪水,红着眼睛望着暮云点点头,说:“不止我们,这队伍里的好些人都是我们村子的,都是才被那些官兵拉进来的。”

    啊!怎么会这样??

    暮云一下子瘫坐在地上,一颗心瞬间沉落到底,越想心里越是害怕……

    这些人都是百姓临时充当士兵的,根本没有集体操练过,随随便便跑个步都能够把他们累的半死,真到了战场上,怕是见到敌人就逃跑了,哪里能够谈得上有战斗力??

    那萧逸哲的境地不是越来越危险了吗?

    钟守……姚俊臣……太后……

    还有那个急着让队伍前行的什么李将军,这些人都在谋划着什么?他们要对萧逸哲做什么呀!

    暮云望眼看了看前面,萧逸哲的身边那几个大将几乎寸步不离,像是在保护他的安全,更像是在监视他的一举一动。

    天呐!难道这御驾亲征之行,是送萧逸哲入鬼门关的催命符吗?
(快捷键 ←) 上一章 加书架 目录 投推荐 下一章 (快捷键 →)

推荐:青春荷尔蒙 分手妻约 超级学生 拽丫头惹上酷总裁 很纯很萌哒 我的漂亮同桌 老子是富二代 女王凯旋 匹夫无罪 情深如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