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 都市言情 > 大隼宫女
大隼宫女 / 舒慕兰

65、惊天密谋

    透过石墩缝隙,暮云放眼望去,是昭云和一位自己未曾见过面的男子。

    那人锦衣华服,摸样颇为俊秀,直比昭云整整高出一个头,却是拘着背,显得清瘦非常,就着月光看下去,摸样像是十分憔悴,对昭云说话间,眼神有些许不耐烦。

    暮云心里乐开了花,得意的看了眼薛穆,那眼神仿佛是掌握了什么了不得的大秘密似的。

    薛穆低头一看,心里忒自好笑,也不理会暮云,凝神静听那边的动静。

    昭云伸手紧紧抓着那男人的衣服,一脸不依不饶,说:“我已经等了你整整两年,试问哪个女子有如此青春可供蹉跎?当初你不是同我爹爹说好,会尽快迎娶我的吗?如今两年时间已过,却仍是丝毫没有动静,你可知外面的人都是怎么说我的?”

    许是内心满腹委屈,说话之间昭云肩膀不住触动,到后半句声音哽咽,忍不住捂面痛哭起来。

    她哭的时候没瞧见那男人的表情,暮云这边却是看的一清二楚,那男人见她落泪,非但没有怜惜,却是一脸的不耐烦,扭头望向别处。

    男人突然摊手大声说道:“那你叫我怎么办?你爹爹答应过我的事情如今连个影子都没有?别说你等我两年,我看如今就算是二十年,也未必了!”

    昭云揭开已经哭花的脸,抬头盯着男人看了许久,那男人许是刚刚气急了口不择言,这会不敢直视昭云的视线,背着手站向另一边。

    “你说的可都是真的?”

    昭云此刻问话声音平缓而悲愤,已将刚刚的抽搐隐藏,男人的话必定是在她心头敲入的一颗重钉,可以想象,这个平缓的问题若是得不到想要的回答,后面昭云必定会有更加激烈的反应。

    男人总算服软,搭下脸来,声音放低柔声劝道:“你放心,我当然愿意娶你。”

    他顿了顿,又说:“自从格格尔战火开始,我便极力劝钟大人要把握住此番机会,鼓动朝廷对格格尔全面用兵。格格尔是彪悍游牧民族,武士皆是英勇善战,而朝廷近几年在太后掌控之下,国力每况愈下,若此时投入重兵跟格格尔直面对抗,必定会受其牵制,届时我们便有机会控制京城!”

    暮云和薛穆相互对视一眼,眼神皆是惊惶,听那男人话中的意思,原来钟府之中,竟然隐藏着巨大阴谋!不由得凝神细听,生怕放过了一个字。

    只见昭云又流泪下来,并不答话。想必男人说的话,在她听来已经并不新鲜了。

    男人仿若已经渐渐进入情绪,又说道:“只要我能顺利登上九五之位,皇后的位置必定非你莫属,可钟大人这阵子闭门不出,亦不跟任何人来往,连你我都不能见面,我算不准他到底是什么意思,如今我也着急。”

    男人声音低沉,说道:“长此以往,起势之日遥遥无期,你我婚事必定会受拖累。”

    昭云伸手擦了擦眼泪,开口说道:“那你为何不直接找太后娘娘?你不是说了太后会为你做主的吗?有太后出面,想必我爹爹便不能轻易推诿过去,此事若能成功,太后得偿所愿,爹爹心愿了却,你我能共结连理,也是三全其美,你我便不用再过这牛郎织女的日子。”

    什么?难道太后已经知晓他们有谋反的野心,而且暗中默许?

    薛穆和暮云张大嘴巴,下巴几乎要落到了地上,皆是不敢相信眼前所见耳中听闻。

    早知道太后和皇上两人并不亲厚,太后野心颇大,朝廷之中是个如何的局面暮云不知道,可在后宫里,太后时常便会有当着众多嫔妃的面大声斥责皇上的时候,原来太后竟然存了易主的心思。

    若果真如此,那萧逸哲的境地该是多么危险?不知为何,想到萧逸哲,暮云竟然不由自主的关心起他来。

    男人似乎已经越来越没有耐心,他冲昭云吼道:“朝廷之事变幻莫测,哪里能有你想的那般简单?你以为改朝换代就单凭太后一句话便可以?这些要凭时机,时机你懂吗?”他白了昭云一眼,声音放低着抱怨说道:“再说了,如今我们不得相见,还不都是因为你在你爹面前闹的,你还有心思反过来怪我?”

    昭云原听着前面的话时,倒也不欲争辩,却到后半段之后,整个人忒自激动起来,胸前起伏非常,看似十分气愤,她大声吼道:“你说的这叫做什么话?哪里是我在我爹爹面前闹腾?是我房里的丫鬟察觉我信期有误,私下里议论给别人听见的,这府里统共也就这么点人,我爹爹哪里听不到风声?我们的事情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我自问没有什么对你不起的地方,出了这个事情,作为男人的你非但不承担责任,还反过来责怪我多事,你说你对得起我吗?”

    她越说越激动,整个人扑上前去揪着男人的衣襟就要厮打,眼泪狂飙的摸样近乎疯狂。

    男人将昭云的手腕抓起来举得老高,碍于身体的劣势,昭云几乎动弹不得。男人脱口而出:“你是疯了么?如今便敢跟我如此胡闹,将来还妄想为我管理后宫?你瞧瞧你这上上下下,哪有一点母仪天下的样子?我告诉你,你若要跟我,就不要对我太过纠缠,你们这对父女若是逼得我走投无路,我就回岭南封地去,永远也不回京城,看你们怎么办!”

    也许是顾忌着男人说的话,昭云踮起的脚尖回落下来,瞧男人一脸愤怒未消,不免柔声下来劝慰,“我不是故意要缠着你的,我是爹爹的亲生女儿,爹爹不可能对我不闻不问。我对你原本一片痴心,更加不可能逼你,事情到今天的地步绝非我所愿意的,我只希望我们能够长长久久的在一起。”

    男人听后先是摇头躲避昭云,后是慢慢转身低声劝慰,而昭云想必也是对男人怀有感情,慢慢配合着细听男人的花言巧语,时不时的破涕为笑,两人细声而语的说的话暮云渐渐无法听见了。

    这样的桥段想必已经在两人之间上演过很多回了,暮云冷眼看着那两个人,心中的大疑惑慢慢解除。原就隐约感觉昭云应该是心有所属,否则不会抗拒去入宫参选,而如今迟迟不嫁人,原来竟然是等着改朝换代,易主后宫!

    好大的野心!

    暮云侧头,见薛穆也是一脸难以置信的摸样,便压低声音偷偷问他,“这男人你可认识?我从来未曾见过。”

    薛穆先是摇摇头,仔细想了想,又说:“我心中想到一个人,时隔多年,不敢确定是不是他。”

    暮云正要问是谁,却听见那男人大声朝这边喝道:“是谁?谁在后面?”

    薛穆握着长剑的手指慢慢压紧,一副随意准备好战斗的摸样,暮云更是大气不敢出,紧张得只听见自己心跳的声音,看样子是被他们发现了,十分懊悔自己忍不住要开口说话。

    昭云害怕的紧紧抓住男人的衣袖,身子直往他怀里钻,仰头对他说道:“我爹爹现在不准我们见面,也不准我出房门,若是被人看见我们在这里相会就糟了!”

    见男人还无动于衷,便用力扯着男人的袖子,催促道:“我们快走吧!”

    说话间,一只猫从暮云在的不远处窜跳出来,大模大样的往昭云的方向走了过去,那男人一见是一只猫而已,这才放下心来,对怀中的昭云说道:“那好,我便先回去,你自己要小心点,知道吗?”

    昭云还未来得及答话,男人便已经放开她忒自离开了。昭云呆呆的站在原地,看着男人慢慢消失在夜色里,神情极为落寞。落寞到连暮云都对她泛出一丝同情来。

    在这个男女大防礼仪作为最主要的道德标准之一的大隼时代,一个女人能为心爱的男人奉献自己最宝贵的身体,这需要多大的勇气?而将家族前途命运都系在男人身上,说明这个女人是真心爱那个男人,诚心希望与他共结连理的。

    可至少看男人刚刚的反应,暮云觉得男人是不够爱她的,因为他看她的眼里,缺少一种叫做怜惜的东西。

    暮云不由得笑昭云太傻,太蠢,依靠对男人的感情就想要得到一切,太过妄想。可即便是现代许多经济已够独立自主的女性,还不是时常被男人的花言巧语所迷惑?用那些情爱幻想去支撑生活,偏偏男人是最不切实际最不可供依靠的物种,再联想到自身的遭遇,暮云只能在心里叹息。

    昭云也走后,薛穆和暮云这才放下紧张,两人都瘫靠在石墩上缓解情绪。

    “你现在预备怎么办?那男人到底是谁?”

    薛穆张口摇摇头,似乎存着侥幸问道:“你说这会不会是钟守故意安排给我们看的一出好戏?要存心试探我们的来意?”

    暮云细想了一会,摇头说道:“我看应该不像。”

    昭云哭的撕心裂肺的摸样映入暮云心里,女人本能的共鸣让暮云相信这眼泪该不会有假。

    薛穆一副难以置信的摸样,仿若自言自语道:“不行,我得连夜回宫,将这些告知皇上。”

    暮云惊讶说道:“你疯了吧!都已经这个点了,宫门早已下钥,你若翻墙而去,被侍卫抓住了可是会当场毙命的!”

    薛穆坚定说道:“就算是拼着这条性命不要,我也要竭尽全力保护皇上周全!你在这里小心应对,我速去速回!”
(快捷键 ←) 上一章 加书架 目录 投推荐 下一章 (快捷键 →)

推荐:青春荷尔蒙 分手妻约 超级学生 拽丫头惹上酷总裁 很纯很萌哒 我的漂亮同桌 老子是富二代 女王凯旋 匹夫无罪 情深如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