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 都市言情 > 大隼宫女
大隼宫女 / 舒慕兰

53,寒食节下毒事件

    太后笑看着这一系列的动作,稍微的整了整衣带,等着楚梅开口奉承。

    只见楚梅轻轻打开那食盒,便有幽幽香气迎面扑鼻,里面呈现出来的是五颜六色的糕点,小巧精致,更巧的是每块糕点上还栩栩如生的印上了鲜花的样子,显得别出心裁。

    其余嫔妃自然是围上前来喜笑颜开,纷纷赞叹楚梅心灵手巧。楚梅也趁机说道:“臣妾日前做梦,梦见太后年轻的时候,听说那可是艳倾六宫,惹得先皇夜夜垂怜,先皇曾赞叹太后的美貌何止珠落玉盘,樱花鸣语,臣妾今日特意献上这用鲜花妆点的糕点,以博太后一笑。”

    寒食节原本是为了怀念祖先而设置的一个节日,楚梅特意提及先皇原本也没有什么,只是以一个晚辈的身份大肆谈及先皇跟太后的闺阁之事,不免显得太过刺耳了。

    周皇后叹了口气,正要出言制止,而太后却先笑了起来。

    “你真是个有趣的孩子,难怪皇上那么喜欢你,确实是天真烂漫之极,快快起身吧。”

    楚梅嗔笑着说道:“那太后是不处罚臣妾啦?臣妾多谢太后娘娘!”

    太后笑着摇头说道:“你这妮子,就会得了便宜又卖乖。”

    姚贵妃此时凑近上来,也看了看楚梅呈上去的食盒,心里极为不服气,想着不过是一般般的东西,怎么太后竟然如此受用。

    楚梅笑着将手中的食盒放在太后面前的小桌子上面,笑着拿起紫金雕龙的银筷子,夹了一块绿色的,放在太后面前的盘子里面,一边介绍道:“这是用去年盛夏开放的荷叶,就着冬日里第一场盛雪做成的,味道清甜可口,爽滑诱人,请太后享用。”

    太后点点头,正要说好,姚贵妃不合时宜的上前来冷笑道:“妹妹好巧的手艺,做的糕点竟然像春天里开出的鲜花一般,娇嫩可人,真真是跟你这个人一般啊。”

    楚贵仪这才恍然大悟,忙放下手中的银筷子,笑着对面前的姚贵妃福了福,说:“妹妹真该死,竟然忘记要跟姐姐请安了,也合该姐姐站的地方远,妹妹一时还未觉察到,以为姐姐也迟来了呢。”

    姚贵妃听后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十分尴尬。楚梅忙又绕过姚贵妃,朝右边的周皇后行大礼,道:“楚梅有罪,方才一路走来,觉得今日天气甚为闷热,担心一会天降大雨,怕淋湿了臣妾辛苦做的糕点惹太后不快,一心记挂着这个,以至于方才进来的时候没有按规矩给皇后贵妃行礼,望娘娘万勿生气。”

    周皇后自然是个和气的,含笑说道:“无妨,难为你一片孝心。”

    楚梅这边谢过起身,又转到太后身边来,准备伺候太后吃糕点。

    芬桔忙先跪下来,双手捧起银盘,楚贵仪便伸手捏住银块,两个人正要配合着喂太后用糕点,太后却先给芬桔的面庞吸引过来了。

    太后伸手过来,轻轻的捧起芬桔的脸颊,

    姚贵妃抢上前一步说道:“妹妹做了这样大一盘,想必也是要与众位姐妹共享的呢。待我先帮太后来试试这味道。”

    说着竟然不等楚梅客套几句,动手便是将那筷子夺了过来,将那糕点吃下,囫囵下肚之后,一面笑道:“果然是清爽可口,只是嫩滑却不够,怕是这蜂蜜水妹妹没舍得给够呢!”

    说完自己就笑了起来,日常跟她走的近的妃子也跟着赔笑着。

    太后脸上些许有些不悦,却也不好当面发作,只是也放下筷子,顺手拈起了手边的佛珠,人人都看得出来,这是太后生气的征兆,均屏住呼吸,不敢大声发出一言。

    周皇后深吸一口气,说道:“今日乃是寒食节,众位姐妹今日来给太后请安,孝心也算都尽到了,太后稍后还要诵经念佛,你们还是先各自回宫去吧。”

    末了她随和的征求太后意见,“母后以为如何?”

    太后正有此意,便笑道:“皇后安排吧,哀家也觉得乏了,先回后殿休息了。”

    周皇后忙也跟着站起身来,说:“儿臣侍候母后就寝。”

    太后望着皇后点点头,之后便起身,不再理会众人,径直离去。皇后也紧随其后,跟着离开了。

    所有人屈膝弯腰,整齐的喊了声恭送太后,待太后皇后身影消失之后才站立起身。

    一行人出了太后宫之后,楚梅有些生气,收起了笑容,不悦小跑上前两步,直直拦住姚贵妃的去路,虎着脸对姚贵妃说道:“姐姐若爱吃这些,改日妹妹单独做了送与姐姐便是,今日可是敬献给太后娘娘的,姐姐纵然是太后娘娘的外侄女,这样做却也太签妥当了吧!”

    姚贵妃原本就集聚不少怒意,今日本就存了要秋后算账的心思过来,眼见此时已偏离太后宫,此刻更是无所顾忌,便昂头上前一步,逼近楚梅跟前,恶狠狠的盯着她冷笑了几声,姚贵妃的身材丰腴,个子也比楚梅要高一些,两个人这样面对面站着,楚梅些微显得有些弱势。

    “本宫即便是明着抢了,你又能够怎样?”

    姚贵妃这句话已经说得相当不客气,两个人之间的火势顷刻间就要触发了。其他跟分别跟两人要好的后宫女眷此刻则是很自然的站成两队,表面劝和,实际上都准备偏帮自己的主子。

    楚梅身后也站了三四个女眷,底气稍微足了些,她也笑道:“姐姐若真要抢妹妹的东西,妹妹又哪里敢说个什么,只是方才姐姐可看错了眼,那些是妹妹敬献给太后的,姐姐为妹妹生气可没什么,惹恼了太后可就是不值了。”

    姚贵妃眼中的怒火越来越盛,此刻见到楚梅唇红齿白,在自己面前慢悠悠的说着话,就恨不得冲上去将她撕碎掉才好。

    她忍不住走上前一步冲楚梅吼道:“你这个狐狸精少在本宫面前姐姐妹妹的啰嗦,你心如蛇蝎,表面恭顺暗地陷害,本宫就是对你提防不够这才上了你的当,如今太后和皇上都疏远本宫,可算是如你意了!”

    楚梅不慌不忙,看着姚贵妃气得有些发红的脸庞,不紧不慢的笑道:“姐姐可是说的哪里话,妹妹怎么就听不明白呢?什么陷害?皇上和太后疏远了姐姐,其实妹妹也看在眼里的,昨夜皇上招幸妹妹的时候,妹妹还特意在皇上跟前说了姐姐好些个好话,若是姐姐这阵子本分老实一些,没准皇上隔几天就会招幸姐姐了呢。“

    说完还抿嘴笑了笑,惹得她身后的贵人美人们也跟着赔笑,那笑里面的意味在所有人看来都是再嘲讽不过的。

    楚梅这话的意思是萧逸哲眼里完全没有姚贵和这个人,要靠楚梅的提点才可能诏幸她,这在后宫女人眼里,可是最最丢脸的事情了。

    姚贵妃哪里受过这些奚落,她不顾这两个月来的禁足之苦,大叫一声,“你这个贱人!不得好死!”

    说着便如同那日在乾宁殿对付萃心一般,冲过去准备掐住楚梅的脖子大闹一场,楚梅身后的一位王宝林似乎有先见之明,在姚贵妃还没有动静的时候就已经准备着要挺身而出护着楚梅,此刻姚贵妃才得不偏不倚的掐住了王宝林的脖子。

    王宝林自然是挣扎着大呼救命,现场乱的一发不可收拾,于是便有人趁机折返回太后宫中通风报信。

    姚贵妃此刻又像是失去理智一般,劈手便将王宝林推开,不顾众人的劝阻拉扯,逼近楚梅的面前疯了似的叫道:“你这个贱人!先是设计陷害我,激我连夜搜宫惹太后不悦,接着挑拨离间,让皇上也对我冷淡起来,如今你便都如意了吧!你可别忘了,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何况我姚氏权倾天下,你楚家给我提鞋都不配!”

    姚贵妃如此肆无忌惮的疯狂摸样,确实让楚梅也有些意外,日前都是听人家说姚贵妃在乾宁殿如何闹,想着她必定有胆子在这光天化日之下对自己造成伤害,她若真想死,自己犯不着要陪她一块送死,便在其余女眷的掩护下打算悄声后退再做打算。

    “姐姐你说这些话可得凭着自己的良心,妹妹可从来没有存着什么害人的心思,且妹妹向来敬重姐姐,你我父亲同为丞相,我们又有幸一同随侍君王,难道不应该和和气气的过日子才对吗?妹妹始终不明白姐姐为何要处处跟妹妹作对呢?”

    姚贵妃最听不得楚梅跟她避重就轻,故作转轴个摸样,此刻胸中一团烈火越烧越旺,对周围女眷的劝解全然听不进去,大叫着:“你这个贱人,满口假仁假义,我今天非跟你拼了不可!”

    楚梅此刻已经退到了安全地带,中间五六个妃嫔已经将两人重重隔开,见此,楚梅才笑道:“看来姐姐禁足的这些日子,脾气也是一点没改,想来还是太后太过仁慈,合该让姐姐再多关些时日才是,否则这传了出去,还怕让人误以为如今皇妃都是这个摸样,可不是有辱皇家名声吗?”

    姚贵妃伸在半空不断扑腾的手突然僵硬起来,表情也狰狞着,死死的盯着楚梅,说不出一句话来,只鼓着嘴巴,像是要背过气的摸样。

    楚梅还以为自己戳痛了姚贵妃,正要得意的再煽风点火,笑着准备好说辞正要脱口而出,却看见姚贵妃突然大吐一口鲜血,其中几滴粘在了楚梅的脸上,她用颤抖的手不住的指着楚梅,拼着最后的力气断断续续的说着:“你……你下毒害我……”

    说完便一头栽倒在地。
(快捷键 ←) 上一章 加书架 目录 投推荐 下一章 (快捷键 →)

推荐:青春荷尔蒙 分手妻约 超级学生 拽丫头惹上酷总裁 很纯很萌哒 我的漂亮同桌 老子是富二代 女王凯旋 匹夫无罪 情深如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