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 都市言情 > 大隼宫女
大隼宫女 / 舒慕兰

73、御驾亲征

    深夜,昏暗的房间。

    暮云四肢冰凉,几次想要起身出去备个暖炉进来,但一见萧逸哲和薛穆神色凝重的表情,不由得作罢。

    萃心静静的坐在萧逸哲旁边,只柔和的看着他,并不发一言。反倒是薛穆,背着手在不大的屋内走来走去,脚步焦急。

    “薛穆,你能别在眼前晃悠了吗?我头都快要给你绕晕了。”暮云终于忍不住开口说道,才说完,又探了探萧逸哲的表情,生怕他会生气。

    萧逸哲始终闭上眼,自顾自的冥想,听见暮云开口,也缓缓睁眼来。

    “皇上,可想要吃点东西?”萃心关切问道,胳膊不由自主的抬起来放在方桌上。

    萧逸哲摇摇头,站起身来随意走了两步,说:“看来,明日势必要出城一趟了。”

    暮云忙跟着站起来,说:“怎么可以这样?皇帝不是应该坐镇后方指挥的吗?哪有自己贪生怕死,却把皇上往前线赶的?”

    今日早朝时分,与格格尔军队的败仗又一次传到前庭,众人均议论纷纷,主战派和主和派互相诋毁,谩骂不止,局面险些无法控制,太后趁机要求萧逸哲御驾亲征,以定军心。

    萧逸哲自从记事起,便没有离开过大隼皇宫一步,眼下局势不容乐观,贸然让他领兵御驾亲征,几乎就是让他去送死。

    朝廷之中效忠萧逸哲的,如光禄少卿魏子期等自然是当朝提出异议了的,与以姚献为首的一帮顽固守旧派又一次展开争论。太后震怒,扔下一句,“皇帝必须亲征,方可保存社稷!”便罢朝扬长而去。

    萃心和薛穆皆看着萧逸哲,听他会有什么说法。

    萧逸哲此时表情平静安详,仿佛这一切跟他全无多大利害一样,他笑道:“是福是祸,皆躲不过。”

    他转身迎上众人的目光,说:“我想了很久,这些年我虽然暗地里结集了不少忠于我的臣子,然而想凭借这些同太后姚相抗衡,还是以卵击石。若是硬要舍命相搏,失我一人事小,连累众多忠良事大,我无论如何也不会拿大家的性命犯险。”

    薛穆上前说道:“那皇上可有何良策应对?”

    萧逸哲伸展一下筋骨,笑道:“我正想出去走走,看看这外面的世界是不是跟书中写的一样呢。”

    暮云看着萧逸哲,鼻子一酸,不由自主的眼含泪花,却强制微笑着,只在心里越来越佩服这个男人。

    “皇上,请让奴婢随您一起出城吧!”

    薛穆不可思议的看着暮云,再看看皇上,悄声走进暮云身旁,低声说道:“行军打仗哪里是你们女孩子家的事情,刀剑无眼,你又不会武功,跟着出去不是要给皇上添乱吗?”

    暮云不以为然的睨了一眼薛穆,说:“如果打仗皆是凭借蛮力武功,那胜败之分不是早该注定?格格尔是什么国力大人应该比奴婢清楚,可垂死挣扎之后越发有死灰复燃之势,如今更是直逼京城防线,这便说明打仗并不是只有强者才有机会可以取胜!”

    薛穆被驳得哑口无言,想要再行劝阻又无从开口,反倒是萧逸哲笑着赞赏点点头:“难得你有这份心思,你聪明过人本就叫我不能将你等同寻常宫女视之,然而行军打仗不比其他,四面均是男子,你一个女儿家跟在后面难免……”

    “我可以扮作男人!”

    一语又是惊了四座,萧逸哲,薛穆,萃心皆是哑口无言。最后萧逸哲笑道:“暮云,扮作男人可不是说说那么简单,要同所有男人一同吃住,一同洗浴,你……还是别跟着的好。”

    薛穆也是着急看着暮云,欲言又止,只急红了脸。

    暮云刚刚脱口而出之时并没有想到太多,听了萧逸哲的劝告之后,反而更加坚定了自己的决定。

    这四方宫墙之内,有的全是女人之间一眼便能够望穿的阴谋诡计,作为现代女性的暮云不屑于挤入这些脂粉漩涡,对她来说,外面男人们的世界更加充满吸引力。

    而且……暮云不确定自己是否动了心,见到萧逸哲难得一见的沮丧面容,心里生出了一种清醒的想要保护他的冲动却是不假。

    她自信的笑道:“皇上,也许您还不了解暮云的个性,只要是暮云想要做的事情,必定是不撞南墙不回头的,皇上若是不应允,暮云也自然有法子跟随。”

    萧逸哲略微思索片刻,也笑道:“也好,如今你可把我的后妃们都得罪光了,若我一离开,那些人还不将你撕碎了不可,那你便女扮男装跟我出城吧!”

    见萧逸哲笑着点头,暮云便知道自己所求的事情有了着落,先是心中窃喜,但又听他无缘无故提及后宫里的那些女人,又产生一丝不高兴来。

    仨个人围着圆桌不住的商量明日对策,萃心并不多言语,默默往来穿梭其间添茶倒水,俨然一副温顺婢女摸样。暮云不时的跟薛穆顶嘴争论几句,又笑着赔礼道歉,小小一间烛光昏暗的屋子,不时有笑声传出,一扫开始的阴霾。

    萃心单手支撑着头,脑袋却重重的沉落下来,她醒过神来一看,原来自己竟然靠着高椅背睡着了,再看看房间里面的另外三个人,皆是东倒西歪。

    薛穆双臂交织,直挺挺的坐在对面闭目养神,看不出来是睡着了还是清醒着,萧逸哲趴在圆桌上,脸朝下,应该在小憩。再找找暮云,却是绕到屏风后面的龙床上,盖着被子安安稳稳的睡着大觉。

    外面的天已经是蒙蒙亮,萃心犹豫着要不要叫醒众人,想了想,还是悄悄的起身,将身后的披风紧握在手中,绕道萧逸哲的身后,打算轻轻的盖上去。然而萧逸哲像是有所知觉,轻轻的挪动脸庞,侧脸对着萃心。

    纵然是一夜未眠,萧逸哲眉眼之间仍现神采,光洁的眉头,如刀凿斧刻般的轮廓,实在是难得一见的美男子。这熟睡之时的摸样更是添了几分顽皮稚气,叫人挪不开眼。

    像是感觉到身旁有人,萧逸哲微眯着睁开眼,见到是萃心抱着披风站在自己身边,便坐起来冲她笑了笑。

    萃心醒过身来,脸红着要行礼,萧逸哲抬手作罢,顺手将萃心手中的披风接过来自己披上站起,扫了一眼便看到屏风后面安稳睡着的暮云。先是诧异,而后淡淡笑着,对萃心说:“她可真是不一样啊。”

    萃心顺着萧逸哲的视线望了过去,并不言语。

    大约中午时分,宫门内外早已站满了整齐的士兵,号角响声震天,后宫女眷均身穿朝服,一个个哭哭啼啼的站在乾宁殿外的广场一侧,伸长了脖子看那殿门口。

    御驾亲征的消息是今天早朝时分才确定好下来的,这让原本见不到萧逸哲的女子们更加心碎不已。

    暮云此时已经换上了士兵的衣服,潜伏在这亲征的队伍里面,站在最靠近萧逸哲战马的地方。这个方位,也是后宫女眷占据的地点,她随意的看了一圈,黑压压的全是人头,脂粉环绕,珠翠相撞,不由得鼻子冷哼一声。

    他竟然有这么多的女人!

    突然见到几个熟悉的脸孔,正随着女眷们自动分开的一条路,垂直走来。暮云忙压低了帽檐,不叫人认出来。

    来的人正是姚贵妃,身后跟着神情憔悴,身子整整瘦了一圈的楚梅。

    原来她今天也被放了出来,经过上次的打击之后,楚梅的脸上仿佛不见了往日的意气风发,跟在姚贵妃的身后不苟言笑,只随着众人的视线,翘首期盼萧逸哲的出现。

    胳膊突然被人狠狠一拉,暮云吃了一惊,忙回头望去,竟然是姚俊臣出现在面前。此刻他似乎满脸怒容,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

    暮云忙低下头来,极力装作不认识他的样子。谁知姚俊臣竟然扣住自己的手腕,低声说:“跟我过来!”

    暮云猛烈的摇头,另一之后反手抓住他的手腕,压低声叫道:“你这个疯子,放开我!”

    此时萧逸哲已经一身戎装出现在前厅正门,士兵欢呼雀跃声如雷声而至,女眷们一个个哭声越发的响了,几乎没有人注意到这边的异样。

    姚俊臣劈面喝道:“你这幅样子是做什么?想跟这他混出宫去吗?我告诉你,即便到了宫外,他也难以保护得了你!不要痴心妄想了!”

    暮云此刻也生了气,狠命说道:“我想做什么还论不到你管,我是死是活,跟你有什么关系,赶快给我放手!”

    姚俊臣先是一愣,大约绝没有想到暮云竟然有胆子这样对自己说话,不由得也犟了起来,笑道:“我若是偏要管,你能把我怎么样?”说话间胳膊使劲一拽,将暮云整个贴到自己胸前,笑意不可捉摸:“我早警告过你了。”

    很快,姚俊臣脸上的笑意凝固,感觉肚子上有个锐利的物什紧贴着自己,低头一看,居然是一把精致的短刀,而刀的另一头正紧握在暮云的手上!
(快捷键 ←) 上一章 加书架 目录 投推荐 下一章 (快捷键 →)

推荐:青春荷尔蒙 分手妻约 超级学生 拽丫头惹上酷总裁 很纯很萌哒 我的漂亮同桌 老子是富二代 女王凯旋 匹夫无罪 情深如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