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 都市言情 > 大隼宫女
大隼宫女 / 舒慕兰

72、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暮云和萃心脚步匆匆的往乾宁殿方向回行,萃心脸色低沉,不住的唉声叹气,暮云情知她是责怪自己刚刚在倾云宫太过无理,也便跟在后面默不作声。

    姚俊臣不知从哪里跳了出来,拦住两人的去路,几乎吓了萃心一跳。

    “臣给芳美人请安,美人万福!”

    回过神来,萃心虽然心中不喜,也微微俯身,回礼道:“姚大人有礼。”抬头见姚俊臣是笑而非的看着暮云,也回头去望望,才问:“不知姚大人有何事?”

    暮云亦低下头来,说:“奴婢给姚大人请安。”

    姚俊臣微微一笑,并不去看萃心,而是径直走到暮云面前,说:“有日子没见你了,你的胆子倒是越发大了。”

    暮云泛着白眼,没好气的说道:“奴婢也有日子没见过大人了,大人举止还是那么轻挑无度。”

    “暮云……”

    担心暮云又口不择言,萃心不免又着急起来。对姚俊臣抱歉道:“姚大人切勿见怪,妾身回去定当好好教训下人。”

    姚俊臣像是毫不在意,极为嚣张的笑了笑,“美人若是没有别的事情,可否先行回宫,臣找这位宫女有点事情。”

    一介外臣,竟然敢大言不惭的指挥皇上的女人,这宫里也只有姚俊臣能够做得出。

    萃心犹豫着,望了望姚俊臣,又望了望暮云,有点拿不定主意。暮云想着这姚俊臣找自己能够有什么事,便大方对萃心说道:“美人先自行回宫吧,奴婢一会就回。”

    姚俊臣见暮云一口答应下来,脸上的笑容更盛。

    萃心不放心暮云:“姚大人若有事情交代于你,你只管照办便是,可别再顶撞大人了,知道吗?”姚俊臣低头含笑谢过。

    暮云笑道:“美人放心,奴婢自有分寸。”

    萃心走后,姚俊臣单手撑着下巴,歪着脑袋围着暮云绕了半圈,朗眉星目十分有神,却不说一句话。暮云心中有些反感这样被无礼注视,不由得瞪眼望去,“不知大人有何吩咐?”

    姚俊臣停在暮云的侧面,又将她上下打量一遍,仍是不说话,暮云不由得怒道:“大人看够了没有?”

    姚俊臣这才哈哈一笑,说:“你这样的宫女,阖宫之内果然是找不出第二个来,难怪连皇上也要想办法将你留在身边。”

    提及萧逸哲,暮云脸色一红,很快又冲姚俊臣没好气的说道:“奴婢不明白大人说的是什么,如果大人没有吩咐,那奴婢……”

    “我有话要问你,你且听着。”

    不等暮云把话说完,姚俊臣已收敛了笑意,换做一副冷静的面孔,眼神一对凌光投来,问:“最近你可有偷偷溜出宫过?”

    暮云张口结舌,原以为自己出宫之行密不透风,连太后都觉察不到,这姚俊臣是从哪里听到的风声?

    一时之间,不由得心里胆怯了几分,全然没了方才的底气,低着头,有些结巴的说道:“没有的事,奴婢不知道大人是从何处听闻到的,宫女哪能随意跑出宫的。”手中却不停的搅动着帕子,一副心虚的摸样。

    姚俊臣自然是都看在眼里的,笑着又走进暮云一步,几乎贴在她耳边吹气说道:“这宫里没有我想知道而不能知道的事情。”

    耳边一阵酥麻,像被毛绒的野草拂过,十分难受却不敢伸手去拂去,暮云此刻心跳几乎提到了嗓子眼,这种感觉就像第一次接触姚俊臣时一模一样,他那句“在这宫里,我想杀谁便杀谁!”,真像是透着幽灵般的恐怖意味。

    不行,不能够就这么被他打败。

    暮云深吸一口气,强制笑着,直面看姚俊臣微微弯起的双眼,“奴婢完全听不懂大人在说什么,自从入宫之后奴婢从未出过皇宫半步,大人若是不相信,尽可以去内侍局盘查,便能知道奴婢的话是否有假。”

    内侍局是掌管后宫诸人一切寻常事由的地方,宫人若是奉命出宫办事,需要到内侍局领了腰牌才能出去。暮云当时出宫,是冒充皇亲国戚坐在轿子里面躲过盘查的,心知姚俊臣绝对不会为了一介宫女而去内侍局查询,这样故意说来,只是为了使自己的谎言听上去更真实一些。

    姚俊臣笑道:“你不承认也不要紧,若是没有十足的把握,我也不会跑来问你。如今我只送你一句话,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他注视着暮云,如此近的距离,暮云几乎捉摸不到他的神情,这一张英俊的脸庞透着极为变幻莫测的味道,气势之强,足够让一般人全矮低数等。

    此时他转换一下方位,仍是居高临下,小声在暮云耳边说:“不管你出宫都听到了些什么,看到了些什么,全都视若无睹才是保全自身的唯一办法,这些话,我不会重复第二遍,你好自为之。”

    暮云呆然许久,直到一阵寒风吹来,这才发现自己一个在这里站着,身后的姚俊臣早已经不知去向。背后早已渗出冷汗。她缓过神来,便加快脚步往乾宁殿方向奔去。

    姚俊臣是已经发现了什么了吗?他这是来警告自己的吗?他是姚献的儿子,也等于是太后的人,若真是这样,那萧逸哲的处境不是更加危险?

    乾宁殿正殿大门紧闭,暮云快步奔上前去,对守门的太监说要求见皇上。太监认得暮云是萃心身边的宫女,便解释说:“皇上和太后正在商讨要事,怕是不得空见你,你且回去吧!”

    太后在里面?暮云焦急的心又提了起来,太后这个时候过来做什么?难道是萧逸哲的计划被她识破了吗?现在该怎么办?

    “咣当”一声清脆响,像是瓷杯猛烈摔到地面的声音,外面守着的所有人不由得神情为之一震,皆朝门里望去,妄想从门缝之间看出里面的大概。

    暮云心里更是焦急,不由得小声问那守门太监:“里面就只有皇上和太后娘娘两个人吗?”

    太监许是有感而发,说:“可不是,太后连言秋姑姑都请出来了,只说要私下跟皇上说会子话,任何人都不准进去,可现在已经过了一炷香的时间了,还没有出来,我们想进去瞧瞧,也是不敢,姑娘你说这可怎么办?”

    暮云也没有注意,只望着那紧闭着的宽大红门出神。突然,里面像是有脚步声传来,暮云忙侧身躲避到大柱后面。才刚刚站稳脚跟,果然便听到耳边众位太监皆齐声喊着:“恭送太后!”

    看太后的背影,像是生了大气一般,言秋和郁景赶着上前来搀扶她,都被她一把推开。暮云心系萧逸哲,便赶紧溜了进去。

    正值寒冬时节,偌大的殿堂却没有烘盆烤火,显得格外阴森寒冷。

    起初暮云并没有发现萧逸哲,定睛看了过去,这才见到一个身穿黑色雪貂皮袄的人直挺挺的跪在殿前中央,面对自己的皇帝宝座。

    暮云忙奔上台阶跑了过去,站在不远处默默注视萧逸哲,想要开口说什么,却是无从说起。不远的地面,茶杯碎片洒落了一地,刚刚与太后之间的争执,必定十分触目惊心。

    终于鼓起勇气,裣衽一福:“暮云给皇上请安……”

    萧逸哲背影一颤,像是之前并没留意过暮云的存在一般,半响,才发出疲惫的声音,“你来了。”

    暮云快步上前,跪在萧逸哲旁边,不知何故,竟然鼓起勇气伸手轻触他的背脊,心痛的说:“皇上,太后已经离开了,奴婢扶您起身吧。”

    萧逸哲面露愁苦,摇摇头,眼神依旧望着那一方皇帝宝座暗暗出神。

    暮云提高了嗓音,泪水夺目而出,大声说道:“皇上,您到时说句话呀,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印象中的萧逸哲皆是谈笑自若,不管遭遇多大的困境,不管前路如何凶险,都不会忘记那一抹淡淡的微笑,而今天,却是满面愁苦,几乎绝望的愁苦。

    “暮云……我可能当不了皇帝了。”

    什么?

    暮云真怀疑自己听错了,难道方才太后与皇上之间的争执,竟然是为了这个吗?

    萧逸哲已经在位十多年了,眼前与格格尔的局势正势同水火,太后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逼他退位?

    暮云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萧逸哲,他眼下布满青丝,此刻未戴头冠,一头乌青里面夹着几根银白,憔悴的叫人心疼。

    “为什么呀?可是太后一味专断?难道所有官员都只认同太后吗?就没有人肯出来为皇上说一句话吗?”

    暮云几乎哭出了声,如果此刻给她一面镜子,必定能够见到自己五官扭曲的摸样,然而暮云此刻却什么都顾不得了,不待萧逸哲回答,纵身上前环抱住他,将脸颊埋在他的肩膀,眼泪鼻涕抹了他一肩。

    也许暮云的到来分担了自己的悲伤,萧逸哲感觉暮云比自己更为难过,不由得浮出一抹淡淡笑意,反过来轻拍她的背,安慰她:“别哭了,先起身吧,叫外面的人看见了像什么样子。”

    暮云离开萧逸哲的肩膀,使劲的伸手摸干眼眶的泪水,这才看清楚他的摸样,他依旧微笑着,恢复自然,可这种竭力保持着的笑容,让人太过心疼。

    不知道为何,此时的暮云只想同眼前这个男人共同进退,她坚定的握住萧逸哲的手,说:“皇上放心,不论你是天子还是庶人,暮云必定始终追随左右,不离不弃。”
(快捷键 ←) 上一章 加书架 目录 投推荐 下一章 (快捷键 →)

推荐:青春荷尔蒙 分手妻约 超级学生 拽丫头惹上酷总裁 很纯很萌哒 我的漂亮同桌 老子是富二代 女王凯旋 匹夫无罪 情深如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