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 都市言情 > 大隼宫女
大隼宫女 / 舒慕兰

66、慈母手中线

    暮云根本来不及劝阻,薛穆已经一跃而起,待暮云反应过来之时,他早已经消失在夜色里。不由得又是佩服薛穆的轻功了得,又是着急他的沉不住气。

    听刚刚那男人同昭云之间的对话,想必他们密谋的事情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如今早一天让萧逸哲知道跟晚一天让他知道,根本没有多大区别,这小子非要……

    哎,说起来,这萧逸哲还真挺得人心的,有人能这样为了他奋不顾身,他这个皇帝做的还不算太失败。再想想自己,虽然是为了为昕秀报仇才同萧逸哲走到一条船上的,可仔细想来,肯加入他争夺政权的队伍,并不仅仅是为此,也有感念他的救命之恩。

    心事重重的回到房间时,三夫人听到动静忙迎着出门,一边伸手迎扶暮云,一边握着她的手说:“怎么去了这一会子,我还以为你迷路了呢。”

    她低头看暮云的手,又惊讶,“怎么小手这么凉?这秋高的天气,大晚上的在外面呆时间长了,可不是要伤风了。”她呼唤秀儿过来,说:“去给二小姐煮一碗生姜红枣茶来,要烧得滚开才放入生姜进去,越快越好。”

    暮云自信自己的身体还没有那么娇弱,便笑着摇头说道:“娘,我没事,都这么晚了,您就别忙活了。”

    三夫人却不肯听,催促秀儿道:“还不快点去!”

    秀儿笑着望了望暮云,点头应声而去,暮云也是会心一笑,握着三夫人的手坐了下来。

    三夫人笑着将桌面上的针线篮子摆在暮云面前,拿起里面还未做好的月白色绣红梅的褶皱收口小荷包,笑着说:“喜欢这个吗?”

    暮云接过来细细一瞧,荷包上零星几朵红梅还未来得急绣全,但枝干脉络已经十分清晰,形态高雅倔强,真如寒夜之中凌霜而开的傲雪红梅,只觉得这红白相配沁人心脾十分好看,便笑着对三夫人说:“这是娘亲自绣的?娘的手艺真是越发好了?”

    三夫人的刺绣功夫说起来暮云也没见过,不过这古代妇女大多都会针线女红,说做的越来越好总是不会有错的。

    三夫人点头,说:“今天白天,我无意中瞧见你身上所佩戴的荷包已然残旧,便连夜给你绣了一个新的,用的是你带回来的蜀锦贡缎料子,若是时间来得及,我想要再做双靴子,快要入冬了,这样你在宫中行走,也多一双可供替换。”

    暮云心中感动,不禁低头看了看,心下有些责怪自己思虑不周,光顾着着意看表面的东西,这衣服里面的旧荷包却是暴露了自己的真实身份,心想还好发现这些的是三夫人不是别人。

    三夫人又幽幽的说道:“只怪我,没料到你有机会能够回来,平日里该是多做一些给你备着的。”

    暮云听后心里又是一阵温暖,这样的温暖三夫人已经带给自己太多了,她不由得凑上前去斜靠在三夫人的肩头,娇声说道:“有娘的感觉真好,我都不想回去了。”

    三夫人哈哈笑着,用手轻拍暮云的后背,说道:“傻孩子,说什么傻话呢。”

    片刻,她又说:“你如今在太后宫中走动,可千万得讨她老人家欢喜,这样才会给你指一门好亲,日后咱们母女二人也有机会时常见面,若真是那样,娘这一辈子也就知足了。”

    暮云听后并不答话,想到刚刚偷听到的昭云跟那男人的对话,这往后萧逸哲的路必定越发艰难险阻,跟着他也定是前途渺茫,三夫人口中的期望,说不定再难以实现了。

    她幽幽问道:“娘,你相信命运吗?”

    三夫人笑着用力一拍暮云后背,笑道:“又说傻话了,我们女子的命运哪里是能自己决定的,能够嫁到一个好男人,相亲相爱的过一辈子,就是最好的命运了。”

    两个人又随意的聊了些,三夫人在一旁穿针引线,一边听暮云给她讲宫中趣事,欢笑声不时传将过来。

    秀儿端着热气腾腾的姜片汤走来时,暮云正为三夫人穿好针线张口咬线头,见秀儿来了,忙将手中的线拉好匆匆打下结头,接过秀儿的汤碗,张口便要喝,一边说:“说了这会子话,真是口渴了。”

    三夫人忙放下荷包,伸手打道:“还烫着呢,着急忙慌的小心烫到了嘴!”

    秀儿笑着说:“二小姐口渴了叫奴婢去端杯温茶来便是,何必忍着。”说完便笑着转身,去安置茶水了。

    暮云笑看了眼秀儿的背影,便一手端茶,一手不停在茶面上扇风,似乎还想将就着喝那滚烫的生姜茶。

    三夫人见暮云这憨憨的摸样,心中更是欢喜,笑的直合不拢嘴。秀儿很快便端着温热的茶水过来,递给暮云。笑道:“二小姐同夫人真是母女情深,真是叫人羡慕。”

    暮云白了一眼,道:“你整日的待在我娘和妹妹身边,就不许这一会子我亲近一下啦?”这话中的责怪更像是视秀儿这个丫鬟如姐妹一般。

    秀儿如何听不出这其中的意味,忙笑着赔罪解释道:“奴婢是心中欢喜的紧呢,难得能够见到二小姐……”她说着,竟然伸手用衣袖角擦起眼泪来,仿佛即刻便要同暮云分开一样。

    三夫人一见,忙道:“我才刚刚好,这会子你别在我面前哭哭啼啼的又来招我,还不快给我去看看柔儿睡着有没有蹬被子。”

    秀儿便笑着应声退下,一边走还不住擦眼泪。

    暮云是真的不愿意回到那尔虞我诈,险象环生的后宫去了,至少是心里极不愿意。

    一会,暮云说自己肚子饿了,三夫人便起身去厨房找吃的,暮云趁空溜到柔儿房间,见秀儿在一旁坐着打盹儿,便加重脚步走了进来。

    秀儿听到动静,见是暮云,忙起身相迎。暮云瞧了一眼睡得十分安稳的柔儿,上前掖了下柔儿的被子,小脸红扑扑的,五官也十分精致,甚是可爱,不由得会心一笑。

    对秀儿说道:“我过来看看她。”

    秀儿扶着暮云到方椅上坐下,两人随意聊了几句,都是三夫人和柔儿日常起居的话题。

    暮云眼睛一转,笑着问道:“今晚负责伺候那位薛大人的是那个丫头?你可熟识?”

    秀儿如实答道:“叫红儿,是奴婢的同乡人,奴婢刚巧能够和她说的上话。”

    暮云拍手道:“那太好了!你便去跟红儿嘱咐一下,不要去守夜,且晚上不论那位薛大人房间里面有什么动静,都不要贸然过去问候,要喝茶要盖被子横竖都让薛大人自己折腾。”

    秀儿不解,歪头疑惑的看着暮云。

    暮云便故意左右看了看,神神秘秘的小声说道:“这话我告诉你了,你可千万别外传出去,否则薛大人会记恨我的。”

    秀儿点头,暮云便接着说:“我告诉你吧,这个薛大人你别看他摸样俊俏表面上一本正经的,这个人可是风流的很。在宫里,但凡长的不算难看的宫女,只要跟他搭过话的,没有一个逃过他的魔爪的。”

    见秀儿听得云里雾里的,暮云索性将话挑明了说:“他把这些宫女睡过之后,一个都没有正儿八经的娶回府去,简直就是玩玩了甩啊!所以呀,我真不希望这位好色的薛大人在我们府里的时候闹出点什么事,到时候我夹在中间也难做人,反正今天我把话放这了,剩下的你看着办好了。”

    秀儿惊讶得下巴都快要掉在地上了,她见到薛穆的时候对他印象极好,私下里跟丫头们谈论那个眉清目秀俊逸少年时,不知有多兴奋,今晚守夜的是红儿,这不知让她和府里多少丫头暗地里羡慕嫉妒恨。暮云这个消息,无疑是晴天霹雳,秀儿瞬间心凉到了骨子里。

    她呆呆望着暮云,眼中似乎受到了一丝小小的伤害,撅嘴说道:“多谢二小姐提醒,奴婢这边去嘱咐红儿,二小姐且先回房歇着吧!”

    说着转身就小跑出去了,暮云强压住内心的笑意,又接着大声补了一句,“可别说给其他人听啊,回头薛大人发觉名声败坏,可要找我麻烦了!”

    秀儿忙回头答应着,又跑了,暮云站起来捂着肚子哈哈大笑,见柔儿睡梦中翻了个身,又忍着笑意捂起嘴快跑出去笑。

    心想,薛穆啊薛穆!谁叫你不听姐姐我的劝告,非要连夜进宫,你这一世的英明可是完全的折在我手里了!

    晚上三夫人安置好自己就寝之后,便又回到桌边,就着昏暗的灯光一针一线缝制荷包,她说要赶在暮云回宫之前绣好,暮云领这份心意,便也由着三夫人。

    透过轻薄鹅帐,昏黄灯光下那个面容清瘦的妇人正凝神咬针抽针,偶尔瞧见暮云还歪着头望她,便便着急催促她快些入睡,表情也全是慈爱。

    暮云便将头扭回来,心满意足的闭上眼,不一会儿便安然入梦。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快捷键 ←) 上一章 加书架 目录 投推荐 下一章 (快捷键 →)

推荐:青春荷尔蒙 分手妻约 超级学生 拽丫头惹上酷总裁 很纯很萌哒 我的漂亮同桌 老子是富二代 女王凯旋 匹夫无罪 情深如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