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 都市言情 > 大隼宫女
大隼宫女 / 舒慕兰

55、崭露头角

    萧逸哲不卑不亢,一点都没有因为太后的盛怒而有一丝的慌乱神色,安抚完太后之后,见皇后仍是跪着,萧逸哲便径直走到皇后身边,伸手将她扶起来,柔声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于此同时,姚俊臣三步并作两步的走到太后身前请安道:“臣给太后请安,太后万福。”

    太后仿佛这才见到姚俊臣一般,恍然的伸手,一脸内疚道:“俊臣你来了。你姐姐是哀家没有照看好,让她遭辛苦罪了。”

    姚俊臣双手接过太后的手,顺势走上前一步宽慰道:“太后言重了,臣不敢。”眉眼之间的焦急却是丝毫未减。

    萧逸哲上前将皇后扶起,诧异的看着她,问道:“中毒?还是砒霜?何人有这个胆子?”

    周皇后叹了口气,看了眼地上哭得梨花带雨的楚梅,说:“今日给太后请安之后,贵妃和贵仪之间发生了争执,而后贵妃便昏倒了。”

    太后听完抢白道:“皇后莫要避重就轻,今儿个分明就是有人蓄意陷害贵妃,如今贵妃生死未卜,皇后定要好好整顿这后宫的污浊之气!”

    周皇后自然是一副逆来顺受的摸样,萧逸哲看了眼太后,只说:“儿臣去看看贵妃的伤势。”而后又道:“皇后和俊臣一同随朕入内吧!”

    皇后感激的看了眼萧逸哲,便温顺的跟着入内了。

    屋外又恢复了一片死气,所有人都低着头,大气也不敢出,生怕一不小心惹到了盛怒之下的太后。

    太后眼神环视了一圈,停留在萃心的身上,便说:“芳美人你且起身吧。”

    暮云一听,忙搀扶着萃心起身,走到太后身边来,太后正色道:“两月前姚贵妃与你和有不和之事传出,如今你对贵妃中毒一事可有什么看法没有?”

    这话问得极为暧昧,所有人的注意力不由得全部都集中在萃心的表情上来,且大有幸灾乐祸的味道。

    萃心却不慌不忙的回答:“回太后,那日的事情臣妾也有不对,进来也一直在房中自省,如今贵妃病倒,臣妾唯有为贵妃祈福诵经,祈盼贵妃早日痊愈为好。”

    萃心的回答滴水不漏,十分巧妙的将自己的嫌疑排除,这也是因为她平时得太后信任的缘故。

    太后点点头,比较满意萃心的回答,又看了看萃心身边的暮云,印象中这个宫女一向比较有主意,便问道:“暮云,今日的事情你怎样看?”

    暮云没想到太后会这样直面的问询自己,正想着这问话之中可能蕴藏的意思,心里十分捉摸不透,眼看着太后的目光越来越不耐烦,便老实回答道:“回太后的话,奴婢方才听说贵妃的事情,便同芳美人一同赶过来了,这个中缘由奴婢还没弄明白,不敢妄加判断。”

    太后突然意味深长的笑道:“哀家有一事不明,芳美人从前给哀家请安甚是积极,怎么偏偏今日没有前来贵妃就出了事,你说这是不是巧合?”

    暮云弄不懂太后的意思,只得避重就轻的回答:“回太后,今日芳美人确有身体不适,特诏奴婢去太医院请太医过来整治,才误了给太后请安的时辰。”

    太后点点头,说:“嗯,主仆二人都是个老实的。”说完便向萃心伸出手来,将她拉到自己的身前,又恢复了慈祥之色,说:“贵妃的性子鲁莽些,可能多有讨人不喜的时候,难得你为人宽厚,这阵子便多到倾云宫走动走动,帮哀家好好照顾贵妃。”

    萃心只得点头答应下来,暮云倒吸一口气,即便萃心愿意不计前嫌,按照姚贵妃的性子,又怎么甘心情愿的跟萃心要好起来?这太后心里到底怎么打算的?

    正想着,萧逸哲带着周皇后还有姚俊臣一起从内室出来,三人表情皆是凝重,一起走到太后身前,太后单问姚俊臣,“怎么样了?人好些了没?”

    姚俊臣回答道:“还在胡言乱语,看来中毒不浅。”

    太后歉疚道:“你父亲想必也十分担忧吧,若他有空,也可进宫来看望贵妃,是哀家不好,让她受了委屈,哀家对不住你们。”

    姚俊臣只得俯身做请安的姿势说道:“太后切莫如此,真真折煞微臣了,想我姚氏一族深受太后深恩,为太后马革裹尸又有何妨,哪里能担得起太后的对不住三字。”

    太后也不继续纠缠,满意的微微点头,便由言秋搀扶着站起来,傲视众位嫔妃,对着地上跪着的她们们,说:“你们全都是害群之马,让哀家无法对姚家交代,哀家便让你们所有人都遭受贵妃受下的苦。”

    姚俊臣在一旁深深的皱起眉头,暮云一直在观察姚俊臣的表情,并不是有太后为自己做主而感到轻松和解气的样子,他更像是背负着什么沉重负担一样。

    而众人一听,皆绝望的哭天抢地起来,直叫冤枉。心里又是怨恨太后厚此薄彼,又是妒忌姚贵妃有个显赫的家世,在这后宫之中无论何时都能保全自身且立于不败之地。

    这满屋子尖细的哭啼之声让暮云都听不下去了,只得闭眼,心想太后果然手段残忍,随口一句话就能够置这许多人于死地。也难怪太后会有这样的决定,被害的人是倾国权相的女儿,兵部侍郎的姐姐,而如今边疆正在打仗。

    楚梅也是怕极了,因着还有点身份,仍在做困兽之斗,跪着前进两步,哀求道:“太后娘娘,此时真相未明,就此认定臣妾们有罪,臣妾们即便是伏法了,也必定难以心甘情愿。贵妃中毒之事臣妾发誓绝不是臣妾所为,此话若有半句虚假,就让我楚家家破人亡,永生永世受人欺凌!”

    后宫女人们最为看重的不过就是家族荣耀,而楚梅个性好强,进宫这一年多来专横跋扈,靠的还不都是家族势力,如今她敢指天誓日的发出这样严重的毒誓,叫谁听去都不会怀疑她的话中有假,太后不免也有些犹豫起来。

    楚梅将太后有所动容,便哭着求道:“臣妾一直以来跟贵妃确无太多往来,也不甚亲厚,可臣妾绝对没有想要害死贵妃的心思啊,求太后明察。”

    周皇后开口说道:“母后,如今真相未明,若就此处决这一干人等,失了几条性命事小,难以服众事大,不如待查明真相之后再行处罚不迟。”

    太后听后略微沉吟片刻,便说:“皇后所言甚是,那么今日之事哀家便交托皇后全权处理,待查明真相,务必给姚家一个说法。”

    姚俊臣自然要多谢太后做主,太后这才说:“折腾了这好一会子了,哀家也乏了,这便先行回宫,有什么眉目皇后要第一时间告诉哀家。”

    萧逸哲和周皇后忙俯身恭送太后,太后走后,这里面才真正是像炸开了锅,看来萧逸哲平时真挺怜香惜玉的,这些女人一个个都不怕他,刚刚在太后面前还大气不敢出,现在纷纷都跑到萧逸哲的面前哭诉,直说自己有多么多么冤枉,要他为自己做主等等。

    周皇后也是皱着眉头,听这众人你来我往一句接着一句的,人人都急于表清自己的无辜,倒不知道该听谁说话了。

    周皇后是个十分本分老实的女人,平日里诵经礼佛居多,并不擅于处理这后宫纠纷,方才为这些嫔妃在太后跟前说话,也是因为太过菩萨心肠,不忍见到她们稀里糊涂的送掉性命,却不想将这矛盾集中到自己身上来。

    而萧逸哲此时被楚梅缠得无暇顾及,暮云见状,便要上前去,萃心轻轻的拉扯暮云的衣袖,示意她不要多管闲事搀和到里面去。暮云不管,仍走过来对皇后说道:“娘娘,依奴婢看来,这下毒之事不像是楚贵仪所为。”

    所有人都停止了吵闹,全部都看向暮云,萃心担心暮云这脾气又要闯出什么祸事来,忙挡道暮云身前对萧逸哲和周皇后赔罪道:“都是臣妾约束不严,让宫女胡言乱语,回去之后臣妾定当悉心教导,还望皇上皇后能原谅暮云的莽撞。”

    萧逸哲和皇后尚未表态,姚俊臣却先按耐不住,绕过周皇后走到暮云的面前,问:“你凭借着什么说这不是楚贵仪所为?”

    暮云不慌不忙的直视姚俊臣,“虽然楚贵仪心肠歹毒,奴婢绝对有理由相信她会为了一己私欲做出这事,可是大人别忘记了,贵妃娘娘之所以中毒,是因为抢了原本进献给太后的糕点,楚贵仪胆子再大,也不可能去谋害太后,而贵妃娘娘若是不抢,也不会有中毒一事,所以这凶手应该不会是楚贵仪。”

    仿佛一语惊醒梦中人,所有人都像才刚刚睡醒一般恍然大悟,周皇后点头说道:“是了,这样浅显的道理我们方才竟然没能明白过来,还好有你提醒。”

    暮云哪里敢得皇后这样抬举,忙谦虚说道:“奴婢不过是旁观者清,皇后心地仁慈,因为太过关心贵妃娘娘的病情所以才没能想到而已。”

    原本楚梅见到暮云站出来说话,言语之中又提及到自己,便心有不快,正要出言制止时却听暮云字字句句都在为自己脱罪,不由得将快要说出口的话又咽了下来,心里仍然是不服气的,便只转过脸去,楚楚可怜的看着萧逸哲。
(快捷键 ←) 上一章 加书架 目录 投推荐 下一章 (快捷键 →)

推荐:青春荷尔蒙 分手妻约 超级学生 拽丫头惹上酷总裁 很纯很萌哒 我的漂亮同桌 老子是富二代 女王凯旋 匹夫无罪 情深如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