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 都市言情 > 大隼宫女
大隼宫女 / 舒慕兰

67、公子暗生情愫

    早上出门去找薛穆的时候,他果然在房里。一见暮云,便嘟囔着说:“怎么你们府里的丫鬟都这么不懂规矩?我醒来都快叫了一上午了,连个端茶递水的人都没有,都渴了我一个晚上了。”

    暮云忍住笑意,对正在穿靴配剑的薛穆说:“丫鬟不给你备的,本小姐都已经给你备好了,洗脸水和早点都放在外间的桌子上,你自己过去取用吧!”

    薛穆隔着屏风望了眼外面,果然多了几个碗碟,便看着暮云赞赏的笑了笑。别好配剑之后走出来,一见茶水便抢也似的拿过来喝了一口,深吸一口气,笑着说道:“这水就是好喝。”

    睨眼见暮云望着自己笑,便问道:“你说怪不怪?我早上在门口转悠了一圈,发现见到我的丫鬟都掉头就跑,还鬼鬼祟祟的回头偷看,就跟看怪物一样,你说这是怎么了?”

    还没来得及等暮云回答,便匆匆放下茶杯跑到铜镜前面仔细瞧自己的脸,又自言自语道:“虽说大半夜没有睡觉,也这气色也没有憔悴到要吓人的地步呀,真是奇怪极了。”

    暮云再也忍不住,捂着肚子放声大笑起来,直笑的薛穆回头,一脸的莫名其妙。

    暮云想着人不能这么缺德,生生的把别人的名声搞臭了还在这里理直气壮的嘲笑他,于是她决定负责到底。

    她收敛了笑意,眼睛仍是含笑着问:“不知薛大人可曾娶妻?”

    薛穆被暮云这贸然一问,竟然有些脸红,目光躲避着结结巴巴的回道:“还,还不……”顿了顿,他猛然张口问道:“你为什么突然这么问?”

    暮云笑着说道:“倒没什么,只是看薛大人一表人才,又生的器宇轩昂,且年轻有为的,存了心想要为薛大人介绍一门好亲事。”

    薛穆的眼珠子几乎都要睁落到地上了,他哪里见过这样不按牌理出牌的大家小姐,几乎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暮云笑道:“我昨天私下打探了一下,我们府里的丫鬟们个个都对你挺中意的,你要看上了哪个随便挑,嫁妆我都包了!”

    薛穆气鼓鼓的别过脸去,见铜盆里面有干净的水,便呼哧呼哧的洗脸,妄想借此打断暮云的调侃。可暮云哪里肯放过这个脾气又好,又有点羞涩的可爱男人,便绕了半个圈,在他近前又笑道:“若你看不中那些丫鬟,我也可以给你介绍一个名门大家小姐。”

    她越说越兴奋,双眼都放起了光,充满稚嫩的脸上一笑,露出可爱的白虎牙和一对浅浅的酒窝,显得格外调皮好看。

    “虽然这位名门小姐是庶出,可她摸样俊秀,百里挑一呢,爹爹还是是京城三品武官,又家财万贯深得太后倚重,你若肯娶回家去那必定是不会吃亏的!”

    薛穆停止洗脸的动作,身子一僵,缓缓站直,低头呆呆的看着暮云,他脸颊上的水顺着脸庞流下,掠过喉结,吃力的咽了咽口水,眼光吃惊而又紧张。

    暮云还只当他被自己吓到了,心里更是好笑,又说道:“只一点怕不符合大人的要求,这位名门小姐今年年芳十二,尚未脱稚气,大人若真心喜欢,怕是要迟几年再过来迎娶了。”

    薛穆像是还没缓过神来,呆呆的问:“你,你说的女孩是谁?”

    暮云笑道:“就是我的小妹妹,柔儿啊!她是不是很漂亮?我告诉你哦,她可是十足的小美人,你可得抓紧着点,再过些年等她摸样长开了,上门提亲的人必定要踏破我家门槛的,大人你能不能有机会我可就保证不了了。”

    薛穆反应过来,定睛看了暮云一会,倒吸一口气,又弯腰呼哧呼哧的洗脸,再也不理会暮云。

    暮云歪头笑看着薛穆这近乎赌气的反应,想着玩笑也开的差不多了,昨天折腾了半夜,想必他也疲累了,便正经问道:“昨天大人回宫之后可有顺利见到皇上?”

    薛穆不答话,只用力洗脸,暮云瞧着地上周围全是铜盆里面溢出了的水,连带着薛穆的身上,靴子上全是,心想着,这薛公子怎么这么小气,才不过开了一会子玩笑就生气了。

    便伸手用指尖用点力他的背脊,没好气的说道:“唉唉唉,你再这么用力洗下去,你那张英俊的脸非得被你搓起皮不可!”

    薛穆感知背后有人触碰自己,武士的本能反应便是激烈弹起,反手将来人控制!此时暮云根本毫无防备,双手做投降状僵在半空,身体后退两步直抵靠在墙头,双眼近乎胆怯的看着薛穆,又看看被薛穆完全摁住的手腕。

    隔着这样近的距离,薛穆几乎可以见到暮云根根分明的睫毛,这样娇俏无瑕的皮肤,几乎吹弹可破,殷虹的嘴唇,无辜的大眼睛,皆形成对一个血气方刚的男人最直面的诱惑。

    薛穆情不自禁的闭上眼低头欲吻下去,身体也不由自主的紧紧贴着暮云,隔着衣服,暮云几乎能够感觉到薛穆突突的心跳。

    反应过来,暮云突然用力推开薛穆,自己也快速的闪到一边,以一种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他,进而含嗔。

    薛穆连连后退两步,低头看了看自己,又看看暮云,想起刚刚险些发生的事情,不由得更是脸红万分。再望向暮云之时,便诚然俯身拱手做赔罪状,诚恳的说道:“薛穆方才多有得罪,还望钟姑娘见谅。”

    暮云没有说话,只抿了抿嘴,低头垂下眼来,脑子一片混乱。

    薛穆抬头看了看暮云,鼓起勇气又张口说道:“若是姑娘害怕名节受损,且不嫌弃在下,那我……”

    暮云还以为他后面会说出一大串肎长的赔礼话,便吸口气摆摆手说:“哎呀,算了算了,又没什么事!”末了,又上前一步,盯着薛穆的双眼,用力说道:“我自己本身是不怎么介意的,可是你若敢把这事告诉别人,叫别人都反过来看我笑话,那你就死定了,知道吗?”

    昨天才放出风声去,说这薛大人专爱调戏良家妇女且不会负责任,害的大家都不敢近身来,结果自己偷偷送上门险些被调戏了!这事要是传到江湖上,今后可得怎么混啊!

    薛穆不明就里,只茫然的看着暮云,盲目点头说好,却连自己答应了什么都没能弄清楚。

    暮云见薛穆答应了,心想薛穆这人也算老实本分,应该不会随便坏姑娘名声的,便完全放心下来,绕过薛穆,坐到圆凳上,自己给自己也倒了一杯茶,顺便把薛穆刚刚喝过的茶水加满,举着茶杯送到自己嘴边之前说:“你还没有回答我呢,昨天宫里是个什么情形?后来有没有发生什么事?皇上可有特别交代?”

    薛穆似乎仍旧晕晕乎乎的,只看着暮云的背影发呆,暮云见许久不回答,便转过身来,却见到薛穆浅白的衣服上全是水渍,便也低头看了看自己胸前,果然也沾到了水印!

    这下暮云完全慌了神,脸瞬间通红起来,忙转身回来,尴尬的放下茶杯,却没有放稳妥,茶杯歪了一下,里面的茶水全倒在桌面上,水顺着流到自己的裙子上来!

    暮云赶紧伸手去拭,紧接着站了起来,嘴里直叫嚷着:“哎呀,怎么回事呀!”

    薛穆忙跑过来,也动手伸手帮暮云擦裙子上的水,无意中触碰到暮云的手腕,便打定主意横握紧,慢慢举到自己胸前,痴痴的望着暮云,嘴唇蠕动,似有千言万语要诉说出来。

    暮云就算再傻,也反应出来这小子是对自己有意思了,起码此情此景他是有些动心了,心里直怪自己没有处理好这男女之间的事情,这些事情在现代看来根本不算个事,可在风气严谨守旧落后的古代,自己刚刚的行为那可生生算刻意勾引啊!

    不怪人家薛穆会错了意,若是这样都还没有反应,只能说那不是个正常男人。暮云不由得有些抱歉,她用力抽出自己的手腕,尴尬的冲薛穆笑了笑,说:“那个……刚刚的事情请你别介意,我不是有心的,你也别挂在心上了,嗯,那个……”

    暮云穷急脑袋瓜,生生想不起自己下一句要说什么了,只好随便找了一个理由:“我屋里的开水怕是烧好了,我先出去了,你慢慢忙。”

    话说出口之后,暮云才反应出自己找了一个多么烂的理由,明摆着要欲盖弥彰呢!

    好在薛穆也没有过多纠缠,就这么放自己转身逃走,暮云匆匆前行两步之后,薛穆突然在身后开口说道:“暮云,皇上有旨,命我俩即刻辞别钟大人,从速回宫。”
(快捷键 ←) 上一章 加书架 目录 投推荐 下一章 (快捷键 →)

推荐:青春荷尔蒙 分手妻约 超级学生 拽丫头惹上酷总裁 很纯很萌哒 我的漂亮同桌 老子是富二代 女王凯旋 匹夫无罪 情深如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