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 都市言情 > 大隼宫女
大隼宫女 / 舒慕兰

47、有些尴尬的惊吓

    这天,芳美人召见暮云。两人在芳美人如今居住的乾宁殿偏殿中叙旧,谈到昕秀的病情,两人皆是沉默不语。

    “萃心姐姐,如今这宫中的人皆是势利,个个都惯于看楚梅的脸色行事,昕秀这病给她们一拖再拖,好端端的花样女孩,竟然成了半身不遂,若她真的瘫痪了,我怕是这一辈子都难以原谅自己了。”

    暮云如今在私下没有人的时候,还是称呼芳美人为萃心姐姐,她知道她更加喜欢这个称呼。

    萃心也愁眉不展,说:“昕秀跟我的时间不短,我也为此想过不少法子,奈何人微言轻,竟然没有一丝进展。”

    暮云看到萃心如此,忙伸手拉着她的手说道:“姐姐快不要这么说了,这些日子以来,你忙前忙后,甚至亲自到太医院去嘱咐太医好好熬药,花了不少银子,若不是这样,昕秀也不能够像现在这样平安躺在床上度日,我刚刚是一时情急,才胡言乱语的,你千万不要往心里去。”

    不用萃心说明,暮云只看她的神情,就知道她过得并不好,因为如今得到的这一切也原本就是不是她想要的。

    萃心安慰她似的笑了笑,低头不再言语。暮云正想着怎么转圜这略显伤感的气氛,却听见门外一声:“万岁爷回朝,请芳美人出来接驾!”

    暮云一听,可慌了神,两人此刻在萃心的房间里,这是乾宁殿的偏殿,萃心当宫女的时候就住在这里,后来被正式册封之后,皇后娘娘看萃心为人质朴,话又不多,曾想将萃心调到自己宫里去,是太后出面干涉,说萃心颇有宜男之相,等怀上龙裔之后再行迁宫不迟。

    皇后自然对太后是千依百顺的,也从来没有过要争宠的心思,便也作罢。

    倒是楚贵仪和姚贵妃,这样一来更是视萃心为眼中钉肉中刺了。

    厢房是由两间面积相等大小的房间组成,前厅是会客室,中间用屏风隔开,此刻两人在后面的卧室说话,皇上突然驾临,暮云忙看了看着周围,竟然没有可供躲藏的地方。

    萃心指了指床底下,暮云二话没说,立马钻了进去,刚刚整理好床铺的空档,皇帝的龙靴便踏了进来。

    萃心十分恭敬稳重的迎了上去行礼,萧逸哲一边脱下身上的紫袍披风一边笑着望着萃心说免礼。

    萃心将萧逸哲引到圆桌旁坐了下来,亲自倒了一杯水摆在他面前,说道:“这是皇上喜欢喝的雨前龙井,是用春天的新雨水泡的,请皇上享用。”

    萧逸哲笑着接过手来,一边招呼萃心,“你也别站着了,一同坐下吧,朕就是来这里找你说说话。”

    暮云趴在床底下,床沿厚厚的穿幔子垂下,直拖到地上,若不是有意要发觉,外面的人是决计想不到这里面藏着一个人的。

    只是一国之君就在一帘之隔的地方,暮云心里要说不紧张也是假话,更多的还是好奇,自从一年前匆忙见过一次之后,便再也没有见过这个风流皇帝。

    偶尔想想起来,他长得真还蛮帅的。完全不像那些历史书上的古代帝王,肥头大耳一脸富贵相。

    可是……

    暮云突然萌生了一种尴尬而邪恶的想法,皇帝进妃子的寝殿,还能是为了什么事情,尤其是那个好色得完全没有节操的人。

    要真的是那样,自己躲在床底下,那可多要命,日后萃心连同自己都不得羞死!

    萧逸哲喝了一口茶之后,仿佛若有所思,把玩着茶杯,说:“朕印象中你从不独自饮用此茶,而朕今儿个是临时起意过来的,却碰巧喝到这茶水,难不成爱妃的趣味什么时候变了?”

    萃心不慌不忙的低头答道:“回皇上,臣妾做宫女时的好友今日来看望臣妾,便备好了这茶水等她。”

    暮云手心里捏了一把汗,这萃心可真是胆大,或者说无畏所以无惧。换做是一般的嫔妃,是决计不会把留给皇上的东西分享给其他人的,更何况是一个身份卑微的宫女。

    萧逸哲赞赏的点头笑道:“你倒是有心,念着旧情。”

    萃心含笑不答话,两人又你来我往的说了些碎话,无非是萃心被封美人之后的日常琐事,就在床底下的暮云感觉自己快将这里面的氧气吸光,头昏脑涨之际,突然听到萧逸哲问道:“对了,你以前是在言秋手下做事,上一届的秀女你都还比较熟悉吧?”

    萃心如实答道:“回皇上,臣妾虽然师从言秋姑姑,却早早的被分派到萦碧轩做事,接触到的秀女委实不多,不知道皇上想要打听什么。”

    萧逸哲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说:“没什么,随口一问罢了,只是看你和黎选侍所穿的衣衫,倒是像极了我理想中的那个人。”

    暮云感觉自己的心突突的都快要跳出来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萧逸哲这话的意思,是什么呢?

    她不由得探出手去触帘子,想要探一探他此刻的表情,在接触到那一缎柔滑那一刹那,像是触电一般的缩了回来,直摇摇头,在心里埋怨自己说:“胡思乱想什么呢,人家什么女人没有见过,哪里轮得到对你念念不忘。”

    萧逸哲像是想起来了什么,起身走到室内去看了看,见到室内的方桌上赫然摆放着两只茶杯,而两只茶杯里面的茶水均只剩一半不到的样子。

    心下虽然疑惑,却也不动声色。

    萃心慢慢的跟了上来,问:“皇上在找什么,不知道可有让臣妾效劳的地方?”

    萧逸哲回身望着萃心看了两秒,然后笑着摇头,“没什么,朕上次来的时候像把随身携带的折扇忘在你这里了。”

    萃心悄然移步到床旁边的红木家具面前,轻声打开,从整齐的衣物上取出一只用绒布袋包得整整齐齐的折扇,双手恭敬的递到萧逸哲的面前。

    “皇上说的可是这一只折扇?”

    萧逸哲看后弯弯嘴角,笑道:“爱妃果真是细心之人,将朕的东西打理得这么好。”

    萃心低头道:“这些是臣妾的本分。”

    萧逸哲会心一笑,接过折扇的手似乎想要轻抚萃心脸颊,萃心不着痕迹的别开去,萧逸哲有一丝尴尬的将手放下,又回身看了看桌上的两只茶杯,笑道:“爱妃,朕突然想起还有些奏折没有批阅完,改日再来看你可好?”

    萃心俯身说道:“臣妾恭送皇上。”

    萧逸哲似乎欲言又止,终究还是没有说什么,笑了笑,便离开了。

    萧逸哲走后,萃心慢慢的弯腰蹲到地上,轻轻掀开帘子,叫里面的暮云出来。

    暮云就这胳膊肘趴出来,才刚刚站定,便惊魂未定的笑道:“萃心姐姐,刚刚好危险,还好他走的快。”

    萃心望着萧逸哲走过的门口,没说什么,帮暮云整理了一下衣衫,笑道:“时候也不早了,今日你先回去吧。”

    暮云其实想要问问萃心什么,一时没有想到要怎样问,又见萃心意兴阑珊的摸样,只好作罢。便握着萃心的手说道:“那我改日再过来看你。”

    萃心含笑点点头,暮云刚转过身,像是想起了什么来,又回头说道:“虽然说你跟姚贵妃都是太后的人,可依我来看,姚贵妃可比楚贵仪好不了多少,而今你跟皇上又走到太近,难免会遭人妒忌,总之,你要万事小心为上。”

    深宫之中的女人最见不得的就是别的女人过得好,而女人最大的问题,就是会把别人的一丁点好放到无限大,为那种自己想象出来的事情而妒忌,真真是最要命的。然而身处其中,又不得不去面对这个,实在有点头疼。

    萃心笑着点头,说:“我都明白。”

    暮云接着又强调,“还有,不论你会不会对皇上用情,你现在都已经是他的女人,这是无法改变的事情,你今生只能够用这样的身份活着,所以,适当的对他好一点,让他对你的喜欢多增加几分,也算是为自己做打算。”

    萃心低头,似乎有些难为情,刚刚她同萧逸哲之间的单独相处,可都被暮云听在耳里,虽然没有见到表情,聪明如暮云,还是能够听出自己对这个至高无上的君主只有恭敬的使命,没有丝毫妻子该有的柔情。

    可是如今的尴尬身份,确实不是自己所想,不得已的认命,要自己欢天喜地的去接受,萃心自认还没有能够随意转变心境的本事,所以只能够叹气聊以自怜。

    从乾宁殿出来的时候,暮云总感觉身后有人跟着自己,可回身一看,只见树木浮动的样子,人影都不见着,不由得觉得有些诡异。

    除了加快脚步之外,可没有其他的法子,便一路飞奔回萦碧轩,所用的时间比平时的一半不到。

    还没有踏入萦碧轩的门槛,早有小宫女急急忙忙的迎了上来,有些惊慌失措的对暮云匆忙行礼,忙说道:“姐姐怎么这会子才回来,可急死奴婢了。”

    暮云冷静的责备道:“到底出了什么事情,让你急成这样?平时教了你多少次,要学会处变不惊,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这些你都忘记了?若是被管事的宫女太监看见了,可不得连着责怪我也不懂规矩了?”

    萃心迁宫之前有特意交代过,对这些宫女严格一点,真真是为她们好,因为她们不可能一辈子躲在自己的保护之下过日子,宫廷等级森严,人命贱如蝼蚁,谨小慎微有时候关乎到保存性命。

    小宫女忙郑重的跪倒在暮云身前,急急忙忙说道:“暮云姐姐恕罪,是郁景姑姑来了,说太后这会子传召姐姐呢!”
(快捷键 ←) 上一章 加书架 目录 投推荐 下一章 (快捷键 →)

推荐:青春荷尔蒙 分手妻约 超级学生 拽丫头惹上酷总裁 很纯很萌哒 我的漂亮同桌 老子是富二代 女王凯旋 匹夫无罪 情深如旧